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九卷 序章 闪光的勇者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序章 闪光的勇者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他──本城正幸乃是“勇者”。

    并不是正幸自称为勇者,不知为什么,遇到他的人都擅自称呼他为勇者。

    尽管来到这个不明所以的世界还不足一年,正幸的大名却已经传遍西侧诸国,名气大到所有人都知道正幸的名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这正是,他那没做任何修饰的心境。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要说明的话,必须追溯那过去的一年岁月。

    ………

    ……

    …

    正幸和朋友们正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这时,他们看见了一位长着青色头发的美丽女性,那容貌令模特或艺人都自惭形秽,是个北欧系的美女。

    那奇特的发色,远远的就能看见非常醒目。正幸感到这是出生以来见过人之中最美的,会这么引人注目也是理所当然的。

    「喂,快看,超级大美人──」

    所以正幸,跟大部分的男高中生一样,率直的向走在旁边的朋友们搭话过去。

    但是──却没得到回应。

    咦?的一声疑问闪过脑内,转过头去看见的──是从没见过的街道景象。

    「──哈?」

    不禁大脑冻结,正幸整个人当场凝固了。

    (老,老师──呃! 完全无法理解!?)

    平时都把班主任当成傻瓜,内心的疑问却丢给了他,不过这也没能产生什么结果……正幸走投无路了。

    在城市广场的喷泉旁边坐下,正幸就这么发着呆。

    经过一段时间,正幸稍微冷静了点。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得想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回想起来,那个美女很可疑。

    明明是那么漂亮的美女,却不知为却没有人关注她。倒也不是说这就说明了什么,但正幸的直觉却告诉自己是这样。

    但是,那个美女不在这里。

    四处观察了,不管是哪都完全找不到她的身影。

    (在这种时候,作为事件起因的美女,按常理不是应该一起跟来吗?  话说,啊咧? 不是吧?  这真不是什么整人游戏,真的跑到异世界来了?)

    有知道情况的人在身边,这种带有主角光环的事件。

    对于正幸来说,似乎并没有这种好事发生。

    很快太阳就要下山了。

    中午吃过学校食堂的饭后,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当然的,就感到肚子很饿。

    给我等等啊,正幸发自内心的这么想。

    这里是街区,不是在森林里或是在魔物的面前也算是幸运了吧,就算如此,这种事情发展会不会还是太不亲切了啊。

    (一般来说啊,这时候不是该有什么大王在等着我,然后给我做些说明讲解的嘛?)

    想起和朋友闲聊的web小说故事情节,正幸不禁在内心里抱怨起来。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哀声叹气也没什么意义,正幸再次审视了下自己。

    名字是本城正幸。

    年龄十六岁。

    今年刚刚升入高中,而且是偏差值很高的重点高中。

    顺便说一下,正幸还尝试了下高中出道,稍微修改了下制服,头发也染成了金发。

    脸蛋长得很标致,似乎还有点俄罗斯混血,母亲也是个美人。应该是受了这些遗传的影响吧,这是正幸本人的想法。

    倒也不是说这就怎么了,不过染成金发确实很显眼,在学校也是排的上号的高人气,力量明明不是很强,却也被大家当成了不可小觑的存在。

    然后,正幸有个不为人知的兴趣──就是看动漫。

    在学校完全不让人看出这一点,其实是个相当的隐藏宅。

    所以现在,即使是陷入这么莫名其妙的状况中,也并没有感到那么的慌张……。

    正幸一边认真的想着这些事情,一边确认自己身上的制服口袋和书包里的东西。

    口袋里有个钱包。

    珍藏着一张一万日元,也就是一位谕吉先生(注:一万日元上印着的人),还有三位野口先生(注:一千日元上印着的人),也就是三张千元钞,然后还有些零钱。

    教科书──全部都塞在学校的抽屉里,所以书包里就只有刚买的一本周刊杂志,然后还有智能手机,最后就只剩一个口香糖了。为了上学放学来回能轻松点,所以把包清得空空的,现在这反倒给自己带来麻烦了。

    (话说啊,要是知道会有这种事的话,我就会做更多事前准备的说……)

