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四卷 废柴四重奏 第三章 在囧不可耐的城镇进行观光!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卷 废柴四重奏 第三章 在囧不可耐的城镇进行观光!

    1

    「那么,几位就请随意吧。希望你们可以在这个温泉城镇好好玩个尽兴!哎呀,你们真的帮了好大的忙,太感谢你们了!」

    商队的领队对我们鞠躬好几次才离开。

    号称水与温泉之都的阿尔坎雷堤亚。

    搭乘马车经过长途跋涉之后,我们来到这个地方。

    即使我向商队的领队说明,这次怪物袭击的原因可能是出在我们身上,他还是不当一回事,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不仅如此,他甚至觉得这是我们因为不想接受报酬而随便编出来的理由,自行美化了对我们的印象。

    而且,他还因为我们坚决不收钱,就依照人数份给了我们住宿券。

    那个人好像也是阿尔坎雷堤亚最大的旅店的经营者。

    然后,他们似乎要直接前往下一个城镇了。

    「啊啊……瘌痢宝……瘌痢宝要离开了……」

    目送马车离去的惠惠喃喃说着。

    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很多乘客和冒险者在这里下车,然而就连下车的人都走进城镇之后,惠惠还是望着逐渐远离的马车,直到从视野当中消失为止。

    「你在说什么啊,『瘌痢宝』是什么东西?」

    听见惠惠那么叫,阿克娅一副恍然大悟地说:

    「你是指那只小龙吗?这么说来,好像有个看起来就很有钱的乘客,说是要拜托你这位帮了商队很多忙的大魔法师小姐帮它取名,对吧?」

    ……竟然请红魔族帮忙取名字啊。

    「据说一旦帮龙取了名字,之后不论再怎么用其他名字叫它,也不会有所反应……」

    达克妮丝随口就说出了如此严重的事情。

    惠惠一副感慨万千地点了点头说:

    「是啊,那个孩子得到瘌痢宝这个名字,显得非常开心喔。为了告知它的饲主,我还在纸条上写下这个名字,并放在笼子里面,署名是要给他的。如果它可以得到饲主的疼爱,那就太好了呢。」

    这个家伙竟然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

    我的爱刀也被她取了奇怪的名字,可说是心有戚戚焉……

    「你这个家伙,拜托快点把那个不管看到什么东西,就都要帮它取上个怪名字才甘心的坏毛病给改掉好吗?你们红魔族取名字的品味真的很奇怪,关于这一点,你也差不多该有些自觉了吧。」

    「关于和真没有取名字的品味这一点,我倒是很清楚啦。明明自己就有个那么帅气的名字,却如此没有品味,真的是太令人感叹了。我看,将来和真要是有了小孩,就由我来帮他取名字吧。」

    「唯独你,我是绝对不会将取名这个重责大任交付出去的啦……不对,等一下,你刚才是说我的名字怎样来着?和真这个名字,以红魔族的标准来说,算是帅气的吗?这也太让人沮丧了吧。」

    背着维兹的我,望向城镇里面。

    维兹昨天晚上受到某人施展的净化魔法牵连,至今仍尚未清醒。

    这时,施展了净化魔法的那个家伙亢奋地大喊:

    「我们到了!水与温泉之都,阿尔坎雷堤亚!」

    ——水与温泉之都,阿尔坎雷堤亚。

    邻近澄澈的湖泊,以及有温泉涌出的大山的这个城镇,到处都充满了渠道。

    建筑物统一以蓝色作为基调,街景十分美观,路上的行人看起来全都充满了活力。

    在这个魔王军横行的世界,这里却是如此安定。

    听说这里也曾经和魔王的爪牙开战过,但是在那次战斗之后,他们就不曾接近过这里,连个魔王的魔字都没再出现。

    一说。是因为这个城镇居住着许多祭司,对于魔王军而言是个相当不好对付的地方。

    一说。是因为这个城镇有水之女神,阿克娅女神的眷顾。

    ——又一说。

    「欢迎来到阿尔坎雷堤亚!请问是来观光?来入教?来冒险?还是来受洗?对了,如果是来找工作的话,请务必来到阿克西斯教团!现在有个好工作,只要到其他城镇去阐扬阿克西斯教有多么了不起,就可以赚到钱了。而且,还有个额外的好处。只要是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全都可以自称是阿克西斯教徒喔!来吧,请跟我来!」

    是因为这个城镇住着大量的阿克西斯教徒,所以就连魔王军的成员,也都不想和他们扯上半点关系。

    我们才刚抵达这个城镇,就突然有一群疑似是阿克西斯教徒的人向我们搭话。

    怎么办,我完全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就被招揽。

    应该说,为什么这个城镇会有这么多阿克西斯教徒啊?

    「多么美丽而闪亮的水蓝色秀发啊!是天生的吗?好羡慕喔!真是太令人钦羡了!那件羽衣看起来也很有阿克娅女神的风格,好适合你啊!」

    仔细一看,有一位女信徒正热烈欢迎着阿克娅。

    ……话说回来,这样有点不太妙吧。

    要是她像平常一样说着什么「其实我是女神!」之类,大概又会像之前一样被当成冒牌货,被一堆人围殴吧。

    惠惠和达克妮丝也是受到他们的气势所震慑,显得有点招架不住了。

    维兹还趴在我的背上没有醒来,或许算是件好事吧。

    只有阿克娅一个人,在那位女性教徒不停称赞她的容貌的同时,带着一脸颇为受用的表情东张西望,眼睛都亮了起来。

    而我走到这样的阿克娅身边,对她耳语:

    「喂,别在这里说自己是水之女神什么的喔,事情肯定会变得非常严重。最好是连名字都不要让人知道,干脆用假名算了。」

    「我知道啦,和真,我可没那么笨。别说这些了,我们赶紧到镇上去吧!这里是水与温泉之都,阿尔坎雷堤亚!身为水之女神,我都兴奋起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可是阿克西斯教团的大本营呢!」

    「什么!」

    据说阿克西斯教团的怪胎一堆,而这里就是他们的大本营?

