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传 > 第四三回 大雪空山 割股疗亲行拙孝 沖霄健羽 碧崖舟涧拜真仙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三回 大雪空山 割股疗亲行拙孝 沖霄健羽 碧崖舟涧拜真仙

    这时已届天晚,洞外被雪光返照,洞内却已昏黑。英琼猛想起自己尚未吃饭,本自伤心,吞吃不下。又恐自己病倒,病人更是无人照料,祇得勉强喝了两口冷粥。又想到适才经验,将粥锅移靠在火盆旁边,再去煮上些开水同饭,灶中去添些柴火,使它火势不断,可以随用随有。收拾好后,自己和衣坐在石榻火盆旁边,泪汪汪望着床上的父亲,一会又去摸摸头上身上出汗不曾。

    到了半夜,忽然洞外狂风拔木,如同波涛怒吼,奔腾澎湃。英琼守着这一个衰病老父,格外闻声胆裂。他们住的这个石洞原分两层,外层俱用石块堆砌封锁,甚为坚固,仅出口处有一块大石可以启闭,用作出入门户;里层山洞,当时周淳在洞中时,便装好冬天用的风挡,用粗布同棉花製成,厚约三四寸,非常严密。不然在这风雪高山之上,如何受得?

    英琼衣不解带,一夜不曾閤眼。直到次日早起,李宁周身出了一身透汗,悠悠醒转。英琼忙问:“爹爹,病体可曾痊癒?”李宁道:“人已渐好,无用担忧。”英琼便把粥饭端上,李宁稍微用了一些。英琼不知道病人不能多吃,暗暗着急。

    这时李宁神志渐清,知道英琼一夜未睡,两眼红肿如桃,好生痛惜。便说这感冒不算大病,病人不宜多吃,况且出汗之后,人已渐好,催英琼吃罢饭后,补睡一觉。英琼还是将信将疑,祇顾支吾不去。后来李宁装作生气,连劝带哄,英琼也怕她父亲担心劳累,勉强从命,祇肯在李宁脚头睡下,以便照料。李宁见她一片孝心,祇得由她。英琼哪能睡得安稳,才一閤眼,便好似李宁在唤她。急忙纵起问时,却又不是。

    李宁见爱女这种孝心,暗自伤心,也巴不得自己早好。谁想到晚间又由寒热转成疟疾。是这样时好时愈,不消三五日,把英琼累得几乎病倒。几次要下山延医,一来李宁执意不许,二来无人照应。英琼进退为难,心如刀割。

    到第六天,天已放晴。英琼猛想起效法古人割股疗亲。趁李宁昏迷不醒之时,拿了李宁一把佩刀,走到洞外,先焚香跪叩,默祝一番。然后站起身来,忽听一声鵰鸣。抬头看时,祇见左面山崖上站着一个大半人高的大鵰,金眼红喙,两只钢爪,通体纯黑,更无一根杂毛,雄健非常。望着英琼,“呱呱”叫了两声,不住剔毛梳翎,顾盼生姿。

    若在往日,英琼早已将暗器放出,岂肯轻易饶牠。这时因为父亲垂危,无此闲心,祇看了那鵰一眼,仍照预定方针下手。先捲左手红袖,露出与雪争辉的皓腕。右手取下樱口中所咬的佩刀,正要朝左手臂上割去。忽觉耳旁风生,眼前黑影一晃,一个疏神,手中佩刀竟被那金眼鵰用爪抓了去。

    英琼骂道:“不知死的孽畜,竟敢到太岁头上动土!”骂完,跑回洞中取出几样暗器同一口长剑,欲待将鵰打死消气。

    那鵰起初将刀抓到爪中,祇一掷,便落往万丈深潭之下。仍飞向适才山崖角上,继续剔毛梳翎,好似并不把敌人放在心上。英琼唯恐那鵰飞逃,不好下手,轻轻追了过去。

    那鵰早已看见英琼持着兵刃暗暗追将过来,不但不逃,反睁着两只金光直射的眼,斜偏着头,望着英琼,大有藐视的神气。惹得英琼性起,一个箭步,纵到离鵰丈许远近,左手连珠弩,右手金镖,同时朝着那鵰身上发将出去。

    英琼这几样暗器,平日得心应手,练得百发百中,无论多灵巧的飞禽走兽,遇见她从无倖免。谁想那鵰见英琼暗器到来,并不飞腾,抬起左爪,祇一抓便将那只金镖抓在爪中;同时张开铁喙,朝着那三枝连珠弩,好似儿童玩的黄雀打弹一般,偏着头,微一飞腾,将英琼三枝弩箭横着咬在口中。又朝着英琼呱呱叫了两声,好似非常得意一般。

