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3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两人合力最强!的回合 第二章 名产(爆裂)女孩与森林里的恶魔(irregular)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3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两人合力最强!的回合 第二章 名产(爆裂)女孩与森林里的恶魔(irregular)

    1

    ——城镇外绵延不绝的大平原。

    听说,以名叫巨型蟾蜍的怪物为首,有各式各样的小怪物栖息在这片平原。

    不过,或许是害怕身上穿有坚固铠甲保护的健壮守卫,那些怪物不会靠到城镇附近来。

    而就在这样的阿克塞尔正门前……

    「『Explosion』——!」

    「喂——!你在干嘛啊——!」

    我突然发出爆裂魔法之后,守卫大叔便冲到我身边来。

    「喂,小妹妹,你到底在干嘛……等等,你没头没脑的施展魔法,结果放完就倒下了是怎样!到底是怎么回事,振作一点啊!」

    守卫大叔抱起因为耗尽魔力而倒地的我。

    我只抬起头说:

    「幸、幸会……我是红魔族的惠惠,最近刚搬到这个城镇。我想今后也会不时发生像刚才那样的爆炸,还请多多关照了……」

    「饶了我吧!至少在有怪物的时候再用魔法好吗!没事别乱发魔法啦!」

    而守卫大叔对着这么说的我放声惨叫。

    ——我拖着耗尽魔力的疲惫身体,带着点仔,摇摇晃晃地走在街道上。

    施展了爆裂魔法借以发泄这阵子的郁闷之后,我一面喃喃自语,一面思考。

    「今天也没有募集队员的告示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城镇的冒险者都已经不需要魔法师了吗……?」

    我来到这个城镇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最近,冒险者公会的公布栏上,都没有张贴募集会用魔法的队员的告示。

    唯一留在公布栏上的,是芸芸张贴的那张,搞不清楚是募集朋友还是募集冒险同伴的告示而已。

    照理来说,魔法师应该比其他职业还要稀少才对。

    我实在不觉得需求会消失得这么快……

    ——发了爆裂魔法之后,神清气爽的我来到了冒险者公会。

    午后对冒险者而言可以说是工作的时段。

    然而在这个时段,我今天依然趴在冒险者公会里的桌子上。

    「该怎么办呢……」

    然后一边长吁短叹一边这么说。

    过去一个星期以来,我数度加入了不同小队,和大家一起出任务,但是……

    每一个小队的态度都在任务结束之后变得冷淡,我始终无法成为他们的同伴。

    大家似乎都不想要只会用爆裂魔法的魔法师。

    本小姐被当成没人要的孩子了。

    本小姐耶。

    人称天才的……

    「本小姐耶———————!」

    「呀——!你、你干嘛啦,惠惠,不要突然大叫好吗!我现在正在挑战一项大作耶!」

    我一面乱抓头发一面大喊,于是和我在同一张桌子上自己一个人在玩游戏的芸芸,便投来这番挞伐。

    这个女孩好像也和我一样,还没找到队友的样子。

    她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立起扑克牌,一脸认真地堆成三角形的高塔。

    最近,芸芸自己玩游戏的技术越来越高超了。

    不如说,我看就是因为她这样玩得太专注,大家才会不好意思找她讲话吧?

    我抱起在我脚边缩成一团的点仔,放到桌上。

    于是,点仔似乎对芸芸抖动着指尖掐起的扑克牌产生了兴趣。

    它漫步走向扑克牌塔……

    「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暴躁的漆黑魔兽似乎压抑不了它的破坏冲动,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垮了芸芸的大作。

    这是猫闯的祸,我也莫可奈何。

    看着破坏了扑克牌塔而显得很开心的点仔,我摸摸它的头以示嘉许,一面喃喃自语:

    「真的是,到底该怎么办呢……」

    「有什么好怎么办的,你应该先向我道歉吧——!」

    我把芸芸的大吵大闹当成耳边风,仍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2

    「——对了,惠惠,你听说了吗?出现在森林的恶魔好像已经被列入悬赏名单了。」

    芸芸一面俐落地洗牌,一面这么说。

    对于没钱的我而言,这件事可不能装作没听到了。

    「哦……愿闻其详。」

    「原本栖息在森林里的怪物,很久以前就已经几乎被驱除殆尽了。后来,怪物们都躲在森林的深处,不再靠近到城镇附近来……然而,原本躲在森林深处的怪物,最近不知为何开始出现在城镇附近……也因此,森林开始受到瞩目,成为好赚的狩猎场所。大家都在说,怪物之所以涌现在森林接近城镇的地方,原因说不定就是那只恶魔呢。」

    ……原本躲在森林深处的怪物,开始涌现到城镇附近了?

    总觉得,红魔之里好像也发生过类似这样的现象。

    怪物是因为害怕那只恶魔,才跑到城镇附近来的吗?

    我回想起那个名叫厄妮丝的恶魔,在我们旅行的途中吓唬怪物,迫使怪物前来攻击我们的马车。

    难道又是那个女恶魔?

    可是,我不觉得厄妮丝抵挡得了我的爆裂魔法的会心一击啊……

    我想这件事应该和我没有关系,但还是微微有种不祥的预感。

    「芸芸,关于那只恶魔……有听说它长怎样……」

    我原本想姑且确认一下恶魔的外貌,而就在这时——

    「臭小子,带着两个这么可爱的女人,明明是个菜鸟却想开后宫是吧!真是令人羡慕啊,让一个给我吧!」

    这番像是马上就会被干掉的下三滥小喽啰的台词,传遍了整个公会内部。

    「喂,你想怎样啊!」

    「不要突然跑来纠缠我们好吗,死醉鬼!」

    接着,我听见有女生的声音如此回应。

    芸芸往发生骚动的地方瞄了一眼,于是我对她说:

