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2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芸芸的回合 第五章 来自红魔之里的访客(destroyer)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2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芸芸的回合 第五章 来自红魔之里的访客(destroyer)

    1

    坐在摇晃的马车上,我喃喃自语:

    「他们还真是一群怪人呢……」

    从马车的窗户往后看,阿尔坎雷堤亚离我越来越远了。

    魔王也害怕的阿克西斯教团。

    我所看见的,或许只是阿克西斯教团的其中一面而已吧。

    虽然是一群怪人,和他们离别还是让我有点失落。

    正当我心中充满着感伤时,有人用力拉了我的衣服。

    是坐在我隔壁的位子的芸芸。

    ……她的心情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呢?

    「惠惠,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或是奇怪的生物啊?也让我看看外面的风景嘛。」

    她对坐在窗边的我说出这种没有情调的话。

    「……芸芸也出乎意料的还是个小孩子呢。人家难得沉浸在感伤的气氛之中说……」

    「小、小孩子?你给我等一下,就连发育也是我比较……啊啊!干嘛啦,你为什么要叹气啊!」

    没有理会抓着我的肩膀不住摇晃的芸芸,我继续看着窗外。

    ——现在,我们正在朝新进冒险者的城镇,阿克塞尔前进。

    这辆大型的共乘马车,座位有两列各五个,包含我和芸芸在内坐了十个客人。

    然后,我抢先占据了靠窗的座位,结果……

    「呐,差不多已经一个小时了吧?跟我交换啦!」

    「我才不要呢,我的体感时间告诉我只过了十分钟。再说,我抢先占据靠窗的座位的时候,你不是还说『别做那种小朋友才会做的事情啦』,一副很傻眼的样子吗!」

    「可是,你从刚才开始就看着窗外,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嘛!」

    「当然开心啰,难得坐一趟长途马车嘛……啊!是奔跑蜥蜴!两只奔跑蜥蜴为了争夺母蜥蜴正在赛跑呢!这下当然要看看哪只会赢了……」

    「呐,交换啦!也让我看一下嘛,呐——!」

    「呵呵……你们两个的感情还真好啊。」

    争夺着靠窗座位的我们,听见一阵笑声。

    坐在对面,带着一个小女孩的阿姨,眯着眼睛笑得很开心。

    应该说,马车上的乘客们全都带着微笑看着我们。

    或许是有点害羞吧,芸芸红着脸、缩着身子,乖乖坐好。这时,那位阿姨递了一块饼干给她。

    「小妹妹,你要不要吃这个?」

    「那我就不客气了。」

    「喂!」

    我毫不客气地从旁接过阿姨递给芸芸的饼干,芸芸便立刻如此吐嘈我。

    阿姨看见这一幕,笑得更开心了。

    「来,你也吃吧。既然搭了要去阿克塞尔的马车,就表示你们两个想当冒险者啰?」

    阿姨又递了一块饼干给芸芸,并且这么问。

    在芸芸害羞地接过饼干的同时,我将饼干掰成两半,递了一半给在我的大腿上不停嗅着饼干香味的点仔。

    点仔开始吃起饼干,让坐在对面的小女孩看得目不转睛,眼神闪闪发亮。

    「是的,我想当冒险者。我想先到阿克塞尔去募集同伴……这么说来,芸芸想当冒险者吗?你不是说想打些弱小怪物当成修练?」

    「咦?我、我嘛……该怎么办呢,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要是碰上什么紧急状况就麻烦了……看来还是找些同伴比较好……」

    「我想也是。要是魔力耗尽,我们就形同普通人了,所以还是必须要有同伴才行。」

    「就、就是说啊!惠惠也这么觉得对吧!所以了,惠惠……」

    「一个小队里有两个魔法师的话对平衡度不太好呢。要是可以顺利找到没有魔法师的小队就好了……怎么了芸芸?你的举止很怪异喔?」

    「没、没有啊!说的也是,一个小队里有两个魔法师的话,对平衡度不太好呢……」

    芸芸先是惊慌失措了一下,随即垂头丧气地啃起饼干。

    正当我看着这样的她而感到奇怪时,阿姨开心地笑着说:

    「看你们的红眼睛,应该是红魔族吧?抵达阿克塞尔之后,你们两个一定会很抢手吧。希望你们可以遇见好同伴。」

    听阿姨这么说,马车里瞬间嘈杂了起来。

    「红魔族?这班车上坐了两个红魔族吗!」

    「这趟旅程可以放心了。看来我们不用工作了啊。」

    「再说了,根本也没多少怪物会袭击我们这种大型商队吧。」

    乘客当中,似乎还有为了保护马车而雇用的冒险者。

    「请放心。我是人称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的大法师。就算有怪物攻击我们也完全用不着担心!」

    「喔喔!」

    「不愧是红魔族!」

    「等、等一下啦,惠惠!既然有护卫在的话,交给他们就好啦!惠惠的魔法反而会增加损失吧!」

    芸芸轻声叮嘱我,但被周围的人们捧上天的我,早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了。

    ……得意了好一阵子之后,我忽然觉得外面有一道影子,便看向窗外。

    但是,窗外什么东西也……

    不,天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的样子。

    地面上有个影子和马车一起前进,不过越变越小。

    我探头到车窗外面往上一看……不知不觉间,连地面上的影子也消失了。

    是鸟,或是会飞的怪物?

    「惠惠,你是不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你也差不多该跟我换个位子了吧!」

    「我才不会跟你换呢,靠窗的座位是先抢先赢好吗!」

    我们再次开始吵架,这时有人对我们说:

    「大姐姐,要不要我跟你换位子?」

    是阿姨带着的那个坐在对面的靠窗座位的小女孩。

    闹到连小孩子都想让座了,害芸芸羞得低下了头。

    ……我也该收敛一点就是。

    2

    这个商队总共有十辆马车,在往来各个城镇经商的同时,顺便利用空着的客用座位载运乘客,收取车资。

    正如刚才某个人所说,这么有规模的商队,怪物应该不太会攻击过来才对。

    现在的时刻是刚过正午。

    商队的人为了让马匹歇息,停下来午休。

    阿尔坎雷堤亚到阿克塞尔之间,是一大片辽阔的平地。

    我们的四面八方,都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

    「好悠闲啊……看着这样的景色,真让人觉得之前听说魔王军在王都那边作乱的消息,应该是谣言呢……」

    坐在草地上的芸芸眯眼看着如此的景色,对我这么说。

    马车上除了我们以外的其他乘客,也都分散在草地四处,坐着吃便当,或是午睡,以各自的方式歇息。

    「你豁个拱话……」

    「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再说话啦。」

    「咕嘟……你说这种话,小心真的会有很识相的怪物跑来攻击我们喔。不过对于想用魔法的我而言算得偿所愿就是了。」

    「……看来我得多加提防才行了。现在应该提高警觉,以免怪物来袭……」

    芸芸为了折断旗标,开始警戒四周的状况。

    「如果可以就这么一路平安下去,顺利的话明天中午就可以抵达城镇了吧。」

    「闭嘴啦!别说那种会立起旗标的话好吗!我们不是在学校学过了吗?那些话都写在不可以说的台词集里面不是吗!」

    芸芸抓着我的肩膀用力摇晃。

    「没问题啦,我们有这么多人一起移动耶。根据我的计算,怪物会来袭击我们的机率在0·1%以下……」

    「闭嘴!你想被怪物攻击吗?呐,你是想在大家面前大展身手,才故意说这种话的对吧!」

    那当然了。不过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怎么可能真的有怪物会因为这样就来袭击我们呢。要对付这么多人耶,怪物也不是笨蛋好吗?」

