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三十六回 隆科多囚狱告御状 雍正帝冥筵明孝心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三十六回 隆科多囚狱告御状 雍正帝冥筵明孝心

    隔了一日六月十八,是雍正生母乌雅氏的六十冥寿正日子。早晨天刚放明,雍正便从畅春园发驾回了大内。他先到寿皇殿给康熙和乌雅氏的坐像拈香,行了三跪九叩大礼,念了三遍往生咒,出来又带着高无庸秦狗儿乔引娣一干宫人到弘德殿接见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允祉允禄允礼,弘时弘曆弘昼弘曕弘晥弘晓弘晈等子侄和一大群近支皇亲。军机处因奉旨照常办差,早已进来磕头拜过退了出去,只留朱轼一人随驾侍候。因为几乎都是家人兄弟子侄,见了礼后雍正便命各人随喜自便。却见管御膳房的常宁进来稟奏请旨:“厨下正预备早膳,请旨,是设到这殿里,还是送到养心殿?”

    “朕早上用过点心了。”雍正沉吟道,“这会子还早,急什么?——嗯,这样,先抬过一桌来送到寿皇殿供到圣像前,其余的设在畅音阁水榭子东边。”因见常宁听得愣神儿,雍正笑道:“朕要赐筵——这么多人都空着肚子看戏?一边看戏一边进膳,熙熙和和热闹儿些,母后冥中瞧着也会欢喜的。——允祥胃气不好,告诉大厨房做的点心软和一点,须要能克化得动。朱师傅,你也不要回去当值了,陪朕一处坐坐吧。”朱轼忙跪了谢恩,起身说道:“老臣千情万愿!早年臣在工部,因黄河决溃诖误处分,罚俸三年。先太后对先帝爷说:‘朱老师清贫如洗,来客人连茶叶都备不起,罚俸三年可怎么过?国家制度不可废,我可是要拿体己儿赏他的。’赏了老臣三百两黄金!”说着已老泪纵横。雍正想着母亲,心里悲凄,看着朱轼,又觉伤怀。思及近日民间流传自己不孝弒母,愤怒中又带着无可奈何,苦笑道:“今儿给太后作冥寿,朱师傅不要伤感了。”因见张五哥进来,又问道:“你十三爷来了么?”

    张五哥此时已年过六十皓首白髮,他年轻时罹祸曾被允祥营救,犯罪绑赴刑场又被康熙赦免,极是忠诚不二,和允祥私交很深。自允祥病卧清梵寺,他几乎天天退值都要到榻前问安侍候,雍正已经习以为常,因此一见便问允祥。张五哥行礼起来,摇头一叹说道:“十三爷夜来犯病儿了。这会子人事不省……老奴才惦记着主子这边,赶过来请安,就便说明十三爷不能过来。主子……”他摇着头,好像含着一个酸果,满脸都是凄楚神色。

    “贾士芳呢?”雍正也是心里一颤,皱眉问道,“他怎么说?”张五哥道:“已经去白云观请了。奴才想等着他来,又怕误了万岁爷这边差使,就先过来了。”雍正又问:“太医们怎么说?”

    张五哥拭泪道:“太医们说十三爷脉相平和,和昨日一样,只是昏迷不醒,他们不敢妄断。这会子还在商量脉案……”

    “你去吧。”雍正听说脉象平和,心中惊疑不定,却也知不十分凶险,因道:“朕这边还少了人侍候?你在这里牵挂两头,不如守在他跟前,朕也放心。”

    张五哥匆匆去了。雍正怔怔望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朱师傅。”

    “臣在!”

    “你说,”雍正偏着头道,“允祥这症候,是不是有人背后使坏,魇镇他?”

    朱轼原本压根不信世间有什么“魇镇术”,但他阅世已久,这种事熙朝在皇子里头发生过,又亲眼目睹过贾士芳的手段,也有点不敢断然否定了。思量着道:“圣人不说,臣不敢妄议。但略查史籍,不绝于书,似乎确有这类邪术,自古以此成事的却没有。君子于鬼神一事,敬谨迴避而已。但十三爷并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私敌,几个政敌又都身在囹圄,怎么会有人下此毒手?臣也是不得其解。”

    “现在不谈这个。”雍正掏出怀錶看了看,说道,“还不到辰时,离正时辰还早。朱师傅,陪朕出宫走走。”“是!”朱轼躬身道,“请旨,主子要去哪里?”

