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 第十三卷 终章 魔王的行径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终章 魔王的行径

    卡里玖里奥感觉到一股温柔地包住自己的温暖,醒了过来。

    (这,这里是?)

    卡里玖里奥无法马上想起来自己至今为止在干什么。他慌忙地看向四周,发现自己是躺在稍微有些宽敞的室内里。

    然后在那里,有一个头发青色中些银色的看起来像是十二三岁的少女,露出天使般的微笑在做着什么作业。

    侧目望去,发现她把手举在仰躺着的人的头上,掌中溢出虹色的光芒,光芒落下并灌注进被排列起来的同伴们的身体中。(那是,克里希那殿下吗?不对,等等。记得克里希那殿下确实是在我眼前被杀害的啊……)

    模糊的思考,瞬间清醒了。卡里玖里奥突然想起来,自己和同伴们之前是处在侵略魔物之国的战争中。

    卡里玖里奥慌忙起身,想大声叫出来。但是,下个瞬间他却说不出话来。因为本该已经死去的克里希那竟然半睁开眼,与卡里玖里奥对上了视线。

    「──嗯!?」

    刚刚醒来的克里希那,好像和卡里玖里奥一样对现在的状况感到困惑。他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注视着少女的行动。

    苍银发的少女仿佛没有注意到卡里玖里奥他们醒来一样,继续重复着同样的作业。

    在少女前面的是,巴宁和姬无。在那旁边,是卡里玖里奥的副官和参谋们的身姿。

    (怎么办到的……他们应该也被杀了才对……)

    卡里玖里奥的意识依然模糊,但还是冷静地接受了事实。只不过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现在发生的现象。

    毫无疑问,他们是死亡了。

    很明显,他们的胸部不会上下起伏,没有进行呼吸。本来应该是那样的,当少女的手举过他们头顶之后,一个个就都恢复了呼吸。

    房间内聚集了十多名帝国军干部,但是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全员处理完毕了。

    刚刚处理完毕,少女终于是满足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卡里玖里奥。

    「呦,醒来了吧?身体状况如何?能想起来自己的名字吗?」

    少女用轻松随便的口气搭过话来。

    但是,听着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快。

    少女很可爱是理由之一,但最大的理由还是少女持有的气息,不容许卡里玖里奥怀有叛意。

    只不过,要说能不能对提问做出反应,答案是不能。

    在这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状况,谁都会闭口不言。

    “个位数”的巴宁和姬无也茫然地呆在那里。

    看着困惑的卡里玖里奥他们,少女嘟囔道。

    「咦,难道失败了吗?术式应该很完美啊……」

    说着,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听到这句话,卡里玖里奥明白了他们被施以了何种术式。

    难道说那个术式是──

    (不对,太荒唐了,不可能。虽然不可能,但是……)

    身体并没有感到异常。

    ──不对,有点奇怪。

    卡里玖里奥之前因觉醒而得到的那种高涨的力量完全消失了。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只有这点是理解了。

    「……抱歉。我们应该已经死了才对吧?」

    卡里玖里奥战战兢兢地询问道。

    听到这句话,其他的同伴们也好像清楚地回忆起来。他们眼中留存着光芒,注意到了现状的异常。

    确实,卡里玖里奥他们,应该被自称迪亚波罗的恶魔杀害了才对。

    对那个恶魔来说,没有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正因如此,卡里玖里奥才会对自己还活着的事抱有疑问。

    「哦,想起来了吗?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嗯,记得。我叫做卡里玖里奥。」

    卡里玖里奥一边那样回答,一边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难道说这个少女,把卡里玖里奥他们从危机之中救出来了吗,这样。

