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爱要留到最美的地方说 2

“我真的相信你,”贝菲别头,不哭不闹不冷嘲热讽,“你我很,从,再人我。”伸右手,凭记忆掰着指头数那张全福的人,“爷爷,姑妈,妹妹,表弟,我顶就排五吧。”

他闭着眼不愿清眼前一切,艰涩反驳,却不知何说口,再倔强一回:“阿三,再给我一次机。”

“再等着一次同类件的生?”

情感告诉他他应该立刻赌咒誓不再有此类件生,理智却告诉他许……许有一次,姑妈贝菲见已深,且不论贝菲遭险究竟因何,贝菲的态度已很难转圜。他踱至窗边,推一丝缝隙,三月间的春风透着丝丝寒意,轻飘飘打在他额,让他有些微清醒。

他转身定定瞧着贝菲,决绝说:“再有一次,我凌千帆就真他妈不是男人!”

他的话掷有声,教贝菲吃了一惊,他倚在窗边,挺拔峻秀。原就觉着他像古候的泼墨山水,淡浓宜,灵秀不失气度,现在感觉越的深刻,不前那些线条是柔清淡的,现在却难的入木三分。底夹七夹八的情绪错混乱,说不清是欢欣是伤感,隙缝飘进的微风,明明捎着春寒,却夹杂着点滴温润的气息。

两人进入冷战期,他载着贝菲回湖苑,却整日拧着不搭理他。凌千帆琢磨甚久,觉根源着落在考察队在怒江被围殴的情,两边抵死抗争,谁不像是在说假话。初免态扩,公安局是参与围殴情节严重的人员拘留了一段间,陈嘉谟按照他的吩咐暗中调查,最煽风点火的主使承认是受人指使,根据描绘约是五六十岁的外男人。但是双方仅有一次面,报酬是通网不记名帐号转手数次汇的,此人颇谨慎,倒让凌千帆颇难。

若人不知,除非己莫,何况现代社科技手段此达。陈嘉谟带着侦探,让他做人像拼图,试图描画外男人的相貌,送回的拼图却让凌千帆更震惊。

他确曾怀疑姑妈,贝菲一他便了姑妈头,山重水复,竟现贝菲原是许隽的旧识——有那一瞬间他是怀疑贝菲的,瞒他瞒深。不念头现在觉笑,谁拿己的命的玩笑?况且许隽贝菲再亲,是十年前的旧友,贝菲精明的人,何至拿现在的幸福冒险。

拼图的人,居许明智此相像。

总算姑妈无关,他一反应竟是松了口气,其实现今的社,谁有那轻易说离庭?曾有一年他新德印度政府谈笔单,才知印度青年男女靠相亲完人生,无他,因族宗教必须一致,仅此一条便缩减配偶范围。若不服从族安排,则是整族乃至整教派、族的立,有什人真斩钉截铁说,背弃血脉相连的父母、抚育己的族。

一的义气是最容易不的,难的是随孤清寂寞的漫长光。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所广流传,正是因其稀有,且恰恰死止,有续。

庆幸活在并不那顽固的代,虽他的由需更坚持,现在的结果再不,宽余却又不免疑惑,许明智何至贝菲手?因许明智的外遇,贝菲似乎他存有芥蒂——猛间他忆汪筱君世,陈嘉谟贝菲送许明智回连的。现在回,那许明智贝菲间,明明是知彼此的,何竟由始至终,表现毫无集?

连环追命电话叫了陈嘉谟,让他细细回一路的,不放半点细节,陈嘉谟蹙眉:“我搭飞机回的,路贝菲许先生在休息,我贝菲情不,不愿意许先生说话。……贝菲说单独许先生代情,我就联系公墓,请人风水,买了块墓。葬的候我三人了,贝菲在路买了花篮,像……有什异常的。”

凌千帆反手轻敲着办公桌,清脆的笃笃声,陈嘉谟忽又什,笑:“贝菲有趣了,我平总叽叽喳喳的,那几格外安静,问是不是怕说错,结果贝菲鼻孔朝哼了一声,说:我生平最恨轨的男人,见一阉一,见两杀一双!”

