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幽明水云闲 > 第380章 闻过即改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380章 闻过即改

    采苓禀报范斯远来时,杜玉清显然有些意外,下意识地嘀咕道:“怎么又来了,昨天不是才来的吗?正是让人清静不了,我们姐妹好不容易见个面也不得安省。”即使如林莹玲这样对人情世故比较疏离散淡的人也觉得杜玉清这句话说得太过分了,不由替她捏了一把汗,她厉声制止住她说:“你可不能这样说,也许你是有口无心,可如果被范斯远听到你说他会做何想?一定会感到难过伤心吧?

    阿杏,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作为朋友你这样说一两次无所谓,对方未必会往心里去,可能还会欣赏你的率真,即使会在意,对你也没有多大影响,顶多少来往或者干脆不再来往。但作为夫妻呢?你能避得开?因为避无可避,彼此之间距离太近了,反而应该拉开距离,更要尊重对方,这就是夫妻相敬如宾的道理。不然,有谁会愿意被另一半一直嫌弃?久而久之再好的感情都会淡了。

    阿杏,你们已经定了亲,以后要和范嘉善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你可不能再用以前的态度来对待范嘉善。我们姐妹什么时候见面都可以,我们会永远可以会站在你的角度理解你,替你着想。可是夫妻不行,他们的关系刚开始再是蜜里调油,都有可能因为时间产生变质。阿杏,你现在和范嘉善的关系变了,听我的,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对他那样随意了,要想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必须好好经营才是。“

    一席话把杜玉清说得冷汗直冒,她立刻站起来说道:“姐姐我错了。你说的对,我今后会注意的。”她抓住林莹玲的手撒娇似的摇了摇,如果说之前她把林莹玲作为可以心灵交流的好朋友,这会才是把她当成了骨肉姐妹,只有这样的亲人才能站在你的角度替你考虑问题,直言不讳地指出你的错误。

    杜玉清不仅闻过则喜,还闻过即改,她走到门口亲自去迎接范斯远。

    林莹玲站起来随杜玉清一起出门,她心里很欣慰,即使作为朋友之间,批评也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难免让对方心里不舒服,有的人能接受;有的人不接受把,这还没有关系,就怕有的人表面上接受了,也许心里就恨上了地方,以后反目成仇。久而久之大家都学乖了,彼此之间都只剩下了客套和虚伪的奉承。像杜玉清这样不仅乐于接受批评,还能立刻改正错误的可是少之又少。林莹玲感慨道:所以阿杏才能进步这么快,从杭州分手到现在不过一年多,在处事和处人上她都已经望尘莫及了。

    范斯远走进院子,看见两人站在门口,还以为杜玉清是恰好送林莹玲出门,就和林莹玲寒暄道:“我说几句话就走,你再坐会吧,不要因为我影响你们姐妹的交谈。”

    林莹玲自然要为自己姐妹美言几句。她说:“我哪敢再坐啊,阿杏听说你来哪有心思再和我说话啊?恨不能立刻把我赶出来,这不,她特地在门口迎你呢。”

    她的一句话把杜玉清说得红了脸,她在林莹玲手臂上拧了一把,娇羞地喝止道:“姐姐!”林莹玲立刻呼痛道:“哎呦,哎呦,好痛啊。果然是见色忘义啊。”一句话把范斯远说的心里乐开了花,他望着杜玉清羞红的脸心里砰砰跳,他是第一次见杜玉清这样小女儿态,心里不禁涌上了异样的情愫。

    进门后,因为林莹玲不在,杜玉清也放松了,声音果然放柔了许多。“今儿怎么来了?忙了一天累了吗?你先下喝杯热茶吧,点心马上就端上来了。”

    范斯远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他得意洋洋地说:“你不是喜欢兰花吗?我今儿去同事家拜访,看见他们家有兰花种的特别好,就为你讨了一棵,听说这还是很名贵的品种。我把栽种方法都详细地问清楚了。“说罢从口袋掏出了一张纸,上面详细地写下了种植方法和注意事项,把它递给了杜玉清。然后从站在门口的寿安手中接过一盆兰花来。采苓见那株兰花根粗而长,质地较坚硬粗糙,叶片中脉明显,叶子边缘是锯齿状,差点笑出声了。这株是建兰,是惠兰中的一种,说它名贵也不为过,但要与杜玉清屋里那株梅兰相比,显然就不算什么了。