    确认完自己身上带的东西,正幸不禁慨叹。

    在房间的角落里准备的遇灾时避难用包裹,那可是塞满了所有必要的东西啊。要是那玩意现在在手里的话,撑个三天没问题吧。

    至少能有把十德小刀,心理也能踏实一点啊。不过话说回来,就凭一把小刀能做到什么也是个问题。

    总之,就是没带什么有用的东西在身上。

    硬要说的话,就是口香糖了吧。

    正幸伸手抓起口香糖放进嘴里。

    至少要先对付一下现在这个碌碌饥肠啊。

    这下子,用得上的东西就变成零了,真是个令人悲伤的事实。

    虽然正幸这几个小时都在发呆,但还是有察觉到一件事的,那就是,周围的行人之间的对话,完全的听不懂。也就是说,异世界的语言似乎也是不一样的,就算想要买吃的估计也得累的脱一层皮。

    (地狱模式过头了吧……。在这呆着也不是个事,最坏的情况,用这个包和手机作为交换,看能不能弄到点食物吧──)

    正幸做好了觉悟,在喷泉边上站了起来。

    在这个异世界,这个国家的法律还有治安是什么样虽然还不清楚,但是到公共机关接受庇护应该是最好的办法,正幸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到那为止,先想办法活下去──也就是,先想办法搞到食物,这就是当下的目标。

    不能进行对话,真是最糟糕了。

    而且继续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饿死。

    水虽然还能有点办法,但是食物可就没这么简单了。四处寻找残羹剩饭也是一个办法,虽然并不想这么做。

    要想找到剩饭,必然就是聚集大量食材的场所,食堂或是蔬菜店。总之,这些跟食物有关的店都是正幸的目标。

    经过这几个小时早已把自尊抛弃了。

    正幸,算是个很懂得变通的男人。

    开始行走过了几分钟后。

    正幸顺利地来到了这个街区的食堂面前。

    没做啥特别的,只是顺着香味走过来而已。

    (那么,首先是交涉啊。打工……应该,没办法把。毕竟,语言不通啊……)

    语言的壁垒太高了。

    正幸也读过不少异世界穿越的作品,这些故事里的主人公能够语言相通的情况还是比较多的,现在回想起来,只是这一点就已经算是足够得到优待了。

    (也不求能有什么BUG级的能力了,至少让我能好好的对话吧──)

    就算是这样诉苦,也没有人会来回应。

    丢掉这个想法,正幸走上前打算打开店门。

    正好这时,店门从里面顺势被打开,可以听见店里面吵吵嚷嚷的。

    「!?」

    因为吃惊而后退一步的正幸,怀里感受到一股柔软的感触飞扑进来,是一个娇小可爱的女性,脸上流露出害怕的表情。

    (啊咧? 不会一上来就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不会吧,正幸脑子这么想着,但是他的预感言中了。

    「○×△……!?」

    靠在怀里的女性,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正幸因为听不懂她说什么,只能暧昧的笑笑。

    看见正幸的这个表情,女性因此而取回了冷静,而且不知为啥,脸颊还染上了一层红晕,一副陶醉的表情望着正幸。

    要只是这样就结束了那倒还好,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一个全身肌肉鼓鼓,一看就知道很凶悍的男人,追着扑倒正幸怀里的女性冲了出来。

    (啊,这个,搞不好会死的……)

    正幸会产生这样的直觉也不奇怪。

    虽然正幸的身高也超过1米7了,但是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感觉比他大一块头,醉醺醺的红着脸,而且腰间还悬着一把长剑。

    普通的打架都不一定打得过,对手居然还带了武器,不用搞不好,被杀的可能性也感觉很浓烈。

    正幸正想着应该要逃跑,但是怀里的女性却紧抓着他不放。

    (完了,这下,看来真的要完了……)

    正幸的笑容凝固了。

    双脚咔嗒咔嗒的颤抖,没因为恐惧而失禁这点,还真打算表扬一下自己呃。

    在这时,正幸的耳朵里回响起不可思议的声音。

    《英雄的“充满勇气的行动”获得确认。稀有技能『英雄霸道』解放,是否发动?YES/NO》(注解:在8.5卷设定出来之前,几个技能等级的翻译比较乱,不怎么统一,这次根据设定集给翻译名称做了个统一,技能一共分为四个等级:コモンスキル一般技能;エクストラスキル特别技能;ユニークスキル稀有技能;アルティメットスキル究极技能。另外还有一种固有技能,比如拉米莉丝的『迷宫创造』,不过现在还不清楚有没有其他的固有技能。)

