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五卷 爆裂红魔 Let's&go!! 第三章 在囧不可言的村里稍事休息!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卷 爆裂红魔 Let's&go!! 第三章 在囧不可言的村里稍事休息!

    1

    「那么,我们要回去执行巡逻任务了。」

    绿花揶宰这么说完,就从我们身边离开。

    然后其他三个人聚集到他身边,他便开始咏唱了某种咒文……!

    「先走一步!」

    接着轻声施展了某种魔法,绿花椰宰等人便忽然消失了。

    好厉害,真正的魔法师就像这样吧。

    他们又用瞬间移动魔法回到战场去了吗……!

    「总觉得他们几个还满帅气的呢,感觉就像是一群战斗专家。」

    我依然盯着他们消失的地方看得出神,并且这么说。

    「这样啊。那他们四个在附近听了一定很开心吧。」

    让我搀着的惠惠却这么说……

    「……在附近听了?他们不是已经用瞬间移动魔法飞走了吗?」

    听我这么说,这次轮到芸芸说道:

    「他们只是用折射光线的魔法隐藏身影罢了。瞬间移动魔法会消耗大量魔力,要是在战斗之后又一再使用的话,魔力一下就见底了。我想他们只是为了展现出帅气离开的一面,所以才会隐……好痛!」

    突然,从刚才他们站的地方飞出一颗小石头,丢过来「叩」的一声就敲中芸芸的头,打断了她的发言。

    简直像是在叫她别多嘴似的。

    ……他们还在那里是吧。

    「顺道一提,折射光线的魔法是以施术者指定的人或物为中心,张设半径数米的结界,让周围的人看不见结界内部的魔法……所以,只要靠近过去就看得到了。」

    听惠惠随口这么一说,阿克娅不发一语地向前踏了一步。

    「……!」

    前方便传出倒抽一口气的声音,同时还有脚步往后退的「沙沙」声。

    阿克娅听了,盯着那个地方,不再移动……

    「……………………」

    「……………………」

    突然,阿克娅朝着那个地方冲了出去。

    「「「「!」」」」

    同时,前方也响起好几个人连忙逃跑的脚步声。

    别、别闹他们了……

    阿克娅兴高采烈地追着那几个看不见的人跑,而放任她不管的我们,则是踏进了红魔之里当中。

    总之,我们决定先去芸芸的老家问清楚现在的状况。

    不久之后,阿克娅大概是追腻了吧,便也回到我们身边来了。

    「我说,他们几个还满厉害的嘛,就连我的脚程也追不上呢。」

    居然连除了脑袋和运气以外的能力值都很高的阿克娅也追不上。

    虽然最后离开的方式有点微妙,不过,我记得他们自称是魔王军游击部队。

    他们想必是红魔之里的菁英集团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惠惠果断地说:

    「大概是用了肉体强化魔法作弊才逃掉的吧。那群尼特平常都在家里打滚,我不认为他们有那么强的体力。」

    ……并以这番让人无法假装没听见的说词,打破了我那略带崇拜的幻想。

    「……那群尼特?不对吧,他们不是魔王军游击部队吗?他们离开的时候还说有巡逻任务要执行啊。」

    听我这么问……

    「那些人只是一群找不到工作的闲人啦。要是到其他城镇去当冒险者,肯定会是抢手的队员,但他们就是不想走出这里,是群一离不开父母的家伙。平常实在是闲到发慌,所以为了不让其他人觉得自己游手好闲,才会像那样擅自打着魔王军游击部队的名号,在村里周边四处闲晃。」

    惠惠便提供了这种让人不太想知道的情报。

    所以这是怎样?

    这个村里就连尼特的能力都那么强吗?

    或许是察觉到我这么想,芸芸接着说道:

    「红魔族在长大成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学会上级魔法。村民们的职业,也全都是大法师。学会上级魔法之后,才会在技能点数充裕的状况下,再去学习各种魔法。明明这才是常识,却有人……」

