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传 > 第一二六回 涉险贪功 寒蕚逢异叟 分光捉影 乙休激藏灵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二六回 涉险贪功 寒蕚逢异叟 分光捉影 乙休激藏灵

    原来朱文与寒蕚都是有些性傲,嫉恶如仇。寒蕚素常更加小性,这次随了紫玲投到峨嵋门下,见一干同门姊妹个个俱是仙风道骨,剑术高妙,同处在凝碧崖洞天福地,未尝不欢喜佩服,兴高采烈,以为从此可以参修正果。偏偏齐灵云奉了师父之命,暂时统领同门,镇守仙府,自知责任重大。起初人少,又加一干同门大半素有交谊,都是深受过师长戒律,奉命维谨,不用操心过虑,还好一些。及至从青螺归来,添了紫玲等人,虽然无歧视,因见寒蕚轻纵任性,表面上对众人不得不端起一点尊严,以防日后有人逾闲蕩检,违了教规。

    紫玲向道心诚,救母情殷,不但不以为苦,反越发加了几分敬佩。灵云见她如此,自然免不了有许多奖勉敬爱之言。

    寒蕚素常在紫玲谷放纵惯了的,见灵云待她姊妹显有歧异,自己又好几次恃强逞能,越众行事,结果却不甚佳,本已无趣。再加灵云对她虽没深说过什么,那种不怒而威的神气,也令她有些不快。及至在两仪微尘阵内失陷,被灵云救出时,紫玲又当众责难。灵云新得长眉真人七修剑,分给众同门保管,却没自己的份,益发认为没有面子,表面上说不出口,祇是心里怏怏失望。总想得一机会,立点功给大家看看。难得妖人侵犯仙府,正好建功出气。

    谁知灵云却坚持师命,略向妖人对敌,等灵符发动,便命谨守,好生不以为然。因和朱文素日投契,再四怂恿出战。朱文虽和寒蕚性情相投,对于灵云姊弟,既有救命之恩,又有师长之命,却与别的同门一样敬爱服从。因为好事贪功,再听寒蕚说应敌之法,觉得有胜无败,不禁跃跃欲试,便随了寒蕚去向灵云请战。

    灵云本想不准,因连日觉出寒蕚神情有些阳奉阴违,不愿意当众扫她的面子;又料知二人并无灾厄,祇得答应,将九天元阳尺交与二人防身,冲破金霞光围出战。

    二人冲出妖阵,便照预定方略,收尺诱敌。不料敌人势盛,尤其阴素棠的飞剑厉害。因为玉桿真人金沈子神气鬼头鬼脑,语言无状,早已恼在心里:一面由寒蕚用天狐宝相夫人的旁门真传己寅九沖小乘多宝法术炼成的一条锦带飞上前去,暂将阴素棠剑光敌住;同时朱文便取出九天元阳尺準备退却,寒蕚就势取出几根白眉针首先朝金沈子七窍打去。

    那金沈子见阴素棠剑光厉害,正想生擒敌人,心存邪念之际,忽见眼前似有几丝光华一闪,便知道不妙,忙想避开,已是不及。祇觉两眼一阵奇痛,心中一团迷糊,往下一落,正落在金霞之上,被捲了去。

    话说寒蕚那条锦带,原是旁门一种速成法宝,不论何物,祇须经过九个己寅日便可炼成。看去虽数十百丈五色光华,却没多大作用。不过这种旁门小乘法术,也经过一些时日祭炼,虽然遇上正经法宝飞剑不堪一击,却足能阻挡片刻工夫。行法的人见势不敌,豁出牺牲数日苦功炼成的法宝被别人损坏,便可此时乘隙遁走,再妙不过。这原是宝相夫人传授二女遇见强敌脱身之法。

    紫玲姊妹到了峨嵋,朱文等人因她姊妹擅长旁门法术,比若兰所学还多,平时常请她姊妹施展出来,以开眼界。紫玲遇事谦退,总是强而后可。寒蕚原喜卖弄,在无事时,用小乘法炼了几件宝物,準备几时大家比剑,使出来博取一笑。出战之时,偶然想起,便带在身旁,果然用上。及至用白眉针伤了金沈子,二次又用针去伤施、李二淫女时,被阴素棠识破,知道来人所用宝物是极厉害的白眉针。施、李二人危机一发,想起施龙姑母亲金针圣母的交谊,不好意思袖手,连忙身剑合一,运用玄功,飞上前去救护她们。