    呃,是?──正幸满脑子疑问的回应到。而这个回应决定了他的命运。

    《确认。因『英雄霸道』的效果,习得语言……成功。接着,『英雄霸气』和『英雄补正』常态发动》

    吧啦吧啦的,听不惯的言语在正幸的脑中回响。

    (──恩? 到底怎么……)

    正幸还在因为搞不清楚状况而混乱着,但现在不是混乱的时候。

    「喂喂,怎样啊小兄弟,难道你想碍老子的事吗?」

    突然间就能听懂这个大块头说的话了,而这正是刚刚觉醒的稀有技能『英雄霸道』的权能,但是正幸却没有那个从容去感到高兴。

    怎么度过这个难关才是最重要的,对应的时候只要搞错了一点,就有可能当场结束这短暂的人生了。

    不,我可完全没有这种想法──正打算当场下跪的正幸,但比起正幸下跪更快的是,靠在正幸怀里的女性先开了口。

    「没错! 这人,说了要搭救本姑娘!」

    「──嚯?」

    大块头男人的太阳穴附近浮起了青筋,肌肉膨胀起来,一看就知道充满了力量。

    (啊,这个,根本就不需要用剑啊,被打一下就直接拜拜了……)

    恐惧大过头了,反而让正幸冷静了下来,但也不是说这样就能找到什么突破这场困难的办法……。

    「有趣。那么,就打到我,保护那个女人试试啊!!」

    大块头大吼到。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路人还有店里的人都跑来围观,气氛热烈。

    「喂喂,那个小子,居然敢挑战“狂狼”琴赖!」

    「去阻止他们会不会比较好?  这样下去会被杀掉的?」

    「琴赖那家伙,因为B级试验没通过,就变得情绪激昂了呐。咖恰也是知道了这些,才拒绝为他提供服务的吧」

    「啊呀,所以才吗。被中意的人拒绝,更加头脑充血了吗,这下子可拦不住了哦……」

    「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要是冒险者在街上杀了一般人,那可是大问题啊,谁快去通知一下组合!」

    「已经去了,话说,你那么能说你怎么不去阻止他们啊」

    「说什么傻话! 琴赖虽说是C+级,但他的实力可是B级以上的啊!?因为行为不检点所以考试扣了分而已。实力可是一等一的,不是我能赢得了的对手呀!」

    会说这种话的,应该是大块头琴赖的同行吧。

    正幸听完这些对话,同时感觉到了希望和绝望。

    似乎去通知了个什么叫组合的,只要拖延时间的话应该就会赶来。可是,救援赶来究竟需要多少时间并不清楚,周围的人群里也没有人来伸出援手,必须自己想办法拖延时间,这对正幸来说跟宣判死刑没什么区别。

    「咖恰那家伙也是,把这种不相关的小子给卷进来……」

    周围围观的人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真的是啊! 为什么是我啊!?)

    想是这么想,不过有记得在听不懂对话的时候好像点过头,这也是正幸的自作自受吧。

    「做好觉悟了吗?」

    做好个头啊。

    虽然没有做好觉悟,但对方估计也不会这么继续等下去。

    所以,正幸心想,至少再最后要潇洒的离去啊。

    说是高中出道,其实也并不是说成为了不良少年,实际上只是稍微染了下头发而已,根本就不会打架。

    虽然剑道稍微有学一点,但是正幸现在手上连个木棒都没有,学过剑道这种事完全起不了什么作用。

    不过即使是这样,在吵架方面正幸还是很擅长的。

    「越弱的狗越会叫啊。你才是,想好了吗?  居然要挑战我?」

    反正只要一开打就结束,正幸干脆就故作夸大,要是能这样争取到时间当然最好,如果不行的话则是受重伤,搞不好还会死。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处在恐惧之下,是麻木了吗,脚的颤抖也停止了。

    「……胆子到挺大的嘛。好啊,这样我也就不需要客气了呐」

    琴赖露出狰狞的笑容,瞪着正幸。

    曝露在这凶恶视线下的正幸,立刻就开始感到后悔了。

    (果然,现在就该逃──呃,身后还有个叫咖恰的女孩子在啊……)

    「你能稍微站远点吗?」

    「是! 那个人,每次都用下流的视线看着姑娘我,大哥,揍他个落花流水呀!」

    正幸打着逃跑的算盘,叫咖恰离他远点。

    可是咖恰却以为这是为了避免妨碍到正幸的战斗,老实的放开正幸,跑到围观群众里面去了。

    (……啊,不管怎么说都是被包围了,这不是不行嘛──)