    “去看看隆科多。”雍正将錶塞进怀里,淡淡说道。

    ※※※

    雍正和朱轼只带了几名侍卫骑马出了神武门,向西,一路小跑,穿过部院街后胡同又向北就到了隆科多府邸。这是一处坐西朝东的大院落,和王府规制一样的五楹倒厦门顶,一色的青琉璃瓦都被用黑漆涂了,有的地方木档上露出斑驳的黄漆,好像还在炫耀着主人当年的辉煌。沿门外石阶修了一道凸形的高墙,阴沉沉挡住了锁锢得死死的铜钉朱漆大门。夏日骄阳把墙照得死人脸一样又灰又白,那墙头上已经长出了青青的狗尾巴草。雍正下马来,见朱轼老眼昏花地站在墙前发怔,便问:“朱师傅,你怎么了?”

    “雍正二年我来过一次,请隆科多拨款修缮皇史宬。在这门前被挡驾,说隆大人忙,叫我直接去户部接洽。”朱轼脸上似喜似悲,“打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登过这个门。今天到这儿来,心里不能没有感慨……”雍正没来及说话,侍卫索伦已从北侧门那边过来,说道:“已经和这里管事太监说了,咱们从北边进去。”雍正点点头,跟着索伦向北半箭之地,果见在墙上开着一个四尺多宽的洞,安着铁栅门。门洞开着,十几个太监衣冠齐整,伏俯在焦热滚烫的砖地上,个个热得满头汗流。雍正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便进了院子。里头守护的却是内务府的人,已得知皇帝来了,一群打着赤膊的衙役忙成一团在穿换公服,打头的是个笔帖式,小跑着过来,跪下就磕头,说道:“主子,隆科多不在那边,请主子这边走!”

    正要进仪门的雍正止住了脚步,诧异地问道:“他不在正院?正院谁住?你是哪个衙门的?”那笔帖式极迅速地又双膝跪下,说道:“奴才是内务府的笔帖式黄全发。隆科多本人在后院马廄。”“马廄?”雍正像被刺了一下,偏着脸道:“怎么会住那里?这是谁的批令?”

    “本来住在正院的。”黄全发见雍正脸色不善,忙道:“后来慎刑司来人看了,说他是犯罪的人,不杀他就是便宜,还要当老太爷供起?——就迁马廄里去了,小的只是管这院子,马廄监所又归太僕寺管。这处圈禁所是三个衙门共管的。”

    “总头儿呢?”

    “总头儿是太僕寺的监押司官王义。他不在这儿,只有时来看看就走了。”

    雍正不再说话,和朱轼一前一后到北偏院马廄门前,里边看守的人早迎跪在地——这里又是太监在看守了。二人一进院便嗅到一股难闻的气息,却不像马粪味儿,像是一股带着腥味的臭鱼和呕吐出来的稀物混在一处,还夹着点饭菜的“香”气。雍正立刻眉眼鼻子和嘴都皱一处,手掩着鼻子跟着太监来到一个大铁栅前。这是一间廄房,有两个马槽宽,马槽早已拆掉换上了铁栅,一块油布沿房檐捲起,看来是下雨时挡风吹雨飘时用的。里边一个矮桌子,上面放着瓦罐和一只大碗一双筷子,旁边一条蚱蜢小凳,和桌子一样都是白木,没有刷漆,沾了一层似油似灰的污垢。桌子上还放着一块啃得只剩下青皮的西瓜皮。靠里边墙一张小绳床,床头放着一个大尿罐,罐上盖了一张纸——那股恶臭,大约就由此而发——床上蒿荐上铺了一领蓆,一个凉枕,一个竹夫人和一床薄被,便是这“屋”里全部家当。雍正走到跟前,一股臭味扑面而来,这次却是极为“味厚”,他定了定神才抑住了反胃,凑到铁栅跟前看时,隆科多正在床上脸朝里躺着,似睡不睡地晃着一把破薄扇。雍正轻声叫道:“隆科多。”

    隆科多没有应声。

    “隆科多!”守护太监大声道,“你聋了么?皇上来了!”