    「是没错啦……可是,不要再讲那种……」

    奇怪的话了啦。

    芸芸这下半句话还没说出口。

    「怪物出现啦——!」

    护卫冒险者们的呐喊声已经响彻整个平原了——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就叫你不要讲那种会立起旗标的话了!」

    「等、等一下,这可不是我的错!明明就有这么多护卫冒险者,怪物怎可能攻过来,这太奇怪了!」

    泪眼汪汪的芸芸依然缠着我一直骂,而我拼命辩解,同时环顾四周。

    负责商队护卫工作的冒险者们正在为了保护雇主和乘客而四处奔波。

    其中一个人发现了我们,便说:

    「红魔族的两位大师!真的非常抱歉,两位是乘客,照理来说实在不应该拜托两位这种事情,但怪物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可以请两位帮忙吗?」

    说完,那个冒险者从堆在马车上的东西当中拿出了一把长枪。

    「大师?芸芸,你听见了吗,他叫我们大师耶!」

    「听、听见了啦,我是听见了没错!呐,你为什么那么兴奋啊?到底是什么因素触动了惠惠的心弦啊!」

    难得有人称呼我们大师,却一点也搞不清楚状况的芸芸,从腰部后方拿出魔杖。

    「人家叫我们大师耶,听起来就像保镳一样!我们上吧,芸芸。红魔族的威信全看这场战斗了,要保持这样的心态才行!由我们两个赶跑它们吧!」

    我如此放话,举起法杖。

    故乡的大家送给我的法杖尖端的红色宝石,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

    四面都是一览无遗的平原。

    无论怪物群从哪个方向攻过来,我都可以在它们抵达这边之前以爆裂魔法一招清光。

    「呼哈哈哈哈哈哈,吾乃惠惠!身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擅使爆裂魔法!看我在这个地方炸出一个大陨石坑来!」

    听了我充满自信的发言……

    「不愧是大师!那么就拜托两位了!」

    刚才拿起长枪的那个冒险者,不知为何刺了地面。

    我还在观察他这么做有何意义的时候,长枪刺中的部分已经隆起。

    「没什么啦,只是数目比较多而已,不是什么强敌!对两位大师而言更是轻松吧!毕竟……」

    然后,破开土壤从地底现身的……

    「对手只是有名的低等怪物,巨型蚯蚓!」

    是直径有一公尺粗、长度约莫五公尺,肉食性的巨大蚯蚓。

    「「!」」

    近距离正面看见这种东西,我和芸芸整个人僵住,说不出话来。

    四面八方传来的尖叫和怒吼,听起来都变得非常遥远。

    啊啊,我大概快要失去理智了吧。

    「这些家伙的身体很软,攻击力也不怎么样!只是个头很大、生命力很强,很难死透而已,只要当心别被一口吞掉就不要紧了……」

    冒险者好像在说什么,但我也只是左耳进右耳出。

    巨大的蚯蚓,明明没有眼睛,却面对着我们。

    光是这样的动作就让我全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

    这时,粉红色的尖端部分汁水淋漓地张开……!

    ——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惠惠,等等!你的心情我了解!我非常能够了解,但是这里有这么多人,不可以用那个魔法!会波及到所有人的!」

    我开始咏唱爆裂魔法,而芸芸抓住我的披风制止了我。

    「放开我!我要把那个恶心的东西炸得粉身碎骨!它在看我们!它在看我们啦!」

    「我知道啦!我也不想靠近它,不过我想办法处理就是了!」

    正当我因为巨大蚯蚓的模样而几乎要恐慌症发作的时候,芸芸举着魔杖,站上前去。

    仔细一看,芸芸的手臂上也满是鸡皮疙瘩。

    这种巨大的蚯蚓似乎会对声音和震动有反应。

    芸芸刚开始咏唱魔法,蚯蚓便锁定了她。

    「过过过、过来了啦!芸芸!芸芸!」

    「住手啦,不要推我,快住手!我现在就解决掉它,别拿我当挡箭牌啦!『Fire Ball』————!」

    泪眼汪汪的芸芸带着扭曲的表情施展了魔法!

    魔力高强的红魔族所施展的魔法,威力和普通魔法师的截然不同。

    随着巨响,芸芸发出的火球将蚯蚓的上半身炸得精光。

    「才、才一招!厉害,不愧是红魔族……!」

    「竟然轻松收拾掉生命力强韧的巨型蚯蚓……!」

    赞叹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过我想刚才只是因为对蚯蚓的厌恶和恐惧,让芸芸灌注了大量的魔力吧。

    刚才的攻击完全忽略效率,简直就是过度杀伤,却也让周围的冒险者在见识到刚才的魔法之后气势大振。

    一个身穿皮甲的冒险者,握着匕首对我们说:

    「这样肯定没问题!两位大师,根据我的『感应敌人技能』,那边的地面下还躲了一大堆!那边的就交给两位了!」

    「「咦咦!」」

    说完,他就跑去支援商队的人们了。

    就、就算跟我说那边的地面下还躲了一大堆……!

    这时,呼应了那个冒险者所说,「那边的地面」冒出一道又一道的土堆。

    「这这这、这种程度的怪物,还用不着我这个大魔法师出马!我很担心刚才给我们饼干的阿姨和那个小女孩,我去马车那边……!」

    「如果你是大魔法师的话应该处理这边才对吧!讨厌——有一大堆啦!惠惠,有本事你至少不要别开视线,面对前面看着那一大群蚯蚓啊————!」

    3

    ——再次回到马车里面。

    我们和冒险者们一起顺利击退了成群的巨大蚯蚓之后……

    「哎呀——不愧是红魔族啊!真是太了不起了!没想到竟然一个人解决了那么多巨型蚯蚓!」

    「就是说啊,我只听说过红魔族全都是优秀的魔法师,可从来没想过居然强到这种地步!」

    「而且照你刚才的说法,那样算是还没出师啊?真是太惊人了……!」

    盛情难却之下被安排在马车正中间的位置坐下的芸芸,被乘客和冒险者们褒上了天,满脸通红地低着头。

    后来,极度紧张的芸芸将大量的蚯蚓们全都烧死,等到大家回过神来才发现有一半以上的敌人是芸芸解决掉的。

    要是继续待在原地的话,很可能有其他觊觎蚯蚓尸体的怪物靠近那个地方,所以大家也结束了休息时间,继续上路。

    之后就像现在这样。

    大家不断追问最为活跃的芸芸,举凡旅行的目的等等,让她应接不暇。

    「不过,有你在这班车上真是太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到了阿克塞尔,请务必让我们好好答谢你。照理来说实在不应该让没有接下护卫委托的你做这种事情才对,所以至少让我们照既定的护卫费用付你钱吧!」

