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第三章 对帅气的义贼执行天诛!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第三章 对帅气的义贼执行天诛!

    1

    如意算盘打得太响了。

    我原本想尽可能拖长搜捕的时间,才能多赖在城里久一点。

    过了一个晚上,来到这天的早晨。

    「真是的,和真是不是不自己去找麻烦就会死掉啊?居然为了这种事情连累我们。我可是迫于无奈才帮你的忙,麻烦你以后不要再说我怎样又怎样了。真是的,和真你真是的!」

    「就是说啊!从今以后,你可没办法再说我们是一天到晚惹麻烦的麻烦制造者了喔!不过我们是同伴,所以我当然会帮你的忙,不会丢下你啦!」

    昨天在派对上只顾着大吃大喝的两个人,现在一脸得意地这么对我说。

    我并没有拜托她们帮忙我逮人,但是在我向她们说明状况之后,她们就逮住了这个机会说要协助我,一副施恩于我的样子。

    这次的工作是逮捕义贼,老实说根本不需要她们两个,不过难得她们这么有干劲,我还是别管她们好了。

    然后,我们现在,已经来到最有可能成为义贼目标的缺德贵族家里。

    「——所以,你们就毫不犹豫到我这里来了啊。」

    这里是阿克塞尔的缺德领主,也就是阿尔达普的别墅。

    之前的目标都是素行不良的贵族。

    既然如此,即使不断冒出负面传闻的这个家伙被盯上也不足为奇,所以我们就像这样来到了这里。

    带着男性护卫迎接我们的阿尔达普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悦,同时也毫不客气地以兴奋的视线盯着达克妮丝的身体四处打量。

    我承认情色妮丝的身体很诱人,达克妮丝刚洗好澡的时候连我也会忍不住打量她,所以我可以理解阿尔达普的心情。

    但是,像这样露骨地盯着别人的身体一直看还是不太对吧。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视线,阿尔达普往我们这边瞥了一眼。

    他的视线先是指向我,不知为何以冰冷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一下。

    之后他表现出一副不太感兴趣的样子,接着将视线移到阿克娅身上。

    然后,他的视线就这样停了下来。

    阿克娅轻轻倒抽了一口气,躲到我身后来。

    「……喔喔……喔喔!想不到啊想不到,不愧是达斯堤尼斯大人的队友,真是太美了!要打个比方的话……没错!简直就像是……女神般的美貌!」

    「什么简直就像是女神,我真的是女神好吗!我真的是女神!」

    阿克娅从我背后只探出头来,如此抗议。

    「哈哈,不只是美貌不凡,连开玩笑的功力都如此了得!」

    「你等着遭天谴吧!」

    阿克娅如此呐喊,但阿尔达普似乎是把这句话也当成玩笑的一部分了吧。

    接着,他又将视线移到惠惠身上……

    「喔喔,想不到啊想不到。」

    正当领主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

    他身边的男性护卫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

    因为距离太远了,我无法完全听到正确的内容……

    「……大人……说话……请小心……那就是传闻中的,脑袋……」

    「……那就是……!既危险……有问题的……!」

    低声这么说的领主,脸色瞬间大变。

    「喂,你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是什么意思说说看啊,我洗耳恭听。根据你的回答,本小姐可能得让你见识一下我是不是那个男人的耳语当中那种人喔。」

    「没、没有,就是……喔喔,你感觉也非常可爱又美丽……」

    「哦?然后呢,然后呢?」

    被惠惠缠上的阿尔达普以求救的眼神看着我。

    「……喂,我可是日夜保护阿克塞尔的功臣喔,就不会多夸奖我几句吗?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吾的爆裂魔法有多么强大,这里的庭院借我用一下。」

    「不,我十分了解你有多么厉害!」

    ……好想暂时放着他们不管喔。

    「话、话说回来,达斯堤尼斯大人,你这是想说我是会被义贼盯上的缺德贵族吗?而且,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想住我家呢,想不到你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排斥嘛。不过,像达斯堤尼斯大人这种地位的人,要是不分青红巷白地听信坊间的负面传闻而怀疑我的话,真是让我深感遗憾啊。如果你认为我是会被义贼盯上的人,那就不用客气,想住多久都没关系。」

    阿尔达普带着贼笑如此挖苦我们,借以牵制。

    「没有这种事,我们并不是怀疑你……这纯粹只是调查的一环……」

    在达克妮丝慌张地如此辩解时,我从她身边钻了过去,走进屋内说:

    「他准许我们想住多久都没关系了!那最大的客房就是我的房间了!」

    「和真太狡猾了!这种事情应该要大家好好商量才对吧!我想要离饭厅最近的房间!」

    「我想要宅邸里面位置最高的房间!要我住阁楼也没关系!」

    在鱼贯走进宅邸的我们身后,达克妮丝独自一个人难为情地说:

    「……不好意思,要在府上打扰一阵子了……」

    「没、没关系,我无所谓……不过,看来达斯堤尼斯大人也很辛苦呢……」

    阿尔达普也略带怜悯地这么说。

    ——在街头巷尾引起热议的义贼似乎是单独作案。

    听说他专门闯进风评特别差的贵族家里偷东西,将窃得的钱财分给孤儿院,是个典型的义贼。而且,根据勉强看见他的目击者表示,那名盗贼似乎是个颇优的型男。

    一脸愁容的达克妮丝说:

    「义贼的所作所为是犯罪,并不是值得夸奖的事情。确实不是,但是……老实说,要我抓住那个传说中的义贼,我实在提不起劲……」

    这里是阿尔达普的宅邸。

    大家在被我占走的最好的客房集合,讨论要怎么对付那个义贼。

    「话虽如此,小偷还是小偷。我最讨厌打着弱者的盟友,拯救有困难的庶民之类正义大旗的型男了。」

    听我斩钉截铁地这么说,达克妮丝和惠惠露出微妙的表情看着我说:

    「……该怎么说呢。你的长相也没有真的那么差,别老是那样闹别扭吧。我之前就觉得,你是不是对型男两个字有什么心结啊?有什么心事的话我可以听你诉苦喔。」

    「我觉得,和真的长相也还算帅气喔,你不需要那么自卑啦。」

    「别、别这样啦,干嘛突然对我这么体贴。这样反而害我觉得自己很小家子气,闭嘴啦……怎样啦阿克娅,从来没看过你这么一本正经的表情,是想怎样?」

    唯独阿克娅对我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汝,迷途的茧居族啊。别太过自责……无法努力是社会的错,个性不佳是环境的错,外貌不优是基因的错。别责备自己,把错推到别人身上即可……」

