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九卷 幕间 深夜的会谈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幕间 深夜的会谈

    带着红丸和紫苑,还有迪亚波罗,我走进接待室。

    进去看见缪尔迈尔已经是一副紧张的样子在等着了。

    负责接待的是朱菜,看到我们来了,就准备好了茶水。

    「伽泽鲁大人,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朱菜刚说完这句话,伽泽鲁就推开门进来了。

    「久等了吗?」

    「没有,我们也才刚来」

    简单的问候一下,大家就都入席了。

    「先说结论吧,一大早我就联络了,把我国的剩余部分都凑起来,大概一千五百枚左右,也不能找民众收集,到明天早上为止能凑到,这应该就是极限了」

    流通的金币应该远远不止这么多吧,但是必须在不影响矮人王国的经济的情况下收集金币,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

    这也是提出以星金币交换后,在伽泽鲁帮助下得到的成果。

    「不好意思呐,比想象的还多帮大忙了」

    「呼姆,明天早上会通过天马运输过来,到傍晚应该就能到了」

    一千五百枚的金币的话,应该是很重的,还让他们运送也是不好意思,用我的『空间支配』去取更好吧,而且这样还更安全,不会出岔子。

    「是我们这边提出的请求,我直接去取」

    「……是嘛,你可以『空间移动』,确实这样子不会出什么问题,好吧,我联络一下。这一点就先这样,关键是,这些用于给商人支付,够吗?」

    「呜~嗯,这个……」

    很可惜,其实还是稍微有点不够。

    因为这次的开国祭典也是首次举办的祭典,基本上是大手大脚挥金如土,也因此导致需要的金币比预想的要多,达到了三千枚金币以上。

    这按我的感觉,应该是相当于三亿日元,按这个世界的经济规模来看,可真是不得了的浪费。

    在我国的国库里,还是有不少钱的。

    星金币一千五百枚,换算成金币,也就是相当于十五万枚,区区两三千枚金币,就感觉可以随便花了。

    其实还是有钱的,只要能兑换就足够能支付,只不过这次,因为全是些零售商导致没法运转。

    这么看来,还必须在国库里多收集些金币才行……。

    好不容易将货币经济体系导入我国,这下也知道了金币的流通量需求是多高。

    虽然收集了多种多样的银币,唯独矮人金币不足百枚。

    我个人还有三百枚金币。

    缪尔迈尔收集了将近一千枚金币。

    这样全部加起来大概一千四百枚。

    再加上伽泽鲁准备的那些,合起来还是不到三千枚。

    「不够吗?」

    「粗略计算,还需要数百枚」

    「就那么随便的预算分配,居然还敢搞这样的活动……」

    「灵光一闪想到的点子嘛,期限也很短,没办法吧?」

    「……都不知道该从哪方面来说你了」

    伽泽鲁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我。

    哎呀,可是……大家都很有积极性啊。

    也没人提出反对意见……。

    虽然想大声说出理由,但要是这么说了伽泽鲁肯定会大怒的。

    没喝酒的伽泽鲁,果然还是有点可怕呢,贤明的我,选择了不要说其他多余的话。

    「那么,不够的部分,我来准备也可以哦?」

    突然有人插话进来。

    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艾拉鲁多陪伴着魔道王朝萨利昂的皇帝艾玫希亚来了。

    坐在旁边的伽泽鲁,看见艾玫希亚就变得一脸嫌弃的表情,虽然只有一瞬间,但也是足够让人察觉到的变化了。

    我稍微留意此事,问到艾拉鲁多。

    「啊咧,艾拉鲁多桑……为啥,连皇帝都来了?」

    「哎呀啊,这个嘛,莉姆露殿下,我跟陛下商量了一下,陛下很痛快的就提出要帮助──」

    艾玫希亚笑呵呵的听着艾拉鲁多的说明。

    而艾拉鲁多本人则是一副苦不堪言的表情。

    不由得感觉,这应该是被逼着这么说的吧。

    在这种时候,多一事就不如那啥了。

    「啊啊,不是,这个问题的话我们就自己──」

    「呼~嗯,就在刚才,不是还在感叹金币不足吗? 我只是为了今后两国的友好相处,才提出要帮助的哟?」

