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终章1 ——欢迎回来——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终章1 ——欢迎回来——

    事情发生在把达克妮丝绑架回来之后的隔天早上。

    「领主失踪了?」

    听见一大早便回到豪宅来的达克妮丝这么说,我还怀疑自己听错了。

    那个开口拉拉蒂娜,闭口拉拉蒂娜的大叔,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对啊,不管他们家的佣人们再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达克妮丝这番话,害我歪头不解。

    我完全以为天一亮领主的私人军队就会找上门来,还为此做好准备了呢。

    「不知为何,今天突然冒出那个领主的不法行为及各种坏事的证据,多到令人不敢置信。在王都将交换身体的神器送到爱丽丝殿下手上的,似乎也是领主。大家都说,领主大概是知道纸再也没有办法包住火,所以连夜逃跑了吧。」

    ——原来如此。

    「……所以,你们也不需要连夜逃跑了,可以把行李放下来了。」

    听见傻眼的达克妮丝这么说,我把背上的行李放了下来。

    跟在我后面的惠惠和阿克娅,也各自将怀里的行李放下。

    我们原本已经决定好,在各种风波平息下来之前,要找个遥远的地方种田过活了说。

    「也罢,这样也是好事一桩……喂,怎么啦,达克妮丝?快点进来啊。」

    我如此催促站在门口,迟迟不打算进来的达克妮丝……

    但是,达克妮丝一脸苦恼不已的样子,动也不动。

    「怎么了吗,达克妮丝?有什么问题吗?」

    听惠惠这么一问,阿克娅「啊!」地叫了一声。

    「对喔,惠惠不是一开始就在教堂里,所以不知道!你听我说喔!达克妮丝被和真买下来了!和真代替达克妮丝清偿了债务,结果竟然说你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了,要用身体来偿还那些钱……!达克妮丝是因为不知道会被和真怎样,才不敢进来对吧?」

    「……啥?」

    「喂,我们好好聊一下吧。这样太奇怪了,有很多地方都太奇怪了。不,你说的事情都没错,但就是有很多地方很奇怪,你的说法太糟糕了!」

    正当惠惠的眼睛闪现红光,以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达克妮丝摇了摇头。

    「不……不是因为这个。的确,和真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了要我用身体偿还,还说我是超级变态十字骑士之类的话没错……」

    哎呀,惠惠都开始准备咏唱魔法了耶。

    达克妮丝突然低下头说:

    「对不起。这次因为我擅自行动,给大家添麻烦了……真的,连我都觉得自己干了傻事。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

    阿克娅和惠惠见状,连忙跑到达克妮丝身边。

    「算了啦,你现在平安回来就好了。我一点也不介意。虽然和真在各种方面有那么一点损失,但是这个男人的习性就是有了点小钱就不肯工作,所以这样也好啦。」

    「没错没错,反而要是没有这件事的话,我也不会去达克妮丝家。没去达克妮丝家的话,我也不会发现达克妮丝的爸爸身上有诅咒了!……对了,还得找出施加那个诅咒的犯人才行!不过,我怀疑是那个面具恶魔施加的诅咒就是了。以我清如水明如镜的眼睛看来,绝对不会错!我们去好好回敬他吧!」

    达克妮丝听她们两个这么说,直视着我说:

    「我真的欠和真一个很大的人情。你说你抛弃了一切为我筹钱……不过,和真为我支付的那些钱,虽然无法立刻拿回来,但国家将会全额奉还。一旦家父的身体状况恢复了,就会计算从领主那里没收的财产,并且填补那些损失。然而……」

    达克妮丝的脸色一沉。

    「……然而,你卖掉的那些智慧财产权,已经回不来了。你说过今后想做生意,过安全的生活,可是你的工作已经……」

    原来是为了这种事情啊。

    「这件事就算了吧。我学会了料理技能,所以可以搞个路边摊,卖些我故乡的料理,赚点零用钱…………咦,等一下,钱拿得回来吗?」

    赫然察觉到这件事的我一脸认真地反问。

    「没错,拿得回来。这次你为我筹的二十亿,还有领主宅邸的赔偿金、破坏建筑物的兴建费用也会还给你。毕竟那些都是在保护这个城镇的过程当中产生的赔偿金。照理来说,那些都是治理这个地方的领主应该补足的款项……不过现在仔细想想,当初我为什么会乖乖接受领主的说法,随便付钱给他呢……感觉简直就像是中了催眠似的。还有,领主的恶行恶状的证据,怎么会这么突然就接连冒出来呢……?」

    达克妮丝歪着头,嘴上还说着无法接受之类的话,不过现在根本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先别管这个了!

    「二十……二十亿耶……!」

    竟有此事,也就是说我已经可以一辈子都不用工作了……!