    「开什么玩笑啊,我可没有自卑到那种程度好吗!长相也就算了,个性方面……喂,你们别这样,干嘛全都一脸微妙地苦笑啊!再说,我的外表好歹也有保持在标准值上好不好!别……喂,你们别这样,不要大家一起对我好可以吗!」

    我赶跑对我比之前都还要温柔的三人,开始拟定逮捕义贼的作战计划。

    那个义贼好像都在深夜到凌晨这段时间活动。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数度跨越生死关头的我,凭直觉认定下一个目标就是这间宅邸。

    看来,我们会在这间宅邸住上好一阵子了。

    2

    ——住进这间宅邸的隔天。

    走出分配到的房间之后,我在宅邸里面到处闲晃。

    目的是为了调查义贼可能潜入的路线和目的地。

    我假装自己是来当小偷,先从宅邸的外面开始观察。

    哎呀,一楼厨房的窗户已经坏得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阿尔达普舍不得出修理费,似乎只有叫外行人敲了几根钉子对坏掉的窗框做了简单的补强而已。

    嗯,如果是我就会从这里潜入。

    我回到宅邸里面,来到厨房,想像小偷从窗户潜入之后是怎样的心情。

    潜入的时间应该是深夜。

    既然如此,走廊应该也是一片黑。

    兼具夜视能力的千里眼技能,只有弓手职业和冒险者可以学习。

    既然如此,小偷只能在黑暗中伸手摸索,沿着墙壁慢慢前进。

    我一面在脑中模拟小偷的状况一面前进,结果来到一个小巧的房间。

    乍看之下这间房里什么都没有,不过如果我是小偷,姑且还是会详细调查一下里面吧。

    我这么一想,便推开门……

    「嗯?怎么,是你啊。有什么事吗,这里什么都没有喔。没事的话不要在宅邸里面到处乱晃。」

    不知为何,阿尔达普在里面。

    的确,正如阿尔达普所说,这个房间里面只有挂在墙上的一面大镜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这个大叔在这种房间里面干嘛啊?

    冒出这个疑问时,我发现阿尔达普拿着水桶和毛巾,这才察觉到他是在打扫这里。

    明明有佣人,他却在打扫……?

    正当我觉得奇怪的时候,挂在墙上的大镜子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

    「奇怪?这面镜子是怎样,是某种魔道具吗?感觉就像单面镜那样……」

    出现在镜子里面的是这间宅邸的女仆。

    看来隔壁是浴室,女仆则是来打扫浴室的。

    我一直看着女仆,但对方好像完全没有发现我们。

    ……喂。

    「大叔,你该不会是来擦这面镜子的吧?」

    听我这么说,阿尔达普尴尬地别过头去,轻声说:

    「……你、你要一起看吗……?」

    「你以为这么说就骗得到我吗?真是的,我看你是因为达克妮丝住下来了,才特地来保养这面镜子的吧。身为男人,我也不是不了解你的心情……好吧,我不会告诉我的同伴们有这个房间就是了,我顶多只能做到这样。相对的,我们住在这里的这段期间内,你可别想用这个房间喔。为了以防万一,我会搬到这个房间来住。好了,快出去快出去。」

    说着,我挥了挥手赶他走,阿尔达普便难过地双肩一垮,准备走出去……

    但走到一半,他突然站定。

    「等一下,你要用这间房间就表示……」

    「喂,你够了喔,不准以你的小人之心揣测我!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我只是为了保护同伴才说要住在这个房间里面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不需要住进这个房间,只要在同伴入浴的时候监视我不就可以了!好了,你也给我从这个房间滚出去!你这种小鬼休想看到拉拉蒂娜的裸体!」

    「真可惜,我已经和达克妮丝一起洗过澡了!先不谈这个了,我可不想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监视你这个大叔!小心我去爆料喔,到时候不只达克妮丝,就连女仆们都会知道有这个房间!这个交易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要是不想被这间宅邸里的女生们讨厌的话,你就乖乖闭嘴吧!」

    「你想告诉我们家的女仆们就去说好了!我付给她们那么多薪水,对女仆而言被性骚扰也是工作之一!不过,她们脱光之后可是相当壮观喔,难道你没有兴趣吗?……如何,不如你听听我的交易吧?我总觉得你身上散发出同类的味道。这种时候还是男人之间彼此关照,一起享受好处吧。」

    「……有、有那么壮观吗?」

    「那当然了,雄伟到不行。」

    …………

    我默默伸出手,而阿尔达普也伸出手握了过来……

    「听起来挺有意思的嘛。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雄伟,我洗耳恭听。」

    就在这个瞬间。门口的方向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们连忙缩手。不需要确认是谁,我和阿尔达普都指着对方说:

    「「这个家伙想偷窥……!」」

    于是单面镜就被打破了。

    ——以护卫的身分住进这间宅邸,已经过了三天。

    目前为止义贼还没现身,生活就像在阿克塞尔的时候一样平稳。

    来到王都之后,阿克娅和达克妮丝一天到晚都往外跑,很少看见她们待在这间宅邸里。

    阿克娅要驱逐在王都非常嚣张的艾莉丝教,在外面反覆进行名为传教活动的扰民行为。

    至于达克妮丝,她每天都被贵族们邀请进城里,联络贵族之间的感情。

    在这样的状况之中,我则是——

    「哎呀,和真早安。不过,时间已经过中午了就是。」

    睡醒之后,我到饭厅露脸,发现惠惠正在吃午餐。

    「我是为了防范义贼潜入,故意熬夜到很晚才会睡到现在,并不是故意过着堕落的生活好吗……再说了,听说惠惠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不是也每天熬夜吗?」

    「唔……!我、我确实是熬夜了没错啦!但我还是很早起床喔!先别说这些了,目前有任何义贼要来的迹象吗?」

    惠惠显得格外慌张,拿着咬到一半的面包这么说。

    这是怎样,搞得像恋爱喜剧一样。

    「你在慌张什么啊?难不成就像达克妮斯说的一样,你真的那么担心我吗?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我带着贼笑如此调侃她,惠惠便微微红着脸说:

    「这……这个嘛,我当然会担心啊。和真明明那么弱,却一直很容易被卷入麻烦当中。而且又不像故事里的主角那样,在危险的时候都很刚好地有人相救,三两下就会死掉。」

    「我、我也不是自愿被卷进麻烦之中,也不是自己想死才去死的好吗!喂,你别这样,干嘛突然在我面前那么乖巧啊,这样我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因为出乎意料的反击而陷入一阵慌乱,逗得惠惠咯咯笑了起来。

    「在红魔之里的时候你明明想对我做那么超过的事情。和真才是吧,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说着,她像是要报复刚才被我调侃似地露出贼笑。

    可恶,这个家伙应该也没有恋爱经验才对,为什么有办法这样把我玩弄在股掌之间啊?

