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一轮新月酿成的酒意 2

贝菲白他一眼,角弯的弧度恰处昭示着的嘲讽——凌千帆阅人无数的经历,谁面熟。凌千帆讨趣,止住话头。

饭吃甚是沉闷,贝菲偶尔抬眼,凌千帆眉骨隐现伤痕——前些凌千帆信实厦一回,那便他角处贴着创口贴,额挂彩,是机问,现什话说,随口找话题:“脸怎破相了,被抢了?”

凌千帆笑笑:“被人打的。”贝菲瞪圆眼睛,正寻思着谁有胆量,凌千帆又了兴致:“真是同人不同命,我处给人擦屁股,结果引火烧身,那子居有人伺候着。我的一张脸,不知不留疤……”

见有人挨打兴致昂扬的,贝菲瞥一眼,问:“谁打的?”

“阿寒呗,”他兴高采烈,丝毫不被贝菲一张冷脸打击,“不挨值,我知了一惊八卦,你房东苏晚有关,有有兴趣?”

“果你告诉我说你表弟晚晚姐前认识件,那谢谢你我已经知了。”贝菲瘪嘴冷哂,“有我知你很你表弟晚晚姐重修旧高兴,但是我人方老感很惜,所恕我不分享你的喜悦。”

泼冷水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凌千帆有什不满,是听些传闻——坊间传闻说方非尽中产公司遭遇资金断链,顾锋寒蓄意打击情敌有关。虽消息源隐秘又毫无确实依据,贝菲却觉顾锋寒的数面缘论,空风未必无因。

凌千帆才止住话头,默半晌:“阿寒有是任了些,”他顿顿又说,“人任是福气。”

他话音略显落寞,其实些八卦讲,未必是什素材,他又忍不住找人倾诉——惜容易寻一人,现在冷冷的关门,将他拒门外。

气氛一凝滞,贝菲味同嚼蜡扒进两口饭,又听凌千帆低声:“次千桅说的,隔了年,真法查了。许隽父母工的方,机关人员换几茬,汪阿姨前工的医院,老一点的医生知许叔叔正业意的候被立案调查的。”他言又止,说:“我姑妈应该知,是……”贝菲一脸的讥诮,片刻冷冷哂:“查查又有什,一定前的伤口翻让干妈再痛苦一次?其实情很简单,那姑娘就病,不让不就了?”

“逃避不是办法,”凌千帆亦十分执拗:“病须药医,所谓刮骨疗毒,毒在骨内,刮才根治!”

