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二十八回 遮掩周张信口雌黄 曲心魑魅随意酬唱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八回 遮掩周张信口雌黄 曲心魑魅随意酬唱

    弘曆九死一生脱难回京,已是五月下旬。他自滑县入驿道传舍进京,即由李绂从保定府派来的人接着,一直护送到京郊丰台大营。那李绂也真经心,除了派自己的中军日夕不离左右地保护,沿途驿跸关防一日一报,也都有他亲自停当曲划。弘曆坐的是总督的八人绿呢大轿,警跸卤簿前呼后拥,提铃使报戒备森严,还有一棚绿营兵尾随半里之外随时策应。又怕热着了弘曆,那轿都改装了,揭开顶盖,加曲柄伞,俨然就是王爷乘舆;阖上轿盖即可遮风避雨,随时用快马呈送瓜果冰块供应。因此,从马头到丰台八百余里,不但不见个贼影儿,走得也真快意。

    当晚弘曆宿在潞河驿,洗涮刚毕,外头便报“礼部尚书尤明堂请见”。弘曆一边命“快请”,又对刘统勋等人道:“路上的事一字不许提——”已见尤明堂撅着小鬍子踏着方步进来,在天井里扎手窝脚地预备行礼,便隔门笑道:“是老尤啊!免礼进来吧!”

    “扎!”

    尤明堂答应一声揭帘进来。他已是六十七八岁的人了,五短身材,白净面皮小鬍子神气地翘着一对椒豆眼炯炯有神,看上去也只五十岁上下。尤明堂康熙三十三年就中了进士,足足做了二十多年京官,直到康熙晚年清理户部亏空,怡亲王才从郎官里将他提拔起来,几年之内不次擢升为礼部汉尚书,不声不响在京帮办中央枢务,其实若论起宠信,还在田文镜等人之上。尤明堂进来,到底还是打下马蹄袖叩安行了礼,笑道:“奴才是汉军镶黄旗下,是主子的包衣奴才。您不让行礼,奴才得多少天睡不安生,就算主子赏奴才个安心好了。主子忘了,前头工部郎官瞿家祥,是庄亲王爷门下。也是有一次吩咐免礼,他也真的就没行礼,回去越想越不对,觉得没脸再见主子,愈是不见愈是更觉没脸,精神恍恍惚惚,几个月就一病不起。还是儿子们去求庄王爷,王爷到他病榻前笑着赏了他一嘴巴,骂他:‘狗娘养的,快起来,爷有差使叫你办呢!’他就又欢天喜地起来办差去了——人,不可有心病啊!”他一番话啰哩啰嗦连说带比,连侍立在后的刘统勋秦凤梧,想着瞿家祥的形容儿,也忍不住都笑了。

    弘曆心情十分高兴,命人端来一盘冰湃荔枝,亲自剥了皮赏给明堂吃,又问道:“我读邸报,你不是从驾去了奉天么?怎么又是你来接我?三哥是在城里。还是在园子里?衡臣相公呢?”尤明堂笑道:“我已经準备好了走。皇上又来旨意,满尚书阿荣格父亲喀里领的坟在盛京,换了他从驾,就便把墓修一修。三爷如今是里里外外忙,这会子进宫给娘娘请安,不知道回园了没有。张廷玉一天要看几万字的折子,理清节略送到韵松轩三爷处裁夺,又要接见外省进京述职的大员——也真亏了他打熬得,日日月月年年就那么作事,要换了奴才,骨架子也散了——奴才刚见着他,他说一会就来,料想着他是约着三爷一道儿来呢。”

    弘曆心里突然一阵不是滋味。他已经几次见到雍正在奏章上的朱批,说“三阿哥处事干练不在汝之下”。“此等细心处弘时乃能体察,有子如此,吾复何忧?但汝兄弟皆如此心,则国家社稷之福也”。“三阿哥弘时昔有浮躁之病,今罕见矣”……诸如此类的话头,父皇反覆批给自己看,是什么意思呢?皇阿玛虽然几次说过“弘曆要懂得为君之难。慄慄懔懔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即如此也难免差错,粗率大意就更不可谅了”。“你是国家之宝,要善自珍爱”。“放胆作事,但存正大之心,朕不是庸主,断不朝三暮四”——但总观熙朝,皇帝爱太子,远远超过了皇阿玛爱自己,结果还是废了。一路上出的事,已使他对弘时百倍警觉,他在众人面前又这样拚命作事广博人望,真令人不寒而慄!思量着,脸上已没了笑容,却叹息一声道:“皇阿玛是病身子出京的,我真担心。离开南京前,我访查了几次,总不得个好医生。十三叔我也着实惦记着,这几日可好些了?”

