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八卷 阿克西斯教团 VS. 艾莉丝教团 第五章 在新手城镇创造传说!1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八卷 阿克西斯教团 VS. 艾莉丝教团 第五章 在新手城镇创造传说!1

    「喂,阿克娅!你这个家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位于城镇边陲的阿克西斯教堂。

    听说了她们在这里为今晚的祭典做准备,我便冲进教堂,找到正在和赛西莉一起举杯庆祝的阿克娅,如此逼问。

    「哎呀,和真,你怎么那么慌张啊?」

    拿着酒杯的阿克娅,就像电影里面会出现的,把玩小动物的坏蛋一样,摸着站在她大腿上的小鸡。

    一旁的赛西莉则是像侍奉主人的女仆一样随伺在侧。

    「我知道了,和真一定是嗅到宴会的气息跑来想要参一脚对吧?真拿你没办法,虽然不是阿克西斯教徒,不过和真是这次的功臣之一嘛。来吧,过来坐我旁边,我分你吃刚炒好的YAKISOBA。」

    面对一边悠哉地这么说,一边递出小盘子的阿克娅。

    「笨蛋,现在不是吃那种东西的时候了!这是什么鬼啊!」

    我把从达克妮丝那边借过来的陈情书递到她眼前。

    「哎呀,这不是我提出的陈情书吗。『第一,明年开始更名为阿克娅女神感谢祭,不让艾莉丝教团参与。第二,松绑琼脂史莱姆的管制……』吶,我不记得我有写第二项啊?」

    「第二项是我写的,阿克娅大人!我这次很努力,所以想说应该值得这样的奖赏!」

    「原来如此,那当然好。所以呢,这个怎么了吗?」

    「当然好你个头,怎么了你个屁股!我再问一次,这是怎么回事!」

    阿克娅不管暴怒的我,反而和身边的赛西莉交头接耳地讨论了起来。

    「吶,和真先生不知道在生什么气,是不是因为我们没叫他来庆祝会啊?」

    「不是啦阿克娅大人,是因为我们在写陈情书的时候没有写到那个人的意见啦。」

    听着赛西莉说话不停点头的阿克娅,动笔在陈情书上迅速写下一串文字之后拿给我。

    『第三,今后举办祭典时顾摊小姐必须一直穿着泳装。』

    「你白痴啊!我想说的才不是这个,你这个家伙之前明明口 口声声说这次不会得意忘形,要脚踏实地好好努力!居然写出这种东西来,看我怎么处置!」

    「哇啊啊啊啊——!你干嘛啦,亏我还特地加上和真的意见!」

    在阿克娅对我反呛回来的时候,赛西莉慢步走上前来。

    「等一下,居然辜负阿克娅大人的好意,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肖赛西莉以阿克西斯教团之名发誓,我每天晚上都会擅闯你家,在大门口唱圣歌唱个没完喔!」

    「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啊!每个人都不把我放在眼里,看我怎么教训你们两个!」

    「怎、怎样啦,我们都已经这么努力了,稍微偏袒我们一点又不会怎样!赛西莉说了,『阿克娅大人可是阿克娅大人呢,应该过着受人吹捧又闲适的生活,今后阿克西斯教团将倾全力溺爱阿克娅大人』,人家可是这么说耶!」

    「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人影响是怎样!快点,该走了!别再跟这个怪胎混在一起了!你也一样欠骂,别再把阿克娅变成更糟糕的废人了!」

    「居然叫我怪胎!」

    我试图带走阿克娅,但她从我的手里溜走,躲到遭受轻微打撃的赛西莉背后。

    「在这次祭典的活动期间内我都不回去了。没错,我不回去了!聪明的我学会了……只要待在这里,大家都会崇拜我!而且呢,和真。既然祭典都已经如此盛况空前到极点了,无论如何明年以后都不可能不办阿克娅女神感谢祭。你去外面看看艾莉丝教团的祭典!流向我们的区块的人潮一天比一天多,现在艾莉丝教团的摊商几乎全部都乏人问津!」

    啊啊,我本来还以为这次难得到最后都会是正向的故事,结果这个家伙还是这种人。

    看见她最近的改变还以为是吃错药了,看来她的劣根性完全没变。

    我原本很想说「把我以为你有所成长的感动还来」之类的,结果知道事情还是一如往常却有点放心,真讨厌这样的自己。

    赛西莉听她那么说,也语带自豪地接着说了下去:

    「阿克娅大人说的没错。而且,既然我们主办的摊商的评价已经高到这种程度了,事到如今艾莉丝教团想扳回一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有……不要以为有生意头脑的人只有你一个喔。没错,阿克娅大人还有压箱底的锦囊妙计呢!」

    阿克娅的锦囊妙计,怎么想都肯定有问题吧。

    2

    离开阿克西斯教团之后,我一面烦恼着该怎么做才能整得他们惨兮兮,一面在镇上到处闲晃。阿克娅他们之所以那么嚣张,是因为他们靠自己的力量把祭典办得那么热闹。

    既然如此,我去支持艾莉丝教团,提供新摊商的点子如何?

    ……不,我想不到更多主意了,而且就算现在开始行动,顶多也只能增加一两个摊商。

    没办法了,总之先去艾莉丝教团那边露个脸再说吧。

    ——于是,我来到艾莉丝教堂,却看见……

    「嗨,助手老弟,结果如何?」

    是拿着扫把在教堂前面打扫的克莉丝。

    既然她问我结果如何,就表示她知道了阿克西斯教团说了那些蠢话,也知道我跑去痛骂他们。

    「也没什么如不如何的,那些家伙已经没办法好好沟通了……照那个状况看来,得狠狠教训教训他们一顿才会学乖吧……怎么办?事情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追根究柢还是帮阿克娅他们取得祭典许可的我该负责。在他们的蠢病持续恶化到病入膏肓之前,我想稍微管教他们一下。」

    但是,克莉丝只是对着认真度超过一半的我摇了摇头。

    「前辈因为把祭典办得那么热闹而受人感谢是事实。相较之下,我却没能回收埃癸斯,就连那么醒目的铠甲现在的下落也掌握不到。要是我的祭典在明年以后停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有点失落,不过前辈明年以后应该也会把祭典办得很热闹吧!」

