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五十亿人中,是你,只有你 3

回凌宅,杨越问此行收获何,贝菲思索半,一答不有什感——同路的旅人,前遥见云端的雪峰,今却走山脚,仰望群山巍峨,中升无限的雀跃,一鼓气爬山巅,俯视苍茫云海。

却不知何形容,因知约已不有那的机了。

据说今凌兆莘钓鱼收获颇丰,连凌玉汝兴致勃勃亲厨,凌千帆给打手。是杨越陪着贝菲在农庄四处游转,不知名的鸟雀在布斯班红胶木栖息,偶尔窜从人的头顶掠,迎向西的彩霞。花田的兰叶随风荡漾,姿态摇曳,贝菲忍不住感叹:“真漂亮,一片,不知费少功夫。”

杨越不知在什,愣了片刻笑笑:“从国内请了不少养兰的专,我听工人说,前前花了八九年的功夫,才有今的局面。像那候凌爷爷中风,凌少才全迁澳洲,环境比较适合疗养。”说完他又笑,“凌少真是孝子。”

八九年,算算间亦差不,孝子,不是,贝菲底暗嘲,不愿在关凌千帆的话题打转,扭头问:“我订票回了,你边收拾了就回婺城找我,怎?”

杨越停住步子,咕哝了一句什,像是德语,贝菲听清,问:“听不懂德语,你在说什?”

“什,我在……许慕尼黑的医院是不错的选择。”

贝菲微讶,旋又是凌有相熟的医教授肯给杨越写介绍信,虽不愿再承凌千帆的情,不关杨越的前途——怎说杨越给凌兆莘做了两年医生,倒扯不头。“那不错,”点头笑,却见杨越若有所思,言又止的模,笑问,“你担我?关系啊,反正我欧洲,不跟你一呀……不你养我,我趁此良机玩遍欧洲!我威尼斯、罗马、米兰,有有……”

杨越凝眉不语,贝菲忙又摆摆手笑:“吓你的,我赚钱的,哪儿饿死我呀?不——我一的话,是不是先结婚,再申请配偶签证?我前申请,”在滔滔不绝絮絮叨叨罗列碰的各问题,忽被杨越截断话题:“不是我,是我一。”

他垂头转脸,视线投向无垠的际,太阳入平线,平线的空由赤红转青灰,仿佛燃尽的火堆,一点一点,消失最的温度。

“杨越你再说一遍?”

他转脸,带着残酷的平静:“不是我,是我一。”

贝菲不敢相信听的话,费了劲儿坐田埂,问:“你什意思——那你什我?”

“我你真的,”杨越踱几步,似在斟酌词句,“我不甘,才你说气话,我真你。所……你真的找的候,我很感动,但是……现在我才现,其实我并有那恨你。”

恨总是爱相连的,贝菲终明白他的意思,因爱已消逝,所恨消逝。

他间那的难割舍,不是不甘已。

间是医治一切的良药,即使他曾共同度那些年少的日子,即使他在曾显那犹豫、期盼——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不甘曾付的迷恋、信任,却被玩弄股掌,所徘徊踯躅,走不困局。等真的,一切云雾破,他才恍曾狠狠捂住的伤口,骤放,并有象中的那痛。

“你,”贝菲惶急笑,直觉找什反驳他的话,却又找不,努力笑,掩饰猝至的打击,“你,算是惩罚我?子……你就了?”

杨越双抿一线,并不言语,贝菲觉狼狈——,狼狈,,是狼狈已,有什伤的,是狼狈已。不断说服己,狼狈已,世仅余的最亲近的人,突拒绝了,是狼狈已,有伤,有伤,一点有。

是一件不值伤的,既别人已经了,你有什必苦苦抓住不放?匆匆跳往回走,杨越在面叫了一声什,不回头,朝挥挥手笑:“,我知了,我回收拾行李。”

进门撞凌千帆,差点摔踉跄,凌千帆笑拎:“走路路,年,别给我行礼。”

凌千帆是叫杨越吃饭的,晚餐是全鱼宴,凌玉汝贝菲很是热情。明明贝菲早已说订票回婺城了,谁知凌玉汝仍是一脸惋惜,又支使凌千帆:“难一次,什不玩玩,你明带菲悉尼玩,别跟我扯工忙!”