    「不可以!芸芸,千万别被那种不良分子发现你在看他,小心连我们也遭受波及。」

    「惠、惠惠,你这样不对吧!你没想过要去救人吗?」

    我引来芸芸如此批评,但这里可是冒险者公会。

    对于草莽气息比较重的冒险者而言,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吧。

    被找麻烦的对象似乎是新来的,不过这也算是所谓冒险者的洗礼。

    然而……

    「真伤脑筋……我已经不是菜鸟了喔。我还以为自己已经算颇有名气的冒险者了呢……我来到这个城镇,只是想要找看看有没有祭司愿意成为我的同伴而已。放眼望去,公会里面似乎没有祭司,我今天原本已经想回旅店了呢……」

    一道冷静的声音如此表示。

    「嗄啊?颇有名气的冒险者?你算哪根葱啊,我可没听说过。而且,本大爷在这个城镇也一样算是小有名气的冒险者啊!」

    「你的名气是臭名吧?呐,别这样啦。我猜,这个人应该是剑术大师,是上级职业喔。而且,他配戴的是魔剑耶。我感觉到十分惊人的魔力。」

    这道声音,应该是在找人麻烦的小混混的同伴吧。

    这个女生这么说着,试图阻止那个小混混,但是……

    「吵死了,你闭嘴啦,琳恩!我不管那是魔剑还是什么剑,别以为那种东西吓得到本大爷!喂,赏个光吧!你自称是颇有名气的冒险者对吧?这么了不起就教我几招吧!」

    「……真拿你没办法。那么,我们到外面去吧。你们两位先回旅店休息。」

    「我知道了。那我们先走一步,你要赶快解决这种小混混喔。」

    「他看起来就很卑鄙,你可千万别大意喔。」

    看来事情已经谈妥了。

    在公会内所有人的注目之下,引发骚动的人们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所以我也打算转头过去看,但是……

    「惠惠,刚才明明就是你自己说千万别被那种不良分子发现你在看他的不是吗!」

    芸芸一面如此轻声叫道,一面妨碍我,不让我往那边看。

    「既然事情都已经变得这么有意思了,岂能错过。也让我看一下啦。」

    「不、不可以啦!那个被找麻烦的人看起来应该不会输,另外那个小混混一定马上就会得到教训跑回来吧。要是在这种状况下被他发现你在看他的话……」

    「——该、该死,那个家伙是怎样,太作弊了吧……哪有人既是型男,武功又高强……混帐!你们看什么看啊,又不是表演给你们看的!」

    还真的马上就跑回来了。

    看来他才刚出公会就被秒杀了吧。

    「我不就说了吗,叫你别这样。我知道你的个性扭曲,也不会叫你别找人家麻烦啦……真是的,要找人吵架也挑一下对象嘛。」

    「我、我知道了啦,下次我找看起来更弱一点的家伙就是了……要是有带了很多美女,又是最弱职业的肥羊出现就好了……」

    小混混一边说着这种一无是处的话,一边叹气。

    而我们完全没有被他发现正在看他,在被他纠缠之前就离开了冒险者公会。

    3

    ——隔天。

    「『Explosion』——!」

    「你又来了喔——————!」

    守卫大叔的大嗓门响彻整个平原,音量还不亚于爆裂魔法的爆炸声。

    继昨天之后,我今天也来发爆裂魔法了,然而……

    「喂,我昨天才告诉过你对吧!不是叫你没事别乱发魔法了吗!应该说,最近这一阵子,城镇附近突然出现了好几个陨石坑!那些全部都是你轰出来的吧!填平那些陨石坑也是需要人手的好吗!」

    「可、可是,我今天有乖乖听你的话,对着怪物施展魔法喔。我解决了一只巨型蟾蜍!……所以,可以请你扶我起来吗?」

    趴在地上的我,对跑过来的守卫大叔如此请求。

    守卫大叔一边叹气,一边把我抱了起来。

    「我说啊,蟾蜍那种东西连我也有办法轻松打倒。出现在城门附近的蟾蜍,由我自己一个人对付就够了,小妹妹你的那招魔法,应该到距离城镇更远的地方去,用在更强的怪物身上才对吧。」

    「我只要施展魔法,就会因为耗尽魔力而无法动弹。要是在距离城镇太远的地方变得动弹不得,肯定会被聚集过来的怪物吃掉的。」

    「……我看你还是先找同伴吧,小妹妹。」

    办得到的话我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就是——

    告别了守卫大叔,我今天也拖着因为用尽魔力而疲惫不堪的身体,踏着虚弱的步伐前往公会。

    ——这时,我不经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我不要————————!我不要啦——————!为什么?为什么本小姐非得做土木工程不可啊!让我做点更适合我的工作好吗!」

    「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啊,当天就会付薪水而且又好赚的打工已经只剩下这个了,不要耍任性!」

    「我不要——————!至少让我去叫卖吧!再让我做一次叫卖的打工嘛!我有自信,这次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你这种自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算我拜托你了,我原本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只想直接去接任务啊。可是,以现在的装备出任务肯定会死。好啦,别挑工作了,我们先做看看再说嘛。听说最近为了城镇附近的平原整地工程,土木工人特别缺。也因为这样,这段期间的薪水特别优渥。放心啦,土木工程肯定难不倒你!」

    声音的主人,是和我颇有缘分的吵闹两人组。

    他们两个在这个城镇的土木公司前面争执着。

    看来其他的打工他们全都没能做出成果来。

    然后听说土木工程人手不足,工钱又好,才跑来这里的样子。

    但是蓝发女孩似乎想做别的工作,坚持不肯进去里面。

    嗯,看来在社会上无法生存,找不到合适工作的人,好像不只我一个。

    「别说傻话了!你以为本小姐是谁啊?会沾得浑身泥泞尘土的肉体劳动根本不适合我!而且,我也差不多想吃点好吃的东西了!每天吃的都是吐司边!为什么我非得每天吃那种东西啊!像我这种尊贵的存在,就连食物也必须非常讲究好吗!」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明明就在吃零食吧!够了,你还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啊,走了啦!我想快点凑到装备去冒险!」

    「我不要————!我不想做土木工程啦——!你原本明明是个茧居族,怎么会这么积极正向啊——!」

    为了生存下去,他们也非常拼命。

    目送着那个缓缓被拖着走的女孩,我也为了找工作和同伴,前往冒险者公会。

    4

    看见走进公会的我,几名冒险者突然站了起来。

    简直就像是在害怕什么东西似的。

    莫非是因为我是红魔族吗?