    说着,克莉丝勉强打起精神,哈哈干笑了几声。

    虽然在笑,却让人隐约感觉到她的失落,那样的笑容看了真教我难过。

    既是总因为棋差一着而容易陷入危机之中的头目,也是受到众人爱戴,任何事情都能办得妥当的完美女神。

    既是我的理想类型,也是从我与惠惠、达克妮丝之间的微妙恋爱话题,到日本的话题都能够无所不聊的重要朋友。

    而且,她更超越了和我一起从地球来到这里的阿克娅,是和我共享最多秘密的人。

    平常以女神的身分工作的时候,一直都是一个人待在那个白色的房间里。

    以义贼的身分工作时也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我最重要的朋友,也是有点靠不住的头目。

    我理想中的女性,也是努力不懈的女神。

    「我总是给助手老弟添麻烦呢。一下子要你帮忙我找神器,这次你也想要为我阻止失控的前辈。」

    她像是想排遣失落的心情似的挥动扫把。

    「谢谢你,助手老弟。只有你知道我的真实身分,也知道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并不是希望有人可以因为我暗中对抗魔王军而夸奖我……不过,因为有这样的你,我的辛苦也算是得到了一点回报。」

    说完,她以艾莉丝女神的表情露出柔和的笑容。

    「头目……不,艾莉丝女神。我希望艾莉丝教团的人们能够协助我。」

    克莉丝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而我对着这样的她,说出在商店街的干部们面前用过好几次的台词。

    「我有个主意。」

    3

    ——今天是祭典的最后一天。

    尽管艳阳高照,依然有许多人将某个地方塞得水泄不通。

    『感谢各位今天聚集到这里来。本人有幸获选为这次活动的主持人,由衷感到高兴,同时也非常荣幸……』

    阿克塞尔的大广场。

    位于城镇中心的这个地方设置了一个舞台,台上一名身穿燕尾服的男子对着类似麦克风的魔道具说着:

    『由艾莉丝教团主办,这次祭典的主要活动!第一届!艾莉丝女神小姐选拔赛,现在正式开始!』

    在主持人如此大喊的同时,聚集在舞台前方的观众们也发出盛大的欢呼声。

    我用来解决所有问题的锦囊妙计。

    就是由艾莉丝教团主办的选美比赛。

    「助手老弟。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头目也一起在祭典上好好玩乐就好了吧。」

    我随口回应感到傻眼的克莉丝。

    我早就知道办这个肯定会热闹滚滚。

    虽然我早就知道,只是觉得正经八百的艾莉丝教徒不可能会想办以艾莉丝为号召的选美比赛,所以原本已经死心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再这样下去,艾莉丝教徒们一直这么不争气的话,他们敬拜的女神将无法再举办祭典。

    我找了以达克妮丝为首的艾莉丝教徒们恳切地说明这一点,最后他们总算点头接受了。

    「我也没想到达克妮丝会抱怨那么多就是了。」 r可见她有多么重视艾莉丝女神。」

    达克妮丝口口声声说什么「以艾莉丝女神为号召的选美比赛是对艾莉丝女神的亵渎」之类的闹了好一阵子,于是我说「这是为了恢复艾莉丝教团的威信,也是为了回收神器,艾莉丝女神才不会因为这样就鸡蛋里挑骨头」,好不容易才让她答应。

    克莉丝害臊了起来,忸忸怩怩的抓了抓脸颊。

    「不过是用我的名字而已,我是无所谓啦……」

    「那种话你去对达克妮丝说啊。那个家伙今天早上也闹了好一阵子别扭,一直说她不想来。」

    我和克莉丝在最后面能够将整个会场连同舞台尽收眼底的地方待命。

    我们之所以会待在这种地方,是为了在埃癸斯出现的时候抓住他。

    办这个活动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拯救艾莉丝教团。

    这场选美比赛本身就是诱饵。

    那个贵重的神器仍然在镇上游荡,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里,踏上旅途。

    为了回收埃癸斯,集合能够让他认同的美女是最快的方式。

    然后,为了钓到他,我也请求达克妮丝参加选美,不过……

    「……吶,达克妮丝不希望举办选美比赛最大的理由,说不定不是因为要负责核可选美比赛,而是……」

    克莉丝好像想说什么,但我没空听她说话。

    为了这一天,我租了魔道相机,甚至连望远镜头都准备好了。

    至于目的是什么,就用不着我说了吧。

    我将相机对准了舞台。

    在舞台上,镇上对自己的美貌特别有自信的女性们展露出最为灿烂的笑容。

    『那么,首先由第一位佳丽自我介绍……请说出你的姓名、年齢,还有职业!』

    4

    将艾莉丝教团以及克莉丝,甚至连达克妮丝都拖下水的盛大活动就此展开,不过埃癸斯究竟会不会落入这么明显的陷阱之中呢?

    原则上,这招成功的话应该可以一口气解决所有的问题才对……

    ……可恶,别担心了,没问题的,一定会成功。

    说来说去,那个家伙的想法和行动都很容易预测。

    我不太想承认,不过那个家伙有很多地方和我很像。

    我一面对周遭保持警戒,一面偷瞄接连出现在舞台上的美女们。

    「嗯嗯……以我个人的喜好来说的话,这个太苗条了一点。长相我倒是很喜欢啦,只论长相的话。」

    克莉丝说,今天可能会拖很久,所以跑去买冷饮了。

    我只是偷瞄而已。

    而且那么显眼的铠甲只要一现身我应该就会立刻发现才对。

    看着那个苗条美女,我自言自语地脱口说出感想。

    『是吗?她看起来脾气有点凶耶。不过身材倒是不错,我看应该是穿衣服会显痩的那种类型。』

    「她看起来确实是脾气很凶的样子,不过苗条型的人凶一点比较好。话说回来,穿衣服会显瘦吗……早知道还是应该加上泳装审查项目才对。」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没有在审查当中加入那么重要的项目啊,你白痴吗?』

    …………

    「逮到了——!」

    『唔喔!什么什么,你想干嘛!现在正是最重要的时候,别妨碍我!』

    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候这点我同意,不过抓住这个家伙是原本的目的之一。

    我对大摇大摆地现身的埃癸斯撒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抛网。

    轻忽大意的埃癸斯,网起来真是完全不费工夫。

    「完全中计了啊你这个呆瓜,这是用来引诱你的计策啦!」

    『你、你说什么——!你很有一套嘛,我还以为你只是个小毛贼呢,真叫我刮目相看!』

    我和克莉丝之前就是被这种东西搞得七荤八素的吗?

