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惠惠的回合~ 第五章 爆裂狂的诞生(Prelude)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惠惠的回合~ 第五章 爆裂狂的诞生(Prelude)

    1

    略嫌狭小,而且又破烂不堪的我们家里面,传出有人正在粗鲁地到处翻找东西的声音。

    也就是说,家里面有人在,而且正在翻箱倒柜。

    至于是谁,想当然耳,就是那些怪物。

    然后,家里面——

    「米、米……米米……米米她……」

    「惠、惠惠,冷静一点!你你你、你冷静一点!」

    我摇摇晃晃地走向遭到破坏的玄关,而芸芸抓住我的肩膀不住摇晃。

    「……米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冷静一点!惠惠,你冷静一点啦!」

    听芸芸这么说,我才清醒过来,脑袋开始快速运作。

    没错,这种时候就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思考。

    「没问题!我的妹妹其实是暴食神亚斯卓柏格转世!要是陷入危机封印就会解除,最后还会和我一起席卷世界……」

    「我叫你冷静一点!你振作点啊!」

    「哈噗!」

    被芸芸打了一巴掌,我这才真正清醒过来。

    「痛痛痛……现、现在不是说那种蠢话的时候了,芸芸!米米应该还在家里面才对,我们要快点潜入里面把她救出来!那个孩子处世圆融又坚强,应该没那么容易被怪物吃掉才对!快点,别在那边拖拖拉拉的了,我要进去啰!」

    「……这、这是怎样,心情有点郁闷……」

    芸芸一面碎碎念一面跟在我身后,并且拔出腰间的短剑,刀刃闪现银色的光芒。

    「芸芸的诡异举动唯有这种时候特别可靠。我手上没有能够当作武器的东西。在情况紧急的时候就拜托你啰!」

    「诡异举动!诡异举动是怎样?呐,我有那么异于常人吗?」

    「与其说是异于常人,不如说,就算再怎么喜欢那把短剑,会把那种利器带到学校去的女生,应该也只有芸芸了吧。」

    「呜咕……!话、话是这么说没错啦……是没错啦!可是这到底是怎样,我的心情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郁闷……!」

    我面对大声说话的芸芸,轻轻将食指贴到自己的嘴唇上,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向兵乓作响的家中。

    家里并没有传出米米的尖叫。

    瞬间,最糟糕的状况闪过我的脑海,但我努力说服着自己。我的妹妹是个大人物,一定没问题的,试图借此让自己冷静下来……!

    ——结果刚走进玄关,就撞见了怪物。

    嘴生硬喙,脸长得像爬虫类的怪物,和我们大眼瞪小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芸芸芸芸芸!芸芸芸!芸芸!」

    「等一下不要推我啦而且你刚才把我的名字叫得很奇怪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啦!」

    「唰——————————!」

    「是威吓啊,它威吓了啦,芸芸!拜托你快点拿短剑捅下去!」

    「可是哪有这样的突然叫人家杀生的啦!即使对象是怪物,但这也太……!」

    眼见我们突然开始大声嚷嚷,怪物更是大声威吓。

    芸芸将银制的短剑举在腰际,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整个人微微颤抖。

    看着这样的芸芸,怪物大概是把我们当成很好对付的对手了吧,展开双手,一点一点逼近,试图抓住我们……

    「就是现在!」

    我用力推了一下芸芸的背,怪物的腹部便被芸芸刺伤,放声惨叫:

    「噫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刺伤怪物的芸芸也跟着尖叫了起来。

    我从尖叫个不停的芸芸手上抢过短剑,冲向被刺中腹部,在玄关打滚的怪物,对准它的咽喉,双手握紧短剑刺了进去。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惠惠!惠、惠惠杀生啦————!」

    「吵、吵死了芸芸!身为连魔王也害怕的红魔族,驱除怪物时怎么可以有任何一丝……犹豫……?」

    …………?

    被我刺死的怪物有点不太对劲。

    应该说……

    「……消失了?」

    「为、为什么?」

    被我刺伤喉咙的怪物痛苦地挣扎了一阵子之后,就变成一阵黑烟消失了。

    死不见尸是怎么回事?

    这时,我发现家里没有其他声音了。

    也就是说,在我家翻箱倒柜的怪物,只有消失的这一只啰?

    可是,往我们家这边飞过来的怪物应该更多才对。

    追根究柢,它们为什么会以贫困又没什么食物的我们家为目标呢?

    不,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没错,米米!米米,你在哪里?是我,我是姊姊啊!」

    「米、米米?米米——!」

    我和芸芸一起在家里找了一下,但是无论我们怎么叫,米米都没有出现。我们找遍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血迹。

    既然如此,她很有可能已经从家里逃出去了。

    或者,是被那些怪物抓走了……

    「芸芸,外面!我妹妹应该在外面才对。我去找米米,芸芸在这里等着,以免她跑回来。把我们家的家具搬出来,在遭到破坏的玄关筑起屏障。啊,这把短剑再借我一下。那我走啰。」

    说完,我正准备出去外面,却被芸芸拉住后领。

    「不、不可以!惠惠的运动神经又不怎么样,出去外面也只是会被吃掉而已!我也跟你一起去!」

    嗯……

    「不过是刚才和我比赛的时候赢了一场而已,说话就跩起来啦。好吧,那你就跟我一起走好了。相对的,要是遇见怪物的话,就交给芸芸解决啰。」

    「咦?这、这个就……有点…………」

    说着,我和芸芸走出玄关……

    ——结果刚走出去,就撞见正在撕扯我丢在外面的书包的怪物。

    「小黑!小黑在你的书包里面对不对?」

    听见芸芸惨叫,正在撕我的书包的怪物便发现了我们。

    「那、那个孩子已经没救了,死心吧!就当作是它为了我们壮烈牺牲了,回头再帮它修坟造墓就是了!放心吧,那个孩子今后也会和我们一起活下去。没错,它将活在我们的心中,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它还活着啦!你仔细看清楚,那个孩子还活着!你也死心得太快了吧!」

    芸芸一把捉住准备逃离怪物的我的后颈,指著书包这么说。

    的确,小黑从被撕破的书包当中钻了出来。

    但是,怪物并未加害从书包里面爬出来的小黑,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它。

    应该说,怪物明明发现我们了,却丝毫不在意我们。

    「虽然有点搞不太清楚状况,不过现在是个好机会!或许是那颗毛球激发了怪物的母性本能,我们趁现在离开这里去找我妹……!」

    「等一下!算我求你,也救救小黑吧!我知道你很担心米米啦!」

    「你在说什么啊,那只怪物对小黑那么执着,要是抢走小黑的话,那个家伙一定会追着我们跑!我有这种预感!」

    听我这么说,芸芸露出像是捡了被丢在路边的小狗回来的小孩,正苦苦哀求父母的眼神看着我。

    ……啊啊——真是太麻烦了!

