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二卷 中二病也想当魔女 第三章 向幽灵少女伸出爱之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中二病也想当魔女 第三章 向幽灵少女伸出爱之手!

    1

    我带着阿克娅,前往某个地方。

    为了在有赚头的任务张贴出来时就立刻确保,我请达克妮丝在公会待机。

    至于惠惠,她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那个家伙偶尔会像这样消失,不知道都在做些什么。

    ——我们的小队非常不均衡。

    总之,一切都太偏颇了。

    阿克娅身为祭司或许还算优秀,但队上的主坦达克妮丝的防御力太过于强大,恢复魔法几乎派不上用场。

    惠惠在瞬间最强火力方面远远超越其他法师,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只能使用一次。

    当前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安定的火力。

    如此一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由我学习技能来弥补,但即使我想持剑战斗,身为最弱职业的冒险者,能力还是有限。

    所以,我想要更适合当作主力武器的技能。

    因此,之前在探索地城时不知不觉间又升了等级的我,来到某间店的门前。

    「好,到了。听好了,阿克娅。趁现在先跟你说好,你可千万不能乱来、不能打架、不能使用魔法。听懂没?」

    这里是一间专卖魔法道具的小型魔道具店。

    看着那间店面,阿克娅听我这么说,微微歪了头。

    「等等,我没事怎么可能那么做啊。我之前就很想跟和真抗议了,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啊?我可不是流氓或小混混喔。我是女神耶,是神明耶。」

    我带着在身后满嘴怨言的阿克娅,打开店门走了进去。

    挂在门上的铃铛「匡啷」地发出清亮的声音,告知着店老板我们走了进来。

    「观迎光……啊啊!」

    「啊啊啊!出现了你这个混帐不死怪物!你居然在这种地方开店?身为女神的我在马厩里过夜,而你却是一家店面的经营者?身为巫妖居然敢这么嚣张!看我以神之名烧掉这间店、好痛!」

    一走进店里,阿克娅立刻忘记我的吩咐开始乱来,所以我以匕首的握柄轻敲了她的头。

    阿克娅就这样捣着后脑杓蹲了下去,而我没去搭理她,并向害怕的店老板打招呼。

    「嗨,维兹,好久不见了。就像我们说好的,我来了。」

    2

    「哼……这间店连杯茶都不端给客人喝啊?」

    「啊,不、不好意思!我立刻端茶出来!」

    「不用端茶来啦!有哪间魔道具店是会端茶请客人喝的啦!」

    面对阿克娅阴险的作弄,维兹原本还打算乖乖照办,我只好阻止她。

    第一次走进魔道具店的我,在店里逛来逛去,随手就拿起了手边的东西。是个小药水瓶。

    「啊,那个施加强烈冲击的话就会爆炸,请小心喔。」

    「呃,真的假的。」

    我连忙把瓶子放了回去。

    接着,我又顺手拿起旁边的瓶子……

    「啊,那个只要一打开就会爆炸……」

    我轻轻地把瓶子放了回去,然后又拿起了再更旁边的瓶子。

    「这个呢?」

    「碰到水就会爆炸。」

    「……这、这个呢?」

    「加热就会爆炸……」

    …………

    「这间店只有摆炸药是吧!」

    「不不不、不是啦!只是那个架子上摆的刚好都是爆炸系列而已!」

    等等,我离题了。

    我来这里并不是因为想要魔法道具。

    放着擅自泡了茶并一口口喝了起来的阿克娅不管,我直接切入正题。

    「维兹,你之前不是说过,愿意教我巫妖的技能吗?我现在多了些技能点数,可不可以请你教我几招?」

    插图

    「噗!」

    「呀啊啊啊啊!」

    我这番话让阿克娅喷出了嘴里的茶,并全都洒在维兹身上了。

    「等一下,你在想什么啊和真!巫妖的技能?你想学巫妖的技能?之前跟这个女人拿名片时,我还想说你们到底在谈些什么呢!巫妖会的全都不是什么正派的技能!听好了,巫妖这种东西呢,最喜欢阴暗而潮湿的地方了,说起来和蛞蝓的亲戚差不了多少。」

    「太、太恶毒了!」

    阿克娅说过头的强词夺理,害得维兹都快哭出来了。

    「不,就算是蛞蝓的亲戚还是堂兄表弟之类的都无所谓啦。巫妖的技能一般来说根本学不到吧?我只是想说,如果可以学到这种技能,应该会是相当不错的战力才对。以现在的成员来说,要是碰上一大群比较强的敌人,根本就无从应对,这你应该也明白吧?」

    「嗯……可是身为女神,自己的随从想学巫妖的技能,我实在无法坐视不管……」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尽管嘴里念念有词,但还是勉为其难地退让了。

    而听见阿克娅的碎念,维兹显得一脸不安,战战兢兢地问:

    「『身为女神』……?请问,之前之所以能够以『Turn Undead』就那么轻而易举地差点消除掉我……难不成,是因为她真的是女神吗?」

    啊,惨了。

    到了巫妖这种程度,果然还是看得出阿克娅是真正的女神是吧。

    对于阿克娅是女神这件事,我倒是至今还有点怀疑就是了。

    「是啊。我看你应该不会到处张扬,就先告诉你好了。我是阿克娅。没错,就是阿克西斯教团所祭拜的女神,阿克娅。你这巫妖还不退下!」

    「噫——!」

    维兹露出至今最止为惧怕的表情,躲到我身后去。

    对于巫妖而言,看见神明果然就像遇见天敌一样吧。

    「喂,维兹,不用那么害怕啦。我知道不死者和女神之间的关系,就像水跟油那般,但也不用这样吧。」

    我试图安抚维兹,但她说:

    「不、不是啦……因为阿克西斯教团的信众,多半都是些脑袋有问题的人,别跟他们扯上关系比较好,这已经是社会上的一般常识了。所以,一听到她是阿克西斯教团所信奉的女神,我就……」

    「你说什么!」

    「对对对对、对不起!」

    「事……事情根本谈不下去……」

    我拉开激动的阿克娅,叫她在店里逛逛、看看商品。而阿克娅也老老实实地在店里晃来晃去,东看西看,随手拿起一旁的药水,闻闻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之类。

    这时,恢复平静的维兹一边在意着这样的阿克娅,一边说:

    「这么说来,我最近才得知了一件事。和真先生,你们打倒了那位贝尔迪亚先生啊?他在干部当中,也算是剑术相当厉害的一位,可见各位相当厉害呢。」

    说着,她对我露出沉稳的笑容……

    ……奇怪?

    「你说『那位』贝尔迪亚先生,听起来好像你认识贝尔迪亚似地。啊,是不是同为不死者,所以会互通有无之类?」

    对于我的疑问,维兹非常轻描淡写地,像是在闲话家常似地说:

    「啊啊,我没提过吗?因为,我是魔王军的干部之一啊。」

    并挂着微笑。

    ……………………

    「抓起来——!」

    原本还在展示架之间徘徊的阿克娅,这就朝维兹扑了过去!

    「等一下——!阿克娅大人,求求你,请先听我说!」

    被压制住的维兹,被阿克娅压着并发出了惨叫。

    阿克娅则是一副大功告成了的样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成功了,和真!这样债款就可以还清啦!不仅如此,甚至还会有剩!别说是住旅店了,想买一栋房子都可以啊!」

    她兴高采烈地这么说。

    看着被逮住的维兹,我蹲下去说:

    「喂,阿克娅,姑且先听她解释吧……那个,你说你是干部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是魔王军的间谍,身为冒险者,我们再怎样也不能放过你就是……」

    听我这么说,维兹哭丧着脸拚命辩解:

    「不是这样!我只是受魔王军之托,维持那个保护魔王城的结界而已!当然,我至今也从来未曾危害过人类,说是干部,那也只是名义上而已!再说了,我根本也没有被悬赏,所以就算打倒我也拿不到奖金啊!」

    听维兹这么说,我和阿克娅互看了一眼。

    「……我还是搞不太懂,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先解决掉你吧。」

    「请等一下啊,阿克娅大人——!」

    被阿克娅压制住的维兹如此大喊。

    我伸手制止了开始咏唱魔法的阿克娅,说道:

    「所以是怎样?换句话说,就像是电玩里面经常出现的那种状况,打倒所有干部之后,通往魔王城的通路就会开启之类?然后维兹负责的,就只是维持那个什么结界的工作?」

    「我不知道电玩是什么,不过就是这样!是魔王大人来拜托我,说我可以继续待在人类居住的地方并经营店铺、过着悠闲的生活,只是想请我以干部的身分维持结界而已!还说人类一定没想到魔王军的干部会在城镇当中开店,所以我只要不被人类打倒,这样就已经是帮了他们大忙了!」

    「也就是说,只要你还活着,人类就无法攻进魔王城,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大的困扰啰。和真,还是解决掉她吧。」

    听阿克娅这么说,维兹哭了出来。

    「等一下!请等一下,如果是只剩下两三名干部在维持的结界,凭阿克娅大人的力量应该是能够打破才对!魔王军的干部原本有八位,就算现在打倒我,还有六位干部在维持的话,即使是阿克娅大人也无法突破结界的啊。想要进攻魔王城的话,就算净化了我,无论如何还是得打倒好几位干部!等到干部的人数减少到阿克娅大人能够破持结界为止,至少让我活到那个时候吧……!我还有很多非做不可的事情……」

    看着被压制住的维兹哭着这么说,就连阿克娅的表情也变得相当微妙。

    她维持原状,偷瞄了我几眼……这是叫我决定就对了。

    「这个嘛,应该没差吧。无论如何,就算现在净化了维兹,还是没办法对那个结界怎样,对吧。而且,原本必须打倒所有干部才能够解除结界,但只要有阿克娅在,即使不用打倒全部也可以破解结界吧。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先沉住气,等到有人打倒维兹以外的干部比较好。」

    应该说,无论是魔王还是干部,我实在都不觉得像我们这种不成熟的小队能够对付得了。说到头来,我也不打算插手管那么危险的事情。

    即使我不去管这些事情,那些得到优越待遇的家伙,像是拥有魔剑的剑术大师御剑之类的人,自然会去打倒几个魔王军干部吧。

    但是,只要维兹还活着,至少结界就不会遭到破解,他们也无法先打倒魔王。

    如果我想回到地球去的话,就必须由我们亲自打倒魔王才行。

    既然如此,在我们强到足以打倒魔王之前,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

    不知道我心里是在打着这种如意算盘的维兹,听见我这番话,表情一亮。

    「不过这样好吗?那些干部好歹也是维兹认识的人吧?对于打倒贝尔迪亚的我们,你不会怀恨在心吗?」

    对于我的疑问,维兹稍微烦恼了一下。

    「……我和贝尔迪亚先生的交情也不是特别好……他经常在我走路的时候,将自己的头颅滚过来,试图偷看我的裙底风光。干部当中只有一位和我算是有交情,而那位干部……也不是三两下就会死掉的人。而且……」

