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之王者系统 > 第692章 逝去的人们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692章 逝去的人们

    找到可能隐藏在龙城任何角落的一只心魔,不说洞虚境修士了,就算是渡劫期修士也没有如此的本事。

    龙城很大,有多大?六千万常住人口,更别说或是为了龙属性材料,或是为了旅游、修炼而来往奔波的修士了。要想从这里面找到心阴,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而且正如少妇所不屑的那样,就算找到了又如何?只要心魔放弃自己的身体,凭着心魔所独有的魂体,任何境界低的修士都挡不住他的入侵。

    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在发现心魔有逃脱的意图后,城主府就已经发布了全城封锁的消息。防御力堪称全大陆前几的龙城进入了防御模式,心魔还真的没有办法遁过那厚厚的十二属性屏障。所以肯定的是,心魔绝对还在城里。

    和几个城主匆匆告别,又和老妪单独传音关于他母亲的事情聊了一番后,颜凯离开了龙心区,回到了龙腹区,到了一处四合院模样的楼前。

    这里是王五的住所。

    那头原本趴在门口各种姿势晒太阳的老龙此刻精神抖擞地坐立着,七八米高的个子俯瞰着周围的街道,竖瞳里的精芒表达了他此刻的认真,就连那身子脏兮兮的龙鳞毛发都梳理的干干净净,俨然一副尽职尽责的管家兼门卫。

    当然,颜凯知道,这其实都是这头老龙装的。就好像领导视察时底下员工极其卖力一样,现在的四合院里那位大佬的存在让老龙“焕然一新”。

    “下午好啊龙爷。”颜凯打了个招呼,这头黄色的老龙似乎是在王五还没转生前就跟着了,堪称“看着王五长大的”。

    老龙督了一眼颜凯,微微点头,发出了一声鼻音,那意思似乎是说明四合院里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颜凯走了进去,一抬头就看见了院落里浮在空中的法阵。

    法阵的边缘极为繁奥,而到了最中心之地却又极其简单,仅仅有几道连接在一起的线条。淡蓝色的光晕微闪微闪着,有种难以言喻的气息,有股生人勿进的意思。

    一个胡须皆白的壮硕老者正拿着一块灵石勾画着。整个法阵都似乎是他一笔一划这么虚空雕刻而出的。

    “哦?你来了。”雕刻法阵的正是当日惊退心阴的冰龙祖。

    “我猜前辈你就在这里。”看着冰龙祖,颜凯突然很想开口问些什么,想问洛雪的事情,想问他母亲的事情。想问当日召唤花木兰的事情,想问他为何回来,想问……想问的太多,不过最终还是化为沉默。

    “过来。”冰龙祖招了招手,收起了灵石。

    “你可知这是什么?”冰龙祖指了指法阵,此刻,似乎是脱离了冰龙祖的操控,法阵缓缓地落到了地上,微闪的光亮也收敛城了淡淡的蓝色。

    “这是…传送法阵?”颜凯疑迟了一下子开口,因为他觉得这和传送阵很像。

    “没错,不过这是通往灵界的一个单向传送阵。”冰龙祖语出惊人!

    颜凯呆滞了一下,一下子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他原先以为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传送阵而已,可没有想到冰龙祖居然和他说是灵界的传送阵,那不是另一个世界吗?

    “前辈,灵界是?”

    “轮回之地,也叫地府、幽冥、天堂,不过我习惯叫它灵界。”

    “这…前辈的意思是召唤英雄们的英灵就是通过这个法阵吗?”颜凯忽然讶然了起来。

    冰龙祖突然沉默,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英灵是灵界的一种特殊存在,并不是这个法阵能够召唤降临的。我在这里树立这个法阵是因为要用它送点东西给那个蒙卫,毕竟刚过去肯定是一穷二白的啊,他也估计没什么家人。”冰龙祖淡淡地摇了摇头,说出来的话却听得颜凯一脸懵逼。

    “什么蒙卫,送什么?谁过去了?我们还能过去吗?”

