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一卷 序章 死亡——然后转生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卷 序章 死亡——然后转生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好人W

    录入:好人Z

    修图:X

    我的人生很普通,平凡无奇。

    大学毕业后进入姑且可算大规模的综合建设公司,现在是过著独居生活的三十七岁。没有女朋友。

    大我好几岁的哥哥奉养双亲,所以我可说是自由自在的单身贵族。

    身高不是很矮,脸蛋也不差,却没什么女人缘。曾经为了交女朋友努力过,但告白三次,被甩三次后就心灵受挫了。哎,说真的,到了这把年纪也懒得管女友怎样怎样。

    一方面是工作太忙,一方面是就算没女友也不会怎样。

    ……我这不是在找藉口喔!

    要说为什么会提起这些,那是因为——

    「学长,让你久等了!」

    一名看上去很爽朗的青年脸上挂著笑容朝我走来。此外,他身边还带了一个美女。那是我的学弟田村,以及公司的女神柜台小姐泽渡。

    没错,今天他们找我商量结婚的事。这也是让我不小心开始胡思乱想自己为什么不受欢迎等等的理由。于是,回家路上我就不禁在会合处的十字路口旁靠著电线杆,一个人深深陷入沉思。

    「嗨。所以呢?要找我商量什么?」

    我问话同时以眼神向泽渡小姐打招呼。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泽渡美穗。之前见过您几次,这还是第一次跟您说话,感觉好紧张呢。」

    紧张的人是我吧!

    说起来,我并不擅长跟女孩子对谈。

    拜托你给我发现啦……我在心里大发牢骚。

    说来说去,找我这个恋爱绝缘体谈结婚的事实在很扯。这两人肯定在看我笑话。恐怕——一定是这样。

    「你好。我是三上悟。你没必要紧张啦。泽渡小姐你在公司很有名,用不著自我介绍也知道。我碰巧跟田村读同一所大学,在公司的研修会上一拍即合,就这么往来至今了。」

    「我很有名吗!公司里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谣言吧?」

    「有啊。像是跟木原部长搞外遇啦,跟龟山约会之类的。」

    不小心就开始调侃她了。我只是想开点小玩笑,没想到泽渡小姐居然红著脸泛泪。还真可爱耶。

    我的玩笑通常缺乏体贴,又没什么水准,常被人大力制止,但总是不小心就说了。

    这次大概也搞砸了吧。我的个性实在很糟糕呢。

    田村则拍拍泽渡小姐的肩膀安慰她。

    可恶,王八蛋田村!这种状况正是该大喊「现充去爆炸吧!」的场面吧。

    「学长,点到为止吧!美穗也是,他只是开玩笑啦。」

    田村笑笑地打圆场。这学弟真有一套。

    不会挖苦人,做事爽朗大方,让人无法讨厌。

    田村才二十八岁,年龄上跟我差一大段,不知为何却很合得来。没办法,乖乖祝福他吧……

    「抱歉,我个性很差。是说,在这讲话也不太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边吃饭边谈吧。」

    嫉妒也不是办法。正当我这么想,如此提议时——

    「「「呀——————」」」

    尖叫声。现场顿时陷入混乱。

    干嘛?发生什么事了?

    「别挡路!小心我宰了你!」

    我转头朝声源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男的手拿菜刀和包包跑来。

    有人在尖叫。男人朝这边来了。他手上拿著菜刀。菜刀?刀尖对准……

    「田村——————」

    当我推开田村的瞬间,一股灼热的痛楚在背上蔓延开来。我当场腿软般地蹲倒在地,藉此熬过背上的痛。

    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动却动不了。

    「别碍事————!」

    我看著男人边叫喊边逃远,接著确认田村跟泽渡小姐是否平安。

    田村张嘴发出无声的吶喊朝我跑来。

    泽渡小姐似乎因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愣住,不过看来没受伤。太好了。

    话说回来,我的背好烫。感觉已经超越了痛觉,整个背好烫。

    搞什么啊?实在烫过头了……饶了我吧。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对热抗性」。》

    我该不会……被他捅了?