    隆科多身上一颤,抖着手支撑着坐起身来。一眼便瞧见雍正和朱轼站在栅外树影下,他一下子呆住了。瞪着呆滞的目光,乱蓬蓬的鬍鬚和头髮都随着头摇动着,彷彿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盯了雍正,嘴唇翕动着,好像磨磨叨叨念诵着什么。半晌,他突然清醒过来,大叫一声“主子——”疯子一样赤脚片子下床,扑到栅栏边爬跪在地,两只手紧紧握着铁栅条,嚎声叫道:“老奴才又见着您了!”他惊恐的目光一眨不眨,似乎只要一瞬目,这位能决定自己生死荣辱的至尊就会突然消失!”

    “朕来看看你。”雍正看着这位曾经权倾朝野的“舅舅”,当初在府中跺一跺脚九城乱颤的宰相,恨、惜、怜、痛、悲一齐涌上心头,倒了五味瓶子似的什么滋味全有。他不敢正视隆科多的目光,也闻不得那屋里的恶臭,舒了一口气吩咐道:“给他打开这劳什子铁门——马廄外头院里那株桧树下给朕和朱师傅设个座儿。”掌钥匙的太监迟疑了一下,说道:“他有时候犯疯病,怕发作起来伤了主子……”“你才是疯子!”隆科多头摇手颤,怒声低吼:“我不装疯,早叫你们打死了!”雍正怔了一下,只微微顾盼了一下便疾步出了廄院,在老桧树下的椅子上坐了。

    隆科多已从极度的兴奋中恢复了理智,他的这位外甥皇帝此番探望,虽然决无不利于自己的事,也不可指望有太大的恩典:因为无论赐死自己或者释放自己,只消派一名小苏拉太监传旨就办理了。他伸展了一下又髒又皱的青布袍子,把前额上乱蓬蓬的头髮向后抿了抿,将木拖鞋子后跟提着穿上,尽量步履稳重地踱到雍正面前伏地跪倒,口称:“罪臣隆科多叩见皇上,伏愿皇上万岁千秋圣躬安祥!”

    “那边有块条石,你坐着吧。”离开那个臭烘烘热烘烘的马廄,雍正气色好看了一点,一颔首对隆科多说道:“朕来看看你——索伦,叫所有这院里人都退出去!——没有想到你如今是这个情景儿,原该关照一下的……”“奴才是死有余辜的人,吃这点苦已是皇上的恩典,岂敢更有奢望?”隆科多道,“只是奴才还有话,有机密要事奏陈皇上,皇上这一来,臣虽死九泉,也含笑瞑目了……”说着泪下如雨。

    “你说这话奇。”雍正想起隆科多方才的“疯话”,皱眉说道,“你是已经有旨永远圈禁的人,圣祖和朕都给过你免死誓书,怎么这么怕死?你有什么事要奏朕呢?”

    “这里的看守要加害奴才!”

    “谁敢?——他们打你?”

    “万岁金尊玉贵之体,哪里知道覆盆之下暗无天日!奴才……奴才已经连着背了两晚的土布袋了。万岁不来,早则明日,迟则后日奴才必死无疑!”

    雍正看了朱轼一眼,他真的不知道什么叫“背土布袋”。朱轼忙道:“臣读方苞《狱中杂记》,背土布袋是私刑,将犯人夜里缚起,背上压上一只装满土的布袋,身子稍弱一点,一夜就死了,而且无伤可验。”雍正勃然大怒,问道:“谁?这些杀才真的无法无天了!”

    “不知道……”隆科多悲恸得浑身颤抖,伸出两只带着绳痕的手腕,“他们蒙了我的眼,缚在床腿上,又是夜里……奴才昼寝,就为挺过这一夜之苦——那是不敢合眼的……”

    “你有什么事奏朕?”

