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二十七回 槐树屯阿哥尝果报 析案情手足惊相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七回 槐树屯阿哥尝果报 析案情手足惊相残

    弘曆一行人与水贼恶斗一日,天傍黑时船方靠岸,已是累饿得人人筋软骨酥。收拾了细软贡物登堤看时,一带凹地过去,果然有一座大镇,凹地上种着稻子,看样子是取土修堤留下来的,也许因为这个大坑,交通不便,才没在这里设渡口。远远望镇子,乌沉沉黑乎乎的,青白灰紫各色炊烟袅袅间倦鸟噪昏鸦翩跹。远处驿道上铎铃脆响,得得马蹄中不时传来车把式的吆喝声和甩鞭声,近处稻田里几个老农持着铁锹在入水涸田,不时互相答讪几句笑语。远处巷落里孩子们像是在捉迷藏,一阵阵传来叽叽嘎嘎的笑声……几个遇难不死的人,乍入人间香火之地,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柔和亲切之情。弘曆欣慰地长出一口气,边走边说道:“我真有点恍若隔世之感,今晚我们就住这镇上。也不必忙赶路,歇透了再走——秦凤梧,要不要你再卜一卦?”

    “王爷识穷天下,这是取笑了。《易》云‘再渎不告’么!”秦凤梧嘻嘻笑道,“焉有一日之内连遭凶险的事,我们爷们不是倒楣透了么?‘讼’卦说‘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后头一句已经应了。王爷回京是要见皇上的,这里我又蒙了您的赦。这都是‘利见大人’,是么?”

    众人说道,沿稻田埂仄径过去,上了大路一箭之地,已是进镇。大约这里散集不久,牛马市上满地都是湿牲口粪,街上星星点点的“气死风”灯下,卖水煎包子的,卖馄饨水饺拉麵削麵饽饽馒头油烙馍馍一应汤饼的,勺锅碰撞,并有烧鸡滷肉牛羊肉汤锅,香气溢满街衢。这群拖泥带水衣衫不整的人经过,引来了各色各样的目光。他们也不理会,嚥着口水徐步走着寻觅下处。最后在镇西偏北处寻着了一处百年老店“王记客栈”,歇脚住下,一应饮食住宿,汤水侍候周备,也不必细述。

    在索家镇歇息三日,弘曆等人已经将养得精神完足。第四日头早,他们雇了走骡驮轿,特意又买一匹马给弘曆坐骑,仍是行商模样,取道黄陵、留光、牛市屯,迤逦往东北行来。路过留光时,弘曆想起王老五一家,特意打听“黄台”这个地方。乡人都说黄台这地方康熙五十六年过水,已经没了,王老五更是无从打听,弘曆嗟叹不已,也就罢了。一路询问田文镜官缄为人,也是众口不一:有说清廉的,也有说苛暴的;有说爱民的,也有说残民的,竟和官场对田氏评价一样莫衷一是,回到后来弘曆也懒得问了。此时已入五月,天气乍热,中午时分骄阳毒晒,豫北十多天没有落雨,大车道上浮土数寸,一踩一串白烟儿。弘曆先在山东赈灾中过暑,最是畏热喜寒,驮轿里闷,马上又晒得受不得,便令中午辰时歇脚,过了未时再走,虽然起得早了些,倒觉路上安逸。秦凤梧名士风流,滑稽多智,一路吟诗说词,打诨说笑,打叠了百样慇勤讨弘曆欢喜,因此也不觉寂寞。

    这日行至镇虎集,刚刚过了辰中。按刘统勋夜里算计,上午多赶些路,晚间便可攒行到滑县,与官府接头,就可以沿骡站直送保定——他实在被黄河遇险吓怕了,生恐这位执拗的王爷再遭不测。自己作为扈从臣子百身莫赎——偏是这天晌晴无云,早已热了上来。那太阳未至当午,便把大地照得一片蜡白。道旁的早玉米、高粱和大豆红苕地热气蒸腾,远远望去,房、树像隔着水一样在气流中颤抖。庄稼的叶片都晒捲了,在逼人的暑气中耷拉下来,偶尔一阵热风吹过又归寂静,反而觉得更加燥热难当。