    冰龙祖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了一叠整整齐齐的黄表纸,放到了阵法上。黄表纸自燃了起来,亮出一团火光。

    “颜凯,炽阳城城主死了。”冰龙祖顿了一下,“这就是我这次专程来的目的。”

    “什么?谁…城主!那个独眼大叔?!这,不可能,什么时候!?”颜凯犹如晴天霹雳,一时间感到一阵眩晕和窒息。

    那个开导他仙存在的意义的独眼大叔,无数次帮助他在炽阳城立足的间谍,居然就这么突然而然地死了……

    “没多久,一个月前吧,是邪修出的手。当时荒人也不知怎么地想开了,想要回归人族的身份,他主动将荒人引渡到了开则城,在他返回的途中,就被杀了。”冰龙祖叹息一声。他清楚这是为什么。

    荒人一族作为半龙人,族群有十数个渡劫期强者不说,他们综合了龙与人的特点的身子也是很难从血脉上去针对的一个种族,这种存在对于邪修来说是很适合发展的新族群,甚至可以成为和妖族一样的存在。

    但这一切都被那个刀疤汉子破坏了。开则城地处秦国中部,邪修再也没有出手的可能。至此,这个蒙卫的间谍身份彻底被坐实,铲除也就是必然的了。

    颜凯沉默,眼神呆呆地看着那个传送法阵。

    “他是自已兵解的,很果断,没有被邪修抓到,走的并不痛苦,魂魄也很好地升入灵界轮回了,相信以他秦家蒙卫的身份,应该可以得到很不错的待遇吧。”冰龙祖此刻反而面露和蔼的笑容起来,伸手拍了拍颜凯的肩膀。

    “别难过,这对于一个蒙卫来说是最好的离开方式了。对了,这是他给你的遗物,那小伙也是个人才,遗书早就写好了,哈哈,真是狡猾啊。”

    颜凯接过了盒子,打开后是一个卷起来的纸,铺开后上面有着一行字: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龙与人的结合乃天之藏一,荒人藏在人族本源大秘,不可弃,不可丢。吾此去十不存久,你那个仙的问题吾思考良久,而今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仙即是人。难以言说,具体还需你自行去体悟,套用我在遗迹里看到过的一句话送给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难怪,难怪我传送到龙爪区的时候没有看到荒人,原来他们是投靠了人族。颜凯内心感慨万千,难以言喻。仙的问题他没有去多想,只是把那句“仙就是人”记在了心中。

    尽管冰龙祖如此安慰了,甚至独眼大叔还跟他开了个“同志”的玩笑,他还是感觉到一阵难过,刀疤城主的离去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熟悉人的逝去。这种感觉很不好,却是每一个人所必须经历的,他不是神,没有控制一切的力量。

    那堆黄表纸还在阵法的中心燃烧着,此刻却旋起一个小旋风,颜凯仿佛看到一个脸上没了刀疤的汉子淡淡地浮现了虚影,对他点头微笑。

    颜凯神色一怔,再回过神来,法阵上却空无一物,只有风裹挟着黄表纸烧尽的灰烬飘飘荡荡。

    错觉吗。

    ……

    “喂!小子!别想了,咱们死了说不定还没有那个蒙卫爽呢,人家上头有人,蒙恬白起啥的我估计都是英灵,他奶奶的,我上去估计得被骑,你嘛,对了,你上头也有人!那就我最惨了,要上去被人骑。”冰龙祖突然沮丧起来,那原本威严的脸露出了这个表情后顿时有了一种极其强烈的喜感,把颜凯内心间隐隐的压抑也散了出去。

    是啊,既然知道这里是有轮回灵界的,独眼大叔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并不算是死亡,那他还需要难过什么呢。

    “骑?”颜凯忽然反应了过来。“你再说啥?”

    “啥也没说!”冰龙祖似乎也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对于颜凯的问话显得很是敷衍。

    “好了小子,现在根本不是我们能缅怀的时候,说不定过几天咱俩就上去跟他们见面了。还是关注好当下的事情再说吧。”冰龙祖摆了摆手。

    “当下?好啊,前辈,你知道洛雪和秦国五皇子订婚是什么情况吗?还有,我母亲,你知道吗?我的领主光环不好使了你能给我解决下吗?”还有前辈你的身份,我怎么总是觉得有什么大秘密呢?”

    得到了“许可”,颜凯顿时抛出一箩筐令人无比头大的复杂问题。

    “和谁订婚关你屁事!你母亲的事情你管不了,然他夫妻俩自己解决!光环不好使不赖我,反正我没有光环,我也不想要那个玩意!关我屁事?!我有啥秘密?关你屁事!”

