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十三回 悌党争枢臣谋善策 怀私意诸王议整顿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回 悌党争枢臣谋善策 怀私意诸王议整顿

    因天黑路远,从潞河驿到张廷玉邸足走了一个时辰。他是张廷玉的门生,府里人头极熟的,见他进来,早有一个二管家笑嘻嘻迎上来道:“我们相爷竟是神仙。料定了您要来!客房候见的大人都撵了,说是李制台要是到了,直接就领进去呢!”李绂一笑,塞过一块银子,跟着管家逕往书房去。一边走,一边细问:“张相还是四更起床?身子骨儿怎么样?梅凤大公子听说放了济南知府?”那管家一一小声答着,“相公越想越精神,如今均下来一天睡不到两个半时辰。梅凤哥儿原说留到直隶保定的,这是万岁的特旨,好随时照应老相爷,老相爷坚辞了。说他在朝为相一日,兄弟们不能留直隶作官。何况李——李大人您当直隶总督,又是他老人家的门生,得避嫌……”一边说,已到书房迴廊口,管家便站住脚,说道:“里头正会议,是我爹在里头照应,我不能过去,老爷请自便。”李绂提着气点点头,弹冠振衣直趋书房,刚到门口,便听里头张廷玉的声气:“是巨来么?里头人多,不要行礼了,靠窗那边椅上坐了。”

    “是!”

    李绂答应一声进了书房,果见允祉允禄两位王爷坐在正面客位,都穿着朝服,二层金龙顶朝冠和朝珠都放在茶几上,其余的人也都穿戴齐整正襟危坐,很像是从朝里退出来,家也没回就赶到相府来的。除了诚亲王允祉和庄亲王允禄,下首坐着一位一品红顶子大员,是丰台大营提督德隆阿,一个二品顶戴的武官李绂也认得,叫图里琛,如今是九门提督。还有几位都是内务府的,除了一个叫俞鸿图的司礼堂官,李绂都不认识,因靠窗边椅上坐了,用目光和熟人,一一招呼。

    “李巨来来得正好,”庄亲王允禄正在说话,“你这位总督一到,京师各武备衙门主管也就齐了。我们这些人是今天下午在大内见的皇上。怡亲王病得不能理事,晚间皇上还要去看他。嗯……今晚是两个会议分头开:一头在廉亲王那里,几位旗主听八哥布置整顿旗务的事;我们这头也议一下。因为旗务已经七十年没整顿了,旗人现在不能打仗,也不事产业,这个样子下去将来都要变成废物——巨来刚才不在,怕你听不明白,我这里先说一下。我们并不要难为这些旗主王爷,是要帮他们有条理地办好差事。”在康熙皇帝留下的二十个儿子中,允禄排行十六,幼年因为顶撞太子允礽,挨了大千岁允禔一巴掌,打得耳朵有点背,倒也硕身玉立一表堂堂,因为他忠厚朴讷,一向只管迎送外藩,兼着一个内务府王大臣的差使,从来没有在办事臣子跟前出头露脸。这番话是专对李绂讲,让李绂“明白”的,可惜言语毫无伦次,云天雾地的乱扯,听得李绂瞪着眼,心里稀里糊涂,口中只得应着“是”。诚亲王坐在上首,见李绂一脸茫然,忙插口替允禄解释:“十六爷讲得很清楚。整顿旗务是件扎手差使。朝廷準备削减旗务开支,让旗人自食其力,在京各王府,旗营满人好几万,怕出乱子,八爷因此叫了旗主王爷进京。他们那边会议整顿细务,政府这边要严密关防督察,防着小人造衅生事。张相请大家来,就为商量这件事。”

    李绂这才听明白,“这边”的会议明说是配合允禩“整顿旗务”,其实是为防着这干铁帽子王带领旗人造乱。允禩办这个差使时起时伏若明若暗已经几年,李绂原也没看在眼里,以为不过是安顿无差无业旗人生计的政务,至此才意识到这是绝大国政,而且连带着雍正皇帝与允禩二人近二十年的党争。想到潞河驿戒备森严杀气腾腾的关防布置,李绂竟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因躬身说道:“二位王爷的训诲臣已明白。臣是汉人,对这里边的制度不清楚。要派什么差使,王爷们和相爷另要交代明白,我努力去作就是。”