    还是说,我也开始散发出冒险者的威严了呢?

    就在我一边强忍着嘴角的笑意一边这么想的时候,刚才站起来的冒险者们走向公布栏,就撕下了一张贴在上面的队友募集告示。

    …………

    「不好意思。」

    「什、什么?有、有何指教?」

    我找了刚才连忙撕掉公布栏上的告示的冒险者之一搭话,她却害怕到超乎寻常的程度。

    「……大姐姐,你刚才撕下来的那张募集告示,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我拒绝。」

    「给我看。」

    我从把告示藏到身后并且激烈抵抗的大姐姐手上硬是抢过那张纸,看见上面写着……

    『募集魔法师。募集者为四人小队。使用魔法不拘。』

    「这样啊!使用魔法不拘啊!那真是太刚好了!其实呢,我是个没有加入小队的自由魔法师!」

    「不不不、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找到人了,刚才正好找到队友了,所以我才会来把告示撕掉……!」

    大姐姐一面这么说,一面试图逃跑,但我抓住了她。

    「这种借口我已经听够了!是怎样,你们歧视爆裂魔法师吗!这个公会打算串联所有冒险者排挤我吗!」

    「不、不是这样啦!我们不是对爆裂魔法有意见,而是最近……该怎么说呢,听说有个使用爆裂魔法的红魔族女孩,非常的……据说,她只要看见怪物,也不会顾虑周遭的状况,劈头就会施展魔法,脑袋非常的有问题……」

    「你想吵架我乐意奉陪啊!竟然敢说本小姐的脑袋有问题,那我就来试试看你们在见识过我的魔法之后还敢不敢这样说我坏话!……啊!你们干嘛,住手!」

    「请不要在店内使用魔法!」

    尽管已经耗尽魔力却依然开始在公会内咏唱起魔法的我,被公会职员和冒险者架住之后,直接被带到内场去了。

    「——惠惠小姐,这样不行啦。城镇里面禁止使用上级以上的魔法。要是下次再让我们发现你在镇上咏唱魔法的话,就得请你睡警察局了喔。」

    要是真的把钱都用光,进去叨扰一下好像也不是不行。这样想的我,是不是已经没有救了啊。

    被职员狠狠教训了一顿之后,我来到一个人找乐子的芸芸身边,发现……

    「——我、我才不要!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那种会傻傻跟着任何人走的轻浮女人啊!」

    「我没有这么以为!我只是在求你而已啊!求求你,我没有任何不良意图!我只是想让我老妈放心而已,你只要稍微假扮一下我的恋人就可以了!我那个生病的老妈说她想在死前抱到孙子……!如果不行,至少也想看到儿子娶老婆……我能够拜托这种事情的对象,也只有唯一的朋友芸芸小姐你了啊……!」

    有个我没见过的男人不断对着芸芸低头,不知道在拜托她什么事情。

    「唯、唯一的朋友……不对,可是……不行啦,我要怎么假扮你的恋人啊!我才十三岁耶,连成人都还不是耶!」

    芸芸如此烦恼,但男子表示:

    「没关系,只是去打个招呼而已没关系啦!我又不会对你怎样,没关系!没关系啦!」

    「真的吗?请、请等一下,你为什么那么拼命啊!算了,我还是拒绝……」

    「求求你啦啊啊啊啊!求求你求求你,只要约一次会就好,不然一个小时……不,三十分钟就好!」

    男子沉痛地大叫,甚至终于对着芸芸拜了起来。

    「不对吧,这样主旨已经偏掉了……!明明只是要在你生病的母亲面前假扮恋人对吧?最后怎么会变成约会……」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

    男子终于跪下来求了。

    「等等,请等一下,等一下啦……」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我都跪下来了,求求你嘛!一下子就好了,求求你!」

    最后大概是拗不过对方吧,芸芸终于带着略显困扰的表情,对着跪地求她的男子说:

    「呜呜……那、那么,只、只有一下子……的话……」

    「就可以吗?」

    「最好是可以啦。抓准人家善良的弱点,你是想干嘛啊!你等着,我去叫警察过来!」

    「你、你是谁啊!等等,啊,你是那个脑袋有问题的……!等一下,千万别叫警察喔!我知道了!我乖乖退下就是了!」

    看见突然介入的我,男子连忙逃到别的地方去了。

    而我挥手赶走他之后,把脸凑到芸芸面前说:

    「你在做什么啊!再怎么说,你也太容易被牵着鼻子走了吧!怎么会上那种当啊!」

    「可、可是可是!他生病的母亲,想见他的恋人……!」

    「那种说词肯定是谎话好吗!除此之外呢?我不在的时候,还有没有其他人来拜托你做奇怪的事情?」

    「人、人家才没有拜托我做奇怪的事情呢!顶多就只有经常来这里的那个大白天就开始喝酒的大叔拜托我『今后可以试着叫我爸爸吗』而已……」

    「拜托你做这种事情已经够奇怪了好吗!这件事你当然拒绝了吧?应该说,以后那个大叔找你讲话也不可以回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在遥远的城镇对着陌生的大叔叫爸爸,身为你亲生父亲的族长可是会哭喔!」

    真是的,这个女孩的可乘之机也太多了吧。

    没想到才来这个城镇一个星期,她就已经面临这么危险的状况了。

    而芸芸在这样的我面前拿出一张纸,并望着说:

    「可是,我也没办法呀。每天都是一个人待在这间酒吧,只要有人找我讲话,就算是阿克西斯教的招募,我也会听听她想说什么耶……」

    「你拿这是什么东西啊,快把这种东西丢掉!」

    我把芸芸手上的阿克西斯教团入教申请书揉成一团扔掉。

    这下糟了。

    原本还以为这可以当成治疗沟通障碍的训练才放着她不管,没想到这个人孤僻过了头,都快要踏上非常不得了的歧途了。

    可是,我为了寻找冒险同伴也已经费尽心力……

    ——我想到了。

    「芸芸,这样如何?在我们找到新的小队成员以前,要不要暂时一起组队?」

    「咦——————!」

    对于我的邀约,芸芸不知为何惊讶到超乎必要的程度。

    难道我这个邀约很奇怪吗?