贝菲凌姑妈你我玩的是哪一,快就从贝姐升格菲了。凌千帆极疑惑在贝菲姑妈间不断瞟瞟,含含糊糊唔了一声,赶紧扯话头。有杨越默默吃饭,十分超的子,贝菲偏脸不他——底又不断唾弃己,又不是什了不的情,不就是被人拒绝了嘛,球照转动太阳照常升,又不是了谁就活不!

草草吃完饭,逃般回客房,灯,就坐在床边的毯——跟凌人吃饭是很累的,尤其是有杨越在场。回房觉浑身虚,像抽水一,四周黑沉沉的,像有万钧力压一般,整人被压一张纸片,轻飘飘的,连落脚处找不。

真的再无落脚处了,像习容容说的那,总是吵吵嚷嚷着嫁人,,其实说底不是有落脚。世间万苦,无一比寄人篱,的苦处,是有寄居生活的人所无法体味的。倒不是说所有人像伯那良,是那漂泊无根的感觉,无处言说。

杨越格外亲近,约是的原因:在那些在父母怀撒娇的同眼,他是异类。

从未,杨越二次放手,且二次机,是亲手递给他的。

伏在床头,肩头微微耸动,却哭艰难,眼泪断断续续。明明有决堤的悲伤涌,却总有层层阻挡,让连哭无法哭畅快,呜咽不声音,原年,连哭不了。

“杨医生,你找贝姐?”

贝菲猛跳,拉门,却见杨越进退两难站在门口,远远的丁嫂朝问:“贝姐你在房啊,你订的机票,少爷让我给你拿。”低着头,不愿让人脸的泪痕残迹,哑声丁嫂说了谢。杨越仍倚在门边,伸手扶——像是一触便倒,他手刚伸,贝菲便触电般缩,戒备问:“你做什?”

“,”他亦嗓音喑哑,“你遇更的人。”

“你就是说些?”贝菲哂笑,转身往走,双脚却直软,不不探手扶着床。杨越跟进扶住,挣,却使不劲,坐倒在床,嘲问,“你不是不甘吗,我现在子,不畅快很?”我像傻子一,你三言两语,我便飘洋海寻你,的狼狈模,不让你甘更彻底?

“我,”他的声音软弱无力,“我不值你。……你总遇……”

“有了,什有。我有一十二年,认识二人,陪我新藏线,带我拉萨……什有。”语音无力,却格外的平静,像说一件己不相干的。

“不的,凌少他,”他惶急解释,贝菲却被激怒:“跟你说了我他关系!我不你怜,我人,不需你帮我找!”

喘着气,眼红红瞪着他,杨越哆嗦双,不知从何解释,茫无依望着,进退不。

“我不是怜你……”他绞尽脑汁,不知何劝解,老半才难说,“凌少……我觉他是认真的……”

贝菲陡安静,坐在床紧紧盯着他,杨越回避着的目光,两手紧紧攥在一,不停变换着握的姿势,他皱着眉不知该继续说些什。贝菲恍间明白了什,冷冷接话头:“且他有钱有势,他逼你了是不是?”

杨越一惊,片刻急忙否认:“有,有,他有。”

“着我。”贝菲冷冷盯着他,早知杨越不是决断的人——许不算优点,但他确是从就不记仇,即使是曾笑话他有父亲的同,果别人请教他题目,他从未拒绝。他总是委曲求全,年夹在母亲间,总是两面逢源,希望安安稳稳日子。的人,从记别人他的一点。

“着我,你根本就不说谎,他了些什条件,送你德国读书,除此外有什?是凌千帆的条件,是他姑妈?”

杨越摇摇

(本章未完)

2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