    「这……这怎么好意思……我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贡献……」

    或许是因为不断被夸奖而感到害臊吧,芸芸嘟嘟哝哝地不知道说了什么。

    至于我……

    「大姐姐比蝴蝶结姐姐还要厉害更多对不对?这样的话,就算来了更强更强的怪物也不用怕呢!」

    「……就是说啊,要是出现更强的怪物的话就该轮到我上场了。到时候大姐姐再让你见识一下大姐姐的必杀魔法。」

    「我好期待喔!」

    则是坐在距离芸芸两个座位的窗边,被小女孩这么鼓励。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姑且让我辩解一下,在那个状况下施展爆裂魔法还是不太好,肯定会波及马车和一般乘客。

    所以,尽管是有点被蚯蚓吓到,但交给芸芸处理还是比较适当的做法……

    「话说回来,我听说红魔族高调又浮夸、好战又疯狂,但你看起来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呢!」

    「就是啊,既谦虚,又老实。我对红魔族的印象彻底改观了!」

    「我听到车上有红魔族,一开始还有点胆战心惊呢,看来是我多虑了。」

    「才才、才没有呢……我在故乡可是被当作怪胎看待……」

    「少来了!应该说,你虽然说自己还没出师,不过其实是红魔族当中排在最前面的强者吧?」

    「说的也是,谁相信那样叫作还没出师啊。我听说,红魔族在报上名号的时候的同时,还会报上类似称号的部分不是吗?你大可以自称是红魔族第一的魔法高手之类的吧?」

    ……

    「大姐姐,你有哪里会痛吗?刚才战斗的时候受伤了吗?」

    见我用力咬牙切齿,坐在对面的小女孩如此表示担心。

    「——他们说我是红魔族第一的魔法高手耶。好害臊喔……」

    终于重获自由的芸芸回到我旁边的座位,显得莫名开心。

    唔唔唔唔……!

    「你打倒的只是一大群小怪,要不是周围有人的话,我的魔法肯定可以打倒更多蚯蚓!不要以为这样赢过我了!」

    「我、我才没有觉得自己赢过你了呢!只是……这、这辆马车的人们比较认同我一点而已……」

    芸芸连忙这么说,脸上却是挂着傻笑,一脸心花怒放的样子。

    ……害我有点火大。

    「来决斗吧!下次休息的时候,我们来一决胜负!」

    「怎、怎样啦,你想打架喔!可以啊,我接受你的挑战!这么说来,毕业之后我们就没有决斗过了呢!我们两个都已经会用魔法了,现在正是赌上『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高手』的宝座,一决高下的时候!」

    「啊,那就算了。我不想为了这种胜负赌上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宝座。」

    「你、你给我等一下!哪有赢家这样落跑的啦!」

    我转头不看大声嚷嚷的芸芸,望向窗外。

    「…………?」

    「你有没有在听啊?你不接受挑战的话,就是我赢……!……惠惠,怎么了?你又看见奔跑蜥蜴在赛跑了吗?」

    「……没有,大概是错觉吧。」

    芸芸一脸傻愣地这么问我,但我告诉她没什么。

    ……虽然我觉得好像看到某种影子。

    或许是某种大鸟为了吃刚才打倒的那些蚯蚓,从马车上面飞过吧。

    应付起再次开始胡闹的芸芸之后,我便淡忘了那个影子——

    4

    「大师请用!请多吃一点,多多少少恢复一下消耗掉的魔力吧!」

    「谢、谢谢。」

    「…………」

    在那之后我们顺利前进,来到日已西沉,天色完全变暗的时刻。

    我们将马车停在水源附近,就地扎营。

    围着有如营火一般的火堆,芸芸被商队的领队请了过去。

    「话说回来,才十三岁就有这等魔法功力的人应该没几个吧。这在红魔族的村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吗?」

    「没、没有啦,我的同班同学当中,还有人已经会用上级魔法了呢。我不能说是正常,甚至只能算是半调子……」

    「上级魔法!居然有人那么年轻就会用上级魔法了吗!不愧是传说中连魔王军也害怕的红魔族!」

    商队的领队似乎非常喜欢芸芸。

    他在火堆上烤了一大块看起来很好吃的肉,殷勤地招呼着芸芸。

    「…………」

    「…………惠、惠惠也吃嘛,很好吃喔!」

    发现把点仔放在大腿上的我正看着她,芸芸便这么说。

    唔……总觉得现在吃下去就输了。

    在刚才的战斗中我没能有所发挥,是因为旁边有人。

    要是敌人可以在更宽广的地方散开的话,我怎么可能落于人后。

    人称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的我,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气馁!

    「妹妹也请用吧。来来来,多吃一点才可以变得像姐姐一样喔。」

    「……我们是同班同学。」

    「咦!那、那还真是失礼了,因为……芸芸小姐在很多方面都很成熟,害得我不小心误会了……」

    「喂,你对我的发育有意见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正当我在找领队的碴的时候,一名护卫冒险者走了过来。

    从他的皮甲和匕首看来,职业应该是盗贼吧。

    「我巡视过周边了,附近感觉不到怪物的气息。」

    看来他一直在戒备周遭的状况,直到现在。

    「那么,就留最低限度的人员负责监视,大家早点休息吧。怪物多半都很怕火,但若是智能较高的怪物,火光反而有可能吸引它们靠近。请你也这么转告其他冒险者们。」

    听领队这么说,那个冒险者点了一下头,准备去找其他冒险者。

    「啊,对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好了,由我直接指示大家。」

    领队连忙这么表示之后,便和过来报告的冒险者一起跑去别的地方了。

    ……看来,他是不想继续被我纠缠了吧。

    大概是因为长途跋涉累积的疲惫,其他乘客早就在马车里睡着了。

    火堆前面,只剩下我和芸芸两个人。

    「……呐,惠惠。今天,我表现得很不错吧。」

    芸芸有点开心地这么说。

    「哦,这是在呛我这个毫无表现的人吗?」

    「不、不是啦!我又不是这个意思,不要一点一点逼近我好吗!」

    先是因为我一点一点逼近她而陷入一阵慌乱之后,芸芸重新调整好心情,害臊地说:

    「……你也知道,就是……我在村里的时候,不是很不起眼吗?」

    「是啊。我偶尔还会怀疑你是不是用了潜伏技能呢。」

    「你给我等一下……算、算了,现在先不跟你计较这个。然后啊,今天我表现得算是相当活跃,有很多人都仰赖着我不是吗?」

    芸芸低着头这么说,显得很高兴。

    ……这时,我发现,大腿上的点仔盯着某个点一直看。

    「所以啊,这让我稍微有了点自信。然后啊,其实我本来是想等到学会上级魔法再说这种话的……可是惠惠,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不可以……和、和我一起……」

    点仔凝视的地方是火堆的另外一边。

    它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片黑暗。

    难道有什么东西吗?

    正当我这么想,准备站起来的时候……

    随着一阵振翅声,有东西从点仔凝视的那片黑暗当中飞了出来。

    「一、一起组…………队?」

    飞出来的那个东西抢走了点仔,然后准备直接回到黑暗之中……

    「……这是某种崭新的搭讪新招吗。点仔三两下就被外带回家了呢。」

    「等一下——————!」

    从黑暗中飞出来的,不只准备带走点仔的那一只。

    随着嘈杂的振翅声接连出现的——

    「呀啊啊啊啊啊!是巨型蝙蝠!有一整群巨型蝙蝠——!」

    是大小足以被误认为是老鹰的巨大蝙蝠,在火光之中攻向我们!