    「可可、可是……!我才刚下定那么重大的决心……!对你那样子宣言之后,才刚过一个星期左右而已……现在却……」

    嗯?芸芸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怎么了?我只是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组队而已,干嘛那么烦恼啊?」

    听我这么说,芸芸随即表情一僵。

    「惠……惠惠,之前我说的那些话,你还记得吗?就是……那个……等我学会上级魔法之后,再和你一决高下……之类。」

    「喔,打倒厄妮丝之后,你在马车上嘟嘟哝哝地说了些什么对吧。然后呢?」

    我催芸芸继续说下去,结果她眼中逐渐蓄起泪水。

    「你居然说然后呢……给我等一下——————!为什么你可以轻易忘掉那么重要的约定啊!惠惠老是这样!你哪里像是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了啊,根本就是完全记不住任何重要事情的笨蛋嘛!」

    「你说什么!」

    「请不要在店内打架!」

    我和芸芸挨了职员今天第二顿骂,接着就被撵出公会了。

    5

    「真是够了!惠惠为什么老是这样啊!你的记忆力就这么差吗?是不是施展爆裂魔法造成的冲击会消除你的记忆啊?」

    「你还想吵啊!我们现在人已经在外面了,无论我怎么乱来都不会有任何人制止喔!」

    「怎、怎样啦,你想打架吗?明明就已经耗尽魔力,都快站不稳了,还以为凭你现在的状态能打赢我吗?」

    走在回旅店的路上。

    我们依然在对彼此叫骂。

    「真是的……!那可是我今生最重要的宣言,你偏偏不记得了……!真是难以置信,你真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芸芸双手掩面,用力摇着头。

    「我知道了啦,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忘记的。然后呢?那个重要的约定到底是什么?你再说一次看看啊。」

    「咦咦?」

    我不经意地这么说,却让芸芸红了脸。

    「『咦咦』什么啊,我是问你那个重要的约定是什么?这次我会仔细听清楚,请说。」

    我站到路旁的草皮上,然后跪坐在上面,摆出准备认真听她说话的姿势。

    芸芸看了,反而更加不知所措了起来。

    「不不、不用啦,你听我说喔,现在不用了啦。嗯,已经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下次再说吧!」

    「喂,你叫我笨蛋,还把我批评得一无是处,现在却这样是哪招?我不知道你在害羞什么,不过你还是快点跟我说吧。这次我会仔细听清楚啦。」

    我一脸认真,做好听她说话的准备,但芸芸却是一脸有点想哭的样子。

    不过,她还是抿了一下嘴,下定决心……!

    「这个嘛,就是……等、等到……我学会上级魔法……不、不会绊手绊脚之后……!到时候再和我……」

    「失礼了,两位小姐!可以打扰一下吗!」

    一名身穿燕尾服,看似执事的老先生突然开口打断了芸芸要说的话。

    「不可以。我们刚好讲到重要的地方耶,你是怎样,请去找别人吧。」

    「别、别这么说嘛!其实是这样的,我在找人!」

    听老先生这么说,我和芸芸互看了一眼。

    「其实,我们家的大小姐因为讨厌相亲,离家出走了……在路上碰到人就拜托这种事情我也很过意不去,不过还是请两位协助我找人……!在这个国家,拥有美丽的金发碧眼乃是血统纯正的贵族象征。大小姐会将一头长长的金发绑成一束。要是发现可能是大小姐的女士,请通知达斯堤尼斯家,届时必定好好答谢两位……!」

    说着,老先生对我们行一鞠躬。

    说到达斯堤尼斯家,那可是连对一般常识不太熟悉的我也知道的大贵族。

    他们家的大小姐离家出走的话,应该是一件大事吧。

    既然是千金大小姐,一定是个楚楚可怜又清纯的女孩。

    我的脑海当中浮现出一位纤瘦娇小又温柔的女生,心里想着要亲眼看看这样的贵族千金,同时又非常好奇大贵族准备的谢礼会是怎样。

    「包在我们身上吧。要是发现可能是你们家大小姐的人,我们会好好照顾她的。」

    「谢谢两位,就再麻烦了!」

    只留下这句话,那位老先生又跑去找其他行人了。

    「芸芸,我们走吧!对于缺钱的我们而言,找出迷途的千金大小姐可是第一要务!」

    「惠、惠惠!我又不缺钱!」

    带着芸芸,我也跑了出去——!

    「——我累了……到头来还是找不到那位千金大小姐……」

    「唔……!亏我还期待着达斯堤尼斯家提供的奖金,绕了整个城镇找了那么久!他们家的大小姐到底躲到哪里去了啊……」

    在镇上到处找遍了,却连一点线索也寻不着的我们回到旅店之后,担心着离家出走的千金大小姐的安危。

    毕竟对方可是贵族家的千金大小姐。

    说不定在夺门而出之后,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害怕得躲到哪个地方去了。

    她该不会被坏男人用蛮力带走了吧?