    尤明堂哪里知道霎那间弘曆转了这许多念头,一躬身说道:“怡王爷也惦记者您呢!昨个我去清梵寺请安,王爷还说,‘弘曆在外头时日不宜太长,我已经写折子请皇上早些叫他回来。’我说,‘李绂那里已经递来滚单,明日就可到京。’王爷说:‘他们小弟兄几个,从小就在我膝上玩耍,我真想他,回来叫他一定抽空儿来看我。我这身子骨儿,不定哪天就随先帝爷去了。’”

    尤明堂说着,已是神色黯然。弘曆听得心里滚烫酸热,两滴泪在眼眶里转了几转,还是淌了出来,忙拭泪笑道:“待会儿见过三哥和张相,我就去清梵寺。”正说着,便见弘时满面笑容,和张廷玉联袂进了驿馆二门。弘曆忙站起身来疾步出迎,就天井阶前给弘时打个千儿,起身又打一千,说道:“三哥,您来了,叫我好想!”又对张廷玉道:“老相越发瘦了,不过精神还矍铄!”

    “老四,着实辛苦你!”弘时一把挽住弘曆,“晒黑了,也瘦了些。德王上次来京,给我带的鹿胎、人参——我说给你要的药——看看都不合你用,也不是节令儿,叫他办了八两牛黄、一斤麝香,还有点冰片,叫人带了南京去,来信说你已经不辞而别。你可真行,这么热天儿微服赶路!不过看上去精神满好的——回来了,先好好歇歇,身子骨儿是要紧的……”他觑着弘曆,眼中闪着欣喜温柔的光,说不尽久别重逢的兄弟亲情。弘曆似乎也十分感动,拉着弘时的手不放,笑道:“多谢哥哥了。你自己也是个热底子,那些药用得着的。你喜欢吃碧罗春茶,这次我给你带了二斤,真正乔婆子家的!留在开封,过几日就送来了……”又转脸对张廷玉道:“给你也带了一斤,还有三令宋纸,一盒子徽墨,你可得好生写一幅字儿送我啰?”张廷玉笑得眼睛瞇成一条缝,说道:“老奴才怎么当得起?爷的字比奴才的强十倍呢!”

    君臣兄弟话别寒暄亲如甘饴,张廷玉刘统勋都觉得平常。秦凤梧初入政门接触这些权要人物,看得一阵阵胆寒:就眼前如此雍雍穆穆,揖让谦恭如鱼游水的情景,谁能想到风涛黄河上槐荫老树下那场场凶险无比的追杀?他甚至觉得弘曆和刘统勋太过疑心,“是不是四爷多心了?”正自胡思乱想,几人献茶入座,弘时端杯用碗盖拨着浮沫问道:“这位先生眼生得很,是新跟了四爷的么?”

    “他么?”弘曆呵呵笑道,“李汉三,字世杰。幼年随父母到河南光山作生意,后来家道中落入资捐了个监生,随河道衙门当了个幕宾,不但熟知河务水利,文章诗赋也都很瞧得过。河南河道阮兴吾是我的门下,夤缘从我这儿求个出身,就带了京来。”秦凤梧只微微一怔,但他素来心高胆大,又机警过人,就坡儿打滚道:“这是阮公的厚爱,四爷的抬举,小子何德何能呢?后生晚辈,多待门墙照应。”弘曆不等他说完便连连吩咐设酒款待。

    本来钦差完差回京,朝廷照例不设公筵,以廉俭昭天子之德。但这次一来雍正不在京,不至于酒后见驾;二来这是兄弟相逢,弘曆的一片恺悌情份,众人也不便拂了他的美意。略一逊让,弘时张廷玉刘统勋便都入席,秦凤梧执壶殷殷相劝。吃酒间弘曆弘时频频举杯互道思念之苦,刘统勋尤明堂满口帝德君恩兄弟敦睦楷悌。

    张廷玉留心实务,时时向“李先生请教”河务利弊。弘曆一头要照就弘时,一头生恐秦凤梧露了蹄脚。秦凤梧说笑打诨讲诗演词,一头打叠精神卖弄学问,一头还要应付张廷玉出的冷题。幸而他沿黄河游冶过山水,又读过陈璜所着《河防述要》,天分又极高,实的虚的连编带蒙,夹着还要吹捧田文镜的治河业绩。一席下来,竟是口蜜与腹剑共酌,杯酒与谎言齐飞。酒足饭饱揖让礼送二人出去,弘曆揩着头上的汗笑道:“我素来最怕吃酒,今儿吃酒比说话容易。我看你就改名儿叫李汉三吧!”