    应该不至于被捅死吧……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刺击抗性」。接著,成功获得……「物理攻击抗性」。》

    「学长,有、有血流出来……血流个不停!」

    搞什么,这家伙真吵。原来是田村啊。总觉得耳边一直有怪声,是田村的话就没办法了。

    血?当然会流血啊。我可是人耶。被捅一定会流血嘛!

    可是,疼痛就让人受不了……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痛觉无效」技能。》

    呃……糟糕。看样子我也因为疼痛跟焦躁开始意识混乱了。

    「田……田村……你好吵啊。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吧?放心啦……」

    「学长,血……血一直……」

    田村脸色发青,哭丧著脸,打算将我抱起。展现的男子气概都毁了啊。

    我想看看泽渡小姐的情况,视线却模糊得无法看清。

    背上的热度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酷寒。

    这下……糟了……人失血过多就会死掉对吧。

    《确认完毕。无须血液的肉体……更换成功。》

    (喂,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在碎碎念什么啊?根本听不清楚……)

    我想发出声音,却办不到。糟了,我搞不好真的会死……

    是说,热度和痛觉都渐渐感觉不到了。

    好冷啊。冷到受不了。怎么会这样……现在要被冻死吗?我也太忙了吧。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对寒抗性」。因获得「对热抗性」、「对寒抗性」,技能进化为「热变动抗性」。》

    就在这时,我那即将死去的脑细胞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对了!电脑硬碟里的资料!

    「田村——!万一、万一我不小心死了……拜托你处理我的电脑。看是要沉到浴缸里还是通电都好,帮我消除所有资料……」

    我挤出最后一丝力气,交办最让我挂心的重要事项。

    《确认完毕。通电消除资料……情报不足,无法执行。执行失败。替代方案启动,成功获得……「电流抗性」。获得追加技能……「麻痹抗性」。》

    田村一瞬间无法搞懂我在说什么,脸上表情尽是错愕。

    接著他似乎总算弄懂我的意思,随即扯出一抹苦笑。

    「哈哈,真像学长会说的话——」

    我可不想看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苦笑归苦笑,总比哭脸好。

    「我其实……很想跟学长……炫耀泽渡的事……」

    我已经猜到了啦……真是的,这个臭小子。

    「啧……受不了。我全都原谅你啦,要让她幸福喔。电脑的事就拜托你了……」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挤出这句话。

    *

    我的人生很普通,平凡无奇。

    大学毕业后进入姑且可算大规模的综合建设公司,现在是过著独居生活的三十七岁。没有女朋友。

    大我好几岁的哥哥奉养双亲,所以我可说是自由自在的单身贵族。

    多亏如此,我是处男。

    不料还没开封就要去死后国度报到……我的龟儿子肯定在哭吧。

    对不起啊,没办法让你成为男子汉……

    假如还有机会投胎,再让你爽个痛快。到处把妹,到处吃乾抹净……应该不行吧。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独有技「捕食者」。》

    就这样,我都已经要四十岁了,假如三十岁还是处男会变成魔法使,那我都快当贤者了……搞不好连大贤者都不是梦想,虽然真到那地步就太扯了。

    《确认完毕。成功获得……追加技「贤者」。接著,追加技「贤者」进化……成功进化为独有技「大贤者」。》

    ……呃,从刚才开始到底是怎样啊?《独有技「大贤者」》是怎样?是在瞧不起我吗?

    这才不算什么独有技咧!

    一点都不好笑!

    真没礼貌……

    脑子里想著这些有的没的,我缓缓睡去。

    原来死亡就是这么一回事啊……没想像中孤寂嘛。

    这是我在人世间最后一句内心独白。
← 键盘键 小说刚开始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