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迦神族 > 第五章 秩序·罪恶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章 秩序·罪恶

    塔洛斯将部分意志降临到泰拉位面的目的非常明确,收集信仰,壮大魂火,然后将第二种原初欲望【嫉妒】从身上剥离出去。

    亲历过嫉妒反扑,尤其是目睹莱姆斯的死状后,塔洛斯不敢有任何掉以轻心,天知道属于嫉妒的第二次反扑什么时候到来。

    至于说帮助埃尔南处理杰罗姆,他打得是趁这段时间收集关于泰拉位面的其他信息,以及测试与主物质位面时间比例的主意。

    如果时间比例足够大,类似阿法隆位面与主物质位面一年等于一天的情况,几天时间的支出显然非常划算,说不定还能收获一位神域骑士的好感。

    ——泰拉位面不比阿法隆位面,神使身份和低魔位面的本质着实帮了塔洛斯大忙,要是操作得当,一起击杀恶棍杰罗姆的事实足以让他与埃尔南的交情突飞猛进。

    如果时间比例非常细微甚至是同步,收集信仰一事无从说起,浪费几天时间就更无所谓,权当做了一件好事。

    不过埃尔南的效率远比塔洛斯想象中来得高,两天后,甜水城,神域骑士指着前往一家地下酒吧说:“假设我的头脑还和以前一样好使,杰罗姆就在这里。”

    “你确定?”塔洛斯求证着说。

    泰拉位面不比主物质位面有专门用以寻人、定位的预言派系法术,也没有基于魔网实时监控的诸神之眼,更没有能实现即时通讯的魔网指环,使用原始手段用了两天时间就找到其他神域骑士数月时间没有找到的目标,塔洛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从五年前开始我就致力于将杰罗姆送入幽影地牢,直到他死去,再也没有比我更了解他习惯、爱好和过往的人。”

    过了一会,面色沧桑的男人喉咙松动了一下,又补充着说:“我太了解他了,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

    “既然你如此肯定,那还等什么?抓住杰罗姆,然后再交给我。”

    埃尔南没有接话,也没有动作,只是默默无言地注视着塔洛斯。

    良久,他终于问出憋了整整两天的问题:“你打算如何审判他?”

    “我说过,不管你信不信,我曾受过天启,知道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事情。《至高法典》虽然由至高无上的造物主亲自定下,但千百年来并不缺乏像杰罗姆一样的疯子,规则需要被完善,世界即将迎来一次变革和新秩序。”

    塔洛斯灰蓝色的瞳孔盯着埃尔南,一种神域骑士非常熟悉、被称为信念的东西在那里闪烁,让他下意识地将目光移开,不敢与塔洛斯对视:“他们应该受到更严厉的审判。”

    说完,塔洛斯一把推开这家地下酒馆的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和所有地下酒馆一样,这里的环境非常嘈杂,空气中弥漫着劣质烟草、酒精,以及吧台上算不上香料的熏香味道。

    加上昏暗的灯光和偶尔从角落中传过来的男女调情和淫|靡声,老实说,塔洛斯一点都不想再进入这种地方第二次。

    大概是捕捉到塔洛斯脸上一闪而过的厌恶,埃尔南第一次露出一个勉强能被称之为轻笑的表情:“这种地下酒馆能搞到其他地方没有的小玩意,有些人就是喜欢在这里享受违禁的快感。”

    随后,埃尔南的目光变得锐利,在这家地下酒馆到处搜寻。

    这一刻,消沉许久的神域骑士气质一变,像一只伸出爪子、做好狩猎准备的猎豹。

    “喔哈哈哈,我可怜的埃尔南,我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自从我见过可爱的侄子后。”

    忽然,一声尖锐且神经质的笑声钻入塔洛斯和埃尔南的耳朵,来自一个偏僻的角落。

    那是一个十分瘦削的男人,为了躲避神域骑士的追捕明显乔装打扮过,看上去已经不再年轻,但岁月为他增添了一种危险的魅力。

    塔洛斯猜姑娘们兴许喜欢这种看起来坏坏的大叔,不然角落那张都快被压塌下去的沙发上不可能同时挤得下四个浓妆艳抹的女招待。

    杰罗姆拍了一把怀中的女人示意她站起来,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挑衅地看着埃尔南:“瞧瞧你的表情,该不会是要哭了吧?哈哈哈……”