    5

    在散乱的蝙蝠尸体的环绕之下,我抱着点仔。

    「呼——真是好险啊。你差点就被抓去吃掉了耶!」

    「……」

    我对点仔这么说,而芸芸以有话想说的眼神看着我,呼吸非常急促。

    「芸芸,辛苦你了。你表现得真是太棒了。」

    「干嘛不帮忙啊——!天色这么暗,其他冒险者的攻击都打不太到!魔力……我、我的魔力……已经……」

    芸芸整个人摇摇晃晃,最后原地坐倒,这时商队的领队和冒险者们也都来到她身边。

    我是很想帮忙,但是天色这么暗,要是我真的轰出爆裂魔法,根本不知道会波及到谁。

    「芸芸小姐,辛苦了!你又救了我们一次呢!说真的,要是这趟旅程没有你的话,真不知道我们会变成怎样……!」

    「就是说啊,你真是个高手!到底要怎样才能以中级魔法发挥出那种威力啊!」

    「呐,要去阿克塞尔的话,就表示你想找队友对吧?如何啊?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要不要加入我们的小队……」

    大家口口声声这么夸奖芸芸。

    但是,魔力几乎耗尽的芸芸似乎没力气理他们了。

    「各位,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芸芸小姐似乎也用尽了魔力,一副很累的样子,有话明天再说吧。来,芸芸小姐,请你好好休息吧!」

    听商队的领队先生这么说,大家便各自解散。

    这时,刚才围着芸芸的冒险者之一瞄了我一眼。

    …………

    「对了,那个女孩刚才在干嘛啊?我记得她在对付巨型蚯蚓的时候也只是在一旁晃来晃去而已……」

    「笨蛋,她一定是在保护马车的乘客啦。」

    「可是,照理来说,至少也该发个魔法才对吧……」

    听着他们交头接耳的声音,我走到芸芸身边。

    原本已经累到瘫掉的芸芸一看见我,便露出充满自信的微笑。

    「惠惠,你觉得怎样?」

    什么觉得怎样啊。

    我裹着毛毯在芸芸身边躺下,然后把毛毯拉高到只有鼻子以上的部分露在外面,闭上眼睛。

    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任何表现而心有不甘地闹别扭。

    「就是,中级魔法也还堪用对吧?你不觉得我还挺能一战的吗?」

    「对啦对啦!」

    「等、等一下,不要因为你没机会发爆裂魔法就闹别扭好吗。所、所以啊……」

    我才不是在闹别扭!

    我也不是在使性子!

    「……就、就是啊,我刚才话还没说完。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组队……」

    我一面因为心有不甘以及自己的窝囊而咬牙切齿,一面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芸芸的声音、并且随口回应,一面沉沉入睡……

    6

    隔天早上。

    「昨天辛苦你了!红魔族真是太可靠了!」

    「快快、快别这么说……我、我真的还不成气候……」

    在不住摇晃的马车中,芸芸今天依然受到众人簇拥。

    或许是因为还不习惯被称赞吧,她依然红着脸、低着头,但又或许是因为多了点自信的关系,回话的声音已经和平常没两样了。

    对受到大家吹捧的芸芸恨得牙痒痒的我,正看着窗外的景色。

    「昨天晚上我已经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大姐姐有没有打倒怪物啊?」

    这时,坐在对面的小女孩天真地这么问我。

    「大姐姐是紧要关头的最后王牌。真正的强敌出现的时候才会轮到我上场。所以,昨天晚上也是那个跟班大姐姐帮忙清场的。」

    「等一下!我听见了喔!」

    被安排在马车的正中央座位的跟班大声抗议。

    「话说回来,这已经是第二次怪物袭击了呢。不过,应该不可能再被袭击了才对。我们就悠闲地享受抵达阿克塞尔之前的旅程吧。」

    「就跟你说别讲那种会竖立旗标的话嘛!俗话说有二就有三耶!」

    对于过度担心的芸芸这番发言,我一笑置之。

    ——最后一只哥布林倒地的同时,我叹了一口气。

    「呼……总算解决了。有我们红魔族在,总会有办法搞定的啦。」

    「明明就是我和冒险者们打倒敌人的,为什么你说得像是自己卖力工作过了似的啊!惠惠明明就只有到处晃来晃去而已吧!明明就再三警告你不要讲那种会立起旗标的话!会这样接二连三遭到怪物袭击都是惠惠害的啦!」

    听芸芸这么说,我环顾四周。

    附近躺了一堆小朋友大小的人形怪物——哥布林的尸体。

    ……该怎么说呢,就是……

    我想应该和我没有关系才对,但这已经是怪物们第三次袭击这辆马车了呢。

    再怎么说,这么多人的商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遭到袭击的次数高达三次,都是一种异常事态。

    ……真的是因为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吗?

    尽管对手只是哥布林,数量多到这种程度对付起来还是很辛苦的样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冒险者们纷纷瘫坐在地上。

    偏偏是在距离阿克塞尔没多远的地方遭受袭击。

    ……这趟旅程真是有够凄惨。

    从红魔之里请人用瞬间移动送我到阿尔坎雷堤亚,再坐马车到阿克塞尔。

    明明只是这样的旅程,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辛苦啊?

    无论是在阿尔坎雷堤亚和那个怪老头四处奔波也好,还是马车之旅碰上的战斗也好……

    正当我回想起之前的种种骚动时——

    「大姐姐。」

    躲在马车里的小女孩,在阿姨的陪同之下露了脸。

    然后……

    「还有大哥哥们……谢谢你们。」

    说完,她对大家嫣然一笑。

    这句话,让瘫坐在地上的冒险者们脸上也浮现了笑意。

    能够看见这种笑容的话,刚才的辛劳也算是得到回报了。

    「不客气。这种程度的怪物算不了什么。」

    「所以说,什么都没做的惠惠为什么可以摆出一副自己最卖力的样子啊!到头来你明明什么都没做!」

    几乎耗尽所有魔力,并瘫在地上的芸芸猛然站了起来,如此咄咄逼人。

    冒险者和乘客们看见这一幕,也不禁笑出声来。

    ——就在这个时候。

    「『Cursed Lightning』!」

    女性的尖细喊声大响,一道闪光奔驰而来。

    来自空中的那道闪光,贯穿了系在马车上的一匹马的头。

    瞬间失去了头部、连嘶鸣都来不及的马应声倒地,看见这一幕,瘫坐在地上的冒险者们都跳了起来。

    我连忙顺着魔法射来的方向抬头一看——

    「呵呵,看来你们已经很累了呢。这次我一定要把沃芭克大人要回来。我已经看穿你们的斤两了。在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你们可别以为可以像红魔之里和阿尔坎雷堤亚那个时候一样,船到桥头自然直喔。」