    我原本还以为金发碧眼的人那么罕见,应该马上就找得到了……

    说到在这个镇上能看见的金发人士,就只有身穿厚重的铠甲,喊着「听说有恶魔出现在森林里!以艾莉丝女神之名,我要痛宰那只恶魔!」之类的危险言论,就和一名银发女盗贼一起冲到镇外的大姐姐而已。

    最后,我们哪里也没看见楚楚可怜的贵族千金。

    「……没办法了。看来还是不能依赖这种幸运!明天开始,我们就一起出任务吧!」

    「结果我们还是要一起组队吗!呐,我之前说得那么耐人寻味,还说了『在我学会上级魔法之后……』耶!呐,之前我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可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耶!你真的都不记得了吗?」

    6

    隔天早上。

    很早就来到冒险者公会的我们,仗着现在几乎没有冒险者在,检视着贴在公布栏上的所有任务。

    我认为只有我和芸芸的话,在碰上怪物的时候大概无法彻底保护点仔,所以就把它留在旅店了。

    「惠惠,我们先挑个简单的任务,像这个应该不错吧?」

    这么说的芸芸所指的任务,是这个城镇最基本的委托,也就是巨型蟾蜍的讨伐任务。

    繁殖力旺盛的巨大蟾蜍,在这个城镇也是知名的主要食物来源。

    姑且先纳入考量好了。

    我快速浏览了一下公布栏……

    『打扫位在城镇郊外的豪宅的坟墓。』

    『募集土木工人支援平原的陨石坑填平工程。』

    『讨伐公墓的僵尸制造者。』

    『寻找离家出走的大小姐。』

    『调查湖泊水质。有报告指出,由于土木工程的需求急遽增加,导致废土流入湖泊。』等等……

    嗯……这下子该怎么办呢?

    我们这个小队是魔法师二人组。

    这种时候应该要接个能够活用强大火力的讨伐型任务吧。

    「那么,我们去听说最近很好赚的森林里看看吧。」

    「咦咦?森林里面有强到成为悬赏对象的恶魔型怪物出没耶,人家都严正警告了还要去吗?我们只有两个人,还是走安全路线,先去都是弱小怪物的平原啦!」

    我想要的就是那个恶魔型怪物的赏金啊。

    可是,要是我把这件事告诉芸芸这个软脚虾,她恐怕又要待在公会自己一个人玩了。

    没办法,一开始还是在平原对付小喽啰,帮她建立起信心之后再——!

    「——哎呀,你今天带了同伴啊,小妹妹。太好了,有人跟着就可以放心了。如果是到远离城镇的地方,你就可以尽情施展魔法了呢。」

    经过城镇入口的时候,守卫大叔对我这么说。

    看来,他已经记住我的长相了。

    经过大门之后没多久,芸芸带着晶亮的眼神说:

    「惠、惠惠,你什么时候已经活跃到被守卫大叔记住了啊?我还以为你只是无谓地到处乱晃而已耶。」

    「没、没礼貌!别把我跟有沟通障碍的芸芸混为一谈!在芸芸寂寞地自己一个人玩游戏的时候,我已经在这个城镇变得小有名气了。即使在冒险者公会当中,知道我的长相的人也有不少喔。」

    「竟有此事!」

    丢下惊讶不已的芸芸,我走向平原,寻找猎物。

    ……我说的可都不是谎话喔。

    「——『Fire Ball』!」

    芸芸的魔法在平原的一群蟾蜍之间炸开。

    尽管远远不及爆裂魔法,却也制造出不小巨响,将附近的蟾蜍们烤成焦黑。

    蟾蜍烤熟的香气害我有点饿了。

    「……芸芸,你身上有没有盐巴之类的啊?」

    「突然就想吃了吗!不可以啦,这些蟾蜍要让公会收购。包含蟾蜍的运费在内,收购价格是一只五千艾莉丝。打倒五只的话好像还可以得到追加的讨伐报酬,应该还满好赚的。」

    听芸芸这么说,我看向烤焦的蟾蜍。

    倒在附近的蟾蜍有三只。

    这样就可以得到收购金一万五千艾莉丝了。

    只要再猎个两只,好像还可以得到追加的报酬十万艾莉丝。

    公会的人也说狩猎蟾蜍是可以轻松赚的任务,这样看来真的很好赚。

    确实是很好赚,但是……

    「那么,我们也差不多建立起信心了,不如在联络公会,回收刚才打倒的蟾蜍之后,就进森林里看看吧。」

    「太快了吧!我们也才刚结束一场战斗耶!」

    我试图开导惊讶的芸芸。

    「稍微战斗一下我就知道了。看来,我们红魔族所使用的魔法果然相当强大。与其在这里对付小喽啰,还是对付更强的敌人比较好。打倒一堆小喽啰也提升不了多少等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惠惠什么也没做啊!呐,能够好好战斗的只有我一个人耶!以我们的状况来说,我觉得进去森林之后肯定会遇见那只恶魔吧……」

    「遇得见的话正好。你仔细想想看,我可是打倒了那个厄妮丝喔。别看厄妮丝那样,她可是上位恶魔。相较之下,会在森林里徘徊的流浪恶魔肯定没什么了不起的。小喽啰交给芸芸对付,要是那只恶魔跑出来了就由我收拾。这样如何?」

    听我充满信心地这么说,芸芸露出了看着可疑人物的表情。

    「真的没问题吗……惠惠自信满满的时候,事情多半都不会太顺利……」

    「没、没礼貌耶!而且你想想,要是能够除掉那只恶魔,其他冒险者们一定也会感谢我们。届时,很可能会有人要我们加入他的小队……」

    「…………走吧。」

    我们决定去了。

    7

    在林木茂盛,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我们以芸芸为前锋,不断往深处前进。

    目前为止我们没碰上什么怪物,前进得很顺利。

    「之前我进森林的时候,一下子被史莱姆攻击,一下子又被飞鼠攻击的,今天倒是什么都没出现呢。」

    「飞鼠?这片森林有飞鼠吗?鼯鼠、飞鼠什么的,感觉很可爱呢。」

    不知道那种怪物有多可怕的芸芸,说了这种悠哉的话。

    真希望芸芸也被喷一次尿就知道了。

    「哎呀,话才刚说完就有怪物来了!」

    前方的草丛沙沙作响,于是我出声警告。

    芸芸听见也提高了警觉,从腰间拔出短剑和魔杖。

    而冲到我们面前的……!

    「好、好可爱……!」

    芸芸的眼睛闪闪发亮,拉紧了喉咙如此自言自语。

    从草丛中现身的,是大小和小狗差不多,有着可爱的圆眼睛和一身蓬松毛皮的兔子。

    不过,它的额头上却长着尖角。

    即使外型这么可爱,它依然是货真价实的怪物吧。

    「芸芸,这是公会职员也特别叮嘱要格外小心的怪物——一击兔(lovely rabbit)。别因为它长得可爱就掉以轻心,你要保持谨慎除掉它。」

    「咦咦?要、要猎杀它吗?猎、猎杀这个孩子?」

    听我这么说,芸芸眼中积满了泪水。

    用那种眼神求情也一样啦,对方可是怪物耶。

    既然我们是冒险者……!