    「请你准备好随时逃跑!我去抢回我妹妹细心喂养的那颗毛球就是了!」

    其实是喂养来当紧急备用粮的,不过这个部分还是别提吧。

    在芸芸脸色一亮的同时,我拿着短剑,准备绕到怪物的背后……

    ——结果我才刚移动,怪物也跟着动了起来。

    怪物朝小黑伸出长着钩爪的手,双手抱住娇小的它。

    被怪物抱住的小黑毫不抵抗,表现得非常温驯。

    正当怪物准备振翅高飞时,我对准了它……!

    「要是那个孩子被你带走的话,我会被我那个期待它成长的妹妹怨恨的!见识一下吾的投掷术吧!」

    「啊啊——!」

    我奋力丢出的短剑,飞往完全不相干的方向。

    「……没想到,它身上竟然有风之结界……!」

    「并没有那种东西!那怎么看都只是毫无控球能力的惠惠丢向奇怪的地方而已!」

    「现在没时间跟你争辩那种小事了!小黑……!」

    「是没错啦!惠惠的发言是很正确没错,但是我从刚才开始,心情就非常郁闷啊!」

    就在我和芸芸斗嘴时,抱着小黑的怪物高高飞上空中,不知道往哪边飞走了……

    ——目送被掳走的小黑,我以莫名沉着的语气说:

    「……那个孩子,一定是天使吧。它只是回到它该回去的地方而已。所以我们不该哭泣,应该心怀喜乐地目送它……」

    「不要临时生出这种奇怪的设定放弃小黑好吗!怎么办,小黑被带走了!怪物一定是想把小黑带回巢穴享用吧!怎么办怎么办!」

    捡回我丢出去的短剑之后,芸芸泫然欲泣地这么说。

    「你冷静一点。既然被抱住的小黑没有挣扎,应该没什么危险才对。那颗毛球经过我家的教育之后,对于自己的安危变得特别敏感。」

    「呐,你们在家里到底是怎么养它的啊?应该没有虐待它吧?」

    芸芸抓住我的肩膀,一边摇我一边这么说。

    总而言之,比起小黑,现在重要的是米米。

    「先别管小黑了,更重要的是米米。别看她还小,我的妹妹可是相当有胆量,处世又很圆融的人。我并没有把她养成一个会莫名其妙地胡乱哭闹,会遭到残杀的天真小孩。她一定还活在哪个地方才对……」

    「对、对喔!惠惠,你知不知道米米可能去哪里啊?」

    米米可能去的地方……

    我哪知道这种事情啊。

    不过,最近米米和我的对话当中,好像有什么令我有点在意的点。

    是什么啊,是什么来着……

    「我是没什么头绪,不过有件事令我很在意。我小时候好像也和米米一样……」

    因为不时就从家里溜出去被爸妈骂过。

    ——正当我准备这么说的时候……我回想起一段记忆。

    小时候,我好像把用来封印邪神的拼图当成玩具来玩,就是这段记忆。

    「……啊!」

    「……?怎么了,惠惠?」

    我记得,我问米米最近在外面玩什么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

    「我找到玩具了,所以都在玩那个喔!姊姊也要玩吗?」

    ……这……

    ……这、这该不会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难难难、难不成……!」

    「怎么了?你、你是怎样啊惠惠,突然变得坐立难安……」

    串起来了,全都串在一起了!

    我们家这么穷,并没有玩具。

    但是米米却说她有玩具可以玩。

    我的妹妹那么可爱,所以也不能完全排除有路人送玩具给她玩的可能性,但是最能够说得通的还是……!

    2

    ——兀自座落在村郊的邪神之墓。

    在路灯的魔法光照耀之下,夜晚的坟墓看起来特别令人毛骨悚然。

    在空中仍然有怪物们飞来飞去的状况下,我和芸芸来到了这里。

    怪物们看见我们在村里奔跑也不特别在意,一直在找东西。

    「惠惠,再怎么样米米也不会跑到这种地方来……」

    芸芸不安地这么说,但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躲到树丛里,偷偷观察邪神之墓的状况。

    「…………在耶。」

    「……真的在耶。」

    不知道到底想做什么,米米双手抱着一片片拼图,站在邪神之墓前面。

    我知道,米米抱着的那些拼图就是封印的碎片。

    应该说,那个孩子在这种地方抱着那种东西在做什么啊?

    我在感到疑惑的同时,顺着米米的视线看了过去……

    「……太好了,芸芸。毛球好像也没事。」

    「你为什么可以这么冷静啊!眼前的状况非常不妙吧?」

    抱着拼图的米米,和抱着小黑的怪物,双方默默地对峙。

    「这……该、该、该、该怎么办!话说回来,村里的大人们都上哪去了?」

    「目前看来,已经没有新的怪物从坟墓里出现了。大概是确认已经没有怪物继续冒出来之后,为了驱除怪物而分散到村里的各处了吧。」

    从刚才开始,村里就一直有五彩缤纷的魔法射向夜空。

    如果不是这种状况的话,我应该在家里和米米还有芸芸一起,从窗口把这幅景象当成烟火秀来欣赏吧。

    「你先冷静一下。如我们所见,敌人只有一只。而且它的注意力放在米米身上。在这种状况下,只要别轻忽大意,应该都没问题吧。刚才我们不也因为敌人只有一只,就解决掉它了吗?」