    寒蕚见小乘法宝已被敌人破去,阴素棠剑光厉害,白眉针竟被阻住,知道再不见机,不能讨好,乐得佔了便宜卖乖。本还想多说几句大话开心,正遇见史南溪见警追来,妖阵发动,更不迟延,与朱文会在一起,各驾剑光,仍在九天元阳尺的金花紫气拥护之下,冲破下面光层,飞回洞去。

    灵云、紫玲等人见寒蕚、朱文已去多时,正在悬念,忽见二人面带喜容飞回,问起出阵得胜情形,也甚心喜,便讚了寒蕚几句。寒蕚自是高兴,哪把妖人放在心上。灵云、紫玲都主张得意不可再往,寒蕚、朱文哪里肯听,当时并未争论什么。

    这头一日,众妖人因连遭失利,都在气愤头上。史南溪更是气得暴跳如雷,尽量发挥妖阵威力,虽然有金光彩霞罩护洞顶,那烈火风雷之声竟是山摇地动,十分清晰。众人不敢怠慢,除若兰、文琪要在太元洞左近埋伏外,余人全都齐集后洞,準备万一。

    寒蕚、朱文几番要想乘隙出战,都被灵云阻住。朱文还没什么,寒蕚好生不满,背着灵云单人试了试,没有九天元阳尺,用尽平生本领,竟沖不到上面去,这才作罢。

    第二日起,没出什么事变。第五日以后,护洞金霞却越来越觉减少。敌人方面,自然也是每日三次烈火风雷,攻打越急,渐渐可以从金霞光影中,透视出上面妖人动作。休说寒蕚、朱文等人,连灵云明知九天元阳尺可以应付,也有些着慌起来。寒蕚更坚持说灵符光霞锐减,纵不轻敌出战,也须趁金光没有消灭以前,就便分身上去,探一个虚实动静,省得光霞被妖法炼散。九天元阳尺祇可作专门防敌之用,无法分身。

    灵云也觉言之有理,仍由朱文拿着九天元阳尺,陪了寒蕚同去。寒蕚、朱文满以为这次仍和上次一般,好歹也杀死两个妖人回来。高高兴兴地走出洞外,将九天元阳尺一展,九朵金花和一团紫气护着二人,冲破光霞,飞身直上。

    这时正值敌人风雷攻打过去,上面尽是烈火毒烟,虽然金花紫气到处,十丈以内烟消火灭,可是十丈以外,祇看出一片赤红,看不出妖人所在。来时灵云原再三嘱咐,九天元阳尺固是妙用无穷,妖阵也极为厉害,颇有变化,务须和上次一样,不可深入,等冲出妖阵,敌人追来,再行迎敌。如见妖阵往前移动,不论胜负,急速飞回,以免迷了门户,纵有至宝护身,难免被困。偏偏二人轻敌贪功心胜,一见敌阵无人,以为妖人没有防到自己隔了数日,又复出战,必定还在阵的深处。仗着九天元阳尺护身,算计好了退路方向,逕往妖阵中央飞去。

    前去没有多远,猛觉天旋地转,烈火风雷同时发动,四围现出六七个妖僧妖道,分持着妖旛妖旗,一展动便是震天价一个大霹雳,夹着亩许大小一片红火,劈面打来。且喜九天元阳尺真个神妙,敌人烈火风雷越大,金花紫气也越来越盛,休说近身,一到十丈以内,便即消灭。一任四围红焰熊熊,烈火飞扬,罡飘怒号,声势骇人,丝毫没有效用。二人才略微放心,便想仍用前法诱敌出阵交手。谁知无论走向何处,烈火风雷都是跟着轰打。