    “你们听听,树上的蝉都懒得叫!”弘曆虽当盛暑,衣冠一丝不乱,在马上一把接一把用手揩汗,对身边骑着骡子的刘统勋道:“往前四十里没有集镇,万一有人热倒了,连个救护处也寻不来。再说车伕骡子也怕受不了——延清,要走你先走,我是非要歇在这里了。”刘统勋张望一下四周的青纱帐,舔着嘴唇赔笑道:“奴才也热得受不得。到前头小村里先喝点水,寻个荫凉地吃饭打尖,咱们从容计议。奴才那是为了主子好!”秦凤梧见道边有块甘蔗田,稀里哗啦趟过去,嘣嘣撅了五六根又追上来,刷去蔗叶先递给弘曆一根,一边继续刷叶子,一边笑道:“主子您吃根儿,梢儿留给奴才。”又递给刘统勋一根,自己撅断一根,把根儿又递给弘曆,其余的都送到车上温家的,他龇牙咧嘴地倒啃着蔗梢,说笑道:“太闷了,说个笑话儿吧。北边人和南边人在中间遇上了,北边人吹嘘,‘我们那边冷,冷得紧!摸铁铁咬手,触石石沾皮。撒尿时一手拿根小棍,尿一出来就结冰,得随时敲着,不然就连人冻住了。舌头舔牙要先试试,不然就连牙冻一处了!’南边人也吹,‘我们那里热,热极了!太阳地里放几个老玉米,一会儿就熟,时辰长了就爆了玉米花儿。有一回我赶猪进城,一路都不敢停步,路上寻人家喝了一碗水,出来猪都烤熟了。’……”弘曆听得哈哈大笑,接过刘统勋递上来的蔗根,一边嚼着,一边说道:“烤猪是没有的事,五额驸去吐鲁番,热时在石板上摊鸡蛋,一会儿就熟成煎饼了。”他指着道旁的玉米,笑道:“我出一联,谁对出有赏!——今年的早玉米,旱得精细焦黄不长。”

    刘统勋不长于此,一门心思想着合适的歇脚地,未及答话,秦凤梧已经对上,“到后来给个穗,下场雨还差不多。”“敏捷!”弘曆笑道,怔着想想,吸着气道:“怎么总觉得你对得彆扭呢?”车上传来三个女人嘻嘻哈哈的笑声,英英伸头道:“四爷,他少对了一个字!”弘曆不禁扬鞭大笑,秦凤梧道:“那就必成‘下场透雨还差不多’,要再不下雨,我们这地下跑的也要变成烤猪了!”

    一语逗得众人又是一阵哗笑,都觉得暑热好熬了许多。刘统勋在马上遥指前方,说道:“前头三岔路口那株老槐树好荫凉,我们先歇下来再说,可成?”

    “成!”弘曆手搭凉棚看了看,果见前边路分两岔,一向东北,一向西北,岔道口一株硕大无朋的槐树,老桠虬根枝叶茂密,遮了足有一亩多地的大荫凉,确是歇脚的好地方。因一纵马奔过去,飞身下来,一手解着项上扣得紧绷绷的钮子,一手不停挥扇,仰脸看着浓密的树冠,待众人赶上来,笑道:“这树是刘秀手植一千六七百年的岁数了呢!你们看那块石碑。——可煞作怪的,这一路几十里连棵大树也没有!这个树底下要是摆个茶桌棋盘什么的,再有卖瓜果酒水的,还愁没生意?这里的人真怪!”一个骡夫打火点着旱烟猛吸一口,说道:“早先这里树多啦。田制台那时还没来河南,是个叫阿西喇布的什么黄子的在河南当巡抚。说这里土匪多,一把火烧净了,结果土匪也没了,那边娃娃河也乾他娘的了。没有水,不光土匪不能过,好人也不行,这一带迁光了。田制台又叫栽树。说也怪,树有了,河里也有了水,只是不如先前大就是了。这一路过来的都是新迁户,黄河沖了家的,都安置了这里。说是新垦的地,其实都是过去的好地荒了,又垦出来罢了。嗨——官们的想头,咱死也不明白。”