    「原、原来如此,你还是有在思考的啊。」

    看着冷静的我,芸芸似乎也比较沉着了一点。

    这时,米米将拼图放到地上,高举双手,一点一点逼近怪物。

    「……米米到底在做什么啊?」

    「或许是威吓动作吧。看来,她似乎想要把小黑抢回去。」

    随着米米一点一点逼近,怪物也一点一点后退。

    不知为何,就连被怪物抱着的小黑也微微颤抖着。

    「米米的气势似乎压过怪物了,害我有点想继续看下去……不过,我们行动吧,芸芸。由你负责当诱饵吧。」

    「我、我知道……喂,等一下!为什么是我当诱饵?」

    「窝囊的芸芸不敢杀怪物不是吗?所以,快把短剑给我……这次我不会拿来丢啦,快点给我!」

    「不、不要!这次我会确实解决它,所以惠惠去当诱饵……!等等,啊啊!」

    就在我为了抢短剑而和芸芸开始扭打时,她看着天空,放声大叫。

    我看了过去,发现有五只新的怪物降落到米米身边。

    「没、没没没、没问题吧?惠惠一定有什么好主意对不对?」

    「那当然了。碰上这种危机的时候,就会很刚好的有什么隐藏的力量觉醒,或是有人赶过来救援。所以,我们只要像个无助的小女生发抖尖叫就可以……」

    「惠惠,你在说什么啊!应该说你在看哪里啊!眼神都空洞起来了!真没想到你在面临逆境的时候这么撑不住!」

    就在我开始逃避现实的时候,被怪物们包围的米米突然发出怪叫,威吓它们。

    「叽唰——!」

    「——惠惠,米米到底有没有问题啊?面对那么多怪物,那个孩子还想应战耶!而且她一点也不害怕,应该说反而是怪物在怕她!」

    或许,我妹妹真的是个大人物也说不定。

    将米米视为天敌的小黑也就算了,为何连怪物们都会怕她呢?

    简直就像是小黑的恐惧传染给它们了似的。

    「不行,没时间这样耽搁了!…………我原本不想用这招的……」

    说着,我从胸口掏出挂在脖子上的王牌。

    芸芸看了便说:

    「冒险者卡片?……啊!难道,惠惠……!」

    ——就是这么回事。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要我选择妹妹的性命和爆裂魔法哪边比较重要,我当然是……!

    「到此为止了!」

    怪物们和米米听见我的声音,都转过头来。

    我一只手握住冒险卡片,从树丛跳了出去。

    「吾乃惠惠。身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擅使上级魔法!好了,离开我妹妹身边吧!」

    「啊,姊姊!我的食物被那个家伙抢走了!」

    「米米!食物是怎样!是在说小黑吗?」

    难得有机会耍帅的,都被她们两个破坏了!

    手拿短剑,跟着我一起跳了出来的芸芸站到我身边说:

    「……惠惠,你真的学了上级魔法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多喜欢爆裂魔法吗?」

    「……像我这种天才,一定可以轻松狩猎一堆怪物,这点点数马上就可以存到了。无论要花多少时间,就算是几十年也好,我也一定要学会爆裂魔法。」

    ……我嘴上是这么说,但其实还没办法下定决心。

    明明都已经在和怪物们对峙了。

    在我们对话的时候,怪物们已经将矛头转向我们,拉近了间距,试图包围我们。

    其中一只怪物振翅起飞,准备从空中袭击。

    ——我紧握冒险者卡片的手颤抖着。

    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老实说,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看开。

    可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救我妹妹了。

    ……没问题的。继续努力就是了。

    我如此说服自己,然后拿起冒险者卡片……!

    「声音和身体都在发抖喔,你根本就还没下定决心吧。」

    芸芸把短剑插回腰间,然后这么说。

    她的手上和我一样,握着冒险者卡片。

    「你到底……」

    想做什么——

    原本要这么问的我的话语……

    「『Lightning』——!!」

    被芸芸咏唱魔法的声音掩盖了过去。

    3

    凭借着散布在各处的路灯的亮光,我牵着米米的手不停奔跑。

    「姊姊,芸芸好厉害喔!『轰隆——』地打雷了说!」

    或许是太兴奋了吧,米米用力握着我的手,对我这么说。

    「就是说啊。好厉害呢。而且没想到我竟然被芸芸超越了!我还以为她永远都只会在那边不知所措呢!」

    我一面心有不甘地如此回应米米,一面跑去找村里的大人。

    ——芸芸学了中级魔法。

    既然学会了魔法,就得从学校毕业了。

    所以,今后她已经无法享有尚未成熟的红魔族的特权,轻易取得稀有的升技魔药了。未来,如果芸芸想学上级魔法的话,就只能透过和怪物战斗的方式来提升等级而已。我没记错的话,学习中级魔法会用掉十点技能点数。

    为了补回这些点数,就必须提升这么多等级。

    等级越高的人,想提升等级就越困难。

    芸芸的等级还不高,升等应该很快吧。

    但是,想提升十个等级以上,无论再怎么快都得花上一年的时间。

    我的竞争对手在未来一年当中,都不会被当成独当一面的红魔族。

    明明她之前以族长之女的身分那么努力,成绩一直都那么优秀。

    「姊姊是在哭吗?」

    「姊姊没有哭!只是太不甘心,使得魔力从眼睛流出来了而已!」

    芸芸以电击魔法打在抱着小黑的怪物的头上并消灭了它,同时对我这么说:

    「我会把小黑带回去,你带着米米去找村里的大人吧。」

    当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学魔法的时候,芸芸已经从见习魔法师毕业了。

    而且,原本对于杀害生物那么抗拒的她,毫不犹豫地施展了魔法。

    平常明明那么窝囊,在必须保护别人的时候,芸芸却是那么坚定。

    当时,我的竞争对手看起来是那么耀眼——

    「……?姊姊怎么了?累了跑不动了吗?」

    米米一脸疑惑地抬起头,看着停下脚步的我。

    现在,我的自称竞争对手想必是独自对付着怪物。

    那个没有正式赢过我的自称竞争对手。

    是个怪胎,又没有朋友,还有事没事就来找我麻烦的自称竞争对手。

    ——要是在这个时候为了我自己的梦想而逃跑,今后,我就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地和那个自称是我的竞争对手的女孩继续互相竞争了。

