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三:恨水东逝 > 第四十四回 文盘武功弘曆纳士 持正割爱弘时被擒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十四回 文盘武功弘曆纳士 持正割爱弘时被擒

    弘曆见父亲不再生气,放下了心,便辞出去。因见李汉三跺着脚,还在双闸口的大柳树下候着,便笑道:“你先回府就是了,这里还少了护卫?再说,这是北京,辇下之地,还会有剪径大盗不成?”李汉三扶着弘曆上了马,自己也乘骑紧随,瞟一眼身后尾随的护从亲兵,低声道:“四爷,有件事不妙之极,我恐怕要遭狗咬!”弘曆略一愣,偏转头问道:“谁?”

    “张熙那个狗崽子。”李汉三道,“他认出了我。原说叫‘张熙’,我想天下重名重姓的多了,没想冤家路窄,竟真是开封和我一处闹围的这一位!”

    弘曆勒住了马,略一沉思,立刻掂出了这件事的斤两:那张熙求生的心正盛,什么事作不出?科场案例不要紧,如果把曾静张熙和李汉三连成一线,自己就有窝藏造逆重犯的嫌疑……深一层再想,岳锺麒素来在自己府里走动得慇勤,李汉三再被人栽上一赃,两案相并,立刻就会把自己抛到滔天恶浪的中心!他抿了抿发乾的嘴唇,心中闪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让李汉三逃走避风,或者乾脆灭口,但他立即就否定了这个冒险念头:李汉三或死或走,万一张熙攀咬出来,更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如果密地里杀掉张熙呢?他又想,这当然风险小些,但张熙现在是未结案的人犯,五六个衙门共同看管,很不容易下手,如不能得手,假的也成了真的了……一时间,这位稳沉凝重的少年王爷竟有点乱了方寸。他驻马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不去狱神庙了,咱们回府去合计。”因叫过从人吩咐:“你们不要跟着,派人叫刘统勋到府里来一趟。”说罢加马一鞭,和李汉三泼风价去了。待到进鲜花深处胡同,路过弘昼府门,却见门口正在送客,二人把马勒到墙角,却见是方苞从里边辞出来。弘曆此时半点也不想应酬,只和李汉三闪进夹道里,等方苞的轿过去,才回府里,已见刘统勋在门口下马了。

    “延清,你倒腿快。”弘曆按捺着一腔心事,请刘统勋一同进了西书斋,一边让刘统勋和李汉三坐,微笑道:“从绳匠胡同走比这边远着老大一截子呢,比我们还先到一步。”刘统勋笑道:“我是从养蜂夹道来的,李卫说您去了皇上那儿,我就来府里等了。”两个人想了想,不禁都是一笑。刘统勋是府里走动得极熟的人,因见嫣红和英英都开了脸,便笑道:“都作了侧福晋了,恭喜你们高昇!温家的呢?”

    嫣红笑着给众人上茶,飞红了脸瞟一眼弘曆,说道:“刘大人只管拿我们下人开心!听说您已升了户部侍郎,您才高昇了呢!温妈妈连日身子热,没过来侍候。”小英却只背转脸吃吃地笑。

    “好,都高昇!”刘统勋大笑道,“我们不都托的四爷的福么?”几个人听得都是一笑。刘统勋又道:“俞鸿图修河,要户部供两千根木料,户部的木头都拨了兵部,我们梁尚书说,‘你在四爷跟前有面子,你走一遭。’这是一件,我也有几日没来了,着实惦记着,就奔来了。”说着将木料调拨单呈上来。

    弘曆连想也没想,提起笔就签字,一边写一边笑道:“这个俞鸿图了不得,一心干事,而且精明练达,又年轻,想当名臣了么!”刘统勋笑而不答,接过调拨单,只手望空一抓,道:“有这毛病儿,只怕名臣难当!”弘曆目光闪了一下,问道:“怎么,手长要钱?没有证据不敢妄言!”刘统勋微笑道:“只听了点风言风语。”

    “这个世界风言风语太多了,精明人都弄迷糊了。”弘曆叹息一声道,“我叫你来,也是怕风言风语到这头上。”因将张熙认出李汉三的事说了,又道:“汉三怎么跟的我,前前后后你都知道,我也不瞒你说,如果张熙狗咬人,并到这天字第一号官司里,很麻烦呢!”李汉三道:“四爷,我给您招惹了事,我还是承当。我可以去刑部投案。”

