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猜中开头,却猜不着这结局 5

床凌千帆正在煮咖啡,拽着睡衣领口的扣子,颊飞疑的红:“昨晚吵着你了?不你再睡儿吧。”情侣套杯是昨逛街买 的,凌千帆煮两杯咖啡,一头鸡窝的模不由笑:“赶紧的洗漱吧,废话。”   吊着打石膏的胳膊,单手洗漱,动极别扭,满口的牙膏泡泡,忽腰间一紧,凌千帆从身拥住,又水杯递给。一边漱 口,凌千帆便腻,约未及刮面,巴一片浅青色的胡茬,极硬刺的触感,又有些麻麻痒痒的感觉,连同他身熟悉的男气息,满满裹住。

白眼是的,凌千帆脸皮厚;躲躲不,欺负现在是残障人士;他双手灵蛇一般,沿着睡衣阔的袖管蹭。他温软的又蜿蜒耳边,微哑的嗓音在麻痒的触感变诱惑:“像我厨房入厅堂的男人外面已经快绝迹了,你不……知外面少人排队等着抢你?”

他臂膀并不甚力,却恰恰制住,贝菲扭动两扔未挣,不满:“说,我给你送牌匾挂锦旗,感谢你爷爷姑姑培养你免检特优产品是吧?”

“那是,我遗传男人!”

贝菲斜着眼瞅着他,显在质疑他的话,他爷爷他爸爸是不是男人已不考,凌千帆就算现在金盆洗手浪子回头,那前的丰功伟绩不是轻易抹杀了的。闻弦歌知雅意,贝菲眼珠子一转,凌千帆便知肚子肠子怎拐弯了,连忙辩护:“不信?我真给你普及普及史了!”

“洗耳恭听。”

凌千帆却又变了主意,拐着餐桌始卖关子:“怎随便说,传内不传外,传媳不传女。”

“谁稀罕!”贝菲讪讪,拿勺子在粥碗乱搅一气,凌千帆扬着眉笑,知贝菲肯定又在腹诽他——其实算不什秘密,是突间他觉,一人盘托己的,就像全部的己托着人手一般。

他不介意告诉贝菲,他仍有戒。

透一点,常令他怅不已,因不明白什。

或许不是不够了解,是了解太,有候两人亲近一定步,突生隔阂——明明气息相接肌肤缠绵,男人女人的亲密已极致,却偏偏觉,有些话无法再说口。

譬父亲母亲。

他幼并不父母感情,父亲走很仓促,母亲哭死活,若不是怀着孩子,恐怕即随父亲是有的。他惊诧不已,觉父亲平日那冷淡,何母亲此哀恸。那年纪,很懵懵懂懂,甚至不懂生与死的意义,知父亲不在了,便有人动辄抽皮鞭教训他——底竟隐藏着一丝欢欣。等很年爷爷移居澳洲疗养,他整理老宅遗物翻父母的日记,才知那些被光湮的岁月,曾经藏着那无法言述的深情。

父亲年轻亦是仪表堂堂,却并不易相处,据说颇爱慕者被他的冷漠吓退,母亲形容己怯懦连他说句话的勇气有——是被同拖做陪衬的,在坝的马场,见父亲一面便情根深。父亲试的是一匹尚未驯服的野马,受惊失控,所有人避唯恐不及,有母亲冲,单薄的身躯止住了狂奔的野马。久他就结婚了,父亲的日记有寥寥数笔,约是长并不满意。他无法揣摩父亲了怎的坚持,才让爷爷奶奶接纳了母亲。

又不知他何长期分居,记父亲日记一句:夜经卧室,清滚落床不知,甚忧。

寥寥数笔,每每念及,他忍不住红眼眶——父亲永远不明白,母亲滚落床,全是因他偶尔见蹬了被子,进替盖的缘故。母亲彻夜的失眠,听父亲在隔壁的响动,便翻身滚床,等父亲经抱,陪着度漫漫长夜。逞了三两次,母亲更乐此不疲,更的候,父亲灯叫佣人,斥责有照顾母亲。

他难理解父母你躲我藏的感情,有却又觉恍有所悟。或许每人底有块柔软的方,渴望有人进驻,却又不愿意让人轻易知晓,千方百计遮遮掩掩,又巴不那特别的人是了解的。他猜测,贝菲什提结婚就顾左右言他,是因偶尔记杨越,是他给的安全感太少?