    「啾——……」

    眼前的兔子这么叫了一声。

    接着,它稍微歪了一下头。

    就、就算这么可爱,怪物还是怪物。

    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这时,一击兔踏着以蹒跚学步来形容十分贴切的不稳步伐,走到芸芸的脚边。

    「好、好可爱……!怎么办,惠惠,它好可爱!这孩子未免也太可爱了吧!说这孩子是怪物肯定是搞错了!你看它这么可爱!」

    「振作一点,它可是连职员都特别提醒要注意的怪物。而且一击兔这个名字这么危险,千万不能掉以……」

    话还没说完,一击兔便以它那双水汪汪的红眼盯着我看。

    「啾——?」

    并且以一副像是要说「你不理我吗?」的态度歪过了头。

    ……真想摸摸它。

    真想对它抱紧处理,好好摸摸它!

    「你看,这边有蔬菜棒喔~~过来,过来~~」

    已经被攻陷的芸芸拿出大概是原本想在中午吃的蔬菜棒,放到地面上。

    「太奸诈了,也让我……」

    ……喂它吃东西啦。正当我打算说出这后半句话的时候……

    眼前的兔子看都没看蔬菜棒,歪歪扭扭地接近芸芸的同时——

    刚才它现身的草丛,又传出了好几道沙沙的声音。

    「「…………?」」

    我们面面相觑,偷偷看向草丛深处……

    里面有一群雪白的兔子围着某个大型物体。

    那些兔子到底在那种地方做什么啊?

    ……我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什么。

    恐怕是被锐利的尖角刺穿的吧。

    躺在地面上的,是全身被开了好几个洞而死的,一只巨大的灰狼。

    然后那些兔子围在那只灰狼旁边。

    也就是说……

    「「居然是肉食性吗!」」

    我们放声大喊,兔子们便同时转过头来。

    而且,我感觉到之前以不稳的步伐接近我们的那只兔子的眼睛亮了一下,还即刻就趴了下来。

    隔了一拍,一个白色的东西越过我的头上。

    同时,我听见了「铿——」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刺进树干的声音。

    我战战兢兢地转过头去,看见的是刺穿了我的帽子之后,角插进了树干,还不停挣扎的兔子。

    我冲向那只角插进树干,四肢还不断挥舞的兔子,并用力掐住它的脖子。

    拔起浑身瘫软,动也不动的兔子之后,我收回帽子,并且大喊:

    「芸芸,这些家伙是非常肮脏的怪物!它们会恶意卖萌,装出一副不会害人的样子,然后偷袭我们!」

    「长得那么可爱还啾啾叫,本性却是这么恶劣的怪物!」

    成群的兔子朝我们攻了过来!

    8

    好不容易逃离了兔子群的攻势之后,我们找到一处残干,坐在上面休息。

    「唉,搞什么嘛,帽子都破一个洞了啦……回到旅店之后得去借针线才行……」

    心情低落的我抱着帽子如此叹息。

    「呼……呼……好、好可怕……被长得那么可爱的生物成群结队追杀,如果是胆子小一点的人,可能早就心灵受创了……」

    由于连续使用魔法而大量消耗了魔力的芸芸上气不接下气,脸色苍白地对我这么说。

    确实是可怕的敌人。

    一开始以那样不稳的步伐朝我们走过来的模样,好像是在演戏。

    后来在追赶我们的时候,它们的脚程要说有多快就有多快……!

    「都怪兔子的数量太多,我们才会忍不住逃跑。好不容易打倒的兔子也没能带回来。这样就拿不到收购兔肉的报酬了啦。」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惠惠想回到刚才那些杀人兔身边吗?我可不要。它们长得那么可爱,却会成群结队啃食大野狼耶。刚看见那一幕的时候,我都快哭出来了。」

    我也这么觉得。

    要回去那里的话,我也有点不太想。

    「惠惠,今天还是先回去吧?我也在刚才的战斗中用掉不少魔力,不然至少也回到平原狩猎之类的。」

    芸芸如此提议,而我不太情愿地点了头。

    稍事休息之后,我们避开刚才遇见兔子的地方,绕了远路,朝城镇前进。

    「这么说来,刚才打倒了很多兔子,我提高一个等级了呢。照这样练下去,学会上级魔法的日子或许也不会太远。」

    芸芸开心地这么说。

    「……明天开始还是以只有弱小敌人的平原为中心进行狩猎好了。」

    「为、为什么?呐,是不是因为你不想被我超车啊?对不对?是这样对吧!」

    芸芸抓着我的肩膀不断摇晃之际,我忽然察觉到一件事。

    「……?是不是有东西往我们这边过来了呀?好像有什么声音……」

    似乎是微弱的地鸣声。

    「……?经你这么一说,好像有耶。不知道是什么?怪物吗?正好,就让我趁势解决掉再升一等……」

    芸芸似乎也听见了从远方传来的那道声音。

    「你很奸诈耶,接下来就轮到我对付敌人了,芸芸待命就好。」

    「惠惠,你这是在说什么啊?你是恶魔型怪物出现时的王牌耶!就算你不想被我追上,也不应该…………呐,情况好像不太对劲耶。」

    说着,芸芸露出不安的表情。

    确实不太对劲。

    至于是哪里不对劲,应该说是地鸣声的数量吧……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现在还是先撤退吧,尽可能避免战斗。」

    「是、是啊,今天打好几场了,已经够了吧。还是先回去,用请公会收购蟾蜍得到的钱吃顿饭好了。」

    芸芸对我这么说,但地鸣声变得越来越大。

    那些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大群怪物正在逼近似的……!

