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三十九回 莽张熙游说西宁城 智东美苦肉诳真情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三十九回 莽张熙游说西宁城 智东美苦肉诳真情

    张熙返回湖南永兴,已是天近重阳。北京城此时秋霜已临,红叶满城,山染丹翠水濯清波,阔人们携友担酒登高消寒,观赏秋景,一般人家已在忙着预备柴炭,贮存冬菜,修理火炕,準备过冬。湖南地气温暖,仍旧竹树繁茂,云濛雨洒,似是北方刚入初秋模样,山峰翠绕溪流滑畅,举目一望四野伤心一碧。他一路步行回来,顾不得身体劳倦,赶回自己家拜见了母亲,和弟弟妹妹一家吃了团圆饭,盘桓了三四天。弘时通过旷士臣送他三百两银子,他留了二百两安置好了家,便到曾家营去寻访自己的老师曾静。

    “好好!”曾静听了张熙出去这一年的活动情形,把旷士臣写给自己的信放在烛上烧了,满是皱纹的脸上绽出欣喜的笑容说道:“不枉我教导你一场,你也不枉这万里奔走。真正是英才好儿郎!贤者不以成败论英雄,何况事情还是大有可为!”一边说一边叫老伴给张熙上饭。他今年五十四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一点,头髮都灰白了,拉杂辫在一处,略长的脸颜色黑红,两道花白的寿眉下一双深邃的三角眼,时而一闪,透着精明强干,鬓边和嘴角的鬚髯梳理得一丝不乱,直垂到胸前,有点超俗脱凡的飘逸之感。见张熙直盯盯看着自己,曾静笑道:“我是老了,你倒还是走时模样,只看去深沉得多了。”

    张熙见师母端过饭来,忙欠身起来接过,说道:“谢谢师母。”又转身对曾静道:“边吃边谈吧——啊,还是家乡饭好吃!——情形就是学生方才讲的那些,后来三阿哥实在太忙,我和旷老师谈了几次,因不知道老师这边有什么安排,没往深处说。”

    “何必说透呢?”曾静一笑,将两本书顺桌子推过来,“这是我的两本书,刚刚校刻出来的样书,你拿去读读——旷士臣他辅佐的是三阿哥,学的是赵高毁秦的路;我学的是张良,走义兵揭竿,天下景从的路,其行不一其心无二。如此而已。”张熙匆匆扒完了碗中的饭,剩下的鱼汤和腊肉兑了开水喝下,揩揩头上的汗,忙拿起老师着的两本新书。只见一本封皮上写着《知新录》,另一本则叫《知几录》,叫了一声“好”,说道:“察情而知几,温故而知新——好!”曾静拈鬚微笑,说道:“《知新录》都是老生常谈,我写的五胡乱华时的政情民情。还有宋辽金元的,加了自己的读书见识。‘知几’篇採集古今祥瑞灾变,说的是天人感应。文章合为世而着,开章明义还是圣人的话,‘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张熙又翻看了一下,果见《知几录》中密密排行加注:彼年黄河清而天下乱,此年陨石落而英主逝,还有当时名宿的论断及后来验证情形。又以解释《易经》形式,从义理和象数细加详评,十分周密圆到。“十几万字的书,一时哪里看得完了?下去再浏览吧。”曾静按烟点火抽了一口,喷着烟雾说道:“还是你走时我说的那句话,大清如今气数已经将尽了。凡将亡之国,必定要出个昏暴之君倒行逆施。你来瞧瞧这个雍正——篡皇位、欺兄弟、逼母后、杀功臣,这且都不去说他。他的政令,一头栽培田文镜鄂尔泰李卫这样的酷吏,一头压制杨名时孙嘉淦这些敢言正臣。乡间士绅要一体完粮应差,草间小民,又逼着人家背井离乡垦荒。他自己宫室车马玉帛供奉,还要聚敛天下之财,无分贵贱良莠一网打尽地整治!纵观吏治,横看民心,他不是个暴君?”

    “年羹尧是征边立功勋名卓着的大将军,有功于他也有恩于他;隆科多是託孤重臣,威重望高,也是一言不合立下天牢。他这样行事,像岳锺麒这样的人怎么能不疑不惧?”