    说着,她瞄了惠惠一眼。

    惠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假装没注意到芸芸的视线,东张西望地看着怀念的故乡。

    红魔之里是个小农村大小的聚落。

    三三两两出现在村里的红魔族们,脸上都不见紧张的表情。或许是受春天的暖和天气影响,甚至还有人佣懒地打着呵欠。

    说穿了,这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和魔王军交战。

    「……嗯,这尊鹫狮的石像还真是栩栩如生啊。是哪位雕刻名家的作品吗?」

    达克妮丝忽然这么说,便伸手拍了拍村子入口前的石像。

    原来如此,那尊鹫狮像确实是逼真到像是随时会动起来似的……

    「那是用石化魔法将迷路闯进村子里的鹫狮变成石头而成的。因为看起来很帅气,大家就决定留下来当成观光景点了。现在主要是当成约定见面的地标。」

    这、这种景点也太乱来了吧。

    而听了惠惠所说,阿克娅似乎对石像产生了兴趣,伸手拍了拍,还咏唱起某种咒文。

    「……你是想用什么魔法啊?」

    「治疗状态异常的魔法啊,我没看过活生生的鹫狮耶。」

    我们压制住阿克娅之后,便前往芸芸的老家打听现在的状况。

    2

    ——位于村里中央的大房子。

    茶几的另外一边,一名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皱着眉头。

    被带到族长家的会客室的我们,听眼前的中年男子——也就是芸芸的爸爸,说出了冲击性的事实。

    「没有啦,那个只是寄给小女报告近况的家书啊。只是写着写着就越来越起劲。拥有红魔族血统的人,实在是写不出内容平凡的信件啊……」

    「不好意思,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立刻对族长如此吐嘈,坐在我身边的芸芸也是一脸目瞪口呆。

    「……咦?爸、爸爸?呃,看到你平安无事,我是非常开心,不过你能不能再说一次?首先,信上开头的第一句,『当你收到这封信的畤候,我一定已经不在世上了吧』是……」

    「那是红魔族的季节问候语啊,你在学校没学过吗?……啊,对喔,你和惠惠因为成绩优秀,很早就毕业了是吧。」

    「……那信上说无法顺利破坏军事基地又是指……」

    「喔喔,那个啊?因为他们建造的基地十分雄伟,大家还在讨论到底该直接破坏,还是留下来直接当成新的观光景点,分歧的意见一直统整不起来。」

    「芸芸啊,我可以揍你老爸一拳吗?」

    「好啊。」

    「芸芸!」

    族长顿时愕然,而达克妮丝不解地问:

    「……嗯?请等一下,你说魔王军建造了军事基地……既然如此,魔王军的干部来到此地,这件事又是……?」

    「是啊,正如信上所说,他们派了一个不怕魔法的干部过来。对了,他们应该差不多要抵达了吧。有空的话要不要参观一下啊?」

    族长一派轻松地邀请了我们。就在这个时候——

    『魔王军警报,魔王军警报。手边没事的人请到村里入口的鹫狮像前集合。敌人的数量估计有一千只上下。』

    随着铿锵的钟声,村里响起这样的广播。

    「「一千!」」

    我和达克妮丝惊叫出声,但三位红魔族却是一脸稀松平常。

    他们几个是不是没听到一千这个数字啊?

    以这个聚落的规模来说,村民的人数顶多三百左右吧。

    面对数量超过三倍的魔王军士兵还这么气定神闲是怎样?

    「魔王军一千只啊。看来终于到了我行使女神真正力量的时候了呢。」

    喝着族长家的迎宾茶,难得低调的阿克娅突然这么说。

    总觉得这家伙在来到这里之后,就受到了什么奇怪的影响。

    算我拜托你,不要再让你的蠢病变得更严重了。

    见达克妮丝吓得成了半蹲状态,惠惠以平静的嗓音说:

    「不用那么慌张啦。这里是魔法高手的聚落,红魔之里。大家也去参观一下如何?」

    3

    太厉害了。

    魔王军无从抵抗,大多士兵也被卷上天去。

    接下来,他们大概也只能撞上地面,就此丧命了吧。

    紧接着,站在绿花椰宰身边的那位相当漂亮的女人,一双红色的眼睛也同样闪现光芒,并将左手往前一伸。

    那名女子右手拿着武器,以红魔族来说相当罕见。

    仔细一看,是一把雕了龙的木刀。

    既然是红魔族会拿的东西,那想必是某种魔法武器吧?

    向前伸出左手的女子,将右手上的木刀一挥。

    「『Inferno』!」

    尚未止息的龙卷风当中,更卷起了强烈的火焰旋风!