“根治?干妈年纪,安安稳稳几年,就算幸运了,怕福气等你根治,已经被刮骨痛折磨生不死……”   二人各执一词,谁不肯退步,贝菲一肚子的火,吃了一半便摔了筷子:“治病治病治病,你爱怎治怎治,关我鸟!”   凌千帆跟着面,又不愿意继续吵,一路默不语,老人院在郊区,段偏僻,星点平安夜的气氛有。贝菲烦意乱的,总 觉四处弥漫着凄切怆的情绪,怎挥不掉,才走回铁栅门,就听面传一声凄切的惨叫。   二人视一眼,中暗不妙,连忙加快脚步向前冲。   瞬息间,整老人院的灯亮,从康乐楼一路门口,草坪灯、路灯、各楼层的灯,整老人院照惨白惨白的。   汪筱君在前那位护士的争执中,从康乐楼的楼梯滚了。   康乐楼楼楼乱做一团,奔跑的保安、护士,报警电话、叫救护车的电话……   “左侧呼吸音消失……”   “200焦耳准备……”   “200焦耳完……”   “脏复跳……”   贝菲扯线木偶一般,定定坐在急救台边,听复跳二字突一激灵跳,拉着凌千帆问:“干妈了是不是,了是不是?”   从急救台的医生转头问:“谁是病人属?立即准备手术,请病人属签字!”   贝菲不便准备,凌千帆赶紧拉住劝:“签是贺院长签!”   “哦哦哦,”贝菲茫点头,千头万绪乱做一团,凌千帆又拉拉:“汪阿姨怎了。”   汪筱君从急救台伸手,望着贝菲轻声唤:“菲菲,菲菲……”   神智前所未有的清明,竟不似刚刚抢救回的病人,凌千帆忽升一不祥的预感,却不不推着贝菲前,手递给汪筱君。汪筱君望着贝 菲是笑,又拉着凌千帆的手递给贝菲,目光慈蔼:“菲菲,”贝菲惶急笑,拉着汪筱君的手不住点头:“我在儿,我在儿,干妈你说什 ?”   “孩子,你别吵架,别吵架……”汪筱君攥着凌千帆的手,使劲往贝菲掌塞,“我知你结婚了,干妈有套龙凤被,本准备给隽 隽的,不,你是一的……”   汪筱君的双臂陡落,冬日枯枝,再无半分生命痕迹。   贝菲一动不动,手端在凌千帆的掌,听医生冰冷的声音:“生命迹象消失,宣布死亡。”   “不,不,”贝菲猛拽住凌千帆,“干妈不死的,你让他继续,你让他继续啊!刚刚不是电击复跳了嘛——”   凌千帆按的头怀,不停抚着的短,再安慰的话,一句说不。贝菲从他怀挣,又拽住医生:“我求你了,你别放弃 不,别放弃不……”   医生颇无奈劝:“姐,病人的瞳孔散不了,请节哀顺变。”   回老人院又是一阵兵荒马乱,闹半夜两点才停歇,凌千帆贝菲安顿在一间住院房,休息,外边的尽有他在处理。陈嘉 谟打电话叫殡仪馆,又贺院长商量,按惯例汪筱君无亲无故的,送殡仪馆,老人院最一笔钱做丧葬费,就结了。凌千帆略 一思量,安排先在殡仪馆停放,余的情。   处理完些找贝菲,抱着膝偎在被窝,靠着枕头睡,凌千帆己是空落落的,原打算等汪筱君病情转,再许隽 的父亲接,他连连许的旧居买了——谁知转眼万皆空。

说祸福无常,谁又知变故此突?

他一竟不什话安慰贝菲,站在门口连气不敢,贝菲忽抬头,朝着他咧嘴一笑:“干妈给我织了件毛衣,你帮我拿不?”

语音干哑,听在他耳连着微颤,他点点头,赶紧汪筱君的房间,找那件浅蓝色的毛衣。毛衣前刚刚勾了头的线,水红的毛线圆圆的画了一圈,不知是绣什。贝菲从他手接毛衣,整头埋在面,肩头微微耸动,凌千帆中一恸,闭着眼踱,坐抚着的头轻声:“阿三……”

“我的,我的,真的。”

咬着,一滴眼泪流不,些年走不少生死边缘的线路,早惯生老病死,谁知那些云淡风轻,不是因伤在己身。抬眼朝窗外望,老人院的灯渐渐的灭了,四周余寂静,间最一丝光亮黯。一切吞在漆黑的夜,康乐楼楼梯那蜿蜒的血迹,无止境扩散,扩散。

凌千帆突伸手,掰着的,拇指顽强伸的齿,不管不顾咬。凌千帆哼哼一声,僵持许久贝菲才松了口,从床摸鞋子套,抱着毛衣就往外走。凌千帆跟在身问:“你哪?现在间了你回不方便。”

他一路跟在贝菲面,贝菲回头,眼神直勾勾的:“凌千帆你怎?”

凌千帆叹口气,摊摊手无奈:“不是该我问你?”

“你别管我,你再跟着我你悔的。”

凌千帆前两步,却词穷不知该说些什——不知什,他总觉己是体的情的,比从汪筱君汲取一点点母爱的温暖,像是最抓住的一根稻草。他喉咙哽了半才挤一句:“阿三……”

贝菲退了一步,紧紧抱着毛衣,凌千帆无奈笑:“人死不复生,”他伸手拉怀,却遭激烈的反抗。贝菲一拳一脚全踢他身,他突就杠了,任凭歇斯底,轻重全踹在他身,他是扭着。男人女人在体力的差距立显现,贝菲终累了,整人软。他箍在怀,轻声:“阿三,日子,你别。”

慢慢从他怀挣,一回他再拦着,转身一步一步向前走,凌千帆跟在面:“我车送你回?”不答话是往前走,凌千帆法子,由着

(本章未完)

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