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惠惠的回合~ 第一章 红眼的魔法师们(wizards)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惠惠的回合~ 第一章 红眼的魔法师们(wizards)

    1

    ——对我而言,这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早晨光景。

    班导师拿着点名簿,一个一个念著名字:「开始点名……有够会!痒痒!莓干丝!」

    被班导叫到名字的同学一个接着一个答有。

    出声应答的都是女生。这所学校是采取男女分班制。

    在这个学生只有十一个人的小班级里,很快就叫到了我的名字。

    「惠惠!」

    「有。」

    最后叫了我的名字,听见我答有之后,班导便满意地点了点头说:

    「很好很好,全都到齐了。那么……」

    「老、老师!」

    正当班导准备阖上点名簿时,坐在我旁边的同学举起了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没有叫到我的名字……」

    「嗯?喔,抱歉!对喔,第二页还有一个名字是吧。不好意思啦!那么……芸芸!」

    「咿……有!」

    名叫芸芸,将一头中长发以缎带绑了起来,看起来就很有模范生感觉的那个同学,微微红着脸地回应了声有。

    ——这里是名为红魔之里的红魔族村庄当中的一所小小的学校。

    到了一定的年龄,村里的小孩就会进入这所学校学习一般知识。到了十二岁,就会得到称作「大法师」的上级魔法师职业,然后开始修练魔法。

    天生智力、魔力都很高的红魔族,一般都会待在学校修练,直到学会魔法为止。

    在这里,学会魔法就等同于毕业。

    也就是说,这间教室里的学生,还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使用魔法。

    在这里的每一个学生,都为了学会自己想使用的魔法,不分昼夜地储蓄著称作「技能点数」的东西。

    根据想学的魔法不同,所需的技能点数也会跟着变动。

    越是强大的魔法,就需要越多技能点数才能学会。

    而在这里的学生们想学的魔法都是一样的。

    上级魔法。

    那是所有魔法师都向往的技能,学会了就能够使用各种强大的魔法。

    在红魔之里,学会这个技能才会被当作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

    「那么,接下来公布考试的结果。依照惯例,前三名可以得到『升技魔药』,请被叫到的同学到前面来拿。首先是第三名!有够会!」

    我头也不回地瞄了被叫到名字,看起来有点懒散地上前去拿魔药的同学一眼,就继续望着窗外发呆。

    「第二名,芸芸!不愧是族长之女,干得好!下次也要继续加油。」

    「啊,好、好的!」

    我看向隔壁的座位,只见芸芸红着脸站了起来。

    想增加技能点数,就必须先打倒怪物,并累积得到的经验值才能提升等级,又或是喝下能够提升技能点数的稀有魔药。

    所以,想要尽快学会上级魔法的同学们,无不为了得到这种魔药而拼命。

    「那么,第一名,惠惠!」

    被叫到名字的我,离开座位去领魔药。

    旁边的芸芸一脸心有不甘地看着我。

    「你的成绩还是一样亮眼呢,干得好!不过,你的技能点数应该早就存到足以学会上级魔法的程度了才对吧……算了,今后也要继续努力向学喔!」

    领到魔药之后,我回到座位上,再次望向窗外。

    从位在二楼的教室的窗户看出去,连村庄外面的景色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小时候遇见的那个我连名字都没问到的人,现在是不是也安然无恙地在哪里旅行呢?在班导激励着其他同学时,我从胸前轻轻抽出一张卡片。

    称作冒险者卡片的这张卡片上,职业栏的地方写着的是大法师。

    等级是一。

    等级栏底下显示着技能点数为四十五。

    然后,写着可学习技能的栏位上,有一排亮起的文字,显示着「『上级魔法』所需技能点数三十」等字样。

    「其他人也要向惠惠看齐,好好用功,早日学会上级魔法!那么,就开始上课吧!」

    心不在焉地听着班导的声音,我看着卡片的技能栏上一行灰暗的文字……写着「『爆裂魔法』所需技能点数五十」的技能,并伸出手指摸了摸。

    红魔族认为学会上级魔法才算是独当一面,但我想学的并不是那个魔法。

    那个身穿长袍的人,施展的那招究极破坏魔法,至今依然烙印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我绝对要学会爆裂魔法。

    然后,总有一天我要让那个身穿长袍的人,看看我的魔法——

    2

    第一堂课结束之后,一进入下课时间,就有人用力拍了我的桌子。

    「惠惠!你知道我想怎样吧?」

    对我这么说的,是邻座的芸芸。

    她是红魔族的族长之女,也是文武双全的优秀班长。

    「好啊。顺便先问一下,我今天的早餐是什么?我的肚子已经饿扁了。」

    「这、这样啊?今天的配菜是我特别精心制作的……不、不对吧!为什么是以我会输为前提啊?今、今天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身为族长之女,我今天一定要赢给你看!」

    同时,她也是每天都为我作饭的自称竞争对手。

    芸芸一面如此宣言,一面将自己的便当盒放到我的桌上。

    相对的,我则是将刚才拿到的魔药放在桌上说:

    「那么,今天也是由我来决定比赛内容。毕竟,你好歹也是族长之女,应该稍微礼让我一点才对。再加上稀有的魔药跟便当相比,照理来说并不是对等的赌注。」

    「我、我知道啦,这次也让惠惠决定比赛内容就是了!」

    真是太好骗了。

    「就比接下来的发育测定吧。看谁是比较小巧玲珑,对世界环境比较友善的女人……」

    「太奸诈了,太奸诈了啦!这种比赛我绝对不可能赢过惠惠啊!」

    啥……!

    「虽然是我自己说要比这个的,但听你自信满满地这么说还是让我觉得不爽!我们明明就同年,怎么可能差太多!你这个女人未免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吧!」

    「好痛好痛!住手,我们要比的是发育测定吧!这么想动手动脚的话,在体育课上较劲不就好了!」

    就在我捶着芸芸的时候,其他同学都纷纷走向保健室。

    没问题的,小时候那个人告诉我,只要变成大魔法师就可以变成巨乳。根据我长年调查的结果,这个逻辑似乎并没有错。

    大概是因为魔力流动旺盛,能够增强血液循环,并促进发育的关系吧,村里的高强魔法师们多半都是巨乳。

    既然如此,现在成绩名列全班第一的我,不久之后应该会变成巨乳才对。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走向保健室。芸芸也连忙跟了过来,对着我说:

    「呃,惠惠!如果你那么有自信,那直接比看谁比较大不就好了吗?啊、啊!不要走那么快啦……!」

    当我走进保健室时,测定已经开始了。

    在我们这个只有女生的班上,我是个子最小的。

    然而,我认为这应该是跟营养学这东西有关的结果。

    因为家父是个感性较为特殊的魔道具师傅,我们家一年到头都在喊穷。

    或许就是每天三餐不正常的生活影响了我的发育。

    「哎呀,有够会同学又长大了呢,现在应该是全班最大的吧。下一位……是惠惠同学啊……那个,老师说过很多次了,无论怎么抬头挺胸都没有意义喔。发育测定用的是测量魔法,像你那样深呼吸之后憋气,对数值来说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喔。」

    我微薄的抵抗毫无作用,保健室的老师用魔法识破了我的数值。

    「嗯……那个,惠惠同学稍微长高一点了呢。嗯,就这样。下一位换芸芸同学了喔。」

    「讨厌啦,我又变大了,一定会输啦……啊啊,果然!今天又输给惠惠了……啊,好痛好痛!为、为什么啊?我输了比赛,便当也被抢走,为什么还要被惠惠打啊!」

    「这种事情应该要去问你那可恨的胸部才对!」

    「惠、惠惠同学,压力对发育有害喔!」

    3

    正当我吃着从芸芸那边诓来的本日早餐时……

    「惠惠!这里有最适合拿来饭后甜点的,添加天然尼禄依德的高级布丁喔!」

    「谢谢。啊,没有汤匙耶。」

    「啊,抱、抱歉,等我一下喔。」

    我一面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吃着芸芸的便当,一面望着迅速拿出汤匙的芸芸。这时,她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便将布丁和汤匙用力放在桌子上说:

    「不对吧!我要说的是我们再来比一场,这次我赌布丁!为什么我得无微不至地照顾惠惠才行啊!」

    「我每天都觉得自己是芸芸养的小狗小猫啊。所以,我也差不多可以陪你回家啰。然后,回家的路上再一起买个东西边走边吃吧。」

    「咦!可、可以吗……?不、不对啦!我和你是竞争对手!而、而且说什么边走边吃,反正你一定只是觊觎着我买的食物吧!」

    我什么时候变成她的竞争对手了啊?

    总之,我先将吃完剩下的空便当盒还给芸芸。

    「多谢招待。今天的调味很不错,非常好吃。明天的话,我想吃点蛋白质类的呢。」

    「啊,这、这样啊?那明天……」

    芸芸开开心心地接过便当盒并迅速收进包包里,这时才又回过神来说:

    「我、我就说了,这样不对啊!为什么我……!」

    「回位子上坐好——已经开始上课啰。啊,不准带布丁来学校喔,没收!」

    「「啊啊!」」

    不知何时,班导已经走进教室,还拿走了布丁。

    尽管坐在我隔壁的芸芸哭丧着脸,嘴里念着「我的布丁……」,这堂课还是开始了。

    班导在黑板上写着魔法的系统,并要我们将笔记抄下来。

    在我们默默抄着笔记时,班导在讲台上一面大方地吃着布丁,一面就开始解说起魔法。

    「好,今天要说明的是特殊魔法。首先是写在这里的三种魔法。初级、中级、上级魔法。关于这三种魔法,应该已经不需要再说明了吧。我想,你们应该都认为上级魔法才是最棒的魔法吧。」

    班导接着又在黑板上写了三种魔法。

    「这个世界上除了上级魔法以外,还有炸裂魔法、爆炸魔法、爆裂魔法等特殊系统的魔法。这些魔法的威力都非常强大,但学习起来相当困难,耗损也很大,不太常有人使用。」

    原本一直盯着班导手中的布丁的我,听见爆裂魔法这个词汇,瞬间就竖起了耳朵。

    「首先是炸裂魔法。这种魔法的威力足以炸碎岩层,在国家推动公共工程时经常请会使用这个魔法的魔法师帮忙。话虽如此,想学会这招,所需的技能点数就足以匹敌上级魔法。所以,除非想当土木方面的国家公务员,不然还是别学这个魔法比较好吧。」

    炸裂魔法。炸裂魔法啊……

    我仔细将炸裂魔法几个字写在笔记本上,并且专注听着班导接着说明的每一字每一句。

    「接着是爆炸魔法。这原本是传说中的大法师最擅长的魔法。在爆炸魔法的连射之下,对上她的怪物们都毫无抵抗之力地被一一葬送了。但是,这个魔法每一发所需消耗的魔力都非同小可。一般的魔法师顶多只能使用几次吧。即使对自己的魔力再怎么有自信,学这招也不太实用。」

    爆炸魔法——爆炸魔法——

    我认真地写了好几次爆炸。

    接着,班导放下粉笔,专心吃起剩下的布丁来了。

    可恶,最重要的爆裂魔法还没说明啊。

    「老师,还有一个魔法……关于爆裂魔法呢?」

    在全班同学都注视着举手站起来这么说的我时,班导放声大笑回应道:

    「先别管爆裂魔法啦。不但花费的技能点数多到不行,就算真的存到点数,好不容易学会了,那一招的消耗魔力之高,就连拥有相当程度魔力的人都很有可能连一次都发不出去。就算成功发招了,其惊人的威力不只是解决掉怪物而已,甚至还会改变周围的地形。要是在地城里发招,会造成地城本身整个倒塌,而施展魔法时发出的巨大爆炸声响,更是会引来周遭的怪物。没错,爆裂魔法不过就是搞笑魔法啊。」

    4

    ——第三堂课是国语课。

    「那么,各位同学。对于我们红魔族而言,文法和词汇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惠惠!这些对于我们红魔族来说到底重要在哪里,你回答看看。」

    被班导点到的我,原地站了起来:

    「因为咏唱的速度以及发音的正确度,对魔法的控制会有影响。」

    「三分,完全不行啊。」

    「三、三分!」

    我居然只有三分……三分……

    沮丧的我因为打击而摇摇晃晃地坐回位子上之后,换隔壁的芸芸被点到了。

    「下一个,芸芸!来说说正确答案吧。」

    「是、是的!自古便遭到封印的魔法当中,有些用了古代的文字。在解读禁咒之类的魔法时,熟习文法、词汇是不可或缺的。」

    「三十分!用到禁咒、遭到封印的魔法等等的词汇是还不错,除此之外就完全不行!」

    「三十分?……三十分吗……」

    芸芸落寞地坐回位子上,而班导则是一脸像是对我们非常失望似地,重重叹了口气说:

    「唉……你们真的是这个班上的前几名吗……」

    「「啊!」」

    我和芸芸放声抗议班导的态度,但令人火大的班导没有理会我们,又点了一个同学。

    「有够会!对于红魔族而言,文法和词汇的基础到底为何重要!」

    实力位居班上第三名的有够会原地站了起来,挺起胸膛说:

    「为了避免像是爆炎的驭炎者之类奇怪的外号出现。还有,为了将战斗前报上名号的台词编得更加帅气,炒热现场的气氛。」

    「一百分!没错,我们红魔族的名号非常重要。像我也有个红魔之里首屈一指的名号。而且在毕业的时候,你们当然也得想好自己的名号。好了,下一堂是体育课,到时候我就会示范给你们看!」

    5

    本校美其名为操场的地方,其实只是在学校前面一个用火焰魔法将杂草烧掉的广场。

    披上斗篷的班导从刚才开始就站在那里,一直烧着某样东西。

    烧东西的烟从我们到校的时候就一直冒着,所以班导大概是为了这个时候,特地一大早就到学校来了吧。

    烧东西的烟窜升到天际,空中有着一大片低垂的乌云。

    我想,这个班导大概是为了这堂课特地烧了昂贵的祈雨护符,并事先唤来乌云。

    天上的云层似乎到了让他满意的大小,班导点了一下头之后说:

    「好!那么,现在开始上体育课……正确说来是战斗训练!对于我们红魔族而言,战斗中最重要的是什么?那么……芸芸!你来回答!」

    「我、我吗?这、这个嘛,战斗中最重要的……是、是冷静!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面对任何事情都处变不惊的态度,要保持冷静!」

    「五分!下一个,惠惠!」

    「才五分!」

    被班导评为五分的芸芸喃喃念着「才五分……」,显得相当沮丧。

    战斗中最重要的是什么?这种问题打从一开始,答案就只有一个!

    「是破坏力。蹂躏一切的力量!我认为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五十分!力量确实是必要的。如果没有足够的破坏力,确实不能算是红魔族的战斗。但这不是正确解答!这样只能得到五十分!」

    「我、我只有五十分……?」

    「我才五分耶……」

    看着落寞的我和芸芸,班导一脸像是在说名列前茅的两个人还给出这种答案真是太不像话了似地,接着就往地上啐了一口。

    「呸!」

    「「啊!」」

    我们见状又放声抗议,但可恨的班导依然不理我们,指着一个同学说:

    「有够会——!你应该知道才对!没错,盖住你左眼的眼罩是那么适合你,你应该知道战斗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才对!」

    带着眼罩遮住左眼的同班同学,听说脱光之后非常惊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同年女生的有够会站上前去。

    她以食指将眼罩由下往上一揭——

    「是帅气度。」

    「一百分!很好,果然有够会,给你一罐升技魔药!没错,就是帅气度!我们红魔族的战斗就是开场就要够华丽!那么,接着我就来实际示范以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Call of Thunderstorm』!」

    班导咏唱出某种魔法之后,从刚才便一直低垂的乌云当中,开始若隐若现地闪着蓝白色的电光。

    看来他发动的魔法相当强大,周遭开始刮起不自然的强风。

    在同学们无不因为强风吹袭而压着头发之际,班导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法杖,对天高举。

    「吾乃噗兹。身为大法师,擅使上级魔法……」

    正当班导在报上自己名号时,一道落雷打在法杖的尖端上。

    然后,班导随手一拨,斗篷便随风飞舞。

    「身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级任导师,乃终将坐上校长宝座之人……!」

    随着班导这么说,空中出现了一道更大的落雷。

    以雷光为背景,班导举着法杖,斗篷任风摇摆,便维持这个姿势动也不动了。

    「「「好、好帅!」」」

    在同班同学齐声赞叹之际,我看向身旁,发现只有芸芸一个人双手捂着通红的脸,轻轻颤抖着。

    看着这样的她,我原本以为是因为班导帅到让她不敢直视,结果她喃喃地说:

    「好、好丢脸喔……!」

    听说她的观感与众不同,非常奇怪,看来是真的。

    据说,有些人在进入青春期之后会特别崇拜奇怪的人,这种症状就叫做中二病,或许她也是那一类的人吧。

    周遭依然是狂风大作。这时,班导终于有了动作,他拍了拍手说:

    「好——!那么,你们随意找个同学,两个人组成一组!然后一起创作出帅气的报名号台词,并研究各种姿势!」

    听班导这么说,芸芸抖了一下。

    才想着她不知道是怎么了,观察了一下,只见她畏畏缩缩地四处张望之后,最后还是斜眼偷瞄着我。

    我想,她大概是想和我一组,但才刚自称是我的竞争对手,所以现在说不出口吧。

    ……害我觉得有点烦躁。

    还是硬拉她跟我一组,再用我帅气的姿势来吓哭她好了。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旁边有个人对我说:

    「惠惠,你找到搭档了吗?没有的话要不要和我一组?」

    我转身过去,只见一对难以想像跟我一样是十二岁的巨乳,像在炫耀般蹦到眼前来。

    ……这让我觉得更是烦躁。

    这时,我的背后传来小小的一声「啊……」的轻叹。

    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芸芸。

    戴着眼罩的同班同学有够会对我搭话之后,大概是在做热身运动吧,她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就原地跳了起来。

    随着她的跃动,那对胸部……

    ………………这个家伙是敌人!

    「也好。根据我调查的统计数据,你未来非常有可能成为实力高强的大魔法师。既然如此,不如就趁现在,在这里分出个高下!」

    「有、有统计数据看得出那种事情吗?」

    芸芸乖乖地吐嘈,但现在的我没心情理她。

    此时,班导大声说:

    「好——大家都找到搭档了吗?最后会多一个人,所以要和老师一组喔——」

    「咦?啊!」

    芸芸连忙环顾四周,发现只剩下她是一个人,便两肩一垮,垂头丧气地走到班导身边。

    …………

    「有够会,我今天觉得不太舒服,这堂体育课我想休息。或许是芸芸刚才给我吃的便当里加了什么东西吧。」

    「咦咦!」

    听见我这番话,芸芸露出一副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的表情。在她受到打击时,我说:

    「老师,我身体不太舒服,今天的体育课也可以让我去休息吗?」

    「你又来了。不行不行,你从来没有好好上过任何一堂体育课吧。今天的体育课内容非常重要,不准你装病。」

    在这个不知变通的班导面前,我发出呻吟,并当场蹲了下去。

    「不行,这招对老师可没用……」

    「要、要觉醒了……!再这样下去,我体内的某个人就会占据这个身体……!」

    「什么?惠惠,你……!难不成被封印在你体内的那个要觉醒了吗……!那就没办法了,我允许你去保健室。记得请保健室老师帮你施加牢靠的封印喔。」

    「我知道了。那么,我先告退。」

    「很好——!大家都找到搭档了吧?那么,开始练习!」

    听着班导这么说,我一边就朝着保健室走去。

    好不容易靠芸芸的便当得到了热量,怎么可以消耗在体育课上呢?太浪费了。

    我喝了保健室老师给的施加封印之力的传说中的市售营养剂之后,便在床上躺平。

    在安静的保健室内,我躺在床上,把棉被拉到脖子上来,然后想起班导说过的话。

    ——爆裂魔法是搞笑魔法。

    我直接把棉被拉过头,准备靠睡觉忘记这份不悦。

    「老、老师——!下雨了!开始下雨了……应该说,这是豪大雨吧!我们已经见识到老师帅气的一面了,可以请老师收起这场雨吗?」

    「校长最宝贝的,种在花坛里的郁金香被冲走了!」

    「不、不行!糟糕了,这么说来,今天是魔力的来源——月亮升到最高点的日子……!是我压抑住的魔力满溢而出了吗……!这里就交给我了,我来停止这场雨!你们不用管我,快进校舍避难去吧!」