    塔洛斯扫了埃尔南一眼,虽然没有杰罗姆说得那么不堪,但刚刚才恢复的几分气势确实被浇灭了许多。

    男人捂住自己的脸,破碎的笑声从掌间传出来,闷闷的,像是隔了一堵墙:“我就知道会是你将我抓回去,我太了解你了,就像你了解我一样。”

    埃尔南冷漠地看着杰罗姆,从怀中掏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铜币大声宣布:“大地神域第六神域骑士埃尔南!”

    刚才还黏在杰罗姆身上的女招待像兔子一样飞快地走了,包括其他正在地下酒馆放飞自我的其他人。

    很快,这家地下酒馆就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塔洛斯、埃尔南和杰罗姆三人。

    需要神域骑士亲自逮捕的都是具备超凡力量的恶棍,普通人们或许喜欢在这种地方找点违禁的快感,但不代表没有眼色,万一将命搭进去就太不值了。

    杰罗姆从沙发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有些伤心又有些赞许地看着神域骑士:“我以为经过一场葬礼后,你或许会变得和我一样——”

    “非常显然,困境降临时我不会学你,像黏兮兮的虫子一样躲到石头底下。”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埃尔南又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我至少没有堕落。”

    杰罗姆并非生来就是个恶棍,事实上在二十年前他是大地神域的一位出色的预备神域骑士,不过那年11月3日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他。

    短短一天时间,杰罗姆因为家世原因落选第十一骑士,回到家,发现妻子倒在血泊中,包括他未出生的孩子。

    事业与家庭的双重打击压垮了可怜男人的精神,他疯了,但依然十分冷静地找到凶手,一剑杀死了他。

    曾经的预备神域骑士因为违反《至高法典》、杀人等几项罪名被投入监狱,之后在黑暗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变得越来越暴虐,也越来越危险,彻底沉迷于害人,以及杀人!

    塔洛斯的目光在埃尔南和杰罗姆身上游走,结合刚才杰罗姆的话,得出一个略显黑暗的结论。

    杰罗姆并不是为了报复埃尔南几次三番将他送入监狱而杀死神域骑士的妻子——事实上对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来说这一点根本无关紧要——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将埃尔南变成像他一样的人,一起在黑暗中堕落。

    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他当初将凶手一剑杀死的决定并没有错,瞧,即使是大地神域排在第六的真正神域骑士也会因为仇恨选择凌驾《至高法典》之上私自剥夺他人生命,那么他何错之有。

    杰罗姆在用他的方式挑战《至高法典》,挑战大地神域!

    塔洛斯甚至觉得杰罗姆在其他神域骑士眼皮底下逃亡了一段时间又重新回到距离大地神域不远的甜水城就是为了等待埃尔南的到来,用他的生命见证又一位堕落者的诞生。

    塔洛斯的猜测很快便得到印证。

    “你会的,埃尔南,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种失去挚爱的痛苦了,想想美丽的珍妮佛吧!”杰罗姆快步上前,面无惧色地站在埃尔南面前,然后扯开一个嘲弄的笑容,“她在临死前还念叨了一个名字,让我想想,好像叫做盖瑞,对,就是盖瑞,我可是亲自——”

    “闭嘴,你这个杂碎!”