    说到阿克西斯教团,就是哪个神不崇拜,偏偏崇拜阿克娅的宗教团体。

    ……难怪阿克娅会想来。

    我心想着,总不能就这样放着静不下来的阿克娅不管,于是向正在欢迎她的阿克西斯教徒低下头,同时说:

    「不好意思,我们队上已经有阿克西斯教的祭司了。我们今天只是来观光的,所以先告退了……」

    说着,我们就准备离开。这时,阿克西斯教徒们笑容满面地对我们挥了挥手。

    「原来是这样啊!再会了同志,祝你们有美好的一天!」

    见阿克西斯教徒终于肯放过我们,惠惠和达克妮丝也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

    「欢迎来到阿尔坎雷堤亚!阿克西斯教的教徒,会告诉各位病情好转、中了乐透、才艺变得更加精湛等等的亲身经验喔。如何啊?你要不要也来入教一下?」

    ……他们还真是个可疑到不行的宗教团体啊。

    觉得有点受不了的我,远远看着积极拉人的信徒们,也觉得好像是见识到阿克西斯教之所以会受人鄙弃的部分原因了。

    「……总、总之,我们先到旅店去吧。虽然有点像是自导自演地卖了人家人情,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但既然人家都给我们住宿券了,与其丢掉白白浪费,还不如心存感激地好好利用吧。」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堆出满脸笑容……

    「这样的话,你们先去那间旅店好了!我要以阿克西斯教的大祭司身分,去教团总部玩玩,让大家吹捧吹捧我!」

    然后嘴里说出如此令人不安的话。

    你给我好好照顾维兹啊。

    「和真……总觉得阿克娅有点令人担心,我跟她一起去好了。你可不可以帮个忙,把我和阿克娅的行李先拿到旅店去放?」

    一脸担心地看着兴高采烈的不知道要上哪去的阿克娅,惠惠这么说。

    的确,放着不管的话,她大概又会惹出什么麻烦吧。

    于是我请惠惠看好阿克娅,便和其他人先朝着旅店前进。

    2

    「欢迎光临!老板已经吩咐过我们了!请各位好好休息!」

    来到住宿券上写的旅店,我们受到热烈欢迎。

    但是,那个商队是因为我们才会受到怪物袭击,所以我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不过这不愧是这个城镇最大的旅店,整个格局相当气派。

    应该说,这里根本是可以招待贵族的等级了吧。

    说到温泉城镇的旅店,我原本还以为会是类似日式旅馆的感觉,但是真要说起来,这栋建筑物比较像是西式的饭店吧。

    据说,这个旅店连接的是镇上数一数二的温泉。

    旅馆员工迎接了我们之后,便自动自发地将我们的行李搬到房间去了。

    让维兹在房间里躺着休息,卸下沉重的装备并放下行李之后,第一次来到阿克赛尔以外的城镇的我,立刻决定出门观光。

    我交代了旅店的员工,请他们在维兹醒来的时候告诉她我们出门了。

    虽然有点担心她,不过就算是我一直看着她的睡脸,也没办法让她好起来。

    在旅店里的重头戏,是要到傍晚,人变得更多的时候才会开始。

    「达克妮丝,你打算怎么办?难得出门来玩,我打算在外面晃到晚餐时间。」

    「嗯,那我也去好了。对于阿克赛尔以外的城镇,我也不太熟悉。」

    一身轻便的达克妮丝带着笑容这么说。

    放下行李也没了负担的我,决定和达克妮丝一起到镇上闲晃。

    ——不愧是一大观光地区,在这个城镇做生意的人,拉拢客人的行为都相当惊人。

    正确说来,简直就像是在打仗一样。

    当我们脚步停在某间店前面的时候,突然就有道声音对我们说:

    「两位客人,在那种低俗的店家买东西,人家会质疑你们的品格喔。两位高贵的客人,就应该买我们精灵族以纯天然素材制作的阿尔坎甜馒头。请到我们店里来看看吧。」

    这么对我们说话的……

    是个耳朵尖长,留着一头绿发,而且肌肤白皙的俊美男子。

    没错,是个精灵。

    「喂,装什么高尚啊,你这个混帐!东西又不是贵就一定好!客官,还是买咱矮人族特制的肉包子吧!肉汁丰富又能久放,是很划算的伴手礼喔!」

    而如此怒骂那个精灵的,是我正在看的那间店的老板。

    那个老板的身高只到我的胸口上下,体型宽胖,还蓄着一大把浓密的胡须。

    真是典型的矮人啊。

    「精灵……!还有矮人……!喂,和真,是精灵和矮人耶!他们的外型长得和我小时候听过的一模一样!」

    「喔喔,精灵果然很俊美啊!然后矮人看起来也很顽固!」

    达克妮丝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而我也附和着她。

    撇开在这种地方做生意这一点,他们或许算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遇见的奇幻存在了吧。

    高贵、优雅,又俊美的精灵。

    口无遮拦又顽固,还蓄着一把大胡子的矮人。

    看着这两位老板,我甚至觉得有点感动。

    我之前也曾远距离看见过精灵和矮人,但是像这样面对面谈话,还是头一遭。

    两眼发亮的我来回看着他们两位,然而我对异世界的憧憬眼光,看在他们眼中,似乎有了一番不同的解读。

    「你看,你害得客人这么伤脑筋。他明明就想看我店里的商品,却因为你的施压,害得他如此为难。退下吧,低俗的矮人。」

    「听你在放屁!这个客官是想看咱的商品,却被你缠上了才会这么困扰啊!客人要买的是咱店里的东西!快滚回去,病恹恹的精灵!」

    看见他们两个突然开始吵架,我慌张了起来。

    这么说来,我好像听说过精灵和矮人的关系很差。

    「等等,两位都别吵了!这样好了,我们都买!你们店里的商品,我们都买就是了!」

    听我这么说,他们两位便立刻不再争吵,并同时露出笑容。

    「「感谢惠顾——!」」

    「——和真,精灵和矮人的关系不好果然是真的!和小时候爸爸念给我听的书本里,写的故事一样耶!」

    离开了纪念品店的我,听着两眼发亮的达克妮丝兴奋地这么说。

    虽然算是被迫买了伴手礼,但是看见了有趣的一幕也还不错。

    至于那些被迫买下的伴手礼,则是达克妮丝喜孜孜地背着的大量甜馒头和肉包子。

    她似乎是打算在回到阿克赛尔之后,分给她的父亲和佣人们。

    因为她之前从来都没有出外旅行过,所以很想带些土产回去。

    「的确,简直就是精灵和矮人的典型……话说回来,还真是失算啊。跟他们买东西的时候,应该顺便问一下这个城镇的观光景点才对。」

    我们完全不知道关于这个城镇的任何事情,因此根本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

    于是,我要达克妮丝在原地等我,自己折回刚才的纪念品店。

    但是,那两位老板都不在。

    大概是去休息了吧?

    我探头看了一下店里,听见内场传出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没错,这是刚才那个精灵的声音。

    ……不,等一下,还有那个矮人的声音。

    喂,难不成……?

    「喂,你们别吵……!」

    我以为他们在内场又继续吵了起来,于是冲了进去……!