    ……咦,等一下喔。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而那个服务是三个小时五千艾莉丝。

    要是有了二十亿,我甚至可以就这样一辈子活在自己期望的梦想世界当中……?

    这时,惠惠和阿克娅紧紧黏到我身边说:

    「今天的和真感觉很那个说,真的非常那个,根本就是个型男。呐,和真先生,我好想帮爵尔帝盖间豪华的小屋喔!」

    「就是说啊,是个感觉很那个的型男呢,我从以前就一直觉得和真是个型男的说。对了,我想要提升魔法威力的魔道具的说。」

    「哦,闻到钱的味道就凑过来啦,你们两个臭女人!……达克妮丝,你怎么了?」

    看着我们三个,达克妮丝还是站在门口不动。

    「真是的,已经够了吧。你之前一直在偷偷帮我们擦屁股对吧?虽然我昨天骂你干嘛自作主张,其实还是有点高兴啦。而且,这次我也把那个人情给还了。然后,用来还你人情的钱也会全部回到我手上。这样就没问题啦,当作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可以了。」

    说穿了,即将回到我手上的钱,金额已经高到让我不在意其他小事了。

    老实说,因为最近一直窝在家里,我很想预约那个服务,在旅店里订最好的房间外宿一个星期左右。

    但是,达克妮丝听见「什么都没发生过」之后,脸色又是一沉。

    「你的意思是……把我买下来了——这句话你也要当作没说过吗?」

    听达克妮丝那么说,在左右两边紧紧黏着我的惠惠和阿克娅便从极近距离盯着我的脸一直看。

    ……别、别这样好吗?

    「当然要当作没说过!该怎么说呢,昨天发生过的任何事情,让我们全都忘了吧!」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的表情蒙上更深的阴霾。

    ……咦?

    难不成达克妮丝接下来要说什么「其实我想变成你的所有物」之类的,以她的风格做出奇怪的爱的告白吗?

    背叛了我这样的期待,达克妮丝一脸泫然欲泣地低着头说:

    「……那个,关于那封信……就是我写了……请让我脱离小队……的那封信……」

    ……喔喔,原来如此。达克妮丝认为自己已经脱离小队了是吧。

    然后,因为我说要当作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要她以十字骑士的身分献身卖力的要求自然也不算数……

    什么嘛,害我期待了一下。真是的,这种事情……

    「你在说什么啊?达克妮丝是我们队上最重要的十字骑士耶,我们才不会让你离开呢。」

    「就是说啊,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啊?达克妮丝偶尔就会耍笨耶。达克妮丝的栖身之处就只有这里啊。」

    ……可恶,被她们抢先了。

    但是,达克妮丝在胸前绕着手指,一脸怯懦又不安的样子,低着头偷看我。

    大概是没听见我表示意见就无法放心吧。

    这时,在我开口之前,达克妮丝先说了:

    「那、那个!我……是个只有耐打可取,连剑也砍不太到敌人的十字骑士……不过……能不能……能不能请您让我再次加入小队,成为各位的同伴呢……?」

    听达克妮丝不安地说着不习惯的敬语,我笑着表示:

    「那还用说吗……欢迎回来。」

    听我这么说……

    「……我、我回来了!」

    眼角噙泪的达克妮丝似乎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

    「——和真。可是你其实觉得有点遗憾吧?叫达克妮丝用身体偿还的那句话,其实包含了一点情色的意思在里面对不对?」

    关于不会察言观色无人能出其右的阿克娅将手放在嘴边,突然带着奸笑说出这种话来。

    这个家伙在说什么啊?

    「这么说来,你好像在众人面前宣告达克妮丝是你的所有物是吧?那是怎样?那算是爱的告白吗?不管是听到芸芸说想跟你生孩子的时候,还是在王都随随便便就被爱丽丝收服也好,这次也罢……你这个男人也太好骗了吧。在红魔之里和我睡在一起的时候明明就想要对我伸出魔爪,现在是怎样?也太三心二意了吧?振作点好吗?」

    就连惠惠也带着有点不开心的表情对我这么说。

    ……这个家伙又在说什么啊?

