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七卷 终章 新的关系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终章 新的关系

    神圣的场所——“内殿”里。

    “七曜”之首——日曜长老古兰,正在等待完成任务的同僚归来。

    当收到火曜长老的紧急支援要求时,就说明日向的抹杀计划显然出了差池,因为计划不允许失败,就让月曜与金曜长老出发去支援了。

    (那个女人的脑袋太灵光了,不在这把她消灭掉,肯定会妨碍我的计划。利用露米娜斯神——不,利用那个魔王,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统治者。)

    日曜长老偷偷抱着这样的野心,侍奉露米娜斯度过了数百年以上的时间。

    为避免培养出太有才干的人,危险都在萌芽期就拔除了。

    用花言巧语蒙骗作为同僚也是部下的其他的“七曜”,日曜长老就这么持续扮演着虔诚的神的使徒。

    要让他人行动起来很简单。

    只要稍微刺激一下想要得到露米娜斯宠爱的人的嫉妒心,非常有趣的就能令其唯名是从。

    这次也是,他们都按照日曜长老的意愿……

    火曜长老秘密伪装成已经被干掉的圣骑士伽奴德,前去暗杀日向。

    准备已经万全。

    能识破月曜长老的伪装幻术的人是不存在的。

    给予日向的龙破圣剑施加了个机关,可以随时破坏,配合魔王莉姆露的攻击适时让其损坏,这样日向就肯定会战败。

    准备了这么多,日向不但没有使用龙破圣剑,战斗还占上风了。

    听闻此事,改变了预想中的计划。

    要是魔王莉姆露能解决掉日向最好,即使失败了,那时候只要由火曜长老确实地杀掉日向就可以了。

    之后,在通过“七曜”将全部目击者处理掉,而后消除魔王莉姆露的愤怒就行了。

    之后获取魔王莉姆露里的信任,今后再转变为迎合讨好对方的方针。但是问题不止一个。

    在法尔姆斯王国尼多尔领,恶魔比预想的更强,并且十分的狡猾。

    炫耀着自身强大的实力,通过硬来的暴力,成功地让好不容易聚集起的各国媒体阵容对事情起了疑心。

    接到负责监视的土曜长老的报告后,急忙派遣水曜及木曜长老前去。

    既然变成了这样,就处理掉全部目击者,并把所有罪名嫁祸给恶魔。

    因不能容许恶魔的暴行而降下神罚——用这样的说明,主张“七曜”的正义与正当性。

    只要把危险行动都归结于恶魔的个人行为,不去追究魔王莉姆露的责任即可。

    谈判如果难以进展,那时候就该由露米娜斯神出场了。对于想把基础落在西侧的魔王莉姆露来说,被认定为“神敌”应会感到困扰,还有充分的谈判余地。

    日曜长老这样解读状况,毫不怀疑计划的成功。

    要说问题的话,那个恶魔——迪亚波罗那异常的强大……

    由于前去的是实力仅次于自己的木曜长老,胜利是必然的——日曜长老对此深信不疑。

    尽管如此,同僚的回归也太迟了。

    『在干什么啊,那些家伙——』

    不禁从口中发出不满的声音。

    理应不会有回应的,可是,却出现了回应者。

    『怎么了?好像十分着急呢』

    『你这家伙……来这里做什么?』

    日曜长老隐藏起惊讶问到。

    不经许可就来到这里的是,日向的心腹——尼古拉斯枢机卿。

    『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呢——』

    『发现? 』

    『是。是这个』

    这么说着,尼古拉斯拿出来的是记录着莉姆露留言的水晶球。

    『那个又怎么——』

    『发现了这个,有被动了手脚的痕迹』

    尼古拉斯打断日曜长老的话说到。

    这对传说中的英雄是十分无礼的做法,但是尼古拉斯却一点也不在意。

    古兰(拟声词)

    一边为这事感到不快,日曜长老看着水晶球。

    本已被删除的内容被再现出来,放映出原来正确的留言。

    『——!?』

    看穿日曜长老的动摇,尼古拉斯继续说下去。

    『我呢,对于你们有什么目的,没有兴趣。不管你们是想要获得露米娜斯神的宠爱,还是图谋利用那个力量……』

    『说什么呢?神只不过是个概念,存在于每个人心中——』

    『不需要隐瞒,露米娜斯神是实际存在的,这件事我早就注意到了。因为日向大人一直想保密,我也只是遵从她的意思而已。呐,所以,真的没有兴趣呢——』

    日曜师仿佛听见『你意图利用神这点也是呢──』尼古拉斯这样的心声。

    日曜长老睁开眼,看着尼古拉斯。

    尼古拉斯用聪明伶俐的表情紧盯着日曜长,只是他那双眼瞳,像是无底的沼泽一样令人毛骨悚然,完全不带一丝情感。

    『你这——』

    日曜长老想说点什么,但尼古拉斯并不允许。

    『老不死的害虫就该毁灭,“灵子崩坏”!!』

    『怎——!?』

    怎么可能,是想这么叫吗,带着惊讶的表情,日曜长老就这么被光的粒子吞噬。

    『该死的虫子,居然想危害日向大人,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留下这这句话,尼古拉斯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尼古拉斯·修贝鲁塔斯枢机卿——既是日向的心腹,也是日向的狂热信徒。