    是时正是孟夏之仲,天虽过了亥时还不算黑。弘曆本来送走他们,立刻就要去清梵寺见允祥的,已经走出房门又退了回来。半躺在竹籐春凳上望着天棚出神。刘统勋和秦凤梧既不能退,也不能说话,只好垂手乾站着。

    “延清啊!”许久许久,弘曆才叹息一声说道,“我们许是错疑了老三了。”

    刘统勋和秦凤梧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次路上连连遭遇劫难,普通土匪根本没有这个胆量,也不会有那么灵通的信息,四面八方地集中到弘曆经过的地方,準确地强袭,肯定有在朝的权要居中指挥。一目了然的事,弘曆一路几次明白无误地疑到了弘时,为什么此刻又这样说呢?刘秦二人本来一无所知,也都是顺着弘曆的思路去想的,现在弘曆却说“我们”错疑了,这个话说得也怪。略一思量,二人立刻明白,弘曆是用官话说私事:他不想张扬这事,也告诉刘统勋和秦凤梧,如果张扬,他不承当“错疑”的责任。思索着,刘统勋道:“四爷说的是,这种事不像亲兄弟所为。奴才们自该慎守谨言,请四爷放心。”弘曆坐直了身子,悠然地摇着扇子,说道:“当初疑也不为无因,圣祖爷时兄弟们闹家务,火爆得天下皆知,前车之辙犹在,历历惊心骇目。将前比后,又身处危境,多想想也是自然之理。就昔年闹家务,哥们几个也没有下这个辣手的。天下事诡变机械,万花筒儿一样,也难保有人借端生事,调唆我兄弟相疑也未可知。但你们留意,我方才说了‘许是’二字,并不下定论。统勋你作过刑狱官,捉姦捉双,拿贼见赃,一语既出,这地方泼水难收。我以仁义事君待下,万不可错会了我的意。”他一番话说,像荷叶上的露珠流滚不定,又严密得点滴不漏,两个人都听得心里佩服,垂首称是。

    “秦凤梧你是精熟易理的。”弘曆若有所思地说道,“君不密则失其国,臣不密则失其身,是《易经》里的话吧?其实这个‘密’字不单指机密谨言。它是‘周全’的意思。面面都想清楚了,就有了开锁的钥匙。胡乱用钥匙去捅,把锁捅坏了也就完了。我说的是‘理’,至于‘事’,并不是不要去想。且存着心里去,该用的时候它就是开锁钥匙——明白么?”

    “是,奴才们明白!”二人一齐答道。至此,他们才真正领略了这位少年王爷的心胸和智量。

    弘曆笑道:“那好。从现在起,我们不谈这件事了。统勋明儿就回部,秦——李汉三,你且留在我这里。我给你抬个旗籍,有进身机会就荐你出去。照我方才席上的话,你草拟一封信给开封河道衙门的阮兴吾。他是我的家奴出去的,信可以说透点,不要留把柄就是了。”说罢起身挺了挺腰,吩咐道:“备轿!”

    ※※※

    弘时从潞河驿辞出来,原来要打道回府的,中途变了主意,转轿便奔了张廷玉府。本来三贝勒府在鲜花深处胡同一带,张廷玉的新宅就在西华门外,二人差不多一个去向。因此他的大轿落下,张廷玉还没有进院,正在门洞里和几个外省大员说话。弘时一眼瞧见大学士尹泰也在,一边拾级上来,远远便笑道:“尹老相也来了?”尹泰见他来,忙过来笑道请安,几个官也都跟着行礼。弘时一把挽起尹泰,说道:“老相国还和我闹这个——都起来——上回弘昼受了您一礼,弄得皇上好一顿数落,您恐叫我也躬背控腰挨训么?”说罢呵呵大笑。

    “就是的,我也正说尹年兄呢!”张廷玉一边揣猜着弘时来意,一边笑说,“他就放心不下继英兄,这也是情理里头的事——你知道,由道员进封按察使,不是我说了算,得省里保秦上来,我们票拟了进呈御览,下旨奉行。你别着急,安徽今年考评,考功司还没有报上来呢!但有一线之明,总不教你失望。不然嫂夫人那里我连茶也吃不上了。”

