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第五章 为邪恶的奸计划下句点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第五章 为邪恶的奸计划下句点

    1

    在夜幕低垂的王都当中,我和克莉丝正前往王城。

    据克莉丝表示,想潜入城内,今晚是绝佳机会。

    因为对魔王军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士兵们在这种日子的警觉心也会特别低落。

    「呐,那是什么?有点帅气耶,你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啊?」

    将黑布蒙在嘴边的克莉丝看见我的打扮这么说。

    「这是在阿克塞尔某间魔道具店的诡异店员送我的。听说这个算是热销商品的样子。」

    要是被逮到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我戴上了巴尼尔送给我的面具来隐藏真实身分。

    「是喔——?我也想要一个耶。那个诡异的店员是怎样的人啊?」

    「怎样的人……?……听说他很勤快地驱赶在垃圾场乱咬的乌鸦,住在附近的主妇都叫他乌鸦杀手巴尼尔先生。」

    「是喔——听起来是个好人嘛!真想和他见一次面!」

    真正见了面应该会吓到吧。

    而且要是那个恶魔和克莉丝这个虔诚的艾莉丝教徒碰了面,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我们的目的是潜入城内,抢走爱丽丝的项链。

    出生到现在,除了性骚扰之外,我做过的犯罪行为顶多只有随地小便和闯红灯而已,要做这么像犯罪的犯罪行为还是相当紧张。

    我不打算伤人,也没那个胆量,所以刀就留在旅店了。

    为了减轻重量方便逃跑,我也没有装备护胸。而为了尽可能混入夜色之中,也把衣服换成一身黑了。

    至于弓箭,因为在潜入的时候有很多功用所以就带来了……

    不久之后,克莉丝停下脚步,仰望耸立在远方的王城说:

    「那么小弟,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我随时都可以上喔,大仔。」

    「「…………」」

    「我说,可以不要叫我大仔吗?」

    「这样的话你也不可以叫我小弟。再说,为什么我的定位会变成你的手下啊?」

    躲在建筑物后面的我们轻声对话。

    「因为我的职业是盗贼啊,这是我的本行耶!你的职业是冒险者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有名叫千里眼的夜视技能,我还比较适合干盗贼这一行吧?以实力来说我才是老大吧?」

    潜入王城的过程中,我们总不能用名字称呼对方。

    所以,我们从刚才开始就在决定要怎么称呼彼此……

    「可是可是,是我先在王都这里闯出义贼这个名号的耶!我们再这样争论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这种时候还是找件事情来比个高下吧!」

    「你想比个高下啊。那么,运气对盗贼而言也是必要的,就和我比猜拳如何?」

    我唯一的长处就是运气之强。

    我想,克莉丝应该不知道我的能力参数才对。

    「猜拳啊。好啊,就比这个!这么说来,以前在比『Steal』的时候我输给你了呢。今天我要报当时的一箭之仇!」

    「你中计了,克莉丝!我唯一没输过的就是猜拳!那就来吧!剪刀——石头……!」

    「——首先呢,就从潜入城内开始喽,助手老弟。」

    「说的也是,头目。我前一阵子在城里当尼特可不是白当的。我趁闲得发慌,到处乱晃的时候,大致上掌握住王城的格局了。就交给我带路吧。」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在猜拳的时候输给别人。

    信奉幸运女神的艾莉丝教徒,其运气之强果然不同凡响。

    之后我们彼此做出各种妥协,决定了现在的称呼。

    我们避开有卫兵看守的正门,绕到王城的城墙处。

    「助手老弟,你想从这种地方潜入吗?这道城墙非常高耶,这差不多有三楼高吧。就算是克莉丝小姐我也没办法从这里……」

    在克莉丝说完之前,我已经拿出弓、搭上箭。

    「『狙击』!」

    然后射出之前在对付毁灭者的时候用过的那种箭头呈现挂勾状,并绑上绳索的箭。

    凭借技能之力射出的箭,不偏不倚地勾在城墙的边缘。

    正当我在拉扯绳索,确认状况的时候,克莉丝瞠目结舌地说:

    「助手老弟也太好用了吧。等你不当冒险者之后,要不要和我一起组个专偷缺德贵族的盗贼团啊?」

    「要是我用尽积蓄又闲到发慌的时候会好好考虑一下……好了,我们走吧!」

    2

    现在的时刻大概是半夜一两点左右吧。

    王城里的房间都已经熄灯,看得出大家都已经熟睡了。

    「接下来由我领头应该比较好。我会靠夜视技能慢慢前进,头目就跟在我后面走吧。」

    「我知道了,助手老弟。」

    我们目前的所在位置是城堡的中庭。

    准备前往的爱丽丝的房间,就位于这座城堡的最上层。

    然后,我在中庭通往城内的门前,碰上了第一个难关。

    「头目,不好了。门锁住了。」

    「这个时候就轮到我上场了。解锁技能可以派上用场了。」

    克莉丝在门前蹲下,然后拿出两根像掏耳棒的东西,在钥匙孔里勾了几下。

    不久之后响起了「喀嚓」一声,门锁就这样轻松被打开了。

    不愧是拿这个当本行的人。反正现在也有多的技能点数,我也来学这个技能好了。

    我们成功潜入城内之后,继续摸黑前进。

    当然是由我带头,克莉丝紧跟在我身后。

    目前为止,我们没看见在城里巡逻的士兵。

    只不过是没有运气超差的阿克娅而已,事情就会变得这么顺利啊。

    「哎呀,有人来了。感应敌人技能有反应了。」

    「我们躲到那边的暗处去吧,助手老弟。别忘了发动潜伏技能。」

    在我们躲进暗处的同时,传来了「喀喀」的脚步声。

    大概是负责巡逻的人吧。

    「助、助手老弟,你为什么要贴得这么紧啊?既然都用了潜伏技能,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也不会被发现吧。」

    「大意不得啊,头目。听我的啦,再过去一点,快点快点。」

    我不断将克莉丝推进阴暗处,自己也紧紧贴了过去。

    「助手老弟,你各方面都贴太近了啦!」

    「头目,这都是为了抢回神器,守护世界和平啊!请你多忍耐点!」

    就在我们小声争执的时候,巡逻的士兵停下了脚步。

    「……有人在那里吗?」

    随着这个质问,士兵用油灯照了照这边,但因为有潜伏技能,我们好像没有被发现。

    「是我神经过敏吗……」

    士兵再次回去巡逻之后,我们松了一口气。

    「真是的,我不是说了吗,头目,大意不得!要不是我那么谨慎,我们可就危险了。」

    「不不不,如果不是你害我出声,他根本不会注意到我们好吗!而且你要是再对我性骚扰,总有一天会尝到艾莉丝女神的天谴喔!」

    糟糕了,这么说来,这些都被艾莉丝女神看在眼里呢。

    最近我实在太过于凭本能行动了,连我也觉得自己这样不行。

    我得稍微自重一下才对。

    ——在广大的城内走了一阵子,我们终于来到通往二楼的楼梯。

    爱丽丝的房间在最上层。

    正当我准备往那边走的时候,克莉丝拉了拉我的衣袖说:

    「助手老弟,可以的话,我想先去这座城堡的宝物库看看。我之前跟你提过吧?现在好像有两个神器流落到王都这边来了。那个能够操纵怪物的神器,说不定也在这座城堡里面。而且我感应到非常强大的宝物气息的地方,就只有那个叫阿尔达普的人的宅邸,还有这座城堡而已。」

    在阿尔达普的宅邸应该是感应到阿克娅的羽衣,所以可能有神器的地方只剩下王城了。

    「宝物库在二楼,上去之后就在楼梯口而已。那里没有人看守。相对的,那里张设了强大的结界,好像还设置了陷阱……」

    「那个不成问题。我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

    我们走上楼梯,前往宝物库。

    张设在宝物库入口的强大结界,就连没有多少魔力的我也看得见。

    能够解除这个的大概也只有阿克娅了吧。

    这时,克莉丝从怀里拿出某种魔道具。

    「这是原本只有魔族在使用的魔道具,名叫结界破坏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弄到这种东西的,不过红魔族的人们好像开始贩卖这种结界破坏器了。然后,我就从弄到这个的贵族家里稍微借用了一下。」

    结界破坏器?

