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三十二回 贾道士蒙宠入宫闱 废太子染恙归大梦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三十二回 贾道士蒙宠入宫闱 废太子染恙归大梦

    乔引娣回到畅春园澹宁居,正是申牌时分,小宫女春燕告诉她皇帝在梵华楼赐筵,和一个大将同席共餐。还说有个山西口音的年轻人,说是五寨县的,在园门口向太监打听她的下落。引娣满心凄楚,又热又乏,起先心不在焉,见说打听自己,才留了心,问道:“他打听我?有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什么名字。”春燕年纪尚在稚龄,迷迷糊糊摇头说道,“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吧,我没见,是双闸口守门的小蔡说的。”引娣问道:“小蔡就没问问他来寻我有什么事?”“问了。”春燕说道,“那人说他姓高,是你邻居,进北京跑单帮,折了本钱,想找你想办法拆兑几个盘缠钱。这种事宫里有规矩,不奉旨是不得见面的。小蔡请示了守门的张五哥,五哥这人你知道,最厚道的,自己出了十五两银子打发那姓高的去了。”

    引娣听了呆了半晌,仔细想了想自己并没有姓高的亲戚。自离家七年,日思夜想的就是自己的娘老子,后来捲进雍正和允禩兄弟相斗的感情深波之中,竟沖淡了自己思亲思乡之情。娘的满带愁容的脸在眼前一晃,她的心像猛地被针刺了一下,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但此时再着急,人已经打发走了也是无法。引娣还要再问,见允祥和方苞厮跟着远远踱步过来,后头还跟着一个黑衣年轻人。她此时什么人也不想见,一句话也不想说,只对春燕道:“我身子不爽,里头歇着,万岁回来只告稟他一声就是了。”说罢抽身匆匆进去,躺在自己床上,辗转反侧思量着,只觉得愈思愈苦,不觉已是泪湿枕衾。

    允祥在清梵寺养病,已经三年不出寺门一步,此时出现在澹宁居,所有侍卫、太监宫人皆都新奇惊讶。秦狗儿率着众人一齐请下安去,笑着道:“爷可是大安了,只是面目还清减些,这里的奴才们日日想,夜夜盼着爷康复。阿弥陀佛!总算见爷欢欢喜喜又进来了!”允祥含笑命众人起身,笑道:“你们哪里是想我,只怕是又想打我的抽丰,或者犯了错儿撞我的木钟,在主子跟前替你们说情的吧?”

    “想爷也是真的。爷在跟前儿,主子脾性就好些儿,奴才们差使好办也是真的。”秦狗儿顺竿儿爬着奉迎,嬉笑着道:“四川提督岳大帅进京来了,主子的赐筵君臣同席说话,张相和朱相,鄂中堂都在那边陪着。爷想过去,奴才去稟,万岁爷必定欢喜不尽的。主子今早还说后儿是主子娘娘冥寿,要作法事演戏。只怕十三爷赶不得热闹,瞧爷这身子,竟是不相干了!”说罢偷眼看了那个黑衣人一眼。允祥笑着对方苞和黑衣人道:“方先生、士芳,我们就在这等会吧。”贾士芳一笑,说道:“万岁已经筵毕,和几位大人都过来了。”

    方苞虽是儒学大家,几次见贾士芳,已知此人确有异能,正犹疑间,果见张廷玉和岳锺麒一左一右挨着雍正皇帝,弘曆、弘时、鄂尔泰随在岳锺麒侧畔说笑着踱过来。三个人忙都俯伏地迎接。雍正只盯了贾士芳一眼,满脸却是笑容,说道:“十三弟,早就说过你在朕前免行参礼的嘛——都进来吧!”允祥三人忙叩头起身,允祥拍着岳锺麒肩头,笑道:“东美大将军真活得结实!打小儿我见你就这模样,现在见你还是老样子,你吃了长生不老药了么?”