    这么说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惠惠对我说的喜欢,到底是哪种意义的喜欢呢?

    要是我理解为字面上的意思然后也回说喜欢她的话,大概会得到「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指朋友之间的喜欢……」之类的回应吧。

    充斥在日本的漫画和轻小说当中,净是些这两个家伙怎么看都喜欢彼此,让人只想说快点在一起好吗的状况。每次看见这种拖泥带水的剧情都让我觉得烦躁。

    然而,实际面临同样的状况就知道有多痛苦了。

    因为害怕一直以来的舒适关系瓦解,而犹豫着是否该更进一步。

    最根本的问题是,我是否真的喜欢这个家伙?

    青春期的男生非常单纯。

    只要女生握住我们的手、表现出对我们有意思的样子,就可以轻松得到我们的注意,让我们喜欢上她。

    正当我烦闷不已的时候,惠惠不知不觉间已经用完午餐了。

    「和真。等你吃完早餐以后,要不要和我去约会?」

    她轻描淡写地这么说,同时对我笑了笑。

    ——惠惠的声音在王都旁边绵延的山岳地带回响。

    「『Explosion』————!」

    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

    接受了约会邀约的我,跟着想找地方发爆裂魔法的惠惠来到了王都外面。

    「你看,刚才的爆裂魔法!说到破坏力也好、魔法的有效范围也罢,今天依然是犀利不已,犀利不已啊!」

    「好好好,爆裂魔法超强的。喂,不要一兴奋就乱动啦,这样很难背耶!」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我还是很想亲眼看看被轰得粉碎的岩山啊……丨」

    从红魔之里回来之后,惠惠对爆裂魔法投注的热情变得更为强烈了。

    利用她储存已久的技能点数进一步强化了爆裂魔法之后,现在这个小萝莉施展的魔法,威力已经达到对人类足以称作灾厄的程度了。

    对于阿克塞尔的居民而言,每天一次的爆裂魔法所造成的巨响已经成为某种特色,事到如今大家根本都不为所动。

    然而,在王都这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听说已经有很多人向阿尔达普抗议了。

    应该说,惠惠来到王都才没过几天,她的名字就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

    我在红魔之里动过惠惠的冒险者卡片之后,这个家伙像是把之前一直积存在心里的烦恼清空了似地抛开了犹豫,完全不知道节制。

    在红魔之里的时候,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呢?

    背着惠惠的我了一口气,同时轻声说:

    「我觉得当初还是应该让你学上级魔法才对……」

    「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可不能当作没听到喔!和真当时的行动和对我说的话,原本让我非常感动耶!」

    我一面安抚在背上大吵大闹的惠惠,一面走回阿尔达普的宅邸。

    ——待在这间宅邸一个星期了。

    义贼还是没来。

    「等一下!你们别小看水之女神喔,事关美酒的话任何人都骗不了我!书房里有更贵的酒对吧?快点,拿那种酒过来!」

    在这一个星期里面,阿克娅将阿尔达普收藏的美酒一瓶一瓶喝光。

    「……这时,我的爆裂魔法就发威了!可怜的魔王军干部汉斯,就此粉身碎骨!接下来,我就告诉你们在对付魔王军干部席薇雅的战斗之中,我的表现有多么活跃……」

    惠惠不只逮住宅邸里的佣人,就连阿尔达普也被迫听她花上大半天讲自己的英勇故事。

    然后——

    「女仆小姐——女仆小姐——!麻烦你们像平常那样帮我按摩吧!啊,今天的晚餐我想吃白毛牛的寿喜烧。还有,我预订了加大床组和又软又蓬的羽绒被,送到了就搬进我的房间里安放好喔——!」

    至于我,已经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适应得很好了。

    最近,大家都聚集在会客室里过着无所事事的每一天。

    如果没办法回城里的话,一直待在这里叨扰或许也不错。

    ……茫然地看着这样的我们,这几天以来感觉好像瘦了一点的阿尔达普,以疲倦不堪的声音低语:

    「达斯堤尼斯大人……」

    听见他的呼唤,缩在会客室的角落的达克妮丝抖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之前说明明说过『不用客气,想住多久都没关系』,不过……」

    「你不用全部说完没关系!我立刻就叫他们出去!」

    达克妮丝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羞愧地低头致歉。

    3

    ——万物皆已入眠的深夜。

    「真伤脑筋啊……我原本还觉得他们家一定会遭窃的说……」

    现在是不死怪物和尼特活动力最强的时段。

    在白天充分补充了睡眠而睡不着的我,因为肚子饿而前往厨房。不过,这下可麻烦了。

    那个义贼不来偷负面传闻不断的阿尔达普是怎样?

    这样我想在这里顺利逮捕义贼,借着这个功绩回到城里去的计划就……

    既然明天就得离开这个家,盯哨也就到此结束了。

    难道我们在这里盯哨的行动被对方识破了吗?

    而且到底是谁说我的运气很好来着?

    这么说来,听说艾莉丝女神也掌管幸运是吧。

    难不成,是因为我太爱玩弄身为艾莉丝教徒的达克妮丝,所以艾莉丝女神才会这样捉弄我吗?又或者,是那个义贼的运气太好了呢……

    这时,前往厨房的我,发现里面已经有别人了。

    我明明感觉到有人的气息,厨房的灯却没亮。

    既然如此,会在这种时间出现在厨房里的——

    ……一定是夜视能力比我还强,生活作息也和我一样的阿克娅吧。

    以那个家伙的行动来说,大概是来厨房找东西配酒吧。

    就我正打算出声叫她的时候……

    「居然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是我想太多了吗?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所以我之前都一直避开这间宅邸的说……」

    却听见黑暗之中,传出非常小声的自言自语。

    看来,在离开这里之前的最后一天,大奖真的来临了。

    感谢幸运女神艾莉丝!