    寒蕚还梦想立功,几次将白眉针放将出去,总见敌人身旁一道黑烟,一闪便没蹤影。留神一看,原来是一个奇胖无比的老头儿,周身黑烟围绕,手里拿着一个似鎚非鎚的东西,飞行迅速,疾若电闪。每逢寒蕚放针出去,他便赶到敌人头里,用那鎚一晃,将针收去。寒蕚一见大惊,不敢再施故技,这才知道敌人有了準备,无法取胜。暗道今日晦气,互打一声暗号,打算往原路飞回。

    不料史南溪自从那日失利,一面用妖法加紧严密布置,準备诱敌人阵,再行下手,事前隐身阵内,并不出战。同时这两日内,又到了几个极厉害的帮手,有两个便是史南溪派神行头陀法胜往南海伏牛岛珊瑚窝去约来的南海双童甄艮、甄兑。还有一个,便是破寒蕚白眉针的陷空老祖大徒弟灵威叟。

    甄艮、甄兑原是南海散仙,素常并不为恶。因前些年烈火祖师和史南溪往南海驼龙礁採药相遇,正值甄艮、甄兑在诛那里一条害人的千年鲨鲸,虽然有法术制住,兀自弄牠不死。史南溪趁鲨鲸吐出元珠,与甄氏兄弟相抗之际,从旁捡便宜,用飞剑从鱼口飞入,将鲨鲸穿胸刺死。因这一点香火因缘,就此结交。以后每一见面,必谈起峨嵋门下如何恃强欺凌异派。

    甄氏弟兄隐居南海多年,不曾出山,各派情形不甚了了。激于情感,听了心中不服,当时未免夸口说:“史道友异日如有相需之处,必定前往相助一臂。”当时祇顾高兴一说,后来又遇同道中人一谈,才知从小就以仙体仙根成道,僻隐海隅,见闻大少。那峨嵋派竟是光明正直,能人众多。倒是烈火祖师和史南溪辈,素常无恶不作。便对史南溪等冷淡了起来。

    及至这次法胜奉命相请,约攻峨嵋,甄氏弟兄本不愿去,一则不便食了前言,二则久闻峨嵋威名,想到中上来见识。弟兄二人一商量,去便是去,祇是相机行事,仗着裂石穿云之能,略践前言即归,拿定主意,不伤峨嵋一人。这才同了法胜前往。眼看快离姑婆岭不远,不料遇见一个驼背异人,将甄氏弟兄同法胜困住,冷嘲热讽,耍笑了一个极情尽致。

    甄艮头次出门,还未上阵,便栽觔斗,原想知难而退。甄兑却主张好歹践了前言再说,真个能力不济,索性再投名师,学习道法,去报驼子之仇。反正一样扫兴,总算对史南溪践了前言,哪怕下回不管。法胜又从旁苦求,三人依然上路。到了姑婆岭,见洞门紧闭,又由法胜领往峨嵋。

    史南溪说了此来目的,甄氏弟兄一听,凝碧崖有成形肉芝,不禁心中一动。又值史南溪要命法胜前去偷盗,得便暗伤敌人。甄氏弟兄便自告奋勇,愿意一同前去。甄氏弟兄同法胜在路上吃亏,以及盗芝之事,暂且留为后叙。

    且说那灵威叟不约而至,事出有因。当初长臂神魔郑元规在陷空老祖门下犯了戒条,灵威叟因郑元规既有同门之谊,又有一次在无心中救过他的爱子灵奇,才再三替他求情送信,免去许多责罚。谁知郑元规狼子野心,逃走时节,趁陷空老祖正在炼法,不能分身追他,便盗去许多灵丹法宝,还投身到五毒天王列霸多门下,无恶不作。害得灵威叟受了许多苦楚,未免灰心,不想再和他相见。

    偏偏事有凑巧。那灵奇原是灵威叟未成道时,和一个贵家之女通姦所生的私生子,落地便被灵威叟盗走,寄养别处。那女子不久死去,灵威叟也被陷空老祖收为弟子。想起前情,几次求陷空老祖准灵奇上山,陷空老祖却执意不允。灵威叟无法,舐犊情殷,祇得求了一些灵药给灵奇服用,自己也时常下山去传授他的道法。