    “你的差使有两项。”张廷玉满意地看看自己的得意高足,“一个顺天府乡试,由你主考,这里头尽有旗人子弟,防着他们在里头煽动士子闹事。京师防务有图里琛毕力塔二人各按防区关防,你是直隶总督,本省军务也是你职分,要留心直隶几个旗营动静。有串连的,行动诡密的要随时查拿随时举报。你每隔一天到清梵寺见见十三爷,十七爷也在那里,汇报各旗营整顿情形。有喜报喜有忧报忧,这就是你第二个差使。”允祉笑道:“衡臣相公这一曲划就明白了,我和十六弟主持内廷礼仪。上次八弟和我说,按先朝制度,皇帝和旗主王爷只有上下座之分,不行君臣大礼。我说恐怕不行,如今允祥也是世袭罔替的亲王,平素相见是一回事,略庄重点的场合还是行三跪九叩的大礼。后来我没问允禄,不知老八和你们是怎么说的。”

    允禄嚥了一口唾沫,说道:“记不得了。记不得议这件事。八哥说要整出个条陈,几个王爷一道儿见皇帝,把条陈变成谕旨明发天下。我倒是请示过万岁,万岁一听就笑了,说‘什么三跪九叩,二跪六叩的,这不是件了不起的事。要紧的是把旗务办好,旗营要能打仗,朝廷要用得灵,旗人要能生业,户部能免些开支,又免了他们无事生非荒唐嬉戏,就是行鞠躬礼朕也是无所谓的’。”张廷玉道:“我随圣祖爷几次东巡奉天,王爷们见驾有行三跪九叩大礼的,也有圣命免礼的。在承德,王爷们见皇上也都随班免礼的。这次是在北京,君臣分际久别朝觐我看必须行三跪九叩大礼。礼,可不是小事。那是区划、分别;那是道理。”允禄舔了一下嘴唇,说道:“那,那就照张相的章程办。”

    “这事等皇上召见时现定不迟。”允祉一笑,站起身子说道,“我还要到清梵寺,老十三的症候不好呢!你们接着议。也不要一味怕乱子,别在小事上打转转。议大政,照皇上的旨意把旗务弄好是正经。”他不疼不痒又说了几句便含笑离去。众人起立等他出去才又坐了。图里琛见张廷玉面带忧郁只是沉吟不语,笑道:“张相,您放心,不会出什么乱子的。铁帽子王帽子是铁的,头不是铁的。如今旗营和汉军旗都用朝廷钱粮,又不是吃的旗主的俸禄!他们乖乖照朝廷主意整顿旗务万事俱休;要生别的妄想,只要主子一道旨意,两个时辰我就能把他们逐出京师,要他们的头更省事!”

    张廷玉摆摆手道:“这话还用你说?我最怕你这样想!我要的是顺利整顿。几个王爷安富尊荣,其实就坐镇在北京压着各旗牛彔把钱粮减下来,把田土分下去租赋定住了,这个差使就算圆满。怕就怕有人挑唆着生出别的事,本来清理吏治田赋制度已经弄得我们四脚朝天了。朝局要越稳越好。”李绂一听便知,自己这位老成持重的师相一片佛心,想保全允禩一干王爷平安;因笑道:“这不是一厢情愿的事,图大人这里磨刀霍霍,也是为有备无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就说不得了。”图里琛向李绂投过一丝温存的目光,抚着左颊上一道长长的刀疤微笑道:“巨来大人这是知心之言。不过我毕竟是厮杀汉出身,喜欢痛快处置。”

    “最好不要翻脸。”允禄不安地看了张廷玉一眼,“翻了脸就要出几百年没有出的大案子,不翻脸,也许有些人野心压下去,也就老实办差了。”张廷玉不禁连连点头,雍正说允禄口齿艰难心里清明,果真一点不假。思量着说道:“十六爷说的极是。”允禄站起身来,说道:“现在天还早,衡臣相公和李绂图里琛,你们几个接着议,皇上还有旨叫我去理藩院,看看他们的礼仪有什么章程。还要去看看八哥,然后会同弘时、三哥去见皇上。我呢,今晚就不回王府了,住在理藩院签押房,你们要有什么不明白的事,见我也方便。”

    “恭送王爷!”张廷玉忙也起身道。

    “免了吧。”庄亲王允禄随随便便摆摆手,带着俞鸿图和一群笔帖式出去。一阵寒风透帘而入,空蕩蕩的书房书画文卷簌簌,烛影忽明忽暗,立时,一种不安的念头袭得李绂一个寒颤,朝里紧锣密鼓,要出大事了!