感情真是奇怪的东西,让怯懦的人勇敢,冷硬的人生柔情,让他近乎死灰的蓬勃复燃。

姑妈通电话,告诉今年的清明节带贝菲回父母扫墓。姑妈反应激烈在他意料中,次他异乎寻常的坚持——他底压不住底的疑惑,留陈嘉谟在云南调查,那一片通不达,真存了查是查子丑寅卯的。疑点最终落实两人身,承认是受一名外男人的指使,挑唆居民围殴考察队。

他竟不敢叫人继续调查那外男人的龙脉。

贝菲在房处理邮件,戴着耳机跟着音乐节奏摇头晃脑的。姑妈噼啪啦数落贝菲,身不、父母双亡、不够沉静镇不住台面等等,一刹那间凌千帆觉很累,阵阵无力涌脑门,他无奈叹:“果贝菲有不,你什送杨越国?”

凌玉汝顿哑口无言,“那候我……”

“你被千桅戳中痛处,所弥补我,久你又悔了,故伎重施——是你派人怒江恐吓贝菲,是你让人趁我不在扰贝菲,姑妈——你再贝菲逼死才甘吗?”

“你说什?”

“姑妈我累了,”他艰难撑着窗棂,湖苑的柳条抽了新枝,他不容易复苏的希望却难逃寒冬,“我就找人,日子。不管有有贝菲,我很爱,是……姑妈,我不是铁打的。”

他挂断电话,半姑妈又打:“贝菲在云南,你怪我头……”

他拿着话筒,许久无法再说一句话,等电话那头清净,他轻轻挂话筒——他已情解释太,需问吗?姑妈的脾气他再了解不,无非是拨动贝菲那根弦,那根弦越拉越紧,直贝菲无法承受,主动放弃。那他再无半句话说,就算他力挽河,无法驱散在贝菲底扎根芽的恐惧。

那些压抑许久的话口,他知那些话伤人,弓有回头箭——他认定贝菲,愿意祝福他最,不愿意他有办法。

贝菲休养了半月,医院复查,移位的方复原良,他难免愧疚,却不敢口歉。贝菲本就他姑妈有隔阂,是知了原委,贝菲的子定闹翻覆。医生说再一周就拆石膏,贝菲在闲不住,闹着班,凌千帆不肯,贝菲挽着他的衣袖撒娇耍赖:“你再不让我门,我抑郁亡的。”

凌千帆在额敲栗子:“你抑郁,全是林妹妹了。”

贝菲歪着身子蹭蹭他,身丝质的睡衣触感光滑,赤|的半截脖颈,因常年日晒呈浅麦色,却勾他别的遐思。倾身,却屏幕的图——新藏线的图。

他凝眉默不语,贝菲扭头了眼图,眼睛笑弯弯的,闪动着狐狸般的光芒,“你是不答应我班,我就己新藏线了!”

他无奈何摇摇头,片刻又牵着丝滑的衣袖轻叹:“别拿跟我玩笑,”贝菲苦着脸,一儿做西子捧状,一儿扯着喉咙唱“花谢花落花满”,凌千帆挂白旗投降,许二班。

回公司,贝菲即感受同春般温暖的关怀,挥着右手,从茶水间清洁阿姨前台保安一一问候:“我贝阿三又回啦!同志,同志辛苦啦~”

积压了不少务亲处理的,忙不的候却接电话:“贝菲?我是凌阿姨,午有空一喝杯茶吗?”

凌玉汝终亲登门。

中午凌千帆陪着贝菲同一吃订的快餐,现他是彻底公,凌千帆本是随的人,同有分寸,知休闲间玩笑无伤雅。

贝菲正愁着何请午茶间的假不让凌千帆疑,凌千帆却先了口:“午我那边有,晚找司机送你回。”

贝菲暗中窃喜,凌千帆又叮嘱注意胳膊,千万别碰着磕着,习容容在旁边哄:“听见听见,阿三保持距离,是碰着哪儿了,年终奖!”

四点差一刻便溜,凌玉汝约的是古香古色的茶馆,专门叫了包厢。贝菲一瞟,知茶馆茶位费包厢费不少的,待服务员斟茶便盯着那茶杯目不转睛,茶喝公司的免费茶水底区别在哪。

(本章未完)

4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