    弘时一听就知道这个尹泰又来给二儿子尹继英撞木钟求官。尹泰三个儿子,长子早夭,三公子尹继善多才多艺干练聪慧,二十岁上便是两榜进士一甲及第,由翰林院编修外放知府,而道台,而布政使,到当巡抚时年纪尚不满三十岁。起初作官,不能说没有沾尹泰的光儿,但后来政声卓起,无论在江西剿匪,在广东杀贪,在南京理财治河,昌明圣道作养士人,竟是拿起甚么,甚么第一,把老爷子的名声早盖过去了。可惜的是尹继善不是嫡出,尹泰素来有季常之惧,偏是大太太的儿子继英争不起气来,屡试屡蹶,四十岁头只得捐了个监生。那大太太尹刘氏有气,只管在府里压制继善母亲黄氏,动不动便把老爷子拾掇得魂魄不全。她竟而亲自出马去央求雍正,到底给儿子讨了个“恩荫”。雍正瞧着尹继善的脸,又昔年当皇子时尹泰曾在毓庆宫伴读,不好过拂其意,也就成全了老尹泰这番心意。这都是前话,也不须细提。弘时却打心眼里觉得尹泰倚老卖老,不肯给他心里受用,因笑道:“继英的事只是早晚的事,您甭急,我也要在皇上跟前说话的。且告诉你个喜讯,继善晋陞伯爵,礼部老尤跟我说,票拟都出了。尖山坝修成,老四本章奏上来,那天皇上高兴得喝了一杯白酒,叫了我去说,尹继善真乃全才,要进贤良祠。又说尹泰也是兢兢业业,又养这么个好儿子,也该进贤良祠。嘿!一门两名臣,同入凌烟阁,我朝绝无仅有,遍查二十一史也罕见的,改日我登门道贺。老相,把你后院埋的三十年老绍刨出来待我,如何?”

    “那是皇上的垂爱,也是我祖上的胤德。”尹泰说道,“老夫和犬子受赐太多了!”他长长的寿眉和花白鬍子都微微抖动,脸上露出极为複杂的笑容,像凝固了似的一动不动,半晌才莫名其妙地叹息了一声,拽着艰涩的步履,口中道:“你们忙吧,我走了。唉,我是老了……”弘时冲他的背影喊道:“走好!别忘了给我备酒!”

    张廷玉洞明世事阅历沧桑,自然心中雪亮,他是百炼钢化了绕指柔的人,自然一切不形于色,当下掏出怀錶看了看,对众人道:“三爷来有要紧事,今晚谈不成了。众位老兄谁明天离京,又有非稟不可的事,那就等着,余下的明天从容再谈。”说罢将手一让,众人便纷纷辞去。“衡臣相公,”弘时随张廷玉进了书房,接过丫头递来的茶捧在手里,劈头一句言语惊人:“我不是个爱串门的阿哥。这次老四在河南境内连连遭人毒手,险些送命,是脱难逃回京城,你晓得么?”

    张廷玉刚刚端起杯,热水一下子溅在手上,忙放了茶盘时,死死盯了弘时一眼,倒吸一口冷气道:“有这样的事?田文镜居然不奏,一路过来的滚单,连提也不提!”“那是为了机密。”弘时声音低沉而又清晰,“详细情形我还不太清楚,老四渡河坐了贼船,在铜瓦渡口上游和水匪周旋了将近一天。附近有打鱼的看见了,报案直到开封府。开封府派人去看,已经是第四天的事,在铜瓦渡口捞上七具尸体,穿着水鬼服装,身带刀伤,刚刚查明这股水匪是个叫黄水怪的领头。老四许是有高人暗中相助——因为水中打捞那么多尸体,船上还有两具都是匪盗,老四又安然无恙!田文镜的稟帖上来,我立刻下了片子叫查找老四下落,又令李绂送弘曆回京。我知道的大抵就是这些了。”

    张廷玉久久没有言语,心中极是不平静,这当然是天字第一号的大案,从康熙第一次南巡,杨起隆在毘卢院密谋炮打行宫,到现在几十年,天下太平已久。别说皇子,就是寻常商贾南北来往,大肆劫掠杀人越货的也极罕见。出这样的事,他当宰相的首当其冲有着重大责任。但同时,张廷玉心中又起疑云:这么大的事,这位办老了事的坐纛儿阿哥竟然不晓得知会自己一声,越过政府就自行秘密处置,是什么意思呢?李绂和田文镜辖境接壤,二人又正笔墨官司打得火热,偏偏田文镜四面受攻时,可巧就在他境里出了谋害皇子案,这背后有没有别的文章呢?思量着,张廷玉徐徐透了一口气,说道:“阴阳不调匪盗纵恣,乃是宰相之责。我是太大意了。这件事还要直接问问四爷,然后奏明皇上,或由刑部,或交李卫,一定要限期破案。”