    虽然是笑容,但是皮笑肉不笑啊。

    这可变成麻烦事了──我的直觉这么告诉我。

    「不是,都说了……」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尽量把话题引向拒绝帮助上面去。

    虽然确实需要些金币,但是如果欠了艾玫希亚人情感觉会更可怕。

    不足的金币也只差数百枚而已,最坏的情况,找几个人商人哭穷就是,只要控制在自己不会被小瞧,又不会让对方蒙受损失的程度下就行,这样应该就互不相怨了吧。

    是在这种计划下做出的判断的可是──

    「放弃吧,这个女人,只要说出口就绝不会让步,而且,跟这个女人为敌,比和所有商人为敌还要麻烦,你就老实的接受对方的帮助会更好哟」

    伽泽鲁跟艾拉鲁多一样一脸苦逼的表情这么说到。

    这可让人惊讶了,连这个伟大的英雄王伽泽鲁也这么不擅长应付艾玫希亚皇帝嘛。

    「啊拉啊,小伙子,你站在我这一边吗?  真让人高兴哇!」

    艾玫希亚假惺惺的表现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光看他叫伽泽鲁小伙子这一点,就能窥见两人之间大概是什么样的关系了。

    「不要再用那种方式叫我了。话说,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还是那么死板呢。明明你的祖父是那么自由奔放的人」

    「就因为祖父那个样子,父亲才会那么辛苦。比起这个,赶快把事情说完比较重要」

    伽泽鲁确实也是奔放的性格,不过平常却是保持着严格的王的形象,这也是因为他是看着父亲那辛苦的背影成长起来的。

    先王还健在的时候,伽泽鲁一直自由潇洒到最后一刻,似乎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的艾拉鲁多和艾玫希亚,拜白老为师的事,也是发生在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的事,艾玫希亚到现在都当成话题来说。

    总是老话重提,就跟亲戚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样。

    也难怪伽泽鲁会感到不擅长应付了。

    「真是急性子啊。你的性格是这样子缺乏从容的吗?」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不过伽泽鲁似乎相当的不爽啊,虽然我没有看出来,不过艾玫希亚好像看的清清楚楚。

    察言观色,这种事对王侯贵族来说是小菜一碟。

    所以,为了各自的利益,进行着激烈的互相欺骗……对我来说可以称为师父的伽泽鲁,在艾玫希亚面前却如同婴儿一般。

    所以伽泽鲁的表情才会这样一脸不悦。

    我也要茶水,这么说着,艾玫希亚从朱菜那接过果酒,既然她都这么堂而皇之的坐下来了,也没法赶她走了。

    伽泽鲁和艾拉鲁多视线相交,两个人又同时叹了口气。

    这两个人,看起来关系不好,行动到挺默契。不过,被艾玫希亚当成小孩子这一点,两个人倒是很相像。

    当然了,对于经验尚浅的我来说,要在交涉上赢过艾玫希亚估计很难,所以伽泽鲁才叫我放弃。

    「啊拉,这个也很好吃呢」

    「过奖」

    不知是不是看中了果酒的口感,艾玫希亚绽放出笑容。

    每喝一口味道都会变化,是朱菜秘蔵的一级品,要是连这个都被说难喝的话,那可就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东西了。

    就在我稍感安心的时候,伽泽鲁重振旗鼓又开口说到。

    「好了,现在可以了吧。这么贵重的时间被你的心血来潮给浪费了那可真受不了」

    在伽泽鲁的再次催促之下,艾玫希亚总算是打算开口说了。

    「是呢,作为帮助你们的回报,我只有一个要求哟,如果要企划这样隆重的祭典,一定要邀请我哟。下次也邀请我的话,那兑换之事我们是积极协助哇」

    这么有趣的事,不告诉我,自己企划什么的不可原谅──艾玫希亚如是说。

    艾拉鲁多不禁抱头仰天。

    有苦说不出的伽泽鲁。

    「乐意之至」

    很干脆的就答应了的我。

    听见我的回答,艾玫希亚高兴的笑了起来。

    反应变化好大,搞得我感觉我可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但是,喜欢热闹的祭典,又想要参加企划,这种事对我来说那是求之不得啊。