    我好像听过那个魔道具的名称。

    应该说,我好像也在哪里看过那个东西,不过到底是在哪里啊……算了,不重要。

    克莉丝操作了一下那个魔道具,结界便随着一个破碎声轻而易举被解除了。

    「好厉害啊。这样的话,接下来就只要留心陷阱就好了。」

    「就是这样。而且我们还有感应陷阱和解除陷阱的技能,几乎不需要担心会中陷阱。」

    我拿出打火机,先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点了火。

    我照了一下宝物库,看见里面整齐地摆满了许多财宝。

    「哎呀,到处都是陷阱呢。要是想拿走宝物的话,就会触动警报。要是我们想找的神器不在这里的话,还是别碰这些宝物好了。」

    听克莉丝这么说,我们开始寻找有没有看似神器的东西。

    话虽如此,我也不知道召唤怪物的神器长什么样子,所以只能交给会用感应宝物技能的克莉丝了。

    至于我能做的,也只有注意有没有人来巡逻,同时在宝物库里面东看西看……

    ……这时,我不小心看见一样东西。

    「助手老弟,看来不在这里呢。虽然有很多强大的魔道具,但每个都不到足以称为神器的程度……助手老弟?」

    那个东西摆在宝物库里,未免过于突兀。

    对我而言,那同时是个非常怀念的东西。

    「那不是漫画吗……」

    放在那里的,是想必来自日本的漫画杂志。

    或许是我看着怀念的东西的表情触动了克莉丝的心绪,她只是在一旁观望着以渴望的眼神看着漫画的我。

    「那个……要是你想拿走这个东西的话……」

    克莉丝尴尬地如此吞吞吐吐,不过这种事情我也知道。

    「没关系啦。这是我的故乡的书,我只是觉得有点怀念罢了。」

    听我这么说,克莉丝不知为何露出一脸歉疚的表情。

    「不用摆出那样的表情啦。而且,这本漫画我也有,这没什么……」

    说到这里,我的视线停在漫画旁边的那本书上。

    ……那是顶级的珍宝。

    在日本光是持有就可能会遭到逮捕,是一种非常不得了的稀世珍宝。

    「……那我们走吧,助手老弟……对了!等到封印神器的工作结束之后,我可以帮你收集你的故乡的书,所以……」

    就在克莉丝心有戚戚焉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拿了那个宝物。

    「助手老弟——!」

    「——在那边,入侵者逃到那边去了!」

    「入侵者有两个!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但是不能再让他们继续前进了!」

    在士兵们的叫骂声四起之际,我和克莉丝拼命冲刺。

    「可恶,好可怕的陷阱啊!没想到我竟然会中招……!」

    「助手老弟,我晚一点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你也太过于无拘无束了吧!」

    「头目,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还是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突破这个困境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你没资格说啦!」

    大概是宝物库的警报吵醒了所有人,城里的房间都亮起了灯。

    「『Create Water』!然后是『Freeze』!」

    我一边在走廊上奔跑,一边到处设置薄冰。

    不久之后,后面便传来叫骂声和惨叫。

    「助手老弟真的很好用耶。」

    「别光是出一张嘴,头目也帮点忙吧!」

    一边跑在我身旁,一边悠哉地那么说的克莉丝竖起了拇指说:

    「好,让你见识一下头目的实力!」

    如此宣言的同时,她转身面向后面,并且从口袋里掏出某样东西。

    是一捆金属制的细丝。

    「『Wire Trap』!」

    克莉丝在大喊的同时,将钢丝丢了出去。

    无数的钢丝飞射出去之后,在接触到走廊的墙壁的同时紧紧绷住,变得像铁丝网张开的钢丝有如蜘蛛网般绵密。

    就算是再怎么娇小的人,也很难钻过这样的钢丝网吧。

    「这顶多只能争取时间,不过已经够我们逃走了吧!助手老弟,引起这么一阵骚动之后已经没办法继续了,今晚就先撤退吧!」

    克莉丝一面这么说,一面拔出插在腰后的匕首,四处张望。大概是想敲破窗户逃走吧。

    「不,等一下,我想在今天之内设法解决这件事!我明天就会被赶出王都了啊!」

    听我这么说,克莉丝脸部开始抽搐,露出伤脑筋的表情。

    「就、就算是这样……盗贼加冒险者的两人组,要是正面对抗卫兵的话也只是三两下就被抓住了吧?而且,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拼命的人了?」

    听克莉丝这么说,我才忽然惊觉。

    这么说来,我干嘛这么拼啊?