    这么说着。

    「我到现在还是认为,自己至少还保有颗人类的心呢。」

    维兹有点落寞地笑了。

    3

    「那、那么,接下来我会施展一连串我的技能,请选择自己喜欢的来学吧。这算是我的点心意,报答之前放过我的恩情……」

    说着,维兹像是惊觉到什么似地,来回看着我和阿克娅,并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了?」

    我这么问,维兹便害怕地看着阿克娅说:

    「我的技能全都是必须要有个目标才能使用,也就是说……必须在某个人身上试用技能才行……」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喂,阿克娅。不好意思,可以麻烦你吗?」

    「喔——?不死怪物想对我用什么技能呢?」

    阿克娅吓唬着维兹,让她害怕地缩了一下。

    「这、这个嘛……『Grain Touch』如何呢?啊啊,当、当然只会吸一点点而已!既然只是要学技能的话,只要有一点效果应该就可以学了!」

    维兹慌张地越说越快,阿克娅则是扬起嘴角,对她露出凶恶的笑容。

    原则上这两个人,一个是高级不死怪物巫妖,一个是女神。

    但是看着她们两个现在的表现,还真不知道哪边是巫妖,哪边才是女神了。

    「可以啊。我无所谓,你爱怎么吸就怎么吸。来啊,动手吧。」

    阿克娅伸出了自己的手。

    维兹则是战战兢兢地握住了她的手……

    「那、那么,请恕我冒犯…………………………?奇怪?奇、奇怪?」

    我看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似乎发生了某种出乎维兹意料的事情。

    「快啊快啊,怎么啦?你不是想吸我的体力或是魔力吗?哎呀呀,你不是不死怪物的大头目吗,怎么连吸取力量都办不到啊?」

    「奇、奇怪————————?」

    看来似乎是阿克娅在抵抗维兹的技能,不让她吸取。

    ——我默不作声地一掌拍在阿克娅的后脑杓上。

    「好痛!和真,你干嘛妨碍我啊!这是女神对抗巫妖之战!我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神,可不能随随便便让她吸啊!」

    「不,这样事情根本就不会有进展,你就让她吸吧……不好意思,维兹。这个家伙有点职业病,好像不太能够接受不死者啊。」

    我代替阿克娅道歉,维兹一副不敢当的样子,频频摇头。

    「没、没关系!是、是我不好,谁教我是巫妖……」

    于是我们重来一次,请维兹展现她的技能给我看。

    「那、那么,请恕我冒犯……」

    维兹握住阿克娅的手,再次施展了「Drain Touch」。

    「Drain Touch」似乎是不死怪物特有的技能,能够吸取目标对象的体力或是魔力。

    然后,这招也可以将自己的体力或魔力分给目标对象。

    有了这招的话,只要运用得当,或许能够弥补我们的小队火力不足的问题。

    看过维兹的技能之后,我确认了自己的冒险者卡片。

    上面确实出现了一个名称叫作「Drain Touch」的技能。

    我毫不犹豫地消耗了技能点数,学了这项技能。

    「那、那个,阿克娅大人?已经可以了,可以放开手了……应该说,我触碰阿克娅大人的这只手不知怎地有点刺痛,希望可以放开……」

    「…………」

    听维兹这么说,我仔细一看,发现阿克娅不但以左手紧紧握住维兹的右手,还把自己的右手也放了上去,包覆住了那只手。

    「阿、阿克娅大人?不好意思,我觉得手越来越烫了……应该说,会痛!那个、好痛!阿克娅大人,那个,我的身体好像遭到净化,像是正在汽化似地消失中。那个,阿克娅大人、消失了消失了,我会消失啦!」

    「你是趁乱在耍什么花招啊。」

    「好痛!」

    知道阿克娅握着维兹的手在捉弄她,我又打了阿克娅的头。

    总觉得维兹的存在好像变淡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

    「不好意思,请问维兹小姐在吗?」

    一面这么说,一面「匡啷」作响地推开店门走进来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4

    「「「恶灵?」」」

    似乎是这么回事。

    来找维兹的这个人,好像是从事房屋仲介。

    最近,不知为何,经常有各式各样的恶灵住进这个城镇的空屋里。

    男子也找冒险者公会商量过了,但公会表示他们也是第一次碰上这种状况,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毕竟,即使派人出讨伐任务解决了恶灵,又立刻会有新的恶灵住进去。

    「无论怎么驱除恶灵,都会不断冒出新的恶灵住进去。所以现在光是帮物件除灵就忙得天翻地覆,更别说是销售物件了。」

    男子一脸疲惫地叹了口气。

    那么,他为什么会来找维兹商量这件事呢?