    「……?我刚才好像感觉到微妙的气息……」

    哎呀,糟糕。对方是义贼,职业一定是盗贼吧。

    他可能用了感应敌人技能,感觉到我的气息了吧。

    我凭着下意识发动的潜伏技能,在黑暗中紧紧贴着墙壁,然后就这样动也不动。

    「是错觉吗……?」

    在轻声这么自言自语的同时,入侵者开始在黑暗中一点一点移动。

    看他在移动的时候也不停摸索,果然还是没有夜视的技能吧。

    我跟在入侵者的后面,在缩短距离的同时察觉到一件事。

    「那么,『感应宝物』……有了有了,在这边啊……」

    这个很爱自言自语的入侵者——

    「逮到啦——!」

    「!」

    对入侵者抱紧处理的同时,我感觉到柔软的触感。

    没错,这个小偷是女的。

    「——好了,乖乖就范吧!哼哈哈哈哈,惊动世间的贼人,这下踢到铁板了吧!其他阿猫阿狗也就算了,本大爷可是一路对付魔王军干部至今,你可不要以为自己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

    「住手!等、等等……!不对,这个声音,你该不会是……!」

    ……?

    这是怎样?我也觉得这个小偷的声音好像有在哪里听过。

    「难不成你是和真吗?而且,喂,你现在抓的是很不妙的地方好吗!」

    「不,我只是在逮捕入侵者而已……等等,你该不会是……」

    我的夜视能力没有强到能够看清长相,但也已经发现对方的真实身分了。

    「是我啦!达克妮丝的好朋友,也教过你技能的……!」

    入侵者是用布条蒙住嘴的克莉丝。

    4

    虽然有点可惜,我还是放开了抓住克莉丝的手。

    我用在维兹店里拿到的打火机点了火,便看见微弱的火光之中,克莉丝正泪眼汪汪地紧紧抱着自己。

    「呜……呜……全身上下都被摸遍了……我已经嫁不出去了啦……」

    「没办法啊,因为我以为你是小偷嘛。而且我又没有适合用来逮捕人的技能。就算告上法庭我也有自信可以胜诉。」

    「晚一点我再教你一招叫『Bind』的方便技能啦……」

    我仔细观察哭哭啼啼的克莉丝。

    克莉丝身上穿着黑色的内搭裤和黑色的衬衫,就连嘴边也蒙着一块黑布。

    当然,穿成这样闯进宅邸,就表示……

    「克莉丝就是传说中的义贼啊。」

    「对啦。而且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啊?」

    我简略地说明了一下状况之后,克莉丝的表情开始抽搐。

    「达、达克妮丝在这间宅邸里吗?不妙啊,大事不妙了,要是被她发现我在做这种事,我会被她骂啦!」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就算人称义贼,你做的事情还是犯罪啊。不过,我们有达克妮丝可以靠。只要你乖乖道歉,应该不至于小命不保吧。做了坏事就是做了坏事,你还是好好赎罪吧。」

    「等一下!不是啦,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克莉丝连忙这么说,但我也有我的苦衷。

    我现在只想要建功。

    而且,既然是达克妮丝的朋友,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判死刑。

    受害的贵族们被偷走的都是见不得光的钱,要是搞成公开审判,伤脑筋的也是他们。

    只要好好利用这一点,应该可以私下和解了事吧。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传来了一阵往这边跑过来的脚步声。

    看来我们刚才实在太吵了。

    这时,瘫坐在地板上的克莉丝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

    「没办法了,我就对你老实说好了。而且,只要好好说明,达克妮丝一定也可以谅解,一定也愿意协助我才对!」

    看着她意志坚定的表情,我冒出不祥的预感。

    没错,这种走向——

    「其实,我之所以闯进贵族家中偷东西是有理由的。事情是这样的……」

    就是平常那样即将被卷进严重的麻烦当中的发展!

    「等一下,闭嘴,我不想听!而且你也不需要告诉达克妮丝!」

    见我连忙制止她,克莉丝疑惑地歪了头。

    要是她告诉了达克妮丝,对我也是个麻烦。

    达克妮丝的脑袋那么古板,要是知道有什么严重的问题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现在的我确实是很想建功,但首要的前提是安全、低风险。

    照这个走向,她肯定会搬出什么非常不妙的话题,一再被卷入麻烦之中的我凭直觉就可以肯定。

    「咦?可、可是……」

    「听我的话就对了!快点,趁还没有人来之前快点逃走,我放过你就是了!」

    说着,我将克莉丝推进厨房。

    「不、不是,那个……呐,我有事情想请你帮忙……」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你仔细想清楚喔,现在往这边赶过来的是恶名昭彰的好色领主!要是被他看见被抓住的克莉丝,那可就不得了了……」

    「今、今天我就先撤退了!改天我再过来对你说清楚讲明白!」

    「不用再过来了!啊,更重要的是对我施展『Bind』!这样一来,辩称被小偷逃走的时候我才有借口!」

    「我、我知道了!那我要出招喽!『Bind』!」

    克莉丝拿着绳索如此大喊,我的身体便遭到拘束。

    接着克莉丝便直接拔腿就跑,从厨房的窗户纵身于夜色之中。

    「——和真,你没事吧?」

    首先赶到的是拿着油灯的达克妮丝。

    紧接在后,阿克娅和惠惠也来了。

    「这……!和真,你中了拘束技能吗!闯进来的贼人怎么了?」

    「很遗憾的,就差这么一点,但还是被他逃走了!没想到我竟然会因为一时大意而失败……!」

    被绳索绑住的我装作心有不甘,如此宣称。

    「被他逃走了啊……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对方可是接连闯进警备森严的贵族家的盗贼。先别说这些了,你没受伤吧?贼人是怎样的家伙?」

    达克妮丝在我身边蹲下,努力尝试帮我松绑,但经过技能加持的拘束并不是这样就能解开的。

    「贼人是个戴着诡异面具的男人,而且是个可怕的高手。搞不好比魔王军干部还要厉害呢。」

    「竟、竟然是如此的强敌吗!」

    听我这么说,惠惠惊叫出声。

    这时,原本默不作声的阿克娅凑到我身边来:

    「……对了,和真。你现在像只蓑衣虫似的,是不是动弹不得啊?」

    她在我身边蹲了下来,这么一问。

    「看也知道吧,我原本只差一步就可以逼到他走投无路,却被拘束技能给捆绑住。对了,能不能用你的魔法来解除这个状态?你不是有办法解除很多东西吗,像是结界之类。」

    「你以为我是谁啊?当然办得到啊,那还用说吗。」

    阿克娅笑嘻嘻地这么说。

    「不愧是阿克娅,在重要时刻特别可靠!既然如此就快点帮我解除吧,动弹不得其实挺难过的。」

    心中稍有不祥预感的我,以比平常更为友好的态度拜托阿克娅。

    「呐,和真。不好意思,在这种时候还说这个,不过我有件事情想向你道歉。」

    「……什么事,你说说看。」

    这下我真的有不祥的预感了。

    「就是啊,因为和真过了好久都没有从城里回来,我为了打发时间就跑到和真的房间里乱翻。然后啊,我看到有个和真做到一半的公仔之类的东西就拿起来玩,结果就坏掉了。」

    这个家伙居然弄坏我要拿去卖的东西,解开束缚之后我真想打她一巴掌。

    但是,现在的状况对我来说是各种不利,没办法了。

    「没、没关系啦,那种东西再重新制作就可以了。你都道歉了,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别说这些了,快点帮我解开……」

    「你愿意原谅我啊?既然如此,还有其他事情我也趁现在全部说出来好了!其实那个时候,我想说反正没有人在用这个房间了没关系吧,就在和真的房间里喝酒。你想想,在自己的房间里喝的话,喝完以后还得清理下酒菜、酒瓶之类的,不是很麻烦吗?然后,因为那个时候喝醉了,还弄坏了很多东西。」

    只有表情一副很歉疚的样子,阿克娅微微歪着头说:

    「抱歉啦——!」

    真想一巴掌呼倒她。

    趁我现在动弹不得的这个状况道歉,可见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

    但是如果在这种时候幼稚地辱骂她,现在动弹不得的我不知道会被她怎样。

    「没、没关系啦,我和阿克娅的感情这么好。都怪我没回去,是我不对!好了,更重要的是快点帮我松绑……」

    这时,达克妮丝和惠惠推开了阿克娅。

    「呵。现在我才发现……!」

    「这好像是个相当令人开心的状况呢!」

    在油灯的照明之下,她们露出扭曲的笑容。

    ——听见骚动声响的阿尔达普带着护卫,冲到昏暗的厨房里面来。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贼人闯进来了吗……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冲进来一看见我的模样,整个人动也不动。

    一看见阿尔达普,我便放声惨叫:

    「救命啊——!」

    居高临下地看着这样的我,达克妮丝满心欢喜地说:

    「你该说的不是救命吧!快点,你快说啊!说你最近太得意忘形了,真对不起!说你老是给我添麻烦非常抱歉!说你害我丢脸非常抱歉!」

    「非常抱歉!给你添麻烦我非常抱歉!害你丢脸了我非常抱歉!」

    「我想听和真亲口再说一次那句话!快点,就是那个时候很帅的那句!你说有几分?我的爆裂魔法有几分?」

    「别这样!那种话就是只说一次才有价值!别叫我一说再说好吗,丢脸死了!」

    「没关系啦,你说就对了。快点快点,别害羞啊,快说!」

    「哼哈哈哈哈,偶尔逆转立场也不错嘛!好了,接下来……!」

    我只能哭着向我之前超讨厌的那个男人求救。

    「阿尔达普大人——!」

    5

    ——隔天早上。

    为了报告昨天的事情,我们来到城里。

    这里是城堡的最深处,一个叫作谒见厅的地方。

    「原来如此。你原本对逮捕盗贼那么有自信,却失败了是吧。」

    来到这里之后,克莱儿如此毒舌地对我说。

    谒见厅深处的王座,坐的是代替远征中的国王的爱丽丝。

    我总不能说我们认识的冒险者就是那个义贼,所以编了一个虚构的犯人出来。

    我说,那是个戴着面具、功夫了得的怪盗。

    「不,也不能说是完全失败吧!要是没有我,阿尔达普大叔的宝物大概就被偷走了!」

    贵族们听了,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

    他们的耳语对话内容,多半都是在说我没有他们以为的那么厉害。

    「……嗯。也罢。既然一路对抗魔王军干部的和真大人都这么说了,我想也不需要使用测谎魔道具了吧。没错,那个所谓的义贼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对手吧。」

    这个家伙,看来是怀疑我在胡诌啊。

    听着克莱儿隐约有点瞧不起我的说词,站在我身后的惠惠散发出来的气息为之一变。

    正当达克妮丝连忙阻止不知道打算做什么的惠惠时,爱丽丝离开王座,站了起来……

    「那个……无论如何,辛苦你了!你不是在逮捕义贼的行动上失败,而是成功防范了义贼的偷窃行为,任何人都没有理由责怪你!」

    然后红着脸,并握着拳这么说。

    在我对爱丽丝的举动感到有点感动时,克莱儿苦着一张脸说:

    「既然心胸宽大的爱丽丝殿下都这么说了……你之前在贵族聚集的场合说了那种大话却失败了,照理来说应该做出某种程度惩处,你应该感谢爱丽丝殿下的慈悲为怀才是……但我们也没有理由让未能成功逮捕义贼的你继续待在城里。好了,快离开吧!」

    ——在走出谒见厅到离开城堡的路上,看见我的女仆和执事们的态度都非常生疏。

    看来他们也听说了我的失败。

    他们已经完全认清我是个没多少斤两的家伙了。

    「该怎么说呢,你别太在意这件事啦。你干得很好。诚如爱丽丝殿下所说,你防范了贼人的犯罪也是事实。不过,我们也该回家了吧。回到镇上之后,我暂时也不会逼你工作了。巴尼尔会给你一大笔钱不是吗?你大可暂时悠闲度日了啊。」