    刘统勋脸上已没了笑容,摇头道:“投案不行。你投的什么案?曾静案跟你没瓜葛,闹场案朝廷已撤消。只要没人存着心整治四爷,这件事压根不算什么。要是诚心扳倒四爷,他也不一定用这个法子。就张熙而言,认出李汉三就是秦凤梧,不会轻易说出来。明摆着的皇上有心赦他,他干嘛要节外生枝胡攀乱咬自寻死路?如果朝廷要杀剐他,临死拉个垫背的,那兴许会乱说的——这是人之常情。我判过多少案子,最笨的蠢货也晓得避重就轻。”他一番话说,弘曆和李汉三都鬆了一口气,才意识到自己是当局者迷。嫣红和英英此时才领悟到弘曆的担心,倒挂上了心思。嫣红皱眉道:“要有人专门使坏,撩拨着曾静攀咬朝廷里的人呢?”

    “不会。”刘统勋默谋良久,突然一笑,“你比四爷还关心,才这么想。曾张一案是四爷主持,四爷不允他们,谁敢胡乱撩拨?”他沉吟了一会儿,叹道:“要是落到别人手里问案,也真难说了。不是我埋怨,四爷当初回京,应该原原本本把路上的事奏明,查他个水落石出,就许没有今天这么多担心事了。您太宽厚,太善行,人都以为您只会笑,不会杀人,他就敢上头上脸地作践!”“不会杀人?”弘曆微微一笑,说道:“作皇阿哥的,心里存着个牙眼报复的念头不好,总归还是光明正大才对。不过,我也不是毫无防範。没有防範就成了烂好人,也成全不了君父事业。”他有些弛然地斜靠了椅子上,一时间已放下了心。刘统勋道:“你没有留心,方才我说的是一件事,还有一件事要稟爷,先前说的吴瞎子已经来京,和奴才一道儿来的,请爷赏见一下。”

    “吴瞎子,”弘曆看一眼嫣红,说道:“你叫人传他进来。”话音刚落,便见窗外竹影间一声细碎响动,一个洪钟一样的声音在门外说道:“吴学子叩见宝亲王爷!”弘曆和李汉三都吃了一惊,只见棉帘一动,吴学子已跨步进来。弘曆略为僵硬地点点头,打量着这个诨名吴瞎子的江湖豪客。只见他穿着一身酱色土布夹袍,身材与刘统勋彷彿,方脸颧腮上一部漆黑的大鬍子,鼻子翅微张,黑里透红的脸膛上两道浓眉,看去煞是威猛精悍,只双眼睛细瞇着,好像总在眨巴。他就地给弘曆叩了头道:“奴才就是吴瞎子,和本名谐音,又爱挤眨眼儿,索性也就依了这个诨号。”弘曆一点架子也没有,含笑看着吴瞎子,吩咐道:“英英,给吴壮士上茶。”

    英英轻声答应一声,却不用茶杯,将弘曆从江南带的竹篾筒儿腾出来稳稳重重放在吴瞎子面前茶几上,返身回去提壶。众人都不留意,刘统勋还在埋怨:“我们一道儿来,偏四爷回来,转身就不见了你。堂堂正正请你,偏要偷偷摸摸进来,江湖气不改!”弘曆眼见英英提着壶过去要往竹篾“杯”里倒水,忙笑道:“英英,那是笔筒儿!你也眼睛不好使么?”英英笑道:“吴瞎子眼睛不济事,是上了火。竹篾儿茶水祛热,管情就喝好了。即使不行,我换杯就是了。”

    “使得的,使得的。”吴瞎子笑着端起满是筛子眼儿似的“杯”,依然平静地和刘统勋攀话:“这府里有个温家的老婆子恶作剧,偷走了我的腰带,给我换了根麻绳,刘爷你说可气不可气?要不瞧着四爷脸上,就把麻绳给她吊起!”他说着话,“杯”里已倒满了水,可煞作怪的居然滴水不漏。弘曆惊讶得双目圆睁,离座凑到跟前,仔细看,满杯的热水冒着白烟儿,筛眼间像被什么透明的胶汁护着,楞是不漏水!弘曆压根没留心吴瞎子说了些什么,用扇柄划拨着热雾,说道:“奇,奇!这是法术还是真功夫?”说着便要伸手端杯。吴瞎子笑道:“这妮子跟前可玩不得假,这是我用气护着,四爷一端,準漏。”又仰脸笑着对嫣红道:“给点茶叶,白水怎么吃?”