    「啊,客人。这里是我们的休息室耶,你这样闯进来,我们很伤脑筋喔。」

    刚才文质彬彬的语气已不复在,那个精灵以轻浮的口吻这么说。

    ……不对,那个精灵……是精灵吗?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眼神了吧,那位精灵(?)老板拉了拉自己的耳朵说:

    「喔喔,你是在怀疑这个吧?啊,先说好,我真的是精灵喔!可不是什么冒牌货。」

    该怎么说呢,就是……他的耳朵是圆的。

    他的耳朵和我们人类没什么两样,毫无特色。

    而且,他和矮人一起盘腿坐在地上,腿上还放着一对假耳朵。

    ……顺道一提,那个矮人也拆下了他的大胡子,摸着光溜溜的下巴。

    「呃……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茫然地这么说,让精灵(?)和矮人(?)互看了一眼。

    「没有啦,如果是在森林里生活的精灵,就不会和人类来往,耳朵也还是尖长的。你看,像我们这样和人类一起生活的话,总是难免会混到一点人类的血缘嘛。如此一来,耳朵也就会变圆啦。然后,只要告诉客人我是精灵,他们就会吓一跳,但也都会很失望啊,说我和他们印象中的精灵差很多。既然如此,我只好这样维持精灵的形象啰。」

    精灵这么说。

    ……竟有此事。不,的确,我刚才也相当失望就是了。

    见状,矮人也开了口:

    「至于我的状况,有一部分是卫生方面的问题啦。我在纪念品店只做到傍晚。然后,晚上和清晨还得帮住宿的客人煮饭什么的,要是留了一脸胡子还帮人家煮饭的话,要是有客人抗议胡子掉进食物里,也很伤脑筋……啊,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们又吵起来了吧?不好意思,刚才的吵架,其实是我们每次都会表演的戏码啦。坊间不是有奇怪的传闻,说精灵和矮人的关系不好吗?所以我们才想说来顺水推舟一下。」

    听说在非洲的观光胜地,当地人们都只有在观光客出现的时候才会拿起长矛之类的东西,等到客人走掉了,就会开始滑起手机。大概就像那种感觉吧。

    是我自己太笨,怎么会想要在这个世界寻求奇幻要素呢?

    见我变得垂头丧气,他们两位立刻露出歉疚的表情说:

    「呃……不好意思喔,是不是破坏你的梦想了?」

    「客人,刻板印象是不对的喔!在这个世界上有手脚笨拙的矮人,也有不擅长使用弓箭的精灵啊。」

    「喂喂,你现在是在说我们自己吗?」

    说着,两人便相视而笑。

    ……这个世界真的很讨厌。

    我的梦想又破灭了一个,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而现在,还有比起这个更重要的事情。

    「也罢。事到如今,我也不会说要退货啦。是说,这个城镇有没有什么特别推荐的观光胜地啊?我其实是要回来问你们这件事的。」

    听我这么说,两人互看了一眼。

    「观光胜地啊……这个嘛,如果是前一阵子的话,是还有个我超推的温泉啦……」

    「是啊,如果你早点来的话就好了……」

    「咦……?温泉不是到处都有吗?这里可是温泉城镇耶。」

    对于我的疑问,精灵竖起食指摇了摇。

    「本来有个年轻女生很喜欢的混浴啊。」

    「真的假的?」

    我忍不住整个人都凑上前去,这时矮人说:

    「当然是真的。去那里原本是我们下工之后的最大乐趣呢。」

    ……那么美妙的温泉,为什么现在不能泡了?

    或许是从我的表情当中看出这样的疑问吧,精灵接着说:

    「其实是这样的。最近这阵子,有好几个温泉的水质都变差啦。」

    ……温泉的水质变差?

    「就是这样。有客人泡了某些温泉之后,肌肤开始出现起了红疹,或是身体不适等等的症状……严重的甚至还有人因此昏迷。虽然有找来了调查温泉品质的专家,但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查明是什么原因啊……」

    ……看着一脸凝重的矮人。

    我冒出一种预感,觉得自己好像又会被卷进棘手的事件当中。

    「——结果怎样?有没有什么推荐的观光胜地?」

    回到达克妮丝身边之后,我才想起刚才调头是去干嘛的。

    听见有个混浴胜地,害我忘记了最原本的目的。

    「总、总之,我们就先到处走走吧。」

    面对歪头不解的达克妮丝,我如此提议。

    3

    ——一面和达克妮丝一起在镇上晃来晃去,我拿着刚才随便从路边摊买来的串烧,一面四处张望着。

    渠道在镇上到处错综,街景看起来相当整洁。

    光看眼前的景观的话,感觉是个很适合居住的地方。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名抱着沉重的东西,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年轻女子。

    我下意识让出路来,准备和达克妮丝一起从她身边走过,就在这个时候……

    「呀啊!怎么办,我特地买的苹果……!」

    正当我经过那个女生身边的时候,她一时脚步不稳,购物袋里的东西就全撒了出来。她连忙捡起掉到地上的苹果,迅速装回袋子里。

    我和达克妮丝也一起帮她捡苹果……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多亏了两位的帮忙!请让我好好答谢你们吧……!」

    说着,那个女生就把刚才紧紧抱着的购物袋随手放到路边,挽起了我的手。

    这是怎样,感觉好像某种旗标……!

    就在这种酸酸甜甜的感觉让我有点期待的时候,那个人说:

    「前面有间阿克西斯教团经营的咖啡店,能不能和我到那里去好好聊聊呢?」

    「……敬谢不敏。」

    我和达克妮丝立刻准备闪人,但那个女生却一把抓住我和达克妮丝的披风说:

    「请等一下,别这么说嘛。其实我很擅长占卜,不如就让我为你们占卜当作谢礼吧?」

    「敬、敬谢不敏……等等,真的不用啦,放手……你放手啦!」

    我好不容易甩开她抓住我的披风的手正想要设法逃跑,那个女生却又抱住了我的腰。

    「占卜有结果了!再这样下去你会遭逢不幸!可是,只要加入阿克西斯教,就可以避过那个不幸喔!入教吧!这种时候还是入教为佳啊!」

    「我现在就已经遭逢不幸了啦!喂,快放开!达克妮丝,救命啊!」

    达克妮丝轻轻抓住抱住我腰部的那个女生的手。

    然后,她从胸口拿出一个小型护身符,递到那个女生的眼前。

    那肯定是能够显示她是艾莉丝教徒的信物吧。

    大概就像在地球上,十字架能够显示自己是基督教徒一样。

    「抱歉,我是艾莉丝教的信众。如果你想招揽那个男人,得先问过我……」

    「呸!」

    那个女生朝马路上吐了口水。

    然后,她默默放开我的腰部,捡起购物袋,快步远离我们。

    就在这位之前从未曾遭受如此严苛对待的大小姐,身子僵直在原地的时候,那个女生又转过头来瞟了我们一眼……

    「……呸!」

    然后再次朝马路上吐了口水,接着直接快步跑走了。

    这是怎样……

    「喂,达克妮丝,该怎么说呢……阿克西斯教和艾莉丝教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你还是把那个护身符收起来吧……刚、刚才的事情,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见达克妮丝依然僵在原地,我试图安抚她。

    「……嗯……」

    这时,她轻轻呻吟了一声,还抖了一下。

    …………

    「……你这个家伙,觉得有点兴奋对吧。」

    「……才没有。」

    ——我和达克妮丝走在一条没什么人烟的路上。这时,一个身材魁梧,长相凶悍的男人,和一个还满可爱的女孩,出现在我们面前。

    「呀啊啊啊!救命啊!不好意思,那位先生,请你救救我吧!那个看起来就很凶恶,疑似艾莉丝教徒的男人,打算对我来硬的,想把我拖到暗巷去……!」

    「嘿嘿,喂,那位小兄弟!你不是阿克西斯教徒对吧?哈!如果你是强大又帅气的阿克西斯教徒,我就会吓到逃跑了,但既然你不是,那我就不用客气啦!我可是受到暗黑神艾莉丝的庇佑,如果你打算来碍事,我可不会轻饶!」