    「我、我们快逃吧,芸芸!这太不妙了,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等、等我一下啦,惠惠!不要丢下我……啊啊!」

    逼近而来的声音在不知不觉间停了。

    当四下陷入一片寂静之际,我们背后的草丛发出了声响。

    从草丛里蹦出来的……

    是我们刚才对付过的——一击兔。

    不知道是为了追击我们,还是有什么东西在追着它们。

    眼前的兔子们,已经没有任何一点刚才的可爱模样。

    「「「「「啾——!」」」」」

    后来又接二连三冒出来的兔子们,那对红色的眼睛都闪着光芒,一起发出了叫声。

    「惠惠惠惠,数量太多了啦!『Lightning』——!该该、该怎么办!」

    「你你、你想办法争取时间,我来一举清光它们!」

    我对瞄准袭击而来的领头兔发出魔法的芸芸这么说,便举起法杖咏唱魔法。

    「呐,在森林里的这种地方使用爆裂魔法不会被骂吗?我为了避免在森林里引发火灾,连『Fire Ball』都不敢用耶!『Blade Of Wind』——!」

    正当芸芸一面慢慢后退,一面施展魔法时,一只一击兔扑向了她。

    芸芸在情急之下拔出的短剑挡住了兔子的角,迸射出火花。

    「要是现在不用的话,我们会被兔子吃掉的!破坏大自然算什么,害怕这种事情的话,我还要当什么爆裂魔导师!芸芸,你趴下!」

    「咦?等……!等一下……!」

    「『Explosion』——————!」

    对着已经进攻到相当接近的地方的兔子们,明知道自己可能多少会受到波及,我依然发出了魔法。

    闪光从法杖前端射出,刺进了兔群的最后方。

    隔了一拍,随着猛烈的爆焰,四周的林木都被炸飞了。

    我和芸芸无力抵挡强烈袭来的爆炸气流,只能被吹得东倒西歪——

    9

    「——喂……人类……喂,人类。你们还活着吗?」

    我听见有一道声音从远方传来。

    看来,我似乎暂时失去了意识。

    现在的我,好像是横躺在地面上的样子。

    不知道是树枝还是什么东西戳得我的脸颊好痛,所以应该是还在森林里面吧。

    我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芸芸的睡脸就在我的眼前。

    脑袋还不是很清楚的我,用力拍了拍眼前的芸芸的脸颊。

    我看见芸芸很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头,在知道她还有呼吸之后,松了口气。

    不知道是昏迷了多久。

    明明施展了爆裂魔法,我的魔力却已经恢复到只要我愿意就能够撑起身子的程度了,所以至少可以确定时间不会太短。

    「你醒啦?看那个眼睛,你是红魔族吗?」

    有一道声音从头上传来。

    难道在我们昏迷的时候,这道声音的主人一直保护着我们吗?

    「……呜呜……痛痛痛痛……这里是哪里?全身上下都好痛喔……」

    芸芸皱着眉头醒了过来,接着更打算直接撑起身子。

    我也一面撑起身子——

    一面转头看向刚才那道声音的主人。

    「是的,我是红魔族,名叫惠惠——」

    转过头去看见对方之后,我就这样僵住了。

    一旁的芸芸也拖着沉重的身体,同样撑起了身子。

    「……?惠惠,你怎么了?表情那么奇怪……不对,啊——!我想起来了!惠惠,你干嘛在那么近的距离施展魔法,到底在想什么啊……呐,你到底是怎么……了……?」

    原本打算臭骂我一顿的芸芸,看见我僵住了,视线也跟着转向声音的主人——

    「嗨,可以借问一下吗?本大爷叫霍斯特……其实是这样的,我在这一带寻找一只漆黑又巨大的魔兽……等等,怪了?喂,我好像在哪里看过你这张脸耶。不对,应该是长得很像某个人吧……」

    站在我们眼前的是恶魔。

    散发着金属般光泽的漆黑皮肤。

    令人联想到蝙蝠的巨大翅膀。

    感觉就连食人魔也能够摆平的壮硕身躯,犄角和利牙更是加重了它给人的威胁性。

    上位恶魔。

    无论从哪里看、怎么看都像是住在最后地城里的那只恶魔和我们对上了眼,接着说:

    「……吾乃霍斯特。不是好大一只哥布林而是上位恶魔,乃终将受某个小鬼使唤者……如何,本大爷的问候语不错吧?你们是红魔族对吧?像这种感觉的问候语……」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见那只恶魔咧嘴露出利牙一笑,我们便放声尖叫,拔腿就跑。

    10

    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远的距离。

    不知不觉间已经跑出森林的我们,确认那只恶魔没有追上来之后,便当场瘫坐在原地。

    或许是真的太害怕了,芸芸哭到眼睛都肿了起来。

    「呼……呼……!那、那那……那是什么东西啊!恶魔……那是恶魔吧,而且还是超强的上位恶魔!感觉超厉害,超可怕的……!」

    「呼……呼……老实说,我心想不过是会在这种地方出没的恶魔,原本还不当成一回事呢。没想到会出现那种大咖……」

    说真的,如果我是一个人遇见它的话,可能已经吓到失禁了。

    原则上,之前和我打过的厄妮丝要说是上位恶魔也是上位恶魔,可是刚才那只……该怎么说呢……就是外表长得太可怕了。

    现在回想起来,在遇见那种怪物的状况下,真亏我们还逃得掉啊。

    大概是渐渐冷静下来了,芸芸说:

    「呐,惠惠。那只恶魔好像说了什么很奇怪的话吧?什么红魔族怎样,什么在找巨大的魔兽之类的……」

    「我记不太清楚了啦,那个时候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仔细听。我总觉得好像听它说我长得很像某个人之类的……总之,遇见那种怪物还能保住一条命,已经算我们赚到了。短期之内,我不想再进到森林去了。」

    我沉沉叹了口气,一脸苍白的芸芸也点头赞同。

    「今天已经够累了……呐,我们回去休息吧?」

    「就这么办吧……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先绕到公会去,领取卖掉蟾蜍的报酬吧。而且也要顺便报告那只恶魔的事情才行。」

