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 > 第9章 ·推出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9章 ·推出

    “怎么回事?”卫安先看着眼前有些面熟的丫头,蹙了蹙眉,想起她好像是仙容县主身边的大丫头,叫云雀的,顿了顿才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县主怎么会来了这里?”

    仙容县主瞧上去很不好,衣衫不整的,头发和妆容都乱了,金钗也散落在地上,像是遭逢大难了一样。

    卫安心念急转间便意识到了仙容县主落难恐怕不仅仅是冲着仙容县主去的,还是冲着自己来的,便横眉冷目的加重语气又问了一遍:“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少有这副情绪外露的时候,这样一发怒,云雀竟有些不敢看她,迎着她的眼神垂下了头,瑟瑟发抖:“我们县主原本是在东临观内的,后来后来应了朋友的邀约,出来出来看柿子树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敲晕了”

    她支支吾吾的,语气断断续续,像是一口气提不上来:“等我们醒了,就已经发现在这座屋子里了!”

    屋子被从外头锁上,她们根本出不去,想尽了法子都无济于事,原本还以为要出事了,没想到卫安却出现了。

    云雀松了口气,拽紧了卫安的衣袖,生怕她不帮忙:“求求郡主帮帮忙,我们县主这副模样,不能被人瞧见”

    女儿家的名节何等紧要,要是被人看见了袁晟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到时候仙容县主的名节就毁了,可仙容县主日前才被赐婚给了临江王世子楚景行!

    要是真的出了些什么不堪入耳的流言,仙容县主怎么还能嫁的成?到时候就连她们这些底下伺候的,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卫安的衣摆被拽的紧紧的,她皱着眉头问了一声:“邀约?”

    想来也是,按照云雀的说法,仙容县主是跟着长安长公主来东临观给端王家应景的,既然都是天潢贵胄,东临观一定戒备森严,若不是仙容县主自己出来,谁能从里头把她掳走?

    可是能请动仙容县主的

    她顿了顿,皱眉问:“不会是,有人用临江王世子的名义,把你们诳出来的吧?”

    云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儿的给卫安磕头:“求郡主救命!求郡主救命!”

    怎么救?

    卫安冷笑了一声。

    这分明就是有人想要一箭双雕。

    一来让仙容县主名声尽毁,二来

    卫安出现的时机未免太凑巧了,到时候那个家里领着她过来的那个卫玠身边的长随,说不得就会站出来作证,说是她给仙容县主送了假的消息

    一举两得,一石二鸟,计策不可谓不毒。

    那么纹绣所说的来人

    她脑子里的念头闪的飞快,很快便听见外头有人呼喝了一声:“世子,里头有人!”

    世子?!

    云雀眼睛里重新闪现出欢喜和希冀的光来难不成竟真的是临江王世子传的信不成?!

    可是等到她听见外头的声音,便面色尸白的萎顿在地不是临江王世子楚景行,而是端王世子楚景综!

    楚景综!

    要是被他看见了仙容县主这副模样

    她六神无主,仙容县主却已经醒了,而且看她那清醒的模样,眼看着是听见了外头的声音,她又哭又笑的蹭过去:“县主,县主您醒了?!”

    仙容县主却不理她,看向卫安,嘴唇干燥得已经破了皮,木木的吐出一句:“你去应付。”

    她面色冷然,眼里爆出巨大的怨忿和警告:“不能叫他看见我。”

    如果让端王世子看见了她,她这一辈子就毁了她只是个表妹!

    云雀接到她的暗示,已经急忙站起来把卫安往外推,她推的又快又急,自己都险些摔倒,可是再也顾不上这些,连推带搡的把卫安推了出去,便一把拽上了门。

    卫安一个人被推在外头,要不是纹绣扶的快,险些就要栽个跟头。

    她扶着纹绣的手站定了,立即朝素萍下了吩咐:“你先走,去同王爷报信。”

    素萍很是不放心,表情犹疑。

    要不是以为卫玉珀跟彭凌薇出来了,怕她们两个出事,原本卫安根本不必亲自涉险的这一路上那个长随又防的死紧,身边显然还有其他暗哨,她们根本找不到机会去通风报信,也不会到现在这进退两难的地步。

    “姑娘”她咬了咬牙:“我带着您一起走!”

    端王世子的马眼看着已经就要到跟前,卫安坚定的摇了摇头:“走不了的,要是这么一走,事就更说不清楚了。”

    到时候端王世子肯定要说见过她,让她出来做个见证,问明白到底是谁害的仙容县主落到这间小屋里,而仙容县主

    要是知道自己为了保住自己先走了,到时候自然要死咬着她一起死。

    何况,为了省事,恐怕端王世子直接宰了她,也不是不可能。

    她皱了眉头:“快走!”

    素萍没了法子,知道卫安已经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一跺脚,飞快的绕过了小屋跑了。

    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端王也穿过了柿子林到了她们跟前,皱了皱眉看了她们一眼,一挥手里的马鞭,扬声问:“你们是谁,怎么在这里?”

    卫安出来之时被推了一把,头发已经有些微的散了,她不动声色的把碎发拂到耳后,镇定自若的笑了笑:“我是寿宁,见过世子哥哥。”

    端王世子长得一团肉,身下的马一动,他的肉便抖得厉害,让人简直要担心马儿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他摸着下巴似乎仔细的想了想,才想明白这个喊自己哥哥的人究竟是谁,哦了一声才道:“是你啊。”

    他说着往她身后看了看,皱眉问她:“你在这里做什么?”

    卫安面不改色心不跳,视线越过他去看他身后的柿子树:“陈夫人家中在普慈庵做祈福法会,我们是跟着祖母一道来上香的,因为山上无聊,祖母便让我们出来透透风。”

    楚景综挑了挑眉:“你一个人?”

    卫安面带微笑的看向他:“不知殿下以为有多少人?普慈庵已经封了山门,不怕有外人擅入,因此我并没有带下人在身。”) !!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