    这一番对田文镜的评介仍是有褒有贬,弘曆听得多了,只无所谓地一笑。刘统勋看那石碑,只写了“汉光武帝手植此槐”,落款却是“明弘治二年”。秦凤梧便急着问骡夫:“附近有客店没有,哪里能洗澡,有没有瓜田。”正乱着,古北道上过来一个小姑娘,只可十二三岁,短袖衫青布裤,赤脚穿着草鞋,手提着瓦罐沿路过来,连踢带跳的口中还哼着曲儿。见这大一群人歇在树下,诧异地看了看,指着东边道:“娃娃河那边能饮牲口。洗澡不成,只有几寸深的水。”秦凤梧问:“喂,有瓜田没有?”

    “有的。”那姑娘又看了弘曆一眼,回答道,“我爹就是种瓜的,现在瓜庵里,连锄地带看瓜。你要买么?”“买,买!”秦凤梧喜得眉开眼笑,“我一买就二三百斤,吃不了兜着走!”说着跟了女孩便走。女孩又回头看了弘曆一眼,像是思索着什么去了。秦凤梧张着脸只是看刘统勋,刘统勋怔了一下才想起他没钱,从袖子里取出一把散碎银子,约莫五两的样子给了他。秦凤梧抽身追了上去。

    小孩子趟着高粱地埂走了一袋烟功夫便到了瓜地,把瓦罐轻放在草庵前,喊了几声“爹”,一个壮汉才答应着从青纱帐中出来,手里还提着一把锄。女孩嗔道:“你就不瞅瞅天,贼热的,过了晌再锄就误了你那半亩花了!”

    “天旱。”壮汉赤膊蹲在地下,喝着罐里的绿豆汤,吶吶地说道,“锄头底下三分水嘛。”女孩闪眼见秦凤梧渐渐近来,撞得高粱叶子沙沙乱响,忙凑到父亲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壮汉先是一怔,放下碗盯着问道:“真的?!你看清了?”

    “像得很。”女孩又变得迟疑了,“捨粥棚里我跪得近,他眼下有几颗细麻子,方才离得远,没有看清,待会回去我再仔细看——”说话间秦凤梧已一头热汗过来,她便不再吱声。

    原来这壮汉就是王老五,被李卫发遣回省。那二百多人,田地多被水沖坏了,有的地修河堤挖了土方,不能再种。恰河南核实垦田亩数,滑县原来垦荒的人都回了自己家乡,官府便贱卖了这一带的青苗租给这些无地难民,分五年期以粮顶债,安置了这批人。当下见秦凤梧过来,骨碌着眼珠子看瓜,王老五忙站起身,憨笑着道:“官人要吃瓜?西头的好,那边上的鸡粪,随便吃!”

    “我要买二百斤。”秦凤梧顺手摘了一个甜瓜,“嘣”地掬开,青皮红瓤白里儿,咬了一口道:“好甜——多少钱一斤?”

    “您是远处走道儿人,出门在外的不容易,”王老五道,“二百斤瓜我给你送去,出一弔钱,成么?”秦凤梧边吃边道:“成!咱们摘,我们东家等着呢!”王老五一边摘,一边套问:

    “客官是做什么生意的?”

    “绸缎,瓷器。”

    “发财——是从南边来的?”