    “朝中还有奸臣!”

    “谁?”

    “廉亲王!”

    “阿其那?”雍正一笑,才想起逮捕允禩前隆科多已失去自由,因道:“你大约不知道,他现在和你一样。”

    “廉亲王背后另有其人!”隆科多多少有点意外,看了雍正一眼说道,“他既然被逮,难道没有供出来?”

    雍正站起身来,扇着扇在树下兜了一圈,细望着密不透光的大树冠,冷笑一声说道:“这株桧树有八百年了吧,当时有个秦桧。你要作本朝的秦桧么?你就因为心术不正身陷囹圄,身陷囹圄还要怙恶不悛,还要害人,你活够了么?”“罪臣焉敢?”隆科多面不改色,一揖说道:“先太后薨逝时,廉亲王要臣陈兵造乱。因为张廷玉把住了军机处调兵虎符没有成功。当时罪臣说这事情是灭门之罪,万万不可。八爷——允禩说,‘就是灭门也另有其人。你以为我想当皇帝?你错了!’”他顿了一下,又道:“罪臣偷借玉牒,也是奉的允禩指令。当时他说‘有人要用’。也说,‘这种物事我不信它,也从不用这法子治人。’——还有,万岁爷出巡河南未归,允禩叫了罪臣去,说‘机会千载难逢’。命罪臣利用职权带兵进驻畅春园。罪臣当时说,‘天下已定,我就佔了畅春园,你能坐稳这个江山?’他说:‘只要不是雍正,谁坐也都一样。’……皇上,奴才本该零刀碎割,万死犹不足辜的人,已经到此绝境,还有人想加害灭口!若无奸臣,此时又岂能于高墙之内行权作恶?”雍正听这几件事自己竟一无所知,不禁骇然,看朱轼时也是惊得面如土色,因问道:“朱师傅,你看……?”

    “万岁,此事非同小可。容臣细思后再奏。”朱轼心中闪过一个人,竟无端地打了个寒颤,转脸问隆科多,“你还是个人臣?你受了什么人挟制甘心从恶?当初未逮时,皇上朝夕可见,你何以不自首认罪?”

    隆科多看也不敢看这位双眼喷着怒火的老师相。伏下身子,将头埋在两臂间稽首叩头啜泣,断断续续说道:“罪臣丧心病狂……朱相这话真使臣九泉无颜!当初皇储未定,群王争嫡,万岁势力最孤。起初是允礽,后来是允禩声势最大。我们佟家一门都和八王交好,先帝重用罪臣之后,叔父佟国维和臣密商,由我来保今皇上。立定契约,无论谁胜都要维护族门……契约不知什么缘故落到允禩手中。他们……他们就以此要挟,逼臣上了贼船,以至愈陷愈深不能自拔……臣自幼追随圣祖,又受託重任保扶皇上,本应矢志不二为君上捐躯尽劳。谁知自甘堕落为匪人所用,永坠轮迴地狱,生难见天日,死难见圣祖地下之灵,千古罪人无过于臣……今天见了主子痛诉曲衷情由。求主子将奴才交付有司明正典刑,为后世奸臣祸国者立戒!”隆科多说完痛哭失声,已是泥般瘫倒在地。

    隆科多毕竟是宦海沉浮阅世极深的人,他从看守自己监护太监的态度颜色陡变中意识到弘时要下毒手灭自己的口,因此乘机破釜沉舟地告这一刁状,却又隐去了弘时名讳,以防扳不倒这位炙手可热的阿哥,反而身罹更大的不测,且这样一来,也把自己摆在了“允禩党”里一个二等角色位置。虽然仍存机械诈心,但人处绝境悲凄不胜之情却是真的,雍正见他这般,也不禁恻然涕下。良久,才徐徐说道:“论起你的过恶,朕将你付之凌迟头悬国门犹有余罪!念你还有一念之心在君父上头,朕不追究了。回头给你纸笔,把你知道的都写出来。密封奏朕,你知道法度,这种事洩露到六部里,朕虽有好生之德,也挽救不下,你要慎之又慎。安生守法遵命,不要再生妄念,朕可以给你个天年。”说完站起身来,看了看錶,叫过索伦吩咐道:“你留下善后。隆科多不要住马廄,可以回他原来正院里住,圈禁院内不限他行动。这里守护的人全部换下来,发往——”他犹豫了一下,用徵询的目光看着朱轼。