    “十三爷取笑了,奴才其实也老了。”岳锺麒笑容可掬,“在川时我想着十三爷不定病成什么样儿呢,看来竟是一点也不相干!只是还消瘦,脸色也苍白。爷还得保重啊!”说笑着一齐进殿,又重新向雍正见礼。

    雍正心情看上去颇好,吩咐众人坐下,叹道:“今儿真是齐全,就是往常开御前会议,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病,总有些不尽人意处。东美方才说,四川去岁稻子大熟,是百年不遇的好年景,今年全部换了圣祖爷亲自育出来的‘一穗传’双季稻,估约比去年还要长出一成。如今兵精粮足,厉兵秣马单等朕的一声号令,就可由青海西进新疆,朕心里说不出的欢喜。”

    “四川存粮可支一年军用。”岳锺麒气度雍容,脸上泛着红光,在杌子上微一躬身,声朗气足地说道,“奴才身受两世国恩,不敢不用心练兵,今秋新粮下来,再请旨从李卫处调拨一百万石粮,就可移兵西宁,来春草肥击鼓西进。策零阿拉布坦一隅跳梁,挡不住我天兵一讨!”

    “今天不议军事。”雍正笑了笑,接过春燕递过的热毛巾敷在左颏下,说道:“朕实想不到十三弟竟尔康复,如此神速真出人意外——十三弟,这位想必是贾先生了?”

    贾士芳是随着众人“赐座”坐下的,早已觉得不安,听得皇帝问及,就势儿跪了,叩头道:“道士草野黄冠,圣化治道之余流,焉敢谬承‘先生’!皇上过誉了。”

    “嗯。”雍正不冷不热地一笑,说道,“只要有真本领,那又何妨呢?你的道号?”

    “贫道道号紫微真人。”

    “好大的名字!”

    贾士芳连连叩头,说道:“贫道自生人世命犯华盖,父母有缘得遇异人,以《易经》演先天之数点化,如不从道,克尽我家七百老小性命,自身潦倒沟壑穷死为饿殍。如若捨身三清,则为紫微星前执拂清风使者。三岁即上江西龙虎山,斩绝人间禄籍,我师娄真人为我取号‘紫微’,贫道虽有些小术小道,其实盛名难副。常自内愧,畏命敬数,从来不敢自称这道号的。”

    “那个替你推造命的是什么人?”

    贾士芳头在水磨青砖地上碰得山响,却不言语,雍正知他不愿说,叹道:“既不能说,敢就罢了。你很有些神通,治好了不少人的病。李卫的喘病,怡亲王的痨疾都大有起色。他们都荐你是有道之人。”贾士芳舒了一口气,说道:“那是十三爷,李大人自身祖德自身修为,又托了皇上齐天洪福,贫道怎敢贪天之功!”

    岳锺麒原是赐筵后随同过来谢恩的,因雍正说“不议军事”,就有点坐不住,见是话缝儿,忙伏身叩头道:“奴才营务里有些细事,六部里还要走动走动。主子没有别的事,奴才要告退了。”雍正笑道:“我们不误你的军机。你去吧,有些事弘曆也作得主的,就不必一一奏朕,有见地不一的要商酌着办,不可掉以轻心!”岳锺麒自叩头辞了出去。

    “不过,朕还不能全然信你。”

    雍正倏然间敛去了微笑,又对贾士芳说道,“既然朕自己‘齐天洪福’为什么常年身热不退,睏倦难支,且下颏上常出微疙瘩久治不癒?衡臣,你相信这些道术么?”张廷玉手一摆,极乾脆地说道:“老臣不信。”

    贾士芳双手据地,仰面凝视着雍正,又看了看张廷玉,说道:“贫道初觐天颜,胆气不壮,皇上若能赐酒一杯,贫道可立解皇上病楚。”雍正大喜,忙命:“高无庸,叫引娣端一碗酒来给他壮壮胆气。”

