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四卷 终章 魔物天敌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卷 终章 魔物天敌

    与优树及孩子们分道扬镳,我离开城镇来到郊外。

    这样我就能毫不在意旁人眼光发动「空间转移」回去——奇怪的是,技能发动不了。

    怎么会?

    《警告。已被大规模结界禁锢。对结界外的空间干涉技能遭到封印。》

    「大贤者」做出回应。

    什么?

    有种不祥的预感。

    至今未曾有过,身陷绝境的感觉。

    当初蜜莉姆来袭时不带杀意。所以当下我没什么危机意识,如今预知危险的警铃正疯狂拉警报。

    这时——

    「利、利姆路大人,您快逃吧——」

    浑身是伤的苍影出现,对我这么说。

    他似乎用尽全力逃来这里,身体快要消失不见。

    「发生什么事了?」

    「有敌人。还是超乎想像强大的——」

    留下这段话,苍影就此消逝。

    这是苍影的「分身」之一,本体应该没事。然而就算是「分身」,身体机能还是比照苍影本体才对……

    他是不是被别人阴了?

    我呼叫潜伏于影子里的兰加,但他没反应。

    与外界隔绝——正如刚才「大贤者」所说,连躲在影子里的兰加都无法干涉。

    看样子,结界内部完全与外界隔绝,好像是空间断绝系的结界。无法对外求援、无法逃离。

    不祥的预感让我紧张起来,为了以防万一决定做些保险措施。幸好结界内部可以使用技能——此时,又一道警告声响起。

    《警告。已被大规模结界禁锢。结界内部技能禁用……对封印抵抗成功。但魔法系技能全数受限。》

    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魔法系几乎囊括所有的魔法、魔素操纵类技能。意即「黑焰」和「黑雷」这类能力都受限。不仅如此,「黏钢丝」等操作系技能也不能用……

    当初天空龙作乱时,我身上并没有这种结界。

    基本上,若有人试图张这种结界,苍影应该会发现才对。还来不及用「思念网」告知危险就被结界囚禁,可见这种结界的范围很广。

    这……与其说是结界要攻击某人才泼及到我,更像冲著我来。

    既然如此,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边对强烈的杀意保持警戒,我静待对手出招。试图解除结界,需等「大贤者」的分析结果出炉。假如范围只有一点点马上就能解析出来,大规模结界的设定范围太广,要花一些时间分析。

    现在的我只能等对方出招。

    极度不利。

    这还是第一次,我的心在不安催化下慌乱惶恐。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很少感到不安。