    我又不是走热血路线的人,也不是被遴选出来的勇者。

    静下心来,我应该是更冷静的男人才对。

    没错。回到阿克塞尔之后,我就可以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了。

    别再逞强了,就这样逃走,回到自己的豪宅里悠闲度日——

    在我如此说服自己的时候,和爱丽丝相处在一起的日子却有如走马灯一样历历在目。

    被我捉弄,变得不开心的爱丽丝。

    在我说到地城里的巫妖如何安心上路的故事时,专心听到双眼发亮的爱丽丝。

    在我的怂恿之下跑去饭厅偷吃东西之后,羞愧地听着克莱儿说教的同时,明明和我一起挨骂,却隐约显得有点开心的爱丽丝。

    相信了我的信口胡诌之后,信心满满地到处告诉其他家臣而大失颜面,于是哭着跑来怒骂我的爱丽丝。

    还有,之前我问爱丽丝的时候,她回答我的那番话——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像你这样的人。在其他人谨言慎行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毫不畏惧、不守礼节、毫不客气,教了身为王族的我一堆奇怪的事情,甚至还幼稚地想要使尽全力赢过我……』

    说起来明明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称赞的要素。

    『没错啊,我说的是喜欢你的理由喔。』

    但那个孩子好像就是喜欢这样最原本的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全心投入。

    而且,我也不太明白爱丽丝为什么会那么黏我。

    反正,再过几年爱丽丝也会长成亭亭玉立的公主。

    到时候,我这种可疑分子就会因为身分的差距而见不到她了吧。

    不,离开这座城堡之后,我和她就会完全失去交集了吧。

    既然如此,我能代替她的哥哥,能让她倾慕的时间,就只剩下今晚了。

    「助手老弟,今晚还是先撤退吧!你回去阿克塞尔之后,也许会多花一点时间,但我还是会设法解决这件事!」

    可是,正因为如此……

    「头目,我……」

    一直以来,我一向都是顺其自然,或是受到波及,不过……

    我不会说下次开始。

    我不会说明天开始。

    没错——

    「从这一刻开始,我要拿出真本事了。」

    「……助手老弟?」

    「——切断钢丝了!贼人……没有逃走,还停留在那边!」

    挡路的钢丝遭到撤除,我们和士兵们之间已经毫无屏障了。

    「你们这些奸细,等着后悔自己闯进城里来吧!记得要留其中一个活口!才能审问他们潜入这座城堡是为了什么目的!」

    拎着白晃晃的长剑,一个队长阶级的男子嚷着如此危险的台词。

    档在我们前面,一直观察着我们的士兵对那名男子说:

    「队长,其中一个拿着匕首,但是另外一个好像没有武器。我们就抓看起来比较弱,身上没有武器的那一个吧。」

    对此,士兵称作队长的男子点了点头说:

    「银发的那个看起来是比较强。好,对付银发的不需要手下留情!戴面具看起来比较弱的那个有两个人对付就够了吧!」

    ——今晚的我是怎么了呢?

    难道是因为已经下定决心要拿出真本事了吗?

    「对方是为非作歹的入侵者,战到缺手断脚也怨不得我们。」

    状况超好。

    「他们两个都没有动作……喂,你们两个入侵者!要投降的话就趁现在,或许还有机会保住条小命。好了,乖乖就范……」

    不知为何,今晚的我状况超好的。

    ——士兵称作队长的男人对着我举起了剑。

    看见我像是要握手一般默默伸出手,他微微放低已经举起的剑尖。

    「哦?我懂了,你想投降啊。好,那边那个银发小子也把武器丢掉!这样的话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在握住我的手的同时放声惨叫,浑身颤抖之后虚脱倒地。

    「「「「啥!」」」」

    在场的所有人……

    就连克莉丝看见如此的光景也放声大喊。

    士兵称作队长的男子,体力想必相当不错。

    不过,如果是体力直逼怪物的达克妮丝或许还很难说,但是这样的他在我状况极佳的「Drain Touch」之下,也撑不了几秒。

    「这、这个家伙干了什么好事!」

    看见队长虚脱倒地的模样,其他士兵也纷纷后退。

    而我看见了这样的状况——!

    「呼哈哈哈哈哈哈!状况极佳!状况极佳啊!不知怎地我的状况好得不得了!今晚我要好好展现我的真本事啦!」

    「助、助手老弟?你从刚才开始就不太对劲耶!到底是怎么了!」

    便冲去攻向那些士兵——!