    或许是我把这样的疑问写在脸上了吧,男子对我说:

    「维兹小姐在开店之前是个名声响亮的魔法师喔。商店街的人碰上什么麻烦,都会来找维兹小姐商量。尤其是和不死怪物有关的问题,维兹小姐可以说是专家,所以我才会跑来找她商量。」

    原来如此,毕竟巫妖号称不死者之王嘛。

    这个人应该不知道维兹的真实身分,不过关于这个问题,维兹确实是最适任的人选吧。

    但是,男子看着维兹一脸伤脑筋地说:

    「不过……总觉得,维兹小姐今天好像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平常她的脸色就已经很苍白了,今天更是特别严重。该怎么说呢……感觉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似地……」

    「…………」

    我不发一语地看向刚才试图净化维兹的阿克娅,她立刻别开视线,一直骚动着,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

    维兹硬是撑起笑容,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只要设法处置镇上的恶灵们就可以了吧?」

    「啊啊,不是这样的!这次不是想请你清除所有空屋中的恶灵……其实,我想请你处理的是那间豪宅……」

    「喔喔,那里啊。原来如此……」

    听男子这么说,维兹立刻听懂了,并点了点头……那间豪宅?

    「那么,就交给我吧。只要设法处置闯进那间豪宅的恶灵就可以了吧?」

    说着,维兹站了起来,不一会儿像是虚脱了似地晃了一下。

    「啊啊!维、维兹小姐,你不舒服的话就请不要勉强了,没关系!」

    男子连忙扶住维兹,而阿克娅像是看不下去维兹这副模样,把视线别得更远了。

    我把脸凑了过去,什么话也不说,一直盯着阿克娅看。

    「…………我、我去、好了……」

    终于承受不了的阿克娅,轻声地这么说。

    5

    「……就是这间豪宅啊。」

    位于郊外的一幢豪宅。

    据男子所说,以豪宅而言,这间房子的房间数并不算多,但看起来也已经很可观了。比日本的独栋房屋大上好几倍的那间豪宅,似乎是某位贵族的别墅。

    不过,那位贵族决定卖掉这间别墅的样子。

    于是就在这间豪宅进入房市的时候,碰上了这次的恶灵骚动。

    「不错嘛!很好很好,相当不错!非常适合我住!」

    阿克娅拿着一个小包包兴奋地大叫,同样拿着包包的惠惠,脸上也隐约泛红。

    住进这间豪宅。

    阿克娅这么说,并不是在胡言乱语。

    因为这间豪宅很大,聚集的恶灵也就跟着变多,所以,现在大家对于这里已经有了认定就是鬼屋的刻板印象。

    于是,这次除灵完成之后,我们可以得到的报酬,就是在这里住到负面评价消失为止。

    也就是说,只要完成了这次委托,就不需要为过冬筹措资金了。

    如此的天赐良机,让我非常感谢自己的好运。

    「不过,我们真的有办法除灵吗?听说,现在在这个城镇,无论怎么驱除,都会立刻有别的恶灵出现。」

    背着一个大行李的达克妮丝这么说。

    没错。除灵最好的方法,原本应该是找出恶灵涌现的原因,并加以排除。

    但是,我们接到的委托是为豪宅除灵。

    顺便打点如意算盘的话,除灵拖得越久,我们可以住在这间豪宅里的时间就越长。

    「不过,这间豪宅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耶。恶灵骚动是最近才开始的吧?搞不好,在镇上这次恶灵骚动发生之前就有问题了。说不定是凶宅……」

    惠惠做出如此令人不安的发言。

    「无、无论如何。即使这是凶宅,我们也有阿克娅在。对吧?我们不需要担心对吧,对付不死怪物的专家。」

    我自己也越说越觉得不安,但说到大祭司的能力,这个家伙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应该吧。

    「包在我身上!……喔、喔。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根据我的灵视,这间豪宅之前是用来软禁一个贵族的私生子,是那个贵族因为一时兴起而侵犯了女仆所生下的小孩!终于,原本身体就很虚弱的贵族病死,生下私生子的女仆也失踪了。独自被留在这间豪宅里的少女,最后年纪轻轻就因为和父亲一样的病因而倒下,没见过双亲的长相就一个人孤单地死去!她的名字叫做安娜·菲兰堤·艾斯特罗,喜欢的东西是布偶和洋娃娃,还有冒险者们的冒险故事!不过你们放心,这个灵并不坏,她应该不会危害我们才对!等等,她虽然是个小孩,却有点喜欢装大人,喝些口味比较甜的酒。所以了,准备酒来祭拜她吧,和真!」

    阿克娅像这样口若悬河地说着类似电视上那些冒牌灵学老师会说的话,于是我以看贼头贼脑的骗子的眼神望向她,同时问了达克妮丝和惠惠:

    「……呐,你们觉得呢?我是很想吐嘈她那些不必要的设定,还有怎么连名字都知道就是了……那个家伙真的没问题吗?我是不是答应得太随便了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也抱持着和我一样的不安,她们两个人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6

