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冕为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尖锐矛盾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尖锐矛盾

    这听起来与止痛的药剂有些区别,但只要能够让赛琳娜暂时忘记疼痛就好,赛博坦哄着小女孩进入梦乡,然后起身带着拉姆进入了附近的荒野丛林中寻找药剂的媒介,现在按照书上的记载他只需要找到两样最平常的植物就行。

    炼金术没有老师的情况下进展会相当缓慢,不同于魔法师或者巫师的练习,炼金术如果一旦产生了问题,就会产生爆炸,威胁性命。所以这对赛博坦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而且植物有可能还会有毒性。

    在丛林中,赛博坦寻找着两种植物,很快他就收获了,找到了其中一样植物。“干得不错,拉姆,继续加油。”

    拉姆现在是他唯一能够互相鼓励的伙伴,这只狗在周围的丛林中开路,不久之后他听到了拉姆的叫声,赛博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走过去,看到拉姆在一撮植物面前摇动着尾巴,只是这种植物看起来跟剩余的另外一种植物有些不同。

    “拉姆,不是这个。”赛博坦想要离开,但拉姆不停的狂吠,似乎在提醒什么。

    “好吧,我试试看。”赛博坦采集了一撮这种植物,带着拉姆离开,另外一样植物很快找到,他带着两种植物回到了小屋内,将两种植物的汁液挤出来混合在一起,汁液的颜色有些奇怪。

    他自己尝试了一口,立刻感觉到大脑瞬间放空,整个人都感觉到快感,面前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巨大的教廷内一位慈祥的老人坐在宝座上,戴着王冠,握着权杖,这是……神……

    怎么会看到这些画面,赛博坦不明白,但这是他心目中的天堂,在天堂中应该是这样的,善良仁慈的神眼中充满了爱。

    过了一阵,这一切消失了,眼前立刻恢复了平静,刚才的那一会时间,他的确忘记了一切痛苦,看来这东西的确有用。

    赛博坦将汁液立刻给赛琳娜服下,赛琳娜终于停止了痛苦的呻吟,她想要坐起来,甚至想要行走,身上原本愈合的伤口开始崩裂,鲜血直流。

    “糟糕,这样会让赛琳娜陷入危险。”赛博坦不知道赛琳娜看到了什么,然后听到女孩口中叫道:“爸爸妈妈……”

    看来这种药剂能够致幻,让人看到想要看到的东西,虽然赛琳娜忘记了疼痛,但这样太危险了,他得让赛琳娜安静下来,将赛琳娜按在了床上,不至于伤口崩裂,但女孩因为行动受限开始哭嚎起来。

    “放松点,赛琳娜,你看的都是假象,那不是真的。”赛博坦劝慰女孩,但赛琳娜听不进去,依旧不住的挣扎。

    当药效过去的时候,赛琳娜再一次开始剧烈疼痛起来,因为伤口崩裂的关系,疼痛加剧了,赛博坦听着女孩的嚎哭,有些焦躁,愤怒的捶打着墙壁。“让好人受折磨,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信奉毫无作用。”

    他的信念产生了剧烈的动摇,现在他只想让赛琳娜舒服点,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都做不到,这时候他的裤腿受到了撕扯,赛博坦低头看了一眼,是拉姆,拉姆的口中咬着那一撮植物。

    赛博坦抚摸着拉姆的脑袋,疑惑问道:“你是说这种药草会有用么?”

    拉姆兴奋的跳跃,摇摆着尾巴,赛博坦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只能试一试,将拉姆口中的植物拿过来捣碎了,然后涂抹在了赛琳娜的身体上。

    赛琳娜的呼吸终于变的均匀起来,看起来这种药草真的飞铲管用,可以止痛,也不会对人的意识造成影响。

    “拉姆,真是个好帮手。”赛博坦完成了涂抹草药的工作,抚摸着拉姆的脑袋,望着门外。“赐予赛琳娜和红苔镇居民的一切我都会施加凶手的身上。”

    黑暗宫殿内的圆桌缺了两人,埃德加和桑托斯,他们彻底闹僵了,不过这对于剩余的神秘组织成员来说不是什么值得伤心的事情,反而觉得相当开心,有热闹可看了。

    科曼死了,达瑞斯的军方需要一个新头目,而且桑托斯必须报复,报复埃德加地下世界,直到埃德加亲自跪在自己的面前承认错误,央求自己停止行动为止,这一切在桑托斯看来都是埃德加自找的。

    什么人会是达瑞斯军方新首领的不二人选呢,当天从王国传出了消息,新首领已经走马上任,而走马上任的第一件事情是铲除当地的地下世界力量,任何派系都不例外,因为在桑托斯看来,现在所有的地下世界都跟埃德加有关系。

    这只是开胃菜,真正风暴还在酝酿,是否需要执行最终的计划,还需要看埃德加面对军方的责难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如果埃德加提前沟通道歉,风暴无需来临。