    「老师——!请你乖乖承认是自己只顾着营造气氛,完全没想到收拾残局的方法吧!」

    听着操场上传来的声音,我一边就闭上了双眼——

    6

    「惠惠,你为什么要在我的座位前面晃来晃去,故意炫耀你的升技魔药呢?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事吗?」

    「没有啊,我并没有想说什么……话说回来,芸芸今天的午餐便当看起来好好吃喔。」

    「是、是吗?除了准备被惠惠抢走的便当之外,我还另外作了这个……这、这个不会给你喔!和比赛的赌注不同,这个便当也被抢走的话我就没午餐了,我可不会跟你比赛喔!」

    「……」

    「别这样好吗?干嘛拿魔药在我眼前摇来摇去的,你快点喝掉啦!」

    「…………」

    「我、我不是叫你别这样了吗!这个不会给你喔!就算你露、露出那种难过的眼神,我、我也…………顶多……分你一半…………」

    ——吃着芸芸分给我的午餐时,校内广播响了起来。

    『今天早上突然下起了神秘的大雨,根据噗兹老师的见解,这肯定是封印在红魔之里一角的邪神搞的鬼。经过校长的调查,发现这场大雨确实有受到魔力干扰的迹象,断定这是人为造成的降雨。所有老师将着手控制这场雨,因此下午的课程将暂停。由于暴风、落雷、大雨可能造成危险,同学们请勿回家,留在校内自习。』

    班导似乎将自己的错嫁祸给邪神了。

    正当我想着该怎么拿这个把柄叫他请我吃晚餐的时候,有几位同学站了起来。

    大概是想去学校的图书馆打发时间吧。

    ——我也有点事情想调查一下。

    当我大口扒完芸芸给我的便当……

    「我、我不是说一半吗!我明明就说只给你一半!」

    并将便当盒还给芸芸之后,我也朝着图书馆走去。

    ——不愧是出了许多魔法师的红魔之里的学校,图书馆的馆藏相当丰富。

    类型从奇怪的童话,到不知道会在什么方面派上用场的入门书都有。

    擅自跟着我来的芸芸,在汇整了各种入门书的书架那边找书。

    《看了就能交到朋友的禁忌魔导书》、《田螺也能学会社交》……

    我看见芸芸拿了这些书名莫名其妙的书,不过见她两眼发亮,还看得很入迷的样子,我决定不去管她。

    当我一边找着想要看的书的同时,伸出了手指,一路摸着架上的书的书背。

    《红魔族诞生秘话》、《魔导技术大国毁灭之路》、《地狱公爵系列第四部——千里眼恶魔》、《来自异世界的居民之传言与真相》……

    看见一本本毫不吸引我的书之后,我终于找到想看的书了。

    《爆裂魔法的实用性》。

    我拿起这本书,一页一页翻了起来。

    「爆裂魔法,乃是究极的破坏魔法,亦是能够对任何存在都造成伤害的最强攻击魔法。现在,学习该魔法的方式已近乎失传,只有长期研究魔法的人,或是活在世上已久的非人魔法师才会知道。」

    我翻著书页的手指在这里停了下来。

    ……会用这般魔法的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而且,与学习的困难度相比,使用上的限制实在太多。因此学了该魔法的魔法师被称作地雷魔法师,经常被冒险者们拒绝加入队伍。」

    看到这里,我对爆裂魔法的执着稍微有点动摇了。

    小时候见识过的那招,仿佛能够蹂躏一切的破坏魔法。

    我一直崇拜着那个戴着兜帽的人和那招魔法,但是——

    「首先,才能平凡的人根本不可能学会,即使学会了,也因为消耗的魔力太多,很有可能无法使用。为何有人开发出这种魔法是个谜,目前也只有长寿的非人魔法师会因为一时糊涂而使用过剩的技能点数学习该魔法…………」

    ……我决定不再看下去,把书塞回书架上。

    要是继续看下去,我觉得自己的心灵会严重受创。

    在我把书放回去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一本书名非常令人好奇的书。

    《暴坊君主》。

    被这个奇怪的书名吸引,我拿起放在旁边的那本书。

    ——故事是在说一个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卸任君主,带着两名随从兼看护在领地内徘徊,自称在匡正世俗。

    在因缘际会之下,村民们得知了老人的真实身分,并向老人抗议坏领主的恶行;然而坏领主却打死不承认,反咬村民们说谎。

    老人表示发生争执的双方都有错,便拔刀砍向村民们和坏领主,于是村民们和领主便团结起来,击退了老人。

    老人在气愤之下,宣称这种地方烧掉算了,但两名随从说吃饭的时间到了,并加以安抚老人,将他带回去。

    并肩作战之后,村民们和领主大和解,也知道了团结的重要性。最后,他们在该领地建立起一个不输给任何地方的巨大都市——

    ……第二集在哪里啊?

    就当我在书架上找着这本书的续集时……

    「你在看那是什么书啊?太好笑了吧!是怎样,你没有朋友吗?」

    安静的图书馆当中,冒出这么一个不该有的喧嚷。

    仔细一瞧,就在传出声音的地方看见一个同班同学和芸芸。

    这是……这种发展是……!