    变成史莱姆的我产生心境变化是原因之一,但最大的理由出在「大贤者」能预测结果上。我打算做些什么,它会在执行前预测成败结果并知会我。

    因为这样,我才能无畏无惧地面对劲敌。空有强劲也没用,结果早就摆在我眼前。

    反之,就算它给出毫无胜算的预测亦不至于让我惶恐。

    真的打不过,逃就是了。如果有什么原因让我逃不了,至少要向对手报个一箭之仇。

    然而,综观这次的情况。敌方战力是未知数,无法预测。还对我怀杀意。

    胜算多寡成谜,又逃不了。

    连对手有多少人马都不清楚。

    张大规模结界的人手似乎不只一个,「热源感应」却显示只有一人靠近。

    结界里没有魔素,无法发动「魔力感知」。一旦解除人化变身,我将失去目视能力。

    万能视觉没了,周遭状况突然变得难以掌握。被这个结界困住,我的胜算大幅降低。

    可是,真没想到对方会在战前蓄意封印敌手的技能……原来还有这种战斗方法。

    对方跟敌人保持距离并隐匿声息,处在对手的认知范围外,确实铺设大规模结界。

    此人惯于对付魔物,是专业人士。

    这片结界的范围应该高达半径两公里以上。完全让人措手不及。

    行事缜密得可怕。

    提心吊胆的时光不停流逝——

    「初次见面,该这么说吧?虽然很快就会说再见。」

    一名女子现身,开口对我打招呼。

    正面冲突就算了,还单枪匹马。好大的自信。

    年龄看起来好像二十岁左右……

    冷酷、不带情感的眼令人生畏,透著一丝理性光芒。女子容貌姣好,让眼里的冰寒显得分外醒目。

    印象中并没有见过她。可是,这家伙却给人一种怀念的感觉。

    柔亮的美丽黑发剪至唇口之上,右侧发丝搔到后方,左侧秀发随意流泻,未遮住眼睛。

    衬著浏海的左眼配戴单边眼镜。

    那似乎只是一种装饰,她迅速摘下那样东西,将之纳入怀里。

    来人身穿方便行动的雪白服饰。样式有礼服的影子。露在短裙外的腿细细长长,包著一层黑色丝袜。

    身上覆著神职人员穿的雪白长袍。

    领口刻有十字纹章。那是西方圣教会的最高阶证明。

    圣骑士——法律与秩序的维护者,魔物的天敌。

    「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没错,请问有何贵干?我叫利姆路,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虽属无谓的挣扎,我还是姑且确认一下。

    她明显冲著我来。应该不会认错人,话虽如此,我可不想出于误认跟人打起来。

    「真有礼貌,魔物国度的盟主大人。我没认错。你的城镇很碍眼。所以我要毁掉它。因此,眼下放你回去只会坏事。明白我的意思吧?」

    她不带半点罪恶感,说得云淡风轻。向我说明对她来说算理由的理由。

    是喔——我知道了,那理由不足以让人像这样点头接受。

    话说她还知道我是魔国联邦的盟主。怎么会这样?

    「你怎么会认为我是魔物,在当魔物国度的盟主?如你所见,我只是普通的冒险者喔!」

    「哎呀,想装蒜吗?无妨,装也没用。有人来密告。我不能把他抖出来,总之有收到这类情报。在这座英格拉西亚王都里,有许许多多的『眼线』。建议你还是多留意那些监视者。」

    有人密告?我根本猜不出是谁。

    我常注意有无可疑人士跟踪,开技能移动的时候也不忘极力防范。

    实在猜不出。不过,我知道这家伙对密告内容不疑有他,打算把我杀了。

    事态严重。

    她身上的舞器只有腰间细剑一把。

    连铠甲都没穿,走轻装路线。

    四周不见半点人影,也不见设结界的人前来助阵。

    为了确实杀掉我不惜设下陷阱,最后却派出一人?

    还是说,这号人物身手了得?

    无论如何,眼下没时间让我多想。

    照这女人的话听来,有一股势力企图毁灭魔国联邦。他们或许已经展开攻势,我可没闲功夫瞎耗。

    是某个国家吗?还是魔王?

    不,不可能是魔王。西方圣教会不会跟魔物联手。

    也就是说,是某个国家喽?

    跟我们邻近的国家有武装大国德瓦岗、法尔姆斯王国、布尔蒙王国,另有魔导王朝萨里昂。

    除去武装大国德瓦岗和布尔蒙王国,就剩那两国。不过,魔导王朝萨里昂要拿掉。他们没有开辟森林建设道路,军队进军时必须通过其他国家。若他们真的采取行动,苍影不可能漏看。

    这样一来,嫌疑人只剩法尔姆斯王国。

    一旦法尔姆斯举兵,前往魔国联邦最少要两个星期。必须挑军队可通行的大道,势必绕远路。

    就算他们马不停蹄地赶路,依然需花上十天。

    即便如此,仍不能轻匆。这个世界有所谓的军团魔法,若有效运用,或许可以缩短时间。

    总而言之,现在的我没时间犹豫了。

    「看样子,说是认错人也没办法让你采信呢。」

    「是啊。因为传闻指出,那只魔物的名字就叫『利姆路』。」

    「喔,是吗?」

    真糟糕。连名字都知道。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差很多,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对方正想拔剑,我则朝她问出这句话。