    “我们生意大,南北都有分号。”

    二人一递一答正说话,稀里哗啦一阵响,一个赤膊汉子闯到地头,摘起一个瓜掰开就吃,口中道:“日他奶的,这里的人都死了,瓜地不靠路边种,叫老子好找!——常掌柜的,叫兄弟们过来,这里有瓜!”只听远处应了一声,一片声碰得庄稼乱响,冒出二十多个人来,都是满身油汗,也不理会王老五三人,满地里践踏着摘瓜,口里咬着,手里摘着,生瓜扔得到处都是。王老五气得脸色煞白,忙低声道:“别言声,没见都带着刀,是——响马!”秦凤梧手一颤,瓜落到田里,心里盘算着钻青纱帐逃跑。那个叫常掌柜的趟着瓜地走来,问道:“喂,你们是一家子?”

    “不是。”王老五护住女儿,盘着辫子低声说道:“他是买瓜的。瓜地是我的……”

    “这儿离延津县多远?”

    “回爷的话,顺官道往西七十里地。”

    “走直道儿呢?”

    “四十多里吧?”王老五道,“宁走三里光不走一里荒,谁走这样的庄稼地呢?”

    常掌柜的还要问话,一个贼人眼实,指着秦凤梧尖声叫道:“这不是黄河船上那个兔崽子秀才么?这世界日他妈的真小啊!”

    “小就小!”秦凤梧没等姓常的醒过神来,抄起一个熟透了的甜瓜劈脸砸了过去,打了个满脸花。他也真滑溜,哧溜便钻了高粱棵子里,没命地往回跑。强盗们扔瓜抄家伙,一窝蜂般从后追了上来。一个强人用刀比着对王老五道:“挑起瓜,跟着爷走!”王老五答应着一边挑瓜,一边悄声对女孩子道:“杏儿,快找你妈想法子!”那强人心不在焉地盯着外头,也没有听见。

    弘曆一干人一边在树下歇凉说话,巴巴地等着秦凤梧买瓜来,忽然听到远处一阵大呼小叫。转脸看时,秦凤梧疯了似的撒腿从高粱地里钻出来,头脸乌青,张着双臂大叫“抄家伙!抄家伙!响马来了——”他一个觔斗从田埂上倒栽下来,又翻一个身,满脸灰土臭汗,已是大花脸一般,抹一把跳起身来,指着青纱帐道:“贼人多!四爷,咱们赶紧到前头屯子里!”说话间高粱叶子一阵乱响,一群土匪髮辫盘顶手持刀枪已涌下路来。刘统勋数一数,只有二十多个敌人,算计除了邢家兄弟,温家的和两个丫头武艺高强,又是大白天,尽可支撑一会儿,略觉放心,便急急说道:“主子,叫温家的断后,邢家兄弟护着,走!”

    那常掌柜的却不急于进攻,站在路当中,手含在口里尖声呼啸一声,听了听,又是一声,路南远处便传来一声口哨,隐隐约约传来哗哗的庄稼声,遥遥还有呼喊声。刘统勋见骡夫们都吓怔了,怒喝一声:“快!谁敢逃,立刻大棍打死!”此刻温家的和嫣红已结束停当,下轿尾随护送。温家的掣剑在手,对远处贼人喊道:“喂——听说过山东端木家么?你们要抢端木老爷子的镖么?”

    “端木家还会接镖?老爷子封刀三十年了?”常掌柜的大笑道,“你真会吓唬人!——听说你们妮子暗器好準头,我挺着肚子硬挨,三镖打倒我,咱们桥走桥,路走路!”英英早已掏出那盒围棋子儿,相了相,觉得太远,没有把握地看看温家的。嫣红却手里暗扣着弹弓和铁丸,温家的一摸髮髻,取出一个纸包,里边是一叠打磨得雪亮的蝉翼铁镖,口中道:“你不信我们是端木爷的门下,送你个信儿就明白了!”手中那镖轻轻一捻,倏然间蜻蜓一样直飞高天——却只盘旋着舞动,乘常掌柜的凝神看天,低声道:“打!”嫣红一弹弓便将铁丸激射出去,那英英也是奋力一掷,一把黑棋子儿冲胸打向常掌柜的。常掌柜的一心防着空中旋飞不定的蝉翼镖,肚皮胸前早着了五六下,却连个青包也没有鼓起。他外家硬功如此之好,众人无不骇然。说话间那蝉翼镖已又飞到常掌柜的眼前,他伸手想捉,见那镖旋转得太快,蝴蝶般上下飘忽不定,往回缩时,左手拇指已被搪了一下,略一怔间眉头又被碰了一下,顿时渗出血来,眼见那镖旋力仍强,竟像长了眼一样粘追着自己,吓得连纵带跳滚到一旁,直到飞镖落地,才惊怔着爬起身来。