    过了午夜。

    我们全都把铠甲等等的装备脱了,在豪宅里休息。

    我们已经分配好各自的房间,也将行李之类的东西都搬进房间里了。

    就我个人来说,是抱持着淡淡的期望,希望阿克娅今天住进这间豪宅之后,恶灵之类的存在都会自动离开。

    又或者是,基于阿克娅容易吸引不死怪物的体质,那些东西应该全都会聚集到阿克娅的房间去吧。

    别看阿克娅那个样子,她好歹也是大祭司兼女神。

    自己的家里有恶灵在胡搞瞎搞,她可不会坐视不管。

    所以我还算放心,在二楼最大的房间,也就是我占为己用的房间里休息。

    「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

    直到我听见最值得依靠的阿克娅如此大哭为止。

    「怎么了!喂,阿克娅,发生什么事了!你还好吗?」

    我连忙冲到阿克娅的房间前,接着狂敲她的房门。

    因为她没有回应,我认为应该是属严重事态,于是用力地打开门。

    而我看见的……

    「呜……呜呜……和、和真————!」

    是在房间中央,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空酒瓶,哭个不停的阿克娅。

    ……喂。

    「呃,发生什么事了?应该说,你没事干嘛抱着酒瓶啊?要是你敢说只是因为喝醉了才胡乱尖叫,我可是会用『Create Water』泼你水,好让你清醒清醒喔。」

    「不、不是啦!这个空酒瓶不是我喝光的啊!这是我珍藏的好酒,非常昂贵喔。我原本还很期待,打算洗好澡之后再一点一点慢慢品尝!结果当我回到房间之后,就如你所见的变得空空如也啦——————!」

    该睡了。

    「这样啊,那晚安啰,明天见。」

    「啊啊!等一下啦和真!这是恶灵!是恶灵搞的鬼!不然就是聚集到这间豪宅来的流浪幽灵,或是依附在这间豪宅里的那个贵族私生子的地缚灵!肯定是这当中的其一!我在屋子里巡一下,看见一个灵体就教训一个!」

    听她提到这个世界有流浪幽灵这种东西,是让我有点好奇,但如果她愿意主动去除灵的话,倒是没什么必要阻止她就是。

    「……怎么了,你们到底在吵什么啊?」

    「现在已经很晚了,可以不要这样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大概是因为听到刚才阿克娅的尖叫声,达克妮斯和惠惠也来了。

    「这个家伙嚷嚷着说,她最宝贝的一支酒被恶灵喝掉了,说要去除灵。话说回来为什么恶灵有办法喝酒之类,有很多地方都让我很想吐嘈,不过太麻烦了,我先睡了,之后就交给你们啰。」

    准备回房间的我听见阿克娅在背后的怒骂声,但这种事情一点也不重要。

    如果这个恶灵会做的坏事只有喝掉人家珍藏的酒这种程度的话,那就算放着不管,应该也不成问题吧。

    7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我在半夜醒了过来。

    豪宅里一片寂静,时间应该早就过午夜了吧。

    ——我想上厕所。

    当我准备从自己睡的床上起身时……

    ……但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

    这是怎样……鬼压床?

    我试图喊叫,却只能发出几个闷声,就连想向阿克娅求救也没办法。

    在这样的状况下,我察觉到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没错,我的尿意已经濒临危机了。

    不行,撑住啊,我已经是大人了!

    可以失禁的大人,只有特殊的店里面的人和老爷爷而已!

    正当我在无法动弹的状况下咬紧牙关忍耐时,听见了从房间的角落传出的一道声响。

    ——叩咚。

    在一片寂静的豪宅里,那个声音显得特别响亮。

    听着那个声音,无法动弹的我将视线移向房间的角落。

    在房间角落的黑影当中……

    有个不知道到底打从哪里来的,小小的西洋人偶在那里。

    「…………!」

    我无意间吞了口口水。

    冷汗流个不停。

    是怎样,那种地方怎么会有个人偶呢?

    我不记得自己有放过那种东西,会不会是阿克娅趁我在睡觉的时候,为了吓我而偷偷放在那边的啊。

    嗯,没错,一定是这样。

    那个没用女神,天亮之后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我擅自认定是阿克娅的错,接着便直接紧闭双眼,逃避现实。

    ——叩咚。

    但无论我再怎么讨厌,那个声音还是照样在房间里响起,让闭着眼睛的我冷汗直流。

    嗯,话也不能这么说。不管什么事情都怪到阿克娅身上的话,那她也太可怜了。

    没错,再怎么说那个家伙平常还是很努力,偶尔应该对她好一点。

    ——叩咚。

    毕竟她是女神嘛,嗯。

    没错,这间豪宅里有女神在。

    恶灵?那算什么,只要阿克娅小姐一出马,呼口气就可以把那种东西吹跑了吧,毕竟我们家的阿克娅,可是连巫妖都能够净化的女神呢。

    叩咚。

    叩咚。

    叩咚——!

    啊啊,天亮之后我要为之前的所有事情向阿克娅道歉,我对待女神大人的方式确实太过粗暴了。嗯,就是这样,我在反省了,我在诚心反省了。

    ——叩咚叩咚叩咚叩咚、喀哒喀哒喀哒喀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会为之前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道歉!

    我真的会道歉,所以阿克娅大人,请救救我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忏悔和祈祷奏效,从房间角落传来的声音停止了。

    太好了,果然没有恶灵存在。

    我稍微放心了。

    与此同时,我的心中涌现出某种欲求。

    ——好想睁开眼睛。

    好想睁开眼睛,确认一下刚才那个人偶怎么了。

    但是,我的直觉对我低语,全力地阻止我。

    怎么办,我真的很好奇,可是睁开眼睛好可怕,但维持现状更可怕!