    曾静斜靠在椅上,一边凝望着外边绿得像要流淌下来的山峦,一锅接一锅抽着烟,思索着说道:“你方才说的对,秀才造反不成。要不是张兴仁这样的义烈之臣营救,你已经身首异处了,所以劝岳锺麒起兵确是上策。”“学生愿意再走一趟西宁。”张熙想着老师的话,和自己的经历印证着,愈想愈觉得雍正确实是独夫民贼,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岳锺麒高张义帜起兵东下,天下揭竿响应的壮观景象,自己从僚幕中,倚马草诏讨伐无道的事业激得他浑身热血沸腾。他腾地站起身来,声音也变得有点嘶哑:“岳东美不敢进京述职,终不是长久之计,我看他还在举棋不定。这种事拖下去,朝廷準备好了,再干就迟了。所以我要早去!”

    “稍安毋躁嘛!”曾静磕了烟灰站起身来,在屋里踱了几步说道:“劝岳锺麒造反,事非寻常,你不準备好,等于飞蛾投火,他或者拿你去请功邀赏呢?”

    “那怎么会?他是岳武穆的子孙!”

    “自古忠臣出逆子,不能以这衡量,既自认是汉家儿男忠臣后代,他当初就不作这个官了。”曾静额头的皱纹折起老高,“这要好好想想,我觉得还是从利害入手劝动他再晓之以义,好生写一封书信让他能反覆读,反覆回味。他怕的是雍正诛戮功臣,就从这上头下手,然后再讲岳鹏举与金人为敌,忠义气概千古留芳,要他明晓春秋大义。这篇文章写不好,你不能去!”

    “那就请老师构思动笔。”

    曾静回头上下打量张熙,半晌才叹道:“你也要想明白,你这一去犹如荆轲西行,凶多吉少。我已经老了,什么都置之度外了。你可是上有老母,下有幼弟弱妹!”

    “这些我早就想好了。”

    张熙慨然说道,“家里我也交代过。我的母亲也是深明大义的人!”

    ※※※

    七天之后,张熙与曾静师生洒泪而别。计算日程,从永兴到西宁要穿越湖北河南陕西甘肃四省总约三千多里,张熙已抱定必死之心,也不计较山水迢远,只带了四十两银子,其余的硬塞了老师家用,背着曾静给他的一件老羊皮袍便上了路。曾静直送出二十里去,才依依挥手,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才回来。张熙一路再无半点牵挂,吃乾粮住冷店夜宿晓行只是攒赶,待到西宁,已是雍正七年正月。

    西宁已经是一座兵城。这里自允禵出兵入藏,多半居民已经内迁,年羹尧设空城诱敌来攻,逼着城里百姓在城外当“诱饵”,又死了一批逃亡一批,几经和罗布藏丹增在此血战,又杀死饿死不少。城里只剩下些喇嘛寺和中原来作茶马生意的商人,多数空房都号了作兵营。只有几家稀稀落落的骡马店散处城里,举目一望冰冷刺骨的劲风裹着黄沙在大街小巷横冲直闯,满街都是运粮运草的骆驼,在狂舞的风沙中不紧不慢地走着……张熙寻了一家乾店,在烧得滚热的大炕上和一群骆驼驭手们挤着睡了一夜,把剩下的五六两银子都买了水,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衣服,穿上曾静送他的皮袍。打问清楚大将军的行辕在城西,一声不言语,提足了精神逕投大营,让守门的戈什哈进去通稟:“我是湖南专程来的,有故人给岳大将军的一封信,请代烦通稟。”

    “请问尊驾高姓大名?”