    杜玉清又在杭州普照庵旁边买了一个小庄子,专门用来种花,还高价雇了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来种名贵的兰花,这盆梅兰就是刚送来的一盆。梅兰为春兰中的一种,因为它的花型呈现梅瓣状而得名,它虽然美丽奇特但非常娇贵很难栽种,因而显得特别珍贵,被称为春兰四大名种之。采苓听说一株梅兰在市面上就要以十两计,尤其以杜玉清房间里被师傅们精选送过来的这盆并蒂兰,甚至要以百两计。

    范斯远抱着花盆在房间里寻找合适的放置地方,还滔滔不绝说道:“这兰花要养在通风阴凉的环境中,要保持湿润,不能暴晒,不能过于干燥。咦?”他这才在琴桌前的高几上看见了已经摆了盆兰花,它并蒂地开着一串梅形水仙瓣兰花,颜色为罕见的绿色,花瓣紧圆,叶色浓绿,美丽异常。就是范斯远不懂花,也知道这盆兰花可比自己手里的兰花珍贵多了,他这是在班门弄斧嘞,一时有些尴尬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杜玉清赶紧上前把高几上那盆梅兰端下来,换上了范斯远手中的建兰。她说:“这盆梅花是父亲捎来给母亲欣赏的,我眼馋了借过来摆两天,刚还在愁待会这上面空出来的地方摆什么好,你这盆就及时送过来了,我们是心有灵犀啊。”

    范斯远的心里立刻贴慰了,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采苓接过小姐手中的梅兰,还接过小姐瞪眼一枚,不由地在心里撇了撇嘴,小姐书房里怎么会愁摆设?就是眼下她书桌案头那株不起眼的寒兰都比这建兰珍贵多了,别看它只是小小的一株,却枝叶碧绿清秀,姿态幽美雅致,是寒兰中的逸品。是这株粗壮的建兰不可比拟的。好吧,你们因为范公子都被小姐嫌弃了。采苓边抱着梅兰往夫人的房间走去,边在心里嘀咕着。

    其实她心里正为小姐感到高兴呢,原来他们几个人都看出范斯远对小姐的一往情深,唯有小姐自己却迟钝得一点儿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也不敢在小姐面前乱说。他们是看着小姐对范斯远从看不顺眼,到心里不在意,到牵挂惦记,到最后的钟意一路改变过来的。如今他们两人终于能修成正果了,他们怎么能不替他们感到高兴呢。

    采苓苦恼的是,如果小姐明年春天嫁到了范家去,她该何去何从?是跟着小姐去范家,还是嫁给夏锦?如果要嫁给夏锦她就不得不去杭州,夏锦现在替小姐监督着她在杭州的大部分生意,已经是小姐最信任的心腹。不可能到京城来,这就意味着她必须和小姐分开了,这让她有些舍不得,毕竟跟在小姐身边几年了,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充实而紧张的生活。因为小姐她心里觉得有了依靠,还能学习很多东西,可是她已经和小姐说她愿意嫁给夏锦,而且小姐还计划让她以后管着杭州的工坊来着,这又让她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

    这时候她倒羡慕采薇了,她好像总能得到上天的眷顾,好运连连。她性格直率憨厚却偏偏能拿住那个鬼头鬼脑的寿平。寿平因为头脑灵活,擅于观言察色,又巧舌如簧,对生意上手很快,不仅很是讨客人欢心,还让“衣锦坊”的掌柜也很满意,如今已经被破格提拔为“衣锦坊”的店面主管。寿平不论他原来是范斯远的小厮的身份,还是现在“衣锦坊”店面主管身份,采薇嫁给他都不用离开小姐太远。

    林莹玲独自坐在杜玉清隔壁的房间了,时不时听到杜玉清和范斯远模糊的说笑声,对他们之间高度的默契很是羡慕。一件平常的事情他们似乎都能找到许多的乐趣,彼此交流开心的不得了。她觉得爱情就应该这样日久而理解,日久而生情。像她原来对徐法尊所谓的一见钟情其实根本不是爱情,而是被徐法尊甜言蜜语诱骗的一场心理游戏,而她内心却因为长期缺乏关怀,饥渴关爱,没有任何的辨识度,结果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了。她落寞地想,一步错步步错,今后自己恐怕要孤独一辈子了。

    天才本站地址:。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