    英英说道:“四爷别信他,我看也是个江湖篾片儿,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本领。您瞧,我也能用气护住这水不洒!”她说着便端起篾筒儿,果然也不漏水,刚说了句:“你也不过如此——”突然“杯”水激箭般喷出来,恰就都溅在她的脚上。英英“哎哟”一声将杯放在茶几上,那杯也就不漏了。几乎同时,嫣红站在一丈之外,满抓一大把茶叶撒手一扬,说道:“给你茶叶!”

    “莫恶作剧,少许一点就够了!”吴瞎子挤着眼,双手箕张,但见半屋碎细飘摇的茶叶着了魔似的一片片旋转着聚拢,慢慢移到吴瞎子面前。吴瞎子三个指头从容取出一撮泡在水里,手一推茶团道:“回去吧!”那绣球儿大的茶叶团疾飞回去,嫣红忙不迭双手来接,已是撒落地下许多。她脸一红说道:“佩服,吴瞎子名下无虚。”

    至此一场文盘斗功结束,高下胜负不言自明,众人粲然一笑。弘曆笑道,“两个泼妮子敢这么慢客,太没调教了。”嫣红道:“我们过了黄河,在索家镇见过他!就算黄河渡你没赶上,后来在老槐树那一战,打得狼烟动地,你怎么敢袖手旁观?你不是奉了李爷的命保护我们主子的么?”

    “小的有罪。”吴瞎子宽宏大量地一笑,说道,“槐树屯我确实在场。因为又玠公再三至嘱,事不危急不出手。那些野高粱花子土鐝头笨镰刀,我看黑无常他们就招架不住。不过,那个铁头蛟,还有掉到井里的黑无常还是都落在我手里,这次进京给您带来了。”他又转脸对嫣红、英英道:“你们是温家嬷嬷养女,我是黑嬷嬷养子,论起狠来,都是端木家一手活计。本是同根生,相煎莫太急,好么?”说得嫣红也是一笑。

    弘曆听说擒了铁嘴蛟匪首,心中大喜,但他是个端凝持重人,只用黑瞋瞋的瞳仁盯着吴瞎子,微笑道:“着实不容易,着实难为你!论起来还是李卫会办事。铁头蛟是联络各方匪徒的人,一定知道是谁主使追杀我。我此番一定审个水落石出。延清公,你说我不杀人,我只能承认我不轻易杀人。我一定叫你看看,弘曆是不是懦夫孱头!”

    “铁头蛟已经招了。”吴瞎子不安地看一眼刘统勋,斟酌着字句说道:“这人打不怕杀不怕,我治不了。李制台说弄几个女人试试,就在窑子里挑出几个出精儿的母狗,果然再审,承许他这几个女人,铁头蛟就一兜儿全招了。”说着又看嫣红英英一眼,二人听他粗话说得不堪,都背转了脸暗笑。刘统勋极聪敏的人,知道自己在场不方便,他也不想在这些事上知道得太多,因袖了木料调拨单起身告辞,说道:“铁头蛟他们已经交给邢家兄弟看管,奴才没有审过他们,是李制台审的。他们已经开了口,四爷只问他们就是了。”弘曆也站起身来,叮嘱几句公事,又道:“俞鸿图你们可以半真半假地谈谈,这是个人才,可惜了材料儿的。”

    送走刘统勋,弘曆立刻叫人传带铁头蛟和黑无常。吴瞎子也要退出去,弘曆笑道:“你不要学刘统勋,他是命官,你是江湖上人。”吴瞎子笑道:“是李制台钧令,不要我在官面上走动,江湖上的人一到官面上变成狗腿子,黑道上就吃不开了。”弘曆大笑,说道:“铁头蛟他们还能回江湖?既入这家门,就是这家人,李卫就是经你的手控制黑道的吧?我不误你们的事就是。”吴瞎子道:“我也只管着沿江几省,别的省李制台怎么控制另有其人。现在李制台和黑嬷嬷、端木家有了来往,我就更不清楚了。”

    “端木家是个什么身份,江湖上名声这么显赫?”