    要想从那种情况把自己救出来,若不是身手非凡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吧。

    那个恶魔是超越想象的强者,就连得到了究极之力地卡里玖里奥,也像拧婴儿的手一样简单地战败了。

    不仅如此,就连“个位数”的巴宁他们也……。

    能打倒那种恶魔的人,估计只有传言中的“勇者”。

    「难,难道说是您把我们救下来了吗?然后,恶,恶魔呢?那个邪恶的恶魔怎么样了?」

    卡里玖里奥振奋起来这样问道。

    正当那时。

    「这样对莉姆露大人太失礼了!」

    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听起来很耳熟的声音,与那个可恨的恶魔完全一样。

    但是,问题更大的是莉姆露这个名字。

    那是,卡里玖里奥他们定为讨伐目标的魔王的名字。

    自称迪亚波罗的悪魔出现在卡里玖里奥面前,卡里玖里奥因难以想象的恐怖而摆好架势,但是少女出声阻止了迪亚波罗。

    「嗯,有些人好像误会了什么所以我说明一下,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军队已经全灭了。从军的兵士已经全员死亡,我想应该没有生还者。所以,我没有救你们,只不过让你们复活了就是」

    「库呼呼呼呼,真是绝妙的秘术。我不会要求你们感谢,但我希望你们至少要钦佩莉姆露大人的伟大」

    「──哈?」

    卡里玖里奥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反射性地发出了疑问的声音。但是,并没有谁在嘲笑那个失态。

    「别逞威风了啊,迪亚波罗」

    「十分抱歉。我只是想向这些无知愚昧的家伙们传达一些莉姆露大人的伟大──」

    「我已经说过那是帮倒忙了!」

    谁都无法吐槽像这样在眼前进行的对话。过了不久,少女笑着向卡里玖里奥说道。

    「看来记忆也没什么问题,术式成功那我就安心了」

     「是,是吗……」

    「那么,重新再来一次。初次见面,我是莉姆露,魔王莉姆露,是这个国家的国王。请多指教!」

    卡里玖里奥听到这些后,呆住了。

    不只卡里玖里奥,在场复活的全员都呆住了。

    话语传达到了大脑,然后理解了意思,卡里玖里奥眼睛睁开到最大,凝视着眼前的少女。

    这个少女就是莉姆露。

    把她当作是障碍,认为她应该消灭的敌人而采取了行动。

    现在作为八星魔王一柱的,魔王莉姆露。

    然后根据状况判断,她应该就是让自己复活的那个人。

    在眼前的是,魔王莉姆露本人,脸上流露着和市面上流通的肖像画完全不一样的笑容,但问题在别的地方。

    「那,那个,我有一件事想要确认……」

    「嗯?什么事?」

    得到许可后,卡里玖里奥战战兢兢地询问道。

    「那个,我们是复活了吗?」

    「啊啊,是那样没错」

    「为什么?」

    「那个,说明起来有点困难,灵魂这种东西啊──」

    「不不,不是那个!我是问出于什么理由才把作为敌人的我们复活了?」

    「啊啊,是问那个啊?」

    被卡里玖里奥那样问道,少女──不,魔王莉姆露放心地点了点头,然后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地回答道。

    「很简单啊。虽然战争还在继续,但是你们落在了我的手中,这意味着你们现在就是我的棋子了!」

    所以才让自己复活,卡里玖里奥被这样告知了。

    卡里玖里奥无法理解,开始发呆。

    魔王莉姆露把人复活了?

    把谁啊?

    我们,吗!?

    惊愕和混乱,还有恐惧不留缝隙地盖在了心头。

    不仅卡里玖里奥,复活的全员都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要等到他们平息混乱冷静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斜视着混乱的卡里玖里奥他们,我走出房间。