    3

    「头目!通往最上层的楼梯要在那个转角右转啲!」

    「呃,好,我知道了!不、不过助手老弟?我总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语气也变得怪怪的,到底是怎么了!」

    我和克莉丝并肩奔跑,身后依然和刚才一样不断传来叫骂声。

    但是,状况和刚才稍有不同……

    「有贼人!武功高强的贼人闯进来了!快集合那些厉害的冒险者!」

    「听好了,绝对不可以单独对付他们!对方的功力高深莫测,目前他们似乎不打算杀害我们,但还是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

    「骑士团长,请到这边来!去安全的地方避难吧!」

    「但、但是,我总不能让那个戴面具的男人继续前进……!」

    对于情绪高张的我,士兵们呈现出异样的畏惧。

    哎呀,前面有敌人!

    「让开让开,银发盗贼团驾到!不想尝到苦头的话就让开!」

    「助手老弟,这个名称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事情越闹越大了啦,我看你来当头目好了,改名叫面具盗贼团之类……!」

    对准了在前方举着剑,显得有些退缩的士兵……!

    「『Wind Breath』!」

    「唔啊!可恶,竟然耍这种小花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以风之魔法吹出握在手中的干土。

    接着抓住视力遭到剥夺的士兵的手,在压制住他的武器的同时吸取体力。

    在遭遇敌人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内便让对方失去战斗能力的我,若无其事地说……

    「我拒绝用面具盗贼团这个名称,听起来好像我是主谋似的,我才不要。」

    「我也不想被当成主谋好吗!我原本可没有打算闯出这么大的名气,今后搞不好光是因为这头银发就会被格外注意耶!话说回来,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用的那个技能是什么!」

    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说是巫妖的技能吧。

    『「这是我的必杀技。因为是必杀,所以细节要保密。先别说这个了,要是碰上使用魔法的对手,我再怎么厉害也无法防范……哎呀,才刚这么说就冒出一个看起来很像魔法师的家伙了,交给你了,头目!」

    一群看起来才刚慌忙跳下床的卫兵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有两个身穿铠甲的士兵,和一个穿着长袍的家伙。

    「交给我吧!那个家伙可以用我的技能对付……!『Skill Bind』!」

    在身穿长袍的魔道兵施展魔法之前,克莉丝已经发动了技能。

    「『Lightning』!……怪、怪了?」

    魔道兵因为魔法没有发动而感到迷惑。

    我一边奔跑,一边拿出绳索……

    「『Bind』!」

    接着抛向另外两名士兵。

    因为技能而带有魔力的绳索像是活了过来似的,捆住两名士兵,封锁住他们的行动。

    克莉丝教我的这个技能,在这种时候真是非常管用。

    由于这招的作用非常强烈,最大的缺点就是消耗的魔力也不少,但是……!

    我逼近长袍男,以「Drain Touch」吸取他的魔力,直到他倒地。

    因为使用「Bind」而大量消耗的魔力,瞬间就补满了。

    「又被干掉了!那个家伙明明连武器都没有,是怎样啊!」

    「冒险者呢?那些武功高强的冒险者还没来吗?」

    士兵们发出近乎惨叫的呐喊。

    「这、这个嘛……因为派对上提供的都是昂贵的好酒,大家心想要好好把握机会便猛灌,大部分的冒险者都醉得不省人事……」

    「冒险者就是这样!」

    听见后面传来的这番对话,让我松了一口气。

    再怎么说,要是碰上高等级的冒险者我们可没什么胜算。

    「骑士和士兵很难对付拥有盗贼技能的家伙!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啊?」

    「照理来说,拘束技能的魔力消耗很高,应该没办法连续使用才对……!我看,那个家伙应该携带了大量的玛纳矿石吧……?」

    「但是,我没看见他拿出玛纳矿石来啊?这就表示……」

    「那个贼人的魔力量之惊人,足以匹敌红魔族吗……!」

    背后又传来了士兵们这样的对话。

    他们自顾自提高对我的评价,但是我只是三不五时就靠「Drain Touch」在吸魔力而已。

    这时,经过零星战斗之后……

    「啊啊!糟了,别让他们到最上层去!虽然不知道贼人的目的是什么,但爱丽丝殿下就在最上层啊……!」

    我们已经冲到爱丽丝所在的最上层了。

    「『Wire Trap』!『Wire Trap』!『Wire Trap』————!」

    然后,克莉丝在楼梯的入口张设了一层又一层的钢丝。

    「好,这样就暂时没有人能够通过这里了!接下来,就只需要……!」

    就在克莉丝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就只需要抓住你们,问出入侵的目的而已了……你们是何方神圣?街头巷尾热议的义贼就是你们吗?」