    温家的又取出一片蝉翼镖,冷笑道:“你信不信这独门暗器?再给你来一枚?”常掌柜的拱手道:“既是端木老爷的镖,我们不要了。车上那个小白脸跟我兄弟们有仇,你留下自己走路!”温家的道:“你说得真美,这是我家镖主!”

    “常哥,”那个黄水怪的弟子见常掌柜的迟疑,忙凑到跟前说道,“不信别人,还不信我铁嘴蛟的?那个小白脸真的值五十万银子!我们黄哥要不是想独吞,早得手了,您连一文也摸不着!这几个婆娘腕子再硬,也挺不住我们四十几个好手围攻,过了这个村,可再没这个店了!”温家的叫道:“姓常的,你是山东龟顶寨的黑无常吧?前年八月十五没去给端木老爷子贺节?为一个镖,要得罪遍绿林么?黄水怪是杂牌水鬼,你要跟他卖命?”

    黑无常低头想了想,五十万银子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黑沉着脸再不言语,将手一挥,说道:“上!杀光灭净心里清净!”土匪们噢噢呼叫着又冲上来。邢家兄弟前头护着弘曆,温家的三人飞弹打镖且战且退,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正急切间,前边屯子里锣声大作,狗叫人嚷,谁也听不清有多少人,喊的什么话,刘统勋以为又来大股土匪,一眼瞧见大路北坡有座土地庙,忙大声喝命:“都退到土地庙去!”

    这是一座不大的庙宇,新建不久,只正中一殿,塑着土地公婆二人,柱子上的泥漆摸着尚未完全乾燥。院落中间东西两株大榆树分居了正庙门前两厢。也许正因此地树木稀少,人们才特选了这里建庙。周围砖墙也都砌起不久,一切都十分简陋草率。众人一拥而入,立刻将弘曆拥进正殿,邢家兄弟守了殿门,温家的和嫣红英英守在榆树下,三人六目盯着大门和院墙。喘息未定,外头便听一片嘈乱的叫嚷声,刀器碰撞声。温家的一蹶上房,大喜说道:“四爷,这里乡民忠义,和土匪动上手了!”

    原来王杏儿逃回村去,气喘吁吁把外头的事一长一短告诉了母亲。那女人一听里头有救援过自己的恩人,操起铁锅出门边敲边大喊大叫:“外头人(注一)们听着,在南京送我们回来的那位爷叫土匪围在屯外了,那些鳖王八们只有二十来个,都出去打啊!谁不去是窑子(注二)里养的了!”其时刚过正午,在家歇晌的男人也有百十人,听受难的是恩人,土匪又不多,立时筛锣打盆地叫喊聚集起来,手里举着叉把铁锹、斧头、镰刀、镐锄鐝铣,还有的拿着大棍,吆喝着互相壮着胆蜂拥出村。见一群土匪正要攻土地庙,双方立时混战成一团,土匪们单打独斗原是些好手,无奈这些庄稼汉人多心齐,教师(注三)不如冒失,仓猝之间竟被打了个手忙脚乱,四散奔逃。那黑无常又踢又打又骂才将人众稳住。乱间王老五乘人不备,抽出扁担便逃,却迎头碰上跑过来的铁嘴蛟,被王老五一扁担打得就地磨了几个旋儿,一屁股坐了地下发昏。

    此时弘曆已经出了土地庙观战,见乡民们虽勇,一来没有领头的,二来没有军事经验,知道只要匪众略加整顿,杀回来后果不堪设想,思量着大声喝命:“邢建业,你们四个上,不要叫他们喘气,一个活的也不要逃掉!”

