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十一卷 序章 黄金的忧郁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序章 黄金的忧郁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蓝血中毒,感谢鱼,TukikamiSan,ShinyKarp,许可

    图源:钢之宅神

    校对:蓝血中毒

    后勤:月见空

    白色的公馆内。

    庭院里盛开着五彩斑斓的鲜花。

    满面笑容的少女,以及一旁注视着她的少年。

    这是绝不会褪色的幸福的记忆。

    他期望着能够取回这份幸福。

    但,这十分困难。

    公馆──创造了黄金之都。

    美丽的庭院,仿佛再现了天上的乐园。

    庭院的豪华与庄严,远远超过记忆中的那个公馆。

    可是,最重要最后的一个要素,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作为站在这个世界顶点之一的人物,即使动用所有的力量,现在也仍然没能找回少女──

    只要找不到她,他脸上的笑容就不会回来。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为了他所爱的少女而准备的。

    他的名字是,雷昂·克罗维尔。

    是拥有『白金的剑王』这种称呼的,魔王之一。

    而雷昂寻找的少女,其名为──

    雷昂统治的国家──黄金乡艾尔多拉德里,耸立在中心的螺旋王城谒见厅内。

    散发着『武威』的雷昂面前,跪着三个奇怪的人。

    全身漆黑的服装,头戴帽子伞,和武器商人达姆拉达一样装扮古怪,不用分说,乃是拉普拉斯一行人。

    「──是你们吗。这是第二次了吧?」

    「是。能被魔王雷昂陛下记住,让人十分欣喜。只不过,很遗憾,这次货物交付后,请认可我们中断特定机密商品的交易」

    缇娅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回答雷昂的话。为了能提高对方心中的印象分,所以由女性成员缇娅来负责担任交涉的职责。

    只是,这个职责也要在今天结束了。

    按照优树的计划,决定停止在西侧诸国的活动。

    与罗佐一族联系的窗口职责由『三巨头』的米夏继承,过往的交易照常进行,优树一行接下来的预定是要将活动据点转移到东之帝国。

    况且,因为损失了玛莉亚蓓儿,关键的罗佐一族实力下滑了。

    实际上,特定机密商品的供给商就是希尔特罗佐王国,现如今的罗佐一族,很难认为他们还具备发动召唤的能力。

    还有,如今魔国联邦已经加盟了西方诸国评议会,基本上可以说西侧诸国将会处于魔王利姆露的影响之下。

    监视体制,恐怕会变得比以往更为严厉吧。

    是时候退出了,这差不多也是全员一致的看法。

    「嚯哦,胆子不小嘛。与达姆拉达不同,你们是来讨价还价的吗?」

    「不不不,并不是这样。雷昂陛下应该也有耳闻,魔王利姆露如今已在西侧诸国得势,而对方似乎并不喜欢『异世界人』召唤这种做法,故而严厉禁止这类行为。要想一直违抗这种意志估计会很困难,这是我等作出的判断」

    缇娅口齿伶俐的作出回答。

    听到这里,果然是这样嘛──雷昂心想。

    混进西侧诸国的手下,也提出了同样的报告,变成这种状况只是时间的问题,雷昂自身也是这么判断的。

    本来,这个方法不确定要素实在太强,倒不如说成功率比天文学还低,从一开始就觉得是不会成功的方法。

    毕竟,想要把特定的人物召唤到这个世界来──

    曾经命令部下们,尝试过多次的召唤。

    三十人以上的召唤术师,提供十分详细的限定条件,花费七天举行仪式,其中还加入了雷昂指定的条件。

    可是,成功率仍是不满1%,同样的人举行召唤仪式需要一些空隙休息,所以尝试的次数也因此受到了限制。

    从一开始,成功的可能性就近乎于零。

    自己也亲自尝试过多次召唤,也全部失败了。最后一个召唤来的人就是井泽静江,距今为止也差不多要满六十六个年头了。越是增加限定的条件,再召唤需要的休息间隔就越长。

    下次的召唤结果也无法让人期待。

    于是在这里,就想到了个办法,即可以多次尝试的『不完全状态下的召唤』术式。

    雷昂想要找的人,还是个年幼的少女,因此,召唤年幼的小孩这种概率较高的不完全召唤方法,虽然只是一点点,但还是能提高那么一点点成功的可能性。

    将这种方法在西侧诸国扩散开来,尽可能的增加尝试次数,多聚集一些小孩子,想法是这样的……

    ──现在,也变成完全失败了。

    没有其他的方法,然后也想不到下一步的方案。

    虽然这股焦躁感紧压在胸口,但雷昂仍然保持冷静的表情说到。

    「──利姆露,吗。既没有签订协定,也没有提出协助邀请,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种受妨碍的现状吗,变成这样那也是没办法。但是,交易中断是怎么回事?虽然西边不行了,不是还有东边吗?」