    失败啊,正幸心想。琴赖之所以还没出手,也是因为还有咖恰在。本来是为了逃跑把碍事的人驱离了,没想到反而更加缩短了自己的寿命。

    「嘿嘿」

    琴赖笑得更灿了。

    既然这样,只能使用最后的手段了。

    现在,正幸嘴里嚼着口香糖,用这个晃他的眼,再乘隙逃走,只能这样了。

    《英雄“直面的勇气”确认,稀有技能『英雄霸道』的权能,『英雄魅了』和『英雄行动』解放。至此,个体名:本城正幸的稀有技能『英雄霸道』完全解放成功》

    不对吧,我这是打算要逃跑来着!?正幸的心声被直接忽略了。

    话说,从刚才就一直听到的这个声音到底是啥?

    正幸还是满脑子疑问,完全解放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干脆就不去想了。稀有技能听起来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这么简单就能获得的能力,估计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技能吧,所以也并没有特别的感兴趣。

    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啊。

    正幸的脑子里可是一点和琴赖对垒的想法都没有,而且,这种向对手吐口香糖晃人眼睛的卑鄙做法,要怎么样的思考方式才能把它当成是一种英雄行为呢。

    不过,情况出乎意料有了新的发展。

    「──咕,这,这是何等的威压感……。你,不是普通人啊……!?」

    到刚才为止还自信满满的琴赖,现在却在正幸的面前开始冒虚汗了。

    正幸下意识的咬了一口口香糖。

    本是为了让自己更冷静的一个行动,反而给琴赖增加了压力。

    「咕,尽然使用奇怪的法术!? 我才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我要杀了你──!!」

    琴赖激昂地叫喊着向正幸袭来。

    然后正幸这边,现在是完全无法跟上事态发展的速度。

    「?」

    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呆站在原地。

    琴赖逼近距离,正准备要攻击正幸。

    正幸呆愣着,瞧了一眼琴赖,却发现琴赖巨大的拳头逼近眼前。

    (糟了,完了──!?)

    闭上眼睛,为了躲开拳头,正幸低下头。虽然心里想着估计是躲不开了,不过为了能减少痛楚还是做点动作的好。

    可是,却没有发生正幸所想的那种最糟糕的事情。

    虽然感到了点疼痛,但也只是额头上稍微有一点痛而已。

    一边觉得不可思议,一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展现在正幸眼前的,是不知为什么翻着白眼仰躺在地的琴赖。

    「欸?」

    到底发生了什么完全搞不懂,正幸困惑的嘟哝了一声。

    这小声的一句话,早就被周围沸腾起来的盛大欢呼给掩盖了过去,然后──

    「好,好厉害!!那个人,面对狂狼琴赖,居然不出手就把他击倒了!!」

    「难以置信,看见了吗,刚才那动作?」

    「啊啊……。在拳头将要到之前的一瞬间,钻进琴赖的怀里来了个头槌,是个达人啊」

    「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从围观的人们那里听到了这样那样的对话。

    其实这些,都是因为正幸所获得的稀有技能『英雄霸道』发动所造成的结果。

    英雄霸気:矮人王伽泽鲁也有获得,乃是只有英雄才能释放的霸气。低等级的对手,只是沐浴在这个霸气之下就会因为受到威压而无法行动,可以让对方服从命令的,一种特殊的气场。

    英雄补正:获得超级幸运,普通的攻击全部都会触发致命一击,这个效果还适用于同行的同伴。另外,所有者的发言和行动,周围会擅自的从好的方面去进行解释,真是个不得了的效果。

    英雄魅了:目击英雄活跃现场的人,内心会受到鼓舞,恐惧心变得薄弱,变得充满勇气。造成的结果,即是会使人相信英雄,希望与英雄共同进退;还有一个效果,败给英雄的人,会投降加入英雄门下,虽说具有需要对手活下来这个条件,但是这个效果对拥有意志的魔物也适用。