    “扎!”

    四兄弟叉手答应一声,立刻领头杀了过去。那群土匪喘息未定,乡民们又嗷嗷叫着冲过来,心慌意乱间已被砍翻五六个,其余的一哄而散,漫庄稼地四散奔逃。刘统勋在旁大喝一声:“乡亲们,不能留后患!拿贼呀,我们主子说了,拿住一个赏十亩地!”乡民们兴奋得大发鼓噪,立刻分头冲进青纱帐里穷追,刑家兄弟只盯死了黑无常,膏药似的粘着,跑到哪里追到哪里,那黑无常一个不留神竟掉进了井里!其余土匪虽然悍勇,无奈丧了斗志,地形也不熟,不到半个时辰,皆都束手就擒,倒是挨了王老五一扁担的铁嘴蛟见机得早,不知什么时候溜得无影无蹤。也亏了弘曆,临时安排,就将土地庙作了监房,挑出三十名精壮乡民随邢建义轮流看守,抚恤受伤百姓,按每亩七两银子官价发放赏银,忙得连热暑也忘记了,直到天黑才算诸事妥贴,此时滑县县令程荣青已带着衙役们赶来。乡民们放翻了两头猪,五六只羊,买酒设筵,就在王老五家大院热闹。弘曆、刘统勋、程荣青坐了首桌,王老五一家和秦凤梧相陪,与众人频频举杯相贺。酒酣耳热间,乡民们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地描绘日间情景,无不满面红光酲然欲醉,直到起更时分方才各自归家。

    程荣青却一直惴惴不安,见人散了,一边随弘曆进掌房,口中请罪道:“田制台宪谕早已过来了,奴才沿官道布置了一下,太草率荒唐。王爷在奴才境里出这样的事,真是辩无可辩,奴才这里专听爷的发落。”说着便跪了。

    “这是外省流寇,”弘曆说道,“再说你也不知道我走这条道儿。”见王氏送上热毛巾,杏儿端着热水进来,弘曆将脚泡在盆子里,用热毛巾揩着脸,一边思量一边说道:“这次贼人突发袭击,这个屯叫——叫槐树屯的吧——槐树屯乡民义勇兼备,奋起杀敌,匪众才得全军覆没,这都是贵县平时教化有方导民有术。因此,功劳还是你的。”因见杏儿跪上来替自己搓洗腿脚,弘曆夸了一句“好伶俐丫头!”又道:“你就按这个宗旨处理这个案子,申报田文镜,至于我,提也不要提。”

    “这个——奴才怎敢贪天之功——”

    “就这么说。”

    弘曆站起身来,趿着鞋适意地摆了几下双臂,又道:“所有人犯,明天一早你亲自押送回县。严加鞫审!”说着踱出院外,轻轻挥着扇子遥望天上星河,众人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

    “四爷,”

    刘统勋说道,“为首的那个黑无常,我们该带走。”

    “唔?”弘曆仰着脸,星光暗淡,看不清他什么脸色,却只沉吟不语。秦凤梧十分机警的人,已猜到刘统勋话中之意,因道:“这伙子匪贼,苦苦穷追四爷,必定有所指使。再说,由您亲自处置,也解恨些。”他没说完,弘曆已经领悟,点头道:“此仇岂能不雪?就是这样,贵县报上去一个‘匪首诨号黑无常者,为乡民诛杀’,也就是了。”