    “哦,我叫张熙。”张熙望着灰濛濛天穹下风沙中的大将军行辕正门,说道,“我有极要紧的书信,一定要面见岳大将军。”

    那戈什哈不再说什么,带了张熙的名刺进去,约莫一袋烟工夫才出来,笑着说道:“岳大帅正和几位将军会议,您跟我来。”张熙点点头,跟着那个亲兵,却从仪门进去,在校场一个偏门又进内院,在一间很高大空旷的签押房里安置了。那亲兵说道:“这是大帅的签押房,他正在议事厅安排军务,一会就下来。壶里有热茶,您好坐。”说完便去了。

    张熙独自一人坐在岳锺麒签押房里,突然觉得有一种离奇的感觉:前日在北京,昨日去湖南,今日又来到这风沙酷寒的西宁,人生变迁竟是如此的不可思议!打量这签押房时,中间一张公案桌放着纸砚等物,贴墙一个长条桌,叠着一摞一摞尺来高的文书;北边一条大炕,铺着虎皮褥子,上面安了个炕桌;南边靠门支着茶吊子,水气在炭火中丝丝冒着白烟;东窗下一溜白木板凳,其余一无长物。只西墙长条案上方挂着一幅字,却只有两个:气静。

    既无题头也无落款,在这屋里十分显眼。张熙心里闪出第一个念头就是“清寒”。多少有点忐忑的心安静下来。

    “叫高师爷——高应天,明白么?叫他过来一趟。”外边一阵脚步声,一个粗重的声音在大声吩咐,“你去传令军需司,昨晚冻死了两个值夜站岗的,皮袍子毛都掉光了,库里要有,都换下来。要短缺,发文命甘肃将军甘肃巡抚,限七天运到!”

    接着,厚重的棉帘一响,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汉子进来,九蟒五爪蟒袍外套着仙鹤补服,脚下穿着一双齐膝牛皮高腰靴子,浓眉如帚,黑红脸膛上一双小眼睛精光四射——一望可知这就是雍正朝第一名将岳锺麒。张熙已是站起身来,眼瞧着跟前来的七八个军校帮着他脱换冠服,拍打身上的浮土,岳锺麒仰着脸只是沉思,他心里蓦地一阵紧张——本来卯得很足的劲,突然信心若有所失。

    “你叫张熙?”岳锺麒换了件酱色江绸面猞猁猴皮袍子,看了一眼兀立发呆的张熙,一笑说道:“好相貌,英俊男儿!专门从湖南来下书,这个天气真不容易。”张熙这才醒悟过来,喊一声“岳大将军安好”!便跪了下去,叩头道:“小人是湖南生员张熙,奉老师石介叟之命,有机密要紧的事面稟将军!”岳锺麒诧异道:“不是说送信来的么?”

    张熙顿了一下,看了看屋里几个人。“噢,你是说他们?”岳锺麒一笑,说道:“这都是老兵痞。跟我几十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多要紧的机密大事也没有背过他们。你有话只管说,有信只管取出来。偏是你们这些读书人,忸忸怩怩的煞有介事!”几个军将听了也都一笑。张熙思量,这种情势下无论如何不能先开口,便撩起皮袍角,“嗤”地一声撕开了,小心翼翼抽出一封信双手呈上,说道:“大将军请过目。”

    “一笔好字!”

    岳锺麒端详了一下信封,信手抽出信来,第一眼便吓得身上一震:

    湘水石介叟顿首拜上宋鹏举元帅武穆少保之后东美将军麾下

他翻眼看了看张熙,接着又默读信件。那信写得很长,从略概述了岳飞抗金,百死不回的英雄气概,陈明当时情景,若是高宗信而不疑,力主决战,倾东南之力横扫中原,百代之下决无风波亭之遗恨。接着又谈历代功臣受主猜忌,勋名赫然功垂竹帛然后身死家亡的惨祸……岳锺麒一边看,觉得上面的字麻花花一片乱跳,一时间头胀得老大,陡然间曾静笔锋一转:

    夫昔日之“金”即为女真之族,狼狈蹂躏中原而后遁逃长白山兴安岭改称曰“满”。是满之祖为君祖之仇,乃少保之子孙有如东美者反为仇之臣!此岂以为孝?彼蛮类之族,豺狼之心,蛇蝎之性,虽窃有神器,实体夏之难劫。子曰夷狄之有君不若诸夏之亡也,是以此獠非但非君,且为吾诸夏之仇也。以仇为君而事之,岂得为忠?昔年羹尧助纣为虐,杀良报功,窃得勋名无双,此固彼之不仁也,然一言不合于中朝,身死而无闻。将军以彼为法,岂得与仁与智欤?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将军乃恋栈于伪朝,苟延于危疑之间,拥兵处凶险之地,将军之危危若朝露!知之否?五百年有王者兴,自建炎年至今,恰已适其数,君以忠良之后,英资天表,怀亿万兆华夏儿女同忾之仇,高张义帜复我汉家衣裳,则鼙鼓一鸣天下皆起,十万熊虎之士不出三秦,陆沉百年之中原可以复甦矣!石介叟疾首椎心痛陈

岳锺麒看到这里,已经通身是汗。竭力按定突突乱跳的心,岳锺麒双眉紧蹙,说道:“这确是一封性命交关的信,一辈子能读到这么一封信也不枉为人了。只是——只是这石介叟,像是一个人的号,当然我不能计较。但我既承信任,总该知道他是谁,总该见一面才好呀?”

    张熙拉得弓弦一样的心鬆了下来,岳锺麒看信时,他紧张得脸色蜡白,一颗心差点跳出腔子外,简直比熬受酷刑还要难忍。此刻心智清明,态度也就随便从容了许多,因一揖说道:“现在我只能稟知麾下,这是我的老师。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能通,天文地理风角六壬皆贯。东美大将军只要心同此意,旗帜一张,老师千里万里朝夕可至。”岳锺麒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说道:“难以凭信。”

    “张熙也是七尺之躯,我留在这里为质。”张熙昂然说道,“您举事之时老师不到,您杀我祭旗就是!”

    “这么大的事,单凭你我他,恐怕也难办起来。”

    “只要照信上说的办,天应人归,有的是人拥护。”

    “你们看看这位少年娃娃。”岳锺麒对几个听得如堕五里雾中的军将笑道:“他来劝我造反,又信不过我。我要这么带兵,你们不譁变才怪。”几个军将都以为岳锺麒开玩笑,不禁哄然大笑。

    张熙感到一种被人轻蔑的羞辱,“唰”地站起身来,说道:“大人如不相信,就放我走,大人如要邀功,人头就在这里。何必讥笑?”“放走——邀功——哼,讥笑?”岳锺麒冷笑一声,“你太嫩了,年轻娃娃!快讲实话,派你来的是谁,你又从哪里到这里的?”张熙此刻才知道岳锺麒的真意,此时自己身陷天罗地网,绝无生还之理,因仰天大笑,说道:“岳飞后代原来如此,哈哈哈……”

    “来!”岳锺麒声音冷得像结了冰,“拿下!”

    “扎!”

    “拖出去,抽四十篾条,狠点!”

    “扎!”

    几个戈什哈眨眼间就把这个座上客揪了下来,拉到外边廊下缚在柱子上,噼哩啪啦就是一顿猛抽。

    “送后堂用刑,”岳锺麒听不见张熙一声呻吟,气得三尸暴炸,大声喝令,“只要不死,什么刑都可以用!”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嫌凉,又亲自去茶吊子上倒,又倾在手上,烫得手一缩,“豁啷”一声把杯子掼得稀碎。恰高应天一步跨进来,怔着道:“外头打人,里头生气,大帅这是怎的了?”岳锺麒喘了口粗气,指了指案上的信,一句话也没说。

    高师爷几步上前,拿起信,头一行看完两腿就是一软,顺势坐了木凳上,定着神又仔细看。岳锺麒道:“尽着有人拿着屎盆子往我头上扣,他还来送把柄!这世道怎么了?似乎人人都活够了!我这里军事旁午,忙得四脚朝天,他还要把祸推给我!”高应天缓缓折起信,问道:“大帅,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案子应该刑部问。”岳锺麒道,“大枷拷起解送北京!”高应天道:“万万使不得。你一公开解送,或者迟滞审问,元兇首恶拿不到,御史们鸡蛋里头还要挑骨头呢,立地就要弹劾你姑纵主凶,这事办得利索了,不但那些说你是岳飞后代,图谋不轨的谣言不攻自破,说不定帮着皇上查出一个泼天造逆大案。不但无祸,而且有功呢!你把这功劳拱手送给刑部那起子龌龊官儿们么?”高应天是岳锺麒幕僚里最不起眼的一个。叫他来,原为训斥他粮草调度失宜,此刻岳锺麒早已把这事忘到了九霄云外。他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这位其貌不扬的小个子师爷,说道:“老高,这见地是!你说怎么办?我现在最怕这小子咬碎了牙一声不哼。”

