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2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芸芸的回合 第四章 水之都的救世主们(疯狂信徒)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2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芸芸的回合 第四章 水之都的救世主们(疯狂信徒)

    1

    隔天早上。

    在教团留宿的我和芸芸,准备前往阿克西斯教徒们聚集的教堂。

    「听好了,芸芸只是受同乡之托,忠人之事罢了,不需要感到内疚。所以,你大可表现得正大光明。」

    「我、我知道了!说的也是,我只是送了一封信罢了,就算那位老先生因此必须接受侦讯,也……呜、嗯……也和我无关!」

    芸芸犹豫了一阵子之后,猛然抬起头。

    自从杰斯塔被带走,她就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一直很烦恼……

    「这样想就对了。追根究柢,要是他平常的行为检点一点的话,人家说不定还会听他辩解一下。会直接被那样带走,也是他自作自受。而且,如果他真的是清白的,一定马上就可以回来了,你没必要那么介意啦。」

    「说、说的也是!我知道了,无论被教团的人责怪,还是被说成怎样!我都会秉持强硬的态度!」

    说着,芸芸下定决心,推开了教堂的大门……!

    「哎呀,惠惠小姐、芸芸小姐,你们早安。睡的还好吗?」

    待在教堂里面的,只有头发依然凌乱,一边吃着早餐的赛西莉一人。

    「早安……只有大姐姐一个人留在这里看守吗?其他的阿克西斯教徒们都上哪去了?」

    「大家早就出门啦!要是这个状况持续下去,杰斯塔大人就得让出最高负责人的位子。这样一来,就必须决定新的负责人。决定最高负责人的方式,是由阿克西斯教徒进行投票。所以,大家正在努力进行竞选活动呢。」

    竞选活动……

    「请、请问……在竞选活动之前,各位不考虑在镇上到处打听,为那位名叫杰斯塔的先生洗刷冤屈之类的吗?」

    「嗯?为什么我们要做那么麻烦,感觉又不太好玩的事情?不用担心啦,要是他真的是无辜的,一定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而且就算回不来也没关系。我们大家讨论过了,发现杰斯塔大人不在的话对我们而言还比较好,所以决定就这样不管他了……」

    「你是认真的吗!赛西莉小姐,送信过来的我好像没资格这么说,但这样真的可以吗?你们不去救他可以吗?」

    芸芸不停摇晃吃着荷包蛋的赛西莉,焦急地大声疾呼。

    原本还说要秉持强硬的态度,但看起来她心中的罪恶感还是比较强烈。

    「话素恶么缩没货啊……可是目前还在警方进行调查的阶段。温泉的管理确实也是由杰斯塔大人负责,实际管理的温泉接连提出了控诉也是真的。还是让警方好好调查杰斯塔大人,有罪就是有罪,无罪就是无罪,好好查个水落石出比较好。」

    赛西莉一面嚼着东西一面这么说。

    「而且……」

    然后,她吞下了嘴里的东西。

    「我听说红魔族那个神准占卜师的预言,几乎是必定会说中喔。听说,她是暂时借用一个号称能够看见未来的可疑恶魔的力量,以极高的准确度占卜。也难怪平常总是睡到中午的大家会难得从一大早就开始活动。」

    太、太过分了。

    「套牢的占卜确实几乎是必定会说中啦……但就算是这样,尽管只有一个人相信杰斯塔先生是清白的也不为过吧……啊,不过大姐姐真不是盖的。只有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没有去拉票呢。」

    「我吗?我只是为了庆祝杰斯塔大人被逮捕喝酒喝到很晚,所以才睡到这个时候。当然,吃完这些之后我也要上街去……」

    「太过分了!惠惠,怎么办!我没有想到只是送一封信,就会搞出这么严重的事情来啊……!」

    惊慌失措的芸芸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但是最重要的教团的人们都不打算救他的话,我们也无计可施。

    真是的。刚才明明还说和你没关系的。

    「没关系啦,芸芸小姐。杰斯塔大人现在大概正因为接受女骑士的侦讯而感到很开心吧。妨碍他享乐才叫不识相。先别说这些,你要不要帮大姐姐的忙啊,打工薪水很优渥喔。因为我之前做过太多事情了,镇民们都认得我的长相,光是找人攀谈,大家就会对我冒出戒心。如果是你的话就没问题了……!」

    「什么没问题啦!惠惠,你也说句话啊……!」

    「你愿意出多少薪水?」

    「我想想……每多一个人投票给我,我就付一万艾莉丝……」

    「………………」

    「等一下,我知道了!芸芸,我知道了啦,所以你可以不要继续准备施展魔法了!」

    「大、大姐姐分一片火腿给你吃就是了!冷静一点——!」

    2

    安抚完激动的芸芸,在镇上绕了一个小时之后。

    一直走在最前面的芸芸转过头来,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

    「惠、惠惠……就是啊……」

    「……凭着一时冲动而冲出阿克西斯教团的教堂,但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现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大概是像这样吧?」

    「…………是。」

    红着脸的芸芸害羞地轻轻点头。

    「惠惠小姐,别生芸芸小姐的气嘛!你看,这红通通的羞赧表情!啊,真是太可爱了!怎么会这么可爱啊!放心吧,姐姐是和你同一国的,你可以叫我赛西莉姐姐没关系!」

    不知为何跟着我们跑出来的赛西莉一副感动至极的样子,紧紧抱住了芸芸。

    我对这样的赛西莉说:

    「大姐姐,听我说句话好吗?」

    「叫我赛西莉姐姐!」

    「大姐姐。请你听我说……女骑士小姐是这么说的吧?管理泉源的是这个教团,而从昨天开始,镇上的温泉旅店就纷纷提出控诉。」

    「是啊。我早就决定不回首过去,所以一点都不记得有这件事,不过好像是有类似的控诉啦。」

    这位大姐姐真的没问题吗?

    「所、所以啊,我想先到各个提出控诉的温泉旅店去看看。就算温泉有异状,或许和红魔之里的占卜师所指的异状并不是同一件事。我想,还是应该先调查一下到底发生了怎样的问题才对。或许,这不是刻意为之的犯案,而是单纯的意外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不过,我还是赌『杰斯塔大人是真凶』一万艾莉丝就是了!」

    「赛、赛西莉小姐,这样太残酷了!」

    依然被「抱紧处理」的芸芸红着脸如此大喊。

    话说回来,我们该从哪间温泉旅店开始拜访呢……

    ……咦?