    雷昂通透的声音,在谒见厅内回响。

    声音中蕴含着强烈的威圧感,受到这股威压的直击,缇娅身体自然的就绷紧了起来。

    『档次』不一样。

    普通的魔人,在魔王的面前连站都站不起来,就连上位的实力者缇娅,要想应对雷昂也十分困难。

    但是,在场的并非只有缇娅一个人。

    「关于这一点,由咱家来说明吧。其实,现在东边也变得很可疑哇,看起来似乎是秘密的做着战争准备,因此那些魔法使都没空承接其他的工作。所以呀,要想凑齐必要的人才就粉困难了啦」

    听完这些,雷昂眯起眼睛看着拉普拉斯,真是可恨,这才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西侧诸国还有东之帝国,这两个国家变成什么样他才不在乎,但是战争如果持续下去会影响雷昂的目的。既然如此,看来有必要从根本上重新思考接下来的方针。

    雷昂虽然脑袋里是这么想的,但表情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依然保持冷静淡然的表情,静静的看着拉普拉斯。

    这个视线让拉普拉斯感觉心里发毛。

    (果然,粉麻烦呀。咱家杀得那个假魔王跟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真货果然是不一样的,是嘎么回事嘛。看来就如BOSS所说,要直接找这家伙复仇需要深思熟虑的呢……)

    根据优树的命令,目前要克制,保持暗中行动。即使眼前就是杀掉卡萨利姆的凶手,从来到这开始,拉普拉斯就没打算对魔王雷昂做任何事。

    为了回报优树的信任,他想着要好好的完成眼下的任务。

    但是,即便如此。

    既然仇敌就在眼前,还是会想要估量下对手有多少斤两。

    尝试看清对手的实力,哪怕只有一点也要找出他的弱点。

    也正因如此,在拉普拉斯的眼中看来,魔王雷昂真是个怪物。

    如果,认真的打一场的话……

    胜负的结果搞不清楚。

    也许能赢,也许会输。

    缇娅和福特曼,再加上拉普拉斯,即使三人一起上,也未必能确保打赢魔王雷昂。

    所以拉普拉斯才会不带迷惘的提出交涉,与此同时,他也正确的察觉到了优树是处于什么考虑才把这份差事交给他们做。

    (BOSS是想让咱家等人见一见这个男人吧。了解敌人,是一件粉重要的事的呐。就算是那个玛莉亚蓓儿,BOSS要想正面挑战她也是个十分棘手的对手呐。只不过因为魔王利姆露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加怪物,所以玛莉亚蓓儿才失败了呀。话虽如此,要想看清那个的实力也实在是强人所难就是了)

    玛莉亚蓓儿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错误的估计利姆露的实力。

    本来嘛,擅长谋划的玛莉亚蓓儿,选择直接攻击就是失策,不光是拉普拉斯,优树和卡嘉莉都是这么分析的。

    玛莉亚蓓儿思考着什么,害怕着什么──时间拖得越久状况就越会不利,正因为作出了这个判断,才会苦恼之后作出那种赌博一样的决断。作为外人的优树他们是没办法想象出来的。

    况且──

    诱导玛莉亚蓓儿这么想的,正是优树本人。虽然玛莉亚蓓儿确实过于相信自身的实力,但是让她认为面对魔王利姆露能有胜算,则是优树的本事了。

    编织一些虚假的情报,让玛莉亚蓓儿的计算出现了破绽。

    不过优树其实也并不确信玛莉亚蓓儿就一定会输。

    真正的目的,是想要确认强者之间冲突起来时的那股力量。

    随后,魔王利姆露就胜利了。

    对优树来说很棘手的玛莉亚蓓儿死了,而且她力量的源泉稀有技能『强欲者』,还认定优树为新的主人。

    之后听到优树说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拉普拉斯真是惊的目瞪口呆。

    别人拥有的技能,不是你盯上了就能夺得走的。只不过听优树所说,似乎他有种感觉,好像就是能成功……

    (真是太乱来了,真哒。玛莉亚蓓儿也真是运气不好哇,面对BOSS,还那么盲信自己的力量。果然,情报的力量真是伟大。这对雷昂来说也是一样,虽然很不爽,但在确定能赢过他之前,保持克制才是聪明的做法吧)