    「王族可不是人民的奴隶哟?  王族更自由的生活,人民也会更高兴,我也很高兴,大家都可以变得很幸福哟!」

    「有点道理。我也是一样的想法呢,有协力者存在也感到很可靠,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我和艾玫希亚笑着互相握了握手。

    就这样我和艾玫希亚联手了。

    艾玫希亚成为了新的同伴,加上我和缪尔迈尔,这是“狡猾的三人众”结成的瞬间。

    虽然伽泽鲁和艾拉鲁多感觉不是什么好兆头,战战兢兢的,但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接着艾玫希亚就取出了魔法的钱包。

    「现在只有我手头的一点零用钱,大概金币一千枚而已吧,如果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准备哦?」

    「不用了,眼下这些足够了,那么就用十枚星金币跟你兑换吧?」

    我也很平常的回答到,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居然随身携带上千枚金币,只能让人感觉奇怪。

    看来是真正的大土豪,如伽泽鲁所说,不与他为敌应该是正解。

    「可以哟。约定,可一定要遵守呢?」

    「那是当然!」

    我笑着回答艾玫希亚的话。

    然后,就这么简单的当场完成了兑换。

    接着只要明天跟矮人王国兑换一千五百枚金币,就可以备足需要的金币了。

    这样问题就解决了,我也安心了。

    迪亚波罗说着「太好了呢,莉姆露大人」,一边又给我添加茶水。

    看着迪亚波罗给伽泽鲁和艾玫希亚他们倒茶,我喜形于色的啜饮茶水。

    「这下子,想要嘲笑莉姆露大人不能遵守规矩的某人,计划就是失败了呢」

    红丸漏出得意的笑容。

    这样,想要踩在我头顶上位的某人计划被击溃了。

    也不用对零售商们低头,面子也保住了。

    放下压在心头的大石,顿时感到一身轻松。

    这时,艾玫希亚又说出引人遐想的事。

    「不过大概,就算来不及准备金币,也会有人提出协力哦?」

    「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老实的问到。

    「想要让对方服从的时候,比起采用恐怖和威压的强硬手段,还是卖给对方一些恩情的方式更加简单,成功率也高出好几倍」

    艾玫希亚微笑着说。

    这个笑容,无疑是作为支配者所具备的那种笑容。

    而这个话,让迪亚波罗微微抽搐了一下。

    「原来如此,没有拜托帮忙,也擅自提出仲裁的人会出现,这样?」

    「是呢,可能是这样呢。不过,就算出现了这样的人,也会让人觉得不过是谁操纵的人偶吧」

    「库呼呼呼呼,真是有趣的研究。自己制造问题,然后又卖给他人恩惠,以此获得融通之便,这确实是可能存在的谋略呢,不过──」

    「即使没有金币,只要准备文书也不会有问题的吧。为了将这个国\家缺乏信用的一面揭示给各国重镇,然后又展示自己的信用度,卖给你们恩惠」

    「真是贪婪。真是符合人类风格的思考方式,学到了」

    那么,所以说?

    为了卖恩惠,劝说零售商,打算拉拢我们的人可能会出现的事吗。而那个人物,又是在某人的命令下做出的行动,这个人物是随时都可以舍弃的小人物,这样吗?