    这么说的她,这次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身分。

    凭着长在背上的翅膀飞舞在空中,上位恶魔厄妮丝就在我的眼前。

    我重重叹了口气。

    「你也真是够烦人的。这个孩子是我们家的点仔。你也差不多该死心了吧?」

    说着,我把黏在脚边的点仔抱起来,炫耀给她看。

    原本以为把这只厚脸皮的使魔抱起来当挡箭牌,厄妮丝看了就会惊慌失措,然而事实却不如我的预期。

    她缓缓降落到地上,一脸气定神闲地说:

    「该死心的是你吧……应该说,我都已经付钱了,要是你不愿意交出沃芭克大人的话,就把钱还给我。」

    「!」

    听见还钱两个字我瞬间抖了一下,但这种时候可不能屈服在对手之下。

    「我我我、我才不会因为这种威胁而屈服呢,而且和恶魔交易的时候,就算片面毁约或欠债不还也不会受罚,阿克西斯教徒是这么告诉我的!」

    「阿克西斯教徒确实是这么说过没错,但是这样再怎么说也太过分了吧!惠惠,要还钱我可以先代垫,现在还是先请她回去……」

    来到我身边的芸芸如此提议,但表情扭曲的厄妮丝额头上冒出青筋,破口大骂:

    「所以我才说人类是种无法相信的生物!我们恶魔之所以废止以灵魂换取愿望的服务,也是因为你们每次都先让我们实现愿望,再找一堆狗屁不通的歪理拒绝支付,而且不可能的愿望又太多!你们人类给我活得更真诚一点!」

    没想到居然会听见恶魔叫我活得更真诚一点呢。

    这个恶魔过去是不是经历过什么很悲惨的遭遇啊。

    「无论如何,就算你现在还我钱,我还是要把沃芭克大人带走!好了,你们当中最强的战力,也就是另外一位红魔族小妹妹!我知道你的魔力已经用尽了!也就是说,你们当中已经没有人能够和我对抗了。其他冒险者也不要轻举妄动喔!我的能力,可是足以将在场的所有人杀得片甲不留喔!别再让我浪费无谓的时间了,乖乖把沃芭克大人交给我吧!」

    ……嗯?

    既然厄妮丝知道芸芸的魔力用完了,就表示她是一直观察我们的战斗到现在这一刻,才算好时机跳出来的啰。

    不,就算是这样还是有点不太对劲。

    她宣称芸芸是我们之中最强的战力是怎么回事。

    明明就还有我这个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没出动,就断定没有其他人能够对抗她,让我觉得很不爽。

    「不好意思,我的魔力还剩很多喔。应该说,我才是这个商队当中的王牌。如果你可以再更紧张一点的话,我会比较……」

    「闪一边去啦,冒牌红魔族。」

    ……

    「喂,谁是冒牌红魔族,你说清楚啊,我洗耳恭听。你以为本小姐是谁啊,吾乃……」

    「不就是个不会用魔法的大法师吗?我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败呢。从阿尔坎雷堤亚到这里的路上,我已经确实观察过你了。」

    在到这里的路上观察我……

    我灵光一闪。

    这么多人的商队被怪物袭击了这么多次,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些大蚯蚓和巨型蝙蝠,还有哥布林的袭击……难不成,都是你干的好事吗?」

    听我这么说,厄妮丝满心欢喜地扬起嘴角:

    「你发现啦?没错,你一次又一次把我害得那么惨,所以我给了你一点小小的报复。像我这种程度的上位恶魔,只要稍微运用魔力散发一下杀气,就可以赶跑弱小的怪物……没错,我就是想看你露出这种表情!这种心有不甘的表情!」

    该、该死的家伙……!

    「照理来说这趟马车之旅应该非常舒适才对,却因为你害我被当成一无是处的家伙!这个代价……」

    可是非常昂贵啊!

    就在我准备这么放话的时候,看似盗贼的冒险者出其不意地跳向厄妮丝!

    应该说,我也是一直到这一刻才发现那个冒险者。

    我想,他一定是用了「潜伏」技能,一点一点靠近了厄妮丝吧。

    扑向厄尼斯的那个冒险者……

    「少碍事!」

    被厄妮丝随手挥出的拳头打中,飞得老远。

    原本还在观察事情发展,准备伺机而动的其他人,看见这一幕都愣住了。

    被攻击的那个冒险者动也不动。

    仔细一看,飞得老远的那个人,手臂歪向奇怪的方向,完全失去了意识。

    「混帐……!喂,兄弟们!包围她!」

    那个人一定就是冒险者们的领队吧。

    看似战士的重装备冒险者对其他冒险者们做出了指示,一起攻向厄妮丝!

    7

    「——这、这个家伙是怎样,乱强一把的……!为什么这么强的大咖恶魔,会出现在新近冒险者的城镇附近啊!」

    一名冒险者丢掉被打碎的盾牌残骸并且如此呐喊,都快哭出来了。

    ——战况十分惨烈。

    冒险者们接二连三倒下,其中还有人身受重伤,要是不马上急救的话很有可能没命。

    原本有二十名以上的冒险者们,除了我和芸芸以外,现在只剩下两个人还站着了。

    乘客们就连弃车逃跑都办不到,只能担惊受怕地看着战况。

    我和芸芸原则上也是乘客,但有能力战斗的我们总不能躲进马车里。

    尽管已经耗尽魔力,芸芸依然拔出银色的短剑,等着厄妮丝露出破绽。

    至于我……

    「厄妮丝,一决胜负!和我一决胜负吧!吾乃人称天才之人,乃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高手!你的目的是点仔对吧!只要你赢得了我,这颗毛球自然就是你的东西……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听我说啦!」

    即使用点仔当饵钓她,厄妮丝还是完全不理会我,我只能独自焦急不已。

    冒险者们愿意参战是让我很感激,但就是因为有他们在我才不能使用爆裂魔法。

    我原本想挑战厄妮丝,换个地方决斗再搞定她的,但是……!

    「……我要先把有任何一点抵抗能力的家伙全部收拾掉,最后再对付你。我不会再跟着你的步调走了。再说,你不会用魔法的这件事已经被我看穿了。回想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另外那个小妹妹发了魔法,但你却没有要用魔法的意思。你们在阿尔坎雷堤亚遇见我的时候也是。如果你会用魔法的话,至少会咏唱一下吧。」

    看都没看我一眼的厄妮丝这么说。

    我不会用魔法?

    这么说来,她刚才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不,那个时候是因为我不方便在红魔之里使用爆裂魔法,在阿尔坎雷堤亚是因为总不能在城镇里面咏唱爆裂魔法吧……

    「那时我就想通了。说不定,你是因为某些原因而不会用魔法。于是我为了保险起见,驱使那些怪物去攻击你们,结果事情正如我所料!明明三度遭受袭击,你却没用过任何一次魔法!」

    厄妮丝欣喜若狂地如此大喊,同时朝剩下两个冒险者当中的一个冲了过去。

    冒险者情急之下举剑反击,但厄妮丝随便一抓就接下了剑,然后顺势往他的胯下一踢。

    穿着沉重的全身铠的冒险者因为踢击的威力而瞬间浮空。

    那个冒险者口吐白沫、昏了过去,整个人瘫软倒地。

    「……你好像对我有某种重大的误会。我之所以没用魔法,是因为如果我解放了强大的力量,将导致身边的人们蒙受其害。是我顾虑众人,不想波及他们,才会变成这样……现在,正是我们一决胜负的时候……!」

    「你这个只会出一张嘴的红魔族,说够了没啊!一下子拿沃巴克大人当挡箭牌,一下子拿来当诱饵,千方百计避免战斗,事到如今才说要一决胜负?反正你一定又有什么诡计了对吧!我才不会一再上你的当呢!」

    厄妮丝对最后一个冒险者举起了手。

    「『Lightning』!」

    「啊嘎嘎嘎……!」

    刚才一直空手战斗的厄妮丝突然以魔法发出电击,临时来不及反应的冒险者趴倒在地。

    这时,芸芸偷偷靠到我身边来,轻声对我耳语:

    「惠惠,城镇就在不远的前方。要是我们逃离这里,全力冲刺,说不定到得了。」

    逃离这里。

    以现在的状况而言,确实是走为上策。

    我瞄了一下商队的马车,和那个小女孩对上了眼。

    ……该怎么办呢?