    「啊啊,怎么会这样!正好我手边有一张阿克西斯教团的入教申请书!只要有人愿意在这张申请书上面签名,这个邪恶的艾莉丝教徒就会逃跑了说!」

    …………

    我决定假装没看到,准备直接快步离开。就在这个时候……

    「啊啊,那位先生可别见死不救啊!放心吧,只要在这张申请书上签名,阿克娅女神就会赐予你稀奇古怪的超级力量,让你变得又强大又帅气喔!如此一来,想必这个艾莉丝教徒也会因为害怕那股力量而逃跑吧!」

    「没错没错!而且入教之后还会得到各种奇妙的好处,像是会变成才艺达人,或是容易受到不死怪物喜爱等等!」

    面对这样的两人,达克妮丝又亮出那个护身符说:

    「如你们所见,我是艾莉丝教徒。竟敢在我面前称艾莉丝女神为暗黑神……」

    「「呸!」」

    达克妮丝的话还没说完,少女和男子便朝马路上吐了口水,接着就转身离去。

    ……阿克西斯教徒都这样是吧。

    这时,达克妮丝又不发一语地僵在原地一阵子之后,抖了一下身子。

    …………艾莉丝教徒该不会也都和这个家伙一样吧。

    ——后来也是。

    「恭喜中奖!您是走过这条大道的第一百万位路人!因此,我们将致赠纪念品给您,而这纪念品其实是由阿克西斯教团所赞助的!所以,为了领取纪念品,这边有份简单的文件,方便的话要麻烦您填写一下。只是借用您的名字,在形式上入教而已喔。」

    我立刻带着达克妮丝向后转,离开原本想要走的那条大马路。

    「……哎呀?哎呀哎呀?好久不见啊——!是我啦,是我啦!最近还好吗?是我啦,我们读同一间学校!同年级!同一班的啊!你不记得我啦?加入阿克西斯教之后我变了很多,大概是因为这样,你才会认不出来吧——!」

    我既没有上过这个世界的学校,也没有半个亲密到会这样跟我说话的女生朋友,所以不发一语,而且毫无反应地走过她身边。

    「……这个城镇是怎样啊?应该说,阿克西斯教团到底是怎样啦?」

    甩开阿克西斯教的教徒之后,身心俱疲的我,和达克妮丝一起在露天咖啡座稍事休息。

    坐在对面的达克妮丝,因为挂在脖子上的艾莉丝教徒护身符而遭受到各种欺侮。她的脸颊依然泛红。

    我则是趴在桌子上休息。这时,女服务生端了我们点的东西过来。

    女服务生将餐盘放在桌上,并附上饮料。

    于是我坐了起来,准备吃东西……

    「啊,这位客人是艾莉丝教徒吧。本店为您准备了特别招待的菜肴喔。」

    这时端来餐点的那个女服务生,在达克妮丝脚边摆了一样东西。

    ……是装在餐盘里的狗饲料。

    「请慢用——」

    女服务生露出笑咪咪的表情,完美地鞠了躬之后,就转身离去。

    达克妮丝红着脸,整个人抖了一下。

    「……呐,和真。我们大家搬来这个城镇住吧,如何?」

    「……绝对不要。」

    吃完东西之后,我离座起身,带着脸颊泛红,整个人发晕的达克妮丝,准备回去旅店。

    该怎么说呢,这个城镇在各种方面来说,都有够奇怪。

    ……这时,就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有个小女孩从我们眼前跑过去。

    年纪大概十岁上下吧。

    那个小女孩,突然在我们眼前跌了一跤。

    我和达克妮丝连忙跑向她,只见那个小女孩忍着一副很痛的模样,却还是说:

    「谢……谢谢你们,大哥哥、大姊姊。」

    然后露出可爱的笑容。

    我略嫌不悦的心立刻得到了抚慰。

    「你还好吗?走路要小心喔。来,站得起来吗?」

    说着,我朝小女孩伸出手,她便开心地反握住,并露出腼腆一笑。

    这种天真无邪的笑容,真的很有疗愈效果呢。

    「嗯,我没事了!谢谢你!呐……亲切的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和真喔,佐藤和真。这个看起来很凶的大姊姊是达克妮丝。」

    达克妮丝听了,在我的太阳穴上轻轻敲了一下。

    听我这么说,小女孩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说:

    「佐藤和真?是要怎么写啊?大哥哥,写给我看!」

    「好啊,我的名字是这样写…………」

    正当我接过纸笔,准备写名字的时候,纸上写着的几个文字映入我的眼中。

    「阿克西斯教团入教申请书」

    「写你个鬼啦啊啊啊啊——!」

    「大哥哥——!」

    我一把就将那张纸撕成两半。

    4

    阿克西斯教。

    光芒不及被奉为国教的艾莉丝教,在这个城镇以外的地方是个非常小众的宗教。

    但是其存在感相当惊人,甚至有人说,如果在外旅行的时候碰上强盗的话,只要说自己是阿克西斯教徒,或许就可以吓住强盗,而逃过一劫。

    人们就是如此害怕阿克西斯教徒。

    据说,就连魔王军也不愿靠近阿克西斯教徒。

    ——而我现在……

    「喂!负责人给我滚出来!我要好好教训你!」

    来到阿克西斯教的本部,闯进教堂破口大骂。

    「哎呀?怎么了吗?要入教呢?要受洗呢?还是要我呢?」

    教堂里面,只有一个女性教徒正在扫地。

    除了那个向我打招呼的女性教徒以外,里面没有任何人。

    「要、要你……是怎样……」

    「干嘛一副有点害羞的样子,我当然是在开玩笑啊。面对初次见面的女生,您在认真什么啊?您的脑袋要不要紧啊?」

    怎么办,我好想一拳揍飞这个阿克西斯教徒。

    「请问您有何贵干?以最高神官杰斯塔大人为首,其他的信众现在都在外玩著名为传教活动的游戏……不对,是出去宣扬阿克娅女神之名了,教堂里没有人在。如果您是来找人,麻烦请择日再访……」

    「喂,你刚才说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对吧?你们做那种找人麻烦的事情竟然有一半是为了好玩吗!……算了,有没有一个戴了眼罩的魔法师女孩,和一个一头水蓝色头发的大祭司来你们这里?她们是我的同伴。」

    那个女教徒一面拿扫把扫地,一面说:

    「哎呀,原来您是那位小姐的同伴啊。如果要找您的同伴,她们两位都在后堂喔。」

    后堂?她们两个跑进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女教徒歪着头说:

    「是说和您一起来的那位……在那边被孩子们丢石头的那位小姐,不理她没关系吗?」

    「咦?……啊啊!喂——你们这些死小鬼在干什么!快滚快滚,嘘、嘘!」

    一群小孩在教堂的大门前包围着达克妮丝,拿石头丢她,害她抱着头蹲了下去。

    我连忙赶跑那些小孩之后……

    「和、和真……这个城镇在各种方面的水准都好高啊……所有人都对我群起而攻,就连妇孺都不放过我……!我的身体都快要撑不住了……!」

    「够了,你不准再上街了,有够麻烦。还有,乖乖把那个艾莉丝教的护身符收起来。」

    「我拒绝。」

    带着这个讲不听的艾莉丝教徒,我再次回到教堂里面。

    回到教堂之后,刚才那个女教徒看向教堂里的一个小房间。

    那个小房间就位在教堂入口旁。

    原来如此,那应该是所谓的告解室吧。

    「您的同伴之一在那里。现在,本教会的祭司们都出门去了,所以我麻烦那位大祭司负责听取告解的工作。」

    由女神本尊亲自听取告解也太夸张了吧。

    「和真,我去找惠惠,阿克娅就交给你了。」

    说着,达克妮丝便走向后堂。

    ……但是,当她经过正在扫地的女教徒的那一刹那,女教徒以手上的扫把将扫成一堆的垃圾扫向达克妮丝。

    脚边堆满灰尘的达克妮丝,立刻红着脸停下脚步。

    「哎呀真抱歉,谁教我看见艾莉丝教的护身符,还误以为是垃圾呢。真是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

    没用的艾莉丝教徒像是在忍耐什么一样不停颤抖,最后挤出一个小小的声音如此回答,之后便直接走向后堂去了。

    目送她离开之后,我也不想再和这位女教徒有什么牵扯,所以走向告解室。

    我原本打算进去里面,但门从另一边上了锁。

    敲门也没有反应。

    她睡着了吗?

    在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从告解的人用的门走了进去。

    才刚走进告解室,我就听见……

    「欢迎你,迷途的羔羊啊……来,说出你犯了什么罪吧。神明听了你的忏悔,必定会赦免你的罪……」

    被告解室的气氛同化,完全入戏的阿克娅这么说。

    看来听了几个人告解之后,这个家伙已经玩开了吧。

    中间的隔板让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不过想必是乐在其中。

    「谁跟你羔羊啊,是我啦,是我。喂,这个城镇是怎样啊,待到现在我都开始头痛了。就连想好好观光都没有办法,他们不是你的信众吗,想办法处理一下好不好。」

    我这番话让阿克娅瞬间沉默了一下,然后……

    「原来如此,你是诈骗电话的惯犯啊……深深反省你的罪吧。如此一来,慈悲为怀的女神阿克娅必定会赦免你的罪……」

    「喂,就跟你说是我了,装什么傻啊。怎么,你玩得有点开心是不是?做了点比较有祭司风范的事情,让你有点高兴对吧。」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再次安静了一下。

    「还有什么要告解的事情吗?没有的话请离开这个房间,再次积极正向地度日……」

    「混帐,别再玩了,好好听我说啦。你现在是这个城镇拜的神的大祭司耶,只要给那些信众一些指示,立刻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吧。叫他们收敛一点好吗?」

    阿克娅听了依然是无言以对……

    「看来你已经没有要忏悔的事情了……那么,我要在此等待下一个迷途的羔羊……好了,请离开吧。」

    「不,你在说什么啊……!我才要叫你离开这个房间……」

    「快出去啦!告解完了就赶快出去!」

    这个笨蛋,八成是因为听取告解而得到信众的感谢,觉得很开心吧。

    这个家伙为什么就这么容易受到影响啊?

    …………

    我重新坐回椅子上,压低声音装出一副深切反省的态度说:

    「……其实,我想在这里坦白一件事,祭司大人。」

    「我听,我听就是!好了,坦白说出你犯的罪,为此忏悔吧。是对和你一起行动的十字骑士穿过的衣物非常感兴趣呢?或是看着那个魔法师润泽滑顺的黑发就有种冲动想把鼻子凑上去呢?还是身为一个茧居族却不知分寸地对那位尊爵不凡的美丽祭司怀有非分之想呢?」

    阿克娅兴高采烈地这么说,而我以坚定的语气告诉她:

    「和我一起行动的祭司最宝贝的那个宴会才艺专用的杯子被我不小心摔破了,所以我用饭粒黏回原本的形状之后,偷偷放了回去。」

    「什……!」

    「……还有,因为她一直得意地炫耀自己买到很难买的好酒,害我心想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喝而产生了兴趣,所以偷喝了一下……原本只想喝一口,没想到却是出乎意料的好喝,结果全都被我喝掉了。于是我心想反正她大概也喝不出来,就装了便宜的酒进去混充。」

    「啥!你说什么?呐,和真,你这是在说什么!」

    我继续告解:

    「……而那个祭司实在引发太多问题了……所以我在来到这个城镇之前,去了一趟冒险者公会,在募集队员的公布栏上,张贴了招募艾莉丝教祭司的传单……」

    「哇啊啊啊啊——!你这个叛教者,尝尝天谴的滋味吧!」

    阿克娅猛然掀开告解室的隔板,和我扭打了起来——!

    「——真是的,你该冷静下来了吧,刚才我只是在鬼扯啦。别说这个了,我和达克妮丝被你那些脑袋有问题的信众搞得很烦,都没办法好好观光。请你管好自己的信众可以吗?」

    阿克娅一直窝在听取告解那一方的隔间里。

    而好不容易让不停哭闹的阿克娅安静下来的我,现在也和阿克娅待在同一个隔间里。

    「我也没办法啊,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真正遇见自己的信众好吗……话说回来,招募新祭司真的只是在鬼扯吗?」

    「前两个姑且不论,最后一个真的是鬼扯的啦。」

    「等一下,你刚才说前两个姑且不论是什么意思?」

    ……这时,突然有人敲了告解室的门。

    喂,真的假的,有人要来告解喔。

    话说回来,我又不是祭司,待在这里不太好吧。

    门应声开启,接着又响起有人走进来的声音。

    我默不作声地戳了一下坐在身边的阿克娅,指了指自己和地板,然后歪了一下头。

    『我,待在这里,没问题吗?』

    我是以肢体语言表达这个意思,但阿克娅却一脸认真地交叠手指,然后以眼神示意,要我看向告解室的角落。

    我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只见她以交叠的手指的影子呈现出某样东西。完成度之高让人一眼就看得出那是毁灭者,就连脚部的动作也维妙维肖……!

    不对,这个笨蛋根本就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嘛!

    「欢迎你,迷途的羔羊啊……来,说出你犯了什么罪吧。神明听了你的忏悔,必定会赦免你的罪。」

    我还来不及离开告解室,对我秀过手影的阿克娅似乎已经心满意足,便轻声对前来告解的人这么说。

    喂……!