    那崖角离地面原不到丈许高下,平伸出在峭壁旁边。崖右便是万丈深潭,不可见底。英琼连日衣不解带,十分劳累伤心,神经受了刺激,心慌意乱。这崖角本是往日练习轻身所在,这时因为那鵰故意找她麻烦,惹得性起,志在取那鵰的性命,竟忘了崖旁深潭危险,也未计及利害。就势把昔日在乌鸦嘴偷学来的六合剑中穿云拿月的身法施展出来,一个箭步,连剑带人飞向崖角,一剑直向那鵰颈刺去。那鵰见英琼朝牠飞来,倏地两翼展开,朝上一起,英琼刺了一个空,身到崖角,还未站稳,被那鵰展开牠那车轮一般的双翼,飞向英琼头顶。

    英琼见那鵰来势太猛,知道不好,急忙端剑,正待朝那鵰刺去时,已来不及,被那鵰横起左翼,朝着英琼背上扫来,打个正着。虽然那鵰并未使多大劲,就牠两翼上扑起的风势,已足以将人扇起。英琼一个立足不稳,从崖角上坠落向万丈深潭,身子轻飘飘地往下直落,祇见白茫茫两旁山壁中积雪的影子,照得眼花撩乱。知道一下去,便是粉身碎骨,性命难保。想起石洞中生病的老父,心如刀割。正在伤心害怕,猛觉背上隐隐作痛,好似被什么东西抓住似的,速度减低,不似刚才投石奔流一般往下飞落。急忙回头一看,正是那只金眼鵰,不知在什么时候飞将下来,将自己束腰丝带抓住。

    因昔日李宁讲过,凡是大鸟擒生物,都是用爪抓住以后,飞向高空,再掷向山石之上,然后下来啄食,猜是那鵰不怀好意。一则自己宝剑业已刚才坠入深潭;二则半悬空中,使不得劲。又怕那鵰在空中用嘴来啄,祇得暂且听天由命,索性等牠将自己带出深潭,到了地面,再作计较。用手一摸身上,且喜适才还剩有两只金镖未曾失落,不由起了一线生机。便悄悄掏出,取在手中,準备一出深潭,便就近给那鵰一镖,以求侥倖脱险。谁想那鵰并不往上飞起,反一个劲直往下降,两翼兜风,平稳非凡,慢慢朝潭下落去。

    英琼不知道那鵰把她带往潭下则甚,好生着急。情知危险万状,事到其间,也就不作求生之想了。英琼胆量本大,既把生死置之度外,反藉此饱看这崖潭奇景。下降数十丈之后,雪迹已无,渐渐觉得身上温暖起来。祇见一团团、一片片的白云由脚下往头上飞去。有时穿入云阵之内,被那云气包围,什么也看不见。有时成团如絮的白云飞入襟袖,一会又复散去。再往底下看时,视线被白云遮断,简直看不见底。那云层穿过了一层又一层,忽然看见脚下面有一个从崖旁伸出来的大崖角,上面奇石如同刀剑森列,尖锐嶙峋。这一落下去,还不身如齑粉?

    英琼闭目心寒,刚要喊出“我命休矣”,那鵰忽然速度增高,一个转侧,收住双翼,从那峭崖旁边一个六七尺方圆的洞口钻了过去。英琼自以为必死无疑,但好久不见动静,身子仍被那鵰抓住往下落。不由再睁双目看时,祇见下面已离地祇有十余丈,隐隐闻得钟鱼之声。心想:“这万丈深潭之内,哪有修道人居此?”好生诧异。

    这时那鵰飞的速度越发降低。英琼留神往四外看时,祇见石壁上青青绿绿,红红紫紫,布满了奇花异卉,清香茂郁,直透鼻端。面积也逐渐宽广,简直是别有洞天,完全暮春景象,哪里是寒风凛冽的隆冬天气。不由高兴起来。身子才一转侧,猛想起自己尚在铁爪之下,吉凶未卜;即使能脱危险,这深潭离上面不知几千百丈,如何上去?况且老父尚在病中,无人侍奉,不知如何悬念自己。不禁悲从中来。

    那鵰飞得离地面越近,便看见下面山阿碧岑之旁,有一株高有数丈的古树,树身看去很粗,枝叶繁茂。那钟鱼之声忽然停住,一个小沙弥从那树中走将出来,高声唤道:“佛奴请得嘉客来了吗?”那鵰闻言,仍然抓住英琼,在离地三四丈的空中盘旋,不肯下去。