    听见有人从背后对我们这么说,我转头过去,看见的是武装齐全的御剑。

    然后……

    「没想到你们竟然自断退路。你们这些入侵者,可别以为自己还逃得掉啊!」

    如此宣言的,是一脸严肃的克莱儿和蕾茵。

    另外还有在远方围观的贵族,以及多名骑士。

    4

    「怎么办啦,助手老弟!再怎么样我们也对付不了这么多人吧!」

    克莉丝以飘高的声音对我耳语。

    我以视线随便扫了一下,看来在场的人除了蕾茵以外就没有魔法师了。

    在御剑的带领之下,已经拔出剑的骑士们一点一点逼近我们。

    站在骑士们身后的克莱儿也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看着我们。

    其他的贵族大概也都觉得胜负已分,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开心等看我们遭到逮捕。

    「克莱儿小姐,我听说那个面具男是相当厉害的强敌。虽然他手上看来没有武器,但是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没有人知道。我来负责制住那个家伙,就麻烦骑士团的各位负责那名银发少年了。」

    「……助手老弟,他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叫我小子啦、少年的,我也只有蒙住嘴巴而已耶,这样看起来就那么像男孩子吗?」

    「我想最根本的原因是头目的纤瘦身材吧……头目,别气馁了,振作一点。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时刻啊。」

    看来是被我戳到死穴,克莉丝显然变得消沉不已。而我安慰了一下这样的她,然后面向御剑。

    他毫不大意地举起魔剑,紧紧盯着我。

    「头目,这种时候就是要让最强的家伙失去战力,吓住所有人。状况绝佳的我会秒杀那个自以为帅的型男。接下来就趁其他人因为畏惧而愣住的时候,一口气冲过去。」

    「我、我听得见喔。自以为帅的型男是指我吗?话说回来,你说要秒杀我啊……手无寸铁的对手居然这么小看我。好吧,我就拿出真本事……」

    御剑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对着魔剑伸出手。

    看见我的动作,御剑便蹲低马步,将手放在剑柄上,摆出拔刀术的姿势。

    御剑是上级职业,而且又是高等级的冒险者,即使用「Steal」抢走他的剑,并对他施展「Drain Touch」,他应该也还能支撑一阵子。

    「你这个动作是想用窃盗技能吧?太可惜了。自从输给某个男人之后,我就随身带着很多被偷走也无妨的东西,借以对付窃盗技能。好了,你想乖乖投降的话就……」

    「『Freeze』。」

    我打断了御剑的发言,发动冻结魔法。

    由于我用的是初级魔法,御剑似乎认为这是某种牵制。他动也不动,持续保持警戒。

    而我毫不防范地接近了这样的御剑……

    「你这是什么意思?吃我这招……!」

    试图对我施展拔刀术的御剑,这才发现魔剑的刀锷与刀鞘的部分已然冻结,拔不出来,并为之惊愕。

    而我抓住了这一瞬间的破绽,单手捂住御剑的口鼻……!

    「『Create Water』!」

    「咕噜!」

    嘴里硬生生冒出水来,因而呛到的御剑连忙抓住我的手。

    「你愿意认输退下吗?」

    听我这么说,呼吸困难的御剑只是闭上嘴,咬紧牙关,握起拳头……!

    「『Freeze』!」

    「咳!」

    在对我打出拳头之前,他已经因为口鼻内部冻结,整个人抖了一下。

    「御剑大人!」

    在克莱儿如此尖叫的同时,被我放开的御剑捂着自己的喉眬,跪倒在地。

    「现在赶紧帮他解冻的话,应该不至于窒息!你们几个,如果觉得自己比这个男人还要强就尽管上!……头目,趁现在!我们冲过去吧!」

    「我已经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强是弱了。不过,我一点也不想与你为敌。」

    如同之前所预测,在我瞬间打倒御剑之后,骑士们果然难掩动摇,纷纷后退。

    我和悠哉地那么说着的克莉丝一起冲了出去,穿过那些骑士。

    「蕾茵,稍微粗鲁一点也没关系,快点帮御剑大人的喉咙解冻!还有,你们在做什么!有这么多人在为什么连一剑也砍不中!就算御剑大人被他们解决掉了,你们也不应该让他们轻松穿越吧!」