    「那是什么状况啊?好像起了点争执的样子。」

    「嗯嗯——?哎呀,那个人是我们的教团成员呢。」

    我们的视线前方那个男人,确实是我在教堂里见过的人。

    「——没想到竟然有这种事情……不,杰斯塔先生确实从以前就经常闯祸。他是经常闯祸没错,但没想到他竟然会和魔王军私通……」

    「不,我可以体会你的心情。而且我也知道,看着我们阿克西斯教徒平常的诚恳表现,对此你一定难以置信吧!」

    「不,也没有那么难以置信啦。反倒有种『啊,如果是这些人也很正常』的感觉……」

    我不经意地听了一下他们说话,似乎是和杰斯塔被捕有关。

    不过,对话内容似乎有点奇怪。

    「同为阿克西斯教徒,我感到非常羞耻!杰斯塔大人……不,杰斯塔让教团的信用跌落谷底,我无论如何都要设法止跌回升!」

    「我觉得无论杰斯塔先生在不在,大概都差不到哪里去吧。别说这些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吗,我得去田里灌溉才行……」

    看来是那个阿克西斯教徒大哥拦住走在路上的农家大叔,开始讲起道来了。

    「灌溉田地有那么重要吗!灌溉用的水是从哪来的?没错,是有水之女神阿克娅大人的恩赐而降下的雨水。这个城镇是什么城镇?……没错!是水与温泉之都阿尔坎雷堤亚!是阿克娅大人守护的城镇!换言之,加入阿克西斯教可以说是这个城镇的居民的义务也不为过!来吧,请你也务必加入阿克西斯教团……!」

    「喔,务农的我是阿克西斯教徒没错啊。我一直都很感谢阿克娅大人。」

    「竟有此事,原来是这样啊。这样事情就好办了。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杰斯塔大人被捕,我们必须决定继任的最高负责人。然后,决定最高负责人的方式是投票。所有阿克西斯教徒都拥有投票权。所以了……」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启人疑窦了。

    「这里有一条内裤,是艾莉丝教的美女祭司晾在后院的……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

    「……你还真是个坏蛋啊,该说不愧是阿克西斯教徒吧。」

    见大叔一脸不以为然,教徒大哥在他眼前拉了拉那条内裤说:

    「哎呀?那这条内裤……」

    「啊,不知道哪里有值得我投下神圣一票的阿克西斯教徒呢……哎呀,在这里遇见你也是一种缘份。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啊?哎,可惜我手上只有笔没有纸……正好,我就在这条内裤上写下我的名字,请你当成名片的代替品收下吧!」

    「既然是名片的代替品那我就只好收下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我会记得你的!我一直在等阿克西斯教团出现你这样的人呢……!」

    那个大叔和那个大哥一脸愉悦地相视而笑:

    「「愿阿克娅女神保佑你!」」

    两人如此共鸣,而我和赛西莉在此时从背后用力撞飞他们。

    我们是为了偷听他们的对话才偷偷接近,被我们偷袭的两人毫无抵抗能力,倒在地上。

    「你、你们搞什么啊!」

    「可恶,是艾莉丝教徒的袭击吗?不对,是赛西莉!你干什么啊,我好不容易有机会拉到票耶!」

    倒在地上的两个大男人在跳起来的同时如此抗议。

    「还问我们搞什么!在杰斯塔先生身陷囹圄的这个时候,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惠惠说的没错!那个叫杰斯塔的人不是和你同一个教团的同伴吗!结果你在这种地方握着内裤搞什么啊!太、太丢脸了吧!赛西莉小姐,你也说他几句吧……」

    「那条内裤明明就是我的!什么艾莉丝教的美女祭司的内裤啊!给我订正,是阿克西斯教的美女祭司的内裤才对!然后把内裤还给我!不然,如果你那么想要那条内裤的话就把票投给我!」

    好像应该把这个人留在教堂里比较好。

    看着赛西莉揪住两个男人领口,我不禁冒出满心不祥的预感。

    3

    「票投崔丝坦!请支持阿克西斯教团的财务长崔丝坦!崔斯坦本人在这里拜票,请您将神圣的一票投给长久以来经营整个教团的崔斯坦!」

    不祥的预感成真了。

    在我们眼前对着路人大声疾呼的,是跟在杰斯塔身边,地位看似秘书的那位大姐姐。

    「我答应各位,在我当上阿克西斯教团的最高负责人之后,将实现以下政见!第一!一夫多妻制的合法化!第二!将结婚年龄限制下修到更低!」

    感觉对杰斯塔最为忠诚的那个人……

    「第三!只要有爱,那怕是亲兄妹……」

    「别想再说下去!不准你再继续说那种傻话了!」

    「大庭广众之下,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没两下就被扑上前去的我和芸芸压制住了。

    「你们做什么?竟然妨碍我的竞选活动……我懂了,难不成你们是艾莉丝教徒的……」

    「我已经听够这种套路了!算我拜托你们,别再搞出更多问题来了!」

    这位杰斯塔的秘书大姐姐,已经是第十个了。

    这是我们阻止的,进行名为竞选活动的扰民行为的人数。

    「想进行那种奇怪的活动,至少先等杰斯塔先生确定有罪再说好吗。不只你,其他人也被我们请回教堂去了。今天请你先乖乖听话吧。」

    「……我认为杰斯塔大人肯定有罪。不然要我赌杰斯塔大人有罪也可以啊,我出一万艾莉丝……」

    「这句话我也听腻了!快点啦,乖乖滚回教堂里去待着!……真是的,这样根本没办法打听情报嘛!」

    阿克西斯教徒们在镇上四处奔走,以各种手段拉票,让阿尔坎雷堤亚的治安差到了一个极限。

    大肆贿赂的人、强制胁迫的人。

    甚至连色诱和近乎诈欺的冒充行为都有。

    其中还有一个人,不知道到底想怎样引人入教,聚集了一堆猫猫狗狗。

    ——累瘫的我和芸芸,坐到公园的长椅上。

    「阿克西斯教徒怎么会那么有活力啊……」

    「我已经开始想回红魔之里了……」

    正当我们两个垂头丧气,虚软无力地低语时……

    「让你们久等了!这是冰冰凉凉的琼脂史莱姆喔!喝喝看,这滑溜的口感包你们上瘾!算是大姐姐请你们的!要是你们想加入阿克西斯教的话,不用我说也知道该怎么做吧!」

    只有赛西莉依然活蹦乱跳,拿了饮料来给我们。

    琼脂史莱姆是什么啊。

    光听这名称就让人不太想喝。

    我和芸芸提心吊胆地接过饮料,但芸芸的想法似乎也和我一样,谁都不打算先喝。

    「……好了,虽然因为出乎意料的状况,多了许多不必要的阻碍,导致我们迟迟无法办正事,不过也差不多该去旅店打听情报了。我们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4