    英雄行动:这个行动,是成为英雄的第一步,作为同伴们的榜样,受到大家的称赞,然后更加的……。

    ──像这样的,就是稀有技能『英雄霸道』的权能。

    实际上这个能力,在那些稀有技能之中,更是属于稀有中的稀有。

    是可以与过去勇者所使用过的『绝对切断』和『无限牢狱』并驾齐驱的稀有技能,甚至接近究极技能领域的,拥有优秀权能的技能。

    在街市中,琴赖算是个好手,但是在正幸的技能面前根本就不是对手。

    不过遗憾的是,正幸无法知道这些事实,明明完全解放了这么可怕的技能,可是正幸却一点自觉都没有。

    即使如此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毕竟这个『英雄霸道』,是属于常态发动型的技能。

    正幸心中所抱有的,希望成为英雄的这个愿望,由此产生的『英雄霸道』,已经无法停止了。

    跟本人期望不期望无关,以不得了的势头推着正幸成为英雄……。

    「是吗,金发的勇者……」

    「噢,噢哦。有听说过哦──」

    「记得,是很久以前活跃的勇者大人吧?  听说一直去向不明来着──」

    「难道说,复活了吗……?」

    周围开始变得吵嚷起来。

    「勇者?」

    「你说勇者?」

    「不会吧──」

    「不是,你看,他那实力,不就是货真价实的本人啊!!」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说起的,正幸是勇者的流言就这么传开来了。

    (我说,这个头发,只是染了色而已啊……)

    等正幸回过神来,已经来不及了,周围的人们都用敬仰的眼神看着他,仿佛憧憬已久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样。

    「哈? 那个,搞错人了──」

    正幸慌忙地打算否定,但是脚底下巨大的喊叫声又把他说话的声音给掩盖过去了。

    「散开,你们这些人! 如此轻易的将我打倒的勇者,你们干嘛一副亲密的态度!!」

    没错,因为正幸的幸运而被击倒的琴赖,现在又重新站了起来,朝着围观的人群大声怒吼起来。

    然后,琴赖转而面向正幸,摆正了姿势向他低下头来。

    「刚才是我失礼了,没想到竟是勇者大人……」

    「不是,都说了搞错──」

    「我的名字是琴赖,在这一带,大家都叫我“狂狼”,算是小有名气的冒险者,也因此变得有些得意,真是失礼了。方才体验了勇者华丽的技艺,痛感到自身的不足,即使这样的我,也请一定要让我加入成为您的手下,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么说完,琴赖的头压得更低了。

    对正幸来说,只是感到困惑,像这样的大块头说要当我的手下,可是现在自己到底能做到什么都还搞不清楚呢。

    「不是,所以说啊,我不是什么勇者──」

    「噢噢,勇者大人是打算隐藏这个事实吗? 那么,该怎么称呼才好? 还有,如能赐教尊姓大名那可真是三生有幸」

    正幸努力的想要否定,可是说话的声音却和琴赖微笑着提出质问的话语声重叠在了一起。

    正幸只能是举手投降了。

    因为琴赖一声大吼而老实下来的人群,也紧张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正幸断了念想,算了管他变成什么样呢。

    「我的名字是正幸,就叫我正幸吧。刚刚来到这个城市──」

    既然这个叫琴赖的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干脆让他请我吃顿饭总行吧,正幸心想。而且反正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听听他的说辞也算是赚到了。

    但是,事态发展之顺利,又一次超出了正幸的想象。

    「我明白哟」

    一副全都懂了的表情琴赖点点头。

    然后凑到正幸耳边问到「你是刚刚复活对吧,勇者大人?」。

    哈啊? 正幸一下子没搞明白,不过转念一想,现在利用他们的这个误会应该更好,毕竟这个琴赖,不管正幸说什么他都根本不听啊。

    而且──

    (要不把这事当成是输给勇者,这个人的自尊也会受到严重的打击啊,就这样应和他的话应该会比较好)

    就这样,正幸得出了结论。

    然后,正幸就不再否定被称为“勇者”了。

    而这成为了值得痛恨的巨大失误。

    要说为什么……。

    以这次事件为契机,“勇者”──闪光的正幸之传说开始了。

    那之后,正幸被赶过来的自由组合职员保护了起来,并且护送去了印古拉西亚王都。

    在那里遇到的,正是神乐坂优树。

    「你也真不容易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幸一个没忍住差点哭了出来。

    详细对话之后,了解到这名叫做优树的少年来到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将近十年了,身体的成长好像也停止了,所以外表看上去仍然是个少年。要计算实际年龄的话,应该是在初中生的时候穿越来的吧。

    (居然比我还要艰辛啊……)

