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崩坏之旅 > 逼迫小比奈的额头上取下花朵,并把小比奈身上所有花朵取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逼迫小比奈的额头上取下花朵,并把小比奈身上所有花朵取下

    面具男看着迎面吹来的龙卷风,不急不忙的一张手:“斥力领域!”

    谭雅的龙卷风在这个面具男面前也是很诡异的停了下来,似乎被一层透明的薄膜挡住一般,旋风根本无法前进将这个诡异的面具男击飞。

    不过谭雅的视角里却发现,面具的眼睛处留下了红色的液体,也是冷笑一声,紧握着无鞘之刃蓄势待发。

    这个诡异的面具男则是仔细打量了谭雅一眼,随即背对着谭雅去扶起身后的萝莉,变魔术般从自己的礼服口袋里掏出绷带给受伤的萝莉包扎。

    “这是几个意思”这是谭雅内心的想法,可是,这个面具男也不懂谭雅在说些什么。

    战斗时把自己是背部对着敌人,这说明什么要么是力量碾压对手做出的轻蔑举动,要么是没有战斗的欲望。

    面具男回头做出个手势,虽然言语不通,可是谭雅瞬间明白了那个手势的意思:停战。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在缓缓愈合,谭雅内心也打着小九九。

    看来这个诡异的面具男就是这个萝莉比较亲密的人了……谭雅苦恼的挠挠头,语言不通真的是麻烦……在这两个人看不见的地方掏出了语言词典,谭雅随即用自己那个世界的语言问了一句:“你们是谁为什么攻击我”

    面具男僵了一下,这种语言……面具男随即反应了过来,这种语言很像是德语,难道是那边的人吗

    包扎完毕,看着略显疲惫的女儿,面具男也是转过身,摘下了自己的礼帽,用德语回了一句:“可以讲日语吗”

    “日语”谭雅似乎明白了什么,搞不好自己在日本哦,随即在语言词典里找到了“日语”这个选项,一点。

    伴随着脑袋的酸胀感,谭雅学会了日语这门语言,再次提问。

    “你们是谁为什么攻击我这里是哪”谭雅提出了自己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搞清楚现在自己在哪以及这到底是什么世界,谭雅真的是两眼一抹黑。

    “回答我!”谭雅发现面具男并没有什么反应,随即抽出了自己的无鞘之刃,刀尖直指面具男。

    “好吧好吧,你跟我来吧,先到个安全的地方。”面具男回应了谭雅说的话:“毕竟这个地方这么多原肠动物,这里怎么也不适合谈论事情吧。”

    原肠动物……谭雅从面具男嘴里听到了这个词,似乎想到了什么,自己思考起来。

    原肠动物……这个名词……谭雅脑海里一直在回忆,这个词怎么自己好像听过……

    “我才没这么傻呢,带我去东京。”谭雅也不多说话,根据自己仅存的记忆,似乎主场是东京来着……

    “这里是东京居住区巨石碑外的森林,离东京居住区不是很远。”面具男说道。

    “是吗”谭雅并不是很放心,自己毕竟人生地不熟的,随即戒备的走到了面具男的身边,在面具男的注视下,谭雅伸手拉起了被自己劈伤的萝莉,可是他们想不到,谭雅拉起了这个萝莉,在她身上贴了几朵玫瑰花……

    “希望你不要骗我,不然这个萝莉可是被炸的尸骨无存哦!”谭雅也是露出了微笑,随即向地上扔了一朵玫瑰花,一个响指。

    地上的玫瑰花缓慢的旋转拉扯,随后猛然炸开,面具男和萝莉是被吓到了,爆炸的威力足以让他们好受的了。

    看到自己女儿额头上的玫瑰花,面具男心里也是暗自叹了一口气,小比奈在自己心中实在是太重要了,自己的那个计划看来也实行不了了。

    “放心,我不会对你产生什么想法的,不过我把你带到东京后,请把这些东西从我女儿头上拿开好了。”面具男也是认真的说道,随即展开了自己的斥力领域向谭雅压去。

    谭雅感受到了淡淡的压力,但是这比不上黑姬那种绝望的压力,真的不算是什么。

    “那么,把我带到东京居住区吧,对了,绷带给我点。”谭雅也是毫不在乎的伸手想这个面具男要绷带。

    面具男额头也出现黑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女孩,真的很有意思……

    “自我介绍下吧,我叫蛭子影胤,被你打伤的女孩是我女儿,蛭子小比奈。”蛭子影胤也是指了指自己和女儿:“就这么称呼吧那么,你的名字是……”

    “别这么多话了,直接走吧,你直接叫我谭雅就行。”谭雅很是麻利的包扎好伤口:“走吧,还有,蛭子影胤太难念了,就叫你滑稽哥好了。”说着,谭雅整理好自己的着装:“走吧,带路吧。”

    “滑稽哥……滑稽哥是啥意思”滑稽这个词还没有形成定义,蛭子影胤没有对滑稽的认识。

    在谭雅的不善的目光和催促下,蛭子影胤也只好带路,一路上蛭子影胤,蛭子小比奈,谭雅三人斩杀了大量的原肠动物,蛭子父女也对谭雅的力量有了新的认识,在蛭子影胤心中,谭雅被打上了“有趣”、“不能惹”、“可以合作”、“神秘”等等标签。

    但是谭雅并不知谁这些事情,谭雅先在只想找一个舒适的地方好好休息。

    期间,小比奈也想把这玫瑰花弄下来,可是无论怎么样,玫瑰花就像长在她身上一样,根本弄不下来。

    “小比奈,别费劲了,这个东西弄不下来的。”谭雅好笑的回头看了一眼小比奈:“这个只有我可以拿下来的。”

    小比奈气鼓鼓的转过头,听着和自己一样的声音,气不打一出来。

    谭雅的声音和自己很相似,只不过谭雅的声音更加显得成熟,自己的爸爸也是半开玩笑的跟小比奈说:“要不是发色和来历,谭雅真的很像你的姐姐……”

    “姐姐……吗?”小比奈陷入了回忆,这个名词带给小比奈的,是无尽的痛苦,自己可是亲手……

    “走了走了!还有多远啊?都前进了整整一天了……”谭雅抱怨着,长时间的战斗让谭雅也是疲惫不已……

    “好了,谭雅,前面就是了。”看着面前巨大的三十二号巨石碑,蛭子影胤的眼里流露出异样的色彩。

    “现在可以把这朵致命的玫瑰摘下来了吧?我可不认为小比奈很高兴哦。”蛭子影胤说道。

    看着面前高挑的滑稽哥,谭雅冷哼一声:“自然,我说话算数。”随即从小比奈身上取下所有花朵,把所有的花瓣全部取下。

    “那我就送到这了。”滑稽哥也是扎下礼貌,行了个礼,随即和小比奈离开了谭雅,但是小比奈临走之前的眼神让谭雅很不舒服。

    无碍,谭雅耸耸肩,看着面前的巨石碑,巨石碑后面,便是人类的防线,这一幕,非常熟悉。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