    「但是,从那极高的回避力看来,那两个人恐怕学了逃走技能!要是他们全力逃跑的话,我们怎么攻击都……!喂,兵分两路!贼人对城内的构造不可能知道得比我们还详细!你们绕过去包抄!」

    「各位,请保持冷静!骑士团会立刻抓住贼人,还请各位保持冷静!」

    在我们前进方向上的贵族们一脸苍白又不知所措地四处逃窜,绊住了骑士们。

    趁着这阵混乱,我和克莉丝以「Bind」对付挡路的骑士。

    他们似乎觉得我们对城内的地理并不熟悉,但我住在这里闲得发慌的时候,每天都在城里乱晃的那些日子可没有白费。

    只要穿越这里之后,就是……!

    「助手老弟,后面!有人要出招了!」

    听克莉丝如此警告,我看向后面,只见蕾茵完成了御剑的治疗之后,以法杖指着我们,并且开始咏唱魔法。

    「爱丽丝殿下就在前面!与其让他们就这样继续前进,不如两个都杀掉也无所谓!大不了靠阿克娅小姐的复活魔法救活他们就可以了!蕾茵,尽管出招,不用客气!」

    克莱儿焦急地这么说,蕾茵的法杖前端的宝石便开始发出异样的光芒。

    我拿起背在背上的弓,对准法杖的前端射出一箭!

    「『狙击』!」

    「噫!」

    我击碎了法杖的前端,害得蕾茵轻轻尖叫了一声,动也不敢动。

    看见这一幕,克莱儿和骑士们都露出一脸傻愣的表情。

    「那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为什么那种高手会沦为盗贼呢!」

    克莱儿心有不甘地如此放声呻吟,眼睁睁看着我们逃走。

    5

    「——前面就是爱丽丝的房间了。头目,拜托你在这里张设钢丝网吧。」

    「我知道了,助手老弟。不过我的魔力快要没了,所以只能用一次。」

    来到通往爱丽丝的房间的走廊之后,我们为了阻挡骑士从后面追过来,张设了陷阱。

    我们全力使用了逃走技能,争取到不少距离,所以后面的追兵们里我们还很远。

    我们站到爱丽丝的房间前面,然后打开门……!

    「亏你们能够抵达这里,入侵者们。守护人民、守护王国、守护王族,乃是达斯堤尼斯一族的使命。只要有我在……」

    我们轻轻把门关上。

    「不准关门!你们两个家伙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达克妮丝猛然推开门,看见我们,便整个人僵住了。

    没穿帮,还没穿帮!

    「头头、头目!别顾着发抖啊,我们得达成目的才行!就算眼前的女骑士看起来有多强,我们也不可以在这种时候感到害怕!为了这个国家,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啊!」

    「说说说、说的也是,助手老弟!我们是为了这个国家才这么做的,虽然不能告诉任何人,但这么做是正确的!」

    「就是说啊,头目!这个国家的人都不知道公主殿下身上戴着多么危险的东西!幸亏有我们来到这里,要不然就糟糕了!」

    我们充满说明意味的台词让达克妮丝的脸不停抽搐,但是没问题,我们应该还没穿帮!

    「助手老弟,我们冲进房间里去吧!之后再一起道歉吧!」

    「说的也是!没问题啦,好好说明缘由的话,她肯定会谅解的!」

    「呜、喂……!你你、你们两个……」

    「达克妮丝,怎么了吗?战斗前的耍帅台词是必须的喔,我已经告诉过你几次了耶。」

    因为有达克妮丝挡着所以我看不见,不过好像连惠惠都在房间里面。

    「让开吧,不过是一两个贼人,就由我来抓住他们!虽然我的魔力还没恢复到能够施展魔法的程度,但是我对打架很有自信!今天白天我也打赢了三个小……流……氓……」

    这时,看见硬闯进房间里的我们,原本挥舞着法杖的惠惠也僵在那边。

    没问题,还没穿帮!

    惠惠那么聪明,所以就算发现是我们,一定也没问题……!

    「帅、帅呆了……!」

    只要说明爱丽丝身上的神器有多么危险……咦?