    4

    观赏过红魔族的战斗之后,我们前往惠惠的家。

    在那之后,芸芸说要去制裁寄了那封信的朋友——有够会,便向我们告别。

    我一边回想着刚才红魔族所施展的魔法一边说:

    「啊——刚才的景象真是精采啊。那就是正牌的红魔族啊……」

    「既然你说了正牌,就表示还有冒牌的啰。喂,你想说哪里有什么冒牌的红魔族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我搀扶着感觉随时会咬过来的惠惠,站在一间小巧的木造平房前。

    该怎么说呢,这样讲有点失礼,不过这是个看起来比一般家庭还要贫困的屋子。

    大概是魔力耗尽而浑身无力的关系,惠惠带着显露出疲惫的表情,敲了敲玄关的门。

    不久之后,屋子里传出乒乒乓乓的跑步声。

    接着,有人轻轻打开玄关的门……

    出现在门后的,是一个长得很像惠惠,年纪看起来差不多小学低年级的小女孩。

    「哦,她就是惠惠的妹妹吧?还真是可爱呢。」

    达克妮丝不禁笑逐颜开。

    「这是怎样,冒出了一个小只的惠惠耶。小惠惠,你要吃糖糖吗?」

    阿克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颗糖果……

    「米米,姊姊回来了。你在家里乖不乖啊?」

    手依然搭在我肩上的惠惠,以温柔的声音对那个小女孩这么说。

    米米……

    刚才的绿花椰宰也是,已经不会在每次听见红魔族的名字时都产生反应的我,是不是已经受到不良影响了啊……

    米米看着惠惠,整个人浑身僵硬地站着。

    这就是所谓感人的重逢吧。

    米米惊讶一般瞪大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大喊:

    「爸爸——!姊姊勾搭了一个男人回来——!」

    等一下,小妹妹,大哥哥有话要跟你谈谈!

    5

    「来——仔细看清楚啰!快看矮桌上这个倒扣的马克杯,它会在矮桌上跑来跑去喔!」

    「好厉害!好厉害喔!怎么弄的?这是怎么弄的?蓝头发的大姊姊,你是怎么弄的!」

    「是磁铁!你一定是在矮桌底下用磁铁移动马克杯!对吧?我猜中了吧,阿克娅!」

    这里是惠惠家的起居室。

    阿克娅用杯子表演着才艺。

    米米和达克妮丝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表演。

    达克妮丝猜测她用了磁铁,我想应该没错。

    阿克娅正在移动的马克杯是铁制的。

    她一定是拿着磁铁,从矮桌底下挪动那个杯子……

    我一边听人说话,一边推测这魔术的机关,并不经意看了过去,然后吓到说不出话来。

    阿克娅端正地跪坐在起居室的正中间,双手放在膝盖上。

    她只是维持这个姿势,盯着矮桌上的马克杯一直看,马克杯就滑顺地跑来跑去。

    ………………!

    正当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心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注意力整个被拉过去的时候……

    「呃……!咳嗯!」

    眼前那个人便刻意地清了清喉咙。

    哎呀,我失态了!

    起居室铺着地毯,而我因为现场气氛使然跪坐在地毯上,眼前则是一脸凝重地盯着我看的惠惠的爸爸。

    乍看之下,他感觉只是个普通的黑发大叔,但他的眼神相当锐利,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默散发出压迫感。

    这就是我之前只听过名字的惠惠的爸爸,飘三郎先生。

    「……小女平日多方受你照顾了。关于这一点,我由衷感谢。」

    说着,飘三郎微微点头示意。

    然后,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子。面容与惠惠颇为神似,留着一头润泽的黑长发,嘴角和眼角有着几道小细纹。

    「就是说啊,小女真的很麻烦你照顾吧……小女寄回来的信上写了很多有关和真先生的事情……我们都很了解你喔……」

    惠惠的母亲,唯唯女士也深深低下头。

    怎么办?

    我以怨恨的眼神瞄了一眼照理来说最该收拾这个局面的家伙。

    起居室的一角铺好了被褥,不久前施展了爆裂魔法而耗尽魔力的惠惠在那边睡得很沉。

    然后,飘三郎感慨万千地端详着惠惠好一阵子,然后又收敛起表情对我说:

    「……所以,你和小女之间的关系是……?」

    这是他第三次问我同样的问题了。

    「……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只是朋友兼同伴而已。」

    听我这么说,飘三郎一副已经无法忍受的样子,迅速移动到阿克娅用来表演才艺的矮桌前,并伸手抓住了矮桌。

    「你说啥————————————————!」

    「老公——————————!别这样!别再翻桌了,会摔坏的!这个月我们家又特别没钱啊————————!」

    所谓的红魔族,还真是个怪胎特别多的种族。

    ——飘三郎喝着太太泡的茶,喘了口气。

    「恕我失礼,一时乱了方寸。没办法,谁教你要装傻说什么只是普通朋友。」

    我原本想说「本、本来就只是普通朋友」,但还是把已经爬到喉头的话语吞了回去,并且拿出背包里的某样东西,试图转移话题。

    那是我前几天去温泉旅行的时候,在阿尔坎雷堤亚买的综合甜馒头。

    因为刚回到阿克塞尔又出了这趟远门,都还没从背包里拿出来。

    「请收下这个……只是一点小心意……」

    这时,飘三郎和太太同时抓住了我递过去的甜馒头盒子。

    「……老婆,这是和真先生给我的东西,请你放手。」

    「哎呀呀,老公你也真是的,刚才还你啊你的叫得那生疏,收到伴手礼之后就突然叫人家和真先生了。别这样好吗,很丢人呢。这个要拿来当今天的晚餐。你可别想着要拿去当下酒菜喔。」

