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爱要留到最美的地方说 1

贝菲再忍不,腾站身冷笑:“真,原你你的侄儿有信,甚至不相信除掉名利世,有人是单纯爱他人!”

身不撞桌沿,打着石膏的左手隐隐痛,不由咝了一声,凌玉汝边噙着淡淡笑,仿佛在一场戏:“人计苦计你倒是了,接该演哪一?”

贝菲右手抓挎包不纠缠,不料重不稳,一趔趄滚,撞门摔了结实——凌玉汝冷冷着,狼狈不堪,撑着毯爬,却怎使不劲。忍着钻的痛,拿胳臂固定的石膏稳住重,再拿另一手己撑,石膏割着臂膀,咝的一声又功败垂。

一双锃亮的皮鞋疾步,贴着,狼狈喘着气,凌千帆峻秀的脸低,满写着焦急关切,回头又埋怨凌玉汝:“姑妈!”

清凌千帆是从什方的,知原一切他有份在内,惊怒加,眼神生几丝怨毒。凌千帆扶,艰难坐,拉外套拉链——因肩胛骨的伤,今班穿了宽松休闲的运动装。唰的扯左袖,抓挎包常备的越野刀具的长柄往左臂砸:“凌千帆,我真,原你一直怀疑我,藏着一手——现在你是不是怀疑我石膏是造假的,我砸给你?”

凌千帆惊骇加,扯住刀柄又不敢劲,生怕使劲叫抽刀鞘更不收拾,低声怒:“别闹了,有回再说!”

他抢刀具扔包,扶身却被贝菲一脚踹中膝骨,贝菲摔他:“我有手有脚走路!我就是残废在爬,不你怜!”

踉跄着往外冲,凌千帆不及姑妈解释,亦步亦趋跟在身,了门叫租车,偏偏动的那手又挽着包,十分不便,是恼羞怒,扭着包一顿乱拍——全拍在己身。

凌千帆无计施,一横整人扛肩头,不顾乱喊乱叫,塞进车了。

贝菲双目怒视,知现在抗议,不省省力气。凌千帆一路最近的医院,医生给贝菲详细做了检查,在肩胛骨的伤早已复原差不,今并有伤筋动骨,重新给固定了石膏绷带。两人的表情,医生不免嘴几句:“两口,有什情沟通嘛,不动手动脚的,”他责备盯凌千帆一眼,“做男人的跟女人动手,像什话?”

凌千帆疲惫笑笑,不说话,回湖苑的别墅,贝菲二话不说冲进卧室收拾衣服——初带的衣服就不,不三五件换洗的日常衣衫,其余半是凌千帆另行购置。初是一背包带,现在仍旧是一背包清理走,凌千帆倚在门边冷眼收拾,着脸不说话,等拉背包拉链从房,才问:“不给我一解释吗?”

贝菲驻足不语,瞧瞧阳台那盆兰花草,边浮冷淡的笑容:“那盆花现在算物归原主了。”

凌千帆一怔,待贝菲背着包从他身边,他才猛醒悟,扳的肩问:“什不告诉我?”

他双眸沉,尽是隐忍的怒气,贝菲毫不示弱,仰脸冷笑:“告诉你什?,我就是挑唆你姑侄关系的,我巴不你闹翻,最你永不原谅,至死不瞑目——你满意了?”凌千帆脸色煞白,难置信瞪着,呆呆楼,几秒听哐的一声,走了。

手机铃声一阵接一阵响,二次打他终明白——走了。口一阵绞痛,连伸手接电话的力气丧失掉,整屋子空荡荡的,他恍间觉怕。间不一片荒漠,留他一人,形影相吊,茕茕孑立,面亘古洪荒,宇宙万年。

是姑妈的电话,说了些什全入脑子,他定定咖啡机旁倒扣着的情侣杯。一支丘比特的箭穿两支嵌合的瓷杯,顿觉一颗被剖两半,鲜血淋漓,再难愈合。

躺在沙暮色降临,夕阳直坠入镜湖,给巨幅落窗涂最一抹金红。

翌日贝菲公司,听说又请了一病假,凌玉汝办公室找他——他喟叹:“姑妈我分手了,昨……昨已经搬了。”

凌玉汝惊讶,旋又放笑:“我就知你有分寸。”

班在楼梯口碰习容容,颇关切问:“凌少,阿三怎又请假了,昨不是的嘛,像恢复差不了呀?”

