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传 > 第五二回 并驾神鵰 逐鹿惊邪火 饥餐朱果 斗剑遇同门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二回 并驾神鵰 逐鹿惊邪火 饥餐朱果 斗剑遇同门

    英琼同猩猩共患难多日,听了夫人之言,未免依依不捨,祇是初入师门,不知师父脾气,怎敢表示不愿。那猩猩早已通灵,一听夫人不叫牠与英琼同去,急忙跑过来,朝着妙一夫人跪下,不住地叩头落泪,嘴里头结结巴巴,半人言半兽语地央求。

    妙一夫人笑道:“想不到此畜竟如此多情向上。我并非不让英琼带去,皆因人兽不能同载。黑神鵰虽能载重,但是背上面积有限,牠身又高大。再者,牠虽然有些灵性,到底兽性还未除尽,万一飞在高空惊慌起来,英琼、芷仙俱要受牠连累。祇有白神鵰可以带牠飞去,但是白神鵰乃是白眉禅师座下灵禽,未得牠同意,我们怎好随便相烦呢?”说时,拿眼望着英琼,又看了那鵰一眼。

    英琼恍然大悟,原来妙一夫人不是不让猩猩同去。但是不明白夫人既示意自己去烦白鵰带猩猩回山,何以夫人自己不肯明说?因为出来日久,回山心切,也不及细想原因,便朝黑鵰佛奴说道:“这个猩猩乃是我在莽苍山收伏来的,随我这些日,共了许多患难,异日帮我照应门户,採摘花果,极为得用。意欲烦你转求送你来的那位穿白的同伴,带牠回转峨嵋,那就再好不过了。”话言未了,那白鵰一个腾达,扑向猩猩身上,舒开两只钢爪,就地将猩猩抓起,沖霄而去,吓得那猩猩连声怪叫。眨眨眼冲入云霄,往峨嵋方向而去。

    英琼见白鵰去得突兀,也自心惊,正要向黑鵰问猩猩的吉凶,妙一夫人道:“猩猩已被白鵰带往峨嵋,这番称了你的心愿了。我们众人眼前就要分手,此去数月后才得见面。你有神鵰、猩猩作伴,别的自可无忧。不过你从师才祇一日,要将功诀一齐传你,短时间内自是不能办到。你可随我到前面坡下,先将练剑的初步功夫口诀传你吧。”说罢,领了英琼,走到无人之处,将许多要诀一一指点。英琼天资颖异,自是牢记于心,一教便会。

    妙一夫人传完口诀,日光业已满山,便把洞中男女一齐唤出,按照路途方向,与朱梅分领一半,将各人送回家去。不提。

    英琼、芷仙依依不捨地拜送妙一夫人等走去之后,英琼笑对芷仙道:“姊姊休要害怕,请随妹子到峨嵋山去吧。”

    芷仙见英琼小小年纪,有如此惊人的本领,心中非常羡慕佩服。闻言便道:“妹子命薄,惨遇妖人,迷却本性,失节辱身,恨不早死。多蒙仙师垂怜援手,准许妹子到姊姊洞府中,随姊姊修行,真是恩施格外。自堕魔劫后,已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况有姊姊同乘,何惧之有?”

    英琼道:“如此甚好。恩师、师伯已经率众人走去,我们走吧。”一面说,一面将包裹取来,套在神鵰颈上,先扶芷仙坐了上去,叫她两手紧攀神鵰翅根,紧闭双目,不要害怕。自己随着也腾身而上,还怕芷仙坐不牢稳,一手紧抓神鵰贴身处铁翎,一手伸向芷仙胸前,将她拦腰抱住。才喊得一声“起”,那神鵰长鸣一声,健羽展处,已是离地二三十丈高下。