    「米米,你喜欢姊姊吗?」

    「喜欢!」

    我的妹妹带着笑容秒答。

    「……就算不会用最强的魔法也是吗?你喜欢不是最强的姊姊吗?」

    「我会代替姊姊成为最强,所以没关系!」

    妹妹还是带着笑容秒答。

    这个年纪就以最强为目标啊,她果然是个大人物。

    「……米米。接下来,我要去救芸芸。所以你……」

    说着,我环顾天空,寻找距离这里最近的战斗地点。

    这时,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一到闪光朝天空窜出。

    我原地蹲下,直视着米米的眼睛,指着那个地方说:

    「你逃到刚才发光的那个地方去,那里应该有村里的大人才对。那些在天上飞的怪物好像是在找东西,对我们没什么敌意。而且,你能够在刚才的骚动当中抵达坟墓那里,一定没问题的。你要尽可能别太引人注目,避开路灯底下,一面隐匿行踪——」

    「不要!我要跟去!」

    妹妹用力秒答。

    「……你听我说,我接下来是要去战斗。无论姊姊再怎么强大又帅气,也有可能会打输。所以——」

    我继续说服着米米,但我的妹妹在胸前握紧拳头,斗志显得相当高昂。

    「我也要战斗!我要抢回被抢走的食物!」

    而且说出了这番不禁让人担心她的未来,却又相当可靠的话。

    ——沿着来路走回去的同时,我反覆叮嘱着妹妹。

    「听好了!不可以离开我身边!」

    「我知道了!」

    「不可以冲向那个抓住小黑的怪物找它麻烦喔!我一定会帮你抢回小黑!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加油!」

    「不是尽量,是绝对不可以冲过去!」

    「我知道了!」

    老实说,我非常担心这样到底有没有问题……

    但是,这个孩子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把我的话听进去,现在让她一个人行动感觉反而更危险。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我不会放弃爆裂魔法。无论要花几年、几十年,我也一定要学会。

    这次只是稍微走偏了而已。

    没错,只是稍微——

    4

    「『BladeofWind』——!」

    芸芸在呐喊的同时,手刀一挥,在空中引发了一阵风。

    那阵微风直接化为利刃,切开了飞在天上的一只怪物。

    一般而言,普通的中级魔法应该无法发挥如此致命的威力才对。

    一定是因为芸芸与生俱来的魔力很强吧,不愧是实力仅次于我的强者。

    回到现场的我和米米待在远处,看着如此奋斗的芸芸。

    「姊姊,你不去吗?」

    「先等一下,米米。聪明的姊姊发现到一件事。其实学上级魔法也不是那么必要。最重要的是能够突破这个困境就可以了。」

    说着,我观望着战况。

    ……我并不是在耍窝囊。

    即使不学需要大量点数的上级魔法,只要我也能像芸芸那样,以中级魔法对抗那些怪物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目前看来是芸芸占上风。

    这种怪物不会留下尸体,所以我不知道芸芸打倒了几只,不过在我逃跑的时候,怪物应该是六只才对。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只。

    芸芸把小黑护在脚边,挡在它和怪物之间。

    「……不过,这样不太妙啊?芸芸会一个人打倒所有怪物。」

    「咦?芸芸不可以打倒怪物吗?」

    「不可以。这样的话,下定重大决心回到这里来就没有意义了……」

    就在这个时候。

    或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吧,又有七只新的怪物趁着夜色降落到战场上。好,趁这个时候潇洒地冲出去,把刚才欠芸芸的人情给还清!

    「吾乃……」

    「吾乃米米!身为负责看家之人,乃红魔族首屈一指的万人迷妹妹!」

    打断了我的发言,米米抢先跳了出去,报上名号。

    「米米!你……你这个孩子,怎么可以抢走姊姊最能耍帅的一刻呢!」

    「我不会道歉。」「

    米、米米!」

    「等一下——!你们两个,为什么在这里啊!你们不是逃走了吗?」

    没有将视线从接连降落的怪物身上移开,芸芸对着我们如此大喊。

    而我对这样的芸芸说:

    「我怎么可能欠了自称竞争对手的人情就这样逃走呢?」

    「别再叫我自称竞争对手了好吗!而且,我已经是学会魔法的真正魔法师了喔!我已经和山寨魔法师惠惠不一样了!」

    「山寨魔法师!还、还真敢说啊,你这个中级魔法师!」

    「中级魔法师听起来好像不成材的红魔族,别这样叫我啦!」

    就在我们这么斗嘴的时候,原本就在地上的那只怪物突然朝芸芸扑了过去。

    在和我斗嘴的同时也没有移开视线的芸芸,一手抱起脚边的小黑,然后一个翻滚,迅速闪开。

    接着,她以空着的那只手拔出短剑,丢向对手。

    不知道是瞄准好的还是碰巧,芸芸丢出去的短剑次进了怪物的喉咙。

    「咻——!」

    冒出有如笛声的气音,被短剑刺中的怪物捂着喉咙倒地,然后就这样变成一股黑烟。

    其他怪物见状,接连以滑翔的方式朝芸芸攻来!

    「看来你陷入危机了呢,中级魔法师芸芸!接下来,就由即将成为上级魔法师的我来为你扫荡那些虾兵蟹将吧!」

    「咦!惠惠,你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啊?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学了中级魔法……!」

    芸芸迅速起身的同时,将一只手举向天空,并且对我这么说。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再是自称,我会确实承认你是我的竞争对手!而我一点也不想欠竞争对手人情!是怎样?你以为先毕业,就算是领先我了吗?这么说来,你好像很想和我一起毕业是吧!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

    「『Fire Ball』————!」

    「咦?等等……!」

    芸芸没有等我说到最后,便朝敌人发出火球魔法。

    她发射那记魔法时,想必灌注了所有的魔力吧。

    在怪物群的中心炸开的那颗火球,引发了超越中级魔法规模的爆炸,产生了响彻这一带的巨响。

    从天而降的七只怪物,随着黑烟一起消失。

    同时,确认敌人遭到歼灭之后,或许是因为用尽了魔力吧,芸芸无力地跪倒在地上。我连忙赶到她身边去。

    「这样……惠惠就不需要学上级魔法了……!」

    芸芸一脸得意地对我这么说。

    「……你这个家伙真是的。话说回来,芸芸之前不是一直叫我别学爆裂魔法吗?到底是什么让你改变心意的?」

    说着,我扶起瘫坐在地上的芸芸。

    「我、我并不是改变心意……我现在依然反对你学爆裂魔法,只是觉得让你因为眼前的情况而放弃自己的梦想好像不太对……而、而且!我好不容易因为学了中级魔法而让你欠了我一次,哪能让你这么简单就还清!我之前从来没有机会让惠惠欠我人情!」

