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拿一生偿还你 4

飞机降落前早就哗啦啦换己厚厚的冬衣,南半球此刻正是初夏,收衣服,又赶两钟头的飞机墨尔本。又辗转将近一钟头,找稍便宜点的国际连锁青年旅社,靠着员卡磨蹭较低的折扣,稍微安顿便拿着从校友录抄的址了呆。

照着图的指示及网查的路线图,贝菲买了张周票坐车墨尔本的近郊。早就听人说澳利亚就是一农村,处荒无人烟,墨尔本怎算是澳利亚数一数二的城市,不至那荒芜,在市区的候,了郊区才认识情的严重——问路的候连人影不,在址不算太偏僻,一位老太太比划半,终知那农场一点标志的东西——整片一望无际的蓝色花田。

墨尔本城区的空气就很不错,了近郊空气更是清新,空碧蓝像渗水,云朵很低,仿佛触手及,呼吸间似乎闻泥土花草的芬芳。远远映入眼帘的是群的奶牛路边的房子,沿着路一直走,奶牛的声音渐渐消失,简直不敢相信己的一切。

漫山遍野的兰花草,不知哪是端,何处终结。放眼是微蓝,在微风中迎风摇曳,高高低低深深浅浅,说是花圃却有栅栏做边界,但显是专门植的。兰花草淡淡的香气似有若无弥漫在空气中,呆呆着一望无际的花田,浑忘掉己此行的目的。

花田的边界植着布斯班红胶木,农场主人是红胶木抑制杂草的生长,同又无形的边界。贝菲暗感叹农场主人的规划设计,花田中间是红胶木隔的宽阔车,路的尽头似乎有些别墅院落,图估摸就是了,往前走每走一段一些长条的木凳,散落在红胶木间,似乎是供游人休息的。

往前几步,长路的尽头现雅致的别墅群,石木结构的主楼附楼悠闲的散落在浓密绿荫中,庭院十分宽阔,显格外敞净,三幢别墅十分的适宜。庭院的左侧停着一长排的车,轿车、运输车、四驱升顶房车、越野车……简直是进了众的车展,贝菲着庭院门口插着的木牌标识,再三手的址比——杨越在的方工?

无端生近乡情怯的感觉,虽并不是的故乡。

飞机给杨越电话,不知什人接,正踌躇着不知该何找人探问,远远的林荫一辆深杏色的SUV。贝菲连忙往一旁让了让,寻思着蹩脚的英文组织两句问话,不料主驾驶的车窗慢慢摇,一张熟悉的面孔露:“贝菲,你怎在?”

惊恐中那句“Execuse me”压在舌,傻在路旁,着凌千帆从车,方才的诧异已被他掩,凌千帆取折叠轮椅,打车门扶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左侧的车门了,跳一男一女,穿红T恤的女孩年轻活泼,在身车的年轻男子在贝菲的一刹那脸色陡变,难置信震惊的情绪替现,僵硬的面神色莫辨。

“千桅,你推爷爷进,我有点。”

凌千桅笑诡秘,低头朝老者低声:“爷爷,万寻夫的孟姜女了哦,我报纸,是最新一号,既不是玉女明星不是银行千金——我肯定有问题!”

老者颤巍巍抬头瞅贝菲一眼,艰难点点头,似是打招呼,贝菲愣在原半晌说不话,等回神眼前剩凌千帆一人。转头杨越凌千桅态度甚是亲昵,言谈甚欢一推轮椅进。进门前杨越回头了一眼,警惕、受伤,有些别的什,远远的分辨不。

许是怨恨,。

“你怎?”凌千帆闲闲靠在车,整暇问。

贝菲别脸讪笑:“找你呀,很惊喜吧?”

凌千帆搭腔,贝菲拍拍额试图让己冷静现在的情形,眼角余光却扫凌千帆噙着浅笑,静静着。又干笑两声,凌千帆歪头,附耳边低声:“我真的。”

贝菲触电般的退一步,凌千帆似笑非笑的,眸中微显暧昧。贝菲转脸一望无际的兰花草田才稍微清醒,嘻笑:“我刚墨尔本,四处游玩一咯。我在旅社问附近有有什值推荐的农场参观,别人介绍了。”

凌千帆轻轻哦了一声,似乎在底考量句话的信度,贝菲倒吸一口气,暗佩服己的急中生智。既指路的人知农场的标志是蓝色的兰花草田,必是有一定的知名度,胡诌几句应该不至露马脚。

默念一百遍“我是参观游览的”,贝菲鼓勇气抬头,凌千帆正望着笑格外灿烂,露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我真是涯海角碰一块,缘分啊,嗯?”

