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船里睡着了 > 第31章 他们的好时节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31章 他们的好时节

    “哎,你们俩吃饭了没,来吃点吧。”院子里亮着光,坐了一桌的人,原来客栈里人那么多,白日里没见到的人现在都坐到了桌案上,大概有七八个人。

    “嗯,谢谢啊,我们吃过了。”段幼清和谢佳时对着眼前的人笑意盈盈。

    “行,明晚可别出去吃了,一定要尝尝老板做的饭,可好吃了。”一个高中生模样的扎着一个马尾的女孩说道。

    “又不是你做的,你怎么这么得意呢?”旁边一个貌似她妈妈的人看着这丫头说道。

    “是啊,不是我做的,可我吃过呀。那两个哥哥姐姐吃都没吃过。”那姑娘撅着嘴。

    “幼清,幼清,她……”谢佳时捂着肚子笑。

    “楚天大哥,是你做的吗?”段幼清问张楚天。

    张楚天笑了笑,“我可做不了,我爸昨日做了,今日热了热。今天去朋友家里了,明天你们俩可就有口福了。”

    “真的吗?谢谢啊。”谢佳时说道又回过头对段幼清说道,“哇,这么棒,我们明晚就别出去吃了吧。”

    段幼清低下头看看她,感觉她的睫毛忽闪忽闪,“好,你说好就好。”

    段幼清他总是笑着的。谢佳时眉开眼笑,嘻嘻。

    段幼清心中叹道,傻啊。

    “你们慢慢吃,我们先回屋去了。”段幼清冲张楚天说道。

    “去吧。一会儿出来吃点水果。”一个中年妇女说道,段幼清猜度应该是这里负责后勤部分的人。

    “好。谢谢啊。”

    两人绕过翠竹屏障,进了这个院子后的一个院子,绕着回旋的木梯,走上了二楼。藤蔓遇上木墙,绕到窗边,美得不像话。谢佳时推开房里的窗,月明星稀,几株藤蔓睡着了。她取下厚厚的围巾,换了衣服,去旁边房间伸手敲段幼清的房门。敲在木头上的声音要比寻常的门声音透一些、实一些。

    谢佳时敲了敲门后,自己推门进去。段幼清正坐在床上打游戏。行李箱敞开着躺在地上。

    “怎么在玩游戏,不是累了吗?”谢佳时蹲下身去,把行李箱里的衣物拿出来,一件山羊绒大衣、一件黑色始祖鸟棉服、一件深蓝色灯芯衬衫、一件白色衬衫、两条牛仔裤。谢佳时挨着挨着把这些衣物挂到衣柜里。

    她回头问道,“你怎么没多带双鞋子,万一一下雨,这鞋不就毁了吗?”

    “没事儿的。”段幼清抬眼看看她,“就这样穿吧,我忘了。”

    当她再回到行李箱前,看到他贴身的衣物时,脸一瞬间通红,犹豫了一下,谢佳时还是伸手将拿起,一下丢进衣柜抽屉里。脸上的温度异常地高,伫立在衣柜前。

    段幼清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手里,从床头一点一点挪到床尾,又从床尾轻轻着地挪到谢佳时身后。他把下巴靠在谢佳时身上,双手从身后搂住她的腰。

    谢佳时咯咯咯地笑。段幼清的下巴在她肩膀上拱了拱。

    “你在拱白菜呀?”谢佳时说着反手拍了拍他的脸。

    “你是说你是白菜吗?”段幼清问她,并没有松开腰间的手。

    “段幼清。”谢佳时嗔道,“谁给你的勇气呀?”