    「不过芸芸所说的人情,在我把魔力耗尽、无法动弹的你带回家以后,就算扯平啰。」

    「咦!」

    我硬是架起芸芸准备把她搬回家,而米米从我面前跑了过去,带回小黑。

    米米之所以抱着小黑用她闪闪发亮的红色眼睛盯着小黑看,一定是因为小黑平安无事而感到高兴吧,我真想这么认为。

    「惠惠!我为了救你甚至不惜学了中级魔法,你却只想靠把我带回家就抵销,未免太过分了吧!」

    「你很吵耶。既然都已经耗尽魔力,不太能动了,要是你躺在这里没人管的话,说不定又会冒出新的怪物吃掉你喔!换言之,要说我是芸芸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你想想看,相较之下和你救了我的价值差不多吧?」

    「那是什么歪理啊!我可是赌上性命面对怪物大战了一场,惠惠不过是…………」

    整个人趴在我身上的芸芸骂到一半,突然就住口了。

    我顺着芸芸的视线看了过去,也和她一样说不出话来。

    「姊姊,来了好多长翅膀的喔!那个可以吃吗?姊姊,那个可以吃吗?」

    我们抬头看着几乎要遮蔽夜空的怪物大军,听见了米米开心的声音。

    5

    总觉得,今天好像一直都在跑步。

    「惠、惠惠,好痛!我的鞋尖快被磨穿了!」

    芸芸在我背上带着哭腔如此抱怨。

    「你太任性了!而且你比我高那么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如果脚真的这么痛的话,不会自己缩起来啊!」

    「不然我来抬芸芸的脚!」

    我带着米米,背着耗尽魔力而无法动弹的芸芸,沿着阴暗的道路死命逃跑。

    「痛痛痛痛!米米,等一下!你这样抬我的脚,害我的姿势变成像虾型固定一样!」

    「你们两个在这种危急时刻搞什么啊?不要在我背上挣扎!想被我丢在这里不管吗?」

    在我抱怨的时候,遮蔽天空的大群怪物依然接二连三地从我们正上方飞过。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怪物聚集到这边来啊?

    就像是要回答我这个疑问似的,四面八方接连有人朝天空发出魔法,正好包围着我们。

    不知不觉间,我们和施展魔法的村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得这么近了。

    也就是说,这些怪物不是聚集到这边来,而是被赶到以我们为中心的这个地方来了。

    「看来大家是以这个地方为中心,将怪物们赶到这里来的样子。」

    「也就是说,大家把邪神的仆人都集中到邪神之墓来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冒出来的怪物数量众多,干脆赶到这里来再次封印之类的吗?」

    ……原来如此。正如芸芸所说,大家大概是想把怪物集中起来然后再次封印,或者是对着它们聚集之处发出火力超强的魔法,扫荡那些怪物吧。

    这样的话,我们应该尽快逃离这里才对。

    话虽如此……

    「……芸芸。你想说那句名台词的话,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你很想说『别管我了你们先走』对吧?」

    「不、不可以不管我!刚才是惠惠自己说的喔!说你要把我平安带回家,把我们之间的帐一笔勾销!」

    我怎么会说出那种多余的话呢……!

    怪物们令人不悦的叫声在空中回响,而我继续拖着芸芸走。

    老实说,面对这么大量的敌人,即使我学了上级魔法,结果也是可想而知。

    我一面祈祷着别被发现,一面避开路灯的光线,藏身于黑暗之中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

    「喵——」

    米米手中的小黑,轻轻叫了一声。

    ——尽管那只是微乎其微的叫声,却让飞在空中的怪物们一起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怪物们的这个行动,让我灵机一动!

    「米米!把那颗毛球往上空丢出去!」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惠惠,你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啊?」

    「好不容易才抢回来的食物,怎么可以送给它们呢!」

    「怎么连米米都胡说八道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

    我竟然现在才察觉到这件事!

    那些怪物之所以袭击我们家,恐怕是为了小黑。

    这么说来,学校的野外教学那个时候也是。

    明明还有那么多其他的同学在场,那只怪物却只追着带着小黑的我。

    最近米米经常跑出去玩,而且玩的是封印邪神的碎片。

    然后,某一天,米米突然带着那颗毛球回来。

    约莫就在同一个时期,也开始传出邪神的仆人的目击情报。

    小黑一叫,邪神的仆人们就同时有所反应。

    根据这些推断出来的答案就是——!

    「啊啊,头好痛!我的脑袋开启了自我防卫机制,要我别再思考下去了……!」

    「呐,惠惠,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胡言乱语耶!不要在这种状况下逃避现实好吗!」

    我因为芸芸这番话回过神来,再次认清现状。

    空中那些怪物,似乎全部都发现我们了。

    我实在很想把小黑送给它们逃跑啊……

    「姊姊,有好多鸟肉喔!我们要抓很多只回家吃!」

    抱着微微颤抖的小黑,带着笑容这么说的,是我那散发出大人物风范的妹妹。

    在这样的妹妹以闪闪发亮的眼神注视之下,我放下背上的芸芸,仰望天空,拿出了冒险者卡片。

    「惠、惠惠?」

    被我放到地上的芸芸不安地轻声叫我。

    不远之处陆续有人朝空中发出魔法。

    我也要学会上级魔法,来争取时间。

    在这个距离朝空中发出魔法的话,大人们一定会立刻赶过来吧。

    「姊姊,你怎么了?眼睛比平常还要红呢。」

    当然会变红啊。

    因为我现在的心情是如此高昂。

    「芸芸,请你陪着米米。」

    我仰望天空,凝聚着隐藏在自己体内的魔力。

    即使完全没有使用过魔法,红魔族的本能也让我很清楚该怎么使用在体内循环的魔力。

    空中那些邪神的仆人们或许是觉得小黑被我们当成人质了吧,一直待在天上没有下来。

    但是,它们似乎也没有一直观望的意思,逐渐变多的怪物群,散发出只要有任何契机就会一举进攻的气息。

    ——比方说,如果我发出魔法,也会成为一种契机吧。

    没问题,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惠、惠惠,它们好像还在观察我们这边的情况,还是就这样等到大人们过来再说吧……!」