    “这个——”吴瞎子道,“这两个姑娘难道不知道?”

    “我是问你。”弘曆一笑。

    吴瞎子嗫嚅道:“他们是前明年间败落的,二百多年的大世家。历年间改名换姓走镖,从康熙三十年封刀,聚族习武种田,不再插手江湖。不过他家牌子太亮,每逢年节,各地绿林、镖局黑白两道的都还去给当家的拜贺。去年老爷子过世,临终说,‘江湖上的事,谁再插手,就逐出端木门庭,太平世道,习武只为健身,种田吃饭比什么都强。’”他看着嫣红和英英笑道:“别看她们有了身份,现在连个回门的地方也未必有呢!”弘曆叹道:“这个爷子深通养生活命之道——”还要往下说,见邢建业带着铁头蛟一前一后进来,便住了口,盯着审视这个铁头蛟。在黄河风涛中只顾应乱,听见过他吆喝几句。槐树屯二次相遇,离得远,也没有瞧清面目。此刻近在眼前,才见这铁头蛟三十岁上下,白皙清秀,半点狞恶相也没有。只个头瘦小,伶伶仃仃的,一双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不甚安分模样。弘曆看了他足有移时,突兀一句问道:“听说你是採花贼,是么?”

    铁头蛟双手一撑,盯住了吴瞎子,说道:“王爷别听别人放我的坏水儿。我练的童子功,这回被拿住才……破了戒。老端木家门前挂的铁牌,‘採花贼有进无出’!我要採花,敢年年登门拜寿?这两个女娘们,是李叫花子——不,李制台送我的……”

    “你为什么叫‘铁头蛟’,头格外结实么?”

    “小人原名范江春,水里营生走得。江湖上有人损我,叫我‘泛江虫’。我嫌难听,有一次水里讨换一船瓷器,几个兄弟下凿子也没弄沉它,我一个猛子潜过去,在水底把船板顶了个大洞,从此有了这个名儿。”

    这两句问答,都和弘曆想知道追杀自己的主使人毫不相干。众人听得莫名其妙,正发怔时,弘曆一叹说道:“江湖上尽有能人好汉,可惜了一念之差去走黑道。你身为大盗,能顾惜人家妇女名节,可谓天良未泯。你好生认承,是谁主谋造意,是谁串连江湖要取我性命?本王珍惜人才,少不得还你个出身。”

    “谢王爷超生,”铁头蛟连连叩头,说道,“谁主使这事,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是黄水怪负责联络,说北京有个三王爷,要取一个仇人性命。银子出到三十万,说如果在黄河了当这事,分给我十万。我想得这套富贵,从此洗手,就答应了。那王府的师爷见过三四次,有时他姓课,有时他姓王,后来又说姓谢。黄水怪失利,谢师爷骑快马去见我,叫我邀集山东好汉陆地截,送了我二百两黄金五万银票,说截下这一票再给二十五万,三十万也能商量。结果在槐树屯和爷们遇上……事败之后李大人追得我紧,我就逃到北京。先去的诚亲王府,说没有这个人。后来又去三贝勒府,门上人说姓谢的死了。后来又来了个旷师爷,又说谢师爷没死,诓我进府。我看他不怀好意,趁着小解,从花园水榭子里潜水逃出来……实话实说,就是这么个情形过节,小人再不敢有半点欺瞒的。”

    弘曆听得心动神摇,双目发呆。儘管早已隐隐感到这位“三哥”是几年来身边怪事迭出的渊薮,一旦证实了,他还是深深震惊了;居然出资几十万两银子收买江湖黑道人物,穷追数百里,苦苦地要自己的性命!想着弘时平素温存揖让彬彬有礼的模样,那带着恍惚神情莫测高深的笑容,弘曆竟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如今怎么处?继续“和光同尘”装模糊断然是不成了,但要揭发此事,立时又要轰动朝野:老一辈“八爷党”余波犹在,李绂谢济世“结党案”方兴未艾,曾静一案尚在审理,突兀又是一个骇人听闻的“三爷谋嫡”大案,一直动荡不安的朝局到哪一天才能安定下来。但若隐忍不言退让,又事关自己前途、身家性命,一旦弘时得志,雍正百年之后,自己想作个弘昼那样的安乐公也是妄想。他咬牙思想着,已是拿定了主意,冷笑道:“我已经让他多次了,杀人可恕,情理难容——有这个虎狼心肠的兄弟,为君为臣,都是个不得安宁。”他狞笑着看了看吴瞎子和铁头蛟吩咐道:“起来吧。话说透了,我们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不除掉后患,我就抬举你们,也架不住别人整治你们,要想清楚这个理儿!”