    在房间里的人们都是这个军团里的重要人物。说起来,他们是指挥帝国侵略作战的最高责任人。

    让他们复活,就跟刚才对卡里玖里奥说明的一样,是把他们当作棋子,这正是智慧之王考虑的腹案。

    ………

    ……

    …

    死者苏生──

    紫苑的死亡事件以后,智慧之王小姐对灵魂进行了解析。如今,似乎顺利地解明了大体的全部原理。

    不论是人还是魔物,灵魂都有着质与量。那是被称作“情報子”的物质,对其进行管理,某种程度上可以司掌生死。

    动植物的灵魂,质且不说,含有的能量极少。与其相比,人类的灵魂藏有莫大的能量。

    这方面已经确认完毕,不论是谁,都被平均平等地给予了一定数量地能量。

    也发现了能把灵魂的能量运用自如地──被称为能力(技能)的灵魂之力。

    刻在灵魂上的情报,是行使力量的源泉。

    但是,情报并不是直接刻在能量上的。

    首先,要有包含不定形波长的自我,“情報子”的集合体──心核。所有的情报都刻在这上面。

    覆盖在心核上的能量结晶正是“灵魂”。

    所谓的“拟似魂”,是作为投影心核的容器而开发出来的。

    虽然被投影在“拟似魂”上的心核没有能量,但拥有自我。虽然没有灵魂之力无法使用技能,但可以持有自我并行动。

    这次对卡里玖里奥他们进行了复活,但用的是作为灵魂代用品的“拟似魂”。

    夺取灵魂,然后把心核抽出来,只保留最低限度的能量移植到“拟似魂”上。

    ………

    ……

    …

    虽然对成功率有些不安,但成功了比什么都好。

    这个复活也不是没有问题。

    首先,会令复活对象大幅弱化。因为灵魂之力全被我夺走了,这是当然的。

    被我们精确夺走的灵魂,没有特意返还的道理。就算要抱怨,那也是不合理的。

    因此。

    今后他们不可能再使用技能了。

    虽然技能的情报是刻在心核上的,但是没有灵魂之力就无法使用。今后,他们对技能的习得和使用都是绝望的不可能。

    而且,行使魔法也会有影响,但是这方面,根据努力应该是可以改善的。

    在某种程度上习惯了的话,没有灵魂之力也能使用魔法。魔法既是能力也是技术,作为灵魂能量的代替而使用大气中的魔素,操作法则也就有可能了。

    如果作为斗气的代替而使用魔素,技术什么的也能操纵。就算肉体衰弱了,锻炼来弥补就好,因为修炼而累积的技术还留存着,只要不是一直依赖技能的人应该没问题吧。

    因此,依靠努力也是能变强的。但是,因为能量的质不同,再怎么样也有个界限。

     “拟似魂”再怎么说,也只是为了在迷宫里玩耍而弄出的玩具,要说对它有那样的奢望就很困扰了。

    不过,这次是没问题的。

    不仅因为被复活的是帝国将兵,也是为了避免我们这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虽然风评如何,根据意见会有分歧就是了。