    这么一想,正幸觉得不应该哭泣,心中涌出了努力的意志。

    正幸通过和优树交谈,决定了要成为冒险者,幸运的是琴赖已经成为了同伴,优树也答应了会关照正幸。

    对正幸来说,也不能一直依赖着优树,因此思考着作为冒险者如何自立。

    「虽然不知道原因,至少语言是相通了,比起优树,说不定我还算是比较受到优待了呢」

    「说的是啊? 我当时是多么的辛苦啊……。话虽如此,因为我有个师父,所以其实也并没有那么辛苦呢。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着魔法,要实现语言沟通意外的比想象的来得要简单」

    虽然这之后的学习读写很辛苦,但只是要实现对话的话,通过学习魔法就能实现了。然后,优树看了看手边的资料,把适合成为正幸同伴的人才介绍给了他。

    「对了对了,这个叫巴宁的,也是通过魔法学习的语言呢」

    这个叫巴宁的青年,貌似也是通过魔法学习对话的其中一人的样子。

    巴宁是印古拉西亚学院的毕业生,是优树保护的“异世界人”,出身于美国只会说英语,当时跟优树交流似乎很困难,而这时出场的就是魔法了,自那以后巴宁迷上了魔法,提出了想要进学校学习的愿望。

    巴宁也是刚刚成为冒险者,正在寻找冒险者的同伴,正好和来到这里的正幸他们一同展开活动。

    就这样,三人组形成了。

    正幸等人以迅猛的势头急速成长,仅过了半年,团队就享有了“闪光”的名号。

    琴赖虽然评级是C+,但是实力是达到了B级的,而且还有巴宁的魔法,进行安定的狩猎是可能的。

    正幸虽然只是个稍微学过点剑道的素人,但却是持有超稀少的『英雄霸道』的男人,因为这个技能对同伴也有效,所以同伴们的攻击全部都是致命一击。

    在这个技能的影响下,同伴们会发挥超出自身实力以上的能力,琴赖的实力甚至让人感觉已经突破了A级的障壁了。还有一点,同伴们会受到加护,来自敌人的攻击也变得更难以命中,所向无敌差不多就是说的这种情况吧。

    还有,『英雄霸道』的真正能力。

    何等令人吃惊。

    所有同伴们的功劳,全部都会记在正幸的头上。

    所有给予“闪光”团队的评价,全部都由正幸一人背负,造成的结果就是,团队还有第二个名号,即闪光的正幸。

    而在那时在印古拉西亚王都举行的武斗大会,加速了正幸第二个名号的知名度增长速度。

    本来是为了整顿装备,所以想要赢取优胜奖金的,但是优胜也来得太容易了。

    毕竟,正幸只是把剑拔出来,对手就宣言「认输」投降了。

    而看见这些的观众们,则会误认为是正幸瞬间进行了攻击。

    实际上,正幸什么也没干。

    但是因为观众无法理解,所以就给他取了个名号叫“闪光”,这对正幸来说可真的是过奖了。

    全部都是托稀有技能『英雄霸道』权能的福。

    正幸在这个时候自己也察觉到了,但已经无法阻止。

    倒不如说,不知道该怎么阻止才是正解。

    要想对抗这个能力,至少对方也是稀有技能的持有者才有可能抵抗。在正幸无法依靠自己停止发动能力的情况下,流言扩散也就是自然的了。

    虽然这事让正幸感到有些胃痛,但也并不会因此受到有什么损失,所以干脆就不管了,适当的做出些回应民众期待的举动,装成个“勇者”的样子。

    然后,第四个同伴也加入了进来。

    是个名叫姬无的少女。

    姬无非常擅长使用〈精灵魔法〉,听到正幸的传闻后特意前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还把正幸当成是擅自自称“勇者”的狂妄之人,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信奉正幸的人了。

    虽然是个奇怪的人,但是姬无同时还会使用回复魔法,现在作为团队中心十分活跃。

    就这样,正幸和他的同伴们,以破竹之势快速进击。

    冒险者的等级也达到了A级,武斗大会也未尝败绩。

    把印古拉西亚王国作为活动据点,用一年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英雄的同伴召集。

    ………

    ……

    …

    就这样,波涛汹涌的一年过去了。

    正幸现在已经习惯了被称呼为勇者,自己都有点叹服了。人还真是适应能力很强的生物啊,正幸用事不关己的态度想到。

    对每日沐浴在赞赏中的自己,持续的抱有着疑问。

    而巨大的转机,即将来到正幸面前──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