    我也不会后悔,会继续努力。

    「姊姊,你的眼睛……」

    抱着小黑的米米露出一脸不安的表情,抬头看着我。

    我摸了摸她的头,示意要她别担心。

    然后,我下定决心,为了学会上级魔法而拿起冒险者卡片。

    ——当我看着卡片时,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然后,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你怎么了?惠惠终于真的发疯了吗?」

    「姊姊坏掉了!」

    「没、没礼貌!你们两个在胡说什么!」

    在回嘴的同时,我的视线依然没有离开自己的卡片。

    ——技能点数已经存够了。

    点数已经足以学习爆裂魔法了。

    6

    尽管知道学这招很愚蠢,我还是一直追求这个魔法。

    「姊姊在放电!霹雳啪啦的!」

    「惠惠,惠、惠惠?这是怎样,是什么魔法?你到底想用怎样的上级魔法?是说村里的人们在使用魔法的时候,也都没有发生过这种现象啊!呐,这到底是什么魔法?」

    自从好久以前完全背下来之后,我每天都一定会咏唱这段咒文。

    随着我凝聚出来的魔力,以及吟咏出来的魔法话语,身边的空气也产生了变化。

    静电围绕着我,周边的景色也变得模糊而扭曲。

    毕竟我是第一次施展魔法,而且接下来要使用的,还是难度号称最上级的爆裂魔法。

    大概是我无法顺利将所有的魔力凝聚到魔法当中,微量的魔力外泄到身边,造成了奇怪的干涉吧。

    ——我咏唱着爆裂魔法的咒文,同时回想着许多事情。

    学习爆裂魔法所需的点数,原本还差一点。

    然后,和芸芸在公园打完架之后,我掐死了突然出现的大葱鸭。

    大概是那个时候我的等级提升了,点数也就存够了吧。

    或许是感觉到非比寻常的气氛,邪神的仆人们嘎嘎怪叫着,大声喧哗。

    每吟咏出发动魔法用的咒文的一字一句,我就感觉到魔力的流失。

    明明我对魔力的量很有自信的,这害我感受到些许不安,微微沁出汗来。

    爆裂魔法以魔力消耗量最大著称,有很多人与生俱来的魔力不够,就算学会了也没办法使用。

    课本上写的这段文字掠过我的脑海,但我甩了甩头,心想身为红魔族的我不可能无法使用,并专注地继续咏唱。

    终于完成了魔法的咏唱之后——

    我的掌心,冒出一颗小小的光球。

    ……完成了。

    为了产生出这小小的光球,我从小就一直努力又努力,终于学会了我的魔法。

    我还没有能够增强魔法威力的法杖。

    直接这样发出爆裂魔法,威力大概也只有原本的一半左右吧。

    但是,尽管如此……

    「芸芸、米米。把头压低,趴到地上。」

    我还是有自信能够一举解决挤满天际的大群怪物。

    芸芸拖着使不上力的身体,爬到米米身边,抱紧我妹妹趴到地上。

    看来,芸芸明白我想做什么了。

    在我的掌心发亮的光球有如正在燃烧般火热,同时又具备着浓缩了庞大力量,以及令人心旷神怡的压迫感。

    没问题,我一定可以确实控制这招。

    我在心中如此说服自己,仰望天空。

    期待已久的爆裂魔法。

    向往不已的爆裂魔法。

    让我觉得赔上人生也在所不惜爆裂魔法。

    直接中招的话,无论是龙族还是恶魔,神祉还是魔王,都难逃遭到消灭的命运,可说是人类所拥有的最后一张王牌。

    小时候烙印在我眼中的那幅光景,这次换我亲手造成——

    「吾乃惠患!身为红魔族第一的天才,擅使爆裂魔法!一心一意!我一心一意,不断地追求,终于学会了这招魔法!我绝对不会忘记今天!……接招吧!」

    我猛然睁开眼睛,将手中的光球往空中一推,同时大喊——!

    「『Explosion』————————!」

    从我手中发出的闪光,射进怪物群的正中间。

    光芒像是没入一只怪物的体内似地销声匿迹之后。

    隔了一拍,随着耀眼的光芒,夜空中绽放了盛大的烟火——!

    「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哇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个,我就是想看这个!好个爆裂!好惊人的破坏力!好令人通体舒畅的爽快感啊!」

    芸芸紧紧抱着米米,放声尖叫,但我完全不在乎吹袭的爆炸气流和巨响,心情畅快地大笑。

    爆炸的冲击波将爆炸地点正下方的林木全都连根拔起,我也毫无抵抗能力地被震倒在地上。

    伴随着庞大魔力的暴风不住肆虐,在那任何人都无法抵挡的压倒性力量与不合理的暴力之下,遮蔽了天空的怪物们消失殆尽。

    被震倒的我仰躺在地上,望着天空。

    感觉着身体因为魔力耗尽而疲惫不堪,我目不转睛地看到烟尘消散为止。

    等到视野重回开阔之际,原本挤满天空,为数众多的怪物,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这这、这是怎样……这就是爆裂魔法……?这已经不是好厉害、好强大之类的字眼能够形容的了……没有能够控制魔力、增强威力的法杖也有这等威力,难怪会被称为最强魔法……我好像有点……真的只有一点点,能够了解惠惠为什么对爆裂魔法那么着迷了。」

    芸芸目睹了爆裂魔法惊人的破坏力,讶异地这么说。

    而我没有心思回应她,只是躺在地上。

    仅仅一招魔法,却是连用上我的所有魔力都还不够,就连体力也全都被耗尽了。

    在用了这招魔法之后,我就会变得毫无防备。

    也就是说,今后我想当冒险者的话,就必须要有同伴来保护耗尽魔力和体力的我才行。

    从小到大,大家都叫我天才,我也以为自己可以单打独斗,但无论是这次芸芸救了我也好,还是今后的状况也罢,看来我还是需要同伴。

    我原本一直以为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

    可是,有些事情一个人还是做不来。

    我会牢记今天发生过的事情,绝对要好好珍惜同伴。

    听着村里的大人们慌张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遥想着尚未见面的,将来的同伴们的模样……