    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看的惠惠,红着脸,身体还发着抖。

    「怎么办啦,达克妮丝,这个义贼超懂的!带了一个这么帅气的面具,而且还穿了一身黑!名称呢?你们这个盗贼团有名称了吗?」

    看来这个家伙真的没发现是我们。

    被双眼发亮的惠惠用力摇来摇去之后,达克妮丝赫然回过神来说:

    「该……该死的贼人……那个,你们休想再往前一步……达斯堤尼斯一族的我……」

    刻意至极的念着这样的台词,达克妮丝有气无力地摆出架势。

    看来她已经理解了我们的意图,愿意协助我们的样子。

    达克妮丝紧握的拳头不住颤抖,像是在拼命忍耐着什么一样。

    怎么办,之后该怎么向这个家伙说明呢?

    先不管这个,现在先把她绑起来好了,这也算是为了她好。

    「『Bind』!」

    我对着达克妮丝施展了技能,被绳索捆绑住的达克妮丝放心地叹了口气。

    这样一来,达克妮丝就有借口可以说是不敌对手,失去战斗能力了……

    「『Sacred Spell Break』!」

    在房间里回响的是阿克娅的声音。

    对达克妮丝施展的魔法,使得她身上的绳索失去了力量,掉到地板上。

    「真是太遗憾了,有我在这里算你们倒楣!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不过只要抓住你们的话,我一定又可以拿到很贵的酒了吧!如你们所见,只要有我在,任何技能都会失效!好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依然紧紧抱着酒瓶的阿克娅,从房间深处现身。

    可恶,平常明明一点也帮不上忙,就只有在这种时候表现得特别突出,更是让人火大!

    这个家伙为什么无论任何时候都这么搞不清楚状况啊!

    「达克妮丝,趁现在抓住他们!不知为何惠惠变成了一只软脚虾,现在只能靠你了!」

    在阿克娅的怂恿之下,快要哭出来的达克妮丝无可奈何地举起剑,这时骑士们的脚步声也已经从我们身后渐渐逼近。

    「头目!都是那个笨蛋害的,我们已经不能继续在这里久留了!爱丽丝就在房间深处!我们就在冲过她身边的同时施展窃盗技能……!」

    「把神器偷过来对吧!可是,你的窃盗技能……」

    没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窃盗技能对女性使用的话有很高的机率会偷到内裤。

    就在这个时候,叫骂声在我们身后大作。

    「快点切断钢丝!贼人想对爱丽丝殿下不利!」

    这下真的没有时间了。

    或许会害爱丽丝受到伤害,不过为了尽可能提升夺得神器的成功率……!

    「看、看我使尽浑身解数的横扫,一刀就能葬送你们!」

    高声如此宣言的达克妮丝,使出了虚弱无力的横扫。

    我和克莉丝从她的剑底下钻了过去,一路闯进房间深处。

    「达克妮丝,你这个呆瓜怎么会那么笨啊!哪有人向对手宣告你接下来要出什么攻击的啦!就是因为这样,人家才会说你脑袋装肌肉啦!」

    「呜呜……」

    被那个最搞不清楚状况的真呆瓜如此叮嘱,达克妮丝眼中积满了泪水。

    站在她身边的惠惠,带着像是在看英雄似的崇拜眼神看着我……

    然后,我们准备前往的房间深处有了动静。

    爱丽丝从中现身,右手拎着装饰华美的西洋剑,左手对准我们伸了出来。

    她伸出来的左手的手指上,一个散发出白光的戒指变得越来越亮……!

    「入侵者啊!我也是代代接纳勇者之血,巩固自身能力的王族之一!别以为你们的企图能够轻易……得逞……」

    原本处于备战状态的爱丽丝一看见我们,便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随着发光的戒指的光芒逐渐平息,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现在正是大好机会!

    「『『Steal』』————!」

    我和克莉丝的窃盗技能,分别从爱丽丝身上抢走某样东西。

    「爱丽丝殿下!您还好吗?」

    同时,克莱儿的声音从我们背后传了过来。

    可恶,连确认偷到什么东西的时间都没有!

    「助手老弟,我们直接冲到阳台!幸好底下有个游泳池!我们就这样跳进那里……!」

    克莉丝拿着手上的东西,经过爱丽丝身边,同时如此呐喊……!

    「从刚才的一连串对话来看,我知道你们想要的就是那个对吧!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我可不会让你们就这样带走!」

    而阿克娅对着克莉丝的背影,伸出一只手。

    那个家伙,直到最后一刻都搞不清楚状况啊!

    「封——印——!」

    「混帐东西——!」

    我和克莉丝对准一片漆黑的游泳池,从阳台跳了下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