第三章 拿一生偿还你 2

现在隐约间始理解两年前杨越的愤怒,认识凌千帆尚不足月,便无法接受欺骗,更何况杨越,曾依偎着在影徘徊那些年。始觉己是活该,即便杨越付真又何,底曾真真正正伤害他,所他抛弃是应该的,什抱怨的。

不知他现在何,听说德国的医科很难念,不应该难不倒杨越。凭着印象找杨越的同录,惜有访问限制,杨越的帐号是知的,惴惴输入杨越的姓名缩写加己的生日,居登录功——他竟有修改密码。再访问记录,次访问间不数月前,底顿不知是何滋味。

的偷窥是有悖德的,再明白不,却忍不住安慰己,是知,他现在何。

至少,希望他幸福。

登记的资料显示他在澳利亚、墨尔本,工是一位老人做庭医生。

奇的盒子一旦打,便再难合,堂堂脏外科的临床医生,给人做庭医生?百思不其解,脏外科的临床医生,手术刀才是他的生命,一直,他现在应该在德国,在慕尼黑的医院……

他在校友录的留言并不,约一年有三四次,集中在三四月。一般是回国前留一条信息,说己即将回国,请买东西的同速订单;或是更换联系电话;或是……

我已达墨尔本,谢谢前些帮忙处理母亲丧的同,知名不具,墨尔本玩尽管找我。

条留言并不眼,差点便草草翻,直恍悟,翻回定定,才现那留言间,在他分手不足一周。

杨越的母亲……丧……几乎不敢相信己的眼睛。

难怪他两次回国是四月初,原是回扫墓。

不,直接拨通杨越在校友录资料留的联系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两年未曾联系,杨越的声音越清冷客气:“你,请问是哪位?”

报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忽轻笑声:“哈,搭钻石王老五,耀武扬威了?”

“你……”一不知何答,从未杨越有一说话此刻薄——在印象,截止他分手的那一前,杨越是认识的所有人中最纯正本真的那一。即便别人冷眼相讥,他总是一笑置。更有的是,杨越快知凌千帆的,概拜凌千帆的声名所赐,略嘲。

他并有即刻挂断电话,听极轻微的电噪声,风从窗缝漏进,像刀子一刮脸。似乎预感什,不住安慰己,一切己无关,一切己无关,说服不己,不不寻求实际靠的证明:“我……你妈妈……杨阿姨的……”

“我吵架的那,妈妈在等我,一直等……煤气中毒,见我最一面,的结果,你满意?”

极冷静克制的声音,简短,明确。寒冷潮湿的空气弥漫着悲伤绝望,说婺城的冬冷,冷人的骨子,己早已习惯,谁知原高估了己。寒意从铝合金玻璃窗传指尖,再从指尖传的,深入骨髓,一点不相信己听的话:“不的,不的……”

“不?你不就是结果吗?你不就是我妈妈求生不,求死不,尝尝被己儿子抛弃的滋味吗?你做了,贝菲,我从见像你蛇蝎肠的女人——不,你根本……你根本就有。”

我一辈子见像你蛇蝎肠的女人,果人生重,我一定不认识你。

两年前在婚姻登记处等他,等太阳西,等边染红霞,他有。

翌日他再次现,形容枯槁,死灰,留句话,再不回头。

“你……什那候不告诉我?”

他就此远走,杳无音讯,留在的日子追悔愤懑——在底最深处的那方,狱黄泉,承认其实一直恨着杨白璐。恨什偏偏是杨越的母亲,恨什偏偏养孝顺的儿子,恨做不名誉的请,恨牵连了杨越,恨插足别人的庭,恨闹别人|妻离子散破人亡,却活安理,平平安安。

真的恨杨白璐,恨杨越爱他不名誉的母亲,甚至母亲抛弃了。在不长不短两年的光,甚至不不一再安慰己,至少让杨白璐痛苦,至少让疯狂,有的安慰,让日夜被噬咬的稍微一点。

有一真的死了,贝菲才现,竟完全不知何形容己的情。

其实应该高兴才,,杨白璐的死,少少沾关系——是杨白璐的报应。

“我不告诉你——告诉你的话,你就觉愿已了吧?果是报复,”不知何他的声音软,刻毒的武装寸寸剥,余苍凉,“果你报复我,就够了。”

不是的,杨越,不是的,我从未些报复,加诸在你身。

每人底有一恶魔,底的那恶魔,让不受控激怒杨白璐,让杨越一日一日疏远母亲。不是有悔疚,那真,杨白璐的一切罪,不该由杨越承担。他疏远他的母亲,漫长的一生回报他,永远不离他,己所有的爱弥补他——谁知杨白璐最的一点侥幸掐灭了。

不记己又说了些什,他间曾分分合合那次,吵的架很年前就已吵干干净净,现在再纠缠此,似乎是有无力。

他话音有一丝生气:“我情愿你报复在我身——你,”他是苦笑,“我永难原谅你。”

他有再说恨的话,其实不在乎他恨,甚至不敢奢望他活幸福快乐。他的生活原本就是一片霾,他脆弱敏感,给他生命中仅有的一丝阳光,狠狠他踢进万丈深渊。原欺欺人说,至少他有他的母亲,现在才知,早已夺走他生命中所有的温暖,他的世界从此永无日,一生一世弥补不了他。

整夜辗转反侧,寂静的夜有底默默数羊的声音,数了三千六百五十七,竟平静气。那些愤怒悔疚,在寒夜冷寂;尘封在记忆的那些往,渗疏叶窗影的月光,流泻。

杨越认识,已是十二年前的了。

那些年少生的,概是每人难忘怀的。比凌千帆今万花丛中,却仍惦念十年前遗的那盆兰花草。

父母世寄居在伯,伯霸占父亲遗在镇的房子,却连添付碗筷嫌浪费,若不是畏人言,恐怕早将扫门,读书功课更是无暇顾及。万幸的是父亲的回乡,见差一步便流落街头,恻不已,提接城读书。伯甩掉拖油瓶欢欣不已,另一面却疑父亲的朋友是了抢那套房子——那贝菲便始明白,人度君子腹十字,是何写法。

父亲的朋友待很不错,视若亲女,喜欢唱歌,便请老师教;读书底子差,便请教给补课,勉强挤进重点高中。杨越是高中老师分配给的同桌,念书极勤奋,却有同肯他——进校尚不知就,知杨越肯帮补习那惨不忍睹的功课,他的印象便。

班的同混熟了,有人隐隐约约提醒,才明白杨越不受欢迎的原因——他随母姓,有父亲,人人传言是他母亲不知检点。

有疏远杨越,在伯的数年寄居生涯让明白,世有人肯你,已是件很难并值珍惜的情。

常弄杨越,却其他同杨越的疏远不同——是属杨越间的秘密。例杨越总一板一眼劝认真听课,不在课武侠说,表面应承着,却故意拿的刀光剑影讲给他听,待他痒难耐便卖关子,逼着他偷偷说——他便不板脸教训了。

那些日子回忆是朦胧中透着旖旎的,说的候他帮忙望风,习的候教功课……杨越本是极循规蹈矩的生,认识却不不常在随堂测验给打抄,又忧忡忡问现在不习,高考预备怎办云云。

他同桌两年,因户籍籍不在连的缘故,不不回原的镇读高三,并在原籍高考。拜父亲朋友留的生活费所赐,一年伯奉若宾,觉终有一日息,生怕记恨。临走前杨越互留了通讯址,高三的日子忙忙碌碌,每月写两封信的间总是有的。他在信故

(本章未完)

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