    真希望叫他把我们之前的辛劳都还来。

    「应该说,你这个家伙来的也太快了吧!为什么才开始五分钟马上就被抓住了啊!克莉丝以为会拖很久还跑去补充物资了耶,你要怎么向她道歉!」

    『啊,可以请你安静一点吗,我听不到那个女生的基本数据。你看,主持人在问她是吃什么才让胸部长到那么大。』

    「……没办法了,等那个女生的基本数据介绍结束之后再开始吧。要从对我有利的这个姿势开始喔。」

    『我知道啦,等那个女生下台之后再开始吧。』

    暂时休兵的我尽可能不将视线从埃癸斯身上移开,等待那个时刻到来。

    在附近的观众都没有留意到我们的骚动,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

    在这样的状况下,参赛佳丽的基本资料终于介绍完了,那个女生也走下舞台。

    「好,那就继续吧!都是你把我们害得那么凄惨,还不乖乖就范!」

    『哈,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啊!我可不是平白无故被称为圣铠埃癸斯先生的,古早以前,我和主人一起对付过众多怪物,将他们撕开就丢丢完再撕!』

    再次展开战斗的我们对着彼此叫嚣,双方都试着掌握主导权。

    『好的,谢谢桑妮雅美眉!哎呀——这位佳丽的胸部还真是壮观呢!不过,下一位也相当值得各位期待喔!因为她拥有的可是本届大赛数一数二的绝世好胸!那么,欢迎下一位佳丽登场——!』

    这时,主持人的发言让观众席瞬间沸腾。

    我和埃癸斯双双拉扯着网子,视线自然飘向台上。

    接下来上台的那个女生也相当惊人。

    到底有多惊人呢,差不多有足以匹敌维兹和达克妮丝的程度……!

    『……吶,等那个女生下台之后再打可以吗?』 r……真拿你没办法,等她下台之后真的要再次开打喔!」

    『不好意思啊,应该说你不拍照片没关系吗?别担心,我不会逃的。』

    「…………说的也是,这里人这么多,你这副全身铠就算逃走了,只要问一下附近的人就可以轻松逮到你了吧。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也有点难受。」

    我放开抓着网子的手,再次举起相机对准舞台。

    『喂!你看那个,太犯规了吧!你为什么没有把泳装审查列为必备项目啊!』

    「没办法啊,我也有各种苦衷!我的同伴不肯退让,说要穿泳装的话她就抵死不参加!啊啊可恶,可是我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再稍微坚持一下了……!」

    我和埃癸斯挺直身子,从观众席的最后面继续观察——

    『——喂喂喂—— 穿成那副毫无防备的模样没问题吗!不过现在是夏天,穿泳装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了!』

    「那个是顾摊小姐吧。是我提议说要规定顾摊小姐穿泳装的。你也知道,这样有预防中暑之类的各种作用。还有,洒水的时候穿泳装也不怕湿。」

    『你很聪明嘛。既然要预防中暑就没办法了,中暑那么危险。哎呀,下一个女生那样不太行啊。只有衣服很可爱,根本是靠服装的款式和化妆掩人耳目。』

    「妆容的基本是自然妆,那根本是邪门歪道。要是我兼任评审的话,妆那么浓肯定要扣分。」

    尽管抱怨,我还是按了好几次快门。

    『接下来是这位小姐!大家对她都很熟悉,最适合走悲情路线的苦命老板!原本以为最近店里比较赚钱了结果只是幻觉!参加理由竟然是为了赚取奖金付这个月的房租!欢迎维兹魔道具店的老板!』

    「太棒啦——————!是维兹,维兹来啦!好耶,维兹还是最适合穿围裙了!」

    『喂,她的水平也太高了吧,好想抱紧处理啊!那位大姊看起来就很好抱,好想对她抱紧处理啊!或者是请她进来我的体内!可是她怎么看都是魔法师系吧,太遗憾了,职业配不起来啊。可恶,如果那位大姊愿意转职为前锋职业就好了!』

    我和埃癸斯为了维兹出乎意料的登场而兴奋到了极点。

    观众们的热度也因为这样而急速升高,下一位佳丽感觉可能会因此而为之却步啊……

    『好了,接下来……哎呀,是一群扮装成梦魔的佳丽!明明这次活动打的是艾莉丝女神小姐选美大赛的名称,这几位小姐还真是相当有……胆量……啊……』

    原本还很亢奋的主持人慢慢安静了下来,最后更是默不吭声。

    这也不能怪他。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等一下,怎么搞的?那是怎样,她们三个的水平都太高了吧!右边的成熟型和左边的萝莉风是都很难割舍,不过中间那个美女是怎样!我从来没见过那种类型的耶!是恶魔!恶魔女孩!那已经超越小恶魔类型的范畴,根本就是真正的恶魔女孩了吧!』

    埃癸斯吵闹到让我以为他要崩溃了,但观众们却都默不吭声。

    上台的是三名梦魔。

    应该说左右两位我都见过。

    是我平时常去的那间店的店员小姐。

    可是,唯有站在正中间的那位绝世美女,就连身为常客的我都没见过。

    下次拜托她们服务的时候就请她出现在我的梦中好了。

    正中间的那位打扮成梦魔的美女从僵住不动的主持人手上接过麦克风:

    『好了,各位。前面的几位参赛者想必让你们非常无聊吧……不才小女子接下来将褪去这身薄衣,带领各位进入令人迷乱的情欲世界……!』

    正中间的那位大姊姊发出光是听了就令人兴奋的声音,接着直接把手放到衣服上。

    原本就已经够煽情的梦魔服装将整个会场的所有目光全都直线聚集过去。

    观众已经完全吭不了声,带着些微的期待,吞着口水紧张的观望着。

    难不成,这位大姊姊打算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脱衣吗!

    她是来真的吗!

    卖肉的怪物受到祭典的热烈气氛影响,变回最原本的模样了吗!

    『相、相机啊!快把相机准备好!喂,你振作点啊!』

    「啊啊,抱歉!好险,我竟然差点犯下这种错误……!不过真不愧是货真价实的梦魔,服务精神满分啊!」

    我举好相机,准备捕捉最完美的一张照片时,那位美女终于脱掉穿在身上的东西……!

    『华丽的脱皮!呼哈哈哈哈哈哈,汝等以为是碰巧路过的梦魔女王吗?很遗憾的,是维兹魔道具店的打工店员!喔喔,整个会场弥漫着特等的负面情感,美味至极,美味至极啊!维兹魔道具店现在也开始经营指点迷津的服务!碰上任何困难时欢迎莅临!』

    …………

    『请不要丢东西!在此呼吁各位观众,各位的心情我很了解,不过请不要丢东西!』

    两名梦魔也跟着巴尼尔一起离开,只剩下主持人站在台上被垃圾砸。

    我和埃癸斯当然也砸了。

    不久之后,会场的混乱平息了下来,主持人重新振作起精神,以夸张的动作指着舞台旁边说:

    『好、好了,接下来是今天最有可能夺得后冠的佳丽之一。住在这个城镇的各位,想必已经没有人不知道她了吧!有时候是冒险者,有时候是忍耐大会的卫冕冠军。现在,她更是艾莉丝女神小姐选美比赛的参加者,让我们欢迎大贵族达斯堤尼斯家的千金,达斯堤尼斯·福特·拉拉蒂娜小姐!』

    喔,来了来了!