    高应天抚着稀疏的黄鬍子,闷着拐孤脸思量,说道:“那当然。那还要出新谣言,说苍蝇不抱没缝的蛋。不定说是你预约在先毁约在后又想邀功——想送您忤逆,什么话编派不出来?”他顿了一下,双手一合,瞇缝着的眼睛里猫一样放着绿幽幽的光:“苦肉计——对。”

    “唔?”

    “大帅这样干一下极好。”高应天嘻嘻笑道,“使劲打,打得吐了口最好。打不怕这厮,直娘贼的咱们再用软功。一上来就哄,他不定反而起疑心呢?”

    岳锺麒咀嚼着他的话,半晌才道:“我这里正保奏人呢。不拘怎的,先保你个军功道台。”

    ※※※

    张熙被打得遍体鳞伤,昏迷中被人搡进一间小房子里。他也见过府衙过堂,也瞧过巡抚衙门三堂会审,衙役们将犯奸妇女按在烧得通红的铁链子上,一股青烟儿就人事不省。比起那个刑罚,他也觉得这干军务们下手忒毒了些……先用盐水蘸皮鞭子抽,抽得还要出米字形花样,待全身都是“花样”,渗出的已不是血,而是黄水。军校们喝着酒,慢慢烧烤着通条,一点一点照着“花”样烙描……疼昏了烙醒,烙醒了再烙昏,就这样重複……

    半夜时分,在燔灼似的疼痛中,张熙渐渐醒转来。他浑身都是焦痂,反而觉得疼楚并不那么难忍,只是口中渴,渴得从咽喉到心脏都乾裂了。他头稍微侧仰了一下,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隔着土墙的小套间里,身下是暖烘烘的火炕,炕下桌上依稀能看见花杯茶碗。他想喊人要水,但又倔强地绷紧了嘴,漆黑的夜中只能看见他一双眸子幽幽地闪着光。忽然,隔屏风两个人低得近乎耳语的交谈传过来:

    “喂……醒了吗?”

    “没有。哦,是高——”

    “嘘——你们没弄点水给他喝?”

    “这是个倔驴性子,醒着时候不渴,昏迷时候灌着餵了几次。”

    “军医来看过没有?”

    “来过了,都上了药。说请大帅放心,一点内伤也没有。当然,疼是免不了的。马军医说,只要好好吃喝,几天就好了。”

    “嘘——趁他昏迷,你再去餵点水,我去见大帅。”

    几声极轻的脚步响过,外间没了声息。一个穿着号褂子的老兵举着油灯进来,觑着眼瞧张熙时,张熙忙闭上了眼。一阵倒水声响,老军叹息一声过来,接着张熙便觉唇边一凉。这一次他装的不省人事,不再拒绝喝水,贪婪地喝了一大碗,又半昏半迷地矇眬过去。

    “张熙——张先生……”

    一个带着哽咽的声音在耳畔叫道,接着灯光一亮,张熙睁开了眼,却是那位凶神恶煞似的岳大将军站在眼前。他哼了一声,想背转身去,箭攒心价的痛楚止住了他。

    “张先生,我来看你了。”岳锺麒眼中满是柔和的光,凑近了张熙。高师爷在旁边掌灯,帮着岳锺麒查看着伤痕,小声道:“不妨事的,大人,都是皮肉伤,老马他们还算会办事。”