    在平原和森林的边界休息了一阵子之后,我们就往城镇出发。

    ——我们今天明明一大早就出门了,但是在平原和森林狩猎似乎不知不觉就花了我们不少时间。

    在染红街景的夕阳之中,我们推开了冒险者公会的大门。

    「真的啦!那个家伙盯着城镇附近的山丘上那座没人管理的废城一直看!然后就直接坐上没有头的马拉的战车,不知道上哪去了……!」

    或许是到用餐时间了,公会里到处都是大口喝酒,大声喧哗的冒险者们。

    在四处不断传出叫骂声的环境之中,我们走向柜台。

    「不好意思,我们来领取报酬……」

    「哎呀,是惠惠小姐和芸芸小姐对吧?蟾蜍我们已经运回来了,三只总共是一万五千艾莉丝。请稍候。」

    我对帮我们准备报酬的柜台大姐姐说:

    「不好意思……顺便请问一下,有没有一击兔的讨伐委托啊?我们进森林的时候打倒了不少。」

    说着,我递出记载着打倒怪物的冒险者卡片。

    「嗯——一击兔原本是住在森林深处的怪物,所以平常不会造成损害,也没有针对它们的讨伐委托……不过最近也开始在城镇附近看见它们出没了,或许不久之后也会变成讨伐委托的对象呢。」

    这样啊,太可惜了。

    ……啊,还有一件事。

    「其实,我们在森林里遇见那只恶魔了。那是上位恶魔。别的不说,它的智能高到会自称是上位恶魔,再加上巨大的身躯和压迫感。那肯定是相当大咖的恶魔。」

    听我这么说,大姐姐的表情僵住了。

    「还有,它说什么在找漆黑又巨大的魔兽。它能够沟通,也没有突然就攻击我们,所以或许是个友善的恶魔……」

    听芸芸如此补充,大姐姐歪过头感到不解。

    「漆黑又巨大的魔兽,是吧?……对于这样的魔兽,我倒是有点头绪。有种名叫初学者杀手的高危险怪物,体型颇为硕大,毛色也是纯黑。但那只恶魔为什么要找那种怪物呢?是想当成宠物来养吗……?」

    大姐姐烦恼了一会儿之后说:

    「啊啊,相当谢谢你们的情报。不过,上位恶魔和初学者杀手啊……这已经超越危险的范畴了呢。在调查完成之前,或许会完全禁止各位进入森林,也麻烦你们尽量不要进到森林去喔。」

    说完,大姐姐就将蟾蜍的报酬交给我们。

    11

    「事态好像变得相当严重呢。」

    走回我们过夜旅店的路上。

    芸芸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遇见它的时机太不巧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耗尽魔力。不然,在刚碰上它的时候我还可以轰它一下……」

    「住手!面对那种敌人哪打得赢啊!总觉得那只恶魔可能连爆裂魔法都接得下来耶!」

    「……这样啊,你这是在挑战我吗?好吧,我要更改明天的计划,再进森林一次……」

    「不要!我绝对不进森林!要去你就一个人去!」

    就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这些的时候,我们经过了土木公司前面。

    「多、多谢……工头辛苦了……」

    「工头辛苦了——!」

    经常见到,让我颇为好奇的那两个人从公司门口走了出来。

    看来,那两个人也正好结束了工作。

    那个男生已经累得不成人形,而昨天还那么讨厌从事土木工程工作的蓝发女生,则是带着非常充实的笑容打着招呼。

    男生摇摇晃晃地说:

    「呐,明天开始要不要找别的工作来做啊……?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土木工程根本不是人做的……」

    对于如此叫苦的男生……

    「你在说什么啊?真是的,茧居尼特就是这样。才第一天就突然说要放弃工作,是想怎样?走啦,我们拿刚领到的薪水去澡堂清洗一下,吃点好吃的东西!明天再继续加油吧!」

    女生双眼闪闪发亮,握紧拳头这么说。

    看来,她已经发现工作的喜悦了吧。

    「你怎么站在那边不动啊?惠惠认识那些人吗?」

    「……不,我不认识他们。没什么,我们走吧。」

    在芸芸的催促之下,我们也前往旅店。

    ……没错,我只是经常看见而已,并不认识他们。

    可是,我总觉得他们好像一直都很开心的样子。

    所以对他们有那么一点好奇就是。

    「呐,我想喝冰到透心凉的深红啤酒!」

    「喂,那是酒吧?我们可以喝酒吗?这个国家的法律、条例之类的是怎么规定的啊?」

    「真是的,你很胆小耶。那算了,今天就先喝冰凉的尼禄依德过过干瘾好了。」

    「尼禄依德?呐,尼禄依德是什么?」

    女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好饿喔,快点走吧!你知道吗?公共浴场差不多都是在这个时间开门的喔!这个时段去的话说不定可以抢到第一个泡澡的资格!我先走啦!」

    在如此大喊的同时,她就冲了出去。

    「啊!喂,等一下啦,尼禄依德是什么东西啊!应该说,你跑那么快小心又跌……」

    在男生说完之前,女生已经跌倒了。

    「……惠惠,还是别看他们比较好吧……」

    「说、说的也是,我们走吧。」

    那个女生哭喊着刚才跌倒的时候薪水袋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而我们一面听着她的声音,一面走回到旅店去。

    ——今天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一开始和芸芸一起挑任务,然后是狩猎蟾蜍和狩猎兔子。

    最后还遇见了上位恶魔。

    ……那只恶魔到底是怎样啊?

    它看了我的脸,说什么我长得很像某个人……

    没记错的话,它还说它正在找一只漆黑又巨大的魔兽。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我们应该多听它说两句话才对。

    在打开房门的时候,我一边想着这些——

    然后,我才刚走进房间又立刻冲了出去,跑去敲芸芸的房门。

    「芸芸,不好意思,请过来一下!点仔不好了!我一回房,就看见我们家那只漆黑又小巧的魔兽瘫在那边,一动也不动!」

    「食物呢?呐,你从一大早到现在,就一直把它关在房间里面对吧!你有留饮水和食物给它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