    “我知道这案子已经十二天了。”弘时搬指算算了鬆开手,“这不是件体面事——要知道,皇上推行新政,朝野非议得很多。你见过抄报了,湖南、湖广、云贵、两广省城里都出了揭帖案。匪人奸徒散布流言惑乱人心,有说泰山崩的,有说太湖氾滥的,有说真主下世的,有说地震的,有说彗星出现的,总之是‘人君无道天象文警’之类的话造得风雨惊心。这种事渲染出去,编戏唱道情的也许竟有的!说到责任,我当坐纛儿的更责无旁贷。但我不想惊动朝廷,也不想给皇阿玛添乱,因为与大政无益嘛!”他呷了一口茶,打住了话头,不时瞟张廷玉一眼,张廷玉拉得绷紧的心弦鬆开了。无论如何,弘时这片心肠皎然可对天地日月,既想到了维护大局,又想到皇帝身体身子骨儿,算得上思谋周详。张廷玉释怀地一笑,说道:“三爷,政务孝道你都想齐全了。奴才老了,跟不上爷的脚蹤儿了。爷这次主持韵松轩,几件事办得都叫人心服。湖广私铸雍正钱一案下来,连湖南粮价也趋平稳,杭州纺工叫歇(注一)首犯拿了解到云贵铜矿枭首示众,我原觉得苛了一点,后来想想还是你对。果然矿工们也都安静下来没敢叫歇。不但少杀了人,而且铜矿开工更足。杀伐决断,临事机变顾全大局,都思量得面面俱到,真是好样的!”

    张廷玉为相数十年,无论朝政人事,上至皇族阿哥,下至州县小吏,都以“持衡”相处,和谁也不疏远,也没有特别亲近的,平日信守“万言万当不如一默”,从没有这样连篇累牍夸奖哪一个人的。弘时不禁听得脸上放光,立刻抄起高帽子奉还,皱起眉头深沉地一叹,说道:“我是后生小辈,见过几多世面?您自小儿瞧着我长大的,还不晓得我?您才真正是朝廷柱石国家栋樑之臣!上回皇上说胳膊痛,我和老四赶紧去请安,他老人家看上去再不像病疼模样,皇上说,‘张廷玉病了,他是朕的股肱,和朕连着体结着心呢!’——我们这才明白是您清恙在身。您封伯爵,礼部说您没有野战功勋,也没有地方政绩,难于措词,皇上说‘张良有什么野战功勋地方政绩?决胜千里之外就是功。张衡臣就是朕的子房!’哎,对了,这次议的入贤良祠臣子,礼部票拟您是头一名。皇上从奉天朱批回来,张廷玉不应同别人一样。既是元勋遗老,又是股肱良臣,善始而全终,应该进十哲祠,配享孔孟程朱这些圣贤。人吶,做到你这一步,算是彪柄史册辉耀千古的啦!”

    他捡着好听的话一车一车地送,却忘了张廷玉是个城府极深的老宰相,一个清华皇子天璜贵胄这样捧一个臣子,太失身份了。弘时忘形时谀言佞笑的样子,口中的酒肉气息也叫他受不了。只强笑着听完,说道:“‘善始’我作得说得过去,‘全终’还要看以后。踏实作事勉进臣道。身后荣名大小,都是天子恩德。”这淡淡一句话立即打哑了弘时,只一笑间他又恢复了常态,换了话题道:“皇上不知几时回銮,我们这边得预备接驾呢。我在思量,要不要亲自去一趟承德劝劝老爷子,这么热天儿,就在避暑山庄驻驾,立秋后再回京,赶上审批秋决也就行了。老四回来,还是他来主持韵松轩,我想走走疏散疏散筋骨。”

    “四爷刚刚回京,他是钦差大臣,得先见皇上述职才能说到别的上头。”张廷玉自觉至此才明白弘时来意,笑着说道:“您也是奉旨坐纛儿,不奉旨就敢把差使交给别人?倒是李绂那份弹劾田文镜的奏折和田文镜的奏辩,已经发到各部几天了,要赶紧收集大吏们的意见是要紧的。皇上回京,头一件必定要问这个案子的。”

