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谁画下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 1

凌玉汝一度失生命迹象,在条路,常有人在路睡着,便再有醒。贝菲新藏线前早有理准备,那年在川藏南线,听说有人骑便再——不幸中万幸是片刻凌玉汝又稍有恢复,凌千帆惊恐加,生恐是回光返照。三十三营房的医疗站的医护人员帮凌玉汝暂抑制住肺水肿,等了救援直升机,将凌玉汝直送往北京。飞机凌玉汝间或咳嗽,全是稀薄的粉红色泡沫血,任是贝菲曾亲眼见从高原车祸的人,此刻不敢。

回北京贝菲被安排凌的老宅,很熟悉的四合院,记依稀是在凌千帆的全福见的。青砖红梁,灰瓦玄檐,井枣树光影斑驳,浅绿的叶子随风一晃,折的光芒便毫无征兆刺入人眼。凌千帆守在医院,不不应付媒体,保证他的考察,不因生命禁区的次车祸暂停。

再医院凌玉汝的手术刚刚结束,结果尚算功,因车祸途中曾经历短暂的窒息,凌玉汝此仍无苏醒迹象,不知何离危险。凌千帆形容萧索坐在外面,伸手握住他,一竟觉不冷暖,晓掌滑腻腻的,迟疑着说句“不”,凌千帆摇摇头,默了半晌才:“不是你的错。”

谁又说是谁的错呢?贝菲的选择确实是安全考虑,无指责——实他车才现公路旁正是悬崖绝壁,他的白雪茫茫远在百丈,贝菲的决定救了他的命。

昨日此他是满腹的愤懑,恨不己真是戏所唱的那,赤条条无牵挂。那便有许的烦,他无须左右两难,无须进退维谷,千斤的担子与他无关。

不一的工夫,仿佛与、微光与绝望、光辉与黑暗……所有的一切,颠倒。

他无力的头埋在怀,轻声:“果——”贝菲捂住他的嘴,惶急安慰:“不有的,最危险的那段间挺了,现在手术功了,恢复是间问题。”

他嗯了一声,半晌又梦初醒般的抬头,愣愣望着,似乎很费了番功夫才说什:“你腰是不是在疼?”

贝菲摇摇头:“。”他点点头又掰着指头数:“千桅阿寒明就,姑父……姑父身体不,先瞒着吧,说不定几就了。爷爷瞒着,就怕他新闻……”

“千帆你先休息一儿行不行?”

他静静瞅着,随茫点点头:“北京有不少朋友,知了恐怕又……”

探视凌玉汝的人很,许前听名字却从未见真容的人,车车往络绎不绝。凌千桅比顾锋寒晚半日赶,医院凌玉汝仍躺在加护病房,丝毫未有醒转的迹象。陈嘉谟跟在凌千桅身朝贝菲使眼色,贝菲跟他一边,听他低声嘱咐:“姐现正在气头,您在凌少的面,别……”

话音未落,身已传凌千桅冷冷的声音:“贝菲,你满意了?”

转身,凌千桅挑着眼,凌千帆扬眉的神情毫无二致,眼的光却是泠泠的。贝菲吭声,倒是凌千帆先口:“千桅,你什候才懂一点?现在姑妈在面躺着,我不听话。”

“你知姑妈在面躺着——姑妈什在面躺着,不是因女人!”

“千桅你给我闭嘴!”凌千帆额青筋暴现,正呵斥,贝菲拉拉他低声:“千帆算了,你先回休息吧。”

凌千帆摇摇头,无力着凌千桅,凌千桅仍忿忿不平瞪着贝菲:“不你在装人!”

“千桅,我怎你惯子?”

兄妹俩针锋相,凌千桅恨恨:“姑妈什新藏线,不知危险吗?是担你,生怕你有三长两短,听说你了新疆马不停蹄往前追!爷爷在中风你不管,姑妈的死活你不管,你现在眼有女人,给你吃了什迷|药?”

“千桅!”

“我知,你宁选女人,不我全!”

凌千帆恨铁不钢抚额揉着眉,无奈:“千桅,别再吵了行吗?你嫌咱现在的情不够是不是,不安安稳稳两日子吗?”