    我几经烦恼了好一阵子,最后想起,若是维持现状的话我连厕所都去不了。

    我下定决心,将眼睛打开了一条缝隙…………

    发现西洋人偶就在眼前看着我,和我四目对望。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声嘶力竭地大吼,差点没把灵魂也吼叫出来,随即身体也变得能够动弹,我便将眼前的人偶挥开!

    8

    「阿克娅——!阿克娅大人——————!」

    我赤脚在走廊上狂奔,一路跑向阿克娅的房间。同时听见有东西追着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好可怕好可怕,超可怕!这是怎样,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喀哒!喀哒哒哒哒哒哒、叩咚、叩咚叩咚叩咚!

    听着背后那个讨厌的声音,我来到阿克娅的房门前,也没敲门就直接冲了进去。

    然后我连忙关上门,并且直接上锁。

    隔了一拍,我听见有东西撞上门的声音。

    我背对着门,并听着门外的那个声音,同时看着房间内部。

    阿克娅并不在房里。

    只有一个双眼闪着红光的黑发少女,在黑暗中坐在房间中央。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禁放声惨叫,于是眼前的黑发少女也跟着尖叫。

    觉得那声音好像有点熟悉,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身穿睡衣的惠惠。

    我和惠惠各自叫完之后,稍微恢复了冷静。

    门外依然响着有东西在撞门的声音。

    至于在撞门的是什么东西我可不愿去想,那太可怕了。

    「别、别吓我啦惠惠,害我差点吓到失禁。」

    「那才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呢!为什么和真会冲进这个房间来啊?害我还以为是不是阿克娅回来了……!」

    听惠惠这么说,我才赫然回神。

    「这么说来,为什么惠惠会在阿克娅的房间里啊?不对,阿克娅上哪去了?」

    听我这么问,惠惠支支吾吾地说:

    「呜……不、这个嘛……因为、就是、有人偶、到处跑来跑去……」

    啊啊,惠惠也碰上了和我一样的遭遇了是吧。

    「所以啊…………我就……来找阿克娅,请她保护我的人身安全…………还有……一起去厕所……」

    「……你也是啊……」

    听了我的发言,惠惠似乎也察觉了我碰上同样的状况。

    「和真也被人偶追了啊。我想,阿克娅大概是和达克妮丝一起在这间豪宅里除灵吧。」

    「……阿克娅就算了,达克妮丝她……对喔,这么说来那家伙好歹也是个十字骑士。」

    看达克妮丝的表现或许不太能够联想,但所谓的十字骑士,原本是侍奉神的圣骑士,是虔诚的神之信徒。

    虽然没有祭司那么厉害,但应该也能够使用神圣的力量才对。

    我不觉得那个防御狂达克妮丝会学魔法系的技能,但即使没有技能,做做样子向神祈祷总没问题吧。

    不过,这样一来,我和惠惠现在的状况就有点尴尬了。

    因为事出突然,我逃出来的时候把武器之类的东西都留在房间里了。

    仔细一看,惠惠手上也没有法杖,两手空空。

    但就算她拿着法杖,在这种地方也不能让她施放爆裂魔法就是了。

    正当我烦恼着该如何是好时,惠惠像是察觉到什么似地对我说:

    「和真,门外好像没声音了。现在人偶应该不在外面了吧?」

    这么说来,声音确实是没了。

    不过,老实说,我不太敢出去。

    阿克娅好歹也能够击退巫妖,我不觉得那种人偶会难得倒她。

    既然如此,只要继续安分地待在这个房间,用不了多久,阿克娅和达克妮丝就会完成除灵了吧。

    ——不过,唯一有个问题。

    「呐,惠惠,你面向门那边捣住耳朵一下。我要很没规矩的从阳台……」

    我打算尽快解决那个问题,一边解开裤带,一边准备到阳台去……

    但惠惠却从我身后拉住我的裤带,不让我走。

    「喂,你在干嘛啊。放开我啦,不然我的裤子和这个房间的地毯都会遭殃啦。」

    「我才不会让你去呢,竟然想一个人得到解脱。我们可是同伴啊,无论是厕所还是哪里,都该要一起去……」

    这么说着,惠惠嫣然一笑……

    「放开我!不要只会挑这种时候强调同伴情谊!你之前不是说红魔族是不上厕所的吗!不然那边地上有个空酒瓶啊!」

    「你刚才说了非常要不得的事情喔!你想叫我拿那个空酒瓶来干嘛?你休想!就算我再怎么没用,也可以趁和真到阳台去解决的时候从你身后摇……晃……你……………………」

    惠惠越说越小声,让我心生疑惑,转头看着她。

    于是,我发现惠惠面对我原本想去的阳台,凝视着窗户。

    ……尽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我还是转过头去。

    不知道该说果不其然,还是该说出乎意料。

    大量的人偶贴在阳台的窗户上,看着我们两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和惠惠同时发出尖叫,两个人和乐融融地冲出房间,拔腿狂奔而去。

    9

    「呜呜……和真,你在吗?不可以跑掉喔。」

    「我在啦,我会一直待在这里,要是人偶跑出来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所以你快点。」