    灵奇天资颇好,本领也甚了得,祇是少年心性,虽不仗着本领採花为恶,却无端在衡山闲游,遇见金姥姥罗紫烟的门人崔绮,一见锺情,便去勾搭。崔绮翻脸,两下动起手来。彼时崔绮入门不久,看看可以取胜,又遇崔绮的同门何玫和追云叟的大弟子岳雯,在远处闲眺看见,相次赶来。三打一,对吴、崔二女还可应付,那岳雯却是异常了得。正在危急,幸遇郑元规路过,救了性命。因那里距追云叟、金姥姥的洞府最近,灵奇业已带伤,并未恋战,即行退去。

    但灵奇却是一往情癡,爱定了崔绮,三番五次前往衡山窥伺,很少遇上;遇上时候,总有能人在侧,不敢与上次一般涉险。灵威叟得知此事,知道金姥姥不大好惹,祇得将灵奇逼往缙云峰喝石崖仙源洞去,用法术将洞封锁,命灵奇在洞中养心学道。第二年便值郑元规犯戒,灵威叟被处罚面壁三年。及至期满出山,前去看望,灵奇再三苦求解禁,决不出外生事。灵威叟先还不信,及见灵奇三年静修,果然悔过样子,才略放心。

    解禁后,灵奇也几年未往衡山去。不料事有凑巧,日前又在仙霞岭附近遇见崔、吴二女。灵奇与崔绮原有前因,不禁又勾起旧情,不知怎的,竟会怎么也丢不下。暗中跟随二女在山中採药,走了好几天。末后一个按捺不住,趁崔绮和何玫分手时,竟现身出来,跪在地下,直说自己也是修道之上,自知情孽,并无邪念,祇求结为一个忘形之交;否则就请崔绮下手,用飞剑将他杀死。

    崔绮方在沉吟惊异,恰好何玫路遇半边老尼门下缥缈儿石明珠、女崑仑石玉珠,一同飞身回来。何玫刚说此人便是以前在衡山调戏崔绮、被同党救走的妖人,石氏姊妹全吃过异派的亏,嫉恶如仇,不问青红皂白,飞剑便杀。灵奇祇得起身抵挡,因在洞中潜修数年,又得乃父尽心传授,本领大进。石氏姊妹不比岳雯,虽然一人敌四,还是可以支持。

    崔绮因石氏姊妹动手,不好意思旁观。何玫也因金姥姥说过灵奇来历,知他并不似异派中的淫孽,也没有伤他之心。反是石玉珠见难取胜,将师父新传的五丁斧暗中放将出去。五色华光一闪,还算灵奇逃避得快,斩断了一只左腕。

    石氏姊妹正要下毒手,多亏崔、吴二女拦住说:“师父说此人尚无大恶,由他改过自新去吧。”灵奇才从死里逃生,见四女已走,拿着半截断腕回洞痛哭。正在自怨自艾,不好和父亲去说,恰值灵威叟便中路过,下来看望,一见爱子受伤,又不肯明说实话,又恨又心痛。好容易向师父求了万年续断和灵玉膏,将他手腕接上。无奈事隔数日,精血亏耗太过,不能复原。再向师父去求灵丹时,陷空老祖却说,因他多事,被郑元规盗走了一葫芦灵丹,药草虽已採齐,还得数年苦功去炼。自己不久也有灾劫,所剩不多,要留着自己备用,不肯赐与。

    灵威叟无法,猛想起郑元规盗走师父灵丹不少,这几年虽不来往,自己于他有救命之恩,何不去向他讨要?及至到了崆峒山一问,说郑元规已被史南溪约往峨嵋。又赶到峨嵋后山飞雷崖上空,才得相见。

    郑元规反怪他近年来不该和他冷淡,事急相求,须助他破了凝碧崖再说。又说:“灵奇定是为峨嵋门下所伤,不然,他素来不喜生事,与人无仇无怨,除了峨嵋门下,一见异派不问青红皂白,恃强动手,还有何人?”