    “皇上,”朱轼一边听,早已在心中反覆权衡了,因道:“隆科多今天说的不但事体极大,而且不是一时半刻料理得清的。这里守护的人有两种处置,一是直接看管的全部发往密云,找一处皇庄关起来互相告举,二不动声色,各回原在衙门照常奉差。只守管太监要由内务府看管起来,严鞫谋害隆某的兇手和谋主,密奏皇上然后再议处分。”

    “好。”雍止满意地翕了翕嘴唇,“给隆科多换一身行头,看成了什么样子了!——朱师傅,咱们走!”

    于是二人出门上马,雍正揽着辔绳沉吟道:“朱师傅,你好好替朕想想,‘有人’是谁,回头我们二人再谈。”

    “是!”

    ※※※

    雍正君臣二人返回大内正好巳末午初时分,诚亲王允祉为首,以下允祺、允祚、允禌、允祹、允禑、允禄、允礼等皇兄皇弟,以下弘时弘曆弘昼弘曕弘晥七十多个子侄,还有三四个与康熙同辈的老亲王都已齐聚在畅音阁水榭子对面的月台上,月台旁边则是一大群额驸,老的六十多岁躬背哈腰,少的正当及冠器宇轩昂,也有七八十人。这些兄弟们,女婿们难得聚到一处,都各自寻自己投缘的请安问好。大说大笑的、窃窃私语的、指手划脚说事情的,乱嘈嘈一片人声。围幕后却是皇后、嫔御和几个老太妃,还有几十个和硕、固伦公主,却甚是安生,只听佩环叮噹、微嗽声,间或有几句说笑。听高无庸扯着嗓子叫一声“皇上驾到”!众人立时悚然屏息,黑鸦鸦跪了一片。台上戏子们已经上妆,连鼓板乐队,畅音阁供奉太监也都齐齐跪下叩头,齐呼万岁。

    “今儿只朱师傅是客人,大家随意儿一点。”雍正见朱轼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笑着扯起他的手,说道:“其实朱师傅当年已常陪圣祖爷看戏,下头这些王爷多是你的学生,也不犯着不安——都起来吧——三哥,来,朕和你、老十六、老十七,还有老二十四、朱师傅我们坐头桌。其余他们早安排好——叫他们传膳!”

    “老二十四”叫允祕,是康熙最小的儿子,今年才十一岁。雍正登极不到六天,就封了贝勒,今天本来坐在第五席。雍止越过十几个哥哥点他坐了首席,顿时招来无数双眼睛。众目睽睽下,只见他端凝起身肃冠整衣越席而来,至雍正面前跪下说道:“皇上,臣弟不敢——这里这么多的叔叔伯伯,还有几位老亲王爷。皇上抬爱之情我也不敢辞,可否就叫臣弟沿席执壶劝酒?”

    “好弟弟,懂事!”雍正眼中满是慈爱的目光,“圣祖爷在时,你就坐过首席的,你比弘昼还小着几岁呢。朕政务匆忙,向来却一直惦着你。写的功课朕都看了,很有进步儿。既这么说,就依你。轮桌儿劝酒,完了还到朕身边来坐。”此时满座人众看着允祕人物俊秀端庄,言语恂恂有礼,都不禁啧啧称羡。唯独允祉心里明白,当初康熙在畅春园临终传位,千钧一髮之际,为口谕不清晰兄弟勃谿,就是这位六岁的“好弟弟”口无禁忌,头一个叫出来“皇上说叫传四哥”,咬得死死的说“我听得清爽”——如今雍正要报这份情义了。允祉正胡思乱想间,筵桌上水陆果珍已经递次布上来。四十张桌子间,太监们来来往往穿梭般按序摆上葡萄、荔枝、西瓜、苹果……主菜只有八个:一大盘全猪肉丝,一盘羊乌叉,猪肉茄子馅提折包子一盘,攒丝肥鸡一盘,醋溜白菜一盘,糟鸡糟肘子一盘,酸辣羊肚一盘,熏鹿肘一盘,加上四个银碟小菜,二个银螺狮盒小菜,每人一碗稗子米乾膳一盘象眼小馒头……倒也把桌子摆得五光十色琳琅满目。首席后正中供台上奉献太后冥灵的另加一桌,却是一千枚拳头大的六月白寿桃,白生生鲜亮亮的十分惹眼。雍正见菜品上齐,徐徐站起身来,向供在身后的“仁皇后”灵位躬身三鞠,拈香默祷了一会儿,回身到座上,向高无庸一点头,高无庸立刻高声道:“开筵——开戏了!”