    “四爷,您的意思我明白。”吴瞎子道,“江湖上头争个堂主会主,都投着下药打翻一锅汤呢!何况这大的花花世界?有什么吩咐,您只管说!”“说不上完全是我的事,与你们也不少相干。”弘曆的目光幽幽闪动着:“现在不拿到那个旷师爷,说不清楚河南这事情,河南的案子悬着破不了,李卫总有一天也吃挂落。此番我要斩草除根,你们助我一臂之力,擒旷师爷的事就落在你们头上。”吴瞎子怔了一下,说道:“他要躲在三爷府不出门,活捉只怕难。”

    弘曆一笑,说道:“只能活捉。姓旷的手里走了这位铁头蛟,他就得防着自己是第二个谢师爷叫人家灭了口,我断他宁肯逃出去再不敢还待在三爷府。这个人交给你们两个,办法你们去想。”铁头蛟嘻嘻笑道:“我晓得,姓旷的在南市胡同养着个李大姐。咱们那里捂着他,準成!”吴瞎子笑道:“那今晚咱们掏他的窝儿去!”

    ※※※

    弘曆当晚就歇在书房,却是心潮澎湃,想东想西折腾得通宵难眠。好容易到后半夜才矇眬睡去。待到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他惺忪着眼披衣起身,忙忙地要了青盐擦牙漱口,笑道:“从来没起得这么迟的,幸亏在这边审办案子,有差使。不然已经误了过去给皇阿玛请安了。”正说话时,邢建敏进来,把当日邸报送到嫣红手上,说道:“刑部励大人过来了,爷见不见?”弘曆拈了一块点心吃着,说道:“老励还和我闹客气,请进来吧。”说着看那邸报,几行题目映入眼目:

    云贵将军蔡铤奏劾杨名时私扣盐税,请旨查拿照准。
    部议原诚亲王允祉斩立决,旨意着部再议。
    允?请旨回京养病,旨意着张家口知府就地徵集名医疗疾,回京事勿庸议。
    俞鸿图奏请疏开兴济河故道,已召集民工一万,请旨补给河工银两。

弘曆只细看了杨名时得罪原由,却是为开云南洱海,私徵盐税,翻他的奏辩折子,却没有。来不及整理一下思路,励廷仪已经进来请安。弘曆一边叫起,笑道:“圣旨问曾静那些话,早都一条条开列清爽了的,你向我问还不一样?”“卑职来见王爷不为审曾静的案子。”励廷仪端端正正坐着,一副老学究模样,说道,“今儿回部,说要出李绂几个人的红差。去了李宗中监斩,我来见见四爷。李绂就有罪,也不该死罪,想请四爷面见万岁,请万岁开一线之明,恕了他吧!”说罢眼圈便觉红红的。

    弘曆腾地站起身来,又翻邸报,只有伍铤罢职回乡,永不叙用一条,并没有李绂斩立决的旨意,励廷仪在旁说道:“刚刚接的旨意,提出李绂人犯四名至午门外候斩。”弘曆不禁愣了一下,“推出午门问斩”,其实是戏词,就是前明政治昏乱之时,也只是把犯事大臣拿到午门外廷杖房里廷杖,雍正怎么这样处置?思量着说道:“我去畅春园,你去午门看着李绂,等着我的话再下刀。”说罢,二人匆匆出去上马各奔东西。

    弘曆在畅春园双闸口下马进来,直奔澹宁居。此时已满天放晴,园中到处堆的雪狮子雪象雪弥勒佛白灿灿光闪闪,一树树银色雪挂枝条蟠螭交错,浓绿的常青竹木上片片挂着晶莹耀目的雪,彷彿在缓缓淌流下来。他有心事的人,也顾不得欣赏,逕趋身来到澹宁居,便听里头雍正正生气:“弘曆么?进来吧。”