    「朋、朋友这种东西……我当然……」

    「没有吧?不然怎么会看那种…………《和鱼类也能交朋友》……?我、我说,你也别看那本吧,至少找哺乳类好吗……」

    「到此为止!」

    我跳到芸芸和同班同学面前,指着那个同学说:

    「居然这样捉弄攻击一个年幼少女!然后就当少女心灵受创之际趁虚而入,摆出朋友的样子,提出各种没道理要求!这就是你的企图吧!就算骗得了别人,也瞒不过我的眼睛!」

    「咦咦?」

    被我识破企图的同班同学难掩动摇地说:

    「等、等一下,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因为芸芸拿了很搞笑的书,才会找她说话……」

    「惠、惠惠,你怎么了?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书,被影响了?那个……她真的只是来找我讲话而已……」

    同班同学和芸芸纷纷这么说,而我回应道:

    「不,只是因为嗅到一点纠纷的味道,我又刚好很闲,想说来瞎搅和一下。而且因为翘了刚才的体育课,只有我一个没练习到报名号,所以有点想发泄一下。」

    「「你最没道理啦!」」

    或许是因为听见芸芸和同班同学同时如此大叫吧,有人打开了图书馆的门,并说:

    「喂,你们很吵耶。在图书馆里要保持安静。邪神下的这场雨总算是停啦。校长和我的力量加起来,好不容易才超越了邪神的力量呢。」

    「老师,你不是对我们说『是我压抑住的魔力满溢而出了吗……!』什么的吗?什么事情都推给邪神的话,邪神也太可怜了吧。」

    同班同学如此吐嘈说词反反覆覆、信口开河的班导,但是……

    「不,村里的人去邪神之墓看了一下,发现好像有哪个蠢材碰过封印,封印真的快要解除了。封印的碎片好像少了几块,不见踪影。照目前的状态看来,被封印在墓中的邪神和邪神的仆人随时都有可能跑出来。由于封印是针对邪神而设,邪神的仆人不太会受到封印的影响,很有可能从封印的缝隙当中爬出来。在再封印结束之前,你们放学的时候要成群结队地回家,不可以落单喔。」

    班导却说着这样的话。

    7

    「你们知道吗?听说距今七年前,我们都还小的时候,邪神的封印也曾经濒临解除呢。邪神之墓前面不是有一个很大的陨石坑吗?据说那是某个流浪魔法师再次封印邪神的时候留下来的痕迹喔。」

    回到教室里,我发现同班同学们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在这种乡下地方,像这样可疑的谣言也可以让大家聊得很起劲。

    因为是小时候的事情,我已经不太记得了,但她们所说的流浪魔法师,应该就是救了我的那个戴着兜帽的人吧。

    学校的老师们都要前去调查邪神,所以我们今天已经可以直接回家了。

    同班同学们纷纷和住在附近的人一起回家,教室里只剩下我和芸芸。

    因为我们家盖在红魔之里的边陲,这个班上没有和我住在附近的人。

    除此之外,我之所以会被丢下来,大概和我在回家路上看见同学买东西边走边吃,就会一直跟在旁边不住念着「好好吃的样子喔、好好吃的样子喔」想分一点来吃也有关系吧。于是无可奈何的我站了起来,准备一个人回家。

    「啊…………」

    这时,同样还留在教室里的芸芸,像是想叫住我似地伸出一只手,然后轻轻叫了一声。

    「怎样?」

    「咦!没、没有啦,就是……我想说,惠惠家在我回家的路上,所、所以……」

    因为是红魔族的族长,芸芸家就盖在红魔之里的中央。

    回家路上要经过我家的话,很显然是绕远路吧……

    「……你要和我一起回家吗?」

    「可以吗?啊,可是我们是竞争对手,其实不应该像这样亲近彼此……!」

    芸芸先是表情一亮,然后又搬出这种难搞的说词,于是我丢下她快步走出教室,她便哭丧着脸追了过来。

    「等我一下啦!明、明天再开始!我们明天再恢复竞争对手关系!」

    ——带着芸芸来到外面时,天上依然覆盖着阴暗的乌云。

    我们的班导只是为了营造那个气氛,而引发了如此大规模的异常气象吗?

    只为了那一刹那,不惜血本焚烧了昂贵的护符,从这点看来真不愧是一流的红魔族。

    基本上,我们的班导在很多方面都还满废的,就只有这一点令人赞赏。

    我头也不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时跟在我后面的芸芸战战兢兢地对我说:

    「呐,惠惠,你有时间吗?就是,如果你方便的话啦……」

    芸芸问我要不要绕到别的地方去吃点小东西。

    而且还说要请我吃。

    「当然,我又没有理由拒绝。不过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啊?」

    「咦!没有啦,只是我有点饿……」

    见芸芸红着脸,显得有些难为情,于是我说:

    「也对,你正值发育期,会这样也没办法。可是,一个女孩子这么贪吃不太好喔。」

    「等一下!惠惠没资格说这种话吧?再说,都是因为惠惠吃掉我的午餐,我才会肚子饿!而、而且……」

    芸芸的声音突然变小:

    「回、回家的路上,和朋友买东西边走边吃,绕到别的地方去逛逛……之类的……算、算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期待吧……」

    「咦?你说什么?」

    听见芸芸轻声嘟哝,我特地回头走到她身边,附耳过去追问。

    芸芸红着脸宣称她什么都没说,但我缠着她一直问,直到她把刚才说过的话说清楚了,这才放过她。

    8

    「请进!欢迎来到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咖啡厅!哦,这不是飘三郎的女儿惠惠吗?听说你在学校表现得很好嘛,大家都称呼你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喔。今天在外面吃饭啊?真难得,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热量高又可以很有饱足感,不容易饿的东西。」

    「惠惠,没有女生这样点餐的啦!请问,老板有没有什么特别推荐的东西……」

    坐在村里唯一的咖啡店当中,我和芸芸在露天座位区斗嘴。

    似乎认识爸爸的老板递出菜单说:

    「我推荐的东西啊……今天特别推荐的应该是『受暗黑神庇佑的炖菜』,还有『熔岩龙之吐气风味辣义大利面』吧。」

    「那我要辣义大利面。」

    「我要菜单上的这个,『献给魔神的羔羊肉三明治』。」

    「好!熔岩龙之吐气风味辣义大利面跟献给魔神的羔羊肉三明治是吧!稍等一下!」

    「普通的辣义大利面就好!」

    在芸芸不知为何红着脸订正菜名的时候,我一点一点喝着咖啡厅提供的果汁加味水。

    「呐,惠惠、惠惠。虽然有点突然,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既然你都请我吃饭了,大部分的事情我都愿意回答喔。要问我的弱点吗?我今天的弱点是甜食,饭后甜点是我最大的弱点。」

    「我才不是要问这个呢!而且那算什么弱点啊,你平常明明就狂吃甜食!」

    「俗话说甜食是少女的大敌嘛。所以,你想问我什么?」

    我一催促芸芸继续说下去,她便突然忸忸怩怩了起来。

    看见这个家伙的反应,就让人很想捉弄她。

    「我说啊,惠惠,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啊?」

    「芸芸发情了!」

    见我被她的发言吓得站了起来,芸芸连忙哭丧着脸说:

    「不、不是啦!只是,女生聚在一起的时候,一般来说不是都会聊些恋爱话题吗?我只是很向往那种感觉罢了!并不是因为我有喜欢的人!」

    听她这么说,我才放心地坐回位子上。

    「该怎么说呢,芸芸在红魔族当中也是特别怪的一个。我听说了,体育课的时候你好像一直很不好意思,迟迟不肯摆出帅气的姿势吧?」

    「奇、奇怪的人真的是我吗?从小开始我就一直觉得红魔之里的人其实都是怪人……」

    听我这么说,怪胎芸芸显得有些失落。

    她之所以在班上显得格格不入,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吧。

    「所以说,芸芸喜欢怎样的男生?」

    「咦?」

    听我这么问,芸芸红着脸瞪大了眼睛。

    「你不是想聊恋爱话题吗?顺道一提,我喜欢的是争气的男人,绝对不能负债。不会见一个爱一个,也不会出轨。随时力争上游,每天努力不懈,就是要这种诚恳又老实的人,我才会喜欢。」

    「诚恳又老实的人啊。因为惠惠出乎意料地温柔,又很会照顾人,我还很担心你会被完全和你的期望相反,无可救药的废人给骗走呢……好痛好痛!我、我开玩笑的啦!我嘛……我喜欢文静、乖巧,在我分享当天发生的事情时,会在一旁专心听我说的温柔男生……」

    ——平静的傍晚时分。

    我和我的自称竞争对手一面聊着这种没营养的话题,一面走回家。

    9

    「我回来了——」

    「姊姊回来了!」

    回到家里,我听见一道充满朝气的声音伴随着乒乒乓乓的脚步声。

    出来迎接我的,是我刚满五岁的妹妹,米米。

    米米身上穿的是我以前穿过的长袍,而过长的下摆边缘拖着地,沾满了泥土。

    「唉……你又把长袍的下摆弄得都是泥巴了。姊姊不是要你乖乖看家吗?又跑出去玩了是不是?」

    「嗯!我赶跑了报社的大哥哥,所以之后就跑出去玩了!」

    「喔,今天也赢了啊,不愧是我的妹妹。」

    「嗯!我说『我已经三天没有吃过固态食物了』,大哥哥就留下餐券给我!」

    说着,米米自豪地拿出她的战果来炫耀。

    我摸了摸优秀的妹妹的头,这时米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姊姊身上有好香的味道。」

    「哎呀,不愧是我的妹妹。这是礼物,是献给魔神的羔羊肉三明治喔!吃吧,吃到你的肚子撑爆为止!」

    「好棒喔!我好像变成魔王了!那我抓回来的晚餐,就当成明天的早餐吧!」

    开心地接过三明治的米米,突然说出这种话。

    ……她抓回来的晚餐。

    我想起以前米米曾经抓了一大堆蝉回来说要炸来吃,害我觉得有点恐怖。

    「米米,你说的晚餐是什么?你抓了什么回来?」

    「姊姊要看吗?我历经死斗才打倒了它,是一只凶暴的漆黑魔兽喔!」

    留下这样令人不安的话语,米米冲进家里面。

    希望不是昆虫类。

    希望不是昆虫类!

    我一面祈祷一面等待,终于,米米抱着一样东西跑出来……

    「喵……」

    是一只黑色的小猫。不知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它看起来累瘫了。

    「……好大一只猎物啊。」

    「嗯,米米很努力喔!它一开始还在抵抗,不过我咬了它一口之后就安分多了。」

    「打赢了是很值得高兴,但是不可以看到什么东西都乱咬喔!」

    听我这么说,米米乖乖点了头,而我从米米手上接过那只小黑猫。

    我双手抱好那只黑猫之后,它像是经历过非常可怕的遭遇一般,害怕地把头贴到我的胸口,整只缩了起来。

    米米双手抓着我带回来的三明治狂吃了一阵之后,这才盯着手上的东西看,将吃到一半的三明治递给我说:

    「……姊姊要吃吗?」

    「我吃很饱,所以米米可以全部吃掉喔。比起那个,这颗毛球可以给姊姊保管吗?」

    「嗯!」

    于是米米就这样继续埋头啃着三明治,一脸很幸福的样子。

    ——回到房间之后,我放开那只猫,它便大大方方地窝在我的棉被上。

    「好了,该拿这个家伙怎么办呢?」

    这种毫不客气的态度。

    这个家伙搞不好其实是个大咖也说不定。

    我总不可能遵照米米的期望,把它当成早餐吃掉。话虽如此,我们却也没有余力把它养在家里。

    然而,就算直接把它丢到外面去,要是再次被米米抓回来,这个家伙是真的会被吃掉。既然如此——

    10

    ——教室内喧闹不已。

    「……惠惠……惠、惠惠。」

    「早安,芸芸。你怎么了,干嘛露出那种表情?」

    皱紧眉头,一脸困惑的芸芸回了我一声早安,然后说道:

    「什么怎么了……那只动物是什么?」

    「是使魔。」

    芸芸口中的那只动物,是仰躺在桌子上玩着我的指尖的黑猫。

    我正式向大家介绍我的使魔。

    「使魔?我还以为能够使唤使魔的魔法师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当中呢!」

    「你们看,那张惹人怜爱又厚脸皮的小脸蛋!太可怕了,竟然装出那副天真无邪的小猫脸,帮它的主人惠惠抢我们的午餐!」

    「真不甘心!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喂它吃东西!」

    看来班上的同学都被我的使魔的魅力迷得神魂颠倒了。

    说不定,这个孩子具备着魅惑的魔力呢。

    待在这里的话,它至少可以自己挣到吃的东西,这样我就放心了。

    「呜、呜哇——……它的毛好蓬好软喔……!惠惠,它叫什么名字?你已经帮它取好名字了吗?」

    两眼发亮的芸芸正打算摸猫,但她才刚伸出手,黑猫便举起前脚,保持警戒。

    连猫缘都没有的芸芸一脸落寞地把手缩了回去。

    「这只猫是怎样,只肯亲近惠惠吗?」

    有够会一面这么说,一面就伸出了手指,结果那只猫眯起眼睛,乖乖接受她的抚摸,害芸芸差点没哭出来。

    「我还没帮它取名字。而且以我们家的环境而言,让这个孩子独自待在家里无法保障它的生命安全,所以我想每天带它来上学。」

    听我这么说,班上的同学们都皱着眉头烦恼了起来。

    「它这么可爱,我是无所谓啦,只是老师不知道会说什么……」

    「对啊。它可爱是可爱,但我不觉得老师会准许这种事情耶,虽然它很可爱。」

    嗯,关键果然还是在于那个班导吧……

    「——不准。」

    走进教室来的班导,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驳回我的请求。

    我抱起那只极尽装可爱之能事的猫说:

    「老师,这是我的使魔。这个孩子必须以我的魔力为食粮才能够活下去,要是离开我的身边肯定会死掉。」

    「不准。连魔法都还不会用的人养什么使魔?学校里不准出现使魔,也不准出现零食!好了,把它放回原本的地方去吧。」

    果然不行啊……既然如此……!