    英琼在鵰背上喊道:“金眼师兄,飞得低些,一来沿途可以看看风景,二来省得裘姊姊害怕。”那神鵰果然听话,不再高飞,就在离地二三十丈高下,朝前飞去。

    芷仙起先还觉得有一些头晕,后来觉得平稳非常,不禁偷偷低头往下观看。眼中一座座大小峰峦,在脚底下飞一般跑向身后,春山如秀,风景绝佳,不禁在鵰背上连喊“有趣。”英琼恐怕她得意忘形,失手跌了下去,刚要唤她留神,忽然那神鵰倏地加快速度,朝着下面一个山凹处飞将下去。忙从芷仙身旁朝下看时,原来山凹处有一只梅花鹿在那里吃草,被那神鵰一眼看见,想要顺手抓回去当午餐吃。说时迟,那时快,那只大鹿看见天上一只大鵰扑来,知是牠的剋星,正要纵逃,已是不及,被那鵰飞近身旁,两只钢爪将那鹿拦腰一抱,便将牠抱起。

    英琼、芷仙在鵰背上觉着微微一震动间,那鵰已擒鹿在爪,仍旧往上飞行。那鹿被鵰擒住,知道性命难保,便用头上大角回头朝神鵰颈间触来。那只梅花大鹿,角长有三四尺光景,差点没碰着芷仙的身体。惹得神鵰性起,两只钢爪用力一扣,一齐伸入鹿腹。那鹿护痛不过,“哟”地一声惨叫,竟然死去。吓得芷仙心头不住怦怦跳动。英琼正觉着有趣,忽听下面有人大叫道:“何方贱婢,竟敢纵使扁毛畜生伤及仙鹿?快快下来,还我鹿的命来!”

    英琼闻言大惊,忙朝下面看时,祇见山凹旁跑出一个非尼非道的女子,手中执着一柄宝剑。英琼吃了一回亏,昔日又听自己父亲讲过,异服奇装的僧尼道士最为难惹,况且又有芷仙同在鵰背上面,益发用不得武。便向那神鵰说道:“飞得好好的,偏偏你要抓什么鹿,今日闯了祸了,还不快跑!”

    那神鵰想是也知下面的人难惹,正加速度往前飞走。谁知下面那个女子见英琼并不答言,那鵰依旧朝前飞行,心中大怒,急忙念诵口诀,将手中执的那柄长剑朝空掷去,脱手便是一阵黑烟,夹杂着一溜火光,朝着神鵰身后飞来。

    神鵰闻得身后风声,略将身子迴旋,往后一看。想是知道那女子厉害,在空中稍微迟顿了一下,两爪鬆处,放下那只死鹿,拨转头,风驰电掣一般,直往前面逃走。那鵰飞得那般神速,又不似适才平平稳稳地朝前飞去,时而高举沖霄,时而弩箭脱弦一般往下泻落。慢说芷仙胆战心惊,就连英琼也觉得头晕眼花。两人都是迎着劈面的天风,连口都张不开。英琼深怕芷仙受不住这般剧烈震撼,遭受危险,急中生智,忙将头躲在芷仙身后,好容易迸出两句话道:“这般逃法,不大妥当,莫如降落下去,同来人拚个你死我活吧。”

    神鵰本通灵性,恰好这时正朝前面一个低坡飞去,听了英琼呼唤,顺势降落。这时已飞出十来里地,离那飞剑已经很远。等到神鵰落地,英琼扶着芷仙跳将下来,芷仙已是头昏脚软,支持不住,坐到地下。英琼正要举目往天空看时,忽听神鵰一声长鸣,倏地捨了英琼,往空便起。英琼连忙抬头看时,原来敌人飞剑已然赶到,被那神鵰迎个正着,朝那黑烟火光中飞去。

    英琼不知神鵰本领,深怕有了差池,忙喊:“金眼师兄,快快下来,待我同她对敌。”话言未了,神鵰已经冲入烟火之中,一个迴旋,已将敌人飞剑抓入爪中,飞下地来。

    英琼看见神鵰爪中抓着一把宝剑,烟火围绕,心中大喜。适才说话时节,已将身旁紫郢剑拔在手中,急忙迎上前去。那鵰还未落地,便将宝剑掷将下来。英琼见那剑有火围绕,不敢用手去接。又见那剑稍微往下一沉,离地还有丈许,好似空中有什么吸力,略一停顿,又要往空中飞起。英琼恐它逃走,更不怠慢,忙将手中剑纵身往上一撩,撩个正着,十余丈紫色寒光过去,“噹”地一声,将敌人那口飞剑削为两截,火灭烟消,坠落地下。