    只要我带着点仔逃跑,厄妮丝大概会过来追我吧。

    而且,为了避免波及点仔,她应该不会用强力的魔法才对。

    应该是这样才对,但是……

    「我可以猜中你现在在想什么喔。你想拿沃巴克大人当成挡箭牌,逃到镇上去对吧?不要以为每次都能如你所愿!要是你敢逃离这里,那些躺在地上,濒临死亡的冒险者们,还有躲在马车里偷看的家伙都会没命。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而留了那些冒险者一条小命的啊?」

    厄妮丝黄色的眼睛闪过危险的光芒,扯着嘴角这么说。

    之前一再拿点仔当人质,现在适得其反了。

    ……真伤脑筋啊。这下该怎么办呢?

    「好了,把沃芭克大人交出来吧。要是你乖乖听话,我可以不计前嫌,放过你们所有人。」

    厄妮丝扯着嘴角,提出了所谓的恶魔的交易。

    ……我听说过,恶魔非常重视契约和承诺。

    虽然对不起点仔,但这种时候是应该答应这个交易才对呢。

    还是……

    「不可以!我们才不会把点仔交给你呢!而且那个孩子的名字并不是沃芭克,是点仔!」

    ……看来完全没有烦恼的必要。

    就连那个怕生又内向的女孩都这么说了。

    「我拒绝。你想要这个孩子的话,就靠实力来抢吧。芸芸,把短剑借给我!我要拿点仔当猫质,冲到镇上去!来吧,厄妮丝!你刚才说我带着这颗毛球逃走的话就会加害其他人对吧!但如果你敢加害他们的话,到时候我会把你所敬爱的这颗毛球剃成庞克头喔!」

    「「!」」

    芸芸听我这么说,顿时哑口无言,而我一只手抱着点仔,对她说了声「我们快跑」,同时伸出空着的那只手。

    这时,厄妮丝朝我们走了过来。

    她显得非常放松,嘴角带着一抹浅笑,朝着我们直线前进。

    「……?你倒是接近得很大方嘛。别忘了这颗厚脸皮的毛球还在我们这边喔。要是你现在就离开这里的话,我会好好把这个孩子养大。好了,如果你希望这个孩子平安无事的话……」

    「我知道你不敢杀沃芭克大人。哼哼,我再也不会屈服于你的威胁之下了。」

    厄妮丝一面这么说,一面不住奸笑……

    糟、糟糕了,没想到她会这样反呛,我还以为她肯定会避免点仔有任何一点碰上危险的可能性呢!

    怎么办,该如何是好……!

    话虽如此,总不能就这样把点仔交出去……!

    「惠惠退下,这里由我来……!」

    尽管不住颤抖,芸芸依然举着短剑挺身上前。

    总觉得,芸芸好像老是在保护我呢。

    「你拿短剑想干嘛?用不了魔法的红魔族,可以说是最没用的废物了吧……我说的是另外那个只会出一张嘴的红魔族就是了。」

    …………

    「惠惠才不是没用的废物!惠惠她……她是……是个比我还要厉害的魔法师!」

    芸芸发着抖,嘴上还是不肯认输。

    厄妮丝像是在回应她似的停下了脚步。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用魔法?……因为她不是不用,而是不会用对吧?我听说,红魔族要学会上级魔法才算独当一面。可是,你只用过中级魔法。你叫惠惠对吧?我看,你还在为了学习上级魔法累积技能点数吧。如何?被我说中了吧,虚张声势红魔族!」

    ………………

    「…………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开口呢。说句话……」

    「够了。」

    厄妮丝还想继续挑衅,而我出言打断了她的话。

    我将抱在左手的点仔换到右手,然后以左手捡起脚边的法杖。

    「够了。有人找架吵必定奉陪,是红魔族的铁律。」

    「……?你在说什么够不够的啊,我一点都……」

    「我说够了就是够了。你要不要试试看,我是不是真的只会出一张嘴啊?」

    或许是感觉到我散发出来的气息之危险吧,厄妮丝向后退了一步。

    然后,她毫不轻忽地观察着我,同时说:

    「你是说你真的会用魔法?你的威胁和虚张声势已经对我不管用了喔。」

    说着,厄妮丝显然提高了警觉。

    「惠、惠惠,你想怎样……?」

    或许是同样感觉到我身上的危险气息吧,就连芸芸也提心吊胆地这么问。

    「……你那么想要点仔吗?」

    「「咦?」」

    我喃喃地这么说,不只厄妮丝,就连芸芸也惊叫出声。

    感觉到危险气息的,似乎不只厄妮丝和芸芸。

    原本乖乖被我抓着的点仔,也突然开始挥舞四肢挣扎了起来

    我将抓着点仔的右手,轻轻拉到腰部后方……

    「你、你愿意乖乖交出来的话,就像我刚才说的,我可以放过你们……」

    「那么我交给你就是了,你『一定』要牢牢接好喔。」

    接着瞄准话还没说完的厄妮丝身后的远方——

    将点仔高高抛了出去。

    「惠惠你搞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沃芭克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厄妮丝一面尖叫、一面以惊人的气势飞上天,好不容易在空中接住了点仔。

    我以双手重新握好法杖,瞄准为了接住点仔而飞上高空的厄妮丝……!