    英琼离地渐近,早掏出怀中金镖,準备相机行事。见那鵰不住在高空盘旋,这是自然迴翔,不比得适才是藉着牠两翼兜风的力,平平稳稳地往下降落。人到底是血肉之躯,任你英琼得天独厚,被那鵰抓住,几个转侧,早已闹得头昏眼花,天旋地转,那小沙弥在下面高声喊嚷,她也未曾听见。那鵰盘旋了一会,倏地一声长啸,收住双翼,弩箭脱弦般朝地面直泻下来。到离地三四尺左右,猛把铁爪一鬆,放下英琼,重又沖霄而起。

    这时英琼神志已昏,晕倒在地,祇觉心头怦怦跳动,浑身酸麻,动转不得。停了一会,听见耳旁有人说话的声音。睁开秀目看时,祇见眼前站定一个小沙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听他口中道:“佛奴无礼,檀樾受惊了。”英琼勉强支持,站起身来问道:“适才我在山顶上,被一大鵰将我抓到此间。这里是什么所在?我是如何脱险?小师父可知道?”

    那小沙弥合掌笑道:“女檀樾此来,乃是前因。不过佛奴莽撞,又恐女檀樾用暗器伤牠,累得女檀樾受此惊恐,少时自会责罚于牠。家师现在云巢相候,女檀樾随我进见,便知分晓。”

    这时英琼业已看清这个所在,端的是仙灵窟宅,洞天福地。祇见四面俱是灵秀峰峦,天半一道飞瀑,降下来汇成一道清溪。前面山阿碧岑之旁,有一棵大楠树,高祇数丈,树身却粗有一丈五六尺,横枝低极,绿荫如盖,遮蔽了三四亩方圆地面;树后山崖上面,藤萝披拂,许多不知名的奇花生长在上面。绿苔痕中,隐隐现出“凝碧”两个方丈大字。

    英琼虽然神思未定,已知道此间决少凶险,便随那小沙弥直往树前走来。见那树身业已中空,树顶当中结了一个茅棚。心想:“这人在这大树顶上住家,倒好耍子。”及至离那山崖越近,那“凝碧”两个摩崖大字越加看得清楚。忽然想起白眉毛和尚所留的纸条,不禁脱口问道:“此地莫非就是凝碧崖么?”

    那小沙弥笑答道:“此间正是凝碧崖。家师因恐令尊难以寻找,特遣佛奴接引,不想竟把女檀樾请来。请见了家师再谈吧。”

    英琼闻言,又悲又喜:喜的是上天不负苦心人,凝碧崖竟有了下落;悲的是老父染病在床,又不知自己去向,怕他担心加病。事到如今,也祇好去见了那和尚再作计较。一面想,一面正待往树心走进时,忽听一声佛号,听去非常耳熟。接着面前一晃,业已出现一人,定睛看时,正是峨嵋县城内所遇的那位白眉毛高僧。

    英琼福至心灵,急忙跪倒在地,眼含痛泪,口称:“难女英琼,父病垂危,现在远隔万丈深潭,无法上去侍奉老父。恳求禅师太发慈悲,施展佛法,同弟子一起上去,援救弟子父亲要紧。”说时,声泪俱下,十分哀痛。

    那高僧答道:“你父本佛门中人,与老僧有缘,想将他度入空门,才留下凝碧地址,特意看他信心坚定与否。后来见他果然一心皈依,真诚不二,今日才命佛奴前去接引。牠随我听经多年,业已深通灵性,见你因父病割股,孝行过人,特地将你佩刀抓去。你以为牠有心戏弄,便用暗器伤牠,牠野性未驯,想同你开开玩笑。牠两翼风力何止千斤,一个不小心,竟然将你打入深潭,牠才把你带到此地同老僧见面。牠适才向老僧报告,一切我已尽知。你父之病,原是感冒风寒,无关紧要。这里有丹药,你带些回去与汝父服用,便可痊癒。病癒之后,我仍派佛奴前去接引到此,归入正果便了。”

    英琼闻言,才知那鵰原是这位老禅师家养的。这样看来,老父之病定无妨碍。他既叫带药回去,必有上升之法。果然自己父亲之见不差,这位老禅师是仙佛一流。不禁勾起心思,叩头已毕,重又跪求道:“弟子与家父原是相依为命,家父承师祖援引,得归正果,实是万千之幸。祇是家父随师祖出家,抛下弟子一人,伶仃孤苦,年纪又轻,如何是了?还望师祖索性大发慈悲,使弟子也得以同归正果吧。”