    埃癸斯在选美比赛的一开始就已经傻傻地跑过来所以其实也已经不需要了,不过我原本是请只有外貌无从挑剔的达克妮丝出场当钓他的诱饵。

    其实我原本也想拜托惠惠,只是很遗憾的,她还在拘留所里面。

    『哗——!赞耶赞耶,太讃了吧!脸蛋漂亮身材惹火,而且还是贵族千金!喂喂喂,分数也太高了吧!』

    在达克妮丝现身的同时,埃癸斯的情绪也瞬间飙高。

    或许是特地为了选美比赛做的准备吧,今天的达克妮丝的打扮完全是前往避暑胜地的贵族千金风格。

    她将偶尔会在自己家的宅邸穿的纯白色洋装直接穿了过来,今天还略施脂粉,头发编成三股辫从肩头向前放,头上戴着一顶宽帽缘的白色帽子。

    在众多观众的注视之下,达克妮丝害羞地将通红的脸藏在帽子底下,轻轻低下头。

    「对吧对吧,那是我的队友喔。我告诉她需要准备一个大饵来钓你,千拜托万拜托才求到她参赛。」

    『真的假的?好好喔,有那种队友好好喔!吶,就让那个女生当我的主人吧!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性感肉体!』

    不但轻轻松松就抓到他,连收服他都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那个家伙是十字骑士喔。她的工作是在前面抵挡敌人的攻撃喔,你不是说就算是铠甲,被攻撃也会痛吗?而且身上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不出来,那个家伙的腹肌有六块肌喔。」

    『有六块肌啊。不,可是这样也相当不错啊……可是是十字骑士……可恶,偏偏是十字骑士……可是,她的外表完全就是我的菜,要找到能够超越她的也很难了吧……』

    内心纠结的埃癸斯这么说,我也在心里赞同他。

    只论外表的话确实也是我的菜,身材好长相也好。

    如果再加上好个性的话该有多好,但那个家伙出乎意料的是很难搞的那种类型。

    唉,太浪费了……

    「再稍微观察一下状况吧,反正还有别的参赛者。」

    『说的也是,在比赛结束之前就决定的话也太仓促了。喔,要开始介绍了!』

    或许因为对象是贵族吧,主持人的情绪显得格外亢奋,说话也特别大声。

    『那么,开始正式介绍!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不过还是请你介绍一下自己的姓名、年龄,以及职业!』

    『……达斯堤尼斯·福特·拉拉蒂娜……年龄是十八岁,工作是代理领主……』

    或许是因为紧张吧,达克妮丝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听起来还是含糊不清。

    我离得这么远都看得出她的表情有多僵硬。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观众席的一名冒险者大喊:

    「拉拉蒂娜!大声一点啦,我听不到——!」

    有人带头之后……

    「大小姐今天穿得那么漂亮啊!」

    「平常穿的铠甲怎么了啊,不过穿成那样也很很可爱喔,拉拉蒂娜!」

    类似这样的叫嚣声也跟着从四面八方响起。

    不只我,达克妮丝现在也已经是这个城镇相当有名的冒险者之一了。

    和达克妮丝有点交情又喝醉的冒险者们纷纷把握这个机会调侃她。

    达克妮丝害羞得满脸通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害我也莫名有点嗜虐了起来。

    「很好,拉拉蒂娜!就是现在,秀出你引以为傲的六块肌吧!」

    『那个女生不是你的队友吗?』

    「你白痴喔,就因为是队友我才像这样声援她啊!瞧,看看达克妮丝满脸通红,泪眼婆娑地瞪着观众的样子。你有看过那么诱人的表情吗?这下肯定能够夺得后冠了。」

    『原来如此,你很会嘛。好,那我也来帮忙吧!好耶小妞,多来点好康的吧!』

    埃癸斯也在我之后开始鼓噪,其他冒险者们也跟着开始叫嚣。

    「没错没错,来点好康的吧——!」

    「泳装呢,你不穿泳装吗!」

    「领主大人,把裙襬拎起来看看吧!」

    观众的叫嚣声越来越过分。

    那个平常派不上用场的达克妮丝,现在就像是偶像明星一样成为众人的焦点。

    这让我觉得很开心,再次大声喊叫。

    「干脆脱光了啦——!」

    达克妮丝听见这句话,带着一脸愣住的表情直线看向我。

    啊,糟糕,被发现了。

    「没错,脱光——!」

    「达克妮丝,脱光——!」

    「脱——光!脱——光!」

    『脱——光!脱——光!』

    顿时,会场上众人一条心,大家整齐划一地同声喊着脱光的口号……!

    「你到底在干嘛啊?」

    这时,拿着饮料的克莉丝的冷淡声音,让我和埃癸斯的脑袋瞬间一凉。

    5

    「——真是够了,你们到底在干嘛啊?别欺负我的朋友好吗?」

    「不是啦,我看见达克妮丝受到大家的瞩目,沐浴在欢呼声之中,结果,该怎么说呢,就有点想把她推上顶尖偶像的地位……」

    「众人叫她脱光算是哪门子的顶尖偶像啊……埃癸斯也是,你居然变成这种人了……你好歹也是最上级的神器吧……」

    在观众们的最后面,又往后了一点的地方。

    在痛心地噙着泪的克莉丝面前,我和埃癸斯不停低头道歉。

    我对长吁短叹的克莉丝说:

    「不过,反正也已经照当初的计划抓到这个家伙了,虽然有点波折,艾莉丝教团主办的活动办成这样确实也很热闹,总算是好事一桩吧?」

    「一点也不好!应该说你要怎么收拾这个惨况啦!」

    现在,尖叫声与叫骂声在观众席四起。

    大家的脱光口号最后激怒了达克妮丝,让她跳进观众席,袭撃冒险者们。

    冒险者们拚命抵抗,但在双方都是赤手空拳的情况之下打架是达克妮丝有利。

    ……那个家伙在战斗中搞不好也是赤手空拳殴打怪物会比较好吧。

    『这下子越来越好玩了,那个小妞很厉害嘛!美女和打架是祭典的精髓,我总觉得自己也快要按捺不住兴奋了!心中是燃烧的热情!身体是闪亮的铠甲!好,我也要加入这场混战了!』