    「住手——————!惠惠,你想干嘛啦——!停止咏唱,住手住手————!」

    我已经开始咏唱爆裂魔法,却被哭着抓住我的手臂的芸芸给制止了。

    「你干什么啊,现在可是绝佳的机会耶!敌人在空中,现在用爆裂魔法轰她的话也不会造成己方的损失!」

    「明明就会!就是点仔!你没看见点仔和她在一起吗!」

    大概是感觉到我是认真的吧,芸芸一直缠着我不放。

    「那是我的使魔,使魔为了拯救主人的危机而死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之后我会好好厚葬它……啊啊,别这样,放开我的法杖!都被叫成只会出一张嘴的红魔族了,我可不能在此退缩!」

    「我才不会放开呢!谁要放开啊!身为红魔族,被对手挑衅的时候应该冷静地当成耳边风吧!」

    正当我和芸芸还在扭打时,天上传来了异样的气息。

    我抬头一看,只见眼中满是血丝的厄妮丝,一只手抱着点仔,另外一只手朝天高举。

    厄妮丝用力鼓动翅膀让自己漂浮在半空中,咏唱着魔法。

    「芸芸!再这样下去厄妮丝的魔法就要完成了!要是我们被干掉了,商队的人们和冒险者们,也很有可能成为她泄愤的目标而丧命!快点放开我的法杖!」

    「可是!可是!你说的我懂,理智上我都懂!但是,惠惠也太薄情寡义了吧!在、在这种危急时刻,根据红魔族的作风,一定会有帮手从某个地方忽然冒出来……!啊啊啊啊,我在笨什么啊,最好是会有帮手来啦!神啊、神啊,幸运女神艾莉丝大人啊——!」

    「居然在这种时候祈求神助!你好歹也是红魔族,要求也该求破坏神吧!我要出招啰……!」

    在芸芸的妨碍之下,我握着法杖,硬是开始咏唱爆裂魔法。

    视线前方的厄妮丝,已经在空中制造出巨大的火球。

    她大概是想把我们烧到连骨头都不剩吧。

    那颗火球的尺寸已经比厄妮丝还要大……!

    「被封印在红魔之里不知名邪神、破坏神,还有女神艾莉丝大人!……顺便也求一下,水之女神阿克娅大人……!要是大家能够平安获救的话,我会负责矫正惠惠,让她拥有人类之心!所以算我求祢们,救救点仔和大家吧!」

    「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放弃吧,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好混,怎么可能这么刚好可以如你所愿……!」

    就在说到这里的时候——

    一股就连擅使爆裂魔法的我,都为之一震的超强魔力。

    我感觉到的那股魔力,强大到很有可能令世界为之一变,害我不禁停止咏唱,转头看了过去。

    感觉到那股魔力的,似乎不只我一个。

    芸芸也抖了一下,和我一起看向同一个方向。

    还有……

    「……!这这、这股魔力是怎么回事……!不,这是神气……?」

    厄妮丝带着一脸比起在阿尔坎雷堤亚差点遭到杰斯塔净化的时候还要惊恐的表情,中断了魔法,害怕到无以复加。

    简直就像遇见了与生俱来的天敌似的。

    害怕的厄妮丝凝视的方向,当然也和我们一样。

    那就是我的目的地,阿克塞尔。

    看来厄妮丝真的非常害怕。

    因为,她就连自己抱在手上的点仔溜走了都好一阵子没发现。

    「……啊啊!」

    飞在空中的厄妮丝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失态。

    她连忙打算赶上去,却看见芸芸已经奋力冲向点仔的落地点,便打消了原本的念头。

    芸芸接住了掉下来的点仔。

    厄妮丝见状,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那、那那、那是什么啊……!」

    然后看向举着法杖指着她,已经完成爆裂魔法咏唱的我。

    我的法杖前端,已经冒出一颗压缩了庞大魔力,闪闪发亮的白色光球。

    在马车里观望着事情发展的乘客们,都屏息望着这颗光球。

    就连没有魔力的他们,都凭本能领悟到这道光非比寻常。

    厄妮丝脸色苍白,吞了一口口水。

    「……那是什么魔法?」

    「是爆裂魔法。」

    听我即刻这么回答,厄妮丝抖了一下。

    抱着点仔的芸芸往我这边冲了回来,但厄妮丝已经顾不了她了,只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我明白了,这次我就先撤退吧,红魔族。抱歉,我不该说你只会出一张嘴。」

    「你不用道歉没关系喔。红魔族是一支在战斗方面毫不留情的种族。我可没有天真到会就这样放过你喔。」

    听见这句话的厄妮丝,整个人僵在空中。

    然后,随着僵硬的笑容,她迅速伸手对准了我……!

    「『Cursed Lightni』……」

    「『Explosion』——————!」

    比起厄妮丝发出魔法的动作快了那么一点。

    我的必杀魔法,在这一天首次震撼了阿克塞尔的天空——

    8

    「哎呀,我真是看走眼了!不,我不是怀疑你的本事,没错,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个功力高强的大魔法师!」

    坐在完全变成了贵宾座的靠窗座位上,因为魔力耗尽而处于倦怠状态中的我,听着商队的领队先生这么赞美我。

    我对厄妮丝施展了爆裂魔法之后,马车收容了大量的伤患,前往阿克塞尔……

    「话说回来,红魔族的真功夫还真是惊人啊。我还以为天地都要翻过去了呢。」

    「不,那记魔法明明是往天空发射,地面上却冒出了一个小型的陨石坑耶?威力未免也太不同凡响了吧。那到底是什么魔法?我听说能够使用上级魔法的魔法师只有少数菁英,刚才那就是吗?」

    面对接二连三的问题攻势,我一一回答。

    其实我很想睡,但这种受人吹捧的感觉令我有点愉悦。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同样几乎用完所有魔力,和我一样累瘫在隔壁座位的芸芸,正以心有不甘的眼神看着我,而我想多享受一下这种眼神。

    「话说回来,那个恶魔还真强呢。不过,再怎么样似乎也抵挡不了那阵爆炸就是了。」

    一个捂着一只手,有点难受的冒险者心有所感地这么说。

    ——恶魔族是地狱的子民。

    即使肉体在这个世界毁灭了,也不保证已经确实打倒。

    也有不明消息指出,超大咖的恶魔当中,有一些还可以用俗称「只数」的预备灵魂当成替身,当场复活,简直就和作弊没两样。

    话虽如此,我应该已经不会在这个世界碰见厄妮丝了才对。

    「话说,那位恶魔小姐在力量方面是很惊人没错,在别的方面也很惊人呢……」

    …………

    在一名冒险者如此起了头之后,众人的话题变转为有关厄妮丝的外貌的感想了。

    ……在这个城镇募集队员的时候,我一定要找个不会性骚扰的正人君子。

    就在疲惫不堪的我这么想的时候——

    「呐,惠惠。你果然厉害,居然连那种恶魔都能打倒……」

    坐在我身旁的芸芸,以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量这么说。

    「我厉不厉害还用得着说吗?再怎么说,我也是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使耶。」

    听我这么说,芸芸有点不甘心,却又开心地笑了。

    「……对了,关于我昨天晚上提过的那件事,还是作罢吧。」

    接着,她苦笑着这么说。

    昨天晚上提过的那件事是什么啊?