    攻过来的是对方,死了也是自作自受,所以我没有让他们复活的理由。

    但是,复活他们比让不光彩的恶评传开来要好。顺便说下,不从帝国臣民身上招引不必要的憎恨就结束这件事比较好。

    智慧之王的实验能成功真的太好了,好不容易让他们复活,所以要让重要人物们负起相应的责任。

    他们现在正处在苍影的监视之下。

    说起来,虽说是让他们复活了,但那是“暂时的生命”。尽管保障了一定程度的自由,但若发生了什么也是可以追踪的。

    也就是说,逃亡是不可能的。

    因此,就这样放任他们不管。

    我想把我的工作迅速解决。

    用卡里玖里奥他们做实验,确认效果。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开始大规模实施。

    在眼前的是,排列在一起的大约七十万名将士的遗体。

    为了能应对突发情况,场所是在迷宫内。

    七十层,阿达尔曼的支配领域。

    这些遗体是从战场各地尽可能地收集来的。

    我亲自前往,使用大规模转移搬运过来。

    哥布塔,盖鲁德,伽比鲁,还有迷宫各阶层的守护者们,全体出动回收而来。

    在这排列的遗体就是这次牺牲者里能复活的所有人了。

    在多瓦尔贡的东部都市布阵的部队还是保持原样没有动作,对峙还在持续。

    侵入鸠拉大森林的九十四万名将士,除了米夏,卢修斯和雷蒙德三人以外全员战死。其中,有二十四万多人的遗体无法回收。

    因为不能进行灵魂的再现,苏生魔法也无法复活他们。这次多亏有泰斯塔罗莎她们进行了“灵魂”的回收。因此,只要有留下肉体就可以复活,可是……。

    有些人完全没有留下肉体。

    因乌尔缇玛的“破灭之炎”而蒸发的人,因泰斯塔罗莎的“死之祝福”而遗传基因被完全破坏的人,还有因卡蕾拉的“重力崩坏”而回归尘土的人。

    还有,就算留下了肉体也无法复活的人。

    因为恐怖和绝望,迎来了心灵死亡的人们,他们因为失去了最重要的自我,无法进行复活。

    例如,被九魔罗杀死的堪萨斯,那家伙临死前好像因恐怖而破坏了心灵,灵魂之中没有留下“情報子”。

    就算是智慧之王,复原“情報子”本身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无能为力。

    说起来,我也没打算让堪萨斯这样的男人复活,没感到有什么问题。

    所以,二十四万多的将士复活是不可能的……但是,本来应该全员死亡的,只花这点代价就结束了可以说是很幸运了吧。

    不能复活的人们虽然很可怜,但那是运气不好就放弃吧。

    就算是我,也不是万能的神。

    我无法无中生有。

    而且──

    说实话,也没有觉得后悔。

    虽然有觉得恶魔女三人组她们做过了头,但这是战争。如果不慎重点,而是笨拙地放水,导致己方会出现伤亡,那就没有意义了。

    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有自己人,毫无关系的其他人和自己人来比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守护自己人。

    况且,我也没打算说对侵略而来的敌兵要报有慈爱之心──之类的,像是圣人君子一样的事。

    那种脑袋里仿佛有花田一般的悠闲想法,真的出现伤亡时是无法承担责任的。

    所以说,对不能复活的人们,我没必要在意。

    但是──因为我曾住在和平国家日本的感性,对死去的人们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绝不是后悔,我不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错误的,但还是有些不习惯。

    明明谁都不会死,和平幸福地生活下去就好了──我没法不这么想。

    即使如此,今后我也会对侵入自己领域的敌人们豪不留情地给予彻底的恐怖就是了……。

    那样的我,祈求他们的冥福也只是伪善吧。

    所以现在不是为死者,而是为复活的人们默默祈祷。

    “大规模苏生术式”──展开。

    从房间里出来的卡里玖里奥他们,不禁瞠目结舌。

    照那样看,该不会一直瞠目结舌下去吧。

    不管了,这也不是我该管的事。

    还是快快做完苏生吧。

    把复制的“拟似魂”植入所有的遗体之中。

    因为是紧急事态,所以最大限度地利用我的『复制』,然后得到了能分给每个人的“拟似魂”。

    遗体的修复已经结束了,以阿达尔曼为首,能使用神圣魔法的人们全体出动,现在遗体全都保持着良好的状态。

    谁都不介意是敌兵,不吝惜寝室地进行修复工作,真是非常感谢。

    阿达尔曼之类的不需要睡觉,所以以常人两倍的效率工作着,是不是比战斗的时候还要疲惫呢。

    我想必须好好评价一下他的活跃。

    这样那样,对良好状态的遗体移植“拟似魂”的工作结束了。

    说起来很简单,但这是多亏智慧之王老师压倒性的演算力才能完成的作业。

    然后,进行非〈反魂的秘术〉的〈授魂的秘术〉。

    和灵魂的再生不同,这并不需要太多的能量。但问题是,对每个人需要进行特定的莫大演算。

    实行这个的也是智慧之王老师。

    我事实上什么都没做,只是默然地站着,工作全都交给了老师。

     对照肉体的遗传基因情报与灵魂的记录,一瞬间就能对个人进行特定,如此精彩绝伦的操作,真是让人不得不称之为老师。

    我无论如何也是模仿不来的。

    就是这么复杂奇怪的术式。

    但是。

    这对再旁边看着的卡里玖里奥他们来说,似乎认为全都是我在执行。他们不知不觉开始跪拜,怎么说呢,做出像是叩拜供奉一样的举动。

    等下,被那样对待会很不舒服的啊?