    说话间引娣已经出来。她原在自己房里躺卧着,满心凄楚无以自遣。春燕墨香几个丫头都进来说外头进来个能未卜先知的活神仙正和皇帝说话,拉拉扯扯一块儿到西隔栅外偷看偷听。听见传唤,引娣忙在隔栅后倒了一小杯酒,双手捧着袅袅婷婷送到贾士芳面前。贾士芳看见她,怔了一下接在手中,咕咕一饮而尽,定神又看看雍正君臣,说道:“万岁恕贫道质直。紫禁城、雍和宫中都有戾气不散,似有不得血食之怨鬼作祟,戾气沖犯中央土星帝座,自然于龙体有碍。以祭奠血食发送,元神不损,自然就康复了。”

    “怨鬼?戾气?”雍正皱着眉,死死盯着贾士芳,“你说详细一点。谁冤杀了人,又是什么样的人?”贾士芳摇头道:“贫道术数有限,天眼法力有限,不能详细。万岁只要思量一下就知道了,驻驾紫禁城,不如在畅春园安宁,在畅春园,又不及承德,承德又不及奉天。若是如此,贫道说的就不假。”雍正微微仰着脸想想,似乎确实是这样。正要再问,张廷玉笑道:“大内紫禁城自前明至今数百年为帝尊宴息起居之地,冤杀的人还少了?道士说的大实话,真可笑!”方苞也是格格地笑,说道:“‘戾气’大约就是所谓的‘阴’气了?数百年古屋老殿,焉得没有点阴气?”

    贾士芳知道,不显本领,终究难使这些人信服,因道:“二位大人诚然说的是,皇上,您现在颏下的微疙瘩怎么样!贫道当场为您疗治。”雍正将热毛巾取下,摸了摸,说道:“这疙瘩起来又有五六天了,吃药热敷,再有十几天也就平了。”贾士芳低头喃喃吟诵几句,没有再和雍正交谈,却对张廷玉笑道:“相爷和方先生都是正统儒学,识穷天下。岂不知大道渊深,焉在口舌之间?方先生您左臂骨上有一骨刺,每隔半月疼痛不能举臂,可是有的?”

    “有的。”方苞一下子睁大了眼。

    “张相爷,您的长公子前年骑马颠下来摔伤,右腿行走不良。”贾士芳平静地问道,“可是有的?”张廷玉笑道:“这事知道的人多了,不足为奇。”贾士芳笑道:“您可派人现在回去瞧瞧,贵公子的腿已经行走如常!”

    张廷玉一怔,笑道:“谁听你这牛鼻子胡说八道!”雍正却道:“是真是假一看便知——高无庸,你亲自骑快马去看,立即回来奏朕!”

    “扎!”

    “这是张相爷家务处置有舛天和之报。”贾士芳冷峻地说道,“张相好生回顾,有没有不仁不慈之处?”

    张廷玉心里轰然一声:这何待“好生回顾”,他的二儿子张梅清随他来京,私地和一个青楼歌伎要好,被他发现,打得死去活来,女的也自触而亡,多少年想起来自咎于心痛楚怅惘。此事极为隐秘,竟被贾士芳一语道破。张廷玉一时竟呆怔无语,贾士芳笑道:“请皇上再摸颏下,请方先生再摸摸骨刺,看看如何?”

    雍正和方苞原已看呆了,此时惊醒过来,下意识用手触摸患处,都是平滑滋润——居然在顷刻之间,患处消逝得无影无蹤!