    灵威叟万没想到他儿子还是遇见了崔绮,一见伤处,早疑心是峨嵋、崑仑两派中人用的法宝,闻言动心,起了怒意。灵威叟为了顾全爱子,几方面一凑合,便答应下来。今日对敌,见来人用的是玄天至宝,甚为惊奇。后来又见放出白眉针,知道厉害,便用北海鲸涎炼成的鲸涎鎚,将针收去。

    朱文、寒蕚见势不佳,欲往回路遁走。不想史南溪在二女进阵时节,已暗用妖法移形换岳,改了方向。二女飞行了一会,才觉得不是头路。寒蕚一着急,便对朱文道:“师姊,我们已迷失方向,休要四面乱闯。不管他青红皂白,凭着天尺威力,往前加紧直行,总有出阵之时。好歹出阵,看明白了再说。”说罢,二人一齐运用玄功,照直疾飞。

    那妖阵原是随时移动,二人先前一面退走,一面还想相机处治一两个敌人,所以不觉。一经决定逃遁,毕竟九天元阳尺神妙无穷,不但所到之处火散烟消,众妖人连用许多妖术法宝也都不能近身,竟被二人冲出阵去,用目一看,已离前洞不远。知道难从后洞回去,又虑敌人知道前洞地点。正在且飞且想,众妖人也在后面加紧追赶之际,忽然正对面飞来一道奇异光华和一道红线,那光华竟拦在二人前面,将金花紫气阻住。红线却往二人身后飞去,猛听一声大喊道:“史师叔请速回去,这两个贱婢自有青海教祖来收拾!”

    一干妖人,倒有好几个认得来人是毒龙尊者的门人俞德。一听藏灵子竟来相助,不由喜出望外。知道藏灵子脾气古怪,招呼一声,一齐退去。

    寒蕚、朱文见金花紫气被来人光华阻住,心刚一惊,不知怎地神志一晕,朱文手中的元阳尺平空脱手飞去。同时那道光华便飞将上来,先将朱文、寒蕚围住,现出一个容貌清奇、身材瘦小、穿着一件宽衣博袖道袍的矮道士,指着二女喝道:“那两个女子,谁是天狐遗孽?快通上名来送死,免得旁人无辜受害。”

    言还未了,俞德业已阻住史南溪等人,单同了灵威叟飞身过来。一见二女已被藏灵子困住,心中大喜。闻言正要答话,忽见一片红霞,疾如电掣,自天直下,眨眼飞进藏灵子光圈之内。接着便听到洪钟般一声大喝道:“好一个倚强凌弱的矮鬼!在称一派宗主,食言背信,怕硬欺软,替你害羞。”

    俞德定睛往光圈中一看,红霞影里,一个身材高大、白足布鞋、容貌奇伟的驼背道人,伸出一双其白如玉的纤长大手,也不用什么法宝,竟将那光圈分开。近手处,光华平空缩小,被驼子一手抓住一头,一任那光华变幻腾挪,似龙蛇般乱窜,却不能挣脱开去。

    驼子骂了藏灵子几句,便对寒蕚道:“你二人还不快走!由我与矮鬼算帐。”

    朱文、寒蕚失了九天元阳尺,已是吓得魂飞天外;又被来人用剑光困住,知道不妙。正当危机一发,刚将剑光放出,準备死命相拚之际,忽见一片红霞中飞来了救星,一照面便将敌人剑光破去,虽不认得那驼子是谁,準知是一位道行高深的老前辈,决非外人。方在惊喜,一闻此言,朱文首先躬身答道:“弟子一根九天元阳尺被妖人收去,还望仙长作主取回。”

    驼子笑道:“都有我哩。你二人都不是矮鬼对手,那尺我自会代你二人取回。急速闪过一旁,免我碍手,”

    朱文、寒蕚不敢违拗,适才一与敌人剑光接触已知厉害,既有前辈能人在场,不犯再拚,便驾遁光,从驼子时下穿将出去。

    驼子放过二女,将手一放,那光华便复了原状。同时那瘦矮道士也飞身过来,收了剑光,正要另使法宝取胜,那驼子已指着喝道:“矮鬼且慢动手,听我一言。”