    「别把事情弄得更混乱好吗!真是够了,埃癸斯,算我求你,你可以自律一点,乖乖待在这边吗……这样的话,等到顺利打倒魔王的那一天,我可以动用女神权限,除了为打倒魔王的勇者实现愿望以外,也为你实现愿望……」

    见埃癸斯受到大乱斗的触发而兴奋了起来,克莉丝扶额叹气。

    而埃癸斯摆出耸肩的姿势,对这样的克莉丝说:

    『这个女生又——在说什么女神不女神的了。听好了小妹妹,我知道怎样才叫女神,也见过一个女神。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将我赐给某位女性,送我上路的就是女神。基于这个经验我可以告诉你,女神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说什么————!」

    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浮现在我脑海里的女神,是疑似送了这个家伙上路,现在也和教团的那些人干些不三不四的勾当的那个家伙。

    「可恶!可恶!我生气了!在找到适合你的持有者之前,我要把你封印在湖底!幸好我还丢了别的神器进去,你们就在湖底好好相处吧!」

    『那种拳头伤不了我的身体啦!毕竟我可是神器!啊哈——加油、加油,小妹妹丨』

    「咿——!」

    没有多加理会弄到自己手痛还是一直捶打埃癸斯的克莉丝,我环顾四周。

    在我们周围的观众们都远远地望着依然在大闹的达克妮丝,看戏看得很开心的样子。

    不同于我的预测,这个活动已经完全被当成奇闻轶事看待了,不过这样也算是办得很热闹吧。

    但是,这个活动原本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的目的,是引诱埃癸斯过来。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是要恢复在这次的祭典当中毫无表现的艾莉丝教团的威信……

    ——这时,在没有预期的情况下,我们得知这个目的尚未达成。

    「哎呀——太好笑了太好笑了。不过,办这种选美比赛也没用啊,这个镇上出名的美女都是怪胎,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了。以古板的艾莉丝教徒主办的活动来说,还算满好玩的就是了,对吧?」

    我们前方的观众如此表示。

    「是啊,还可以啦。不过,我觉得明年开始只要有阿克西斯教团主办的祭典就够了吧。阿克西斯教团那些人白痴归白痴,在办这种祭典的时候倒是办得很热闹。」

    「没错没错,白痴归白痴,那些家伙总是很开心的样子嘛!白痴归白痴!」

    紧接着四周又零星传来这样的声音,同时大概是因为已经看到这个镇上的主要美女了吧,甚至有观众开始准备走人了。

    克莉丝槌打埃癸斯的动作停了下来。

    「艾莉丝教团确实一直都很努力,不过一年一度的祭典还是办得高调一点比较好吧。」

    「就是说啊。听说他们正在吵明年以后要不要改成只办阿克娅祭呢,好像都发起联署活动了。」

    「是喔。反正那些家伙今天大概也在阿克西斯教徒的区块耍白痴吧。这边的活动好像也结束了,过去看一下好了。」

    然后……

    「啊、啊哈哈,我们家的孩子们已经全都很努力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照这个样子看来,我的祭典很可能真的从明年开始就没了呢。」

    克莉丝大概是不想让我担心吧,尽管隐约有点失落,还是露出了笑容。

    「也罢,反正我原本就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享受祭典的乐趣。因为在我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因怪物而受苦……所以,我得多收集一点神器才行,那怕只有一个也好。」

    说完,一直以来总是低调行事,在不为人知的状况下偷偷有所建树的克莉丝,佯装不在意地抿嘴一笑。

    然后她再次面对埃癸斯。

    「埃癸斯,拜托你,请你乖乖听我的话好不好?」

    『咦——……我是有点心动啦,不过就算你一脸失落,我也不会因此任你摆布喔。』

    …………

    「吶,埃癸斯。如果我介绍一个极品美少女给你认识的话,你愿意听克莉丝的话吗?」

    对于我的问题,埃癸斯说:

    『啥?极品美少女啊……喂,我知道了,是这样吧,你想利用刚才那个面具大叔对吧!你要叫那个家伙变成美少女然后说「好了,我介绍美少女给你了——」对吧!那种不入流的伎俩,我埃癸斯先生可不会……』

    「头目。不,唯有现在,请让我叫你艾莉丝女神。我有一点小事……不对,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要拜托你。」

    我打断了说个没完的埃癸斯,凝视着克莉丝,低下头来。

    见我低头请求,克莉丝有点不知所措。

    『啥——?喂,那个小妹妹不是叫克莉丝吗?叫她艾利丝女神到底是怎样啊,连你的脑袋也坏掉了吗……喔喔,中暑了吧?你是热昏头了对吧?你这个家伙说预防中暑多重要又多重要,结果自己中暑也太扯了吧。你等着,你的作战计划让我大饱眼福,我去帮你叫医生来当作是答谢——』

    「好啊,助手老弟……不,我答应你,和真先生。如果有什么我办得到的事情,请尽管说,不用客气。」

    说完,克莉丝以坚定的眼神凝视着我。

    『嘿嘿——!你们这样一直把我当空气,就算是我也会不高兴喔!喂,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被当空气的埃癸斯一面发出不开心的金属声,一面抱怨。

    「喂,埃癸斯。我让你拜见一下货真价实的女神吧。」

    6

    工作人员总算压制住大闹了一场的达克妮丝,将她带到别的地方去安抚她的时候。

    虽然还有点吵闹,但会场总算是安静到能够继续进行活动的程度了,于是舞台上的主持人再次拿起麦克风。

    『好了,会场的混乱已经平息下来,参赛佳丽也已经全都出场了。那么,接下来要宣布艾莉丝女神小姐选美大赛的冠军就在主持人说到这里的时候。

    ——原本还有点吵闹的会场,瞬间陷入寂静。

    大声说话的冒险者。

    正准备走人的商人。

    在现场的所有人们。

    没错,不分男女老幼,所有人都注视着台上的一点。

    一名面露温柔微笑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舞台中央,站在那里。

    『……呃……咦?请、请问……』

    在所有人都茫然注视着少女的时候,只有主持人勉强挤出干哑的声音。

    『…………请问,你是……临时决定……参赛的……佳丽……吗?』

    主持人这么问向站在舞台上,依然平静地微笑的少女。

    而且——

    那名美少女从长相到服装,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和这个世界的居民众所周知的,艾莉丝女神的画像完全一模一样。