    ※※※

    允禄匆匆赶到朝阳门外廉亲王府门前落轿出来,掏出怀錶看看,刚过了戌时。王府太监头儿何柱儿早已迎了上来,带着几个小苏拉太监一边行礼请安,一边赔笑道:“里头八爷九爷和奉天来的王爷们已经开始会议。八爷原说庄王爷主持内务,已是通知过,必是要来的,后来天晚了,各位王爷回驿里还要走一程子路,所以叫奴才这里等着王爷……”允禄一边往里走,一边问:“你是在西花厅?——都是兄弟,都是朝廷差事,八哥也忒细心的了。”何柱儿侧身带路说道:“西花厅子小,在八爷正书房里呢!这边新修了火墙地龙,暖和着呢!”说着,带允禄过了二门倒厦,沿甬道直趋正书房,沿院阔大的空场两边超手游廊下,家人们已一递一声传进去,“庄王爷驾到!”正书房前大红西瓜灯下侍立着的几十名太监,阶前上百名王爷带的随从近卫亲兵像听了谁一句号令,立时黑鸦鸦跪了一地。便见允禩满面笑容,身后随着允禟迎出来。

    三兄弟揖让客气一番进了书房,允禄顿觉暖意融融浑身舒展,看那书房,是五楹正屋打通了,沿南庑一卧到顶的大玻璃窗,东西两侧的书架是可着墙量就,一直顶到天棚。图书字画琅琊插架,北边炕里墙上张的是唐寅的《秋钓野趣图》,东西两侧是两道屏风,屏风俱用空心砖砌就,烘烘散着热气,一望可知是和地龙相通的火墙,虽为取暖,装饰得整个书房错落有致空而不旷。屏风前各设着茶几和扶手矮椅,四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爷都是一脸肃穆之容端坐在屏风前。一色的东珠朝冠,滚龙绣舍瑞罩,四团龙褂套着江牙海水朝袍。

    “来,我为你们介绍一下。”允禩冰冷的手握着允禄的手,对四位王爷说道:“这是当今万岁跟前的主事亲王,我的十六弟。怡亲王身子欠安,毅亲王允礼常去盛京,你们都认识的,他在古北口练兵,还没有赶回来,现在里里外外就忙我这个十六弟了。呃——”允禩顿了一下,又指着左首最年轻的一位王爷依次介绍道:“这是睿亲王都罗、东亲王永信、果亲王诚诺、简亲王勒布托……”四个王爷早已站起身来,点头应承着见礼。

    允禄一律打躬还礼,显得冷淡而又客气,口中道:“都罗王爷是一进京就见了一面的。其余三位康熙年间在承德也都见过。不过那时候本王还是藩邸阿哥,格于国家体制,心里虽然亲近,却不能像现在这样亲切。这次来京,觐见了万岁还要留几天,然后回盛京,万岁已经有旨意,由我一路护送。这边我请客,到奉天,你们可要尽地主之谊?”说罢抿嘴儿一笑,和允禩将手一让,分宾主坐了炕下的茶几旁。他顾盼着允禩的书房笑道:“八哥这一处书房布置得好,就这一笔《兰亭集序》临得似乎比三哥还要出神。三哥《松鹤堂》里的书虽然多也没见有这么多的宋版书。哦,上次我请八哥给我临一幅《樵读图》,我看这幅唐伯虎的画摹得更好。那一幅我不要了,就临这幅给我。八哥不是看中我的那一套内画鼻烟壶了么?咱兄弟一物换一物,如何?”允禩听他见王爷时的话说得头头是道,后头这些话又变得着三不着两,心知他暗地里“练”过,不觉暗笑,因道:“你眼力不差。这《兰亭集序》是三哥亲自临了送我的。这里头的宋版书有一多半都是赝品,倒是这幅《秋钓野趣图》还是真品。上年抄曹寅家,随赫德孝敬我的,你要喜欢,回头给你送去,自己兄弟,不要说分斤掰两的话。”允禄点头叹道:“八哥太夸奖了,我其实鑒别真假古董能耐很有限的。还是上回方苞先生指点了我几句,才略识真伪罢喽。”说着,脸上颜色已经不再那么拘谨冷漠。坐在一侧的睿亲王都罗是四王中最年轻的,见允禄听不出允禩满口揶揄之词,兀自“谦逊”着胡乱吹牛,一口热茶呛上来,几乎笑吐出来,憋得脸通红才嚥了下去。允禩轻咳一声,说道:“咱们说正经差事吧。”