    这就是结论。

    全面冻结自身的作战行动,努力扩大势力和收集情报──这个方针不变。既然优树现在已经达成自己的目的,那也就没有继续留在西侧诸国的必要了。

    所以,这次要尽量避免激怒雷昂,提出停止交易。

    要是在雷昂的视线下屈服,那就太不像话了,拉普拉斯继续进言到。

    「也不是说就此终结交易呀,什么时候又能进行召唤仪式的时候再联系,只是希望能暂时等等。而且,世界各地都有咱家的交易网络,如果有异世界的小孩误入这个世界,会立刻保护起来的撒?」

    「──关于这点也无可奈何,就交给你们去做吧。只不过有一点想要问问」

    「是啥么事?」

    「你说话,为什么如此随意?」

    「诶?」

    听到雷昂的问题,拉普拉斯不禁一愣。

    说话随意,就算你这么说,也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说错话了啊。

    (咱家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么办法了,要是想就此开片,那就让我放开怀,大干一场哇)

    拉普拉斯毫不动摇,在他看来,不管做什么事,如果不能开心的做就是损失,就算是自己失败了,也能立刻撇清烦恼。

    暗藏起杀气,迅速的做好觉悟。不过面对这样的拉普拉斯,雷昂说到。

    「善于牟利的商人,战争这样的事这么随意的说出口真的好吗?前任的达姆拉达,可绝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举动哦?」

    「这,这个……」

    这么说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

    但是,拉普拉斯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正是优树让他以这个理由推托的。

    优树交代他的还有其他的说辞,想到这些的拉普拉斯,感觉所有的内容都在心里联系了起来。

    估计,雷昂接下来要说的会是──

    「你们在隐瞒什么?想把我的注意力引导向战争,这个想法未免太天真了」

    像这样,对拉普拉斯说出质疑的话。

    因为跟预计的完全一样,拉普拉斯也就变得从容起来,但同时又觉得很烦。

    (真是,比不过他哟。这些对话的内容全都在他的计算之内呐)

    雷昂自顾自的就过度解读拉普拉斯的话,以为他有什么别的企图。正因为知道情报的价值所在,才会认为对方是故意使出转移注意力的把戏。

    事实可不是这样。

    拉普拉斯他们只不过是按照优树说的做而已,并没有想那么深。虽然事实是这样,但是事已至此就算说真话也没用,反而还会让人觉得是在找借口推托。

    让事情变成发展到这一步的,是不在场的优树。变成这种情况也有它的意义所在。

    拉普拉斯手里的牌就有提示。

    「不愧是魔王雷昂大人。实际上呐,特定机密商品这次是最后一次,这是事实,但是在某个地方还有五人滞留在那里哇。是那个井泽静江插手保护起来的孩子们」

    「──呼姆」

    利姆露保护起来的孩子们,有关这个情报,优树一开始就打算告诉魔王雷昂,但如果直接就这么告诉他,会让他怀疑有所企图。所以优树才特意交代孩子们的事一定要在最后才说。

    按理说交流会因为过程的变化产生不同的结果,但是优树却很轻松的预测交流的走向,这正是他可怕的地方。

    拉普拉斯一边想着真是可怕,一边又按照优树所说的内容转告给雷昂。

    「三个男孩,两个女孩。就是你想找的『异世界人』哇。只不过呆的地方是个问题,咱家没发出手」

    「静江·井泽……静,吗。也就是说,地方是在魔国联邦嘛?」

    「正解哇。虽然很遗憾,但是咱家是商人,不会主动去冒这么大的险,顺便一提,那些孩子的名字是──」

    「剑·米萨尔,良籍,盖尔·吉布斯,爱丽森,库洛蓓·霍艾尔」(注:念错)

    在拉普拉斯想着那些孩子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福特曼替他做了回答。因为福特曼不擅长谈判,所以就让他去记孩子们的名字了。

    「对对。嘛,也不是什么必须的商品,名字啥的魔王雷昂大人应该不感兴趣吧」

    拉普拉斯说完笑了笑。

    而雷昂则是不愉快的皱了皱眉头。

    「你的发音让人听不清楚。不是叫库洛艾,确定是叫做库洛蓓吧?」

    即使雷昂一脸不爽的发问,福特曼也还是紧闭着嘴,要是不小心说错什么话,很可能会激怒雷昂搞得打起来。福特曼这人,只是呆在这就让人感觉非常危险,让他什么话都别说才是正解。只不过福特曼的这个应对方式,确实是给雷昂的情绪火上浇油了。