    『是的。临时才决定参赛,真的非常抱歉。』

    艾莉丝这么表示,握起双手,轻轻低头道歉。光是这样,就让主持人惊慌失措到非常明显的地步。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会!别这么说!快别这么说!这这、这次承蒙您参加艾莉丝女神小姐选美大赛,真是感激不尽!』

    从主持人不小心以「您」来称呼对方这一点来看,他大概也隐隐约约察觉到站在眼前的少女是谁了吧。

    不过,所有人都还无法抹灭心中「不可能吧」的想法。

    原本安静到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的会场,瞬间像是暂停的时间开始流动似的,但是又没有太过张扬地骚动了起来。

    我身旁的埃癸斯一动也不动,吭也没吭一声。

    终于,台上的主持人似乎整理好心情了,以隐约有点僵硬的动作将麦克风递向艾莉丝。

    『那那、那么……由于我们对所有参赛佳丽都会问这些问题,先请您见谅……可以的话,我想要请教一下您的名字……』

    战战兢兢地,同时又隐约带着些许期待。

    主持人这么问了之后,艾莉丝露出足以让看见的人全都不禁感叹出声的笑容说了。

    『我的名字叫作艾莉丝。』

    在那个瞬间,会场欢声雷动。

    有人发出疯狂的吼叫,不断大喊艾莉丝女神。

    有人一脸恍惚,茫然地仰望艾莉丝。

    有人握起双手,诚心祈祷。

    我们身边有个疑似艾莉丝教徒的人甚至泣不成声,跪在地上热泪盈眶。

    「这、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女神力量啊。喂,反应完全超出我的预期了耶。」

    因为反响过于强烈而有点害怕的我,对僵在我身边动也不动的埃癸斯这么说。

    这时,原本完全没有一点动作的埃癸斯,终于开始微微颤抖。

    『找到了……』

    然后轻声冒出这三个字。

    『找到了。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找到我的主人了!是怎样!吶,那是怎样!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那种

    美少女啊!我不懂!我搞不懂啊——!』

    「喂喂喂,你冷静一点!铠甲有个性那种东西原本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不过你现在已经整个角色性格崩坏了喔!」

    在我安抚着陷入慌乱之中的埃癸斯时,主持人依然在台上继续问问题。

    『啊哇哇哇哇哇哇,非、非常感谢您!您愿意回答真是让我感激不尽!不好意思,其实还有两个问题……』

    主持人尽管涨红着脸,还是带着歉意,战战兢兢地问了。

    还有两个问题,是指年齢和职业吧。

    艾莉丝嫣然一笑。

    『那两个是秘密。』

    说完,她以恶作剧的表情闭上一只眼睛,竖起食指。

    再次响起的欢呼声,甚至震荡了会场的空气。

    还有另外一个人……不,另外一个物体。

    这里也有个行动怪异,不停颤抖的自称神器放声大叫:

    『不、不行不行——!艾莉丝女神,不需要再给更多好康了!在下埃癸斯,不能让您摆出那种小恶魔姿势!』

    「你才快要不行了吧,从刚才开始根本就变了一个人!你实在太吵了,给我安静一下,乖乖闭嘴,我等一下就介绍她给你认识!」

    听我这么说,埃癸斯大幅抖动了 一下。

    『真的假的!真的吗?你这个家伙……不,您大爷愿意介绍那位女神给我认识吗?』

    「对啦,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介绍一个极品美少女给你认识,你就要乖乖听克莉丝的话。顺便告诉你,台上那个就是艾莉丝女神,同时也是克莉丝。她本人都已经告诉过你好几次她是女神了,结果你完全不相信。」

    『Fuck!竟有此事,怎怎、怎么办,我该怎么向艾莉丝女神道谢才好?吶,我让你待在我里面一个小时,你陪我一起道歉啦!』

    老实说我并不想进去埃癸斯里面,不过照这样看来,他应该会乖乖听艾莉丝的话吧。

    看着从台上直线看着我们这边,咯咯轻笑了几声的克莉丝。

    「艾莉丝女神降临啦————————!」

    听见有人欣喜若狂地如此吶喊的我,对艾莉丝还以苦笑。

    「——艾莉丝女神,请和我握手!最近我真的非常倒霉,还请幸运女神祝福我!」

    不知道是谁这么说。

    或许是因为那个人的心情十分急切吧,尽管会场笼罩在噪音及狂热之中,那个声音依然特别响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话,整个会场陷入一片寂静。

    ……糟糕,这好像不太妙啊。

    「我也要!艾莉丝女神,我也想要握手!」

    「笨蛋,我先啦!」

    「艾莉丝女神,我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小猫在等我回家,请保佑我在回家路上买彩券的时候可以中头奖!」

    观众们一脸被现场的狂热冲昏了头的样子,试图爬上舞台。

    『各位请保持冷静!请不要爬到舞台上来!』

    主持人拚命劝阻那些群众,但没有任何人把他的话听进去。

    台上的艾莉丝尽管一脸困惑,还是诚挚地握了每一只伸向她的手。

    你也太容易随波逐流了吧,艾莉丝女神。这种时候就算断然拒绝也不会怎样啊。

    「喂,我们去保护艾莉丝女神!」

    「是、是啊,再这样下去可不行!你看,甚至有笨蛋白目到握着艾莉丝女神的手不放了!」

    原本待在我们附近的艾莉丝教徒一面如此大喊,一面往前冲了。

    这个状况确实不妙,感觉越来越像偶像的握手会,观众已经兴奋到异常的程度了,这下随时出现无礼之徒也不足为奇。

    「喂,埃癸斯,来帮我的忙吧!再那样下去,艾莉丝女神会被挤扁的!如果你想向艾莉丝女神道歉的话,就挺身保护她!」

    『喔喔喔喔,这是什么对铠甲而言幸福至极的发展!我会保护她,我会超用力保护她!艾莉丝女神无瑕的肌肤和纯洁,我圣铠埃癸斯会死守到底!』

    「不、不对,说什么纯不纯洁的啊……也是啦,她对男女之间的的恋爱话题好像不太熟悉,所以你大概没猜错就是了……」

    『艾莉丝女神可是女神耶,肯定是处女无误!艾莉丝女神一定是不小心看见男人裸体的时候会惊叫一声然后捣住脸的那种人。可是又有点兴趣,所以会在捣住脸之后忍不住从指缝中偷看的那种人。既温柔又暖心,而且身上一定也很香吧。』

