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十卷 终章 笑到最后的人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终章 笑到最后的人

    优树得到了玛莉亚蓓儿的力量。

    「真希望最开始就能商量一下」

    「哈哈哈,所以不是说了吗?多亏于此才能骗到玛莉亚蓓儿不是吗」

    「但是,为了蒙混过我表面上的部下,可是费了很大劲的哟?」

    在优树和莉姆露战斗时,卡嘉莉为了不让优树能力的秘密暴露而一直吸引着队员们的注意。如果摆弄奇怪的小手段有可能会被莉姆露察觉,那可是相当相当辛苦的。

    优树认为就算暴露了也没关系,所以没有特别感觉有问题。

    将对方的能力无效化,这种能力就算暴露了也没法简单的制定对策。这对优树来说是一张王牌,但绝不是底牌。

    「嘛,我可是相信着你呢。结果也很顺利的完成了,真希望能别抱怨了呢」

    「看样子是夺走了玛莉亚蓓儿的力量,这也是预定的安排吗?」

    「啊,姑且是呢。大罪系在稀有技能之中貌似也是最强的,所以是盯上了。不是听说“欲望”够大才是『强欲者』的根源,如果是那样,我不是更加适合吗」

    「真的是,相当乱来的人呢。一般来说是没办法从别人那夺取能力的哟?」

    「也是呢。但是,这次是『强欲者』选择了我啊。嘛,就算是这样也依然没办法赢过那个魔王莉姆露呢」

    「——确实是呢。那个魔王也是个不合理的存在呢」

    「就是啊。不过这样一来,所有的罪名都可以交给玛莉亚蓓儿承担。我就能光明正大的无罪释放了,虽说最近需要安稳一阵子,不过就当成是乐子增加了也不错吧」

    「情况已经这样了,着急也没有意义。而且,那个魔王真的是令人可恨的警戒心重啊。这次的计策虽然感到有点不满,但也能理解哟」

    卡嘉莉的不满,是对于破坏了坟墓这件事情。

    优树对莉姆露说玛莉亚蓓儿开启动力炉自杀了。

    也就是销毁了证据。

    爆发的规模停在了最下层,比预想的损害要更加轻微,是这么说明的。

    实际上是使用了最初准备的魔力炸弹,但对莉姆露则是虚报说『动力炉内储存的能量太少了』。

    为了不被怀疑,还将真正的动力炉残骸拆开了。这样,无论被问了什么都要用谎言圆过去。

    只是,卡嘉莉还是有所想之事。

    「反正一开始就打算破坏那里的吧? 既然如此不用在意不是也可以吗」

    对卡嘉莉来说,那是住惯了的都市。在一切结束之后,还打算让那里恢复成像以前一样充满活力的都市。

    可是,最重要的坟墓没了,想要抱怨两句也是理所当然的。

    「——也并不是那样啊,那个地方样姑且也曾是我们的第二个故乡啊」

    卡嘉莉耸了耸肩如此说道,优树也以苦笑回应。

    「嘛也是呢。但是,多亏于此也有收获。最重要的当然是我的嫌疑被解开了,但除此之外还有,玛莉亚蓓儿准备的“血影狂乱”,他们使用了<神圣魔法>是决定性的一击」

    「说的也是呢,我也注意到了,评议会和西方圣教会有关联。理由就是,五大老之首的真实身份有秘密」

    「说的没错。在新闻上也已成为话题,在法尔姆斯之乱中丧失了英雄的评价。就像是由此带来的联动效应,评议会对西方圣教会的影响力也变薄弱了。这说明事实只有一个! 玛莉亚蓓儿的大祖父古兰贝尔•罗佐的真身,依我的见解正是“七曜的长老”」

    「原来如此……。不愧是优树大人,十分漂亮的解读呢」

    卡嘉莉的见解也很尖锐,既然优树的解读和自己的推测在一定程度上一致了,便可以说明是找到了真相。

    然后优树露出邪恶的笑容看向卡嘉莉。

    「嘛,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呢。比起这个事,我注意到了更加重大的可能性,你知道是什么吧?」