    到底是在嫉妒还是怎样啊?你这个家伙才应该清楚表态吧!我真想这样对她说。

    真希望她可以像后宫动画里面的女生一样表现得更浅显易懂一点,黏在我身边就好了。

    ……这时,达克妮丝变得有点不太对劲。

    依然畏畏缩缩的她,不停偷瞄着弄得像是在打情骂俏的我和惠惠,同时开了口:

    「……这、这么说来,之前和真在潜入我家宅邸的时候,也差点和我跨越最后一道界线……」

    「「咦咦!」」

    达克妮丝不知为何一脸难为情地说出这种不必要的话,惹得阿克娅和惠惠惊叫出声。

    「喂喂,别说了……真的别说了……而且那次明明就是未遂……」

    我以虚弱的声音如此表示,更让惠惠和阿克娅大喊:

    「「未遂!」」

    根本自掘坟墓。

    「和真,你真的是笨蛋吗?我和惠惠努力想带达克妮丝回来的时候,你到底在干嘛啊?」

    「和真,你那次不是去带达克妮丝回来,而是去夜袭的吗?你这个男人真是令人失望到极点了!你到底在干嘛啊!」

    这是怎样?在红魔之里对惠惠恶作剧的时候也就算了,我这次应该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才对啊。

    忸忸怩怩的达克妮丝害臊地说:

    「也是啦,与其说是夜袭……其实不过就是在深夜闯进我的房间,在我试图求救的时候捂住我的嘴并且把我推倒在床上,又在我试图抵抗的时候封住了我一只手又压在我身上……然后在因为激烈抵抗而衣衫不整的我的肚子上乱摸了一阵罢了。」

    「「咦!」」

    「喂,等一下!对啦,你说的都是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没错!」

    「「!」」

    听我如此呐喊,惠惠迅速退开。

    「我之前就知道和真会以有色眼光看待达克妮丝,但完全没想到你是个有机会就会伸出魔爪的男人,我真是看走眼了。我原本还以为和真虽然没出息,在某些方面却意外真诚呢。我那个时候也不是因为多少对我有点好感,其实只是想泄欲而已吧。只要有个女人睡在你身边,无论对方是谁都可以对吧,你这个男人!」

    请等一下,再这样下去我会被盖上最差劲的渣男的珞印。

    听惠惠这么说完,我正打算辩解时,阿克娅却继续追打我……!

    「怎么会这样,从和真和我还在马厩里肩并肩睡觉的时候,这个禽兽就已经对我成熟的肉体虎视眈眈了吗!」

    「这个绝对没有。」

    「为什么啦——!」

    快要哭出来的阿克娅冲过来想掐我脖子,而我一手压住她的头时,发现达克妮丝尽管一脸难为情,却对我露出得意的奸笑。

    看来这个女人,是因为我之前在夜袭未遂事件的时候模仿她的嗓音,造成她老家的人各种误会,打算借此报复的样子。

    于是,我就对着双手抱胸,看着我伤透脑筋的达克妮丝……

    「…………明明就是你自己主动问我要不要一起变成大人的……」

    如此嘟哝。

    「「!」」

    「不不不不、不对——!我只是想说既然都要嫁给领主了,不如干脆跟你……!」

    「她承认了!达克妮丝承认是她主动了!我的天啊!那……我还是识相一点,带着爵尔帝的蛋到公园去晒太阳好了!」

    「达克妮丝这样简直就是荡妇!装出一副悲剧女主角的样子,结果根本是自己在发情嘛,害我白担心了!」

    「等等……!拜、拜托你们等一下,你们等一下!」

    被惠惠用法杖前端顶着脸颊一直转的达克妮丝,带着怨恨的表情看着我。

    看来这个家伙还想反击的样子。

    我拉住一边护着那颗蛋一边准备快步出门的阿克娅,打算将那件我原本想等达克妮丝安顿下来之后再说的事情,故意提前到现在告诉她。

    「阿克娅……我一直有个疑问。这个国家的结婚制度,在户籍方面的规定是怎样啊?」

    阿克娅回答了突然扯开话题的我。

    「怎么突然问这个啊?首先是在婚礼那天早上,到公所去缴交户籍迁入的文件,表示两人要结为夫妻了。然后,大概到中午才会办结婚……典礼……大概就像……这样……」

    阿克娅似乎发现了我想说什么。

    脸部随即开始抽搐的惠惠,大概也一样察觉到了吧。

    「……?你们怎么突然变得怪怪的?」

    只有不谙世事的千金大小姐还跟不上进度。

    惠惠试图安慰她说:

    「最、最近离过婚的人也不少嘛,没关系的!」

    听她这么说,达克妮丝总算搞懂是怎么一回事,赫然抬起头来。

    身为贵族千金却是个超级受虐狂,明明是处女却离婚过一次。这个家伙到底还想揽多少属性在身上啊。

    「那个……这样到底该怎么算呢?达克妮丝是在婚礼举行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掳走的没错,但是对方隔天就连夜逃走了,这样看在一般大众眼中,反而像是达克妮丝被那个大叔抛弃了吧?」

    阿克娅毫无恶意地这么说,让达克妮丝抖了一下。

    然后,战战棘兢的她,不安地抬起头来,看着站在正面的我的脸……

    「算了……户籍这种东西不重要啦。别在意这种小事嘛………………失婚妮丝。」

    达克妮丝嚎啕大哭起来,背对着我逃走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