    这么说来,昨天晚上,她好像想邀请我做什么事情,但我不记得了。

    而且因为太困了,我应该只有随口应付她而已吧……

    正当我因为想不起昨晚那件事到底是什么而不发一语的时候,芸芸似乎误会了什么,慌张地说:

    「不、不是啦!我不是因为不想和惠惠在一起喔!真的不是……只是,要是继续这样待在一起,我很有可能只会绊手绊脚而已。所以……」

    芸芸下定了决心,面对我说:

    「我要多加修练,等到学会上级魔法之后,再和你一决高下。到时候……」

    在这之后,她好像还说了什么,但我没办法全部听清楚。

    我觉得要修练的话,与其以学会上级魔法为目标,她还不如多锻炼一下沟通能力吧。

    不过嘛……

    「好啊。到时候我们再一决高下。不过,无论你再怎么修练,我能想像得到的都只有芸芸哭着走人的模样。」

    「你就趁现在继续放话啊!等到我变强的那一天,我一定会让惠惠主动求我救你!」

    就在半躺在座位上的我们如此斗嘴的时候,对面的座位传来听起来很开心的笑声。

    是给过我们饼干的阿姨,还有她的女儿。

    难得让她见识到我威风的一面,结果也让她看见我不好的一面了。

    正当我和芸芸都觉得有点害臊的时候——

    「呐,厉害的魔法师大姐姐。」

    小女孩带着满面的笑容说:

    「谢谢你救了妈妈,还有大家!」

    ……不经意地,我和芸芸相视而笑。

    冒险者是不是经常像这样受到民众的爱戴与感谢啊。

    如果是的话,我真想在这个城镇好好努力。

    「惠惠,这么说来……」

    芸芸一脸莫名认真地说:

    「虽然只有一瞬间,不过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阿克塞尔那边冒出一股超强的魔力?简直就像是……没错,简直就像是有人使用了神迹级的魔法似的。」

    ……那也让我非常介意。

    「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呢,在那之后就感觉不到了。应该说,那个时机也太刚好了吧。芸芸那个时候不是在祈祷吗?说不定是神明一时兴起,帮了我们呢?」

    「咦咦!可是这下该怎么办,那个时候,我好像拜托了各式各样的神明……而且真的是连邪神和破坏神都求了,对我想得到的所有神明祈祷……」

    …………

    「应、应该不会怎样吧。反正大家都已经得救了。」

    「是、是没错啦,但我还是很好奇这个镇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芸芸这么说完便陷入了沉思,而我没有多加理会她,稍微挺起身子,看向窗外。

    载着我们的马车似乎正好进入阿克塞尔,为了安全而放慢了速度。

    马车在石材砌成的城镇当中前进,发出阵阵声响。

    就在这个时候——

    一名眼神因为好奇心而闪闪亮的棕发少年,和一名发傻地张着嘴,留着一头水蓝色头发的漂亮少女,吸引了我的目光。

    他们两个的年纪应该都比我大一点吧。

    「……是异世界……喂喂,真的是异世界啊。咦,真的吗?接下来,我真的可以在这个世界使用魔法,进行冒险吗?」

    少年的自言自语从开着的车窗传了进来。

    他们两个也是刚到阿克塞尔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一边不住颤抖,轻声呻吟。

    ……这、这两个人是怎样。

    该说是莫名引我注意,还是格外令我好奇。

    「是兽耳!有人长着兽耳!还有精灵耳!那是精灵吗?五官那么标致,应该是精灵没错吧!再会了茧居生活!你好啊异世界!如果是这个世界,我愿意乖乖出外工作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大声吼着我不太了解……应该说我也不太想了解的事情。

    而少女的颤抖越来越剧烈。

    载着我们的马车,就这样经过了这两个怪人身旁。

    「喂,你很吵耶。要是连我也被当成和你这个脑袋有问题的女人一伙的怎么办?先别叫了,像这种时候应该给我一点东西才对吧?你看,我现在是穿成什么样子。运动服耶!好不容易来到奇幻世界,身上却是整套运动服。这时依照电玩的惯例,应该都会给我最低所需的初期装备之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从车窗看了一下外面,只见少女抓住少年,掐住了他的脖子。

    「呜喔!你、你干嘛,别这样!我知道了啦,初期装备我会自己想办法弄到手就是。应该说,是我不对啦!既然这么不愿意就算了,你回去好了。之后的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

    少年一副嫌少女麻烦的样子,挥着手想赶她走。

    「你在说什么啊?就是因为回不去我才伤脑筋啊!怎么办?呐,我该怎么办!今后我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看来还是别和这两个人扯上关系比较好吧。

    听着两人的大吼大叫,我将视线拉回马车之内。

    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呢?

    我看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在我身边进入梦乡的芸芸。

    听着外头的喧闹声,我决定也要小睡片刻——

    幕间剧场【终幕】

    —阿克娅大人,我太感谢祢了!—

    惠惠小姐启程前往阿克塞尔之后,已经过了好几天。

    我的每一天,又回到了那个可爱的小萝莉到来以前的平静生活,但是……

    「我的琼脂史莱姆……」

    ……没错。

    那个女恶魔竟然特地用了我的琼脂史莱姆去做坏事。

    目送了惠惠小姐之后,我来到厨房打算调制琼脂史莱姆,然而……

    我故意藏起来的琼脂史莱姆,却整袋不见了。

    那个女恶魔哪里不好闯,居然闯进阿克西斯教团的本部,真是胆大包天。

    我绝对不会饶过她,绝不轻饶!

    和理想中的小萝莉分开就已经够难过了,这件事更让我觉得像是被捅了一刀似的。

    早知如此,我就应该顺从自己的心情,跟着惠惠小姐一起去阿克塞尔了。

    就在我心中充满愤怒与后悔的这个时候……

    「神谕降临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杰斯塔大人突然放声大喊。

    到底是怎么了,老年痴呆症终于发作了吗?

    他原本就有很多怪异行径,但我真没想到他的嘴里会冒出神谕这两个字……

    除了我以外,许多教团员们也以怜悯的眼神看着杰斯塔大人。这时,杰斯塔大人亢奋地高举起双手……

    「我接收到阿克娅大人的神圣电波!大家听好了!阿克娅大人!阿克娅大人在距离这里稍远的地方发出了电波,说祂碰上麻烦了!」

    说出了这种让人无法听过就算了的事情。

    「阿克娅大人有麻烦了?」

    「杰斯塔大人。平常无论你说了多脑残的话,我们都可以当成耳边风,但是拿阿克娅大人来开玩笑,我们可笑不出来喔。」

    在教团员们以狐疑的眼神注视之下,杰斯塔大人露出一脸亢奋到昏了头的表情。

    「『我是阿克娅。没错,就是阿克西斯教团所祭拜的神体,阿克娅女神!若汝是我的信徒……!……能不能请汝帮个忙,借我一点钱。』……这应该是阿克塞尔那个方向吧?我从那个地方接收到如此的神圣电波!」

    杰斯塔大人如此断言,眼神是那么坚定。

    虽然平常是个无可救药的人,但杰斯塔大人好歹也是个虔诚的阿克西斯教徒。

    这个城镇的阿克西斯教徒们,对于他对阿克娅大人的信仰心也非常肯定。

    别的事情就算了,攸关阿克娅大人的话,他绝对不会说出贬低女神的谎言。

    说到阿克塞尔,就是惠惠小姐去的那个城镇。

    ……这是天启。

    「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状况,但阿克娅大人想要钱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不知道阿克塞尔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那里恐怕即将面临某种危机吧……」

    这是阿克娅大人给我的天启。

    没错,阿克娅大人的圣言当中,有一句是这样说的——

    『汝,若是有烦恼之事,就开心地活在当下。随波逐流,乐得轻松吧。』

    「所以了,我想派人去阿克塞尔看一下状况。」

    『不要压抑自己,顺应着本能前进吧。』……女神是这么说的。

    杰斯塔大人环视在场的阿克西斯教徒……

    「有没有人愿意去阿克塞尔一趟——」

    而我举起手的时机,几乎就在他这么开口询问的同时。

    ——阿克娅大人,我太感谢你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