    矮道士也真听话,便即停了施为,指着驼子骂道:“你这万年不死的驼鬼!我自报杀徒之仇,干你甚事,强来出头?别人怕你,须知我不怕你。如说不出理来,叫你知我厉害。”

    驼子闻言,一些也不着急,咧着一张阔口笑道:“藏矮子!不是我揭你短处,前月在九龙峰顶上相遇,我同你说的什么?敌我相遇,胜者为强。害你孽徒身死,乃是他自己的同恶伙伴。你却怕仇人妖法厉害,不敢招惹,当时答应了我,还是不敢前去寻他。三仙道友与你素无仇怨,他们因事不能分身,被一干妖孽将洞府困住,你却来此趁火打劫,欺凌道行浅薄的后辈,枉自负为一派宗主,岂不令各派道友齿冷?还敢在我面前逞能,真是寡廉鲜耻!”

    那矮道士闻言大怒道:“驼鬼休再信口雌黄!前日听你之言,便要去寻绿袍老妖算帐。分别时,你用话激我,说到了时日才能前去。我因为时日尚早,闲游访友,行至此问,又遇俞德,苦苦哀求,要我放他孽师。我见他为师之命,不惜再三冒死跟蹤,準备带他回去。忽见前面有两个女子,拿着九天元阳尺飞行逃遁。他认出有一个是天狐之女,顺便之事,岂有不办之理?我还不肯乱杀无辜,正待问明仇人,将她擒回青海报仇,你便出来多事,谁在倚强凌弱和趁火打劫?”

    驼子答道:“你还要强词夺理。我辈行事须要光明磊落,不当效那世俗下流,见财起意。就算你不是趁火打劫,乘人于危,秦女是你仇人,那餐霞道友的女弟子朱文,和你又有什么杀徒之恨?却倚仗一些障眼的法儿,将她九天元阳尺抢去?你如以一派宗主自命,还是我那几句老话:天狐二女不过微末道行,岂是你的敌手?你如将绿袍老妖诛却,再来擒她回山处治,祇要你不怕开罪峨嵋,自问道力胜过三仙二老,谁能说你做得不对?如今放着首恶元兇不敢招惹,却来轻举妄动,说你不是成心欺软怕硬,避重就轻,遮羞盖丑,谁人肯信?

    “再说天狐二女如今已投入了峨嵋门下,你和峨嵋诸道友也有一些香火之情。他们的弟子行为狠辣,在仇敌相遇之时,不肯手下留情,以致伤了你孽徒性命,你心怀不忿,也应自己上门和诸道友评理。哪怕你自己理亏,不肯服输,兴起兵戎,胜了显你道力本领,超轶群伦,不在你一派宗主。就是败了,也可长点阅历见识,重去投师炼法,再来报仇,毕竟来去光明。如今别人家长不在家,你却抽空偷偷摸摸来欺负人家小孩子,胜之不武,不胜更加可笑。

    “自古迄今,无论正邪各教各派中的首脑人物,有哪一个似你这般没脸?依我之劝,天狐二女逃走不了。不如急速回山,到了时日,自去寻绿袍老妖算完了帐。祇要你能亲手将元恶诛却,优胜劣败,各凭道力本领,我驼子决不管你们两家的闲帐。”

    一言甫毕,祇气得那矮道士戟指怒骂道:“驼子,你少肆狂言。今日我如不依你,定说我以大压小。我定将绿袍老妖诛却,再来寻她们,不过容她们多活些时,也不怕这两个贱婢飞上天去。那九天元阳尺原在青螺峪,与天书一起封藏,被凌化子觑便,派一个与我有瓜葛的无名下辈盗去。我不便再向那人手里要回,便宜化子享了现成。他却借与旁人,到处卖弄。我如想要,还等今日?不过暂时收去,问明仇敌,处治以后,即予发还,你偏来多事。你这驼鬼素来口是心非,要我还尺,须适才那女子亲来,交你万万不能。”