    太太开起这种让人笑不出来的玩笑。

    不,那是甜馒头耶。不管是拿来配酒还是当晚餐都不适合吧。

    正当我忍耐着不这么吐嘈时,米米开心地大叫:

    「是食物吗!呐,那是固态的食物吗?不是我们家平常吃的那种很薄很淡又加了很多水的稀饭,而是吃了真的会饱的东西吗?」

    ……我将放在背包里的保存食品类全都拿了出来,默默地一面摊开。

    「这些……真的只是一点不算什么的小心意……」

    「欢迎光临寒舍,和真先生!老婆,去泡我们家最好的茶!」

    「我们家只有一种茶,不过我立刻去泡,请等一下喔!」

    ——我一边喝着太太泡来的茶,一边看着米米两手各拿着一个我带来的甜馒头,像松鼠一样迅速地大吃特吃。

    米米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在一旁盯着我的侧脸看。

    看着拿在自己手上的两个甜馒头,米米吞了一口口水……

    「……给你吃,很好吃喔。」

    接着将还没有咬过的甜馒头朝我递了过来。

    还没吃饱的米米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递给我的甜馒头。

    「米米,不可以再靠近他了!过来找大姊姊,来我们这边!」

    「没错,米米!那个男人一天到晚对你姊姊做些过度的恶作剧,是个很坏很坏的大哥哥。在那个男人对你下手之前快点过来!」

    阿克娅和达克妮丝这么说,但米米只是歪头看着我。

    总之晚一点再制裁她们两个。米米还真是个小天使啊。

    「谢谢,那个甜馒头米米自己吃就可以了,大哥哥已经吃饱了。」

    听我这么说,米米说了声「这样啊!」,之后便一屁股在我身边坐下,继续默默地专心吃着甜馒头。

    看着那令人莞尔的模样,我不禁扬起嘴角。

    这时,飘三郎一脸严肃地对这样的我说:

    「……无论你拿多少食物来,我也不会把米米给你。」

    「你误会了!请别相信那两个人说的话啊!」

    在我如此嘶吼的同时,阿克娅已经悄悄溜到我身边来,一把抱住啃着甜馒头的米米,像是要保护她远离我似地拖走。

    ……你们两个最好给我记住。

    米米对于自己突然被阿克娅抱住、被拖走一点也不介意,只是任凭阿克娅处置,自己默默地啃着甜馒头。

    不一会儿,太太对喝着茶的我露出柔和的笑容,同时说:

    「这么说来,听说和真先生欠了很大一笔债,没问题吗?我觉得和真先生是个好人,倒是也不会反对……只是,如果你要和小女在一起,至少等到还清债务之后再说也不迟吧……?」

    我全力喷出了含在嘴里的茶。

    「在一起是怎样啦!我都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了啊!」

    呛到的我这么说,但太太歪着头回应道:

    「可是看小女寄回来的信,说你们的关系很亲密,我还以为就是那么回事呢……?」

    「不,请等一下,她的信上是怎么写的,可以跟我说一下吗?」

    就在我平复着心情的时候,飘三郎和太太两个人互看了一眼。

    然后,太太开口道:「比方说……」 

    把小女弄得全身湿湿黏黏,以此为荣。

    背着耗尽魔力的小女时一边对她说:「最近好像变大了点啊?」之类的话。

    和她一起洗澡。

    趁她在沙发上毫无防备地睡午觉的时候,你会蹲坐在一旁仔细观察她的裙底风光。

    一边喂点仔吃饭,一边对它说:「看好啰?是这个。你要偷这个给我,只要你偷这个来,我就给你吃更好吃的。」边说还边给她看内裤,让它记下来帮你偷。

    「……之类,你们的关系已经亲密到这样的性骚扰都不足为奇了……」

    听到这里,我跪着向他们两位磕头。

    面对这样的我,飘三郎接着说了下去:

    「信上还说,尽管如此,她依然放不下你这个重要的同伴。即使是欠了一屁股债、好色成性、战斗力不上不下、满嘴恶言又没常识的男人,要是她没有看好你,你就会死掉,所以没有办法不管。既然小女都说成这样了,我还以为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呢……」