    美丽的女子歪头,不解地回望我。

    「只是一只魔物,居然对名字有兴趣?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我早就忘光了——」

    她说完微微一笑。接著继续说道:

    「那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神圣法皇国鲁贝利欧斯的神之右手——『法皇直属近卫师团首席骑士』暨圣骑士团长。名叫坂口日向。想必我们不会有太多交集,请多指教。」

    该名女子报上姓名。

    原来,这家伙就是——坂口日向。

    「你叫日向?我有听说你在当圣骑士团团长,原来还兼任法皇直属近卫师团首席骑士?」

    「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嘛?在魔物圈里出名没什么好开心的。我确实身兼二职。虽然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侍奉的不是法皇,而是鲁米纳斯。」

    语毕,日向拔出细剑。谈话到此结束,用意表露无遗。

    刀柄上散嵌七颗小宝石,配上白银色刀身。刀身透著淡淡的虹色魔力。八成是魔法剑。

    据说她很讲究合理性,但我看没那么讲究吧。居然单枪匹马跑过来杀我。既然都搞前置作业了,他们应该要准备能确实摆平我的军力才对。只不过,情报收集能力挺有两把刷子。把我的真面目和朱拉森林大同盟摸得清清楚楚。

    这下难办了。日向是认真的,我却不好对静小姐的徒弟出手。看看能不能探沟通方式解决……我跟著拔刀备战,尝试透过言谈交涉。

    「先等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还想跟你谈谈!」

    「我没兴趣听魔物说话。」

    冷酷的话音一出,突刺便如闪光射来。我勉强用肉眼追踪。若神经传导未跟大脑直接连结,刚才那击肯定闪不过。「魔力感知」被封实在很不利。

    「等等。你是日本人吧?我也是。静小姐把你托付给我——」

    「你刚才避开了,我有点惊讶呢。不愧是杀死静老师的魔物……我要替她报仇。魔物敢说自己是日本人?还说静老师把你托付给我?真是笑死人,爱说笑。」

    她完全不相信我。这就算了,还不想跟我对谈。

    对喔,我想到一个点子。

    「我真的是日本人!在那边死去,来这转生成魔物史莱姆——」

    那点子就是用日文沟通。

    这样日向应该会信我才对。

    「果然没错,你会说日文。再怎么演都没用。」

    日向的嗓音多了几分冷意。

    不仅没相信我,还让她的怒火烧得更旺。

    她刚才说果然没错?

    对日向提供情报的家伙知道我是日本人?

    知道我是日本人的只有一小搓人——还是说,她听我自称日本人,才猜到我会说日文——?

    她根据我杀死静小姐的情报推断,认为我了解异世界,还学会日文……是这样吗?

    这已经不是推断,该叫「预测演算」才对——

    「——你不管三七二十一硬要跟我打就是了?一个人对付我?」

    我丢出疑问句。

    日向是「异界访客」兼圣骑士又怎样,如今的我身怀魔王级战斗力。

    技能受限是事实,但我不可能输给人类日向。

    原本我是这么想的——

    「哦,真可笑。你认为自己会赢?在结界里?」

    露出淡淡的迷人微笑,她轻声回问。

    紧接著,细剑尖端放出七彩虹光。

    那是超高速突刺技。

    宝石的残影让人误以为是彩虹。

    我动身闪避,身体却显得沉重。似乎连身体机能都变弱了。反应变慢,连带害我吃三刀。

    不会吧!我慌了。

    灼热的痛楚蔓延开来。

    痛?我明明有「痛觉无效」,怎么会痛——?