    缇娅赶紧替福特曼谢罪。

    「失礼了,魔王雷昂陛下。『异世界人』的名字,尽是些用这里的文字难以表述的,所以有点欠缺准确性。只不过,之前听说名字并不是很重视,所以在这失礼了」

    缇娅说完行了一礼。

    拉普拉斯和福特曼赶紧也跟着低下了头。

    「没错,确实名字什么的无所谓。商品被人夺走算是你们的过失,只不过也不至于算是违反契约,那么这个战争的情报就当做是你们赔罪礼吧」

    雷昂隐藏起各种的感情,仍按平常的态度这么宣言到。

    面谈也随着这句话一起结束了。

    拉普拉斯等人收下商品出售赚的钱,平安的离开了艾尔多拉德。

    ●

    「这下,该怎么做呢……」

    拉普拉斯等人走后,雷昂这么嘟哝到。

    雷昂的长发是在后脑勺那扎起来的,散发着美丽的黄金色的光芒,与此相对的,他那细长而清秀的眼瞳里流露出的却是忧郁的眼神。

    在雷昂的身旁,是站得笔直的骑士。银骑士阿尔洛斯,是能陪雷昂商量的心腹之一。

    「刚才的那些,要抹消掉吗?既然扰乱雷昂大人的内心,我认为他们没有继续存活下去的价值」

    呼姆──雷昂仔细体会阿尔洛斯的话。

    跟前任的达姆拉达相比,刚才的三个人不是一句奇怪就能概括的,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商人。

    其实雷昂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商人,只是想要避免和秘密结社『三巨头』敌对而已。

    虽然雷昂的手下也有混入人类社会,但是跟这个在『东侧』安置据点,『西侧』扩张影响力的组织比起来还差了很远。

    在能利用的时候尽量利用──这是雷昂冷静判断后作出的决定。

    最重要的是,要探索『异世界人』,人类比魔物要更适合,要想达到雷昂的目的,必须得有人类的协助才行。

    「不管他。比起这事,他们说的情报才是问题。东之帝国如果真打算行动,那就真会变成世界大战了。虽然不知其他的魔王会采取什么行动,但我可不想被卷进世界的混乱之中」

    「是这样呢。艾尔多拉德处在雷昂大人的威光庇护之下,其他的地方估计掀起大规模的战乱吧,为此必须先做好准备才行」

    阿尔洛斯点头回应雷昂的话。

    雷昂所支配的这个艾尔多拉德,是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另一个大陆。

    这个大陆比地球的澳洲还要更大,而且全部是雷昂的支配领域。

    在大陆中央有个活火山,一年到头都在喷火。因为魔法的操作,那些火山灰从未在美丽的中央都市里降下来过。

    在火山的附近有着各种各样的金属矿床,被用来加工成魔法金属。还有,因为有许多金矿,雷昂借此暗中与人类社会进行交易。

    繁荣昌盛的都市。

    被魔法守护的王国。

    这就是,雷昂支配下的黄金乡艾尔多拉德。

    不能让这丰饶的国家,卷入人类那丑陋的战争中──这应该是,像阿尔洛斯这样居住在这个国家的人们的愿望吧。

    「发动紧急时刻的防御魔法,加强警戒态势」

    「啊啊,就那么做吧。话说回来,还真是不顺利啊」

    「──?是,指的什么?」

    「战争啊。如果死太多的人,麻烦的家伙可能会苏醒显现于世。这块土地上,据说是原初之黄沉睡的地方,不过还好并没有完成受肉……」

    真是何等愚蠢的行为,雷昂打从心底里感到厌烦,也不知道东之帝国是怎么个想法,但只要有战争就必定伴随着死亡。

    流太多的血,沐浴在血液之下的魔物会变得活性化,而且要是一个搞不好,会变成袭击人类的灾祸,危险的恶魔们有可能因此而苏醒。

    对有着原『勇者』这样特殊立场的雷昂来说,这种行为真的是十分的愚蠢。

    只不过。

    这一切对于现在变成魔王的雷昂来说,只不过是单纯感到伤感而已。虽然感到可怜,但是这些与自己毫无瓜葛的他人遭遇什么不幸,对他而言根本就不痛不痒。

    雷昂担心的,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少女会不会因此受到伤害,虽说可能性只是万一。

    「若是那样,就见识见识我们的力量吧!!」

    「是啊,我就保持期待吧。还有──」

    「从青骑士团里派几个人去那个国家」

    雷昂大方的点了个头。

    即使不具体下令,阿尔洛斯也能察觉到雷昂的意图采取行动。

    「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雷昂静静地闭上了眼──

    部下们退了出去,谒见厅变得安静下来。

    雷昂又睁开他那清秀的双眼,注视着虚空。

    (──话说回来,居然叫库洛蓓·霍艾尔?期待越高失望越大,但这是不是也太像了,就算是陷阱也无法忽视)

    不,管他什么陷阱不陷阱。

    对魔王雷昂而言,找寻这个女孩才是最重要的。

    她。

    既是雷昂的青梅竹马,也是他想要守护的少女──

    ──其名,库洛艾·奥贝尔。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