    这误会太大了,想阻止他们啊。想是这么想,但在术式结束之前都没办法提要求。

    这样那样地一昼夜中,我都在这种不舒服的环境里持续行使着秘术,约七十万帝国将士的复活顺利地结束了。

    七十阶层排列着简易帐篷,招待重生者们吃饭。

    刚复活感到混乱的人们,现在也冷静了下来。谁都在默默体会着生存的实感,把注意力放在吃饭上面。

    大口的锅中是用各种各样的蔬菜和肉类炖煮的,尝起来像炖菜一样,是一种有独特风味的食物。

    配料也放了很多,十分充裕。

    对陆续平息混乱认清现实的帝国軍将士们来说,这个浓汤给予了他们笔墨言辞难以表达的感动。

    卡里玖里奥也是残兵败将中的一人。

    连饥饿都没有察觉,紧张的气氛逐渐散去,一边感受着这一切,一边对自己死过一次,被魔王莉姆露的部下们杀害的事,一点点地反复地尝试去理解。

    就算如此,自己还活着。

    魔王说是“暂时的生命”。

    ──安心吧。普通地活着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

    谈恋爱然后成家立业,生养孩子。

    但是,对我们不利的行动是被限制的咯!

    因为你们的“拟似魂”上刻印的“诅咒”,你们不能再度采取敌对行动。

    这一点还请各位了解──

    莉姆露在全员从混乱中回复的时候,当面这样告知了。

    但是,那种“诅咒”是不需要的──卡里玖里奥如此确信。

    谁都不会再度重复这样愚蠢的行动。

    数百年前维鲁多拉引起灾祸的时候,那个结果只传来恐怖。即便如此,就算消灭一个都市,把其中的住民全部消灭,由人类之手来制造出能与此相匹敌的灾祸也不是办不到。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

    虽然确实带来了恐怖,但却没有人会认为绝对无法打倒。

    或者说,如果生还者更多的话,根源性的恐怖会被传播,也许会有更多人主张他的不可侵略性,但这也就是极限了。

    可是,这次发生这种错误。

    ──一度死亡,然后被复活──

    不是被神而是被魔王。

    见过这种荒唐的事情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有反叛之心了。

    (我们,我也太愚蠢了……)

    认识到了自己曾经的傲慢。

    不对,说起来那真的是魔王吗?

    从那开始卡里玖里奥无法抑制对此事的疑问。

    过了一晩后,克里希那也把魔王莉姆露视为信仰对象,现在也崇拜的视线一直追逐着莉姆露的身姿。

    之前卡里玖里奥也对魔王进行叩拜了,对克里希那的这种行为没法说什么,也没打算去说……

    至于魔王所说的“暂时的生命”──其实什么问题也没有。

    确实,这基本等于是失去了战斗能力。

    但是,生活上并没有什么不便。

    一定程度的魔物,现在的卡里玖里奥他们也能打倒。

    对魔王莉姆露来说大概是微不足道的力量,但对卡里玖里奥他们来说,他们当中现在也有实力接近A级的人。

    虽然不能使用技能,用魔法也很辛苦,但是经过锻炼的肉体还留存着。

    而且,直到肉体老化,迎来生物的寿命终点为止,都可以活着。

    卡里玖里奥认为这就足够了。

    这也是约七十万的将士们全体共同的想法。

    大家都抱着感谢和畏惧的情感,对魔王莉姆露怀有叛意的人不可能出现。

    从心底里,体无完肤的败北。

    谁都希望战争结束。

    现在,帝国的侵略以完全的失败告终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