    弘曆一脚跨进殿,因屋里暗,稍定了定神才看清雍正在正殿大案上写字,彩霞和乔引娣一头一个扶着纸慢慢挪动。弘曆请了安并不起身,正要说话,雍正笑道:“你的来意朕知道,不过是为李绂谢济世乞命吧?”弘曆被他一猜一个中,不禁笑道:“圣上明鑒,何尝不是!儿臣已叫励廷仪去了午门,等着儿臣请旨的消息。”

    “秦狗儿去午门一趟,就说宝亲王的话,叫励廷仪回养蜂夹道办正经差使。”雍正写着字,吩咐了,又对弘曆道:“你就在这等着消息。”弘曆道:“请阿玛告诉儿臣个準儿,不然就是在这侍候着,我也心神不定的。”雍正一下子笑起来,说道:“杀的是陆生楠和黄振国。李绂和谢济世有罪,但罪不至死。朕要他们陪陪法场,收收他们的党援之心。弘曆,你也是几经生死之人,要知道单是读书是不成的。学问还从历练来,叫李绂谢济世见见血,比要他们光读《四书》有用得多!”

    弘曆一颗忐忑的心放下来,无论如何,李绂的命先保住了。因赔笑道:“李绂有矫揉造作处,这个儿子也晓得。人家送礼他不收,人家走了他懊恼。这就心地不纯,也太爱名。他有克制功夫,圣人造出来,就是给凡人用的。克制总比不克制强,爱名总比图利好。他清廉,有这一条,杀了就害大于利。”雍正点头道:“这话差近于理,起来吧。”弘曆起身凑近来看,见雍正临写的是楷书大幅。正是孙嘉淦的“言三事”不禁吃了一惊,失口说道:“皇上要张挂这幅奏折么?”

    “不,朕只抄写一下,聊以自戒而已。”雍正说道,“其实唐太宗也挂过魏徵的《十渐不克终疏》,孙嘉淦就是朕的魏徵,也没有什么挂不得的。今早已经发了旨意,孙嘉淦进文华殿大学士,给他升了两级——就这份奏章,他也当的起。”他一边写,住了笔又道:“孙嘉淦与李绂不同之处,他心中只有君,没有他自己。李绂是一心一意给自己立功立名,这就是区分!——你明白么?朕那天大动肝火,并不为他说‘亲骨肉’的话,难能的是他敢言人之不敢言。朕当时疑他‘停纳捐’是为科举党援的人说话,仔细看看,没有这个意思,写奏折也没同别人参酌,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的大丈夫,又是忠君一片心,措辞再激烈朕也受得,照样升他的官!先轸为将,一口啐在晋文公脸上,文公拭面认错,那是圣贤!朕就学定了晋文公这个度量!”他偏转了脸盯着弘曆,“你也要有这个度量,懂么?自今而始,你要有太子的心胸办事,学习孙嘉淦的为臣之心,也要学习朕的为君之道!”

    弘曆万万没有想到雍正竟当面以太子相许,心里轰然一声顿时跳不止,忙双膝跪下:“皇上春秋鼎盛,说这个话儿臣断不敢当!即为儿臣计,皇上此时也不宜这样说,先帝立嫡太早,致使兄弟相争,至今余波不尽,宁不使人畏惧?”雍正的精神看去很倦怠,但又很平静,喟然一叹说道:“你不知道,昨夜这里是通宵热闹。弘昼、方苞、张廷玉、鄂尔泰他们天明才退出去,图里琛已经奉旨暗地拿下了弘时。此刻,朱轼和孙嘉淦正在抄检三贝勒那个贼窝子呢!”

    “啊!”弘曆惊呆了,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方纔的话是从雍正口中所出,浑如梦中一样晃了一下头,结结巴巴问道:“三哥他——!”

    正在这时,高无庸挑帘进来。弘曆惊怔间看他,眼圈红得发暗,显然也是通夜未眠。跪下正要说话,雍正问道:“黄振国和陆生楠处置掉了?”

    “回万岁,已经杀了。”高无庸说道。乔引娣和彩霞也都心头一颤,脸色立即变得苍白异常。高无庸刚从法场下来,似乎还有点余惊未息,口吃地说道:“黄振国说:‘辜负国恩,罪有应得。’陆生楠说:‘想不到一篇文章送一条命。’”

    “李绂和谢济世呢?”