    「哦——只中三刀?看来我有点小看你。」

    嘴巴上这么说,神情却写著「一切都在掌控中」。她已经料到了?不打算给我喘息的机会,日向一口气攻过来。

    我正面握刀,试图以刀抵挡。但那些攻击掠过我的刀,朝我身体突刺过来。

    摸不清头绪之余,我顺从告知危险的直觉向后逃开。

    这是第四刀。总觉得再打下去很危险。

    「你发现这招很危险了?某些笨蛋一直到最后都坚持逞能接招,结果死得毫无招架之力。你还算有点脑子嘛。」

    她歪过头,出声夸奖我。

    「很高兴你夸我,如果你愿意听我说话,我会更开心……」

    我打算靠谈话争取时间。

    《答。推测该技艺不对物质体,而是朝精神体直接发动攻击。》

    没想到她不打肉体,直接影响精神……

    怪不得从刀上穿过。挡也挡不住。证据是我的身体不留半点伤痕。

    「大贤者」更做出预测,再接三下将死于非命。

    非肉体之死,精神将死去。

    这招真让人难以置信。目前还不清楚那是技能,抑或魔法剑的效果……

    老实说,我太小看对手了。

    日向应该有独有技才对。还没使出独有技,我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她的技能尚未明朗化,我的技能却惨遭封印,所处立场意外不和于我。