    送走弘时,张廷玉看时辰,正是钟响十声。既是平日,也还不到歇息时间。门房里还有两个官员是明天一早就要离京的,叫进来问了问,却压根没有非办不可的急事。官场上的事张廷玉透熟,有事没事多见大人有益无害,耐着性子听他们说完,交代了几句应留心事项便端茶送客,自坐在书房反覆思索。他只觉得心中烦躁气血不定,虽然弘曆的遇险经过尚不详细,但在铜瓦渡口就发现八九具尸体,可见当时情形的险恶。弘曆,那是在一百多名皇族子弟中唯一跟着圣祖侍候书房学习政务的,又是雍正儿子里唯一封了亲王的皇阿哥,除了瞎子,谁都看得出圣意所归。单只是水匪见财起意,那还只是一般盗劫案子,自己引咎请求处分,着田文镜李卫追缉漏网逃犯也就完事。但若不是这种情形呢?要是一场新的阿哥阋墙之争呢?张廷玉是亲历亲见过雍正兄弟间争夺嫡位血淋淋的场面的。投毒、截杀、刺杀、设陷于前落井下石于后……无所不用其极——要真的是这样,自己想后半生当个太平宰相的愿心就彻底完了!他想得头都胀疼了,终归知道的情节太少,得不出结论来。但弘时说的瞒着雍正,这件事却万不可行,漫说田文镜不会隐瞒,连弘时自己也保不定这会子正写密折给皇帝呢!张廷玉那张清臞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铺开纸来,下垂的眼睑一动不动凝注良久,缓缓写道:

    奴才张廷玉叩请圣安,敬密跪奏:适才皇三子弘时夜造奴才府……

详细写了二人对话情形,笔触一顿,接着又写道:

    弘时敬忠之心,孝悌之情溢于言表。然据奴才思之,兹事体大,长掩亦属非道。惶骇颤慄之余谨陈密奏,并请皇上严加处分,以为大臣疏漏失职之戒。俟奴才与皇四哥弘曆谈之后,自当另行具折。所请当否,惟圣裁之后奉旨遵办。

写完又看一遍,满意地放下笔,仰身深深打了个呵欠。

    张廷玉料得一点不假,他打呵欠时,弘时的密折已经誊清。不过他的折稿不是自己起草,是三贝勒府头号幕僚旷师爷所写,因密折不许代笔,所以由他亲自誊写。他又仔细看了一遍,和张廷玉折子不同的,前面有田文镜的奏片摘要和自己亲自处置的过程,和张廷玉谈话也略去了,只说“已知会军机大臣张廷玉,钩缉元兇”,其余都是讚誉弘曆“颇识大体,雅不欲以己身安危致使皇阿玛焦虑劳心。观其情形,似因皇阿玛龙体欠安,俟痊好之后徐徐奏知,此亦孝诚之悃,儿臣亦心折感动,黯然涕下矣!”他也打了个呵欠,对守在身边的旷师爷道:“就这样发出去吧!”“是!”那旷师爷拿起折稿回身便走。

    “回来。”

    旷师爷站住脚,用询问的目光盯着弘时,没有说话。他是保定人,叫旷清行,年纪不过三十五六,十二岁入学,五进考场乡试,俱都名落孙山。替别人当枪手时却是考一场中一场,索性就以此为生,有名的“旷鸟铳”。自己秋风弩钝名场失意,代挣的银子却获资巨万。李绂到任访查出来又气又笑,革掉了他的秀才,当笑话讲给张廷玉,却被弘时听了心里,辗转罗致到府里。此人不但文章又快又好,遇事思路也十分敏捷,话不多却简捷明了,只一年间便成了弘时最得用的心腹清客。弘时目光在灯下流移不定,许久才问道:“都掐断了?”

    “掐断了。”旷师爷道,“聂公公太扎眼,送到哪里人也能看出他是个老公儿,谢师爷用的药酒。其余人知道的不多,我们犯不着杀那么多,都打发了黑山庄上,用人看着,用钱餵着——随时都能处置。只有铁头蛟,逃到了山东抱犊崮。其实,他一个土匪,知道的也不多,坏不了爷的事。”

    弘时阴着脸又思索一会儿,摆手道:“买通抱犊崮的黄九龄,除掉!一个后患也不可留——你去吧!”


注一:叫歇即今之“罢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