陈嘉谟比了咔嚓的姿势笑:“凌少你啊,什候被贝菲误就麻烦了。”

凌千帆十指骨节已攥泛微白,怎有情理他等笑话:“那许明智贝菲呢?是冷淡是……讨厌,或者……”

陈嘉谟犹豫良久才颇不肯定:“说不,他像贝菲说话,又像不太敢,老实说我很奇怪,总觉他前像认识。不……许明智不无缘无故找贝菲的麻烦,但是……我实在不原因。”

“他前确实认识。”

陈嘉谟愕,凌千帆挥挥手:“我有必亲一趟连。”

嘱咐陈嘉谟留帮他坐镇婺城,跟贝菲说北京那边有重的招标,他亲马。

湿湿的海风捎带咸咸的味,黏在人脸,北方的春晚,漫山的杜鹃尚未盛放,连迷迷蒙蒙,未见仲夏的湛蓝。他难形容此刻的情,说复杂倒未见,毕竟吐了一口气,却怎谈不欢畅。

他拖人给许明智安排了份区图书馆的临工,算他班的间许的旧宅。九曲回肠的深巷,十余年前算是繁华段,转眼间城市建设日新月异,一路走进,外面已有不少方,挂着“拆迁”的牌子,许所在区存留,已算幸运。进的路被外面的工挤余羊肠,在他已几回,循着记忆趁着月色进,顺利找许所在的单元。门绿漆斑驳落,生锈的铁牌门牌铃已有些歪斜,很使劲摁才了效果,微弱的红光闪烁,响了许声才传沙哑的声音:“谁呀?”

“请问许叔叔在吗?”

呲呲哑哑是话筒掉落砸在墙的声音,嘀的一声,门了。

电梯老旧,他换走楼梯,灰暗狭窄,仿佛一不便沾灰尘。他极了三楼,房子是新装修的,外面的铁门换了新的绿纱,新的木门洞,电灯惨白幽暗,许明智苍老的脸布满皱纹,双目深陷,颤巍巍拉铁门的闩:“请进,请问……你有什?”

凌千帆拉铁门,许明智指指凳子,找了半才摸杯子,在厨房冲了冲,倒水端给他,战战兢兢的。

“鄙姓凌,草名千帆,贝菲的男朋友。”

他酝酿着何口,实际一路他设许次,或许他该进门便给许明智一马威,或许他该委婉动人曲折入手……他究竟何策略最有效,许明智脸色煞白,瘫倒在木沙:“凌……你是凌的……”他畏缩着身子,颤抖攥着茶几,求恳望着凌千帆:“凌少爷,我已经死了老婆孩子,现在求安安稳稳活两年,不知什候眼睛一闭两腿一伸,辈子就了。求你高抬贵手,别让我半截入土的老头子夹在中间难做人……”

“前是我女儿不,癞蛤蟆吃鹅,妄图高攀凌,我已经知错了,”他伸手拉着凌千帆的袖子,老泪纵横,“图书馆的份临工不容易,早闹钟五点我就醒,生怕迟几分钟。晚我走最晚,有有人借书我不敢打马虎眼,现在就靠吃口饭……”

浑身的血涌,无法遏制,他不愿遏制——他不知何形容那一刻的感觉,像旅途濒临枯竭的路人,在黄沙漠中终现一处绿洲,飞奔却现不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许明智拉着他,涕泪横流,许隽曾给他父母的照片,依稀记那是尔雅温文的中年男人,意气风;今额尽是沧桑刻的纹路,十年铁窗生涯已磨掉他所有的骄傲。有那一刹那他气恨不口踹,却迈不步子,千钧的重量压在口,呼吸不,喘息不,听己牙齿格格响的声音。

橱架搁着民国年间仿明宣德青花瓷瓶,那是他从琉璃厂淘的,他拎瓶口朝窗棂砸,噼噼啪啪声音清亮悦耳,落满青白的碎瓷,溅脚边数片,许明智像惊弓鸟,扒着沙扶手,瑟缩不已。

他在街疯般的奔跑,海风的咸腥味混杂在空气中侵入口鼻,浑不知己跑了久。他鞋子,狂扔向远远的海面,海水在月闪烁着妖蓝的颜色,细细的沙砾挤进脚趾缝,远处有灯塔海港、微涛拍岸,宁谧的夜余海水轻拍沙滩的声音。他一口气冲海,一浪头,海水呛口,腥咸涩口的味,让他剧烈咳嗽。他软倒在浅滩,海水不断冲击着他的身体,冰凉蚀骨,他是静

(本章未完)

1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