    「老师,这是另一个我,是拥有我的力量的另外一半。虽然大部分的力量都在我身上,但这确确实实是另一个我。我们是一心同体,不能分离!」

    「……另一个你一直挣扎,好像很讨厌你抱它耶。」

    「我也差不多要进入反抗期了嘛。」

    我放开那只猫,它便跑到教室的角落在墙上磨爪。

    「看来你的另外一半正在顺从本能磨爪呢。」

    「为了备战,红魔族随时都在琢磨自己的武器。因为我夺去了大部分的知性和理性,另一个我才会像那样,变成充满力量与野性的野兽……」

    「可以。」

    「没错,乍看之下那个我是那么惹人怜爱,但内在…………真的可以吗?」

    班导突然就这么干脆地答应了。

    我接下来才正要叙述是怎么和另外一个自己展开死斗,并争夺这个身体的故事呢。

    「感觉好像很有趣,就这样让它留下来好了。」

    本班这位不正经出了名的班导,说出了这种令人不安的话。

    「——喂,惠惠!厕所要在固定的地方上喔!乖,来这里,在这里上!在这里嘘嘘!就是这样,做得很好!惠惠好乖喔!」

    「惠惠吃剩的东西放在这里会发臭吧?放到没有直射日光的地方去比较好。」

    「……………………」

    「啊——!惠惠真是的!不可以到处乱抓啦!装出那么可爱的脸歪头也不可以喔!不可以……啊啊,真正的惠惠实在是有够可爱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假惠惠突然抓狂了!不只可爱度,终于连知性和理性都被另外一半抢走了吗?」

    我翻桌之后,一个同班同学竟然把我叫成假惠惠了。

    「你说谁是假惠惠啊,我才是本尊!你们不要到处乱叫惠惠好吗!」

    「你、你是怎么啦,惠惠。明明就是惠惠说那只惠惠是你的另外一半的不是吗?一个是智慧与理性的惠惠,一个是力量与野性的惠惠不是吗?」

    「不要再惠惠惠惠惠惠惠惠地到处乱叫我的名字,我受够了!你们帮它取个名字啦!」

    抱着我的另外一半的芸芸对发怒的我说:

    「别、别这么说嘛,经过今天一整天之后,大家都已经认定这个孩子就是惠惠了……而且你看,惠惠也终于肯亲近我,肯让我抱它了!我看……别让这个孩子改名,干脆惠惠改名好了……好痛好痛!」

    「你这个叛徒!竞争对手的名字是可以随便改的吗!而且光是今天一整天,听到惠惠这个名字的次数就比我入学到现在还要多了吧!」

    听我这么说,同班同学们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说:

    「人家好不容易才开始觉得惠惠这个名字很可爱了说……」

    「唉——……我可爱的惠惠的名字,要被不太可爱的惠惠抢走了……」

    「喂,想打架的话我奉陪喔。」

    红魔族的规定是有人找碴必定开打。于是我举起椅子,摆出准备攻向同班同学的架势。

    「……海苔助。」

    这时,有够会突然这么说。

    看来,似乎是这只猫的候选名字。

    「……比利吉。」

    其他同班同学也开始提议。

    「挑挑。」

    「护护。」

    「和真。」

    被芸芸抱着的猫像是要打喷嚏似地,一直从鼻子发出呜鸣,似乎是不太喜欢大家接连取的名字。

    就在大家接连提出候选名字时,芸芸把猫高高抱起。

    「这孩子是女生耶……」

    「那……还是叫惠惠不就得了。」

    「宰了你。」

    正当我和一个同班同学开始扭打起来的时候,芸芸突然大声说:

    「黑!小黑……!之类的……大、大家觉得呢?因为,它、它是黑猫嘛……」

    「「「「…………」」」」

    于是教室陷入一片宁静,就在这时……

    「还不错啦,名字这么奇怪还满好记的。」

    「咦?会、会奇怪吗……?」

    嗯……

    确实是个奇怪的名字,但好像很好记。

    而且被取了这个名字的猫本身也只是在芸芸怀里眯起眼睛,看起来不算讨厌这个名字。

    「那么,暂时就先用小黑这个怪名字当它的假名吧。要是它正式成为我的使魔,我再帮它好好取一个帅气的名字。」

    「奇怪?呐,我真的有那么奇怪吗?在这个村里当中,我真的才是奇怪的那个人吗?」

    在芸芸血泪控诉的时候,我把小黑抱了起来。

    11

    「惠惠,今天要不要绕去小物店逛一下?」

    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我记得芸芸说我们耍亲近只限昨天,但不知为何,她今天也跟在我的后面。

    也罢,反正我并没有把她当成竞争对手,是无所谓啦。

    「这个村里有小物店这种地方吗?」

    「打铁铺的大叔说他开始做些小物当消遣了。然后啊,惠、惠惠……」

    「放学路上和朋友一起看些可爱的小物是你的梦想对吧。好好好,我们走吧。」

    于是,我今天和芸芸一起先绕去打铁铺才回家。

    「——喔,欢迎光临!怎么,这不是族长家的怪胎女儿,和怪胎飘三郎家的女儿吗!怎么了,你们想要什么东西?像你们这样的小女孩嘛,我看看……这把巨大的大剑如何?还有大斧和大锤喔。」

    「怪、怪胎……」

    「你怎么会想让娇弱的少女拿那种粗壮的武器啊?而且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武器吧。」

    追根究柢,在魔法师的村子里有间专卖武器防具的打铁铺这件事,本身就很有问题了。至少卖个法杖可能还有点需求吧。

    「就是女生挥舞巨大的武器才好啊,这叫反差啦,反差。」

    「哪个世界会有那种女生啦……芸芸,你怎么了?」

    一旁的芸芸在店里四处张望着。

    「请问,我听说老板开始作些小物当消遣了……」

    「小物啊,不就在那边吗?不过红魔族的人只喜欢长到异常的剑,还有形状复杂的武器,所以大家都不太喜欢就是了。」

    高大的打铁铺老板抬起下巴,撇向店内的一角。

    那边确实摆了一些不知道该说是小物,还是小刀类的东西……

    「以一般常理来说,所谓的小物不是小型的武器,而是可爱的小东西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我们店里都没顾客上门,不摆点这种东西就要喝西北风了。」

    我觉得是你选错地方开店了吧。

    不如说,他这样到底是怎么维持生计的啊?