    他语重心长地这么说。

    虽然有很多令我介意的地方,但「重要的同伴」这个字眼让我有点开心。

    没错,再怎么说,我们也已经建立起足以接纳对方缺点的深厚情谊,即使会在背地里这么说我,也不会影响我对她的信赖……

    「听说小女在和真先生的小队当中是主要火力,要是她离开了,这个小队也将形同解散。小女还提到,她讨伐了魔王军的干部巴尼尔,更连日攻击另一名魔王军干部所居住的城堡,将该名干部引诱出来,为讨伐行动贡献良多……」

    ……不,这些虽然都不算是谎话。

    最近她又打倒了一个名叫汉斯的干部,不过就算没有惠惠,我们的小队也不至于需要解散的程度就是……

    「嗯、嗯,而且她还解决了那个机动要塞毁灭者!不是我要自夸,但是咱们家的女儿真是表现得优秀至极啊!」

    飘三郎也接在太太后面这么说,看起来真的非常开心……

    这些事实确实没错。确实是没有错,但是……

    我不禁看向正在睡觉的惠惠。

    原本呼吸还很平稳的惠惠翻了个身,背对了我……

    这家伙该不会是醒着的吧。

    正当我以怀疑的眼神看着惠惠时……

    「除此之外,小女还写了很多关于你和同伴们的事情呢……话说回来,债款的部分还有很多吗?毕竟和小女的小队有关,我们也很想设法援助你们,只是我们家也不太富裕……」太太略显歉疚地这么说,于是……

    「啊,没问题,债款早就已经还清了。而且,结束这次旅行之后我应该可以拿到一大笔钱,所以不要紧的,两位不用担心。」

    我不经意地这么说,让飘三郎有了反应。

    「这样啊……不介意的话,方便问一下你可以拿到多少钱吗……?」

    一方面也是因为待在惠惠的老家让我有点紧张吧,我毫不迟疑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三亿艾莉丝吧。」

    「「三亿!」」

    ……咦?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飘三郎稍微往我这边靠了过来。

    然后,他带着相当灿烂的笑容,拍了一下手说:

    「对了,和真先生,你今晚就在寒舍住下来吧!你是小女的同伴兼朋友,让你留宿实属当然!既然你在当冒险者,想必没有自己的房子吧!」

    「就这么办吧!米米,你今天和爸爸、妈妈,三个人一起睡这间起居室!另外两位就一起睡我们的寝室吧!不过,我们家这么小,房间就只有起居室和我们的寝室,剩下的就是惠惠以前睡的房间了……要请你住下来好像太小了点……老公,干脆考虑一下改建……」

    听他们越说越夸张,我实在有点吓到……

    「不、不必了……那个,我在阿克塞尔有一栋豪宅……」

    然后畏畏缩缩地这么说。

    「「豪宅!」」

    我又多嘴了。

    他们两位以晶亮的眼睛看着我,而我别开视线,试图寻求阿克娅和达克妮斯的协助……

    「换下一个!快看这个小盒子,会发生让你吓一跳的事情喔!」

    「一定是打开那个盒子就会蹦出某种东西来对吧!一定是这样的米米,不会错的!」

    「好厉害!好厉害喔!」

    看来她们三个好像没空。

    6

    时间已经过了傍晚,惠惠却还没睡醒。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

    尽管是小队里最可靠的一个,但再怎么说,她依然只有十四岁。

    才刚从阿尔坎雷堤亚长途跋涉回到阿克塞尔,然后又立刻出了这趟远门,而且又用了爆裂魔法、耗尽魔力。

    就在惠惠长睡不起的时候……

    「妈妈!肉肉!肉肉!」

    「老婆,听人家说白菜可以养颜美容,肉就交给我吧,我希望老婆可以一直美下去!」

    「哎呀呀,老公你才是,最近头发越来越稀疏啰,还是多吃点配菜的海藻沙拉吧!」

    很久没见的家人却没有任何一个担心她,只顾着狂吃我刚才去采购回来的食材。

    今天的晚餐是火锅。

    阿克娅喝着和食材一起买回来的酒,达克妮丝则是因为第一次和这么多人围着小小的矮桌吃饭,显得有点紧张。

    她深怕自己失礼,一直偷瞄我、模仿我的动作,吃得很优雅。

    不久之后,米米吃饱了,并带着闪亮亮的眼睛说:

    「爸爸、妈妈!蓝色头发的大姊姊很厉害喔!她从这么小的盒子里面变出这么大的尼禄依德耶!」

    那是怎样,太令人好奇了吧。

    发现我对米米说的话产生了兴趣,达克妮丝说:

    「真的很厉害喔,和真。发生了物理性质上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小盒子里面蹦出了比盒子还大的尼禄依德,还逃到窗外去了。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想那到底是怎么变的……」

    听她这么说,我对喝了酒,心情正好的阿克娅说:

    「呐……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对你的才艺很好奇,能不能让我仔细观察一下啊?」

    「我才不要呢。才艺这种东西啊,并不是应观众要求而表演,而是表演者自己想炒热气氛的时候才会表演。如果你真的超级想看非看不可的话,那就办一场会让我想要表演才艺的宴会出来啊。」

    说着,她拿起当成下酒菜的毛豆,巧妙地用单手将里面的豆仁用力挤出来,并喷到我的嘴边。

    「你很逊耶……我都特地瞄准你的嘴巴了,你就不能用嘴巴稳稳接住……住、住手!你明明就不太喝酒,不要把我的毛豆全部拿走啦!」

    和乐融融的晚餐时间。

    事隔已久,我回想起还在日本的时候,和家人一起吃饭的情境,忘却这几天在野外的紧张心情,放心地享用着餐点。

    ——然而,事情就发生在我洗好澡,准备回到起居室的时候。

    「你这是在做什么傻事!难道你一点也不疼爱自己的女儿吗?你打算做的事情,就和把一头看起来很可口的羔羊,丢进关着绝食一星期的野兽的笼子里没有两样!」

    阿克娅她们先洗好澡之后,最后才轮到我洗;在我洗好澡之后,就听见达克妮丝的怒骂声从起居室传来。

    我心想不知道是在吵什么事情,便偷偷往里面一看,只见飘三郎已经在起居室的正中央睡到打呼了。

    我去洗澡之前他明明还醒着,入睡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既然没看到阿克娅的身影,就表示她已经去分到的房间里睡觉啰。

    「话虽如此,你们之前也一直都在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不也都没有出什么差错吗?既然这样,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小女已经到了能够结婚的年纪,和真先生也是个懂得是非善恶的成年人……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也是他们两个你情我愿的吧?这样的话,身为她的母亲,我也不会说什么。」

    看来,是达克妮丝在抗议我和惠惠睡同一个房间的样子。

    不过要睡哪里我都无所谓就是了。

    这时,太太扬起嘴角……

    「……话说回来,达克妮丝小姐为什么会那么反对呢?和真先生和小女一起睡,对你而言有什么不便之处吗?」

    问了这种让我也有点好奇的事情……

    「咦咦?这样听起来,好像你觉得我在吃醋似的,让我非常不愉快。说真的,我严正请你别这么说……」

    ……咦?

    「这、这样啊,不好意思。看来是我有点判断错误了。不过,要是小女和你们两位睡同一间的话未免太挤了一点。这样就得找个人和和真先生睡同一间了……」

    听太太这么说,达克妮丝回应道:

    「既然如此,让飘三郎先生和和真一起睡,问题不就解决了。」

    「咦!」

    听了达克妮丝正确解答,太太惊叫出声。

    不,这样做确实是最正确的没错,但是你就不能提供一点顺应话题走向的意见吗……

    「这样做太无趣了。而且从小女寄回家的信来判断和真先生这个人的话,让他和米米一起睡当然不用谈,和我老公一起睡也让人稍微有一丝不安……」

    喂,这位太太,你在说什么啊?你以为我是怎样的人啊?

    明天请她把惠惠寄回来的信全都给我看过一遍好了。

    这时,达克妮丝似乎越讲越亢奋了,她大声地说:

    「不然……!我和他一起睡好了!如果是我的话,万一那只禽兽想对我来硬的,只要拼命抵抗应该有办法抵挡……!不,说不定抵抗也没用,在那个男人非比寻常的欲望驱使之下,我也许会遭到凌辱。对、对了,在这趟旅途中,那个家伙想必一直累积着欲望,无从发泄吧。而且那个家伙昨晚还熬夜!听说男人在熬夜之后会特别心痒难耐……!到时候他就会硬是压住我在我试图抵抗的时候硬是捂住我的嘴然后说小心吵醒米米被大家听见也无所谓吗乖乖闭上嘴之类的威胁我……」

    「『Sleep』。」

    太太施展了魔法之后,一张嘴像机关枪般说着一大串蠢话的达克妮丝便当场不支倒地。

    她出招了。

    ……我不经意地看向在这样的骚动当中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的飘三郎。

    难不成,飘三郎也是……

    这时,太太发现我在起居室的入口偷看,便一面单手抱起打着盹,看起来非常想睡的米米一面对我说:

    「哎呀,和真先生。你洗好澡啦?达克妮丝小姐在这里睡着了,能不能请你帮我把她搬到寝室去呢?」

    这么说着,她嫣然一笑。

    7

    「幸好有你帮忙。达克妮丝小姐这样长途跋涉一定也累了吧。她应该会一直睡到早上才对。而且,我和外子和米米只要睡着了,无论有什么太大的碰撞声或是喊叫声,也不太会醒来……那么,和真先生也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说着,太太用力把我推进惠惠的寝室里。

    「好、好吧……那么,我就不客气地进去睡了……不过我把话说在前头,我和惠惠都相处这么久了,不会出任何乱子喔。是那个每天都在思春的变态十字骑士刚才在胡言乱语,可别相信她说的话喔。」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吧!要是有什么万一,你只要乖乖负起责任就可以了……!」

    这位太太肯定什么都没搞懂吧。

    于是,我被「咚」一下推进了惠惠的房间。

    「那么,请随意……!」

    听着太太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无可奈何的我,望向昏暗的房间。

    在我眼前的,是不知何时被抬进来的惠惠,睡在房间中央。

    像这样静静地躺着的时候,惠惠还真是个美少女。

    月光微微从窗外透了进来,柔和的光芒照在惠惠的睡脸上。

    看着她闪闪动人的润泽黑发,让我有种逐渐陷入那抹深邃当中的奇妙感觉……

    ……我居然看她看得入迷了,这是怎样?

    惠惠的模样我应该已经看得很习惯了,现在居然看到出了神,或许这也是那些半兽人带给我的心灵创伤所造成的吧。

    回到阿克塞尔之后,去找梦魔大姊姊们帮我疗愈心灵好了。

    我也觉得有点累了,早点就寝吧。

    就在这个时候……

    「『Lock』!」

    房外传来这道声音。

    大概是太太用魔法把门锁上了吧。

    不小心说出今后会拿到多少钱的我也不太应该,但那位太太的所作所为也大有问题吧。

    就算我是他们家女儿经常在信上提到的男人,当家长的这样做对吗?

    就那么相信她女儿的眼光吗?

    ……算了,还是早点睡吧。

    我转念一想,重新审视了一下狭小的房间,这才忽然发现一件事情。

    除了惠惠正在睡的被褥之外,房间里没有任何一个我可以睡的地方。

    8

    在微微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照耀之下,我一直僵在原地。

    我的视线前方是睡得很沉的惠惠。

    现在,这个空间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

    喝了酒的阿克娅已经睡了,最有可能来碍事的飘三郎和达克妮丝,也被太太的魔法弄到睡着了。

    ……再说,这个房间已经从外面用魔法上了锁,任何人都无法进来或离开这个房间。

    根本就是嘴边肉。

    房间里只有一套被褥。

    尽管现在的季节是春天,这个时间还是很冷。

    虽然是在房间里面,但要是没盖棉被就睡着的话,说不定会感冒。

    万一感冒恶化,引发肺炎怎么办?

    听说,这个世界的恢复魔法就只有疾病治不好。

    病死会被视为寿终正寝,即使用了复活魔法也无法重生。

    也就是说,比起死于战斗之中,病倒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所以,我现在钻进被褥里面,睡在惠惠身旁当然也不成问题……

    「……………………」

    我在此沉思了一下。

    要是我这个时候对睡得那么香甜的惠惠出手了,下次达克妮丝和阿克娅指着鼻子说我鬼畜、非人哉的时候,我就真的无法否认这些中伤了。

    我是绅士,我不是那种男人。

    但是,以现在的状况来说,连她的母亲都已经允许我这么做了。

    这样一来,要是被惠惠告了,我应该也能打赢官司吧。

    不对不对,真的打得赢吗?

    再说了,这个世界的司法体制到底是怎么样啊?

    可恶,我应该多了解一下法律才对!

    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我应该……

    不对,话不是这么说。

    问题不是被告不被告,我的论点已经偏掉了。

    不行,看来处于这种状况之下让我也乱了方寸。

    冷静啊,冷静一点,佐藤和真。先冷静下来,好好思考!

    但就算我想好好思考,春天的晚上还是太冷了。

    这么冷根本没办法思考,不如先钻进被窝当中,恢复冷静好了。

    为了避免吵醒惠惠,我小心翼翼地钻进被窝里,感觉着身旁的她的体温,听着她平稳的呼吸,重新沉淀思绪……

    ………………

    不对啦!