    对那样的他来说,宗教只是为了与日向取得联系的一种手段。

    尼古拉斯是一个异端。

    虽然身处法皇厅最高位,却不相信神。

    他的信仰心,只奉献给日向一人。

    *

    在因壁炉的火而温暖的房间中。

    坐在充满厚重感的椅子上,闭目冥想中的古兰贝尔・罗佐。

    『你这混账……尼古拉斯……』

    喃喃自语地张开眼。

    脑里全是“灵子崩坏”燃尽的耀眼光芒。

    没错,古兰贝尔・罗佐的真身,就是“七曜长老”之首——日曜长老古兰。

    古兰贝尔有着让自己的精神体脱离,附身于别人的力量。前几天才换上新的肉体,就这样被弄坏感到很气愤。

    虽然那么说,但只要想到如果当时的是真身,无法否认感到有点胆颤心惊。

    这点更加的激怒了古兰贝尔。

    不过也正是收手的时候了。

    在醒来的同时,感知到葛莲达正向着这房子前来的气息。

    这是预定中没有的异常情况,也就是说,计划失败了。

    冲进房子的葛莲达,见到古兰贝尔便大声叫到。

    『古兰贝尔大人,那个太难了。俺处理不了,那个怪物真是不可理喻的强!』

    从那个疲劳的脸容中,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全力逃出来的,毫无疑问,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其他三武仙怎么了?同时发起攻击的话——』

    「不,根本不是那个等级。俺在战场对死亡的气味很敏感的,所以一判断到不对劲就推给萨雷赶紧逃了。那是魔王级别──不,可能比那更甚……」

    葛莲达说道。

    太夸张了,古兰贝尔虽然这样想,不过同僚的其他“七曜”们也都没有联络。

    因为有点在意而试着探知他们的气息,但一个反应也没有。

    『不会吧……』

    即使古兰贝尔对此吃惊怀疑,也没能力去改变事实了。

    然后,几天后——

    根据散步在各地的密探报告,得知爱德华德已经下台。

    各国媒体人员好像都平安无事,在大规模的进行报导。

    然后,从布鲁蒙特王国传来魔国联邦准备举行盛大的祭典这样的流言。

    综合各种情报来判断,只能认为古兰贝尔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包含古兰贝尔在内,“七曜的长老”全灭。

    这下子,古兰贝尔已经无法利用露米娜斯神的名义了……

    然后,最爱的马丽亚蓓儿预言——『危险哟,危险哇,那个城市太危险了』

    不明真意,古兰贝尔问到。

    『——天使的来袭吗?』

    『不,不是的,爷爷。那个魔王,打算通过经济来统治世界』

    通过经济视线统治人类世界——那个正是,罗佐一族的悲愿。

    这正是古兰贝尔正在推进的计划。

    『不会吧……』

    『真的哟,真的会变成那样。正因如此——必须毁灭才行』

    马丽亚蓓儿的话从未出错——到目前为止。

    因此现在开始也是,有听一听她所说的话的价值。

    『的确,你这么说的话,就应该是这样把』

    要说为什么,因为马丽亚蓓儿既是古兰贝尔的直系子孙同时也是——

    『是。下次必定,以我“强欲”马丽亚蓓儿的名字保证!』

    ——转生者

    拥有“异世界”的知识与稀有的力量,是罗佐一族的希望。

    只要有马丽亚蓓儿在,罗佐一族就不会败北——带着这样的想法,古兰贝尔的野心之火再次开始燃烧……

    ●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不过我与露米娜斯还是达成了和解。

    对日向的误会也解开了。

    作为道歉,也约定了会以西方圣教会的名义宣言我们是无害的。

    误解,是由于互相理解的困难而产生的。

    今后估计也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以此次的事为教训,今后要努力克服这些困难。

    然后,我国与神圣法皇国鲁贝里欧斯的关系也得到了重新评估。

    当下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达成了双方都默许对方行动的结论。

    然而,某个人物做过的事或许会成为问题,但一码归一码。

    那是个人的问题,要贯彻与我国无关这样的态度。

    露米娜斯虽然很不情愿,不过我也发誓不会干涉那个人的事情,最后双方勉勉强强的还是达成了一致意见。

    ——嘛,只要究极能力『暴风之王』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维鲁多拉就是不死之身。就算是有个万一,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解。没有问题》

    呜姆。

    虽然好像出卖了朋友一样有点抱歉,不过只能让维鲁多拉作为平息露米娜斯怒火的祭品了。

    『呜哦,要对我见死不救吗——!?』

    虽然好像听到什么拼命的叫喊,肯定是错觉。

    说来,这也是他自作自受的,我可没办法什么事都照顾到他。

    虽然有点可悲,但这就是大人的处世之道。

    就用这样小小的牺牲,换来了我们的和平。

    虽然不知道事情具体经过是什么样子的,总之尤姆也确定要登基了。

    之后就只剩加冕仪式了,看起来非常顺利比什么都好。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问题一口气的收拾干净了。

    然后从这天开始——

    我们正式的被西侧诸国所接受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