    驼子笑道:“你词遁理穷,自然要拿话遮脸。我还给你一个便宜:祇要你能斩却老妖,量你也不敢与三仙二老起衅,省你到时胆小为难,我要代替三仙二老作主,在中秋节前找着天狐二女,自往紫玲谷相候,作为你们两家私斗,胜败悉凭公理。我将劝三仙二老不来袒护,由我去做公断,决不插手。你看如何?”说完,便将手一招,将朱文喊了过来,说道:“这位是青海派教祖藏灵子,适才抢去你的元阳尺,如今还你,还不上前接受?”说时,藏灵子早把袍袖一扬,九天元阳尺飞将过来。

    朱文忙用法收住,躬身道谢。正要和驼子见礼,藏灵子已带了俞德,口里道一声:“驼鬼再见!容我将诸事办完,再和你一总算帐,休要到时不践前约。”说完,一道光华,破空而去。

    朱文、寒蕚早猜出来人是藏灵子。一见驼子这么大本领,双方对答时,藏灵子虽嘴里逞强,却处处显出知难而退,不由又惊又喜。见他一走,连忙上前拜见驼子。驼子并不答理,祇将手一招,灵威叟飞落面前,躬身下拜。

    原来灵威叟起初见藏灵子赶来相助,因是师父好友,正準备随了俞德上前拜见,猛见一片红霞飞来,一个驼子用玄门分光捉影之法,将藏灵子剑光擒住。定睛一看,认出来人是曾在北海将师父陷空老祖制服,后来又成为朋友的前辈散仙中第一能手。师父平日尝自称并世无敌,祇有驼子是他唯一剋星。知道此人喜管闲事,相助峨嵋,一举手间,史南溪这一班妖人便可立刻瓦解。见机早的,至多祇能逃却性命而已。

    因这人手辣,不讲情面,一意孤行,本想溜走,忽见驼子目光射来,已经看见自己。暗想:“此时不上前参拜,日后难免相遇,终是不妙。”灵机一动,想起此人灵丹更胜师父所炼十倍,有起死回生、超凡换骨之功。与其多树强敌,去乞怜于忘恩负义的郑元规,何如上前求他?主意一定,见两下方在说话,便躬身侍立在侧。未及与藏灵子见礼,已然飞走。又见驼子招他,连忙上前参拜。

    驼子道:“你是你师父承继道统之人,怎么也来染这浑水?我早知这些淫孽来此扰闹,因不干我事,不屑与小丑妖魔比胜,料他们也难讨公道,不曾多事。适见藏灵子以强凌弱,又受一个后辈苦求,才出面将他撵走。你见我还有事么?”

    灵威叟说了心事。驼子便取了一粒丹药交与灵威叟,说道:“你有此丹,足救你子。如今劫数将临,你师父兵解不远,峨嵋气运正盛,少为妖人利用。这里群孽,我自听其灭亡,也不屑管。速回北海去吧。”灵威叟连忙叩首称谢,也不再去阵中与群妖相见,逕自破空飞走。

    驼子又唤朱文、寒蕚起立,说道:“我已多年不问世事,此番出山,实为端午前闲游雪山,无心中在玄冰谷遇见一个有缘人,当时我恐他受魔火之害,将他带回山去一问,才知他乃天狐之婿。我于静中推详原因,知道天狐脱劫非此子不可,就连忙带他回山,也有些前因后果。如今我命他替我办事去了,不久便要回转峨嵋。他已在齐道友门下,我自不便再行收录。念他为我跋涉之劳,知天狐二女目前先后有两次厄难,又因东海三仙昔日有惠于我,先在路上激动藏灵子,使他去助三仙道友一臂之力。又到此地来助你二人脱难。”朱文一听甚喜。

    驼子又道:“祇是藏灵子记着杀徒之恨,必不干休,百蛮山事完,定要赶到紫玲谷寻你姊妹报仇。此事三仙二老均不便出面。我这里有柬帖一封,丹药三粒,上面注明时日,到时开看,自见分晓。凝碧仙府该有被困之厄,期满自解。你二人回去,见了同门姊妹,不准提起紫玲谷之事;不到日期,也不准拆看柬帖,祇管到时依言行事,自有妙用。祇齐灵云一人知我来历。现时洞中已有妖人潜袭,妖阵虽然寻常,你二人寡难胜众,可从前洞回去便了。”