    看样子专心逃跑才是正确的选择。是说能不能顺和逃走只能赌赌看了。

    我彻底居于下风。

    刚才有试过,「黑焰」跟「黑雷」出不来。

    「万能变化」亦然,没魔素无法发动。光要维持「现在的身体」都很困难。

    必杀技「黑焰狱」也没办法用,连王牌都遭到封杀。

    不过,还是有其他手段可用。

    「哦——你想拖延时间?没用的。你死定了。在『圣净化结界』里,未达A级的魔物甚至无法动弹。这是西方圣教会的骄傲,究极的抗魔结界。」

    看穿我的心思,日向道出可怕的事实。一直觉得身体很沉重——我变弱了,似乎受「圣净化结界」影响。

    连我都变得如此耗弱,结界肯定容不得未达C级的魔物,将置他们于死。

    假如我治下的滚刀哥布林被困——想必将动弹不得,轻而易举丧命。

    思绪到这里,我的心更加焦急。

    「懂了吧?在这个结界里,魔素会净化掉。你们这些高阶魔物也无法幸免,为了维持性命将失去大部分的力量,没办法发挥实力。」

    日向用不著对我说明。实际体验过就知道了,知道这个结界有多危险。

    这结界八成用于狩猎等同灾害级的A级以上魔物。很可能是魔物天敌圣骑士团的杀手锏。

    魔物一旦遭结界捕获,他们就赢定了。日向似乎这么想。

    她之所以说那些话,目的是让我慌张。继续贸然开口,很有可能丢掉小命。

    想藉谈话争取时间,这条路却被日向封死。

    「你对于我单枪匹马讨伐好像颇有怨言,这份工作原本不需要我出马。统率圣骑士的我会出面只为一件事——」

    我跟日向拉开距离。进到那把细剑的攻击范围会很危险。念头刚闪过,左脚便一阵吃痛。被刺了一下。

    还剩两下……

    「因为我听说你杀了静老师。刚才说过了吧,我要替她报仇。我要杀了你。」

    「你说要为静小姐报仇,形式上看来确实是我把她给杀了,可是——」

    「——可是?结果就是一切,理由不重要。在这个世界里,她是唯一对我好的人。但她已经不在了……」

    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份感情叫什么——轻声说完,日向转眼看我。

    眼里毫无感情,甚至不把我当猎物看。

    态度自在从容,就只是站在那里。

    她敢一个人来,全因身怀确定能取我性命的自信。

    那股自信并非来自结界。可能来自至今仍深不可测的战斗能力。就日向看来,或许光她一人战力就过多了。

    我也被她小看了,然而现状让我无从反驳。我在结界里的胜算微乎其微,继续被她压著打肯定吃败仗。

    话说回来,究竟是谁对这个女人透露静小姐的死讯?对方有加油添醋吧,我完全被当坏人看待。

    可是,现在不是深究凶手的时候。

    我非常担心魔国联邦的居民们。

    「在担心你的同伴吗?也对。继续拖延下去,你会无家可归喔!虽然我不打算让你回去就是了。」

    要是他们先张这种结界再进攻,大家都会没命。

    没空陪这家伙耗时间了。话虽如此,她很难对付。

    论目前可用的攻击手段,只剩不需仰赖魔素的技能。

    就是剑技或自身独有技。

    日向的剑技在我之上。撇除身体机能低落不谈,从交锋的手感来看,她并未拿出真本事。

    让人不敢置信的是,她散发不亚于白老的压迫感。

    这么说来,我只剩独有技可用。

    刚才想到的杀手锏——我一直犹豫该不该用,但现在的我别无选择。

    我用〈气斗法〉提升身体机能。还发动「怪力」和「身体强化」。

    不出所料,让体内魔素活性化的技能或魔法还能用。

    「别高兴得太早!」

    我将刀举至中段,朝上方打去。跟白老进行实战训练后,我的剑技大有进步。既然她自认胜券在握轻敌,我就来这招——

    日向似乎被我吓到,立刻转攻为守。

    不,她只是慎重行事罢了。

    看看那双眼睛。宛如冷然、一心追求理论验证的数学家之眼。

    眼里看不到半点惊讶,毫不松懈。

    她并未骄矜自满,淡淡地执行手边工作。

    观察我的动作,冷静寻找弱点。

    刚才那些话全来自精心预测。

    原本用不著她出马,对她而言是再当然不过的事实吧。

    她没有小看我。

    至今仍在观察我的一举一动,预测下一步行动。算出我提升多少速度,用适当的速度对应。

    彷佛在对付我的独有技「大贤者」……

    我释出经技能强化的刀砍,见她拿细剑挡下,心中顿时有所领悟。

    日向跟我的实力差距有著天壤之别。

    这把刀挥砍时尖端速度堪比音速,她却以柔克刚、用不伤剑身的方式架开。

    完美分析我的刀路、速度及力量。能做到这种地步,身手必定与白老不相上下。

    此外——

    见我失去重心,她不忘确实反击。

    「结束了。能在结界里动这么久算你厉害。老实说,我之前低估你的实力。不过,你赢不了我。」

    「因为再一刀就可以把我杀了?」

    「哦,你知道啊?运用这把剑的特殊能力击出『七彩终焉刺击』,第七击必取敌手性命。就算是精神生命体也难逃一死。你还满努力的,不过,已经没法子了吧?」

    她对我这么说。

    我原以为能力被封仍有转圜余地,没想到对手太强。

