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有成蹊 > 四百五十五 亲自指导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四百五十五 亲自指导

    455亲自指导

    作者:九令浮闲分类:

    但是,光用功是不够的。

    顾成蹊等他打完最后一拳,评价道:“外强中干。”

    傅云轩傻眼了,他这么卖力打完,她就给这么一句评价?刚刚是什么地方打得没对吗?他仔细琢磨起来。

    “太过一板一眼,没有一点灵活性。”顾成蹊站起来,朝他走过去。

    傅云轩察觉到她走过来,立马端正态度,站得笔直,听她训话。

    顾成蹊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道:“你,打我。”

    “什么?!”傅云轩再次傻眼了,是他听错了?还是她说错了?徒弟做错,不是该师父打徒弟吗?怎么反过来徒弟打师父了?

    “打我。”顾成蹊再重复了一遍,她内心很郁闷,为什么会脑袋一热,答应教他武功呢?

    但有道是,自己收的徒弟,含泪也要认真教。

    所以,她没有让初枫他们跟他过招,而是自己亲自来。

    傅云轩挠了挠头,还是打不下手。“师父,这不好吧……”

    顾成蹊微微挑眉,反问道:“有什么不好?”

    “徒弟打师父……这可是大不敬……”

    傅云轩还没说完,就被顾成蹊轻嗤一声,打断了。她唇角一勾,笑道:“你能打得到我再说吧。”

    傅云轩眼睛陡然睁大,突然明白过来她说的‘打她’是什么意思,原来就是指点过招。他退后一步,朝顾成蹊拱了拱手。

    顾成蹊拂袖,侧身对着他。

    傅云轩大喝一声,一拳挟着雷霆之势,打向她的面部。

    顾成蹊微微有些意外,这徒弟还真是随她啊,打人专打脸。一拳快到之时,她蹲下去,快速躲开。

    傅云轩见一拳没有打到她,另外一拳随着她的姿势下打。顾成蹊伸手一抓,便抓到了他的手腕,一拉。傅云轩站立不住,朝前扑去。

    顾成蹊双掌回旋,打在他胸膛上,将他打了出去。

    傅云轩退后几步,摸了摸胸口,发现没事。继续握紧拳头,冲向顾成蹊。

    顾成蹊连破他几招,顺手又教他怎么在关键的时刻随机应变攻击自己。

    傅云轩看得连连惊叹,越发认真起来。

    顾成蹊给他指点的几招,又教他怎么灵活运用。两人打了半个时辰,顾成蹊才将这几招所有灵活运用的地方,教给他。

    两人分开,各站一边。

    一方是气喘吁吁的傅云轩,另一方是气息半点不曾紊乱的顾成蹊。

    “记住了吗?”顾成蹊问道,嗓音朗如珠玉,气息非常稳,半点不像是打斗过的人。

    傅云轩正扶着膝盖喘气,刚恢复到差不多,听到她这句话,回想了一下,忐忑地道:“大,大概记住了。”

    糟糕,刚才打得太爽,只记得一部分,大部分都忘记了。

    顾成蹊很平静,“以你现在的情况,能做到这样也算不错。招式既然已经练熟,那么就需要实战。本来,应该我亲自来做你的对手。但眼下我做不到,所以你的对手不会是我。”

    师父这是在跟他解释吗?傅云轩微微一怔,追问道:“那是谁?”

    顾成蹊却不再解释,吩咐道:“初枫,带他去机关屋。”

    初枫笑得吊儿郎当地走上前,朝她恭敬颔首回道:“是。”

    “机关屋?那是什么地方?”傅云轩有种不祥的预感。

    初枫走到他面前,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六王爷,请吧。”

    “……哦。”傅云轩咽了咽口水,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就不信,他搞不定区区机关屋?

    后面初洛,默默为他点了根蜡。对,你会搞定,不过代价就是鼻青脸肿就是了。

    顾成蹊忍俊不禁,轻轻拂袖,右手负在身后,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祺花适时递给她一杯茶。

    顾成蹊喝了,润了润嗓子,拿起卷宗,接着看上面的内容。神色认真,时而做下记号,或圈或点。

    祺花瑶草默默站在她身后,随时听候她的差遣

    晃晃悠然度过两日。

    这天,顾南星官月儿在顾府实在待不住了。和顾成蹊等人说了一声,便回四月谷去了。

    顾尘落和白华倒是还留在这里,他们不放心顾成蹊,怕中间会出什么变故。

    顾柏苏则是顾府销魂楼两边都跑,他也放心不下顾成蹊。每每回来,要么告诉云破月一声,要么带着她一块儿回来。

    云破月回来的时间很多,毕竟很多消息都是她这里出手的。

    要送到顾成蹊手里,除了特殊的传送人外,一般都是她亲自送过来。

    朝堂里面有条不紊的发展着,在她和上官云的雷霆手段下,没人再敢造次。傅无战的威严,潜移默化中树立。

    他颁布的诏令,实行很顺利。

    关于先皇嫔妃的处理,二十二岁以下的,放出皇宫,可再行成婚。二十二岁以上的,除侍寝过的妃子以及有子嗣的妃子之外,其余人等,愿意出宫的,可申请。不愿出宫的,入太妃宫养老。

    这样的条例,最先确实让众臣难以接受。

    但顾成蹊、傅无战、傅云峥乃至上官云、宋闻笛,没一个口才脑子不好的,舌战群臣,配合默契,好歹并用,软硬兼施。

    群臣最终败下阵来。

    他们算是明白了,只要朝中这些顶梁柱联合到一起,什么不可能的事,都会变成可能的事,他们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与此同时,顾成蹊和上官云暗暗培养起人才来。

    尤其是对傅无战忠心,要一刷再刷,刷到对方一门心思只向着傅无战的程度。

    看过了不少卷宗,顾成蹊查出不少错假冤案,并让傅无战亲自解决,或者她以傅无战的名义去解决。

    没过多久,又刷出一批对傅无战忠心耿耿的人来。

    时间过得很快,顾成蹊再怎么抓紧时间去做这些事,该来的依旧来了。

    比如说——大婚!

    叶景言充分发挥坑死人不偿命的‘才能’,把宿千羽从边境坑到国内,接着像猫逗老鼠似的,这边出点事,那边出点事,恰好全出在宿千羽周围。

    宿千羽本来心思就敏感,出事出了两三次,他便确定是冲着他来的了,只不过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跟他过不过。(明智屋中文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Not Chapters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