    来到温泉旅店,我们得到了意外的答案。

    「……琼脂史莱姆。」

    「没错,琼脂史莱姆。就是那种冷却之后会凝固,口感滑溜的好喝饮料。我们转开温泉的水龙头之后,不知为何涌出的却是琼脂史莱姆。」

    ——似乎是这么回事。

    转开水龙头之后流出好喝的饮料。

    ……该怎么说呢,这就是魔王的部下对这个城镇的破坏行动吗?

    这时,原本没什么干劲的赛西莉突然眼睛一亮,挺身上前说:

    「那么我们可得拜见一下现场才行了。没错,既然阿克西斯教团接获了这样的指控,身为教团的一员,就必须展开缜密的调查才行!」

    「这、这样啊……那么,请往这边……」

    「顺便问一下,是什么口味?流出来的琼脂史莱姆是什么口味?」

    「应、应该是葡萄口味吧……」

    「那真是太棒了!琼脂史莱姆的葡萄口味根本不败款啊!」

    极度亢奋的赛西莉等不及旅店的老板带路,几乎是拖着他往内场走去。

    ……这个人是不是已经忘记目的是什么了啊。

    「——太过分了,惠惠小姐!芸芸小姐也是!转开水龙头就会流出琼脂史莱姆,可是这个城镇的任何一个人都曾经有过的梦想啊!你们竟然不让我试喝!」

    「从浴室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不明饮料根本就不是该喝的东西啦。要是有毒的话怎么办……说到头来,琼脂史莱姆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好喝的野生怪物吗?」

    离开温泉旅店之后,我们带着依然大表不满的赛西莉前往某个地方。

    我们在旅店老板的带领之下抵达现场之后,发现真的流出了琼脂史莱姆。

    然后,我们硬是拖着兴奋不已的赛西莉,像这样离开了旅店……

    「琼脂史莱姆是收集可食用的史莱姆的胶质,干燥制成粉后加以调味的东西。倒进热水里面调匀之后静置,就会产生难以言喻的浓稠感,冷却之后就会凝固,是一种冻状饮料。」

    我和芸芸面面相觑。

    再怎么说,这也不可能是意外吧。

    一定是有人在泉源倒入琼脂史莱姆的粉末,为了只要转开水龙头就可以随时喝到……!

    ……这种妨碍行动也太白痴了吧。

    「不好意思,我忽然觉得这件事很蠢,可以回去了吗?」

    「等一下啦!你的心情我懂,但是如果这真的如同套牢小姐的占卜所说,是温泉产生的异状的话……」

    没错,事件本身是愚蠢到不行,但套牢的占卜准确度几乎是无庸置疑。

    这就表示,干出这种蠢事的犯人果真是杰斯塔了吗……

    「没办法,那么,我们就去看一下这个城镇的温泉的供应地吧。」

    ——这个城镇的背后,是一座有着泉源的山。

    然后,镇民从泉源处牵了水管,将温泉引到镇上去……

    「这里,就是将山上引下来的源泉循环到镇上的温泉旅馆去的供应站!而且,就是因为阿克西斯教团掌控着这个设施,才能够在这个城镇为所欲为而不被抗议!」

    「你们这个教团还真是太不像话了……不过,也是因为这样,闹出这种事情的时候才会被兴师问罪吧。」

    在赛西莉的带领之下,我们来到为城镇供应温泉的大型设施。

    听说,平常都是由阿克西斯教徒轮流前来这个设施净化温泉和清扫设备。

    但是,不知为何,只有昨天是由杰斯塔前来打扫。

    这件事好像也是他被怀疑的原因之一。

    我们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人先来了。

    「……嗯,是阿克西斯教徒啊。你们来晚了,证据已经被我们拿到了。」

    出现在这里的是几名警察。

    他们手上全都抱着一个大袋子。

    「那些袋子里面装的是琼脂史莱姆的粉末吗?也就是说,真的是杰斯塔先生做出这种傻事来……」

    「没错。也有目击情报指出,昨天晚上,杰斯塔大人将这些袋子搬进这个设施里面来。现在已经是铁证如山,这下他根本无法为自己开脱了。」

    ——连目击证人都有的话,就表示事情真的是这样了吧。

    但是……

    「杰斯塔先生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呢。老实说,把温泉变成琼脂史莱姆这种破坏行动,实在是愚蠢到不行。」

    「是啊,我们也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要是想废掉这里的温泉,干脆下毒还比较快。但是,一听说这么做的人是阿克西斯教徒,整件事又瞬间变得让人很能够信服。」

    我无法反驳。

    如果是这里的那些怪人,就算质问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他们大概也会回答「感觉好像很好玩」之类的吧。

    「怎么会这样……他是个怪人没错,但是看起来没那么坏啊……」

    原本拼命想帮忙洗清嫌疑的芸芸,这下也有点沮丧了起来。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赛西莉则是……

    「既然琼脂史莱姆是从这个设施加进去的,从这里的水龙头接来喝就是干净的了吧。呐,有没有人有杯子啊?还有,有没有人会用冻结魔法?」

    ……阿克西斯教徒就是这样。

    5

    「到头来,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上。话说回来,没想到杰斯塔先生会做出这种事情……」

    在离开设施的归途。

    我们三个人都有点失落,步伐也有点沉重。

    「……嗯。那位老先生,真的和魔族有往来吗?我实在不这么觉得……」

    尽管时间不长,芸芸好歹也和杰斯塔稍微接触过。

    这样的人和魔王军有往来,还是让她有点受到打击吧。

    而我们之中最为失落的赛西莉哀伤地说:

    「警察说那是证据,所以不能喝……明明有那么多琼脂史莱姆放在我眼前,我却不能喝……」

    好像只有这个人是因为不同的理由而垂头丧气。

    「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再说这些也无济于事。就算是魔王的手下,又是个罪犯,我还是不觉得他的本性有那么坏啦。赎完罪之后,他一定会再回来的。」

    「外患诱致罪,我记得是死刑耶……」

    芸芸冒出这种让人笑不出来的低语,不禁让我和赛西莉都听得脸颊上划过一道冷汗。

    ——就在这个时候。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一个虔诚的阿克西斯教徒!我耶!没错,是我耶!我这个阿克西斯教团的最高负责人,怎么可能协助魔族那些家伙!」

    「对不起,杰斯塔大人!请你息怒……」

    走着走着,前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杰斯塔大人!」

    「要是道歉就可以了事,你们警察早就没工作了!要是因为没工作可以做而失业的话,欢迎随时到我们教团来……哎呀,这不是赛西莉小姐吗。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我知道了,你是来这里等我获释对吧!」

    只见杰斯塔跟着一脸倦容的女骑士走了出来,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杰斯塔先生?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还有,获释又是……」

    听我这么说,杰斯塔指着他走出来的建筑物说:

    「什么这种地方那种地方,这里是警察局啊,惠惠小姐。至于我为什么会获释,那当然是因为我的清白已经得到证明了啊。」

    「「「咦咦!」」」

    「为什么要因此感到惊讶?我怎么可能做出那么愚蠢的犯罪行为啊。喂,你快向她们证明我是无辜的啊。」

    在杰斯塔的催促之下,垂头丧气的女骑士说:

    「……这次因为我们的疏失,冤枉了虔诚的阿克西斯教徒杰斯塔大人,我们真的感到非常过意不去……」

    侦讯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快点,你们也过来排好!杰斯塔大人要回去了!」

    「是……是的!真是非常抱歉,杰斯塔大人!」

    「这、这样的疏失真的非常不应该……!」

    在女骑士的呼喊之下,几名警察也从局里冲了出来。

    那个在我们面前说了铁证如山的警察也在里面。

    原本说证据十足的时候明明是那么充满了自信,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一脸跩样地拿出能够看穿谎言的魔道具,戴着眼镜的检察官!你们好好帮我感谢一下那个人吧!多亏有她,才能洗刷我的嫌疑!看着她原本信心满满的冷酷表情一点一点变成哭脸,真是太令人愉悦了!」

    「唔唔……!那、那位检察官不久之后就要调职到阿克塞尔了。这次让杰斯塔大人有如此不愉快的经验,我们真的非常抱歉……」

    看着心有不甘地低头的女骑士,我大概猜到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比较大的城镇,警察局里多半都有能够看穿谎言的魔道具。

    杰斯塔从刚才开始就得意地大放厥词,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哎呀,她要调职啊。真是太可惜了!帮我转告她,到阿克塞尔去之后,可不要再逮捕清白善良的好人,栽赃莫须有的罪名给他们,千万别重蹈这种覆辙啊。」

    「我、我知道了……」

    在女骑士等人的目送之下,杰斯塔来到我们身边。

    「那么,我先走一步。哎呀,你们还真是浪费了我一大堆宝贵的时间呢。真的是喔,你们要怎么赔我啊。照理来说,我应该请你们趴在我的脚边,舔一舔我的脚趾才对。幸好我心胸宽大,才会就此原谅你们。」

    「……对、对于你的宽宏大量,我、我、我们真是万分感谢……」

    这下杰斯塔更加得意忘形了,把手上那个像扇子的东西拍在深深鞠躬的女骑士头上说:

    「别光顾着长胸了,脑袋也该多成长一点吧!」

    然后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转过身来。

    而那个女骑士用力地咬牙切齿,用着欲杀之而后快的眼神盯着杰斯塔的背影……

    6

    在返回教堂的路上。

    「不过,我好像害大家担心了呢。没想到赛西莉小姐竟然会特地前来迎接我。」

    增加为四个人的我们,走在日已西沉的镇上,气氛却是和刚才截然不同的轻松。

    「那还用说吗!我赛西莉可是打从一开始就相信杰斯塔大人是无辜的!今天也是从一大早就在警察局前面守候了!」

    昨天晚上还因为杰斯塔被捕而喝酒庆祝的赛西莉扯了这种瞒天大谎,脸上还带着笑容。

    这、这个家伙……!

    或许是察觉到我和芸芸不屑的眼神吧,带着笑容的赛西莉牵起我的手,偷偷塞了东西过来,然后点了点头。

    这、这是……封口费吗?

    我是品行高洁的红魔族。

    没错,我是自视甚高的红魔族。

    我并不是会因为这种东西而心动的廉价女人,不过还是姑且确认一下金额……

    「不、不好意思,赛西莉小姐?可以请你不要塞琼脂史莱姆的粉末到我的手里吗?我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听同样被塞了东西的芸芸困扰的这么说,我就将赛西莉塞进我手里的那包粉丢掉了。

    「你们几位别再玩了,我们赶快回去吧。我想教团的各位也都很担心吧。我在警察局的时候,也听说了很多事情喔!好像在我被捕之后,教团的人们上街大闹,害得治安都变差了……那是怎样?大家发动了示威抗议,要警察释放我吗?你们真是的,大家有这个心意我是很高兴,但是不可以做出这种扰民行为喔。」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笑眯眯的杰斯塔,以满心喜悦的口吻这么说。

    而就在我和芸芸不禁看向别的地方的时候——

    「别这么说嘛,大家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体会!像我,在杰斯塔大人被带走的那天晚上就一直喝闷酒,喝到大半夜都停不下来呢!」

    赛西莉大言不惭地这么说……

    算了,随这个大姐姐去吧。

    要是在这个时候随便插嘴的话,之后搞不好会被报复。

    不过……

    「结果,这个问题还是没解决嘛。到头来,确实是有人把琼脂史莱姆加进了温泉……」

    听我这么说,杰斯塔也歪着头说:

    「这么说来,确实没找到这次恶作剧的犯人呢。我想想,红魔族的占卜结果,好像说这和魔王的爪牙有关是吧……」

    芸芸一脸复杂地说:

    「可是,如果是魔王的手下那里那么危险的人物,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吗?在温泉里面加琼脂史莱姆耶。说到魔王的手下,应该是恶魔之类的吧?那种人物会做出这种像小孩子恶作剧一样的事情吗……」

    这时,原本还在听她说话的赛西莉开口说:

    「这该不会是阿克娅大人的奖赏还是什么的吧?你们想想,从水龙头里流出琼脂史莱姆耶,根本就是小时候的梦想吧。」

    「……犯人该不会是大姐姐吧?」

    「我怎么会做那么浪费的事情呢?要是份量多到可以加进温泉里面的话,我肯定会全部一个人独吞!」

    我对赛西莉翻了翻白眼,这时,走在我身旁的杰斯塔忽然闷不吭声,表情更是前所未见的认真。

    「…………魔王的手下……恶魔……嗯。之前,我就觉得这个城镇有着些许臭味。难不成,这是恶魔的臭味……?」

    「杰斯塔先生,你怎么一脸凝重啊?听见恶魔这两个字之后,你就突然变成这样……」

    芸芸原本还战战兢兢地看着不知道在烦恼什么的杰斯塔,忽然往我们身后一看,接着露出一脸呆若木鸡的表情。

    因为在意芸芸的反应,我也不经意地转头看向后面……

    看见眼前的那个人,我对脚边的点仔轻声说:

    「竟然跟到这种地方来了,你还挺受她景仰的嘛。」

    ——出现在视线前方的,是将兜帽拉得很低,藏住了尖角的女恶魔。

    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的厄妮丝就站在那里。

    7

    脸上挂着浅笑的厄妮丝,开心的看着我和芸芸。

    抱着点仔往后退的我,已经退到芸芸身边。

    「……好久不见了。你们上次竟敢那样整我。」

    「这是怎样!惠惠小姐、芸芸小姐,这个穿着暴露的女孩是谁!」

    搞不清楚状况的杰斯塔如此嚷嚷的同时,厄妮丝扬起了嘴角。

    芸芸从腰间拿出魔杖举向前,严阵以待。

    而我在她身边,试图以点仔为盾,将它抱起来给厄妮丝看。

    「……竟然出现在这种大街上,你还真是悠哉啊。就这么想要我们家点仔吗?」

    「惠惠小姐,这个刻意秀出巨乳的女孩和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不是点仔,给我尊称为沃芭克大人……这次,你那些可恨的同伴们都不在这里。照理来说我应该随手收拾掉你才对,但是在这里杀掉沃芭克大人特别喜爱的你也……」

    「惠惠小姐,快回答我!这个人为什么打扮得这么不知羞耻呢!而且还只是随便披着长袍就当作有遮好,真是不像话!简直太不像话了!然而,在不知羞耻之中又同时有种洗炼的美感。没错,如果要打比方的话,就像是泳装美女穿了大衣的那种离经叛道的感觉……」

    「吵死啦!你这个家伙是怎样,滚一边去啦!」

    耍帅台词被杰斯塔打断的厄妮丝,嫌烦地挥手赶他走。

    「杰斯塔先生,你别一直挑衅她。这位厄妮丝是我们的敌人。她很想要这颗毛球,才会追着我们来到这里。」

    「这样啊,她想要点仔小姐。厄妮丝小姐外表看起来有点凶悍,没想到那么喜欢可爱的小东西啊。」

    「你们两个收敛一点啦……总觉得,她的心情好像越来越差了……」

    因为芸芸这么说,我看向厄妮丝,只见她眯起眼睛,太阳穴不住抽动。

    看来是我们没有她以为的那么紧张,让她不太爽的样子。

    「你们几个听好了,要是不想吃苦头的话……」

    「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给我苦头吃呢?」

    「杰、杰斯塔先生!」

    芸芸如此警告完全不识相,依然自由奔放到不行的杰斯塔。

    「你这个家伙还真奇怪。那我就如你所愿……!」

    厄妮丝扬起嘴角,但举起手的速度却快了一步。

    「给你一点苦头尝尝吧!『Fire Ball』!」

    厄妮丝将手向下一挥,火球便朝杰斯塔飞去。

    面对这一招……!

    「原来是恶魔女孩啊……」

    杰斯塔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并且对着火球举起手。

    「『Reflect』!」

    「唔!」

    突然,杰斯塔制造出一道光墙,反弹了火球魔法。

    厄妮丝躲过被弹回去的火球之后,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杰斯塔。

    她在举起手的时候不小心掀开了兜帽,露出了头上的尖角。

    「……哎呀,我还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怪老头呢,挺厉害的嘛。」

    我忍不住想赞同厄妮丝这番发言。

    我原本也以为杰斯塔只是个普通的怪老头。

    杰斯塔重重叹了口气说:

    「唉唉……是恶魔女孩啊……无论是半兽人还是食人魔都可以的我,唯有恶魔女孩不行,阿克西斯教的戒律禁止我们欣赏恶魔啊,真是太遗憾了。」

    他一边这么说,一边面对厄妮丝。

    「恶魔……原来如此,是恶魔啊。确实有股丑恶的恶魔臭味。」

    杰斯塔的嘴角洋溢着笑意,但眼神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然而,面对这样的杰斯塔,厄妮丝似乎也没那么慌张。

    和杰斯塔对峙了一阵子之后,厄妮丝得意地笑了。

    「丑恶的恶魔臭味?真敢说啊。然后呢?不过是普通人的祭司,到底有什么本事?」

    「——那位大人的本事,足以葬送你。」

    「什……!」

    厄妮丝慌张地转过头去,只见赛西莉不知何时绕了过去,站在她背后。

    赛西莉身上,已经没了之前那种不正经的氛围。

    这点,杰斯塔也是一样。

    两人的表情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眼神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然而,厄妮丝依然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你们真爱说笑啊!本小姐可是侍奉伟大的邪神,沃芭克大人的……」