    程荣青这才明白这位王爷的心思:不想张扬自己遇难的事。这样一来,匪首被杀,匪众全歼,一古脑儿都成了县里功劳。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心里不由一阵狂喜,见弘曆摆手命退,诺诺连声带着衙役退了下去。弘曆便命邢建业,“把那个黑无常带到这里来!”说完踅回了上房。因见王老五一家五口都垂手侍立着,便笑道:“彼此知道身份了,就有这许多形迹。你们是主人,我们是客,这就摆平。”

    “不是这意思,”王氏敛衽福了两福,说道:“您不但救了我们一家,槐树屯一半的人都是爷从捨粥棚提携到这地步的。您就不是贵人,还是我们恩人呢!”杏儿便端上一盘削好了的甜瓜,小声道:“井里湃过的,请爷趁凉用!”

    弘曆拿起一块咬了一口,沁凉香甜,不禁高兴地抚着她的髮辫笑道:“好丫头,可惜你娘太疼你,不然跟了我北京去,几年就出息了!”王氏忙道:“死鬼那是把孩子往火坑里送,爷这样的好人家,我们巴都巴望不上呢!——癡妮子,爷收留你去北京享福,还不赶紧磕头!”杏儿早已俯下身子,就磕了不计其数的头,起身将弘曆换下的衣裳便拿了去。一时见邢建业带着垂头丧气的黑无常进来,王家的人才退了出去。

    “黑无常,”刘统勋见弘曆给自己使眼色,便自坐了,沉着脸问道:“你知道自己犯的什么罪么?”

    “知道,”黑无常梗着脖子道,“杀头的罪。走黑道那日我就预备着这一天了。呸,他奶奶的,过二十年——”

    “又是一条好汉。对吧?”刘统勋道,“可惜的是不止杀头而已。你不是杀人越货,是谋害!且谋害的是当今万岁驾前皇子四阿哥,宝亲王爷!你掂量掂量,逃得掉这一剐么?”

    黑无常睁大了眼,愕然打量着弘曆。只见弘曆穿着月白宁绸长衫跷足而坐,腰间繫一条明黄卧龙带,缀着汉玉坠麝香袋,手里一把素纸湘妃扇不紧不慢地摇着,将一根油光水滑的辫子轻搭在肩头,面白如月目如漆星,看着自己轻轻点头,清华神韵中带着威气,一副龙子凤孙派头。黑无常怔了半晌,说道:“就是皇上,我已经做出来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我认命!”弘曆冷丁地在旁插问了一句:“黑无常,听说你是出了名儿的採花贼?”黑无常急得眼瞪得铜铃一样,大叫:“你听谁说的?叫那兔崽子站出来!杀官的事我有,劫盐船的事我也有,就是不糟蹋女人!这是黑道上有名头儿的,不然我也不敢去吃端木家的筵席!起小我爹就掰着嘴教我,做强人是天作孽,弄女人是自作孽。我们黑道也有黑道的规矩道理。你只管查,查到一起,剁碎了我餵狗!”

    “盗亦有道,这是庄子的话。嗯——夫妄意室中之藏者圣也;入前,勇也;出后,义也;分均,仁也……”弘曆喃喃诵念几句,只一笑又敛住了,“其实杀头、凌迟、碎剁,都不是最酷之刑。昔日魏忠贤当国,动辄活剥人皮——延清,你看他如何炮製?”刘统勋一边寻思着弘曆用意,摇头道:“明朝有剥皮之刑,都是把人杀死再从容剥皮、揎草、风乾。”秦凤梧道:“魏珰剥人皮是活剥。用热沥青浇灌全身,再用冷水激硬,一块一块剥下——皮剥了,人还要活十二个时辰呢!”