    原来如此──如果这个人物得到了我们的信任,只要继续巴结我们就行,如果我们怀疑这个人,那么就会放弃这个计划。

    当然,也有可能单纯的损害我们的面子后就结束了……但感觉好像会是艾玫希亚说的那样。

    迪亚波罗也感到这个可能性更高,脸上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陷入沉思当中。

    「这么麻烦的事我虽然不太明白,不过谁在计划这种事你们心里有数吗?  那个,负责统筹西侧诸国的评议会,想要试探我们的人是不是混在其中?」

    红丸问到。

    艾玫希亚没有因为红丸杂乱的说话语调而感到不快,还笑着说到。

    「我也不知道哟?  因为我们萨利昂王朝没有加盟评议会呀。不过──那边的他,可能会知道些什么吧?」

    这么说完,艾玫希亚视线前方看着的是,正在思考些什么的缪尔迈尔。

    「呃,是老夫吗!?」

    突然被点名,缪尔迈尔好像有些动摇。

    但是,又立刻取回冷静,很烦恼似的开口说到。

    「只是传言的话,听说过一些。在西侧诸国似乎存在暗中掌控的委员会。似乎是评议会成员的,上位支配者……但很可疑啊? 毕竟评议会的成员是各个国家的代表,都是来自王侯贵族,身份是有保证的」

    缪尔迈尔说的,是商人之间的流言。

    位于权利的中枢存在着支配者阶级。

    可以说是阴谋论了,缪尔迈尔也说不太相信……。

    「──如果,那个可疑人物出来仲裁的话……就由我来调查他的身边,摸清他所有的背后关系」

    跪在我的旁边,苍影说。

    都没注意到他在……。

    隐藏起内心的惊讶,我落落大方的点点头。

    「真惊人哇。完全察觉不到气息呢」

    「所以不是报告过了嘛,陛下。这里的人各个都很异常,亲自前来访问是很危险的──」

    「呜呼呼。不过,体验到了很有趣的事呢,那么莉姆露殿下,问一个问题可否?」

    嗯?

    这会儿还有什么想问的?

    「恩,什么事?」

    「朕在考虑着和你方缔结盟约的事,但是在此之前,想先问问阁下是如何打算的──」

    艾玫希亚给人的感觉变了。

    在刚才只是显露了一瞬间的支配者气质不再隐藏,直直的看着我。

    强大的气势给人以重压。

    伽泽鲁无法相比的,这是──『英雄霸气』。

    「愿闻其详」

    那么我就用『魔王霸气』来对抗。

    互相直视,眼神之间激烈的交锋。

    为了正面接受挑战,我的视线始终看着艾玫希亚。

    「阁下打算怎么处置那个恶魔?  那个极度危险的,原初之──」

    原初?

    不知道艾玫希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恶魔指的是迪亚波罗吗?

    虽然确实很强,但感觉其实没有那么危险啊……。

    「恩,不怎么处置啊? 不管怎么样,迪亚波罗可是愉快的在工作,有什么问题吗?」

    「……换个问法吧。如果这个恶魔暴走了,阁下打算如何负起责任来呢?」

    暴走?