    如此说道,像是为了窥视卡嘉莉的反应一样看了过去。

    卡嘉莉没办法想象到更多的情报,因此举起双手,就像是在说放弃了没办法一样投降了。

    「从玛莉亚蓓儿的行动中,推测了一下她的思考方式,这次可是采取了相当强硬的手段吧? 如果杀了魔王莉姆露,维鲁多拉有可能会暴走。而操纵混沌龙,则差点触怒魔王米莉姆的逆鳞。就算是你,面对魔王米莉姆,也会因为担心自己的真身暴露而感到胆寒吧? 面对那样危险的魔王和“龙种”,是不是有点太乱来了啊」

    「这么说的话,确实……」

    「玛莉亚蓓儿不是那种注意不到这些危险的类型,应该有思考过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该如何应对。那么,那会是什么呢?」

    优树直直的看着卡嘉莉,如此问到。并不是因为在自己心中已有答案,而是依靠这样的发问让自己的思考也能总结一下。

    「确实是呢……如果是我,最起码要能确信自己是安全的,是这样吗?」

    「也包含这一点。但是,我认为不止是这样」

    「除此以外,还要做好最低限度损失的觉悟? 似乎也在畏惧魔王莉姆露的势力的兴起,就算付出一定程度的损失,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样做会更有利,我认为理论上没有问题……」