    一滴冰冷的水落在张熙脖颈上,张熙激得一颤,凝神看时,竟是岳锺麒的眼泪,高应天在旁劝道:“大帅,不要伤感嘛……张先生养好了我们再细谈。”张熙一眼不眨地盯着岳锺麒冷冰冰说道:“你是满家大将军,我是汉家冤魂,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岳锺麒像猛地挨了一棍,脸色苍白得没一点血色,缓缓却步退到一边颓然坐下,将脸埋在双臂之间,彷彿抑制着极大的痛苦,浑身抽搐着啜泣。

    “岳大将军是岳飞老帅的第二十一代孙。”高应天冷冰冰说道,“你要再糟蹋他,我就叫人把你拖出去餵狗!反清,是灭门九族的大祸;复明,又是光耀千古的事业。你张熙凭什么一纸书信就要我们相信?”张熙像被焦雷震了一下,浑身一个寒颤,口吃地说道:“原来……原来是试我?”

    岳锺麒挨过身来,用粗糙的手抚着张熙的头髮,缓声说道:“好兄弟,去年皇上调我进军机处,我不敢弃军赴任。也有那么个人,到我军中劝我起兵,他还不知从哪弄来的朱三太子谕令给我。我信了他,结果他送出去的信给我的人截回来,原来是雍正粘竿处的细作!你知道,我一身繫汉家安危,仰承祖宗风烈,要担着很大很大的干係的呀!”张熙死盯着岳锺麒的脸,但那张脸,那双眼里满都是诚实的泪水,饱经沧桑的皱纹在灯下一折一折地放着光,掩藏着心底无尽的忧患。良久,张熙也叹息一声,问道:“你为什么非要现在就知道是谁派我来?”

    “我们不知你根底,焉敢跟你一处作这种事?”高应天冷笑道,“你真的是太嫩了。马光佐的三万人就驻在甘肃,勒格英的一万五千人就驻在松潘。西安将军瓦德清五万军马都挡着路,你说一声举义旗,就能出三秦?既然来共谋大事,你就该剖诚相见,你自己不诚,却要我们诚?你这个老师真有意思!”

    张熙绷紧了嘴唇,岳锺麒和高应天这番做作深深打动了他,而且剖析出的理由也真是无懈可击,他翕动了一下嘴唇,又抿住了。

    “张先生也累了。”岳锺麒站起身来,“老高,明天你严严实实弄乘轿,送张先生走。给他带一百两盘缠。”

    “慢着!”

    张熙不知哪来的劲,一撑身子竟坐了起来,说道:“既是诚意,你们可愿与我结为生死兄弟?”“有何不可!”高应天愣着没有回过神来,岳锺麒已经慨然答应:“来来来,就这里撮土为香,我们三人结为金兰之好!”

    于是二人搀着张熙下炕,在一盏忽明忽灭的瓦台油灯下拟好誓词,南面而跪,齐声念诵:

    今有岳锺麒、高应天、张熙三人面对昊天上帝并告祖宗神明。我三人心志同一,为天下苍生,为光复汉家伟业奋起共讨满清丑虏。生同此志,死同此心,愿生生世世结为兄弟。如有违此志,叛兄卖弟者死于刀箭之下,永世不得轮迴!

一阵惊风掠房而过,砂石打得屋瓦一片声响。张熙低声说道:“二位兄长,我的老师是……”

    ※※※

    岳锺麒和高应天回到签押房,二人在灯下相视一笑。高应天道:“既然已经知道了曾静,大帅怎么还和他优礼周旋?”岳锺麒道:“从现在起,我不再见他,由你和他打交道,直到拿住曾静!——万一他再弄假,我这一整治,再想唱戏比登天还难呢!唉……千古艰难唯一死,张熙要走正道儿,不失为一条好汉呢!”

    “皇上那头怎么交代?”高应天提起了笔,“共同盟誓的事要不要写?”

    “写。”岳锺麒略一思索,断然说道,“原原本本地写。要把我们万般无奈,只好计出下策的情形写足,不必再提誓词里反满复汉的话,只说结为同生共死兄弟也就可以了。”

    天色黎明时,岳锺麒的八百里加急奏折已拜发出去直呈畅春园。

    四天之后,由军机处发出的八百里加紧廷谕由北京直发湖南永兴。

    再越五日,永兴县衙倾巢出动,快马缇骑直奔曾家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