贝菲皱着眉全神戒备盯着凌千帆,却听他轻轻问:“那参观有什感?”

“钱真他妈的是东西,你简直就是新代的主!”

凌千帆嘲:“惜有人不肯主婆。”贝菲不敢接腔,良久又听他轻声问:“吗?”

贝菲一愣,凌千帆正指着那一望无际的兰花草田,声音轻柔夏日的微风。贝菲点点头实话实说:“很啊,我从一片兰花草呢。”

“你住哪?”

贝菲又是一愣,未经思索报青年旅社的名字,凌千帆点点头:“既了,我总尽一主谊吧。等儿吃了饭我你一旅社取行李,我有客房,怎?”

他口问着怎,却完全是肯定的语气,贝菲婉拒:“不再麻烦你,我刚才你妹妹像有点误,是让你爷爷再误就麻烦了。”

语气迅速冷却,凌千帆无奈:“那你有空玩,我给你导游,游览一墨尔本,今先在我吃便饭?”

他一退再退,贝菲难再推却,况且脑子晃着杨越的那双眼,便点点头跟着他进门。别墅的设计很别致,十字型的白石长阶慢慢伸展,室内装饰颇典雅,毯是猫眼绿的,沙是深墨绿的,格架摆着贝菲完全认不价钱的青花瓶。整客厅沉静又不显压抑,从半式的一面落玻璃墙正外面与际相接的兰花草田,巧妙将室内与揉合在一。

沙坐着面容瘦削的中年女人,憔悴却不掩眉宇间的英气,凌千帆进便身笑:“千帆,你的朋友?”

“嗯,姑妈,我给你介绍,是我在婺城阿寒收购的那公司的同,正休年假边旅游。贝菲,位是我姑妈。”

贝菲条件反般挤满面笑容凌玉汝打了招呼,等凌千帆领楼,方压低声音问:“你有几姑妈?”

凌千帆斜瞥一眼,不动声色微点点头,贝菲马明白,就是凌千帆跟提的那姑妈,逼死许隽的那姑妈,凌玉汝。忍不住转脑袋又在沙杂志的凌玉汝,倦怠中不掩雍容,挪着步子却法转头,一人,法杀人凶手四字联系在一。

“爷爷最近身体不,姑妈回他,”凌千帆简单同介绍,“我人不,刚才那是我妹妹杨越,哦,杨越是我的庭医生,爷爷身体不,请了些医生照顾,有杨越是跟着我爷爷住在的。另外有几老工人,园丁、厨师……”楼凌千帆介绍爷爷凌兆莘妹妹给认识,凌兆莘两鬓斑白,说话甚是艰难,靠比划手势人流;凌千桅跳活泼,跟凌千帆抱怨月买的面霜不、前钓鱼什收获……

凌兆莘比划很久的手势,贝菲不太明白,凌千帆解释爷爷是邀请留做客,贝菲瞅瞅杨越,记前他教简单的手语,难怪凌兆莘门带着他。吃饭一人乐融融——凌千帆在俨是一副长的做派,虽有姑妈爷爷在,的情却他待,询问他的意思……一句话,庭睦让难象。原习容容蹭饭,习妈妈常常拿做榜,笑骂习容容不是那不是,其实是疼骨子了。凌玉汝很照顾凌千帆的情绪,很气,象的模全不同。原,使百般手段逼迫凌千帆许隽分手的,定是封建社的那恶婆婆,谁知凌玉汝很蔼,亲切问长问短,倒真是意料外的。

最奇怪的莫凌千帆,他往常一紧张便微捏指尖——凌千帆其实少有紧张的候,是他一不便有的动。现在却分明现,凌千帆捏着筷子的手骨节凸,临敌,他仍是温言浅笑的,那闲适的笑容平毫无二致,却隐隐让觉有些不同。

凌千帆生莫名的同情,情绪让己莫名

(本章未完)

3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