凌千桅终究是怕他,恨恨瞅着贝菲,低声:“有我,有我,总我不女人住在一屋檐!”

“贝菲你先回,阿寒那边有什,有客人的话打走吧。晚咱吃饭,附近有涮羊不错,几吃饭了。”

贝菲颇不放,握紧他的手言又止,最叮嘱:“说,晚一吃饭。”

凌千帆点点头,许是他的错觉,竟觉贝菲眼似有泪花。着贝菲背影消失,凌千桅在身冷哂:“真难舍难分!”凌千帆叹口气,转身敛眉肃目:“千桅,有很情你不知,姑妈……”

他字斟句酌,凌玉汝胁迫许明智的情,委婉转述给凌千桅听。凌千桅不住摇头,凌千帆说认真,由不不信,是姑妈真的因护犊,做怕的情吗?

“不是说贝菲前在许隽住了两年嘛,许隽的爸爸怎朋友的女儿毒手?”

“许明智坐了十年监——哪是十年前那人。他现在步,活,什做。许明智说姑妈他劝劝贝菲,先礼兵,贝菲我在一,云南差是唯一的机。任何话经三人变,传达那些流氓混混那,拿斧头直接砍死你,算客气。”

凌千桅将信将疑:“是姑妈说,贝菲是故意接近你,安。”

“度紧张,”凌千帆解释极痛苦,“你记不记,读的候你回晚了十分钟,吓你被绑架,电话直接从你老师一路打校长,记回吧?”他又拍拍的头安慰,“千桅,些咱就别提了,贝菲不提,你不说我不说,情就了,嗯?”

凌千桅撅着嘴不吭声,凌千帆知有坎,杨越那坎。他记候便是,瞧什若是不了手,总一直惦记着,惦记晚觉睡不着。声嘀咕:“算什呀,杨越抢走了,现在连你抢走了……”

他笑摇摇头,坐哄:“乱说什呢,哥怎走?晚吃顿饭,别再闹了。”

“一股子膻味,”凌千桅撇撇嘴嗤,“我才不做电灯泡,我阿寒表哥吃!”

凌千帆摸摸的头笑笑,凌千桅底是他宠的子,骄纵惯了,却不坏。嘀嘀咕咕半凌千桅又问:“姑妈……真的让人贝菲狠的手啊?那……贝菲的手现在……”

“,轻伤,已经了。”

两人正聊着,凌千桅忽一,问:“杨越是在医院?”

凌千帆眉头一蹙,不悦:“是。”

凌千桅目露恳求色,凌千帆沉着脸,迟疑良久说:“外科,我陪你。”

路凌千帆又叮嘱:“吃饭的候别提。”赶脏外科,正碰他熟识的常医生,稍稍安慰他两句,凌千帆问:“我前介绍的杨医生,现在有空吗?”

“真不巧,杨医生半前在,刚刚请假回了,像了什吧,跟我说请两三假呢。”

“了?”凌千帆狐疑,常医生笑答:“是啊,刚才我正聊一手术,让他做我助手,像是女朋友打的吧。”常医生因杨越是凌千帆专门介绍,他加提点照顾,此格外热,“有什急,我临走前听他打电话订晚回连的机票。”

“女朋友?”凌千桅急急问,“他医院认识的吗?”

“不是,杨医生在医院不人往,一门思扑在临床病人身,我听声音像是女人,又说的情,猜是女朋友吧……”

凌千桅正继续打听,却被凌千帆打断,匆匆常医生告辞。楼险些一踉跄,像是什,又觉不思议,即刻打电话航空公司查机票,却知今晚连的航班已满,再查乘客名单,并无杨越在内。

连。

不知什,他脑子忽闪一念头,那给杨越打电话的人,应该是贝菲。

另一更惊骇的念头是,他觉杨越回连找的人,是许明智。他己无法解释几者间的联系,不知什,的念头越越强烈。

姑妈最的电话,似乎根本不记许明智是谁,那他姑妈是故姿态,并不肯承认曾贝菲做的,现在却未必。

他忽觉己陷入一张巨的蛛网,四面八方若有似

(本章未完)

5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