    这个家伙是有多喜欢人家啊。

    「喂,动作快!冲到台上之后你就把艾莉丝女神藏到自己体内!然后突破群众的包围!」

    『太棒了—— 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可以和艾莉丝女神合而为一!艾、艾莉丝女神要进入我体内……呼……呼……』

    「喂,你现在感觉是最危险的一个耶,没问题吗!别想那些了,先想办法处理眼前的群众吧,你不是全身凶器吗!」

    像是在回应我的话语,埃癸斯往混乱的群众当中冲了进去。

    『那当然了,找到了真正的主人,现在的我比会场上的任何人都还要炙热!让开让开,碰到我可是会烫伤的喔!』

    「好烫啊——————!这个家伙是怎样,热成这个样子还穿全身铠,根本是白痴吧!」

    「喂,别推啊!你的铠甲的铁板被晒得……等等,别……好烫啊————!」

    「谁对这个家伙浇点水吧,浇水!」

    对喔,这个家伙在这种大热天站了那么久,铠甲都被晒到发烫了。

    趁大家逃离烧变烫的埃癸斯身边时,我穿越逃窜的群众,全力冲到台上。

    「和、和真先生!我、我该怎么处理这阵骚动呢……」

    依然诚挚地和观众握手的艾莉丝不知所措地这么说。

    「埃癸斯马上就会来到这里了,你进去他体内然后逃到没有人的地方去!……混账,你想握住艾莉丝女神的手到什么时候,那么想握手的话我来代替她跟你握!」

    「啊啊,住手!我原本已经打算一辈子不洗手了说!」

    我锁定一个握着艾莉丝的手的观众,硬是和他握手,还弄哭他的时候,埃癸斯已经排开人群爬上台来了。

    『让您久等了,主人,请尽快进入我的体内吧!装备我的关键词是「我要当埃癸斯的新娘!」好,请说!』

    「我、『我要当埃癸斯的……』」

    「别被骗了,艾莉丝女神!你也真是的,现在不是闹着玩的时候了!」

    听我这么说,埃癸斯遗憾地耸了耸肩。

    『那就没办法了喵……那么我要开始了喔,主人!合——体!』

    在说出关键词的同时,他发出耀眼的光芒。

    由于光芒太过耀眼,包括距离最近的我在内,主持人以及会场上的观众都赶紧遮住眼睛。接着,再次看向艾莉丝的时候……!

    「啊啊啊啊!好热!好热喔和真先生,再这样下去我会被闷熟啊!」

    穿上铠甲的艾莉丝轻声尖叫。

    糟糕,这么说来,这个家伙现在非常烫!

    我连忙对埃癸斯举起右手。

    「『Freeze』————!」

    『但是魔法没有生效。』

    真是够了,这么说来,技能和魔法都对这个家伙不管用!

    「艾莉丝女神消失了!」

    「艾莉丝女神上哪去了?」

    「难道是回天界去了吗?」

    「不,是爬上台的那两个人动了手脚!」

    以为艾莉丝突然随着闪光消失了,观众们纷纷指着我和埃癸斯,试图爬到台上来。

    「这个趋势不太妙啊……喂,埃癸斯!我来吸引他们的注意,留在现场绊住他们,你带着艾莉丝女神直接逃走吧!」

    『包在我身上!还有,告诉努力的你一个好消息!艾莉丝女神果然很香!』

    这个家伙还有没有药救啊。

    不,听到这个好消息我是有点开心啦!

    「和、和真先生!会场上的各位都杀气腾腾的,应该很危险吧……!」

    艾莉丝似乎没有心思理会埃癸斯的闲扯了,在铠甲里面以含糊不清的声音这么说。

    我对这样的艾莉丝说:

    「放心吧,对手都没有武器,所以任何人都赢不了现在的我。」

    没错,对手都是赤手空拳的话,有「Drain Touch」这个技能的我比较有利。

    我对着试图爬上舞台的群众大喊:

    「看你们这样会不会冷静一点!『Create Water』!」

    同时,将大量的水往他们头上一泼!

    「哇啊!你这个家伙!」

    「竟敢动手!喂,干掉这个家伙!」

    「那个家伙叫和真,是个出了名的肉脚冒险者!干掉他!」

    被泼了水的群众纷纷爬上舞台,冲到我身边来。

    这样就成功吸引到他们的注意了。

    艾莉丝似乎还在铠甲里面抵抗,让埃癸斯无法逃跑,所以我对他们说:

    「快走吧,头目。快被抓到的时候,让头目逃走是部下的使命。」

    「助、助手老弟……」

    我背对依依不舍,仍然没打算要动的埃癸斯。

    「而且,今天是祭典的最后一天了!说到祭典就是摊商和烟火,而打架更是祭典的精髓!」

    我握起拳头,摆出架势。

    「放马过来吧——————!」

    「助手老弟—— 」

    大概是已经被埃癸斯带走了吧,我听着艾莉丝逐渐远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同时对群众挥出拳头——!

    7

    双手抱胸,站得直挺挺的达克妮丝俯视着我,对我说:

    「喂,幕后黑手。关于这次的事情,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在选美比赛会场大打一架的我,后来被警察逮住,关进拘留所里来了。

    警察叫我暂时在里面冷静一下,所以明明是祭典的最后一天,我却只能一个人寂寞地抱膝坐着,然而……

    「喂。我很感谢你救我出来,不过你这样对待我是怎么回事?」

    因为达克妮丝去关说而获释的我,才刚回到豪宅就被迫跪坐在大厅中央。

    在这样的我身边,是同样被迫跪坐的阿克娅,她抱着爵尔帝,带着闪亮亮的眼神看着我。

    看来这个家伙也闯了什么祸吧。

    阿克娅这个眼神是怎样,一副想说有人陪她一起挨骂了似的。

    和我一样因为达克妮丝的关说而获释的惠惠瘫在沙发上,却也一脸傻眼地看着我。

    「还有你叫我幕后黑手又是怎么回事?我被警察逮捕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点说明清楚。」

    我自认问心无愧,但是为了在谈话的过程中必要的时候随时能够转变为DOGEZA(下跪)的姿势,而将双手放在地毯上。

    「我先问你一件事……听说,你在找商店街的会长讨论共同举办祭典的时候是这么说的——鼓动阿克西斯教团和艾莉丝教团让双方对立,光是这样就可以炒热祭典的气氛大赚一票,是吧。」

    我以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摆出完美的DOGEZA。

    看见我的反应,达克妮丝也没有要闭嘴的样子,继续说了下去。

    「而且听阿克娅说,首先想到要和艾莉丝感谢祭共同举办的人不是她,而是你啊。然后商店街的会长也说了,顾摊小姐全部都要穿泳装、变装游行那些不正经的企画,也都是你提出来的……吶,顾问先生。这是会长拿来的东西。他说是这次的谢礼。」

    看来是会长特地把谢礼拿到这里来,才让事情全都露馅了。

    这么说来,几乎没有人知道我和达克妮丝住在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呢。

    怎么办,大家的视线都好冰冷。

    如果假装失智之类的,不知道能不能让她们放我一马呢?