    确实很有可能呢,暴走。

    艾玫希亚简直就像亲眼见过一样,能理解我的辛苦嘛。

    确实,迪亚波罗不管何时暴走都不奇怪。

    但这不光是迪亚波罗一个人的问题。

    虽然不太想提起,其实我这还有个问题儿童紫苑呢。

    看她好像在担心我的事,不过这不是艾玫希亚能做到什么的事。

    「那只有在暴走前阻止他哟,要想防止出现损害,只有这么做吧?」

    要是有别的方法的话,请一定要教教我。

    在暴走前阻止,只有这个办法。

    听到我说的话,迪亚波罗一脸愉♂悦。

    我说,你就是那个问题儿童啊,你这么高兴反而让我很困扰……。

    感到困惑的好像不止我一个。

    「哈? 那个,稍微等等? 一不小心变回素颜了,你来阻止那个恶魔?  负起责任?」

    「是。确实是常处在暴走边缘,不过最近也开始能理解我想说的事了,跟以前比起来已经老实多了哟」

    我自信满满的回答到。

    不管是迪亚波罗还是紫苑,只要按这个势头下去,就不会再引起问题了吧。

    不过看紫苑那事不关己的样子,多少还是让人感到有些不安……嘛,不要紧的。

    听到我的回答,艾玫希亚像少女一样笑了起来。

    「喂喂,听到了吗艾拉鲁多酱?  魔王莉姆露啊,比从艾拉鲁多那听到的还更加的是个大人物呢!」

    艾拉鲁多一脸苦逼的表情变得更加扭曲了。

    你也真辛苦呢,侍奉了一个这么自由奔放的主人──我内心安慰着艾拉鲁多。

    「已经可以了吧,艾玫希亚殿下。莉姆露都这么说了,我也支持他。在此我做个约定,万一有什么事的时候,我伽泽鲁·多瓦尔贡将作为莉姆露的力量帮助他」

    伽泽鲁久违的,这么可靠的站在我这一边。

    艾玫希亚则是愉快的看着我们。

    然后──

    「你方的想法我理解了。如果阁下某天与人类为敌的话,到那时朕将会全力阻止你的。希望能就这样维持良好的关系,祈愿两国能够加深互相之间的联系。艾拉鲁多──」

    「在!!」

    「朕将正式的认可魔道王朝与鸠拉·特恩佩斯特联邦国之间的盟友关系,之后的手续,就交给你了」

    「遵命──!!」

    不愧是皇帝。

    这么充满威严的把杂务交给了艾拉鲁多。

    我也得好好学学。

    「那么,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跟我和伽泽鲁酱商量,绝对不要暴走哦?」

    艾玫希亚面向我这么说到。

    无法理解。

    还以为说的是迪亚波罗和紫苑暴走的事,什么时候变成说我暴走的事了。

    而且,说我会暴走什么的……真是失礼呐。

    「我说啊,你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深思熟虑的性格哦?  你那说话方式好像在说我会暴走一样──」

    「莉姆露哟,心血来潮地举办开国祭典的,究竟是谁啊?」

    伽泽鲁的视线好刺人。

    要问是谁的话,只能回答是我啊。

    「是缪尔迈尔君吧?」

    「不是啊,莉姆露大人!!」

    果然,不会点头回应吗……。

    「知道了,知道了啦。下次,会找你们商量的啦」

    「好的,拜托你了呢」

    「本来是不该对他国的王说这些事的,不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别怪我们哟?」

    如果说的太多就是干涉内政了,伽泽鲁如是说。但是,因为我的想法有很多在这个世界还很难被接受,希望我能事先跟他们商量商量。

    这不是什么好坏的问题,而是对伽泽鲁他们来说必要的事。

    而这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既然存在着天使族破坏文明这样的情况,能够获得两国的协力也算是一种侥幸吧。

    在解决了金币的问题以后,不知为啥变成我接受批评教育的情况,嘛算了。

    复杂的话题结束了。

    而且还和艾玫希亚缔结了良好关系,本来只是简单地谈谈,没想到竟获得这么大的成果。

    今天本想就此结束了,但是艾玫希亚好像还有什么想说的。

    认真的看着我,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拼命的感觉。

    看她这样子,搞得我也有点紧张。

    「那个,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不是,不是什么问题哟?  这只是我个人的请求……能不能把吉田氏介绍给我啊!」

    「等等陛下,您在说些什么呢!? 趁着情况混乱,脸皮也太厚了吧!!」

    还以为是多大的难题,就这点事啊。

    看艾拉鲁多慌的,不是什么大事啦。吉田桑是在朱菜的请求下来到这个国家的,现在也正积极的做着料理,今后的打算还没打听呢。

    我是希望他能留下来,不过最终决定的还是他自己。

    只是介绍给艾玫希亚的话,这不会构成什么问题的。

    「只是这样,那是小事一桩啊。不过,请不要强迫吉田桑什么事哦?」

    这么说完,我就应了下来。

    「当然哟哦!」

    艾玫希亚高兴的认同了,那就在祭典之后介绍给他吧。

    就这样,在深夜召开的“超大国三巨头会谈”,就这么秘密的宣告结束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