    朱文、寒蕚听来人口气,料知班辈甚高,自然唯唯听命。等到听完了话,方要叩问法号,请他相助,早日解围。驼子早将袍袖一挥,一片红霞,破空而去。同望山后,妖焰瀰漫,风雷正盛,恐众同门悬念,不敢久停,逕从前洞往凝碧崖前飞去。远远望见绣云涧往丹台那条路上光华乱闪,疑心出了什么变故,大吃一惊。急忙改道飞上前去,近前一看,若兰、文琪两人正用丝绦綑着一个头陀,一人一只手提着那头陀的衣领,喜笑颜开地刚要飞起。

    若兰一眼看到朱文、寒蕚二人飞来,便即迎上前去说道:“我二人奉命,持了教祖灵符在太元洞侧防守,也不知这贼和尚和两个小贼用什妖法穿光进来,想将芝仙盗走。我二人闻得地下响动,便将灵符施展。为首两个小贼妖法飞剑都甚厉害,若非预先防备,几乎吃了他们的大亏。如今已被教祖灵符发生妙用,引入丹台两仪微尘阵去困住,等候教主回山再行发落。祇有这个贼和尚,见吴师姊破去他的飞剑,想要逃去,被我将他擒住,不愿杀他,以免污了仙府,正準备去见大师姊请命处治呢。”

    说罢,四人一路,擒了那头陀,直往飞雷捷径飞去。到了一看,灵符金光靠后洞一边的,已经逐渐消散收敛,祇剩飞雷洞口一片地方金霞犹浓。敌人注意后洞,祇管把烈火风雷威力施展,震得山摇地动,石破天惊,声势十分骇人。

    灵云、轻云、紫玲三人,已各将飞剑放出,準备灵符一破,应付非常。因九天元阳尺被朱文、寒蕚二人携走,一去不归,虽然柬上预示没有妨害,终不放心。正在着急,一见四人同时从飞雷捷径飞来,又惊又喜。刚要见面说话,猛听震天价一个大霹雳,夹着数十丈方圆一团烈火,从上面打将下来。洞口光华倏地分散,变成片片金霞,朝对崖飞聚过去。烈焰风雷中簇拥着五六个妖人,风捲残云一般飞到。

    众人这一惊非同小可,纷纷放出飞剑法宝抵御。灵云连话也顾不得说,早将朱文手中的九天元阳尺接过,口念真言,将手一扬,飞起九朵金花、一团紫气,直升到上空。将洞顶护住,才行停止。

    这时那九朵金花俱大有亩许,不住在空中上下飞扬,随着敌人烈火风雷动转。一任那一团团的大雷火一个接一个打个不休,打在金花上面,祇打得紫雾生霞,金屑纷飞,光焰却是越来越盛。雷火一到,便即消灭囚散,休得想佔丝毫便宜。

    众人先时还恐灵云独力难支,大家一齐动手。及见这般光景,才行放心,不愿白费气力,各人收了飞剑。谈说经过,才知朱文、寒蕚出战不久,上面雷火曾经稍微轻缓一些。灵云等方以为是朱文、寒蕚将敌人引出阵外对敌,施展九天元阳尺的妙用,所以雷火之势稍减。约过去个把时辰,忽然敌人声威大盛,烈火风雷似惊涛掣电一般打来,同时护洞金霞也被妖火炼得逐渐衰弱。灵云方后悔不该将九天元阳尺交朱文带走,万一妖火将金霞炼散,如何抵御?

    谁知敌人一面用那猛烈妖火攻洞;一面却请南海双童甄氏弟兄带了神行头陀法胜,运用他二人在南海多年苦功炼就的本领,穷搜山脉,潜通地肺,从峨嵋侧面穿过一千三百丈的地窍,循着山根泉脉,深入凝碧腹地,在太元洞左近钻将上来,打算乘众人无力后顾之际,先盗走芝仙、芝马,二次回身再里应外合。幸而飞剑传书,预示先机,灵云早已严密布置,命若兰、文琪二人在太元洞、绣云涧一带,持了教祖所赐的灵符游巡守候。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