    “方纔说的不少了。”允禩瞟了允禄一眼,“这次整顿旗务,圣上是反覆思虑,一定要整理出个名堂来:既不能伤了旗人身份体面,又要自立更生,作养出国初旗人大勇大智的风範。上三旗旗主自康熙年间已经收归皇帝主管,下五旗的整顿要靠我们在座诸位。诸位来京之前已经把各旗佐领、参领、牛彔名单开列清白呈到我这里。我看了看,归属还算明白清爽。只是年代久了,各旗旗人中抬籍、换旗的尽有,一时也难拨回原主。以康熙六十年为时限,全数统计,我这里有一式五份册子,各位王爷可以按这个册子重新造册,统属归一,然后在京就地如何会议,布达圣意。我算计了一下,在京旗人共是三万七千四百一十一名。密云、房山、昌平、顺义、怀柔、延庆可以拨出旗田二百万亩,无论老幼,每人分四十亩旗田。从今年开始算起,五年内不动旗人月例钱粮,五年后每年减二成,十年为期,旗人全部自食其力。我已请示过皇上,皇上说,只要旗人自立,可以永远不纳赋税。实在有难处的老弱孤寡残疾病废旗人,经本主奏明,还是由国家养起来。其实呢,只要算一算细账,四十亩的出息无论如何也超过了现在旗人的月例,要说服旗人目光放远点,体谅圣主朝廷爱养满洲的至意。我说句关门体己话,汉人百姓累死累活,收那么点粮,得缴多少税,纳多少捐,多少层官吏剥削?就是汉人里的缙绅,朝廷也在几个省试着与百姓一体纳粮。我们满洲人这个优遇,还不是因为咱们是姓‘满’,是国家底气支柱,祖宗挣来的功德!”允禩侃侃勃勃长篇大论,从庙堂高远,圣恩浩蕩讲到旗下生滋日繁,养尊处优日日随心的弊端。足用了一顿饭功夫,已是说得唇焦口燥。允禄不禁暗想:真是一把好手,可惜了和雍正心存嫌隙,早年要没有那段兄弟阋墙的孽缘,如今安生作个摄政王,允祥允礼也难及得他这份才情。他扫视一眼四个闷声不语的王爷,顿了一下,笑道:“我原想也说几句的,廉亲王讲得这样清爽,响鼓不用重锤,你们都是明白人,倒不用多话了。宗旨就是这样定了,有些细务不明白的,可以聊聊,我见皇上可以代奏。”

    四个王爷又沉默了一会儿,简亲王勒布托轻咳了一声,打火点着了旱烟,猛抽两口说道:“整顿旗务,没得说的,是圣上英明决策。”他是四王中年纪最长的,已经七十多岁,但说起话来仍旧思路敏捷言语简明,只是受过箭伤的左臂微微有点发抖,当下抚着一部雪白的大鬍子说道:“镶蓝旗是我的旗下,如今下头旗人真是越来越不成话。别说北京,就是盛京那边,我旗下披甲人也有上千,多年不打仗,马都上不去,又不会办差做事,就会养狗转茶馆,吹嘘祖宗那份功劳。月例银子领到手,先下馆子解馋,不到半月就化得精光,四处打秋风借账吃喝。我每年三万俸银,要拿出一万来打发这些狗才。论起‘不争气’这三个字,真真恨得人牙痒痒。可想想他们祖上血汗功劳情分,又拿他没办法!所以去年整顿旗政的诏谕发到我那里,我当时就说一万个情愿赞成。”他从容装烟,点火,喷云吐雾说道:“但如今情势已经不是康熙初年,八王议政废止得久了,连哪些王爷算是八旗旗主都说不清爽了。镶黄、正黄、正白三旗是皇上亲统的上三旗。十六爷既管着内务府,自然心里有数。下五旗呢?每旗五个参领二十个佐领,三百个牛彔到底是谁——我们在座的哪个能说个子午卯酉?不把这个人事撕掳清楚,责任也就不明,谈整顿就是一句空话。比如说,我的一个牛彔在蔡铤那里当副将,他的顶头上司第三参领花善反而在他手下当马弁——朝廷制度与八旗规矩顶着牛,你说是谁管着谁?我该找这个牛彔来训话还是参领?”他话没说完,永信和诚诺便异口同声附和,七嘴八舌说道自己旗里情形。有的分布在云贵两广作官,有的上司又沦为没差事的闲散旗人,根本抓摸不着。一直默不言声的睿亲王都罗也说:“有的包衣奴才都做到封疆大吏了,福建将军方正明,汉军绿营里的,如今起居八座。他的本主牛彔瓦格达在他营里当哨长,两个人没法见面。上年方正明去奉天见我,说了这事,请我给他抬籍,我说我是罪余的空筒子王爷,哪来这个权?劝他花几千两银子送给本主回去养老完事儿。”