    “真有神仙?你真的是神仙?”雍正大吃一惊,霍然起身悠了几步,但觉心明气爽,望着这个不可思议的怪人,半晌才问道:“那方先生又是因什么得病呢?”贾士芳叹道:“方先生乃是一代文星,他要乡居着书,谁给他难受?他已坠入尘俗纷争之中,有了名利之心,机械阴谋为鬼神所忌,只是无大恶,所以小示惩戒而已。”

    方苞心中此刻感慨万千,自己弃文从政,身为天子布衣师友,虽然只挂了个侍郎衔,其实已是权柄不下枢相的熏灼重臣。自康熙晚年进京,在诸阿哥党争之间帮皇帝出谋划策,各方周旋,说个“机械阴谋”也真不是冤枉了他。思量着喟然一叹,说道:“贾道长言之不谬。我身处其间虽然为难,也只能勉从圣命,这是不得已的事。”

    “这毕竟都是小术小道。”雍正陡地起了一个心念,说道,“三清大道,宗旨也是济世救人。如今数省天气亢旱,各处乞雨无效,你既有通天彻地之能,能否乞雨来,此一功德,天地必定鑒谅!”

    贾士芳怔了一下,叩头道:“皇上此一念之仁,上通九天下彻三泉。何必乞雨?雨已经来了!”

    所有的人都一下子将目光转向大玻璃窗。众人隔窗望去,依然骄阳似炽花树明艳,朱轼不禁笑道:“这个玄虚弄得过分——”话没说完便听西边极遥远的地方一声响,极似一堵高墙突然坍塌,“轰”然一声雷响,撼得大地都微微颤抖。便听远处传来太监们惊喜的吆呼声:“雨来了,雨来了!好黑的云……”雍正霍然而起,亲自挑帘出外,站在澹宁居丹墀上极目西望,只见远在天边沉沉一线浓云如墨,漫漫霭霭冉冉而起,中间一带一团蘑菇似的黑云被阳光镶上一层耀眼的金边,涌动着,翻滚着,似乎缓慢又毫不犹豫地愈升愈高。隐隐间传来车轮子辗过石桥样的雷声。雍正见园中大小太监乱成一团,忙着搬运晾晒着的草苫被褥木榻等物,招手叫过秦狗儿命道:“告诉他们,所有晒在外边的东西一律不许往屋里搬!”

    “万岁!这雨来得不善。”

    “放屁,这雨来得最善!”雍正厉声喝止道,“所有太监全部出屋子,不许避雨,衣服不湿透不许回屋里!”雍正说罢转身回殿,却不过东暖阁来,只招手叫过引娣,命她端水来盥手,拈着香喃喃祷祝几句,这才满面笑容过来,说道:“贾道长,了不起!”贾士芳顿首叩头说道:“这是皇上的洪福善愿上恪于天;这是天下百姓熙然向化王道祥和之气凝,确与贫道无干。”“能医病祛邪,能未卜先知,即是非常之人。”雍正笑道,“道长且回白云观。朕随后就有恩旨——高无庸,派两个太监跟着真人随时侍候!”

    贾士芳去了,此时已是漫天漠漠浓云,轰鸣的雷声中凉风习习,“唰”地一阵铜钱大的雨点扫过又停下来,接着又是两次,已是大雨如注,殿宇中已变得黄昏一样晦暗。

    “皇上,”淙淙大雨打得竹木一片山响声中,朱轼说道,“贾士芳乃是一个妖人,决非善类,皇上万万不能重用!”

    天上一个明闪,旋即殿中不复晦暗,紧接着便是爆竹在闷罐子里响似的雷声。所有的人心里都是一缩。朱轼在雷雨声中语调显得异常从容安详,“皇上笃信佛释已是不该,如今又信黄冠,更是不应。这些小信小惠春秋以前何尝没有?唯其不是修治天下生民生业的大道,所以圣人弃置不论。所以后世贤人如董仲舒者毅然罢斥!”他话音刚落,允祥接口道:“朱师傅,您说的很对。但不能重用,不是不用。他现能治病,也许是天意让他来为皇上疗疾的。”朱轼沉静地说道:“十三爷,既用又不能信用,我说的不过是警惕防範而已。”

    “奴才从侍圣祖时,圣祖爷也训诲过这事。”张廷玉吁了一口气,“先贤伍次友老先生曾谏圣祖:天设儒释道,以儒为正统,譬如五穀养生育人,释道譬如药石,可以小术辅佐治道。至于以术数符令通幽鬼神,又等而下之。像贾士芳之流,即使人主有用他处,可视为俳优太监,阿猫阿狗之类,即无大害了。”

