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歌 > 第45章 醉花乌龙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45章 醉花乌龙

    东海醉花宫,算是八荒中最为年轻的门派,其行事风格也同样与其他七大门派不同,总是标新立异,也算当代武林的一朵奇葩。

    醉花宫中最为著名的武学当属醉花六十四手,但其创始人卫怜花行走江湖时,却从未使用过这醉花六十四手,而是博百家之长,修天下多家武学,独步武林,出手招招不同,变化莫测。

    于是卫怜花有感而发,在创立了醉花宫之后,立下这醉花六十四手。

    于是,这醉花宫便逢这醉花六十四手为镇派武学,同时门下弟子也同卫怜花一般,修习各家武学。

    卫怜花的出身便是东海卫家,卫家以驭浪刀为傲,所以那谢玉便也会这刀法。

    可是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卫怜花,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武学有那么深刻的理解,常言道贪多嚼不烂,这也是醉花宫弟子最大的痛楚之一。

    醉花宫宫内除一宫主,下设醉花五花,分别为:解语、彼岸、风铃、青莲、丁香。

    有诗云:一枝折得百花香,不是醉来便是伤。

    ……

    墨问风自那葛林手中夺得干花信物,便来到宫门前,敲响了门前花鼓。

    “咚咚咚……”三声。

    大门缓缓拉开,一位身着深青色长衫的迷糊少年拉开了宫门,看着门前的墨问风,道:“请问阁下是?”

    墨问风将干花信物递上去,道:“我是东越墨家的墨问风,前来寻贵宫宫主有要事相商。”

    那迷糊少年点了点头,接过花,确认无误之后,将墨问风拉进大门,道:“你取得了进山信物,很厉害嘛。”

    墨问风笑笑,没有回话,而是环顾了一圈儿。

    毕竟是八荒,真的是像他们这种小家族没法比的。

    一进大门,又是近百级阶梯,墨问风随着这引路少年登上去,忽然开朗,一片巨大的开阔平台进入墨问风的视线中,在地上刻着巨大的花形图案;正对着的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庞大宫殿,为主殿,其左右两侧各分两门,入门后为铁索长桥,通往主峰周围的四座地势平坦的侧峰。

    在这广场上,分为五个区域,各个区域的弟子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演练本门武功,墨问风看的痴了。

    在他们的武学套路中,墨问风发现了百种不同的武学套路,墨问风不禁感叹这醉花宫之渊博。

    这时,墨问风感受到了一道哀怨的眼神,墨问风晃神,发现这道目光来自于那个给他引路的青衣迷糊少年。

    “少侠,这边请。”那少年勾出一道无奈的笑容,对着墨问风道。

    墨问风尴尬的笑笑,便随着那少年走过广场,来到主殿。

    那少年轻轻挥手,主殿大门便缓缓打开,殿中空无一人。

    墨问风疑惑的随着少年走近大门中。

    主殿殿上分五座,高处有一座,看样子是根据宫主与五花设立的座位。

    那少年回过头,把大门关上,对着墨问风说:“喏,到了,宫主就在这里。”

    墨问风脸色瞬间变得黢黑,环顾了一圈儿,冲着这少年说道:“这……殿里就我们两个人,宫主在哪?难道是因为墨某出身低位,贵宫待客之道也会随我的身份而变了么?”

    那少年轻轻向后一跃,一屁股坐到宫主之位上,墨问风的脸变得更黑了。

    “小鬼,不要闹了,赶快下了,一会儿被别人看到你坐在你们宫主的位置上小心被打屁股。”

    “被打屁股?”那少年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墨问风。

    “唉……真是麻烦……”墨问风看了看周围无人,行起碎梦决,一把将那少年从宫主的位置上拉了下来。

    “好了,快不要闹了,带我去找你们宫主,我真的有要事与你们宫主商量。”墨问风揉了揉发痛的脑袋,无奈。

    那少年呆呆地看着墨问风,一时间没有说话。

    一刻钟之后,这少年的脸色变得比墨问风还黑。

    “我都告诉你了,宫主就在这里,就在这里!”那少年红了脸,黑里透着红。

    墨问风有些恼了:“这里就你我两个人,这宫主不是我,难道是你这个小屁孩儿?”

    “我就……”

    这时,旁边侧门走入一人,哈哈笑着,打断了那青衣少年的话。

    “怎么,听说我们宫主被一东越小子调戏了?”

    说话这人一身儒雅,风度翩翩,一袭青衣,脸上却透着一种病态的苍白。

    “青莲,你在门外偷听!还不帮忙!”那少年咬牙切齿,冲着这人说道。

    墨问风呆呆立在原地,看了看这少年,又看了看那个青衣儒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位少侠,你眼前这位,便是我们醉花宫宫主子桑和了,在下醉花五花青莲是也。”

    那叫青莲的儒生微微行了一礼。

    墨问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突然爆发出超大分贝的声音道:“什么!这小屁……这小孩儿就是子桑和?”

    “我不是小屁孩儿!”子桑和黑着脸。

    “是啊,我们宫主就是面相稍显年轻,是个老妖怪了也说不定!”那青莲抿着嘴笑。

    “青莲,我看你是不是不想愉快的拖着你那病怏怏的身体好好的再活几年了?”那子桑和挑了挑眉毛。

    墨问风赶快冲着子桑和行重礼,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扶着腿,让他怎么也跪不下去。

    “有话就说,别行此大礼,折寿的!”那子桑和摆出一副搞怪的神情,呲牙对着墨问风道。

    墨问风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旁边的青莲。

    “无妨,青莲乃是我最为亲信的人,直说便是。”

    墨问风想了想,问道:“贵宫前些日子,可有一位叫谢玉的人回来?”

    那子桑和还没说话,旁边的青莲便接过了话茬:“是,谢玉乃是我青莲花花下最为得意的弟子之一,前些日子回到宫中便开始闭关。”

    墨问风随后与青莲说道:“那他现在在哪,这件事,可能要他才能说的明白。”

    青莲的眼睛里出现了不解,但也没有多问,只觉得这件事非同小可,便说:“少侠宫主稍等,我这就叫他过来。”

    于是殿里就留着墨问风与子桑和大眼瞪小眼。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