    “事情还不止这一端。”勒布托被众人的附和弄得兴奋起来,指着都罗道:“睿亲王原来是镶黄旗的座主王爷,顺治年间老睿亲王坏事,一蹶不振七十多年,镶黄旗自康熙十二年统归圣祖爷亲手料理。他是旗主,管着哪一旗,真是天晓得!”

    允禩和允禟木着脸倾听几个王爷大发牢骚心里都是十二分惬意。其实除了永信之外,那三位王爷都不是他们的心腹。偏是永信的旗营都集中分布在辽宁黑山一带,是最容易整顿的,号召起来也方便,但这一来,反而是永信没有了发难的借口。雍正下旨着允禩允禟整顿旗务以来,为了串通这几个王爷同仇敌忾一致起来要求恢复八王议政,这难兄难弟二人不知翻搅了多少脑汁心思,甚至不惜重金从广州聘请了两个英国传教士。一个送奉天永信王府,一个礼尊在八王府教习英语,便用英文互通书信。所以四王到京,永信密告“他们各位都有此意,害怕皇上势大,偷鸡不成蚀把米”。眼见王爷们平日积郁的火激得发作起来,两个人都兴奋得心里怦怦直跳,尽量抑制着把脸板得紧绷绷的。允禟见允禄一脸似睡非睡神情,对王爷们的话听若无闻,暗地里咬咬牙,加一把火,说道:“你们说这些,八爷我们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现在要整顿的是旗务,不是政务。你们的心思,到底是什么意见?”说罢目视永信。

    “两个章程。”永信黑红脸膛放着光,应声答道,“整顿旗务连着政务一道整,由皇上亲自主持,上三旗下五旗都囊括了。再不然,皇上暂将上三旗放权给十六爷、八爷和九爷,这样八旗全部事权都有了主儿。一同商量,一同下令,这盘死磨就推动了。”允禩转脸笑谓允禄道:“十六弟以为如何?”

    允禄只觉得乱糟糟的理不出头绪,怔了许久,摇摇头道:“这样的大事要请示皇上。皇上全力以赴刷新吏治,掌握的是全局大政,不能分心来弄旗务,更不用说每天坐镇主持了。至于上三旗交出来由我们暂管,事关朝廷政体,恐怕也要和军机处上书房会议了请旨定夺。”

    “什么他妈的军机处?”永信攘臂剔眉泼口骂了出来,“军机处会打仗?只会玩心眼子!青海一个罗布藏丹增,统共人马不到八万,年羹尧花了八百万银子,用了二十三万兵力,还逃掉了首恶元兇。我弄不明白,皇上是汉化了,还是我们旗人的兵真的成了酒囊饭袋?当时出兵,我就有奏折,请以我黑山镶红旗三万丁末,一百万饷银为限,扫不平青海割我头当夜壶!皇上不温不凉给了我‘其志可嘉’四个字,不置可否!”他这么放肆兜底儿一开台,三个王爷立刻共鸣。

    “就是!”勒布托接口道,“皇上是太惯纵汉人了。年羹尧得胜还朝,文武百官十里相迎,黄缰紫骝千乘万骑,连在京的王爷们都望尘舞拜,我跟着我们老王爷南征福建,白云岭一战灭敌二十万,谁迎过我爷孙们一步?”