    「和真,你总该满意了吧?我们回阿克塞尔去吧。如果你想过无所事事的生活,又不见得要待在城里,回阿克塞尔的豪宅也可以吧?」

    达克妮丝和惠惠这么安慰我。

    ……我也没有那么坚持非得待在这栋城堡里过我的尼特生活不可。

    只是有个明明只有十二岁,却不会耍任性,只会乖乖忍耐的小孩……

    孤单地待在偌大的城堡里的爱丽丝,总是让我有点挂念,如此而已。

    ……可是,身分地位有差距,和她又没什么交集的我,即使继续待在王都,大概也没办法为那个孩子做些什么吧。

    很遗憾的,我现在想不到任何好主意。

    回头看了一下耸立的城堡,我切实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叹了口气:

    「……先回家一趟好了……」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和惠惠这才松了口气。

    ……她们大概是觉得我继续待在王都的话,又会被卷入什么麻烦之中吧。

    「和真,我们明天再回去如何?难得来一趟,我想买点土产。王都也很多好酒喔。呐,反正你很闲吧?陪我一起去逛街嘛。」

    还是一样不识相的阿克娅突然对我这么说。

    6

    「王都的酒也没有我听说的那么优秀嘛。如果只是这样,阿克塞尔的麦可大叔的店里进的酒还棒多了。」

    「麦可大叔是谁啦?而且你在镇上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嘛。前阵子肉店的大叔也来过,送了一块高级的肉说是要答谢你帮他疗伤。」

    因为阿克娅的任性,最后只有我得陪她在王都逛街。

    我叫达克妮丝和惠惠去找今天过夜的地方了。

    真希望老是过度顾虑身边的人的爱丽丝可以学学这个家伙的没神经。

    「呐,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还有那块肉,我也不记得你有交给我耶。」

    「因为你和惠惠刚好不在豪宅啊,而且那个时候我又还没吃午餐,所以就叫达克妮丝料理了一下,我们两个就把那块肉吃了。」

    这时,阿克娅攻了过来,于是我接下了她的双手。

    「哎呀?居然在这种地方遇见你,真是太巧了,阿克娅女神!」

    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叫了我们。

    我转头一看,发现是那个持有魔剑的剑术大师。

    好久没遇见这个奇怪的家伙了……

    我记得他和我一样来自日本,好像叫做啥真剑的吧。

    他应该还有两个女生跟班才对,不过今天好像只有他一个人。

    阿克娅有点困惑地说:

    「……谁、谁啊?」

    明明是她把人家送来这里的,结果完全忘记了对方的存在。

    啥玉木的听她这么说,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您还是一样喜欢开玩笑呢,阿克娅女神。」

    但是,阿克娅不经意地躲到我背后……

    「和真,这个人是谁啊?干嘛表现得一副跟我们很熟的样子……」

    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这么问。

    「女、女神大人,是我啊!您挑选我来拯救这个世界,还赐予了魔剑给我。我就是剑术大师……」

    「他是桂木啊,我们之前不是见过他吗?」

    「那、那是谁啊!我是御剑!再怎么样也该记好别人的姓名吧!」

    额头上冒出青筋的御剑如此怒叱。

    听到御剑这个名字,阿克娅好像还是没什么头绪的样子。

    原则上,对付毁灭者的时候我们也见过面吧。

    「听了御剑这个名字你还想不起来吗?拿魔剑的那个人啦,拿魔剑的。」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好像终于想起来了,拍了一下手。

    就连御剑也发现我们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忘记了。

    「呜……喂,佐藤和真……你不会是真的搞错我的姓名了吧?我们来测试一下,你叫叫看我的名字好吗?」

    「我们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可以用名字互称吧。」

    「我叫响夜!不记得的话就老实承认啊!我叫御剑响夜,给我牢牢记住!」

    御剑如此大声喊叫之后,终于伸手扶着太阳穴,不住摇头。

    不久之后,他叹了口气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真是的,看来我还是得和你做个了断才行。在那之后我的功力也增进了不少,这次我不会再像上次那么丢人了!来吧,和我再战……」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早就了断过了啊,我赢了不是吗?而且我已经不会再和你比试了。我要一直带着在我还是新手的时候赢过你的事实,当个落跑的赢家。」

    「……你这个人……」

    御剑显得有点落寞,但如果是正面对决,我怎么可能赢得了持有魔剑的上级职业。

    这时,原本叹着气的御剑……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在这里遇见你们正好。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突然一脸正经地这样对我们说。

    ——我和阿克娅在镇上的咖啡厅里面对面坐着。

    点完东西之后,御剑将交握的双手放在桌子上,稍微有点前倾。

    「那就进入正题……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东西想交给阿克娅女神。」

    说着,御剑拿出某种东西。

    是包装得很可爱的小盒子。

    ……哦?

    御剑将那个东西轻轻推到用纸巾专心折着东西的阿克娅面前……

    「阿克娅女神。仔细一看,您身上总是没有佩带什么首饰呢。就算身上没有那些东西,您当然还是十分美丽……但如果您不嫌弃的话,还请戴上这个…………」

    同时说出这种装模作样的恭维之词。

    这个家伙在日本的时候,一定就是个现充吧。

    「……?怎么了?要送给我吗?」

    「是的,请收下。虽然只是便宜货,我也不确定阿克娅女神会不会喜欢……」

    说着,御剑露出爽朗的笑容。

    真是个型男啊。

    令人火大。

    「喂,平常在你身边的那两个跟班怎么了?你在这种地方泡妞没关系吗?」

    「她们不是跟班,是我重要的同伴!她们两个目前在邻国练等。要是和我在一起的话,再怎么样都是我打倒的敌人最多。所以,我留在这里,对付那些偶尔袭击而至的魔王军。」

    没有理会我们的对话,阿克娅打开小盒子,里面放的是一枚小戒指。

    那枚戒指看起来就很高级,一点也不可能是便宜货。

    自谦是便宜货,其实相当认真呢。

    不过,他怎么会知道阿克娅的手指的粗细呢?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尺寸太小了,套不进去啦。」

    阿克娅稍微试戴了一下,然后立刻放弃。

    看着她的举动,御剑苦笑着说:

    「那枚戒指上施加了魔法,尺寸可以……」

    结果他的话还没说完。

    「和真和真,你看你看——」

    阿克娅便这么说,同时将纸巾盖在那枚戒指上。

    「锵锵——」

    然后配着这样的音效,拿开那张纸巾。

    结果,原本在底下的戒指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真厉害。是很厉害没错,不过戒指消失到哪去了啊?」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表示:

    「……?都已经变不见了,你问我消失到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啊。」

    「咦?」

    御剑怪叫了一声。

    ……害我觉得他有点可怜。

    「虽然是个尺寸不合的便宜货,还是可以用来表演才艺。谢啦。」

    说着,阿克娅露出天真无邪又灿烂的笑容,让御剑也没办法多说什么了。

    「不、不客气……!能够帮忙阿克娅女神表演才艺,我也很开心。」

    御剑一面这么说,一面干笑了几声。

    …………太可怜了。

    ——阿克娅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哼着歌,并折着纸巾。

    而御剑以关爱的眼神看了这样的阿克娅一眼之后,看着我说:

    「那么,该进入正题了。这件事和你也不算无关。」

    之后御剑告诉我的事情,统整一下大概是这样——

    听说,魔王军干部贝尔迪亚之所以被派到阿克塞尔去,一开始的契机是魔王城的预言师说有一道巨大的光芒降临在那里。

    一开始派遣贝尔迪亚的时候,魔王还是半信半疑。

    然而,被派出去的贝尔迪亚遭到讨伐,接着被派出去的巴尼尔又行踪成谜。

    而且,最近就连负责攻打红魔之里的席薇亚也遭到讨伐了。

    据说,魔王军之间有个传闻,就是以上那几件事都和某个冒险者小队有关。

    现在,魔王对那个冒险者小队非常有兴趣。

    御剑表示,魔王很有可能会攻打那个小队作为据点的阿克塞尔,或者再派别人过去。

    ……那个小队根本就是指我们吧。

    「话说回来,降临在阿克塞尔的巨大光芒……」

    我不经意地看了一旁专心地折着纸巾的阿克娅。

    见我这么做,御剑也跟着看了过去。

    「……我认为是阿克娅女神。一开始,听说魔王在警戒一道巨大的光芒,我本来还以为是我自己呢……别、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啦……」

    发现我投射出「呜哇……这个脑袋有洞的自恋狂是怎样?」的视线,御剑露出厌恶的苦瓜脸。

    这时,阿克娅对这样的御剑说:

    「完成了。来,为了答谢你的戒指,这个送给你。作品名称叫作变形合体艾莉丝女神。胸部装甲可拆卸,还可以三段变形。」

    说着这种莫名其妙的话,阿克娅将刚才折的纸巾递给了御剑。

    御剑苦笑着接过那个东西:

    「哈哈,谢谢您,阿克娅女神。我会好好珍……」

    在笑着这么说的同时,御剑看向他拿到的纸巾。

    而我也不经意地和御剑一起看了过去。

    「「好强!」」

    那个用纸巾折成的摺纸隐约看得出艾莉丝女神的面貌,根本已经超越了摺纸的境界,可以说是艺术品了。

    「……喂,阿克娅,也帮我折一个这个吧。」

    「才不要,我从来不折一样的东西。但你想要高机动冬将军的话我可以折一个给你。」

    「那、那就折那个给我吧。」

    听了我的我的请求,阿克娅又开始认真折起纸巾。

    御剑见状,笑着站了起来。

    「佐藤和真,在我变得更强之前,你要好好保护阿克娅女神……那么,女神大人,我就先走步了。我会好好珍惜这个折纸的。」

    听御剑这么说,阿克娅一脸疑惑地抬起头:

    「……?啊啊,好,改天见……呐,和真,变形功能是一定要的对吧?」

    「当然要啊!那还用说吗!拿出你的常识来思考啦。」

    看着我们两个如此对话,御剑露出略嫌失落的表情之后……

    「你和阿克娅女神真的很合得来呢。」

    他这么说完,留下一句「那我先走了」,便离开了。

    ——回旅店的路上。

    「这么说来,好像很久没有人叫我女神了呢。那个叫桂木的,好像也不是坏人嘛。」

    如果你真的这么觉得,就把人家的名字记对好吗。

    虽然一开始把他叫成桂木的我也有错就是了。

    看着兴高采烈地对我这么说的阿克娅,我这么想。

    魔王很在意这个沉不住气的家伙?

    ……不,我看应该不可能吧。

    嗯,不可能啦——

    「先别管这个了,今天晚餐要吃什么?王都是超越阿克塞尔的激战区,或许是因为这样,这里可以猎到强大又新鲜的怪兽肉。所以,王都的旅店基本上好像都要自己带食材进去,然后旅店会帮忙用客人带进去的材料,煮成经验值十足的美味料理……我想吃点比较油腻的东西。今天就买点比较贵的肉进去,请他们做成烧肉吧。」