    在豪宅里跑了一段路,我和惠惠逃进附近的厕所里。

    因为我们两个的身体都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硬撑了。

    已经先解决的我,在厕所的门前等着惠惠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怕我跑到别的地方去,她从刚才就不断向我搭话。

    「……那个,和真。这样我实在有点害羞,可以请你大声唱歌吗?」

    「为何我大半夜得这么可悲的在厕所前面唱歌啊!反正以后在野外或是地城里,还是会碰上好几次同样的状况吧!」

    尽管我如此吐嘈惠惠,但其实在门外等着的我也觉得莫名害羞,所以在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开始唱起了歌。

    但说是唱歌,我也只会唱日本的歌,所以就随便选了一首大声清唱。

    插图

    「呼……和真,我已经好了喔。你唱的歌好奇怪喔,我完全没听过耶。我从之前就一直在想,和真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啊?」

    「是出身于有半夜在厕所外面唱歌的习俗,叫作日本的美好国家啦。好了,我们走吧,赶快找到阿克娅和她们会合。」

    我随便瞎扯,惠惠则是不发一语,赤脚跟在我身后。

    总之以目前的状况而言,我和惠惠对恶灵毫无抵抗能力。

    真想尽快和阿克娅她们会合。

    ——就在这个时候。

    我和惠惠正打算离开厕所的洗手区,到走廊上去时……

    叩咚——叩咚——叩咚——叩咚——

    听见了那个讨厌的声音,我在厕所的洗手区门前弯下腰。

    在我身旁的惠惠也用力揪住我的衣角,发着抖,贴到我身边来。

    好可怕,人偶真是太可怕了。

    虽然说再怎样应该也不至于被那种人偶杀掉,但是在半夜被西洋人偶追着跑,可说是超乎寻常的恐怖。

    忍不住颤抖的惠惠松开了我的衣角,双手高举向前,轻声念念有词……

    「喂,你在咏唱什么啊!你想把整间豪宅轰掉吗!」

    见惠惠因为过于恐惧而开始咏唱起爆裂魔法,我捣住她的嘴,并且顺势压制住她的身体,避免她乱动。

    ——不知不觉间,那个叩咚叩咚的声音在门前停了下来。

    惠惠一面发抖、一面抓住我的手,抬头看着我。

    可恶,只能硬干了吗!

    「惠惠,我打开门之后你就赶快跑!我会想办法用刚学会的『Drain Touch』,吸取人偶的魔力!就算被人偶攻击了,应该也不至于没命才对!」

    听我这么大吼,被我捣着嘴的惠惠点头如捣蒜。

    「混帐!有种就放马过来啊恶灵——————!等一下我就叫我们家的狂犬女神去教训你们啊啊啊——!」

    我一边怒吼一边用力推开门,就听见有东西「叩!」地一声撞上了门板。

    太好了,刚才那下可能撞开了追过来的人偶。

    我抓着惠惠的手,冲到门外,准备就这样奋力奔跑……!

    「阿克娅!喂、喂,阿克娅,你没事吧?」

    正准备拔腿就跑的我僵在原地,看着蹲在门前捣着脸的阿克娅,以及无力地掉在她身旁的人偶……还有叫着阿克娅的达克妮丝。

    10

    「呼,这样就可以了吧。数量还不少呢——结果还是弄到天亮了。」

    阿克娅净化了最后一个附在人偶上的恶灵之后,看着窗外变亮的天色这么说。

    不愧是对付不死怪物的专家。这么大的豪宅,才花一个晚上就解决了里头的恶灵。

    「嗯,原则上还是向公会报告一下比较好吧。虽然我们没有接任务,但照理来说这应该是公会必须设法处理的工作。净化了镇上的鬼屋,说不定可以拿到临时报酬。而且,我也想知道这个镇上突然冒出这么多恶灵是因为什么。」

    所有人都点头同意了达克妮丝这番话。

    我请达克妮丝和惠惠留在凌乱的豪宅里收拾残局,自己和阿克娅到公会去报告。

    在前往公会的路上,我和阿克娅聊着豪宅里的恶灵。

    「话说回来,你说的那个豪宅里的贵族私生子怎么了?你不是说她不是恶灵,不会加害于我们吗?」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拍了一下手。

    「啊啊!这么说来确实是有那么一个灵呢!放心吧,这次的事情是不知道打哪来的流浪幽灵搞的鬼。不过我觉得,喝掉我那支高级酒的,应该是那个贵族的私生子才对!呐,和真,被喝掉的那支酒,可不可以当成除灵的必要经费报帐……」

    我没有理会胡言乱语的阿克娅,推开公会的门。

    「早安。虽然时间还很早,不过我有件事想报告,可以吗?」

    明明时间还很早,柜台小姐却已经就定位了。

    「可以可以,请问是什么事呢?」

    我和阿克娅说明了房仲委托我们的事情,还有豪宅里发生的事件之后,柜台小姐便看了一下阿克娅的冒险者卡片,说了声「原来如此」,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持有者打倒的怪物情报和数量都会纪录在冒险者卡片里呢。

    「关于这个案件,因为恶灵在镇上到处泛滥,确实有很多地方都来找公会商量。既然各位解决了出现在镇上的怪物,虽然不多,但公会将发出临时报酬,各位辛苦了。」

    听她这么说,我和阿克娅默默摆出胜利的姿势。

    柜台小姐继续说:

    「不好意思,麻烦各位了。至于恶灵突然暴增的原因,公会已经查出来了。镇上不是有个公墓吗?不知道是恶作剧还是怎样,总之有人在那座公墓张设了神圣属性的巨大结界。所以出现在公墓的灵体无处可去,只好来到镇上,住进没有人住的空屋里……」

    ——听她这么说,阿克娅抖了一下,动也不动。

    …………

    「失陪一下。」

    我向柜台小姐说了一声,不发一语地将阿克娅拖到公会的角落。

    「喂,你知道什么对吧?快说。」

    「……是。之前维兹不是拜托我,希望我定期去公墓,引导迷途的亡灵升天吗?可是,你不觉得一天到晚往公墓跑很麻烦吗?所以我想说,干脆让公墓没有亡灵可以住的地方,不久之后他们就会自然消散到空气之中了吧。」

    阿克娅似乎也放弃辩解,坦率且毕恭毕敬地乖乖招认。

    也就是说,因为这家伙想偷懒,那些没办法待在公墓里的亡灵就流落到镇上来了是吧。……这是什么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啊。这种做法无论怎么想都有问题吧。

    「……公会的临时报酬不能收下,没问题吧。」

    「…………好。」

    阿克娅一脸歉疚,乖乖地点下了头。

    「然后等一下和我一起去房仲那边道歉,毕竟这样简直跟诈骗没两样。」

    「……………………好,真的非常抱歉。」

    我和阿克娅离开了公会,准备去找房仲……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决定先回豪宅向达克妮丝和惠惠报告,结果昨天那位房仲也在场。

    「这真是太厉害了。我原本还很担心事情会变得怎样,所以跑来看一下情况,看来你们已经顺利完成除灵了呢。」

    男子笑容可掬地这么说。知道他是因为关心我们而来,终是让我感到无地自容。

    我和阿克娅把真相告诉了男子,并且表示要将除灵完毕的豪宅交还给他。

    但是……

    「原来如此……不过,可以的话,希望你们接下来也能继续住在这间豪宅里。毕竟这间豪宅这么大,住进里面作乱的恶灵也比其他物件多出不少,也因此声名狼藉…………」

    「「真是非常抱歉!」」

    我和阿克娅跪地磕头,男子连忙说:

    「啊啊,别这样别这样!请快把头抬起来!呃——不然这样好了,请各位继续在这间豪宅里住一段时间吧。既然能够成功驱除这间豪宅里的大量恶灵,各位肯定是实力相当坚强的冒险者吧。对冒险者有所贡献,也是这个城镇的居民应尽的义务。而且,各位在这里住得够久的话,鬼屋的传言总有一天也会消失……」

    听男子提出如此慷慨的条件,我和阿克娅再次跪倒在地。

    「啊啊,快别这样快别这样!」

    11

    男子提出了两件事,当作是让我们住在豪宅里的条件。

    但他提出的条件有点奇怪……

    「冒险结束之后,请在晚餐时间之类时,和同伴们一起热烈聊聊当天的冒险故事……还真是奇怪的条件啊,不过是无所谓啦。」

    我蹲在豪宅的庭院里如此自言自语。

    那位先生还真是拜托了我们这么奇怪的事情呢。

    然后,另外一个条件是——

    「和真先生,午安!你在扫墓啊?」

    我正在蹲着拔草,这时有人从背后叫了我。

    我转过头去,看见的是脸色比昨天好多了的维兹。

    「你没事了吧?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家的那个笨蛋给你添麻烦了。」

    「不会不会,对我而言这样反而好。如此一来,她一定不会再感到孤单了。」

    维兹莫名其妙地这么说,对我笑了一下。

    为了住在豪宅里,我们必须做到的另一个条件。

    就是整理位在豪宅庭院角落的这座小小的坟墓。

    于是,我立刻着手,拔着坟墓附近的草。

    看着勤奋地拔草的我,不知为何,维兹看起来很开心。

    我问维兹要不要到豪宅里坐坐,她说自己还得回去看店,然后低头行了个礼就回去了。

    维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大概是担心我们吧。

    我在这座小坟墓上撒了水,将墓碑冲洗干净。

    然后,我发现墓碑上刻着模糊的文字。

    一定是在坟墓里长眠的那个人的名字吧。

    文字有好几个地方都很模糊,难以辨认,我只看得出「安娜」这个名字。

    ——安娜……安娜?

    是谁来着?总觉得最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正当我蹲在坟墓前苦思时,从豪宅里传出了声音。

    「和真——!饭煮好了,快点来吃喔——快点喔——!不然难得的午餐会冷掉喔!」

    我转过头去,看见阿克娅从豪宅的窗户探出头来,向我招手。

    「我知道了。等我一下,我这就过去——!」

    我大声回应阿克娅之后,拿布擦干墓碑的表面。

    墓碑上刻的名字是「安娜·菲兰堤·艾斯特罗」。

    我还是觉得最近好像在哪里听过……

    「和真——!惠惠说每过一分钟,和真的炸鸡就会少一块喔。那你还是慢慢来好了,这样我们的配菜也会变多呢。」

    「给我等一下!最好是有人这样乱来的啦!」

    我结束扫墓的工作,就立刻朝着豪宅冲了过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