    「『Sacred Highness Exorcism』!」

    厄妮丝的话还没说完,杰斯塔已经施展了魔法。

    魔法并未直接命中厄妮丝,而是从她的头部旁边掠过,打在马路上。

    魔法命中的地方浮现出白色的魔法阵,朝上空发出强烈的光芒。

    厄妮丝见状,露出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嘴巴不停开阖。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魔法,不过一定是对恶魔而言足以致命的魔法吧。

    因为厄妮丝看着杰斯塔的时候不停颤抖,从她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我原本真的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怪老头罢了。

    「忘记先向你自我介绍了,厄妮丝小姐。」

    听杰斯塔开了口,厄妮丝抖了一下。

    「我是阿克西斯教团的最高负责人杰斯塔,职业是大祭司。」

    知道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之后,她冷汗直流。

    「在阿克西斯教团当中,已经没有等级比我高的大祭司了,这点我敢保证。」

    脸色苍白的厄妮丝一点一点往后退。

    「同样的,我是阿克西斯教团的美女祭司,名叫赛西莉。」

    然后听见身后的赛西莉的声音,厄妮丝才想起她的存在,抖了一下。

    「赛西莉小姐,看来这次骚动的元凶,就是这个恶魔女孩了吧。」

    「看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呢,杰斯塔大人。您会碰上那种惨事,都是这个恶魔害的。」

    「什、什么骚动?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我来到这个城镇之后,就一直在找沃芭克大人……」

    厄妮丝以拔高的声音如此否认,但杰斯塔他们完全没有要听的意思。

    在杰斯塔一个蹬地向前冲出去的同时,厄妮丝也转身穿越了赛西莉身边。

    「她逃走了,赛西莉小姐!快追!既然对方是恶魔女孩,无论对她做出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到宽恕!以阿克西斯教团之名,让她后悔生而为恶魔吧!」

    「遵命,杰斯塔大人!对恶魔处以吊刑——!」

    在做出如此危险的宣告的同时,杰斯塔和赛西莉冲了出去,追赶边哭边尽全力逃跑的厄妮丝。

    8

    「……刚才那是怎样啊?」

    「别问我好吗?我才想问你呢。」

    被留在原地的我们,依然望着杰斯塔他们消失的方向,在原地茫然伫立着。

    「……好了。芸芸接下来要怎么办?我打算继续待在这里,打工到存够钱为止。之后我会到阿克塞尔去。我原本就打算在阿克塞尔寻找同伴,而且又听说那里有个会用爆裂魔法的魔法师。」

    虽然不见得就是那个人,但反正我也没有其他线索。

    「我……我、我也想去阿克塞尔,先从弱小的怪物开始修练……」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巧啊。那么,你就先过去吧,等我存够了钱也会赶上你的。」

    「咦!」

    听我这么说,芸芸露出一脸伤脑筋的表情。

    「可、可是!我、我又不急着上路。大概会暂时待在这个城镇观光,然后再到阿克塞尔去吧……」

    芸芸显得相当焦虑,说话的时候眼神也不停飘移。

    这时,点仔慢步走到芸芸脚边去。

    点仔以一种渴望的眼神仰望着芸芸,而芸芸本人则是陷入一阵慌乱,把视线移开。

    …………

    「这么说来,到这个城镇之后,好像一直有人在喂点仔吃东西呢。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头绪啊?」

    「我、我可不知道喔!点仔再怎么说也是一只猫,大概是自行猎捕食物吧!」

    她以拔高的声音对我这么说的时候,还是不敢看向我。

    而点仔完全没离开芸芸脚边,像是在期待芸芸给它什么东西似的。

    「……点仔正在用渴求的眼神看着芸芸喔。」

    「大概是很久没见了,想要我陪它玩吧!那、那先这样,我去订旅店!旅店就在城镇入口附近,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

    「——喔喔,惠惠小姐,你还在这里啊。哎呀——那个恶魔还真是身手矫捷呢。看见她哭丧着脸我就觉得很开心,数度用足以让她丧命的魔法擦过她身边,最后就被她逃走了。」

    芸芸有如连珠炮一般说完,准备离开现场的时候,脸上隐约透露出满足之意的杰斯塔正好也回到这里来了。

    「……瞧你一脸幸福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啊,让她逃掉害我心里有着万分遗憾呢。赛西莉小姐似乎和其他教团成员一起去找那个恶魔了……对了对了,惠惠小姐,可以请你收下这个吗?」

    杰斯塔牵起我的手,塞了一个小袋子过来。

    「……嗯?这是什么?」

    「前往阿克塞尔的车马费。」

    杰斯塔这么说,让我整个人僵住。

    「惠惠小姐传授给我的那些招募方法,我想一定可以顺利成功才对。而且我不打算直接照着你教我的招募方法去做,而是升华到更为精致的方式。没错,我要让我们的招募活动,成为这个城最知名的景象,而这车马费不过是一点感谢的心意罢了。」

    看着杰斯塔充满自信的表情,我有点烦恼自己是不是犯下了天大的错误。

    「所以了,惠惠小姐,你今天打算怎么办?要在阿克西斯教团过夜吗?不过,这个时间的话,前往阿克塞尔的共乘马车应该还有班次才对。还是你要直接前往阿克塞尔?」

    直接前往阿克塞尔。

    ……我真想这么做。

    我想尽快动身前往阿克塞尔,向那个人报告。

    然后集结同伴,施展我已经忍耐很久没发的爆裂魔法!

    「我要直接出发,立刻动身!」

    「咦咦!」

    我立刻这么决定,不知为何害得芸芸惊叫出声……啊,原来如此。

    「芸芸要暂时待在这个城镇观光一阵子对吧。那么,我就先到阿克塞尔去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我好像也改变心意了!毕竟要是惠惠先一步到阿克塞尔去的话,就可以比我多修练一段时间,我们之间的差距又要被拉开了!」