    「别那样一脸歉疚的样子嘛,和真。简直就像是我们在霸凌你似的。算了,抽走祭典的营业额的一部分,是前任领主留下来的不良惯例嘛。所以你一点错也没有,尽管大大方方地收下也没关系……拿去啊,你真的不收下吗,顾问先生?」

    达克妮丝刻意装出担心的表情,将装有巨款的袋子拿给我看。

    别这样好吗,我宁可你大骂我一顿还比较好。

    「等一下啦,达克妮丝。比起这件事,还有别的事情更让我好奇呢……和真。听说你最近和各式各样的女人走得很近呢。听说你和一个打扮成梦魔的大姊姊一起喝酒喝到通霄啊?不,我并不是想说你这样有什么不对或是怎样啦。因为,和真又没有在和任何人交往不是吗?」

    这时惠惠又丢了 一颗震撼婵。

    「你、你这个家伙这次还真是为所欲为啊……不,算了,以我的立场也没资格抗议你什么啦,我们也不是那种关系。可是,你之前才和我打得那么火热,这样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吧?」

    等等,怎么连达克妮丝都说出这种话来了。

    这时,惠惠听见这番话,猛然转头看向达克妮丝。

    「等等,你好像说了什么让我没有办法听过就算了的事情!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打得那么火热了?是怎样?他不过是从领主手上把你救了出来你就自以为是公主啊?你说打得火热,到底是打得多火热?竟然想趁着祭典的气氛直接跳跃发展到肉体关系,根本就是卖淫嘛!」

    「不不、不是……!没有,我和他还没有发生肉体关系……!」

    「你说还没有?也就是说,你有打算迟早要和他发生肉体关系啰,太淫秽了!」

    惠惠揪着达克妮丝不放,达克妮丝放声尖叫,而我不顾这样的她们,对阿克娅说:

    「吶,阿克娅,现在的我好像有点像后宫系的主角耶?」

    「你这个人,明明被罚跪又挨骂为什么还一副这么高兴的样子啊?」

    这时,不知道是听见了我们的对话,还是为了躲避惠惠的追撃……

    「对、对了阿克娅!接下来换你了!真是的你这次到底是有何居心啊!」

    一头乱发的达克妮丝慌慌张张地这么说。

    「……达克妮丝,我们好好谈吧。就连那个面具恶魔都说了,人类是懂得对话的种族。」

    这么说来,这个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啊?

    「说的对。我也觉得彼此沟通很重要。一开始就有好好沟通的话,根本就不会闹出这种骚动来了。」

    听了跪坐在我身边,将爵尔帝放在大腿上搂着的阿克娅说出前所未闻的理性话语,达克妮丝以浅显易懂的叙述缓缓回答。

    ——仔细听完,原来是这么回事。

    举行艾莉丝女神小姐选美比赛的那一天。

    因为最近的营业额之优秀而得意忘形的阿克西斯教徒为了彻底打垮艾莉丝教团,开始执行了阿克娅想出来的生意。

    也就是赛西莉所说的,阿克娅的锦囊妙计。

    学到「日本的生意会赚钱」这个多余的知识之后,这个笨蛋着手进行了非常不得了的生意。

    「不过,还真亏阿克娅能想到这种生意呢。第一个对这生意出手的人肯定可以大赚一票吧。以阿克娅想到的主意来说也太优秀了一点。」

    惠惠佩服地这么说。

    这时,达克妮丝一副想说这种事情不重要的态度,蹲了下来。

    「所以,这个叫什么老鼠会的东西到底是谁教你的?这种高难度的犯罪行为,不可能是阿克娅自己一个人想到的吧?」

    说着,她把脸凑到阿克娅面前。

    阿克娅把脸别开,指着某个人。

    就是我。

    「开什么玩笑啊,不准把错怪到别人身上!的确,很久以前,我还有负债的时候确实是说过『啊——债款根本还不完,干脆来搞老鼠会好了』之类的话!我是说过这种话,也解释过该怎么搞啦!」

    「果然是你!你这次到底要闯出多少祸来才甘心啊!」

    「等一下,这不是我提出来的生意喔!这在我的国家是有名的犯罪手法……喂,阿克娅,你明明也知道那是犯法的吧!不准假装听不见!」

    没错,这白痴什么不好搞,偏偏利用阿克西斯教徒们推广起老鼠会来了。

    她似乎是认为在法律还没有地球那么周全的异世界,只要敢搞老鼠会就赢了。

    再加上祭典吸引客人的效果,那个系统立刻就扩散了开来,明明只过了一天,却已经让他们大赚了 一票。

    赚得太过头了。

    赚到一下子就被达克妮丝发现了。

    原本乖乖听训的阿克娅,突然对着达克妮丝用力抬起头。

    「可是我也没办法啊,谁教艾莉丝那么幼稚跑去参加那个什么选美比赛,再那样下去会被艾莉丝教团追过去嘛!而且,为了明年开始单独举办阿克娅祭的准备也需要一大笔钱……!」

    「这哪能拿来当作犯罪的借口啊!再说追根究柢,一切都是因为阿克娅耍任性说要举办阿克西斯教团的祭典……」

    「可是可是,什么事情都只有艾莉丝的份太奸诈了!为什么没有我的祭典啊!为什么大家不肯讃颂我啊!我也希望有人崇拜我、溺爱我啊!而且,老鼠会应该还不犯法吧!」

    「的确,目前还不犯法,『目前』确实还不犯法!只是因为法律还没有规范到新型态的诈骗罢了,这的确是件坏事!」

    看着越吵越凶的两人,我和惠惠相视苦笑。

    「既然法律还没有规范到,我的生意就还不是犯罪行为!所以快点把我赚到的钱还来!把用来办明年的阿克娅祭的资金还来!」

    「那些钱早就还给受害人了!要是你再继续耍任性的话,小心像惠惠还有和真那样留下前科喔!」

    「等、等一下,警察这次只有叫我待在拘留所里冷静一下而已,还没有留下前科喔!」

    「就、就是说啊,我也只有被严正警告而已!」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