    在锣鼓声中帽儿戏开场。扮了麻姑的葛世昌双手捧着个硕大无朋的桃子向王母献寿。戏班子班头掌柜飞也似跪下来,双手将戏单子捧上。高无庸忙接过来转呈雍正。

    “唔,很好。”雍正漫不经意地浏览着,随手点了《天妃济世》和《咒枣记》两齣,笑着对允祉道:“母后生时就爱看这些神魔戏,其实朕无所谓的。三哥,你也点一齣。”允祉接过戏单看了看,却点了《木莲救母》,还有一齣《金丹大道》。《金丹大道》也还罢了,木莲一戏却是写其母生前吃人喝血恶业满盈,死后坠入轮迴地狱不得超生,木莲身入九幽十八狱营救母亲的故事。虽说结煞极好,但这“恶业”二字,放在乌雅氏的身上,也真是有点不伦不类。雍正脸上掠过一丝不快,又道:“朱师傅,你点,不必拘神魔戏了。”朱轼也是不爱看戏的,随意点了一齣《宝刀记》笑道:“臣从不看戏,也不知这‘宝刀记’演的什么,应景儿承奉太后就是了。”接着允禄等人也都点了。

    正戏开场,雍正便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他瞥了一眼儿子们那一桌筵席,陡地一个念头升起来:莫非这三个孽种如今为鬼为蜮,在下头演夺嫡丑剧了?隆科多已是身居极品的人,八阿哥还敢要挟他上船,这艘“贼船”要驶往哪里?“有人”又是谁呢?又想到外省民间纷传宫闱谣言,把自己说得隋炀帝一样不堪,捏造得有鼻子有眼的,顿时心乱如麻。看看下面吃酒说笑兴兴头头看戏的勋戚,再看看高无庸身后那群直着脖子看戏的太监,雍正油然生出一股厌憎之情,只按捺着性子吃菜饮酒,搭讪着允祉允禄的话。台上只恍惚见花花绿绿的人影晃来晃去,台词竟充耳不闻。允祉和允禄他们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时而穿插说几句京里这个班子好,那个班子败了,哪个班主使坏,用耳屎坏了庆佑堂的罗四方的嗓子……时而给朱轼解说折子戏前面的来由戏文,连朱轼都渐渐看入了戏。

    “你们坐着,只管说笑看戏。”雍正心里烦躁得坐不住,一边思量着起身离席,说道:“几个老叔王、老皇姑那里,朕要去劝一杯酒。”说着便向左首两席走去。郑亲王、简亲王、老果亲王他们忙都起身相迎。

    此时台上正演《混元盒》,正是《封神》故事,倏而鬼神乱窜,倏而烟雾迷漫,越发的热。那葛世昌扮的赵公元帅,直从两丈高的梯顶,一个大转迴旋连翻三四个觔斗从空而降,落在檯子中央,稳稳一个亮相,扯着嗓子叫道:“我好——恼啊!”