    珍妮佛和盖瑞——后者是埃尔南为未出生孩子取得名字,既适合男孩也适合女孩——两个名字成功将埃尔南因为《至高法典》和神域骑士守则强行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怒火点燃,他只用了一拳就将杰罗姆撂倒在地。

    “对,就是这样,哈哈哈,不愧是鼎鼎大名的第六神域骑士,你做得棒极了。”杰罗姆脸上非但没有痛楚,反而充斥着狂热与喜悦,笑得开心极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缓缓从口袋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不是用来反抗,而是塞到埃尔南手中。

    随后,这个臭名昭著的恶棍引导着埃尔南将匕首按在他的胸口,用他生命中最具诱惑力的低语引诱一位因为妻子死亡而伤透了心的神域骑士:“现在,将它扎入我的心脏,你不但能为世界除去一个手中沾满罪恶的恶棍,还能为亲爱的珍妮佛和盖瑞复仇。”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你便能获得解脱,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不,住手!”一个中年男人冲入地下酒馆,是埃尔南的好友科克,“埃尔南,将匕首放下好不好?杰罗姆应该交由教皇冕下和神域长老审判,而不是——”

    话没说完,一道黑色浓烟状的触手从酒馆角落中射出,径直向着科克身上落去。

    “黑女巫达曼拉,果然是你一直在帮助杰罗姆越狱!”

    科克大吼一声,双臂在胸前交叉,塔洛斯注意到他粗壮的手臂上铭刻着一段龙语符文。

    符文闪烁,冲出一股力量,旋转着化作一个能量盾挡住来自黑女巫的攻击。

    “今天是属于杰罗姆的重要日子,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到他。”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女巫从阴影中走出,她死死盯着科克,然后又将目光放在塔洛斯身上,“当然,也包括你,亲爱的,一个观众就要有观众的样子。”

    “我向来非常遵守规矩,女士。”

    塔洛斯朝黑女巫人畜无害地笑着,脑海中不断重复刚才科克和黑女巫两人施法的过程,他没有听到哪怕一句咒语。

    神域骑士科克的施法手段看起来有点类似矮人一族中信仰火之龙的符文祭司,他们会在皮肤上刻上复杂的神圣符文印记,从而将身体作为一种特殊的链接火之龙的通道。

    而黑女巫,与其将她定义为一位凭借自身精神力驾驭元素能量施法的法师,还不如说是一位血脉术士!

    至于血脉源头,塔洛斯不大确定,他手中掌握的资料太少了,仅仅凭借能隐藏在阴影或黑暗,并在其中穿梭行动,可能是阴影豹,可能是暗元素领主,也有可能是某种他从未听说过的魔兽或魔法生物。

    “不要犹豫,我的朋友,我曾犯下那么多连造物主都无法宽恕的错误,早就该死一千遍一万遍了。”

    杰罗姆解开衣服扣子,露出胸口,握住埃尔南抓着匕首的双手在胸膛上划出一道口子,流出殷红的鲜血。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了解你的力量和能力,杀死我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如果不是该死的《至高法典》和狗屁不通的神域骑士守则制约着你,你早就想这么做了是不是?”

    “尽管动手吧,第二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这个世界继续运转。有黑女巫在,没有人会记得今天的事情。”

    埃尔南发现他握着匕首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上一次握住武器的手颤抖是什么时候?

    他记不大清了,大概是七岁接受神域骑士训练的第一天。

    在过去借助酒精麻痹神经的夜晚,埃尔南不止一次幻想过眼前的场景,他怒不可遏而又痛快地将长剑刺入杰罗姆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直到对方身体冷却,好像那样做他就能将仇恨、愤怒等压抑在心底的负面情绪统统宣泄出去。

    但只有造物主知道此刻对埃尔南来说有多么煎熬,他的灵魂正在接受信仰、道德、准则、良知和理智的多重拷问。

    在杰罗姆充满蛊惑和罪有应得的自我剖析中,恨意覆盖了理智与信仰,埃尔南缓缓举起手中的匕首。

    “对,就是这样,快——”

    “不,埃尔南!”

    “我说过,谁都不允许打扰他们!”

    黑女巫张开手臂,一块破破烂烂的浓烟状斗篷凭空出现,向科克笼罩过去。

    砰!

    匕首钉在旁边一张桌子上,埃尔南艰难地张了张嘴,却没有丝毫声音,直到两秒钟后才听到从喉咙深处传出的求助声:“米诺斯……”

    “很好,事情本来就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复杂,让获得造物主与审判之主塔洛斯天启的神域骑士米诺斯来了结这一切。”

    锵!

    霜钢弯刀出鞘。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Not Chapters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