    「啊啊……祭司,请听我说!我是长久以来一直崇拜阿克娅女神的阿克西斯教徒。然而……!艾莉丝女神的画像当中,那对丰满的胸部……!一直不断在诱惑我!那对胸部是恶魔的胸部!啊啊……神啊,请赦免受到其他女神所引诱,罪孽深重的我吧……!」

    怎么办,我好想立刻甩那个来告解的人一巴掌,叫他不要来告解这种无聊的事情。

    但是,阿克娅带着极度认真的表情,以非常正经严肃的语气温柔地说:

    「请放心,神会赦免一切。汝,要爱巨乳,汝,要爱贫乳;阿克西斯教的教义是容许一切。即使是同性恋者,即使是喜好非人兽耳少女者,即使是萝莉控,即使是尼特;如果对象并非不死者或恶魔少女,只要有爱且不犯法,全都可以得到赦免。」

    阿克娅在说到「即使是尼特」的时候还偷偷看了我一眼,让我有点耿耿于怀。

    「喔喔……喔喔喔喔……」

    前来忏悔的那个人好像相当感动,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从他的声音听起来,说不定还在哭呢。

    「汝,虔诚的教徒啊。为了不再受到恶魔所诱惑,记住这句咒语吧。『艾莉丝的胸部是垫出来的』。今后若是你的心又受到诱惑,就记得咏唱这句咒语。若是遇见其他受到诱惑的人,告诉他们这句咒语也是好事一椿。」

    「艾莉丝的胸部是垫出来的……我、我觉得好像瞬间清醒过来了!感谢祭司传授我如此神奇的咒语,十分受用!」

    前来告解的人道了谢之后,便离开了。

    「……喂,阿克娅,竟然诬蔑你的女神晚辈,身为女神,你这样可以吗?」

    「你在说什么啊,对神祉而言,信众人数和信仰之心是非常重要的喔!因为那些会直接换算成我们的神力。艾莉丝的信众是很多,而我的信众虽然人数少,信仰之心却相当强烈。为了保护那些可爱的信众,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你这个家伙……

    ——走出告解室时,达克妮丝正好带着一脸疲惫,且有气无力的惠惠来到我们身边。

    「和真……你来接我了啊……」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很不好耶。」

    听我这么说,惠惠轻轻地摇了摇头之后说:

    「这里是魔域。快走,我们快点回去,我想尽快离开这里。」

    「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我好奇地这么问,但惠惠依然不愿意回答。

    不过,惠惠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口袋都被塞满了大量的入教申请书。光是如此,就已经道尽了之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祭司小姐,您要回去了吗?既然如此,要不要先去泡一下本教堂最引以为傲的温泉再走呢?那是阿克西斯教团最大的财源,也是这个城镇最棒的温泉,功效非常出色喔。」

    独自留守的那位女性教徒挽留了准备和我们一起回去的阿克娅。

    「哎呀,好像不错嘛。你们呢,要一起去泡吗?」

    「我想尽快回去旅店,想回去好好休息……应该说,不知道为什么,点仔好像很怕待在这个教堂里面。这个孩子是不是讨厌教堂啊?」

    「我也直接回去好了,否则等到其他阿克西斯教徒回来不知道会碰上何种待遇。今天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惠惠和达克妮丝如此表示之后,一直盯着还没表态的我看。

    大概是想知道我怎么决定吧。

    「这里的温泉是混浴吗?」

    「在神圣的教堂里说出那种不道德的话是会遭天谴的喔。」

    ……听女性教徒那么说,我也决定回去了。

    5

    回到旅店后,我看见的是已经复原的维兹悠闲地待在房里,身体看起来暖呼呼的样子。

    「啊,你们回来啦!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我先去泡过澡了喔,工作人员告诉我混浴那边比较宽敞我就去了。真的很宽敞又都没有人,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包场一样呢。」

    ……混浴那边非常宽敞?

    …………咦?她整个人看起来暖呼呼的,又说先去泡过澡了,也就是说……

    等一下,要是没有被阿克娅的白痴告解绊住的话,现在说不定……!

    「对了,各位的观光行程还好玩……和真先生?怎么了吗?」

    「啊哇哇哇,要是早十分钟回来,不,五分钟也好……没没、没什么啦!应……应该说,也没什么好不好玩的……我明天不想走出旅店了,这个城镇在各种方面都有够奇怪。」

    「阿克西斯教徒好可怕,我终于了解大家为何会像是害怕红魔族一样害怕他们了。」

    就在我和惠惠疲惫不堪地这么说的时候,达克妮丝说:

    「我……我明天也出门观光好了……」

    「你、你这个家伙……算了,随你高兴吧。我先去洗澡。」

    唯有达克妮丝好像爱上了这个城镇,而受不了她的我站了起来。

    我想回自己的房间拿内衣裤。

    队上的男性只有我,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自己住单人房。

    在离开房间之前,我转头看向大家。

    「……我先去洗澡喔。」

    「听到了啦,去好好泡个澡吧。」

    「我已经先去泡过澡了,和真先生也去享受一下吧。」

    惠惠和维兹如此回答。

    我看向达克妮丝,又说了一次:

    「…………我先去……」

    「快去啦你。」

    达克妮丝冷冷地这么说。

    ——离开大家的房间之后,我先回去拿了内衣裤,然后来到这间旅店的温泉。

    没有任何人跟来是让我觉得有点落寞,不过我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她们。

    没错,接下来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从右边到左边,分别是男汤、混浴、女汤。

    我毫不犹豫,顺从本能,走向正中间。

    既然都写了是混浴,我也不需要害羞,走进去就对了。

    走进更衣间之后,我发现已经有装着衣服的篮子了。

    也就是说,已经有人在里面泡澡了。

    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啊我。在里面的又不见得是年轻女生。

    我一面安抚自己,一面有点忐忑不安地脱了衣服,直接走向浴场。

    ……这时,浴场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

    「如此一来,这个可恨的教团也完蛋了。在秘汤进行的破坏行动已经完成。目前,其他温泉也都进行得相当顺利。如果全都依照计划完成的话,之后只要等待即可。对于拥有长久寿命的我们而言,等个十年、二十年也不算什么。」

    简直就像是漫画、电影里面经常出现的坏蛋一样。

    里面传出的这道男性的声音,说着这种「我就是在做坏事」一般的台词——

    6

    刚才,他好像说「这个可恨的教团也完蛋了」还是怎样的。

    我想,他指的应该是阿克西斯教团才对。

    然后,他接着又这么说。

    对于拥有长久寿命的我们而言,等个十年、二十年也不算什么。

    光是听见这句话,就知道是某个非人类的家伙,正试图推动打垮阿克西斯教团的诡计。……我就直说了吧,我一点也不想再被卷进任何麻烦当中了。

    而且,我还有这么一个想法。

    阿克西斯教团什么的,早该灭亡了。

    幸好,虽然我没有使用潜伏技能,但对方似乎还没察觉到我的存在。

    我决定假装什么都没听到,趁自己在被卷入麻烦的事件当中之前先逃离这里,而再次穿上刚脱下的衣服……

    「汉斯,你不需要逐一向我报告那种事情喔。我已经告诉过你好几次了,我是来这个地方进行温泉疗法的,希望你不要把我牵扯进去。」

    却因为听见这道女性的声音,而立刻脱光穿到一半的衣服。

    「喂,别这么说嘛,沃芭克。正面进攻根本就对这个教团没辙,但这招可以击溃他们耶。我还会来找你定期报告的,所以你就继续待在这间旅店,进行你的温泉疗法吧。」

    我在腰际围好毛巾之后,便大步走到拉门前面,毫无预警地猛然拉开门。

    「「唔!」」

    突然敞开的门与开门声,让里面的两人吓了一跳。

    待在浴场里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没进浴池里泡温泉,而是在腰际围着毛巾,在女子的身边单膝跪着。