    英琼见神鵰如此灵异,越发珍爱,便上前去抚弄牠的翎毛,看看并无伤损,越加高兴。偏偏芷仙受了这一番大惊恐和剧烈震撼,竟是手脚疲软,无力再上鵰背飞行。虽然不敢请求英琼歇息一会再走,英琼已看出她那楚楚可怜的神气。又仗着自己有神鵰、宝剑,不禁心粗胆壮起来。便对芷仙说道:“此地离敌人巢穴不远,虽然是个险地,但是妹子有白眉师祖座下神鵰,同长眉真人的紫郢剑,料无妨碍。姊姊既然劳累,我们休息一会,吃点果子再走吧。”说罢,便将鵰颈上拴的包裹取下打开,取了两个朱果,递与芷仙。

    芷仙道:“此地既是险地,怎好为妹子一人暂时舒适,去惹凶险?这个朱果,恩师妙一夫人同那位姓朱的仙师曾说是稀世奇珍,百年难得一遇。妹子自受妖法所迷,浑身作痛,手脚疲软,昨日在洞中蒙姊姊赐了两个吃下,昨晚并不曾睡,今早反觉神清气爽,可知此果功用非常。妹子是个命苦福薄的人,怎敢过分消受仙果?妹子随便吃两个松子,这个仙果姊姊留为后用吧。”

    英琼笑道:“我得此果,已然好些天。这是鲜东西,虽说是仙果,恐怕也未必能够久藏。我祇要留几个,回转峨嵋与我余英男姊姊吃就行了,你就吃吧。”

    芷仙人极聪明,与英琼见面虽然才祇一日,谈话也才两三次,已知她有个小性儿。起初不吃,原是一番客气,及见英琼固劝,便也乐得受用。二人正吃朱果,那神鵰忽然叫唤两声,用嘴在包裹中咬了两个朱果,放在英琼身旁,睁着一双大金眼,大有垂涎之态。

    英琼笑道:“你也想吃仙果吗?我起初还以为你尽吃荤的哩。”说罢,便拿起一个朱果往空中扔去。神鵰将身微一扑腾,便纵上前去,咬在口中,吃下肚去。英琼觉着好玩,便取了六七个朱果,用家传连珠弹法,打向空中。那神鵰也甚狡猾,竟用了六七种不同身法,去接吃口中。招得英琼哈哈大笑。还待向包裹中去取朱果时,一看祇剩下九个了,才想起回山还要送人,便停止不打。

    那神鵰连吃了几个朱果,倏地又沖霄飞起。英琼以为敌人寻来,连忙纵身拔剑看时,天交正午,碧空无云,一些迹兆皆无。再看那鵰,已朝来路飞去,转瞬不见蹤影。英琼不知牠的用意,祇好等牠回来,再作计较。

    芷仙见那鵰如此灵异,便问英琼得鵰始末。英琼便将峨嵋山中父病割股,神鵰接引去见白眉和尚,父亲病好出家,蒙白眉和尚赠鵰为伴,种种从头说起。还未说到一半,神鵰已经飞回,爪中抓着一个鹿的天灵盖,两个鹿角还附在上面,没有丝毫损伤。那角红得像珊瑚一样,横枝九出,非常好看。

    英琼才明白那鵰百忙中擒取那鹿,原来为的是这一双鹿角,祇不知有何用处。还等与芷仙接着往下讲时,芷仙道:“妹于此刻头已不昏晕,此地风景虽好,金眼师兄又去将鹿角取回,难免不去惹动敌人追赶前来,我们骑上金眼师兄,回到姊姊洞府再说吧。”英琼也觉言之有理。那神鵰忽然走近前来,蹲在地下,也好似催促上路神气。