    「看你的表情,是在怀疑我怎么有饭吃吧。我好歹也是个大法师。我耗费大量的魔力,用热量超乎寻常的炉具,打造出上等的铠甲。别看我这样,有些爱好铠甲的狂热分子,对于我的铠甲可是赞声不断喔!虽然不能说是哪一家,但就连某个大贵族家的千金,用的都是我的铠甲呢。」

    「大贵族的千金为什么会用到铠甲啊?芸芸,差不多该……」

    芸芸小心翼翼地拿着一把银色的短剑,仔细端详着。

    「……你喜欢那把短剑啊?」

    芸芸使劲地点了头。

    ——在那之后,我和芸芸道别,回到自己家,便看见今天也弄得长袍下摆沾满泥巴的米米冲了过来。

    「姊姊回来了!礼物呢?」

    「今天没有礼物。而且你又跑出去玩啦?现在我们村里的那个邪神的封印就快要解开了,所以要在天黑之前回家喔。」

    也不知道把我的话听进去多少,米米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直盯着被我抱住的小黑瞧。

    「……咕噜!」

    「!」

    害怕的小黑为了逃到米米抓不到的地方,伸出爪子爬到我的肩膀上。

    竟敢攀爬饲主大人的身体,这只猫还真有胆识啊。

    「姊姊,今天晚餐吃肉对吧!」

    无论是宠物还是昆虫都一视同仁当成食物的我的妹妹,让我感到有点可怕。

    「米米,再等一下。在它这么消瘦的状态下,也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吃,所以要把它养胖一点再吃。」

    「原来如此,姊姊好聪明喔!」

    我拿出手帕,擦了擦米米带着灿笑,满是泥巴的脸蛋。

    「所以米米最近都在外面玩什么啊?」

    「我找到玩具了,所以都在玩那个喔!姊姊也要玩吗?」

    ……玩具?

    不知为何,这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或者该说是让我有点挂心。

    没错,还记得我……

    「姊姊,我们去洗澡吧!顺便连它一起洗一洗!听说这叫氽烫!」

    「米米,这颗毛球在我肩上抖个不停,所以别说了。」

    12

    帮米米和小黑洗好澡,我也洗完澡之后,吃了顿简单的晚餐,就回到房间。

    接着,楼下响起了一阵嘈杂,一定是因为妈妈回来了吧。

    爸爸……反正一定是在制作魔道具,作到连饭都忘记吃了吧。

    我在铺着地毯的薄床垫上躺下,并将小黑放在肚子上。

    然后,我想起来了。

    「说到玩具……遇见那个人的时候,我好像有拜托她帮我找玩具是吧?」

    我一面喃喃自语,一面在昏暗的房间里抱起小黑,拉到眼前来,和它四目对望。

    在黑暗中,小黑像是专心地听着我说的话,紧紧盯着我看。

    一双让人觉得厚脸皮的,又大又圆,甚至让人感到爱怜的眼睛。

    ……不知道是为什么。

    看着这个孩子,不知为何会让我想起那个人。

    我把被子拉到盖过头,整个人钻进被窝里,它也像是理所当然似地钻了进来。

    「喂,身为食客,你也太嚣张了吧。」

    躺在被窝里,我摸着擅自在我肚子上窝成一团的小黑,享受着这种触感。我心想,自己暂时会像这样,继续待在这个村里——

    一面上学,一面照顾妹妹。

    我还以为,自己只会过着像这样毫无变化的每一天——

    幕间剧场【序幕】

    ——解不开的拼图与邪神的封印——

    我发现有个东西在我经常来玩的游乐场。

    蹲在坟墓前面的是……

    「好大一只哥布林喔。」

    「……喂,小鬼,不准将本大爷和哥布林混为一谈。」

    「我不是小鬼,我是米米。」

    「是喔……喂,米米。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这里是封印了邪神沃芭克大人之半身的坟墓。你家里的人没叫你不准来这里吗?」

    「有啊。可是姊姊说,我们红魔族不可以屈服于不合理的要求。」

    「是……是喔。不过,这下可伤脑筋了。难道我得杀了这个小鬼灭口吗……」

    长着像蝙蝠一样的翅膀,又高又大又黑,却又不是哥布林的人双肩一垮。

    「我不是小鬼,我是米米。不是哥布林的人在这里做什么?」

    「不是哥布林的人……喂,小鬼,你仔细看清楚了!这是象征着邪恶的尖角和巨大的翅膀!还有哥布林完全比不上的强健肉体!本大爷是邪神沃芭克大人的亲信,上级恶魔霍斯特大爷!给我记好了!」

    「好帅喔!」

    霍斯特展开巨大的翅膀给我看,于是我高举双手欢呼。

    「是、是吗,这样啊……真是个令人欣赏的小鬼啊。原本遇见目击者应该要立即杀人灭口才对,但这次我就放过你吧。相对的,你不准告诉任何人关于我的事情喔。我在这里做了什么也要保密!这可是特别待遇,你可要心存感激啊。」

    「谢谢你。」

    虽然听不太懂,我还是道了声谢,同时坐到霍斯特跟前,摸了摸那双又大又硬的脚。

    「真是个奇怪的小鬼……算了,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可别妨碍我喔。」

    霍斯特转过头去,在坟墓前面东摸西摸……啊!

    「我的拼图!」

    「啊?这才不是你的吧,是为了解开沃芭克大人封印的重要道具……喂喂,你……!」

    我手脚俐落地拼起拼图,不知为何,这却让霍斯特慌张了起来。

    「你很行嘛!竟把本大爷趁着这个村里的居民不注意的时候,花费了好几个月也解不开印拼图……好,拼到这里之后本大爷也会了!喂,拿来!」

    「啊——!霍斯特抢人家的玩具!」

    「嘿嘿,随你怎么说。还有,不准直接称呼本大爷的名讳,臭小鬼,要叫霍斯特大爷。如此一来,沃芭克大人就能完全恢复力量了。这样就可以再像以前那样继续作乱……咦?这是怎样,好奇怪啊……」

    拿走我的玩具之后,霍斯特试着将拼图放进坟墓前面的台座,但试了好几次都失败。最后,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它,肩膀一垮,瞄了我一眼。

    「……喂,米米。本大爷特别准许你玩拼图,你就继续拼下去吧。」

    「我肚子饿了,现在没心情玩。霍斯特大爷请继续拼吧。」

    「…………虽然话是我自己说的,不过还是别叫我霍斯特大爷好了。我去找点食物给你,你就负责拼好这个拼图吧,米米。」

    「…………」

    「…………拜托你了,米米小姐。」

    「我知道了。」

    听了我的回答之后,看起来心有不甘的霍斯特振翅飞走了。

    目送着它,我拿起了拼图——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