    肌肉发达、身材高大,留着一头棕发并剪成小平头的那名男子,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他就是在做坏事的那个吧。

    但是,我一点也不在意这件事。

    我看向另外一个人,是个脸色看来有点紧张,身体泡在浴池里的女子。

    我看见的,是个一头红色短发的大姊姊。

    一对让人联想到猫科动物的黄色眼睛相当有特色,是个身材相当不错的巨乳美女。

    正当我忍不住盯着那个大姊姊一直看的时候,旁边那个男的轻声说:

    (该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一直盯着我看呢……)

    听见他们两个交头接耳的低语声,我赫然回过神来。

    这可不行,尽管是混浴,一直盯着女生看也是违反礼节。

    我装出一脸毫不知情的表情,大大方方地走进浴场,来到洗浴区准备洗身体。

    在两人的注视之下,我开始洗身体。

    ……过程中,我一直忍不住偷瞄那位大姊姊。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身为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健全男生,会这样也是理所当然。

    (……他一直在看我耶,这是怎么回事啊……)

    (……嗯,这个嘛……看来他应该是没听见我们在说什么。那不是怀疑的眼神,而是好奇的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听男子这么说完,浴池里的大姊姊好像把身体泡得比刚才还要更深了一些。

    竟敢多嘴……!

    洗完身体之后,我从距离两人稍远处走进浴池。

    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即使听见了他想要做坏事的计划,我也没必要偷偷摸摸地顾虑他。

    然后,混浴就是会不小心看见一起泡的人的身体,那我这样也不算是在做坏事。

    所以,我决定大大方方地盯着看。

    (你看,你、你看他啦……)

    (总、总比让他起疑心好多了吧,我接下来还有工作要处理,先走了!)

    说着,男子连忙离去。

    ……无意间,我注意到男子的身体完全没湿。

    无论是想做坏事还是怎样都好,泡一下澡也不会怎样吧。

    还是说,他有什么不能泡进浴池的理由吗?

    ……不对,我今天是来进行温泉疗法的。

    无论他们是谁,又或是有什么企图,都不关我的事。

    在那个名叫汉斯的男子离开之后,浴场里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怎么办,我开始紧张起来了。

    在两人独处的状况下,害我都不好意思继续盯着她看了。

    我在浴池里伸展身体之后,沉沉地吐了口气。

    「……那个,你看起来好像不是这个城镇的居民吧。你是来这里旅行的吗?」

    那位大姊姊突然对我搭话。

    看来这种气氛也让她闷到受不了了吧。

    「要说是旅行也算是吧。我是和同伴一起来这里进行温泉疗法的。」

    听我这么说,大姊姊轻轻地「哦——」了一声。

    「还真巧啊……我也正在进行温泉疗法呢。不过,你看起来这么年轻却需要进行温泉疗法,是怎么了呢?受了什么伤吗?」

    「是啊,或许你看不出来,不过我的职业是冒险者。我和强大的敌人展开死斗,最后脖子受了重伤,也就是所谓的荣誉负伤啦。」

    听我这么说完,她咯咯笑了几声。

    「我则是在和自己的半身战斗的时候,没能完全夺回力量,所以为了恢复原本的力量,才会像这样进行温泉疗法。」

    然后半开玩笑地这么说。

    「又是自己的半身、又是恢复原本的力量之类,要是和我同行的魔法师听见你说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

    「呵呵呵!和你同行的魔法师,难不成是红魔族吗?我之前教了一招魔法给一个红魔族的女孩,不知道她好不好……总之,只要找到我的另外一半,就不需要什么温泉疗法了——如果我的半身就躺在路边的话该有多好。」

    看着那个大姊姊长吁短叹,害我觉得她的玩笑话好像冒出几分真实性了。

    「好啦,我也该离开了……还有,或许今后不要再泡这个城镇的温泉比较好喔。」

    说着这种让人搞不太懂的话,大姊姊准备离开浴池……

    「……不、不好意思,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别看我离开浴池时毫无防备的模样……」

    「别管我就好了。」

    正准备离开的大姊姊听见我立刻这么回答,表情变得有点想哭。

    真拿她没办法。

    我转过头去,那位大姊姊便轻声说了「谢谢」……

    「唉……难得有个这么棒的温泉城镇……害我又得找新的地方进行温泉疗法了……」

    然后留下这句耐人寻味的话,离开了浴场。

    ——一个人留在浴场的我,回想起那位大姊姊和那个男人说过的话。

    「如此一来,这个可恨的教团也完蛋了。」

    然后,大姊姊离开前也说「今后不要再泡这个城镇的温泉比较好」。

    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这种话,不过我觉得她的发言应该是出自好意才对。

    也就是说,他们在阿克西斯教团当作财源的这个温泉城镇动了什么手脚吗……?

    既然都知道了,或许该设法处理比较好。但坦白讲,我完全提不起劲。

    应该说,我真的不想再被卷进什么麻烦之中了。

    ……没错,我这次纯粹是来旅行的。这时候就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正当我像这样逃避现实的时候——

    「喔喔!真不愧是高级旅店的温泉,我们豪宅的浴池已经算是满大的了!这里的更是大到可以游泳啦!」

    「喂,惠惠,在浴池里游泳是不礼貌的行为……唔,喂,你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拉我的毛巾……啊啊!」

    「这里又不是混浴,事到如今有什么好害臊的?我们是雄壮威武的冒险者耶,怎么可以那么娘娘腔呢。」

    「不,这根本就是歪理!应该说,是惠惠太有男子气概了吧!啊啊,我的毛巾……」

    女汤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听起来好像是惠惠把达克妮丝的毛巾拉掉了。

    我很想说干得好继续继续,不过毕竟我无法亲眼目睹那边的景象,只能用想像的。

    自然而然地,我缓缓游向女汤那边。

    隔在女汤和混浴之间的,是一道和天花板没有相连的墙壁。

    只要叠几个脸盆,站到上面去挺直身子,大概就可以偷窥得到了。

    但是,我这么有绅士风范,当然不会那么做。

    尖叫一声,丢个脸盆过来就会原谅偷窥者的女生,只会出现在漫画里面。

    这里是现实世界。要是我真的偷窥的话,她们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将我扭送警局。

    隔着墙壁的另外一边,传来了走进浴池的水声。

    「呼……偶尔像这样来泡温泉也不赖嘛。我原本的目的只是想把懒病发作的和真他们拖到外面来,然后宰个几只被阿克娅吸引怪来的不死怪物,不过选择这里当作目的地,看来也算是押对宝了。」

    她、她说什么……!