    ——我委身于疲惫之中,闭上了眼睛。

    「啊——!姊姊把鸟肉全部炸掉了————!」

    7

    ——后来又过了几天。

    看见爆裂魔法的大人们赶到我们身边之后,似乎造成很大的骚动。

    毕竟,族长之女和我都在现场倒地不起,而抱着小黑的米米则是站在前面保护着我们。

    睡昏了的我被搬回家里,隔天早上,班导听我和芸芸说明了事情经过之后,把我们狠狠教训了一顿。

    至于其他大人,只知道我回到家之后发现玄关遭到破坏,米米又下落不明,所以我和芸芸连忙冲出去找人。

    现在,这个村里发生了新的问题。

    「……惠惠,要怎么办啊?」

    「………………」

    芸芸面无表情地问我,我则是沉默以对。

    ——班导说,我们学会了魔法,所以将在周末举行我们两个的毕业典礼,叫我们到时候再去学校就可以了。

    这几天,我没什么事情可以做,都在家旁边的公园打发时间。

    「…………惠惠。」

    她又叫了我一次,这次我转过头去不理她。

    这时,芸芸特地绕到我转过来的方向,为了让我无法再逃避,把脸贴得超级近地说:

    「………………惠惠……怎么办啦————————!」

    听芸芸这么说,我闭上眼睛,用双手捂住耳朵,并蹲了下去。

    「现在不是假装听不见的时候了吧!怎么办啦!绿花椰宰先生之前说的那个,连名字也遭到遗忘的傀儡与复仇之女神是吧?祂的封印被解除了啦!封印的地方,就是惠惠发了魔法的地方!封印被解除之后,女神就此不知去向!怎么办?呐,怎么办啦————!」

    我继续坚持假装听不到,而芸芸抓着我的肩膀猛摇。

    虽然很想就这样继续逃避现实,但有个地方我必须订正。

    「芸芸,请你等一下。照你这样说,听起来简直像是我解除了封印似的,真是天大的误会啊。」

    「这哪是误会啊!绿花椰宰先生不也说了吗,有很多危险的东西沉睡在这个地方!都是在这种地方的上空用了爆裂魔法那种大型魔法,所以强烈的魔力余波才会解除了封印!」

    芸芸依然咄咄逼人。

    「可是,村里的大人们好像有不同的解释喔。他们说是封印遭到解除的邪神唤醒了无名的女神并且挑战祂。然后,女神在战斗中获得了胜利,以那起爆炸扫荡了邪神的仆人之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也差太多了吧!真相明明就是惠惠的魔法害的!」

    村里的人们完全没想到,是米米解除了邪神的封印。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我学会的是爆裂魔法。

    只有学校的班导知道我学会的是哪个魔法。

    要是知道我学了爆裂魔法那种东西,还有芸芸学了中级魔法那种不上不下的东西的话,村里的大人们肯定会很失望吧。

    或许是因为很明白会这样,班导才帮我们瞒着村里的人们。

    我原本还觉得他是个没什么用处的老师,没想到好像是个挺会为学生着想的人。

    是说,比起这种事情……

    「芸芸,今天也不行吗……」

    「不行!当然不行啊!骚动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了,你又想引发问题吗?应该说,你之前也一直没办法用爆裂魔法啊,总可以忍耐一下吧?……露、露出那种伤心的眼神也没用啦,我绝对不会答应的。我可是为了惠惠着想才这么说的喔!」

    尽管有点动摇,芸芸还是这么说。

    芸芸对我发布了爆裂魔法禁止令。

    她说,班导都特地为我瞒住村里的大家了,要是在村里附近用了魔法,就又会引发严重的骚动。

    她的说法也有道理啦。

    话虽如此……

    「芸芸,你已经知道我有多爱爆裂魔法了,对吧?」

    「是、是啊,惠惠对于爆裂魔法的喜爱已经到了旁人看来会有点退缩的程度,我已经非常清楚了。」

    既然这么清楚的话就好办了。

    「芸芸,你听我说。关于我对爆裂魔法的喜爱,比方说要我选择每天只能吃一餐但可以发爆裂魔法,还是忍耐不发爆裂魔法但一天有三餐外加下午茶的话,我会欣然选择撑着一天只吃一餐。撑到发了爆裂魔法之后,再把剩下两餐和下午茶补起来。我就是这么喜欢爆裂魔法。」

    「这样啊……贪吃的惠惠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不、不对!呐,你把刚才打的比方再说一次!好像有点怪怪的吧?」

    芸芸连忙这么说。不过,现在试用爆裂魔法确实不妥,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我伸手乱抓了抓黏在我脚边的毛球的头,同时说:

    「也罢,我暂时忍耐一下就是了。等到我忍不住的时候,就立刻出发去旅行,以爆焰烧尽村里外面的世界。」

    「别、别这样啦!就算是开玩笑也别这么说!」

    我站了起来,同时转换了话题:

    「反正,这次没有任何人受伤,事情也圆满结束,真是太好了呢。即使和真相不同,既然村里的人都接受了,就这样算了吧。」

    说着,我抱起脚边的毛球。

    芸芸看着被我抱起来的小黑,一脸复杂地歪着头说:

    「……呐,到头来,小黑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那个时候,怪物们都纷纷以小黑为目标呢?难不成和邪神有什么关系吗?再说,邪神的封印为什么会解开呢?难不成和村里的人说的一样,是偶然路过的旅人手贱乱碰之类的吗……?」

    芸芸似乎还没想通最关键的部分。

    也是啦,一般来说并不会想到,解开封印的竟是小孩子的好奇心。

    要是过去没有搞出同样的问题的话,我大概也不会怀疑米米吧。

    回到家之后,我问了米米,结果解开封印果然是她。

    我原本还在想是不是应该骂骂她,但看见妹妹一脸天真无邪地将碎片递给我,问我要不要玩的时候,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损害方面也仅止于我家的玄关遭到破坏而已,还是就这样维持大家相信的说词吧。