    冰龙祖回怼了过去,回答的干脆凌厉,让颜凯哑口无言。

    任何问题都能用关你屁事来回答,颜凯突然发现……屁好忙啊。

    “我懂了,我去找屁了。”颜凯回头,朝着门口走去,他还要忙着想办法找心阴呢。说实话,用一个星期找出心阴的办法……嘿!他还真的不知道。

    不过他很自信自己的手段,何况还有邪修那些让颜凯痛恨的家伙在帮忙,暗部明部的…总能有点消息吧,再不济直接找邪修大佬帮忙。

    颜凯可不是死板的人,如果他是亚瑟的那种人,恐怕知道独眼大叔被邪修逼迫地自己兵解后,立刻就会和邪修翻脸,杀上邪修总部。

    颜凯不是迂腐之人,恨和痛他也有,甚至比一般人更加强烈,但他知道隐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一句屁话,但他会将刀磨得快且锋,只等着那些家伙对笑语盈盈的他放松警惕的时候……

    不过现在还需要利用邪修的力量。

    颜凯强压下那股痛快发泄一场的想法,通过令牌通知了四周的暗部邪修们。

    不到一刻钟,数十个身影就来到了府前门口,很奇怪的是,不远处的老龙居然对这些突然出现的成片邪修没有一点儿的反应。

    “头,啥事。”犹如阴影的暗部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眼府内,他们隐隐地觉得里面有什么了不得的存在。

    “心魔的事情想必你们知道了吧。”

    众暗部邪修对视了一眼,队长模样的人开口:“听说了,不够没有确定为真实消息。”

    “是真的。”颜凯点头,努力收敛自己下意识间对于眼前这些邪修们的杀意。他现在开始佩服那个报仇十年的君子起来了,压抑仇恨远比不顾一切的发泄更加艰难,痛苦。就好像他现在这样,他甚至不自主地将这些暗部邪修的身影带到某个场景去,那个追杀,兵解,畅快离去的场景…

    “是真的。”颜凯头扭向一边,他看到了睁着眼睛,却开始发出呼噜声的老龙。

    “我现在就需要你们帮我找出这个心魔,他现在没有放弃自己的身体,化名心阴,特征如下:三米高,长相似恶魔,头上有一个尖角,黑色皮肤。龙鳞纹。”

    “恕我直言,这个很难,心魔的匿迹本领是天赋,我们不及项背,不过既然还没有放弃身体,那我们还有机会。”

    “嗯,努力去找把。还有,把邪修这年的动向给我一份报告,详细一点的,这个报告明天给我。”

    “是。”

    “去吧。”

    刷刷刷,数十个身影下一刻就消失在了颜凯的视野里。不远处的老龙身子抖了一下,立刻转头望了望,发现门口就颜凯一个人站着后,又继续开始了睁眼睡觉大法。

    “想要一个星期找到心魔可不容易。”冰龙祖的声音突然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冰龙祖已经站到了颜凯的边上。

    “前辈你有办法?”颜凯突然想到自己身边就有一个超级厉害的大能,顿时神色一动。他也是被之前冰龙祖的不靠谱给气到了,一时间忘了这茬。

    “我?当然不知道,我就是个冰龙,又不是冰狗。”

    “前辈你的神识扫一下全城不就…”

    “要是有那么简单我早就干了。心魔可不是简单的东西,他被称为魔是有道理的。”冰龙祖面色严肃了起来。

    “其实当年击溃人族大军的并不是正面的魔族,而就是心魔。至此,大军分崩离析,再后来也就无所谓什么对抗了。”

    “唉。”

    “不过英灵们或许可以帮你。”

    “英雄?前辈你能再召唤英灵降世?”颜凯突然眼神亮了起来。

    “当然,本来就是找你再试试的,不然我布置了几天的法阵就是为了烧纸钱?那玩意在地上画个圈供个灵位也是一样效果的。”冰龙祖哼了一声。“谁让你这小子走那么快,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浮躁啊。”

    确实浮躁,还没等冰龙祖说完,颜凯就跑回院子里的法阵边,一脸崇敬地抚摸着法阵。

    “我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和我共鸣。”

    “那是……什么!”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