    达瑞斯的黑帮成为达瑞斯城中最为难熬的群体,就连唐宁自己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必须做出一点针对才行。

    不过现在更加确定了唐宁的想法,埃德加和桑托斯两人的确势如水火,原本只是针对地下世界的行动看起来能够一举两得,顺便连军方也重创。

    军方的行动这一次雷厉风行,因为有了安东努奇的先例,银行家已经无法成为黑帮头目的护身符,所有的银行家都需要证明自己与当地的黑帮没有任何关系,当然判定方是军方的人,所以根本谈不上公平,只要军方认为银行家跟黑帮有联系,就算你能够拿出最有力的证据也没有办法。

    “坎通纳,现在带着我们的人向其他城市分散,达瑞斯的地下世界现在已经被翻开,光芒下无处藏身。”唐宁向坎通纳提出了要求。

    坎通纳依旧是那个傀儡,他不想参与任何黑帮行动,只是点点头,一言不发。

    “坎通纳,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你过上平静的生活,但你现在至少得演得像点。”唐宁对于这名黑帮头目相当的不满意。

    跟随黑帮转移的还有两位女孩,她们也得被转移才行,留在达瑞斯只能惹麻烦。当然其他的计划依旧相当的顺利,有一位军方的大佬的家属被绑架。

    现在唐宁最为头疼的是安东努奇的那块徽章碎片,找了很多的办法都无法解决那种徽章碎片的反噬力量,所以最好必须也将尸体一并带上转移。

    转移的地方当然是被绑架家属的那位军方大佬所在的地方,因为接下来总得谈判一下赎金的事宜。

    埃德加有些头疼,既然达瑞斯城无法待下去,那就放弃达瑞斯城的地下世界,他想等到桑托斯这个疯子消了气一切就过去了,或者说必要的时候他会亲自找到桑托斯道歉,结束两人的冷战,必要的时候当然指的是桑托斯消气。

    马车在路上行驶,目标不能太过于大,所以黑帮成员们都被分开转移,现在只有两名女孩,还有唐宁,以及坎通纳,和车顶上的尸体。

    颠簸的路面让马车摇摆着,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两名女孩试图跟坎通纳交谈,但坎通纳依旧是沉默,偶尔是简单的点点头,这让枯燥的路途变的更加枯燥。

    “为什么我们要离开?”泰勒终于有些忍不住,朝着驾驶马车的唐宁发牢骚。

    “为了能够尽量保存力量,对付埃德加。”唐宁回答。

    “那我们不属于黑帮,可以留下来。”

    “军方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已经丧心病狂了。”

    两人的问答也相当的简短,毫无情趣可言,突然琳达叫了一声,泰勒好奇看着同伴。“发生了什么?”

    琳达指着坎通纳的脑袋,神色惊慌,泰勒也看见了,这位老人的脑门流血了。“坎通纳先生,你受伤了。”

    坎通纳也感觉到头顶似乎有些湿润,他伸手擦了一下,是鲜血。“是车顶的尸体,不是我的血。”

    车顶的尸体?两名女孩互相看了一眼,安东努奇的尸体被放在车顶上两名女孩并不知道,尸体用麻袋装着,因为颠簸的路面开始流血。

    “谁的尸体?”泰勒问。

    “安东努奇。”坎通纳挪了挪位置,让鲜血离自己远点,他伸手将正在舔舐地上鲜血的猫咪基拉抱到了自己怀中。

    安东努奇的尸体……泰勒和琳达眼神中透露着震惊,原来安东努奇的尸体被带回来了,她们还以为留在那下水道内,没有人管。

    她们的老朋友尸体被放在车顶上,泰勒有些不满,她从车厢钻了出去,爬到了车顶上,看着后方的麻袋。“你应该告诉我,安东努奇先生的尸体你带回来了。”

    尸体被两名女孩知道,他们一定会发表一些看法,所以唐宁隐瞒了,没想到暴露,回头看着有些愤怒的女孩。“回到车中坐下,对于他的尸体你没有处置权。”

    泰勒显然不会善罢甘休,她伸手揭开了尸体,尸体已经腐烂。“我们得埋了他,这样是对他不敬。”

    “抱歉,我没有义务尊敬他,对我来说只是一具尸体而已。”唐宁有点恼火。“按我说的做,回到车里,等到了新的地方,我会让他入土为安的。”

    “不,现在就得埋了他。”泰勒寸步不让。

    唐宁让马车停了下来,面色阴沉。“如果你喋喋不休的话,那么就请离开,回到布洛特城去,我没有义务保护你,你给我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泰勒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回头钻进了车里。“琳达,有些人不喜欢我们,真是令人失望,现在我们离开。”

    琳达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和泰勒下了车。“安东努奇是我们的朋友,你得将尸体交给我们。”

    “如果不呢?”唐宁拿到徽章碎片之前绝不会将尸体放弃。

    “那我们只好自己动手。”泰勒站在车旁,伸手将车顶上的麻袋拽了下去,麻袋落地地上惊起一阵尘土。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