    “李绂是奴才问话。奴才问话:‘如今知道田文镜好处么?’”高无庸看着雍正的脸,小心翼翼说道,“当时李绂撑着胳臂说,‘臣至死不以为田文镜是好人!’——谢济世也问的这句话,他说‘田文镜是当今周兴来俊臣(注一)!’——奴才不懂,他说‘没来由叫你这……杀才懂’!奴才就回来覆命来了。”

    雍正脸上似悲似喜地望着阳光刺眼的园子,彷彿要出尽胸中的郁气,长长叹息一声,说道:“传旨,李绂革去顶戴职衔,戴罪去皇史宬纂修《八旗通志》,归方苞管辖。谢济世发往阿尔泰军中效力行走。”弘曆在旁说道:“阿尔泰离中原近万里,蛮荒不毛之地,谢济世文弱书生,还求皇上从轻发落。”雍正笑道:“那里不像你想的那么糟。平郡王福彭驻守在阿尔泰,福彭几次在朕跟前夸奖谢的品行学问,不会给他亏吃。中原各省,你叫他去,下头的官希图迎合朕意,说不定就作践了他。或者再寻出他的不是,你说杀是不杀?”

    “皇上圣明!”弘曆这才领悟到雍正心地,说到底还是慈祥的。一个充军发配,还有许多学问,他也受启迪不小,但此刻他更惦记着弘时的事,昨晚自己还在为捉旷士臣这个人证大伤脑筋,想不到一觉醒来,敌人已入囹圄,这世界也太不可思议了!弘曆还在思量如何把话题扯回到“太子”一题上,雍正已经开口说话:“弘时的事你不要管。他不交部,朕按家法处置。你从此要兼管军机处上书房和户兵二部,一来习学政务,二来也代朕担些劳。朕已经看了你多少年,别无吩咐,在这个位置上只‘防微杜渐’四个字。你听说过农夫进城的故事么?一个农夫穿了新鞋进城,天刚下过雨,泥泞不大。他懒了懒,以为小心点鞋就髒不了,就没有脱。走了一阵,鞋底就污了,他还是很小心,仔细挑着乾了的地方跳着走,鞋帮上一会儿也星星点点沾了泥;再走一会儿,人多了,互相溅着,鞋面上也污了。他就又想,反正已经污了,也不挑路了,也不避污水洼了,不到城门口,新鞋已经湿透,污得成了泥团一般。弘时原来穿的何尝不是‘新鞋’?他不晓得这四个字,自己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朕见他落到这一步,也是难过呢!”他说着,已是流下泪来。引娣忙将毛巾捧过来,劝道:“万岁,从半夜到现在,说起来就伤感流泪。三爷不好,已经拿下了,您也犯不着为这种人生气难过。”

    雍正一边擦脸,泪水还在往外涌,哽咽着说道:“朕的子嗣远不及圣祖,朕兄弟三十五人,序齿的二十四个,活成的二十二个。儿子呢?十个只活下来三个,弘时又变成个猪狗不如的畜牲!天啊……朕是前世作孽,还是今世凉德,叫朕一日的舒心日子也不得过……”他伏在龙案上,浑身都在剧烈地抽搐颤抖着,泪水涌出来,孙嘉淦的奏稿抄纸都湿了一大片。满殿的内侍宫女,从来只见过雍正嬉笑怒骂,或刻薄讥讽,或高谈阔论,或言语暴躁,或温馨宜人,谁也没见过这位刚愎强悍的皇帝如此伤心落泪。弘曆高无庸和引娣几个将他扶到东暖阁,做好做歹哄孩子似地说了一阵安慰话,雍正大约是累极了,眼上带着泪花沉沉睡去了。

    弘曆向睡着了的雍正默默一躬,退出殿径往韵松轩。这里已经挤满了等着候见弘时的大小官员,都还不知道弘时已经出事,见弘曆进来,忙齐站起身来让道,有的人还小声叽咕,四爷既来了,三爷也就该来了。忽然内幔一动,张廷玉闪出身来,向弘曆一躬身,又转脸对众人道:“众位,三阿哥弘时王爷身子欠安,皇上有旨,四爷还回来办事,兼管军机处上书房和兵部户部机宜,并代批御折。我这里交代一声,凡是部里军机处能办的事,不要到这里特批。我们作不了主的,自然要请示宝亲王爷。从今天起,军机处和六部都在这外间派有章京官员随时联络。大事小事都来这里搅四爷,我知道了是不依的,可明白了?”