    「原来你是因为这样才提出什么温泉疗法的啊。也对,要是就那样一直待在镇上的话,短时间内他大概也不会主动表示要出讨伐任务才对。真是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原本以为他是个保守又胆小的男人,有时却又不把地位高低放在心上,就连面对贵族也强势到不行……对付蟾蜍都会抱头鼠窜,面对魔王军的干部时却又能够与之周旋。真不知道该说他这个家伙很奇怪,还是该说他很奇妙了。」

    「嘘!先别再继续说下去了,达克妮丝。隔壁就是混浴,眼前有混浴和男汤可以选择的话,你觉得和真会选哪一边?」

    「混浴吧。那个个性胆小,在关键时刻特别没种的家伙,在这种名正言顺的时候,自然会大大方方走进混浴那边。」

    真想揍飞她们。

    但是,她们不但没说错任何一句话,我现在人也确实在混浴里面,所以也没办法反驳。

    也不知道她们懂不懂我内心的这种纠结,惠惠和达克妮丝放声大喊:

    「和真——!你在隔壁对吧?我看你一定把耳朵贴在墙壁上,一边想像达克妮丝是从哪个部位开始洗,然后一边喘气对吧?」

    「惠、惠惠,你为何要扯到我身上……!和真,你在那边吧?我知道你一定在隔壁!」

    两人恣意地大声嚷嚷,不过我也没必要告诉她们我就在这里。

    这并不是因为被她们猜到我的行动而心有不甘。

    ……真的不是……

    我一直保持沉默,没多久之后,隔壁就传来交头接耳的说话声。

    「太奇怪了,他该不会不在吧?这怎么可能……」

    「嗯……但是一直得不到回应耶……」

    我继续保持安静,终于……

    「好像真的不在耶。我也真是的,怎么可以怀疑和真呢?晚一点我再若无其事地请他喝饮料好了。」

    「的确,这样是有点失礼,竟然片面断定他的为人。」

    她们两个这么说,语气听起来是稍微有在反省。

    「再怎么说,他好歹算个相当可靠的人。我得好好反省一下了,怎么能怀疑他呢……」

    「是啊,外表上或许看不太出来,但那个家伙在同伴真正碰上困难的时候,都会伸出援手啊。他只是个性有点不坦率,本性确实相当善良。我也得好好反省……」

    总觉得自己像这样在这里偷听好像不太应该了。

    洗完澡之后,我若无其事地请她们一点什么东西好了。

    我准备悄悄离开这个地方,而就在这个时候——

    「话说回来,惠惠,我从刚才就一直很在意,你的臀部那边……」

    「等等,就算是达克妮丝,继续说下去我也不会轻饶喔!」

    「喂……!住手……!」

    随着有人在水中挣扎的声音,热水也从墙壁上方的空洞泼了过来。

    「真是的!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是什么!你有那个闲工夫在意我的屁股的话,不如努力把这个自我主张如此强烈的东西收纳得更小巧一点才对吧!」

    「啊啊!等等!惠、惠惠、住手……!那、那里不可以——————……!」

    ——原本因为良心的苛责而准备离开现场的我,再次回到原本的位置。

    然后,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发动了潜伏技能,接着就将耳朵轻轻贴到墙壁上……!

    「就是现在!」

    「哼!」

    「唔啊!」

    突如其来的冲击,害我捂住贴着墙壁的那一侧的太阳穴,整个人就此摔进热水里。

    大概是在我把耳朵贴到墙壁上的时候,达克妮丝奋力从墙壁的另外一边打了一拳吧。

    「看吧!这个男人果然在隔壁!」

    「我就知道!我看人的眼光果然没错!这个男人平日都对我投以那么好色的视线!那种满脑子色欲的男人,怎么可能不在混浴里面!」

    在我捂着头部痛苦不堪的时候,听见的是两人洋洋得意的声音。

    我要宰了她们!

    「『Create Water』!」

    「「呀啊啊!」」

    我对准墙壁上方的空洞部分,以魔法制造出冷水。

    冷水淋在墙壁另一边的两人头上,让她们发出尖叫。

    或许是打算反击吧,她们从隔壁丢了一堆东西过来。

    洗发精、肥皂,甚至是水桶和点仔。

    「给我等一下!猫不准乱丢!它差点掉进热水里了!」

    「我每次想帮那个孩子洗澡,它都一直挣扎。每次洗完那个孩子之后,手上都满是抓伤。请你帮它洗澡,当作是偷听的代价。」

    惠惠这么说,一副不觉得自己有错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害怕待在热水上方,被我抱着的点仔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伸出爪子抓住我的手臂,害我被刺得有点痛。

    有那个怪胎当你的饲主,还真是苦了你了……

    既然被她们知道我在这边,我也不需要再装模作样了。

    「喂——难得来这么一趟温泉旅行嘛。我们是同伴,也和家人没两样了。既然要泡温泉,干脆过来这边一起泡吧。再说,你们两个都已经和我一起泡过澡,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吧。」

    「这个男人分明平常把我们当成烫手山芋,就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说什么同伴,说什么家人!」

    「真不知道你这个家伙到底是没种还是胆识过人!」

    ——当我离开了那个吵闹的浴场,在她们两个之前回到大家的房间时……

    「太、太过分了——————!我……!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我只是去泡了一下温泉而已啊!」

    「阿克娅大人,真是苦了你了……不过,该怎么说呢,算、算我求你,请你别再哭了,碰到阿克娅大人的眼泪,会害我的肌肤非常刺痛的说……」

    就看见阿克娅把脸埋在维兹胸前嚎啕大哭。

    「怎么了啊?你今天到底是又引发了多么稀奇古怪的现象,又给多少人添了麻烦啊?」

    「什么稀奇古怪的现象啦!添什么麻烦啊!你为什么老是要断定是我做错事情!」

    阿克娅猛然抬起头,如此对我怒吼。

    「是这样的……阿克娅大人泡过阿克西斯教团的秘汤之后,温泉就变成普通的热水了,所以……」

    「所以我就被赶出来了啦——!我明明是女神!为什么非得被赶出祭拜我的教堂啊!呐,为什么啊——!」

    这么说来,这个家伙的特性是会净化触碰到她的身体的水是吧。

    「还有……!最令我气愤的是,我对管理那个温泉的人这样说!『把温泉变成热水是我不好,我可以道歉!可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没错,因为我就是水之女神!阿克娅就是我!』结果,那个管理人……呜呜……居然用鼻子『哼!』地笑了一声……!我是女神耶!我明明就是女神……!」

    维兹安抚着再次哭出来的阿克娅,就在这个时候——

    我盯着阿克娅看了一下,然后……

    「……哼!」

    「哇啊啊啊啊啊啊——!」

    「和真先生!」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