    好阴险的陷阱啊,我在无意识中躺到了惠惠身边。

    就在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发现到一件事。

    假设我就这样慌慌张张地跳出被窝好了。

    如此一来,反正惠惠一定也会刚好醒来吧?

    然后,接下来就是漫画和动画当中常见的剧情了。

    没错,这样下去,无论我怎么说她也不可能听得进去,照样制裁我。

    事情真的变成这样的话,无论我怎么辩解,说真的什么都没做、是她老妈擅自把我推进来的,照样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简直没有天理啊。

    根本就和被冤枉成色狼没有两样。

    我绝对不会和那些先烈们犯下同样的错误。

    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得受到不当又没天理的对待,既然早知如此……!

    ——这种时候就是要逆向思考,只要真的不是冤枉就没问题了。

    我听得见惠惠沉稳的呼吸声。

    糟糕,怎么有点小鹿乱撞了起来。

    我现在打算做的事情好像相当不得了啊。

    但是,我希望大家多想一下,我又不是无欲无求的圣人,而是随处可见、精力旺盛的普通男生。

    这样一个健全的男生和毫无防备的美少女睡在同一床被褥里面,怎么可能不出差错。

    最重要的是,搞成这种状况的是她老妈。

    没问题,告得赢。

    条件如此齐全的话,即使得在审判当中面对那个瑟娜,我肯定也赢定了……!

    我心意已决,决定付诸行动。就在这个时候——

    惠惠张开了她的大眼睛,然后带着依然昏昏欲睡的眼神看着身旁的我,试图掌握现况。

    「早安,睡得好吗?」

    「啊……早安,和真……呃,我大概睡了多久啊……?」

    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了半夜。

    虽然还不到深夜,但是距离惠惠说让她睡一下,然后就躺下去不省人事的那时,差不多已经过八个小时了吧。

    我如此告诉惠惠,她便随口说了声「原来如此」……

    接着,似乎是赫然惊觉了现在的状况……

    「……所以,我为什么会跟和真睡在同一床被褥里面?」

    于是便看着天花板这么说。

    我也同样看着天花板说:

    「……太害羞了,我不好意思说。」

    「是怎样!」

    听我这么说,惠惠整个人跳了起来。

    「喂,别掀被子啦,很冷耶。你先冷静下来啦。」

    「你也太镇定了吧!我可是睡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躺在怀念的老家房间里,而且身边还是和真耶!这教我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

    说着,惠惠迅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大概是在检查有没有被怎样吧。

    然后,这才露出一脸放心的表情……

    「喂,你以为我真的是会趁你睡着的时候对你怎样的下流之徒吗?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这么觉得,在你们的心目中,我到底是怎样的人啊?都一起生活超过一年了,我还不是没对你们出手。刚才也是,达克妮丝那家伙因为我要和你一起睡,不知道把我说得多难听。」

    我用最小的动作把惠惠跳出去的时候翻开来的被子重新拉好。因为太冷了,所以我在只有头探出被窝的状态下这么说。

    对此,惠惠一时语塞:

    「呜……这、这个嘛……说的也是,对不起……因为刚醒来就发现事情变成这样,让我有点慌乱……说、说的也是,和真的性骚扰顶多都只是开玩笑,并不是会在这种不得了的状况下真的会对我怎样的那种人嘛。」

    说着,惠惠露出略显安心的微笑。

    而我依然维持着只有头探出被窝外的状态,对这样的惠惠说:

    「那是当然,可别误会我啊。再说了,我之所以会在这个房间里,也是被你妈关进来的好吗?她从背后把我推进来,还从外面用魔法锁住了门。所以,我在无可奈何之下,才钻进了你的被窝。」

    听我这么说,惠惠沉沉叹了口气。

    感觉像是想通了一切似的。

    「那个人也真的是……」

    在惠惠双肩一垮,如此嘀咕时,我掀开被子,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间说:

    「就是这样,快进来吧。会冷耶。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样啦。」

    听我这么说,惠惠的表情瞬间一僵。

    然后,她低下头来,压低了声音……

    「……你真的不对我怎样吗?难得我们两人独处耶。」

    说出这种耐人寻味的台词。

    咦?

    这、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以怎样吗?

    而且她在野营的时候还握住了我的手,我的桃花期果然来了吗!

    我用力推翻了自己才刚说过的话喊道:

    「笨蛋!难得两人独处,我怎么可能不对你怎样!我可是已经有你老妈的许可了喔!」

    不知为何,惠惠听了之后冲向窗户,然后说:

    「我就知道!今天我去睡芸芸家!」

    「啊啊!混帐,居然挖坑给我跳!」

    惠惠从房间的窗户跳到外面去,就这样消失在黑暗之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