    听完之后,优树「嗯姆」一声点了个头。

    「我呢,在无法知道会有多大损失之前,绝对不会采用这种手段的。但是反过来想,如果能预测到底有多少损失的话,就能毫不犹豫的将利益和损失放在天秤上对比」

    「——也就是说?」

    「玛莉亚蓓儿应该是心中有什么根据,认为就算维鲁多拉或者米莉姆暴走也能解决的了」

    「……」

    「那是什么?」

    「古兰贝尔——」

    「不对」

    优树如此断言道,此时已经知道了答案在哪。

    狡诈地笑了笑,看向卡嘉莉。

    「拉普拉斯在圣地交战的对手是谁来着?」

    「那是,魔王瓦廉坦因——啊!!」

    看到卡嘉莉的反应,优树十分满足的笑了起来。

    「没错。魔王瓦廉坦因死了。但是八星魔王之中有魔王巴廉坦因。真正的魔王,应该要比假货强呢」

    「就连那个魔王瓦廉坦因,也和全盛期的我平手哟。如果是那样的话……」

    「真货更强,就是这么回事! 现在我确信了,露米娜丝教的大本营,把那当成魔王的据点也就是说——」

    「难道想说魔王巴廉坦因的真身,就是神露米娜丝吗? 怎么,可能……」

    「就是这个怎么可能啊。我认为绝不会错哦?」

    听到优树这充满信心的声音,卡嘉莉明白了真相。

    「是吗,确实是这样呢……。如果是古兰贝尔,就算知道这个真相也不奇怪」

    「正是如此。而玛莉亚蓓儿也知道,正因为知道,才做出判断认为西侧诸国是在神露米娜丝的守护之下」

    这么说明的话,一切都变得合理了。

    卡嘉莉也只有认同,没有可以发表异议的余地。

    「这样的话,有必要重新确立战略呢」

    「说的也是。但是,反正最近也只有将活动据点移到“东”这一个方法」

    「呼呼呼,真是个可怕的人。嘴上说着要安定一阵子,却打算充满精力地行动不是吗?」

    「那不是当然的吗。我可是要成为这个世界之王的男人啊? 我也和你们约定过了吧? 要将这个世界收入手中!」

    「是这样来着呢。呼呼,呼呼呼呼呼。真是令人期待,没错,期待。克雷曼也一定会高兴呢」

    「啊啊。所以,好好的协助我哟?」

    「诶诶,那是当然的。您也绝对不要背叛我们呢,优树大人?」

    「这不是当然的吗? 定要将世界收入手中。然后,大家一起有趣又古怪的活下去吧!!」

    优树和卡嘉莉面对面的笑着。

    不停地嗤笑着。

    就像享受游戏一样,魔人们目标直指世界。

    世界征服——如同孩子一样的野心,真的想要去实现……。

    ●

    混沌龙消散而去,拯救了米莉姆的朋友。

    回去后一看,遗迹的最下层被埋了。

    看起来没事的优树做了说明,貌似是被逼入绝境的玛莉亚蓓儿自爆了。

    似乎是打算拖着我同归于尽,就那么想要干掉我吗。

    这么想的话,总觉得好像事没做完。

    嘛,既然已经敌对了,变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

    但也不能一直消沉下去。

    和卡嘉莉女士商量了一下,遗迹就由我们把它复原的漂漂亮亮的。

    虽然会花不少时间,但是最下层预定是要挖掘的。

    然后慢慢的,将发掘出来的埋藏品放在城中展示,打算将这座城改造成博物馆。

    “魔导列车”也要连接到此,把这发展成观光地。

    嘛,也不知道要花多少年,而且在那之前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呢。

    最起码,只要未与东之帝国缔结和平条约,这地方就还处在最前线,就算这是米莉姆的领地,也决不能安心。

    就是这样,目前仅打算执行修复作业。

    与评议会交涉也顺利的在继续。

    只不过,因为有数名议员更迭,评议会的力量被大幅消减。

    西方圣教会的势力增长,从玛莉亚蓓儿的支配之中解放的优树,也在增强他的存在感。

    变成这样的状况,评议会开始追求新的向心力。

    我们——倒不如说是,我。

    我们魔国联邦,成为了评议会最大的派系。

    优树率领的自由组合,为这件事提供了帮助,条件是给自由组合提供资金援助,之后就公开声明与魔国联邦的合作。

    这件事就连日向也统一步调,为了西侧诸国的安定,举起了大义之旗。

    借此,赢得了对西侧诸国的巨大影响力。

    话说回来,能解除对优树的嫌疑真是太好了。

    托此之福,能这样安心的建立起合作关系。

    《否。疑惑被确定了。个体名:神乐坂优树,毫无疑问是以自己的意志在行动》

    诶?

    等等,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至今为止都保持沉默!?

    《解。其行动原理十分简单,可以利用》

    就为了这种理由?

    不对,是吗,是这样吗……。

    智慧之王,是为了我才选择沉默的对吗?

    《……》

    因为,因为我太天真了。

    那个时候,我对于杀死玛莉亚蓓儿之事感到了犹豫。

    若是为了将来着想,就不该迷茫才对。

    如果遭受了损失,就不会迷茫了。但是,还没有受到多大的困扰,却选择杀死对方会不会做过头了呢,当时心里是这么想的。

    盖的情况也是,杀了他之后心里感觉有点做过头了。正是因此,面对玛莉亚蓓儿的时候内心变得迟钝了。

    我没办法下手杀死玛莉亚蓓儿——正是因为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所以你才对我保持沉默的对吧?

    《……是。有必要这么做,这么判断的》

    擅自做什么——我没办法这么说。

    事实上,跟智慧之王推测的一样,优树杀了玛莉亚蓓儿。

    而且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被销毁了,这样优树也就能彻底安心了。

    这种放松了的对手,对智慧之王来说十分容易对付吧。

    我根本就没有抱怨的理由。

    但是,心底里感到不甘心也是事实,都是因为我太不可靠了,才让智慧之王担心……。

    《否。这并不正确。仅仅只是,不想让主人(Master)操心而已》

    谢谢。

    为了不让我有罪恶感,吗。

    是呐,虽然很开心但是这样不行啊。

    应该要好好的承受,由我的意志做决定才行啊。

    如果不是这样,就没资格做智慧之王的主人了吧。

    如果总是这样被捧在手心,我自己是没办法得到成长的。

    从下次开始,请不要隐藏,真实的报告给我吧。

    我定会接受下来给你看的。

    《了。如您所愿》

    不管优树有什么企图,我都会击碎他的野心。

    我不是独自一人,既有同伴,也有可靠的搭档。

    呐,没错吧?

    只要有智慧之王在,我就不会走错路能径直前进。

    我打从心底里这么认为。

    然后,有那么一点。

    我感觉,智慧之王好像开心的“笑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