    既谨慎又内敛。为求胜利选择最有效率的手段。能力高强,能观察我另行分析。有把握战胜我,一方面又勤于分析、行事慎重。

    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无机可趁,完全没料到自己会陷入毫无胜算的窘境。

    「我要用尽全力挣扎。本人可不是好惹的,别以为我会乖乖听话交出性命!」

    话一应完,我便用尽一切手段尝试。承认对手很强,祭出所有本领求生。

    既然魔素不行,那换精灵看看?精灵跟魔素是不同类别的能量体,应该不受「圣净化结界」影响。

    处在与世隔绝的环境里,无法召唤精灵。但我体内有特别的精灵存在。

    《宣告。可发动独有技「异变者」,将高阶精灵「焰之巨人」「分离」成纯种精灵。》

    让半魔物化的焰之巨人回归纯种精灵。

    或许能够透过焰之巨人用精灵魔法,但那行不通吧。

    不能用这种小家子气的技能,得发动出乎敌人意料的大招一举定江山。

    「帮我把敌人打倒,焰属性高阶精灵『焰之巨人』!」

    我放出焰之巨人。

    超越A级的高阶精灵拥有莫大力量,蕴藏庞大的热量。召唤者必须对精灵提供魔力,我跟焰之巨人有魔力回路相连,这方面没问题。我的魔素转成精灵力,输给焰之巨人。

    焰之巨人开始对日向发动攻击。她八成认为这是我的王牌。然而——

    精灵是幌子。我——另有其他目的。

    日向忙著对付焰之巨人,降低她对我的注意力。只消最后一击就能打倒我,理当优先对付较危险的焰之巨人。

    这就是我要的。

    我绕到日向背后,企图打出强化至上限的攻击——

    「都跟外界隔绝了,居然能役使高阶精灵。不过,你还是打不赢我。」

    日向转身挥剑,无视焰之巨人,朝我直逼而来。

    焰之巨人则僵在原地。

    高阶精灵不是魔物,照理说「圣净化结界」对它起不了作用……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晃眼一望,只见焰之巨人抱头蹲倒。似乎接获互相抵触的命令,陷入两难。

    「你动了什么手脚?」

    「若你跟我挑明你打算做什么,要我回答你也行?」

    怎么可能挑明。那可是为数不多的王牌。

    「回来,焰之巨人!」

    此话一出焰之巨人便消失无踪,回到我的身体里。我立刻进行「解析鉴定」,看它出什么状况。

    《答。焰之巨人疑似受「强制篡夺」影响。推测因魔力回路末断,才免于遭受剥夺。》

    「强制篡夺」!难道说,她可以夺取对手的技能……?

    那是日向的独有技?

    这家伙——「异界访客」坂口日向是远远超乎我想像的怪物……

    看样子我搞错方向了。

    把重点放在结界上,以为那是她的绝招。认为结界是让我陷入苦战的元凶,结果大错特错。

    结界只是用来分散我注意力的小把戏。

    我朝日向望去,那张美丽脸庞正挂著慈爱的微笑。

    这人真够可怕。少了结界也无妨,她还是有把握赢我。

    「……你打算抢夺烙之巨人?」

    「我好惊讶。你怎么知道?也好,既然穿帮就顺便告诉你吧。答对了。用我的独有技『篡夺者』抢。」

    独有技「篡夺者」?

    用来抢夺对手役使的魔物或精灵吗?该不会要抢技能?

    如果是,就跟我的独有技「暴食者」相仿。

    好强大的实战技能。

    优树没提过,但我知道各国都用异样眼光看待「异界访客」。

    想对付「异界访客」,必须先把对方的独有技考量进去。如何使用独有技往往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对手的实力尚未明朗,我却过于自恃,失策的人是我。

    我顿时领悟,所以日向才不敢大意,永远勤于观察。

    她的作战方式堪称典范。

    在这个世界里累积的实战经验差距可见一斑。

    独有技本身的能力差异无从判定,不过,使用者的实力天差地别。

    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没有豁出性命的觉悟,无法战胜她。

    然而,再中一刀就是我的死期。

    都怪我太大意。如果是一般损伤起码能用「超速再生」治疗……

    连王牌焰之巨人都轻易落败。事情来到这个地步,只剩最后手段可用。

    我想杀个日向措手不及、不取她性命,但现在没那份从容。

    全面解放不晓得会引发什么后果,搞不好我本人也无法活著看到最后,可是……

    眼下只能用了。

    「日向……静小姐也把你托付给我,但我没有时间了。抱歉,没办法手下留情。接下来要一决胜负。」

    「呵呵,你还没拿出真本事啊?无妨,不碍事。那么,我也在最后关头拿出一点本领。觉悟吧。这一刀超越以往,会让你痛不欲生。」

    我俩四目相对。

    就此发动最后攻击。

    「受死吧!『七彩终焉刺击』!」

    「觉醒吧,『暴食者』!」

    《是。受理命令。立刻执行。》

    命令才刚出口,我的意识就沉入黑暗之中、逐渐消逝。

    宛如睡著一般,自我意识到此中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