    英琼仍将包裹拴在鵰颈,正待扶着芷仙先上鵰背,忽然从身后树林子内走出一男三女。男的看去年纪和自己相彷彿,那三个女的,大的一个也不过二十以内,真是男的长得像金童,女的长得像玉女一般。才出林来,那年长的一个口中喊道:“两位姊姊暂留贵步,我等有话相烦。”

    英琼起初疑是敌人跟蹤寻来,连忙拔剑在手。及至定睛看来人,一个个俱是神采英朗,风度翩翩。自古惺惺惜惺惺,自然而然地起了一种好感。正要上前答言,忽然一阵狂风过处,飞砂走石,天昏地暗,耳旁又是鬼哭啾啾,竟和昨日追虎遇见妖人光景相像。不禁大吃一惊,知道中了妖人暗算。芷仙是个无能之人,英琼忙把她一把先抱在怀内,舞动紫郢剑护着身体。用目寻那妖人存身之所,好照上回一样,将紫郢剑飞出,取他性命。

    正在四处观望,耳旁又听数声娇叱道:“胆大妖孽!擅敢无礼。”话言未了,适才那四个青年男女站立的地方忽然发出数十丈长、亩许方圆的五色火光,把天地照得通明,光到处风息树静,雾散烟消,依旧是光明世界。接着便有三道红紫色、一道青色的光华和两道金光,同时飞将出去。

    英琼这时也辨不出谁是敌,谁是友,见那几道光华在自己头顶上飞来,慌忙将剑朝上一撩,手中紫郢剑竟自脱手飞来,与两道红紫色的剑光迎个正着,立刻在空中绞成一团,隐隐发出风雷之声。其余那三道光华飞到英琼头上,并不下落,反投向英琼身后而去。

    英琼正觉着有些诧异,忽听前面那个年长的女子说道:“我们俱是相助姊姊,为何自己人反争斗起来?还不将剑快快收去,省得二宝相争,必有一伤。”

    英琼闻言,还不明白。芷仙虽在惊惶中,因她无有临敌本领,祇有害怕心思,反较英琼清楚,早看出来人是一番好意。忙喊:“姊姊休要误会,来的几位姊姊是帮你的。”英琼刚辨出来人语意,耳旁又是一声女子的惨叫,顾不得收剑,忙回头看时,离自己身后十来丈远近,躺着适才在空中看见的那个非尼非道、披头散发、奇形怪状的女子。还有一个奇形怪状的男子,业已望空逃去。再看那鵰,业已望空中飞起,追赶那男的去了。从头上飞过去的那几道光华,正往回飞去。刚一回身,那年长的女子已走近身边,说道:“姊姊还不收回尊剑,等待何时?”

    英琼再看空中自己的紫郢剑和那两道红紫色的光华,如同蛟龙闹海一般,斗得正酣。便用妙一夫人所传收剑之法,将剑收了回来。然后上前与那四个青年男女相见。

    英琼还不曾开言,那年长的一个女子道:“这位姊姊,何处得遇家母妙一夫人?请道其详。”

    英琼闻言,忙问那四个青年男女姓名。才知这其中的三个人便是妙一夫人的子女、自己的师姊师兄齐灵云、金蝉和餐霞大师的弟子女神童朱文。那一个黑衣女郎,正是在峨嵋、武当、崑仑、五台、华山正邪各派之中,异军突起的女剑仙墨凤凰申若兰。她原是云南桂花山福仙潭红花姥姥生平唯一得意的弟子。

    红花姥姥自从得了一部道书后,悟彻天人,深参造化,算计自己不久坐化,祇等那破潭之人前来破去她潭中封锁,便好飞升。又因潭中黑暗,毒石、神鳄年深日久,越发厉害,恐怕来的那一双慧根男女不易对付,特地差申若兰赶到武当山,向半边老尼去借紫烟锄和于潜琉璃,好助来人破潭,以应昔日誓言。申若兰走后,红花姥姥又起了一卦,知道破潭的人已在路上,祇因内中一人负伤,不能御剑飞行,山川辽远,恐怕耽误了飞升日期,祇得亲自下山,暗中用“千里户庭、囊中缩影”之法,将灵云等三人暗中接引上山。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