    “汉人有几个好东西?”果亲王诚诺一哂道,“周培公当年号称名将,其实没有图海老将军,他屁事也做不来!”

    “别提那个周培公!心术最坏的一个人!要不是他建议全数徵集在京旗人,我们八旗建制还打不乱呢!”永信信口雌黄,大肆攻讦,“我听我家老爷子说过,他还是为一个女人得相思病死的。呸,下贱!”

    允禩皱着眉头乘火添柴:“王爷们,扯得远了,那是大行皇帝手里的事嘛!”“说的是一回事!”简亲王勒布托手一摆,兴奋得摘掉帽子,挥着手道:“当时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如今整顿起来何其困难!”永信立刻画龙点睛,说道:“先帝爷那时要不废除八王议政,用人行政都出自旗人之手,旗政旗务也不至于就拆烂污到这地步。”勒布托正要接话,诚诺拖着腔说道:“要依着我看,还是老祖先的制度好,皇上掌总儿,八王议政!当年我们入关,总共十二万人马,横扫中原,横扫江南,横扫两广福建——”他用手比着手势,“天下莫能谁何!”

    “诸位,稍安毋躁嘛。”允禄听到众人喊出“八王议政”,针刺了一样身上颤了一下,双手虚按了一下,待众人平静方徐徐说道:“我们还是回到眼下的情势上,照皇上的宗旨来整顿旗务。王爷们说皇上向着汉人,这个话康熙年间就有了的。其实满人血食庙堂,享祖上余德,无论先帝还是今上,没有亏负满洲子弟的心。政务上有建议意见,我看到了旗务整顿有眉目时候从容再提为好。比如说镶黄旗,原来是睿亲王管着。现在上三旗是皇上亲自管,睿亲王怎么办,这是件事儿。我回去奏明皇上,必定还有旨意。恢复八王议政,事关国体,不是我们的差事,也不是我们职权里头的。”永信瞄了一眼允禄,乾笑一声道:“没有八王议政,我们这些旗主连一个旗丁也指挥不动,怎么着手整顿?我真奇怪,先头圣祖东巡,常带着当今圣上一道儿去的,嘘寒问暖话家常,那是多么亲密!如今我们赶来北京办差,怎么连个面都见不上?请十六爷原原本本代奏,就说我们想念圣躬,也有些办差的难处,请皇上召见我们。”一直坐着极少言语的睿亲王都罗一笑说道:“我和各位情形不同。我们老亲王含冤蒙垢六七十年,如今又恢复了我的世职,心里感念圣恩,确实也想面见皇上一诉衷肠,听皇上训诫,踏实办好差事,尽我的本分——这是我的条陈,请十六爷代呈皇上。”说着,把一个通封书简递了给允禄。允禩在京已经几次会见这个年轻的外姓藩王,一谈到“八王议政”,这个王爷顾左右而言他,整顿旗务又迴避不了他。此刻见他这番作态,允禩真是要多腻味有多腻味,乾笑一声道:“睿亲王少年老成,这个条陈一定切中时弊!”还要揶揄时,门帘一动,皇三阿哥弘时呵着冷气进来,也不行礼便道:“有旨意。”

    允禩、允禟、允禄和诸王听这一声忙都站起身来,一撩袍角跪了下去。弘时掏出手揩了揩眉毛上挂的霜水,从容说道:“允禩、允禟并东来诸王,明日由西华门入觐候见!钦此!”

    “万岁!”

    众人叩下头去。弘时笑着对允禄道:“十六叔,皇上说让我见见您。这边的事要有眉目,咱们先走一步如何?”他转过脸,意味深长地对允禩道:“八叔,你们还接着议——诸位王爷,皇上一直关念着你们,他老人家这几日身上时时高热——本来几次要逐位看望的,如今十三叔也病得不能起来,他也没好心绪。让我关照一下,好在你们不就走的,有事回头再见。”说罢和允禄一同辞了出去。勒布托望着他的背影,说道:“这位三爷,满干练的。”永信笑道:“龙凤百种嘛!你还没见我们宝亲王的风采呢!”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