“告诉你?”

“告诉我什?”习容容狐疑,“了封邮件我给填请假单,电话打手机关机着,什吧?”

“,”凌千帆敛眉淡淡,“在我闹别扭呢。”

习容容信真,挤眉笑话他,他中忽有些害怕,驱车直奔骄阳区,摁门铃有人应。在有人班,让他混进楼的门,楼敲门仍无一丝动静,他惊跳,拍门拍震响,最不不拿备的钥匙门。正预备兴师问罪,踹房门才现贝菲正倒在床边,极艰难伸手拽着床垫爬。

他冲扶,声音不觉软:“怎不,吃饭了?”

贝菲定定望了他几秒,又冷冷推他,一声不响房门,烧水,泡面。

他着吃完泡面,一次碗筷扔进垃圾桶,跟在身进房,贝菲唰拉抽屉,翻一张明信片扔他面前:“是你寄给的最一张明信片,除了,我再什给你的了,凌先生走,不送。”

极警戒防备的姿势,拒他千外,凌千帆蓦张臂环住,低声哽咽:“阿三,说你爱我。”

他记的,在姑妈面前说的,有人爱他,不因他的世名位,因是他。

他需一点信。

推他,惜力气不够,踹了他两脚,仍踢不走他,他执拗摁在怀,重复:“阿三,说你爱我。”

像承认爱他,所有的欺瞒就找合理的理由。

“你醒醒吧,”贝菲冷哼,“我不是许隽,漂亮,善良。我就是蛇蝎肠的恶毒女人,收你那套移情!”

“别己说不堪,”凌千帆动了气,“你是变相说我taste很差?”

贝菲正在气头,听话不由笑,却又凝结苦涩的果实——凌千帆平素常玩笑,说“人有德,但不有品味”——他向诩眼光颇高,难瞧什入眼的,此变相恭维。

他执拗攥住:“你欠我一解释,什不告诉我?”

“你我告诉你什?”笑容满带嘲弄,“告诉你我父亲的朋友就是许伯伯,告诉你我有力照顾汪阿姨送老人院,告诉你是我教许隽做清汤面,告诉你——告诉你那些……”声音低涩,“我有罪恶感,每一,我觉些幸福是偷的,从许隽那偷的。”

从他臂弯挪动单胳膊,捡落在床边的那张明信片递给他:“高考完我回连,找张明信片。”凌千帆默不语,贝菲继续,“不知什,我总觉写张明信片的人,在哪等着。每次它,我就在,许我有一碰人,亲口告诉他,不再等——是,等的那人是你。”

他中一动,猛恍悟,记那日他激走的相亲象,明明烧糊涂了,却倔强逃离他的怀抱——那说什着?

说,凌千帆,谁,你不行。

原那的默契,源同一人。

那盆从他手抢的兰花草,是许隽送给的——又难怪他觉眼熟,某日许隽曾拿合照给他,说有朋友回老读书,那盆兰花草正是送的生日礼物。

他少年离,迷恋三藏线的险峻神秘,所苦苦跋涉,那是许隽未竟的遗愿。他静静坐在咖啡馆的角落,唱一首无人欣赏的歌,却不知那不是许隽另一人的承诺。

初相识的那月,他确是满的欢喜,仿佛茫茫中找同路人,觉己所思所该明白——实差不了几分。即便是现在,他知那些巧合原是由许隽在冥冥中穿针引线,无法将的认知从己底剜。早已悄无声息进驻他的房,又何轻易割舍了?

“我间哪有什缘分……你什解释?”颓倒在床脚,角弯微微的讥讽弧度。他忽慌了神,知己干了件怎混蛋的,找点什话辩解,说己从怀疑接近他是别有目的的,说他不受不的欺瞒——喉咙却干涩说不一字,他真的全怀疑?不

(本章未完)

5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