    “好!”二百多人轰然大叫一个堂彩,惊得敬酒刚回席的雍正身上一颤。此时恰过弘时弘曆一桌,兄弟三人早已站起身来鞠躬行礼。弘曆笑道:“这个姓葛的戏子今儿真卖命,年纪看去也不大呀?——没有三十年工夫不敢玩这一招的!”弘昼笑嘻嘻的,说道:“我枉看了半辈子戏,叫了多少堂会,总没有见葛世昌这样儿的好角儿,生旦净丑样样出色——”还要往下说,见雍正瞪自己,才想起雍正多次申斥自己“叫堂会玩戏子,不务正业”!舌头一伸,后头的话嚥了回去。

    弘时微笑着道:“弘昼最会看戏的。今儿太后六十冥寿,姓葛的当得效力卖命!”

    父子正说话,台下忽然一阵哄笑。雍正回头看时,台上已换了《郑儋打子》。扮了丑儿的葛世昌在雨点一样的板子下疾步躲闪,却又装出死命挣扎的模样。老生板子一停,便揉屁股抹嘴儿地扮鬼脸儿,逗得台下前仰后合。那老生累得气吁吁,吹鬍子瞪眼道:“你这忤逆不孝的东西,一板也打你不着,真气煞老爹!只索寻根绳儿自尽了吧!”

    “别别别——您老爷子可别这么着!”葛世昌抱着板子,就势儿发科道:“雍正爷刷新吏治,这么好的太平日子,咱们爷们得好好过呢!再说了,万岁爷将来还要办千叟筵,您不去讨盅福酒吃吃?您打不着我,那是因您在常州府,葛世昌在北京,那板子太短了。打死了我,谁还看咱爷们的玩艺儿呢?”

    饶是雍正秉性严谨且心绪不畅,也被葛世昌逗得一笑,说道:“这个狗崽子的玩意儿不错,赏他二百两银子!”又道:“这会子先不用谢恩,待会儿散席了再过来。”高无庸忙躬身,趋到台上传了旨,那班戏子越发打叠精神,连鼓板也打得格外起劲了。

    一到未末申初时牌,雍正便叫散场。他一边起身,笑道对朱轼道:“朱老师有岁数了,不用再回军机处,回家里歇一晌,明儿送牌子进畅春园。由弘时兄弟陪朕到观音堂礼佛就是了。”弘时三兄弟正接见葛世昌发放赏银,几个门客忙着帮他们散福桃,接谢恩折子,听见叫陪驾,忙撂下众人赶了过来,随雍正到畅音阁后礼拜观音。

    他们这一去,这边一群人立时如释重负,王爷、太监、戏子混到一处,也不忙收拾残席,只是说笑逗趣儿,议论今日戏文。允祉招手叫过葛世昌道:“喂,葛家的!你那个亲戚常州府的票拟已经批出去了,不该谢谢爷们?”“是了是了!”葛世昌一溜小跑过来,打千儿笑道:“这都是王爷和十六王爷的成全,方才三王也给小的透了风儿,不的这出《郑儋打子》活儿就做得那么清爽?”允禄一眼瞧见李汉三也在那边桌上,噗哧一笑,说道:“今儿李汉三也来了?”

    “是,”李汉三也忙过来,躬身一礼,又笑着对葛世昌道:“后庭花今儿出风头见彩!我们万岁爷难得这一笑呢!”允禄手上戴着个玉石大板指,顺手丢给李汉三,道:“这个赏你!”李汉三故作惊诧地后退一步,说道:“这是忌讳物件,王爷怎么赏我这个?”

    几个人都不禁诧异,允禄说道:“这是常戴的,我从小戴到如今,没听说有什么忌讳。”

    “我从打入京就听人说,北京人如今和福建人一模似样——爱男宠。”李汉三一本正经说道:“女的月癸忌房——房事,男的却有痔疮,那些犯了痔的就戴个大板指,也是迴避相好儿的意思。我没这个癖好戴上这物事,不知道的还道是我也有了龙阳之好……”他没说完,众人已是大噱。允祉笑得捧着肚子道:“弘曆养这么个撒野的杀才,连我们王爷都开起玩笑了……”李汉三指着葛世昌手上的嵌宝石大板指,笑得弯着腰道:“王爷留心,葛家的犯了痔疮呢!”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见雍正带着弘时等人过来,才忙止住,起身肃立恭迎。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