    「原来如此,芸芸还真是努力啊。」

    「还、还好啦!」

    逞强的芸芸将视线从贼笑的我身上移开。

    看着这样的我们,杰斯塔似乎也灵机一动。

    「惠惠小姐,难得有这个缘份,不如再多住一晚吧?我们教团里应该也有人想和惠惠小姐好好道别才对。」

    「你这样说倒也没错,我该如何是好呢?」

    「咦咦!」

    ——之后,芸芸被我和杰斯塔两个人不断捉弄,最后她终于愤而反击的时候,天色也已经完全变暗了。

    9

    「呼……」

    泡在阿克西斯教堂后方的露天浴池里,我呼出一口长气。

    因为是这个教团的温泉,我有点担心会有人偷窥,但最危险的杰斯塔,不久之前才中了愤怒的芸芸的雷电魔法。

    看他那个状况,八成明天之前都不会醒了吧。

    听说祭拜水之女神的阿克西斯教团有露天浴池,我原本期待的是可以游泳的大型浴池,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脚是可以伸直,但要是多几个人进来泡的话肯定很拥挤。

    「温泉好舒服喔,惠惠小姐。呵呵……和小萝莉一起泡澡……呵呵呵呵……」

    「不好意思,你那样笑让我觉得满恐怖的。」

    ——因为,现在我就已经觉得很挤了。

    「别这么说嘛,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教团的女性成员很少,所以我没什么机会像这样和同性一起泡澡。」

    「不过,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感觉到大姐姐野兽般的视线,害我都不觉得是和同性一起泡澡呢。而且昨天晚上,你也对我做了很多近乎性骚扰的事情耶。」

    我之所以会和阿克西斯教团扯上关系,一开始的契机就是赛西莉,而我现在正在和她一起泡澡,但是……

    「不好意思,这里已经够窄了,可以不要再挤过来了吗……」

    「我也没办法啊,这个浴池就是这么小!没错,要是我的手指在惠惠小姐滑嫩的肌肤上游移也是不可抗力因素所致!」

    「我是那种被动手动脚就会反击的人喔!别以为我会像昨天晚上那样任你玩弄!」

    我拉开和没事就爱黏过来的大姐姐之间的距离,把嘴巴以下都泡进温泉里。

    「不过,我好久没像今天玩得那么开心了——我觉得你和阿克西斯教徒应该很合得来。你是要去阿克塞尔募集同伴吧?要是你想找祭司,一定要找阿克西斯教的祭司喔!你们一定可以处得很好!」

    「我、我才不要呢,我比较喜欢正经的艾莉丝教徒……而且,我想你也差不多该放开我了吧……」

    「浴池就是这么小啊,我也没办法。虽然尺寸只有这样,在挖这个浴池的时候好像也花了不少钱呢。听说是请了一个法力高强的魔法师,施展了炸裂魔法。你看,浴池的形状是漂亮的圆形对吧?」

    「炸裂魔法啊……」

    经大姐姐这么一说,我摸了摸浴池的边缘,触感相当滑顺,确实很像是以强大的魔法削开的痕迹。

    「对啊——学习爆炸系魔法的人少之又少,当时好像找得很辛苦呢。而且原本想雇用的,其实是会用爆炸魔法的魔法师的样子。」

    大姐姐把脖子以下的部分都泡进温泉里,舒爽地叹了一口气。

    位于教堂后面的这个浴池,是在平坦的岩层上施展魔法,挖出一个小陨石坑的形状。

    要是在这里施展了爆炸魔法,应该是纯粹会让浴池变得更大吧。

    ……那么,如果施展的是爆裂魔法的话呢?

    「大姐姐。」

    「什么事?你也别再叫我大姐姐了,是时候该用有点口齿不清的口音叫我赛西莉姐接,让我高兴一下了吧。」

    「大姐姐,是这样的,你想要更大的露天浴池吗?」

    「想要啊。这个浴池是从山上接源泉过来的,无论再怎么大都可以装满温泉……怎么了吗,你的眼睛闪闪发亮的耶?」

    越大越好,是吧。

    要是施法的时候拿着法杖的话,这个岩洞浴池会整个变不见。

    不过,现在我什么都没拿。那要是空手施法的话呢?

    如果是因为空着手而威力减半的爆裂魔法,一定可以轰出这个城镇最大的浴池吧。

    拿到车马费的理由实在太不明确了,多留一个纪念品给他们也不为过吧。

    「……我会用爆裂魔法。」

    「……咦!」

    不,还是别这样想吧。

    别说是什么纪念品,我只是单纯想在这里施展爆裂魔法,作出一个宽敞的浴池。

    「我可以在这里施展爆裂魔法,挖出在这个水与温泉之都最大的浴池吗?」

    「那当然了……好啊,当然可以!阿克西斯教团的教义当中有一项是说,只要不犯法,做什么事情应该都没问题。随着你的兴之所至施展魔法吧,不用客气!」

    ……虽然只有一点点。

    但这让我觉得加入阿克西斯教好像也不错。

    「那么,大姐姐。」

    「叫我姐接!」

    「大、大姐姐,请离远一点!这很危险!……好了,我要出招啰!这就是我来到阿尔坎雷堤亚之后一直忍着没发的爆裂魔法!」

    和大姐姐一起离开浴池的我,眼睛盯着要瞄准的岩层……!

    「『Explosion』——!」

    这天,我所施展的爆裂魔法……

    比起阿克西斯教徒们一天到晚引发的骚动,比起神秘的女恶魔出现,比起发生了小火灾,都还要让这个城镇的居民们为之惊愕——

    10

    在共乘马车的候车室。

    在这里接受杰斯塔等人的送别之后,我准备和芸芸一起搭上前往阿克塞尔的马车。

    「哎呀,我万万没想到惠惠小姐会用爆裂魔法啊。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有那么大的浴池,教堂里的所有人都可以下去一起泡了吧。」

    「别想把那里弄成混浴喔,杰斯塔大人。」

    「混浴可是增进同志情谊最为适合的……」

    「别想把那里弄成混浴喔,杰斯塔大人。」

    「……算了,无论如何,那个露天浴池就是阿克西斯教团的秘密温泉了。要是你再次来到这个城镇,请务必造访我们的教堂。」

    「好啊。要是我结交到同伴,大家想要一起出外旅行,我一定第一站就到这里来。」

    「期待那个时刻的到来。到时候,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认真起来的我们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我会让惠惠小姐的每一个口袋,都塞满阿克西斯教团的入教申请书!」

    听了杰斯塔这令人担心的言论,我一面苦笑,一面坐上马车。

    ……这时,杰斯塔突然作出奇妙的举动。

    摆出祈祷姿势的杰斯塔,似乎正在咏唱某种魔法。

    「——祈求你能一路平安,愿阿克娅女神祝福你!『Blessing』!」

    接受了杰斯塔的魔法,我腼腆地点头致意。

    感觉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位大叔展现出祭司的一面。

    这时,坐在我身边的芸芸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对杰斯塔说:

    「不、不好意思……!杰斯塔先生,我也想要那种魔法……」

    「呸!」

    「啊!」

    杰斯塔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当作是对芸芸的回答。

    昨天遭到反击时中了芸芸的雷电魔法,又知道了这次骚动的起因——套牢的那封书信也是芸芸带来的之后,杰斯塔似乎依然怀恨在心。

    明明是下一任最高神官,竟然这没肚量。

    我安抚了心有不甘地咬牙切齿的芸芸,然后带着苦笑看向杰斯塔他们。

    这时,赛西莉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轻轻递给我一样东西。

    是一个沉甸甸的袋子。

    里面一定是饯别礼吧。

    「我明明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能收这种东西……」

    「没关系啦。那一定会成为你不可或缺的东西……你就收下吧。小孩子跟大人客气什么呢!」

    ……原本以为她是个奇怪的大姐姐,竟然在最后一刻做出如此令人刮目相看的事情。

    带着满怀过意不去的心情,我轻轻打开袋口一看,果然如我所料,里面装的是一叠纸。

    ……奇怪,看起来不太像艾莉丝纸币……

    我觉得奇怪,便仔细看了一下那叠纸。

    『阿克西斯教团入教申请书』

    「到阿克塞尔之后要好好活用那些喔!」

    我将申请书整叠砸向大姐姐。

    「——各位乘客,准备好了吗?前往阿克塞尔的马车即将出发!」

    车夫台上的大叔如此吆喝。

    ——新进冒险者的城镇,阿克塞尔。

    我要先以那里为据点寻找同伴。

    既然要组队,最好是个全都是上级职业的队伍才配得上我。

    可靠又勇敢的队长。

    顽强的前锋。

    慈悲为怀的补师。

    再加上能够以清晰的头脑分析战况,又具备一击必杀之力的我。

    梦想着如此的未来……

    「前往阿克塞尔的共乘马车,出发!」

    我启程前往冒险者城镇阿克塞尔——

    幕间剧场【肆幕】

    —阿克娅大人,我太幸福了!—

    在阿克西斯教团的厨房。

    「赛西莉小姐,你究竟是怎么了?瞧你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心情非常好的样子。」

    我一面洗着碗,一面露出女神般的微笑,而同样笑容可掬的杰斯塔大人对我说:

    「你那平常看起来就像罪犯的笑容,今天更是让人觉得恶心呢。」

    「小心我用洗碗精注入你的眼睛喔,杰斯塔大人……呵呵,你想问我为什么心情这么好吗?这样啊,你想问啊。哎呀——要不要说呢——」

    「……总之我先去洗澡。那么,碗就交给你洗啰,加油。」

    「杰斯塔大人,哪有人主动问问题结果自己先跑掉的啊!」

    我抓住准备离开的杰斯塔大人的神官服,然后说:

    「……其实,我和惠惠小姐约好等一下要一起洗澡。」

    「什……!」

    听我这么炫耀,原本准备离开的杰斯塔大人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倒抽了一口气。

    「……赛西莉小姐。你的意思是,等一下要和那个小萝莉魔法少女对彼此泼热水,帮对方洗背吗?」

    「就是这个意思。我想,一定是因为我每天一点一滴努力妨碍艾莉丝教徒,阿克娅大人才会给我这样的奖赏!」

    听我兴高采烈地如此宣言,不知为何,杰斯塔大人张狂地笑了。

    「赛西莉小姐。看来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今天负责打扫源泉的人是谁啊?……没错,赛西莉小姐,就是你。」

    「咦!」

    经杰斯塔大人这么一说,我陷入一阵恐慌。

    「伟大的阿克娅大人奖赏的其实是我啊!既然赛西莉小姐因为有工作而不克前往,就只好由我陪她一起洗……」

    「这种逻辑未免也太奇怪了吧,杰斯塔大人!无论怎么解释都会被逮捕吧!对、对了,杰斯塔大人!你喜欢琼脂史莱姆吗?其实我搜购了大量的存货喔,是葡萄口味的琼脂史莱姆……!」

    我一面这么说,一面拖出我藏在厨房深处的袋子当成贿赂,试图说服他代替我今天的打扫源泉工作。

    正当我忙着拖袋子的时候,杰斯塔大人对我伸出一只手说:

    「赛西莉小姐,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交易?难道……!你想要的,是我成熟的肉体……!」

    「我想要的不是那种东西啦,赛西莉小姐。不是这样的……既然你要和惠惠小姐一起洗澡……对吧!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

    看着杰斯塔大人心神不宁,一副静不下来的模样,我就明白他想说什么了。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包在我身上!」

    「不愧是赛西莉小姐,一点就通!打扫源泉的工作就交给我了!我会把每个角落都洗得一干二净!相对的,你懂吧,赛西莉小姐。你也要,就是……惠惠小姐的……这样又那样的模样,每一个角落都要详细观察……」

    「我懂的,我当然懂啊,杰斯塔大人!你不用再说下去了!不肖赛西莉!这就去浴室冲锋陷阵了!」

    我对杰斯塔大人行了一个有力的举手礼。

    「交给你了,赛西莉小姐!……对了,趁在你离开之前……赛西莉小姐,其实我没打扫过源泉,清洗浴池用的小苏打到底是哪一袋……」

    我已经听不见杰斯塔大人在说什么,解放了难以压抑的心情。

    「惠惠小姐惠惠小姐惠惠小姐惠惠小姐——!你要等我喔,惠惠小姐,姐姐现在就去把你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都洗干净……!」

    「赛、赛西莉小姐,小苏打……是这个吗?就是这个袋子吗,赛西莉小姐?」

    听着杰斯塔大人慌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还是一股脑冲出了厨房。

    不过,没想到杰斯塔大人也喜欢数磁砖有几块啊,我都不知道。

    在打扫浴室的时候细数磁砖有几块,等到回过神来就已经忙完一整天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样呢。

    等我洗完澡,再详细告诉他我数了几块吧。

    ——阿克娅大人,我太幸福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