    「我今天想吃清爽一点的东西耶。我想用生菜和炙烧生切片类的东西,来配比较烈的酒一起吃。」

    御剑还说什么我和阿克娅很合得来,意见马上就分歧了啊。

    「那我们来一决胜负好了。不过,多亏了御剑,我也想起你是女神了。因为你是女神,我就特别礼让你好了。和我比猜拳,三次里面你只要赢了一次,今天晚上就吃你喜欢的料理。」

    「哎呀——?怎么啦,怎么啦?和真难得这么乖呢。既然如此,干脆直接听我的话不就好了嘛!那我们开始吧!剪刀——石头——……!」

    带着这个完全忘记我猜拳很少败北这件事,一向欠缺学习能力的女神,我拿着高级的肉回到了旅店。

    7

    ——当天晚上。

    睡在旅店里的我忽然感觉到别人的气息,醒了过来。

    「……醒啊……呐,快点醒醒啊。」

    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发现黑暗之中有个人站在我睡的床旁边,低头看着我。

    「有小偷——!」

    「哇啊啊啊啊!等等,是我啦,是我!呐,我是克莉丝啊!住手!你摸哪里啊,住手啦!达克妮丝!达克妮丝,救命啊————!」

    我试着抓住入侵者,结果入侵者的真面目是克莉丝。

    「什么嘛,是克莉丝啊。喂,既然你在半夜闯进来找我,应该是要说些不想让大家知道的事情吧?可是你刚才却向达克妮丝求救是怎样。」

    「你、你这个家伙!呐,我看你是确定入侵者是我才抱过来的对吧!如果只是想抓人的话根本不会摸那种地方吧!」

    克莉丝在黑暗中大口喘着气。

    我原本以为达克妮丝会听见刚才的吵闹声而赶过来,却完全没有任何人醒来的迹象。

    「真是的,面对你真的不能掉以轻心……必须依靠你这种人,我心中真的是千百个不愿意啊。」

    「跑进男人的房间里来夜袭结果被摸了就尖叫,这是哪门子的仙人跳啊。」

    「这才不是夜袭!更不是仙人跳!我不是说了吗,我改天会再过来说明闯进那间宅邸的苦衷!啊,你是怎样!喂,你不要假装听不见啦!」

    见我两手捂着耳朵准备钻进棉被里,克莉丝连忙缠住我。

    「我在阿尔达普的宅邸不是说了吗,我不想知道你的苦衷!我才刚和公主殿下告别,心情本来就已经很不好了!改天再说啦!具体来说最好是明年再来!」

    「现在不讲就来不及了啦!你听我说嘛!我之所以会闯进贵族们的宅邸,是有其正当理由的……!」

    克莉丝开始对钻进棉被之后依然持续抵抗的我说明自己的苦衷——

    这个世界,存在著名为神器的超强装备和魔道具。

    既然号称神器,那些东西自然也没有那么简单能够获得。

    但是,持有那些神器的人,都有一个共通点。

    就是那些持有者都是黑发黑眼,而且名字都很奇怪。

    「也就是说,那些称为神器的东西,应该只有像你这种名字很奇怪的人才拿得到。」

    「不准说我的名字奇怪。别把我和红魔族相提并论好吗。」

    抵抗未果的我,在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之后,听着克莉丝这番莫名其妙的说明。

    关于神器,我之前就听阿克娅提过了。

    就是在我要过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能够得到的力量一览表上那些外挂道具。

    「然而,虽然不知道事情经过是怎样,但是好像有两个没了持有者的神器,被某个贵族买了下来。」

    「哦。」

    换句话说,就是神器原本的持有者死了,神器便流落到市面上。

    其中一个神器,是能够随机召唤魔物并使唤它们的外挂道具,而且不需要付出任何报酬或代价。

    另外一个神器,好像是能够和别人交换身体的东西。

    能够使唤怪物的道具听起来就很强,这我还可以理解。但是能够和别人交换身体的道具是怎么回事?想要这种东西的转生者到底打算用来做什么啊?

    在我心生疑问时,克莉丝坐到床上,一边晃着双脚一边说:

    「然后啊,我的盗贼技能当中,有一招『感应宝物』可以知道稀有的宝物藏在哪里,所以我就用那个技能,查遍了王都的家家户户。」

    「结果,聚集了稀有宝物的地方,全都是钱多到有剩的缺德贵族家是吧。」

    「就是这么回事!然后,我闯进去之后,却都找不到神器。因为我从以前就一直很想做些类似义贼的事情,所以就趁机顺便拿走他们那些做亏心事赚来的钱啦!」

    这个家伙当义贼只是因为一时兴起和冲动吗。

    「然后,我在你之前住的那间宅邸感应到非常强烈的宝物的气息,所以就潜入了。」

    「原来如此。好吧,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潜入贵族宅邸了。不过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收集神器。」

    听我这么说,克莉丝不知该如何是好,抓了抓脸颊上的疤痕说:

    「关于我收集神器的理由……这个嘛,或许过一阵子再告诉你吧?……所以,你在那间宅邸有看见类似的宝物吗?那个叫阿尔达普的大叔有没有用过什么很厉害的魔道具之类?」

    「除了他装在浴室的单面镜以外,我没看到什么很厉害的魔道具……话说回来,克莉丝感觉到的宝物的气息,会不会是在那间宅邸里的阿克娅的羽衣啊?那个家伙之前也说过她的羽衣是神器。」

    克莉丝听了,垂头丧气地说:

    「这、这样啊,那就算了……然后啊,我之所以潜入这里也是有理由的。」

    看吧,我就知道!

    「闭嘴,我已经不想再被卷进任何麻烦当中了!而且照这次的事情看来,我总觉得你想拜托我的事情肯定非常不妙!」

    「啊,你这个家伙!你先听看看再说啦!其实啊,我在城堡那边感觉到相当强烈的宝物气息。而且那股气息就像我在那间宅邸感觉到的一样,是非常厉害的宝物!」

    「……城堡里面有很厉害的宝物是理所当然的吧……所以呢?」

    「嗯,我记得,你有一招叫千里眼的夜视技能对吧!而且,还有我教你的潜伏和感应敌人技能!你就用那些技能,和我一起潜入……」

    「别想叫我帮忙你干坏事!在阿尔达普的宅邸撞见你的时候我就有不祥的预感了,我怎么可能帮你这种忙啊!」

    「别这么说嘛,先听到最后啦!要是没办法回收这个神器,事情会变得非常严重!」

    「那种听起来就很重要的事情别拜托我吧,去拜托更像勇者的人好吗!对了,这个城镇里有个叫御剑的家伙!你只要稍微说些『下落不明的神器要是遭到滥用,后果将会变得非常严重……』之类的话来煽动那个家伙,他肯定会帮你!」

    「你这个薄情寡义的家伙!人家就是希望你可以帮忙嘛!算了,我去叫醒达克妮丝请她帮忙!」

    「喂,你给我站住!达克妮丝也是贵族喔,要是克莉丝的真面目被贵族们发现了,那家伙的立场会变得岌岌可危啊!」

    「可是、可是……!」

    「好了,你快走吧,回去回去!要是你不走的话,我就用昨天晚上中了你的技能之后刚学会的『Bind』把你绑起来性骚扰喔!昨天都是那招把我害得惨兮兮的!」

    「等一下!我、我明白了,今天我先撤退就是了!明天我再来找你商量!」

    「我不是叫你不准再来了吗!『Bi……』」

    「今、今天我就先饶过你了——!」

    快要哭出来的克莉丝推开窗户跳了下去,消失在清晨时分已经逐渐变亮的城镇之中。

    真是的,别再给我找麻烦了好吗。

    说真的,我的运气到底哪里好了?

    掌管幸运的艾莉丝女神啊,回到阿克塞尔之后,就算要我加入艾莉丝教也行,请赐予我平稳吧。

    我一面这样祈祷,一面钻进棉被里面……

    ——于是,警报就像是算准了这一刻的地响了起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