    那高僧笑道:“你说的话谈何容易。佛门虽大,难度无缘之人;况且我这里从不收女弟子。你根行稟赋均厚,自有你的机缘。我所留偈语,日后均有应验。纠缠老僧,与你无益。快快起来,打点回去吧。”

    英琼见这位高僧严词拒绝,又惦记着洞中病父,不敢再求,祇得遵命起来。又问师祖名讳,白眉和尚答道:“老僧名叫白眉和尚。这凝碧崖乃是七十二洞天福地之一,四时常春,十分幽静,现为老僧静养之所。你这次回去,远隔万丈深潭,还得藉佛奴背你上去。牠随我多年,颇有道术,你休要害怕。”

    那旁小沙弥闻言,忽然嘬口一呼,其声清越,如同鸾凤之鸣一般。一会工夫,便见碧霄中隐隐现出一个黑点,渐渐现出全身,飞下地来,正是那只金眼鵰。口中咬着一只金镖、三枝弩箭,两只铁爪上抓了一把刀、一把剑,俱是英琼适才失去之物。那鵰放下兵刃暗器,便对英琼呱呱叫了两声。这时英琼细看那鵰站在地下,竟比自己还高,两目金光流转,周身起黑光,神骏非凡。见牠那般灵异,更自惊奇不止。

    那鵰走向白眉和尚面前,趴伏在地,将头点了几点。白眉和尚道:“你既知接这位孝女前来,如何叫她受许多惊恐?快好好送她回去,以赎前愆,以免你异日大劫临头,她袖手不管。”那鵰闻言,点了点头,便慢慢一步一步地走向英琼身旁蹲下。

    白眉和尚便从身旁取出三粒丹药,付与英琼。说道:“此丹乃我採此间灵草炼成,一粒治你父病,那两粒留在你的身旁,日后自有妙用,以奖你的纯孝。现在各派剑仙物色门人,你正是好材料,不久便有人来寻你。急速去吧。”

    英琼正要答言叩谢,一转眼间,白眉和尚已不知去向。祇得朝着茅棚跪叩了一阵。

    那小沙弥取过一根草索,繫在那鵰颈上。叫英琼把兵刃暗器带好,坐了上去。这番不比来时,一则知道神鵰与白眉和尚法力;二则父亲服药之后就要痊癒,还可归入正果。真是归心似箭,喜气洋洋,一丝一毫也不害怕。当下谢别小沙弥,坐上鵰背,一手执定草索,一手紧把着那鵰翅根,一任牠健翩沖霄,破空而起。眨眨眼工夫,下望凝碧崖,已是树小如芥,人小如蚁。

    那鵰忽然回头朝着英琼叫了两声,停止不进。英琼急忙抬头往上下左右看时,祇见头上一个伸出的山崖,将上行的路遮绝,祇左侧有一个数尺方圆的小洞。知道那鵰要从这洞穿过,先警告自己。忙将双手往前一扑,紧紧抱着那鵰两翼尽头处,再用双脚将鵰当胸夹紧。那鵰这才收拢双翼,头朝上,身朝下,从洞中穿了上去。适才下来时,是深不见底;如今上去,又是望不见天,白茫茫尽被云层遮满。那鵰好似轻车熟路一般,穿了一层云层,又是一层云层。到了危险地方,便回头朝着英琼叫两声,好让她早作防备。把一个英琼爱得如同性命一般,不住腾出手来去抚弄牠背上的铁羽钢翎。似这样在鵰背上飞了有好一会,渐渐觉得身上有了寒意,崖凹中也发现了积雪,知距离上面不远。果然一会工夫,飞上山崖,直到洞边降下。

    这时日已啣山,英琼心念老父,又不愿那鵰飞去。便向那鵰说道:“金眼师兄,你接引我去见师祖,使我父亲得救,真是感恩非浅!请你先不要走,随我去见我爹爹吧。”那鵰果然深通人意,由着英琼牵着颈上草索,随她到了李宁榻前。恰好李宁尚在发烧昏迷,并不知英琼出去半日,经此大险。

    当下英琼放下兵刃暗器,顾不得别的,泪汪汪先喊了两声爹爹,未见答应。急忙掌起灯火,去至灶前看时,业已火熄水凉,急忙生火将水弄热。又怕那鵰走去,一面烧火,一面求告。且喜那鵰进洞以后,英琼走到哪里,牠便跟到哪里,蹲了下来。

