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 > 第一百五十章 钦差来了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百五十章 钦差来了

    第二天。

    洪姨妈见过洪绡后,红着眼眶宽慰女儿一番,让仆妇送她回去休息。

    她强打精神,重施粉黛,命人请来了江嵩。

    江嵩不知岳母为何要见他,来的时候尚有几分别扭。

    洪姨妈屏退众人,取了几张房契地契,亲自交到江嵩手里。

    “洪姨……岳母,您这是要做什么?”

    江嵩不敢接,呆呆愣愣地看着她。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从她带着一双女儿投奔姐姐那天起,她就和江夫人一个鼻孔里出气。

    江夫人厌恶江嵩,视他为累赘。

    洪姨妈因此也对他冷冷淡淡,几乎从未正眼看过这个庶子。

    然而,洪绡和江嵩的婚事,对洪姨妈来说是一场无可避免的悲剧。

    更可悲的是,这个表面胆小怯懦的姑爷竟对洪绡下狠手施暴。

    他怎么敢……

    洪姨妈的指尖微微颤抖,将房契等往前推了推,勉强笑道:“你既已和绡儿成婚,便不必见外了。”

    江嵩的胖脸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不明所以地盯着那几张纸。

    “这些是洪家的部分庄子和店铺,以后就交给姑爷你来打理吧。”

    江嵩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不,我什么都不会啊!这可万万使不得!”

    江嵩只识得几个字,从未经营过任何产业,对买卖一窍不通。

    洪姨妈心里何尝不清楚呢?

    可是,

    洪绡今早哭着跑回来,卷起袖管让她看手臂上的淤痕,哭诉说江嵩对她下狠手施暴。

    新婚第一夜,便闹出这样的事情。

    洪姨妈心痛不已,犹如将一颗心扔到滚油锅里过了一遍。

    但她寄人篱下多年,早已忘了如何反抗。

    洪姨妈只想着怎样讨好新姑爷,好让这位新姑爷对女儿稍微好一些。

    她把庄子铺子给江嵩,想教他好好消停几日。

    洪姨妈抚着胸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的神情。

    “嵩儿,你娶了洪家的女儿,洪家的产业自然应该交由你来打理。”

    江嵩如坐针毡,搓着手心,犹豫道:“岳母,可是我脑子笨,什么都会搞砸的。”

    “铺子里原先的管事都是信得过的老人,他们自会帮着你一起料理,你不必太过担心。”

    他的神情怯懦,缩着肩头和脖颈,流露出强烈的自卑感。

    洪姨妈叹道:“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家人之间要相互关心爱惜。”

    江嵩默默缩着头,像是受了什么惊吓。

    她语重心长地说道:“以前你叫我一声‘姨妈’,我将你视作亲侄,你一向是个乖顺的孩子……”

    “绫儿绡儿也一直把你当作兄长来敬。你不是也很疼这两个妹妹的吗?”

    阿绫……

    江嵩心中痛苦起来。

    世上唯一不计条件对他温柔亲切的人只有阿绫啊。

    洪绡眼中,何时有过他这个庶出的表哥?

    洪姨妈见他神情变了,以为说动了他,接着说道:“我这个当娘的,只想看到你们都好好的。”

    两人都沉默了半晌。

    江嵩终于收下房契地契,起身笨拙地朝洪姨妈行了一礼。

    “多谢了。”

    洪姨妈不愿多说,只嘱咐他待洪绡好些。

    江嵩唯唯诺诺地点头应下了。

    离开房间的时候,他想起姚钰告诉过他的话。

    姚钰说,你娶的是洪家的财势,你只需将那位新婚妻子当个摆设,好吃好喝地养着便是。

    姚钰还说,你想要什么,便自己去争。你要是不争,没人会为你争的。

    烈日下,江嵩手心渗出的汗水将地契濡湿了。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他分不清这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

    但他隐约领悟到姚钰那几句话的意思了。

    姚钰为他挑了一条最好走的路。

    昨晚,阮思做了一夜的噩梦。

    她梦见自己乘船出海,船被大浪打翻,沉入海底。

    阮思惊醒过来,身上黏黏腻腻地糊了身汗。

    身边,枕头尚有余温。

    晏瀛洲已早起去了大狱。

    阮思缓缓爬起来,招呼金铃儿和银瓶儿进来服侍她梳洗。

    金铃儿为阮思更衣时,疑道:“小姐怎么出了一身汗?昨夜睡觉时发热了吗?”

    银瓶儿忙伸手探了探她额上的温度。

    阮思苦笑道:“没什么,梦到自己掉海里了。”

    银瓶儿取来湿帕子为她擦洗一番。

    金铃儿为她找了条新裙子出来,笑道:“小姐连海边都没去过,怎么突然会梦到海呢?”

    “可能是因为听旁人提起……”

    岑吟说,傅家家主傅东来率船队出海去了。

    阮思心中一惊,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片段。

    缟素,白纸灯笼,漫天飞舞的纸钱……

    竟然是这样!

    她想起来了,傅东来的船遇到了风浪,整个船队全都葬身海底。

    傅东来也没有回来。

    岑吟派人苦寻数月未果,最终只能以他的衣冠下葬立冢。

    家主一死,傅家分崩离析,岑吟一人苦苦支撑。

    傅家也因此受到重创,元气大伤……

    “金铃儿!你去为我备马!”

    “银瓶儿,今日挽个简单的髻就好。”

    阮思心急如焚,只想尽快赶到傅家,劝岑吟阻止傅东来出海。

    她匆匆梳洗完毕,套上鞋便快步离开晏家。

    金铃儿已套好马牵到门口等她。

    “小姐这是要去哪?”

    “傅家。”

    阮思翻身上马,扬鞭一催,催马朝东城疾驰而去。

    她心乱如麻,胡乱安慰自己。

    上次她能阻止卫长声被人劫镖,这次她一定也能阻止傅家的悲剧发生……

    没想到,今日东城的街口被封锁了。

    衙役将通往傅家的路堵了个水泄不通,说是钦差大人要到了,禁止闲杂人等通行。

    阮思本欲催马调头,但发现城中拥堵不堪。

    那是去傅家最近的一条路。

    如果她沿着河边绕路,不知会耽误多长时间。

    想到这里,她跃下马来,牵马上前问道:“我有急事要办,可否请诸位行个方便?”

    “你一个人?做什么去?”

    阮思答道:“有事要找傅家主母相商,人命关天,还请诸位通融。”

    官差中有人认出她是晏家的亲眷。

    “司狱大人家的娘子是吧?晏家嫂子你且等一等,钦差大人的马车过去了,下午晚些时候自会放行。”

    “下午?”

    现在时辰尚早,阮思心中急切, 连一刻都等不下去。

    她将马驱开,咬牙道:“事出紧急,只能得罪了。”

    刚要点足跃上墙头,她忽然瞥到数十张弓箭对准了她。

    官差劝道:“嫂子还是等等吧,要是强闯被当成刺客的话,那谁也救不了你。”

    不远处,一辆马车在护卫的簇拥中缓缓驶来。

    车帘被一只修长的手掀起一角,马上有人靠近马车恭敬地听着。

    不多时,一名传令兵跑上前说道:“苏大人有令,马车离开后即可解禁放行。”

    官差们从未见过那么不讲究排场的大人。

    传令兵道:“大人说,借道扰民已是不该,切不可再耽误城中百姓出行。”

    。m.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