    雍正扶着自己已经平滑的下巴,望着窗外的大雨只是沉吟,方才一心要贾士芳主持天下道箓的心已经凉了下来。鄂尔泰在旁又道:“奴才以为朱师傅张廷玉讲的都是正理。说实话,方才奴才也为贾士芳道术震骇。细思可虑处更多。他参透天机,能治病救人固然是好,但能予之必能取之。能治人病,难道不能致人生病?请皇上留意。”

    “医家所谓牛溲马勃败鼓之皮皆可入药。”方苞笑道,“他如今现能为皇上治病却苦,就是有用之人。诸公的话我也同意,戒备一点是该当的,但也不可疑虑太重,杯弓蛇影反而吓了自己。就安置在长春宫,用得着叫他,用不着他就去自行修炼,相安无事有何不可?”

    雍正的心鬆弛下来,笑道:“就照灵皋先生的办吧。就算御医一样养起来也不为无益。”因见引娣一直发呆,问道:“引娣,你怎么了?”乔引娣一个惊怔回过神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大人们的话我不懂。我死也不明白,贾神仙这样的人会没有用处?天下这么大,哪里闹旱灾,哪里闹涝灾,就请他作法下雨,退洪水,不就年年丰收,省了皇上大人们多少心呢!”雍正笑道:“要是念几声咒就天下太平四海丰稔,皇天还要降生什么天子君臣,何必设这么多文官武将白吃闲饭?”

    一语说得众人都笑了。雍正正容说道:“不管怎么说,有这场喜雨,省了我们多少心,几处遭旱灾的府县,用不着预先想着调粮赈灾的事了。不说这个贾士芳了,有几道诏谕要立刻明发。趁你们都在,弘时先说说,大家参酌一下。”弘时和弘曆从侍在雍正身后,从康熙传下来的规矩皇帝与大臣一处说话,阿哥们不奉旨不能插言。所以贾士芳演法时他们尽自惊诧,都忍住了没有说话。只是弘时对贾士芳这一手本领倾倒得神魂迷离,只顾自己想心事,后来大臣们议论的话都听得断断续续,听雍正点自己的名才收回神来,一躬身说道:“是。”又怔了一下,才道:“一件是阿其那塞思黑和允禵,还有隆科多的罪,六部和外省——除了两广和福建的折子没到,西藏蒙古例不参议外——都已收齐汇总。阿其那是结党乱政图谋不轨二十八大罪。隆科多大不敬罪五条——私藏玉牒,自比诸葛亮,还有将圣祖手书赐字贴在厢房里。欺罔罪四条,淆乱朝政罪三项,奸党罪六条,不法罪四条,贪婪罪十六条,共计是四十一大罪,既已汇总上来,处分的旨意不宜拖得太久。”

    “这不是一回事。阿其那作的是皇帝梦,隆科多作的权相梦。”雍正笑道,“弘时理得不清爽,说的也还明白。你们看该怎么办吶?弘时你自己是个什么主张呢?”弘时扫了众人一眼,说道:“王法无亲。既已交部议处,只能按大清律办。阿其那图谋不轨,觊觎帝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按律即应凌迟处死。隆科多欺罔乱政奸妄不法,但尚无篡逆显迹。腰斩之刑已废,应绑赴西市明正典刑。但儿子思量,几个人固然罪不容诛,到底都是天家骨肉,皇亲国戚,皇上仁德戴天遮地,可否略从缓减,将阿其那塞思黑和隆科多置斩立决,允禵令其自尽,既合国法又顾全亲情。”

    他声音不高,但说得斩钉截铁,有理有据有情,殿中人人都是心中一凛。此时外间风雨更大,满院竹树在黯黑的天穹下摇曳婆娑,像有无数鬼神奔走舞蹈,更增了殿中诡异阴森之气。一阵捎带着雨星的凉风透窗袭进来,连雍正都打了个寒噤。