    “梁静茹。”段幼清回道。

    谢佳时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脸,段幼清一瞬间伸出手抓住了谢佳时的手。谢佳时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再动、不再说话。

    “好啦好啦,佳时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段幼清从前从没想过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现在说着说着,快成为了一种习惯,他每天都想要赞美谢佳时一万遍,看她一万遍。

    “那是。”谢佳时说道。

    “这么自信?”段幼清调侃道。

    “咦,幼清房钱是你付的,我还没给你。”

    “你别给我了。”段幼清走到小圆桌旁坐下。往常每吃一顿饭谢佳时都要和他算钱,除了礼物,谢佳时都会把钱算给他。那些通通都算了,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出门旅行,段幼清希望是自己来承担,他觉得他们的未来他理应承担。

    “不行。”谢佳时一口说道。

    “快点快点,你不应该很温柔地和我说好吗?”谢佳时又说道。

    段幼清无端多了一丝怒气,“我说真的,你别给我了。”

    “段幼清,你知道我不想欠你的,我希望我的爱情清清白白。”

    “佳时,你若这样说,我不开心了,不就不要你的钱吗?我们为什么凭什么就不是清清白白了。我除了牵过你的手,抱过你,我都没舍得碰你一下。”段幼清突然涨红了脸。

    “幼清,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希望我们在金钱上是清清白白的,因为我最喜欢的是你。”

    “佳时,何必计较这么多呢?和你用这样的方式去证明它的纯洁美好呢?”段幼清叹了口气。

    谢佳时也生着闷气。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不懂我,我怎么能怪你?”谢佳时转身出去。

    宁施正站在门外敲门。

    谢佳时的泪还在脸上。

    “宁施姐姐,你?”谢佳时惊讶地叫道。

    这是电影首映礼后她第一次见到宁施。

    “老板娘做了水果,听到你的名字,我就说自己来叫你们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没什么,不过出来几日想家了?”谢佳时绕过宁施,走下回廊。

    “你是段幼清?”宁施款款走入。

    “你是宁施,我见过你,徐汇的校园行我陪佳时去的。”段幼清并不好奇她如何认识自己,报以笑意。

    “嗯。当时太匆忙,也没听佳时说起,原来你也去了。”

    段幼清站起身来,“去了。”

    “那是,佳时走到哪儿,你就走到哪儿吗?”

    “我很愿意,宁施姐姐,我去看看谢佳时。”段幼清想要往外走。

    “你相信我,再等等。”宁施柔柔说道,段幼清住了脚。

    段幼清第二日去叫谢佳时起床,两人相视笑了笑。两人一起步行爬苍山,张楚天将他们引到了苍山脚下。两人在半路找了木棍,拿着木棍前行。爬到一千米的位置,谢佳时突然肠胃痉挛,疼到路也走不了。段幼清背着她往山脚下走去,谢佳时一开始不肯,后来乖乖巧巧地贴在他的背上,默默不语。段幼清心下着急,却又不敢走的太快。他背着她,一步一步走到山脚下那块碑处才看见了车。

    谢佳时在医院躺了一天,半夜知道段幼清过几月要去丹麦留学,突然无法抑制地哭泣。段幼清坐在椅子上伏在床边拍打着她的背,不说话。他爸爸妈妈的意思是他一定得出国,为了不被安排到和罗君若同在伦敦,他主动说到去丹麦。若要问谢佳时那一日为何要哭泣,谢佳时可能也说不明白为什么,总之就哭了,心中太多情绪突然撞在了一块儿。她愿意段幼清走的,她们的爱情不是要朝夕相对,即使不能朝朝暮暮也能互相思念,也能互相厮守,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在某个角落里有人爱着自己,这已经是让人幸福的很大的动力了。

    后来她病好,他们重新爬到了苍山,没有爬上顶,爬到了2600左右,爬到了可以看到群山,可以看到雪的地方。他们看到了头顶碧蓝如洗的蓝天。

    他们一起到了大理大学,那是大理的制高点,可以看到群山,可以看到月形的洱海环绕了整座城市,他们走过了苍山门,他们一起车骑出洱海门,一路像洱海骑过去。他们一起张开了双臂。他们一起听着湖水铺在岸边石头上的声音。谢佳时不能不想到几个月后的分别,在挪威,此刻日德兰半岛西部也该海风习习,景色迷人吧。

    她一直向前跑到离岸最近的地方,眺望遥远的山色,近处的湖水在身边荡漾,心变得辽阔起来。

    段幼清懒懒地看着他。他为她的每一张照片都很好看,之后谢佳时再也不愿意让别人替我拍照。

    这一趟旅程有些疲惫却格外痛快,身边的人是他们的好时节,这比以往一个人的旅行多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