    三个人有意渲染酷刑,连在里屋的嫣红姐妹都听得心惊肉跳,大热天儿一个劲打寒颤,黑无常也苍白了脸,低着头,两腿不由自主簌簌发抖,只是不言语。

    “你不肯‘自作孽’,还算善根不断。”弘曆冷冷盯着已被打下气焰的黑无常,“我佛作则行道以慈悲为怀。世有不可救之心无不可救之人。我取你不採花这一条,可以为你开一线生路。王臣匪贼其实只一念之差。你在盛年,又有一身本领,我亦很惜你,你不可自误!”这番话又威严又夹着温馨,既说天理又沿及人情世道,刘统勋手里不知断过多少案子审过多少人犯,老官熟牍稔知人性法律,也由不得佩服得五体投地。黑无常已自料无生理,想不到弘曆竟说得如此有情有义,崩角叩头说道:“老爷这么说,黑无常但凡是个人,还能不知恩,不感情的么?小的为匪,也是叫业主给逼的了。康熙四十五年山东丰收,东家八月十五夺佃,打死我兄弟卖了我侄女,我一怒之下就——烧了汪家寨,投奔龟顶山寨,当了三年小喽啰熬了个二等头目,就因为前头寨主王伦採花劫嫖妇女,我们翻脸火併,杀了他众人才推我坐了头把交椅……”他说着,触动往年伤情事,禁不住五内俱沸,伏地号啕痛哭。众人被他的破锣嗓子号得无不悽惶。

    “那龟顶峰离这里往返七百余里,又是太平世道。”刘统勋柔声问道,“你怎么敢犯浑到河南劫票?你也忒大胆的了。”说完偷看一眼弘曆。黑无常拭泪道:“那个跑了的铁嘴蛟,他爹在世和我是把兄弟。五天头里上跟我说,有一路镖,肥得很,带的银子有十几万不说,镖主的仇人肯出五十万银子买他的人头。各路人马都调到南北官道上等吃块肥肉,谁劫下来分三十万,其余黑道朋友分二十万。总是我鬼迷心窍,带着弟兄们就下山了……”

    “谁——谁出五十万?”

    “回老爷,不知道。”

    “嗯?”

    “真的!”黑无常抬起头来,急急分辩道,“铁嘴蛟说他也不知道。只说主人来头大极。各路都由一个道士主持,还有一个满口京腔,嘴上没长鬍子的老公儿,叫潘世贵,是京里哪个贵人府里开革的。我们这一股把守延津,限期今晚赶到。别的我真的说不上来了。”

    弘曆听得心旌摇动,已经断然肯定了自己原来的猜想,他想不到平日温文尔雅,揖让谦逊的三哥居然下得这样的辣手,而且不惜动用江湖匪盗沿途设卡,必欲置自己于死地而后已!思量着,已有了主意,突兀一句对黑无常道:“你没有骗我,我也不骗你。我可以赦了你。你想走也可以,想留也成。”

    黑无常瞪大了眼。

    “我替你想,留在我这里好。”弘曆脸上毫无表情,“因为你罪案未消,官府照旧要拿你。你的匪众已全数擒获,回山寨也做不成勾当。你自己怎么想?”“我愿随爷左右执鞭坠镫!”黑无常毫不犹豫地说道,“不是情极无奈,这年头谁还往黑道上钻?”弘曆点头微笑,指着秦凤梧道:“他也是犯了罪,我赦免收留下来的。看来我还有点功德,你先前杀官劫路,这个罪名儿了不得,要分两步棋儿走。先到密云我的庄子上当个副管家,过两年事情息了,换个名字补到营里,几仗打下来挣个将军副将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这么着可成?”他轻描淡写,为黑无常勾勒了后半世的如花似锦前程。黑无常全身的血几乎都涌到了脸上,心怦怦急跳,几乎要晕过去了,半晌才捣蒜价磕头,只是喃喃一句:“爷是我的再生父母……”

    “我从来奉旨钦差,都是微服来微服去——人家太熟悉我的脾性了。”弘曆盯着烛影叹道,“就是秦凤梧讲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知命者不立乎险墙之下,告诉程荣青,明儿我和他同路走,通知李绂派人接我,我要风风光光进北京城!”

注一:外头人:男人。

注二:窑子:即妓院。

注三:教师即武功教头。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