    “恐怕重了一点。”弘曆双眉纠在一起,凝神盯着殿角,“阿其那觊觎帝位固然是情实,但我觉得还算不上显迹。圣祖爷在位时他们是皇子,即有非分之想,也还有情理可据。如果穷治当年的事,在朝大臣不知还要捲进多少。儿臣以为可以界分一下。圣祖朝的罪治他结党乱政,雍正朝治他不尊皇纲无人臣礼的罪。至于隆科多,不过是个擅权奸妄,念其在圣祖晏驾时是託孤重臣,高墙圈禁起来,以为人臣结党鑒戒也就可以了。这是儿臣刍荛之见,请皇上圣明烛照。”

    弘时却是一心要致这几个人于死地:允禩固然已经得罪到了死处,隆科多更是手中还捏着自己不少的把柄,活着都是自己心病。因此,弘时不紧不慢地反驳道:“在交部议处之前,这几个人其实早已抄家软禁。如若无须重处,根本不用交部。现在万口一辞,又有煌煌明诏,如果不温不火又放下来,群下以为朝廷只是虚声恫吓,难以杜绝党援营私之风。四弟,这也很可虑的。”

    “交部议罪也是处分。”弘曆笑道,“允禩党众早已离散,根本无力撼动朝政。只是他们惨淡经营数十年,私恩小意儿结交人心,有些人尚识不透阿其那伪善面目而已,这一番议罪也使不少人看清了他们。教而后诛,留点余地还是好的。”

    “你说这是不教而诛?这置父皇于何地?”弘时腾地红了脸,“我倒弄不明白你了。孔孟的书写出几千年了,他们没有读过?”

    雍正见弘时动了意气,不禁一笑,说道:“这是议政嘛。朕听你两个说的都是循着道理说的,何必这么躁性。祥弟,你看呢?”允祥素来看他兄弟不分轩轾。他自己饱经沧桑,雅不欲以垂死之躯再捲入阿哥纷争中,但弘时这次驱赶三千犯罪家奴远戍,自己近在咫尺,竟连个商量也没有,难免多少有点慊心。因笑道:“这几个人都已经是笼中鸟、落水狗,处死他们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窃以为皇上初衷,不过让百官议他们该当之罪,让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现出丑形而已。杀不杀的,只要这一条收了成效也就够了。”

    “弘时这番留守北京,诸事都办得好。办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赶走了阿其那的三千残余党羽。”在轰鸣的雷声中雍正的脸忽明忽暗,“因为这些家奴虽然没身份,却有工夫。天天造谣生事,装可怜相替他主子招摇过市,搅得北京没一天不出谣言。这还在其次,有些个官员离了这个‘党’不能活,阿其那只是改了改名字,照样前呼后拥,照样养尊处优,就下不了这个狠心与‘八爷党’分道扬镳——因为他还带着侥倖心,心里还多少有点指望嘛。所以放逐令一下,铺天盖地弹劾奏章也就上来了。”

    鄂尔泰边听边想,他觉得雍正对弘时此举效用估量得过高了。因从容奏道:“皇上,这些奏章有真有假,有的倒戈一击不过是投机转舵,其人品实不足取。请万岁爷圣鑒!”

    “有时假的也是好的,大致好就成了。”雍正缓缓说道,“过去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知府俸禄一年百把两,三年哪来十万?还不是从耗羡里抠出来的?如今耗羡归公,最冲要的肥缺一年也就五千两养廉银子。他们各地上表都说是‘沐浴皇恩,竭心赞同’,其实天晓得鬼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朕看十停里头,假的倒佔九成——你剥了他八万五千两嘛——这层纸不要捅破,捅破了都成‘真’的了。可什么事也做不成了。”他呷了一口茶,自失地一笑,又道:“三床锦被遮盖些,不过如此而已。比如夏天,有时就是扒净了衣服也还是热。但街上并没有赤条条一丝不挂的行人。照样有衣冠楚楚的,至不济也有条短裤。明知穿上是‘假’,还是不能不穿。这就是人!”