    ——问题是,要怎么处置这个家伙。

    「不过,这个家伙还真是一脸妄自尊大呢。身为小猫,表情应该更可爱一点才对吧。」

    邪神的仆人卖力寻找着小黑,又小心翼翼地抱着它。

    难不成,它的真实身分是……

    「惠惠,你之后还是要把那个孩子养在家里吗?我、我觉得……米米看着它的眼神,非常的……」

    说到一半,芸芸停了下来。

    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该怎么办呢?的确,继续让它待在我家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米米吃掉。但是事到如今才说要送人或是要放生,也都不太妥当……」

    我以双手将小黑抱到视线的高度,它也毫不挣扎,乖乖就范。

    看着这样的小黑,芸芸拍了一下手:

    「对了!既然这样的话,干脆真的和它缔结使魔契约不就得了?如果是重要的使魔,即使是米米也不会……」

    说着说着,芸芸越说越小声。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的妹妹是依靠本能过活,这种道理大概不通用吧。

    不过,使魔是吧……

    「……将邪神当成使魔的魔法师,听起来好像也不错。」

    「嗯?惠惠,你刚才有说话吗?」

    芸芸似乎没听清楚我轻声的自言自语。

    「喔,我是说把它当成使魔好像也不错。」

    我随便回应了芸芸。

    同时对着这颗疑似超级大咖的毛球笑了笑。

    就在芸芸放心地叹了口气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对了。既然要当我的使魔的话,一直用那个假名就太没面子了。」

    「咦?用小黑当正式名称不行吗?」

    「当然不行啊,让这个家伙一直用那个没品味的怪名字也太可怜了吧。」

    「没品味的怪名字!」

    没有多加理会深受打击的芸芸,我开始思考最帅气的名字。

    这时,小黑突然开始扭来扭去的。

    简直就像是在说维持原名就好了一样。

    「你看你看,小黑看起来也很喜欢现在这个名字吧?而且,它还是小猫,动不动就用不同名字叫它,会害它搞不清楚吧?」

    就在芸芸主张自己取的名字比较好的时候,我想到一个好名字。

    「决定了!」

    对于我充满自信的话语,芸芸一脸不安地说:

    「惠、惠惠,小黑是母的喔!这部分你也要仔细想清楚,帮它取个可爱的名字……」

    这时,我打断了她的话。

    然后对着我举到自己眼前的使魔如此宣言:

    「——你的名字是点仔。没错,就是点仔了!」

    我那总是我行我素的,说不定还是个超级大咖的使魔。

    以到目前为止最大的规模颤抖,震了一下。

    幕间剧场【终幕】

    ——上级恶魔与小恶魔少女——

    「哟,米米。」

    「哟,霍斯特。」

    我待在邪神之墓前面时,霍斯特手上拿着东西飞了过来。

    「好久不见啦……是说,这是怎样?坟墓附近也乱七八糟的,途中还看到有个地方的林木都被连根拔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听说邪神复活了。封印解除之后,邪神叫醒了不知名的女神挑战祂,可是打输了,然后就被消灭了。」

    霍斯特手上的东西掉了下来。

    那是一个鸟笼,里面装了一只大鸡和好多小鸡。

    「不、不会吧——————!」

    「大人们都这么说喔。」

    听我这么说,霍斯特变得垂头丧气。

    但比起这个,我更在意在鸟笼里一直叫的鸡。

    「为、为什么沃芭克大人的封印会……竟然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咦?不对,太奇怪了,如果沃芭克大人的半身被消灭了的话,我应该也没办法继续留在现世才对……」

    我坐到鸟笼旁边看着里面的东西时,霍斯特突然大喊:

    「我懂了!沃芭克大人的半身并没有被消灭!一定还在哪里徘徊才对。既然如此,我得快点找到它,保护它才行……」

    这么说着,霍斯特看了看我:

    「……该怎么说呢,总之就是这样。我得离开了,所以也得向你道别了……那些祭品我已经不需要了,给你吧。」

    「那鸡妈妈拿来当晚餐,小鸡就给点仔吃好了。」

    「你要拿来吃喔!等一下等一下,这样对你的道德教育不太好,我还是把它们带走好了。话说,点仔是什么啊?」

    「差不多这么大的漆黑的魔兽,你要看吗?」

    「才不要,反正是小猫还是什么的吧?帮它取个像样一点的名字好吗……真是的,所以我才说红魔族……」

    霍斯特一边这么说,一边拍动背上的翅膀。

    「……你要离开了吗?」

    「啊?你刚才没在听我说话吗?我要去找沃芭克大人啦……干嘛那个脸,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我也没办法啊。话说回来,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你是红魔族吧?」

    我点头回应霍斯特的话。

    「我从你身上感觉到强烈的可能性,你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伟大的魔法师。所以,要是本大爷和沃芭克大人的契约结束了的话……到时候,要是你有办法召唤出本大爷,本大爷就和你缔结使魔契约。」

    「真的吗?」

    「前提是你要有办法召唤出本大爷啦!不过,想召唤本大爷这种上级恶魔并没有那么容易,应该也没办法就是了……」

    见我歪头不解,原本已经振翅起飞的霍斯特降落回到地上,蹲到我的视线的高度说:

    「虽然应该没办法……但我觉得你有驾驭恶魔的资质。搞不好你真的可以召唤我呢。」

    「我会加油!」

    霍斯特一边说「不过应该还是没办法就是了」,然后一边粗鲁地乱摸我的头。

    「我走啦,米米!你就努力成为伟大的魔法师吧!我是霍斯特!是侍奉邪神沃芭克大人的上级恶魔,霍斯特!」

    「吾乃米米!身为负责看家之人,乃红魔族首屈一指的万人迷妹妹!亦为终将使役霍斯特之人!」

    我挥开拖到地上的披风,对着霍斯特摆出姿势。

    霍斯特放声大笑,然后奋力振翅,往村里之外飞去。

    总是发牢骚,却也一天到晚给我饭吃的,我的第一个朋友。我对着它一直挥手,直到看不见它的背影为止。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