    “明白!”

    众官员马蹄袖子打得一片山响,向弘曆叩下头去,呵腰恭肃辞了出去。这一剎那间,弘曆已经品出了“太子”的滋味,无论管韵松轩,还是管部务,做阿哥就是比不了。正要回身说话,一个官员留住脚步,手捧着稟帖说道:“四爷,下官陈世倌有事请见。”弘曆见张廷玉一脸不高兴,因笑道:“这是我在江宁认得的,一会儿準哭,不信你瞧着。”将手一让请张廷玉坐了,又问陈世倌:“你几时到京的?是我保荐你到河工上帮办河务的,民工钱物都归你管,要仔细料理。你人品我信得及,不要叫下头吏油子们糊弄了你。”

    “是!四爷。”陈世倌恭恭敬敬说道,“世倌一介书生,不谙世务烦琐,那些个老河工油子,我不敢使。想请四爷从户部拨几个盘帐算帐能手来使。使自己家里人,又怕他们仗势施为作威作福,坏了名声不说,朝廷的事也办不好。”张廷玉原来讨厌陈世倌这时分搅来谈话,听了听觉得此人心田不错,因笑道:“这是正经主意,军机处原来从户部抽人盘点阿其那塞思黑家户的几个吏目,我看还算精干,拨给你用就是了。”陈世倌喜得站起身谢道:“这么着我就放心了,我实在担心的,自己不通这庶务,办砸了差使,四爷就不说,我这脸也没处放……”他又叹一口气,说道:“我看那些民工实在可怜,下河淘烂泥,有时齐腿根都到水里,一条腿上下都是细血口子。昨天我那棚里又冻倒了几个……一个老河工说,‘先前康熙年间,这时候出河工,有羊肉汤喝,有酸辣汤还有黄酒,有口热汤,下水就不伤身子了。’想请四爷发慈悲心,可怜这些劳力人,拨点银子在工地设几个汤酒棚,朝廷就赔几个,也是有限的……”说着,便用袖子抹泪。

    弘曆笑道:“衡臣相公,你瞧,我就知道这位陈世倌準要为百姓哭。好啦,别难过,给河工上每个民工每天加二斤黄酒钱,到三月清明为止。汤棚由你去设,好吧?”陈世倌这才连连称谢退了出去。

    弘曆想起弘时,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问道:“衡臣,三哥是怎么回事?”

    “是十三爷临终时举发的,说的什么皇上也没说,只说十三爷到死还举着三个指头。”张廷玉道,“这些天来方苞一直独自操办这事,昨天夜里传叫弘昼来,爷两个密谈了半个时辰,叫了我进来,传说弘时行施魇镇法害父灭弟,连太后冥寿那天雷震死的番僧也查清了,是蒙古黄教的巴汉格隆喇嘛。四爷,您知道我对这些是不信的,但接着图里琛连夜抄了弘时的家,抄出许多法物名器,还有几卷邪经,都是白莲教里使的。在府里还拿住个姓旷的师爷,从他那里抄到了几封江湖上窝盘匪盗的书信,言语暧昧,抽了几个鞭子也招了,说是曾在湖南设伏谋害四爷您。皇上当时就气晕了过去……事情就这么着叼登开,东窗事发就不可收拾。我们几个也议到万岁当时出巡河工,隆科多擅自带兵进驻畅春园的事,整整一夜,谁也没睡……”他叹息一声没再说话,其实他的弟弟张廷璐贪贿被杀,弘时事前请託,事后落石下井见死不救,昨晚他也一吐痛快。但此刻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心里有些懊悔,也就不再向弘曆複述了。弘曆听得目中幽幽发光,问道:“皇上没说怎么处置?”张廷玉微微摇头,说道:“皇上最后口气很淡,又说要抄孙嘉淦的奏折静静心,我们就退出来了。四爷您知道的,皇上越是淡,脾性越是发作得……”下面的话碍难出口,便打住了。“没想到三哥这么没人伦!”弘曆眼中怒火闪烁了一下,但语气很快便转得异常柔和,“此时七事八事,皇上心里窝着一团火,我们这时候最好不说话,等事情凉一凉,从容再说情会更好些。”

    张廷玉没言声,弘曆的话他当然懂,他也赞同:不救这个弘时。


注一:周兴来俊臣都是唐武则天时的酷吏。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