    这时英琼真是又喜又忧又伤心,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工夫,将水煮开,忙把稀饭热在火上。舀了一碗水,将李宁推了个半醒,将自眉和尚赠的灵丹与李宁灌了下去。一手抱着鵰的身子,目不转睛地望着榻上病父。不大工夫,便听李宁喊道:“英儿,可有什么东西拿来给我吃?我饿极了。”英琼知是灵丹妙用,心中大喜。三脚两步跑到灶前,将粥取来。那鵰也随她跳进跳出。

    李宁服药之后,刚刚清醒过来,觉得腹中饑饿,便叫英琼去取食物。猛见一个黑影晃动,定睛一看,灯光影里,祇见一个尖嘴金眼的怪物追随在女儿身后,一着急,出了一身冷汗。也忘了自己身在病中,一摸床头宝剑,祇剩剑匣。急忙持在手中,从床上一个箭步纵到英琼的身后,望着那怪物便打。祇听“叭哒”一声,原来用力太猛,那个怪物并未打着,倒把前面一个石椅劈为两半,剑匣也断成两截。

    那怪物跳了两跳,“呱呱”叫了两声,并不逃走。李宁心急非常,还待寻取兵刃时,英琼刚把粥取来,放在石桌之上,忽见李宁纵起,业己明白,顾不得解释,先将李宁两手抱住。急忙说道:“这是凝碧崖白眉师祖打发牠送女儿回来的神鵰,爹爹休要误会。病后体弱,先请上床吃粥,容女儿细说吧。”那李宁也看出那怪物是个金眼鵰,听了女儿之言,暗暗惊喜。顾不得上床吃粥,直催英琼快说。

    英琼便请李宁坐在榻前,仍是自己端着粥碗,服侍李宁食用,并细细将前事说了一遍。李宁一面吃,一面听,听得简直是悲从中来,喜出望外,伤心到了极处,也高兴到了极处。这一番话,真是消灾去病,把英琼準备的一锅粥,吃了个锅底朝天。

    李宁听完之后,也不还言,急忙跑向鵰的面前,屈身下拜道:“嘉客恩人到来,恕我眼瞎无知,还望师兄海涵,不要生气。”那鵰闻言,把头点了两点。李宁重又过来,抱着英琼哭道:“英儿,苦了你也!”

    英琼原怕那鵰生气,见李宁上前道歉,好生高兴。猛想起父病新癒,不能劳累,忙请李宁上床安息。李宁道:“我服用灵丹之后,便觉寒热尽退,心地清凉。你看我适才吃那许多东西,现在精神百倍,哪里还有病在身?”

    英琼闻言,忽然觉得自己腹中饑饿。况且嘉客到来,祇顾服侍病人,忘了招待客人。急忙跑进厨房,取出几件腊野味,用刀割成细块,请鵰食用。

    那鵰又朝着英琼叫了两声,好似表示感谢之意。英琼又与牠解下绳索,由牠自在吃用。自己重又胡乱煮了些饭,就着剩菜,挨坐在李宁身旁,眼看那鵰一面吃,自己一面讲。这石室之中,充满了天伦之乐,真个是苦尽甘来,把连日阴霾愁郁景象一扫而空。

    李宁见那鵰并不飞去,知道自己将要随牠去见白眉和尚,唯恐爱女心伤远离,不敢说将出来。心中不住盘算,实在进退两难,忍不住一声短叹。

    英琼何等聪明,早知父亲心思。忙问:“爹爹,你病才好,又想什么心事,这般短叹长吁则甚?”李宁祇说:“没有什么心事,英儿不要多疑。”英琼道:“爹爹还哄我呢。你见师祖座下神鵰前来接引,我父女就要远离了,爹爹捨不得女儿,又恐仙缘惜过,进退两难。是与不是?”李宁闻言,低头沉吟不语。

    英琼又道:“爹爹休要如此,祇管放心。适才凝碧崖前,女儿也曾跪求师祖一同超度。师祖说,女儿不是佛门中人,他又不收女弟子,不久便有仙缘来救女儿。日后爹爹虽在凝碧崖参修,有这位金眼师兄帮助,那万丈深潭也不难飞渡。女儿虽然年幼,恨不得立刻寻着一个剑仙的师父,练成一身惊人的本领,出入空濛,飞行绝迹。照师祖的偈语看来,也是先离后合。日后既有重逢之日,愁它何来?

    “实不瞒爹爹说,女儿先前也想不要离开爹爹才好。自从这次凝碧崖拜见师祖之后,又恨不能爹爹早日成道,女儿也早一点沾光。至于深山独居之苦,爹爹见了师祖之后,就说女儿年幼,求师祖命这位金眼师兄陪伴女儿,在洞中朝夕用功,等候仙缘到来。岂不免却后顾之忧,两全其美?”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