    雍正正长篇大论说真道假,一转脸见高无庸在隔栅边翕着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便问:“什么事?”“二爷——允礽不中用了,还没嚥气——太医院的人陪着他身边侍候太监都来了。”雍正怔了一下,果见两个淋得水鸡似的人站在殿门口,因道:“进来吧。”不等二人报名行礼便问道:“允礽很不好么?”

    “前七天头就报了病危。”那御医冻得嘴唇乌青,磕头回道:“太医院去了三个医正给亲王爷看脉,昨天夜里气拥神昏,三焦不聚,已有离散之象,左脉尺浮、关滑、寸芤;里脉尺伙、关穑、寸微几乎不可扶。皇上知道,这府会太仓、藏会季胁、髓会绝骨……八会绝而不通,更兼着——”他还要往下唠叨,雍正不耐烦地一摆手止住了他,阴沉着脸道:“你是显摆能耐还是报说王爷的病?到底现在怎么样?”御医吓得浑身一抖,连连叩头道:“回万岁爷,王爷已经到了迴光返照的光景儿,只在两个时辰上下了……”

    雍正点点头,又问太监:“你们爷有什么话?”太监忙叩头道:“王爷只是流泪看两个世子,没有嘱咐的话。指着柜上平时抄的经书吩咐奴才说,‘我死了,你把这些经书转呈皇上,皇上是佛爷转世,最爱这个的。’……”说着便拭泪。

    “二哥……”雍正轻声念叨了一声,已是潸然泪下。几十年恩恩怨怨离离合合风风雨雨一下子涌上心头,潮头一撞,又缓然回落……听到允礽末路语,雍正只觉得五内都在沸腾,满腔都是悲酸的往事,他拭了一把,泪水紧接着又涌了出来,只是怔着不出声。满殿人俱都神色黯然。乔引娣自入宫,每日见雍正不是批奏折就是见人,虽也嬉笑怒骂,却是严刚多于温存,从没见过雍正伤心到这份儿上,当下也不言声只拧了热毛巾递给雍正。雍正揩了一把脸,抽咽着气问允祥:“二哥早年的太子銮驾,现在还在么?”

    “回皇上,都在毓庆宫封着。”允祥却不像雍正那样难过,从容一揖说道,“不过年代久了,有的地方拔缝,得修理一下才能用。”雍正道:“现在是要安慰二哥的心——高无庸,传旨给毓庆宫,立刻启封,把銮驾抬到允礽那里,点上灯摆开,一定赶在他嚥气前叫他亲眼看见,传话给他,就说朕的旨意,他身后朕仍用太子礼发送!”

    “扎!”

    “快去!”雍正断喝一声,“一个时辰办不下来这差使,你的寿限就到头了!”

    “扎!”高无庸脸色苍白,趴下磕了头,几乎连滚带爬地出了殿。雍正沉吟了一下,叹道:“朕不能亲自去了。一来见面彼此更伤心,二来不愿他以臣子身份死在朕面前。本来弘曆去一趟最合适,因还要商议岳锺麒的事,弘时去走一遭吧!”

    “儿臣遵旨!”弘时听雍正话音,似乎更看重弘曆,但转念又想,自己乃是代天子亲临,这身份也不寒碜,因一躬身说道:“儿臣一定好生抚慰,可否说一句,‘请二伯伯静养珍摄,早点用药也不是不能指望的。皇阿玛说等二伯伯康复,还要召您到西山品玉泉’,这样更能慰藉他临终之心。”

    雍正听着,脸上竟泛出一丝笑容,说道:“很好,就这样,你快去吧!就在他身边侍候着,有什么遗言带回来就是。”“是!”

    弘时出殿,看看风雨如晦的天色,吁了一口气,披了油衣,急步消失在雨幕之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