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外传 与面具恶魔进行商谈! 第一话 今天开始进行人生商谈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与面具恶魔进行商谈! 第一话 今天开始进行人生商谈

    1

    ——维斯魔道具店。

    悄然伫立在怎么也说不上是最佳地段的小巷子里的这家店,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新手冒险者之城阿克塞尔算是颇有名气。

    「巴尼尔先生,对于满仓购买了魔晶石这件事我由衷地感到抱歉。我会不眠不休地努力工作来补偿的。毕竟我是巫妖,不休息也不会死。啊,不过不眠不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真的眼都不合一下还是……」

    理由之一是,经营这家魔道具店的是貌美如花,法力高强的原·冒险者。

    「我说巴尼尔先生,别生气啦,我今天会努力营业的!其实我虽然看起来这样,但还是很有经营手腕的!包含魔晶石那件事在内,我可是很擅长讨赠品的。这之前蔬菜店的大叔还说『维斯小姐,今天脸色也很差啊。就算再怎么没钱也不能每天吃豆芽菜,要好好摄取营养』送了一根萝卜给我……」

    但是,最大的理由在于……

    「我说,维斯,这个跳来跳去的发条玩具是什么?有点感兴趣诶」

    「啊,不愧是阿库娅大人,眼光果然不俗!那是被称作『青蛙杀手』的魔道具!这个城市附近会出现很多巨型蟾蜍对吧?于是,就让我们把这个魔道具放在青蛙面前!它逗人发笑的动作在巨型蟾蜍看来似乎是顶级的食物,只要放在那里它们就会去吃。然后封入了炸裂魔法的那个魔道具就会把整只青蛙炸成……!」

    「好厉害!只要有这个就再也不怕那些可恶的青蛙了!」

    「对吧!?这个魔道具的价格是二十万厄里斯!这样一来就算到了青蛙的繁殖期也不用害怕了!」

    顺带一提讨伐巨型蟾蜍的报酬加上青蛙肉的收购价一共是一只二万五千厄里斯。

    这个店出名的最大理由。

    那就是,净会卖些没用的废品的,这个店主的商业眼光。

    「能够灭杀那种强敌的话,这个说不定值得一买。我因为买了泽尔帝所以现在手头没钱,要不去纠缠一下和真好了」

    「请一定要那样做阿库娅大人!我想和真先生也肯定会理解这个魔道具的优秀之处的!」

    吾辈停下手中的活,瞪向了和店主拥有同样级别感性的可恶蓝发女人。

    「没事别一天到晚来这喝茶你这敲诈女神,我家的二缺店主会误会的,你不要说些会让她得意忘形的话……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每天那么闲,不如去多打理下那个鶸小鬼」

    一边喝着茶一边玩着发条玩具的这个女人,似乎姑且是个女神。

    说『似乎』,是因为虽然她身上散发着神光,但吾辈看着她的言行,怎么都不想承认这是吾等恶魔的宿敌。

    「什么啊,最近我应该没有给这家店添麻烦才对啊?之前还门庭若市的这家店现在不也没什么客人来么。而且你要说和真的话,他说外面很热不肯出门,就一直窝在开着冷冻魔法的房间里啊?在傍晚凉快下来之前他不会起来的,所以到那之前我都很闲」

    真的,一点都不想承认这是身为吾等宿敌的女神。

    「于是,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干嘛啊?」

    蓝发的女人将手中摆弄着的发条垃圾放在桌上,看向吾辈手边。

    吾辈手边是还没写好的文件。

    在思考途中就被抛弃的方案化作纸团被随意丢在脚边。

    「吾辈在考虑新的赚钱方式。毕竟吾辈的如意算盘被那边那个喝茶店主一手搞砸了啊……其实,照这样下去这个月的店租都危险。情况再糟糕一点,吾辈就必须得去其他店打工了。既然你自称女神,那为每日为败家店主所困的吾辈指条明路如何?」

    这个蓝发女人不知是不是闲得慌,从刚才开始就什么都要来插一脚,吾辈就毫不期待地问了她一句。

    「竟敢说我自称女神,是想来打一架么?免费接收神的睿智什么的是不是想得太美了一点。我确实是有能赚大钱的好主意,你求我告诉你的话我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有那样的方案么!?请一定要告诉我阿库娅大人!」

    在维斯瞬间求她快说的同时,那令人意外的话也让吾辈停下手抬起了头。

    「哼哼,听好咯。既然身为女神的我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那魔王总有一天会被打倒的对吧。于是世界和平后人类的人口也会直线上升,过个几百年人住的地方就会不够。于是,就该做炒地价这行当了啊!要炒地!趁现在赶紧购入大量土地!这是只有不死身的你们才能办到的!」

    「真是厉害啊阿库娅大人,那样确实很赚大钱!巴尼尔先生,炒地吧!我们去买土地吧!」

    『拥有土地就得交税』,『说到底买土地的钱要从哪里来』这些不风趣的槽吾辈是不会吐的。

    吾辈默默地站了起来。

    「维斯你不要慌。我可没说能稳赚大钱的方案只有一个。还有很多的哦?刚才说的是要耗费时间但是能切实地赚到钱的方法。其他还有能在短时间能赚到大钱的方法」

    「我想知道,请快告诉我那个方案阿库娅大人!」

    ……吾辈为了整理思绪,逃也似的离开了吵闹的店内。

    2

    「——嗯?」

    刚离开店不久。

    某个场景映入了一边思考着新的经营方案一边到处游荡的吾辈眼中。

    「喂,小姐你长得不错嘛。呐,要和我们去玩玩不?」

    「嘿嘿嘿,没错没错,我们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在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两个青年在向一个少女搭讪。

    虽然那样的场景随处可见,但在搭讪的两人那种棒读语气让吾辈有些在意。

    再说,那两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说那种话的人。

    不如说,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普通青年。

    然后,还有一个男人像青蛙一样紧紧贴在墙上躲着,探出头窥视着这一幕。

    看来那个一头暗淡金发的男人是在计算冲出去英雄救美的时机。

    虽然行动怪异的金发男人也很让人在意,但最惹眼的还是被纠缠上的少女。

    那是一个腰间插着短剑和魔杖的红眼少女。

    生来就有着庞大魔力,天生就是魔法使,拥有奇怪名字和感性的怪胎种族。

    毫无疑问,那是红魔族。

    「…………?……!?我,我么!?难道是对我说『一起去玩』!?我,我又不那么可爱……和我在一起……应该会很无聊……真,真的要和我玩吗?」

    红魔族的少女在对突如其来的搭话感到困扰的同时,低下头毫无自信地小声嘟哝道。

    青年们听了她的话,一瞬间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没,没有那种事的!不,你很可爱的!一起玩吧,请一定和我们一起玩!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店!」

    「嗯,去那里吃个饭,然后我们三个一起去剧场之类的……!」

    两个青年突然情绪高涨满脸正经地说起来,刚才那有些不情不愿的棒读腔调不知去了哪里。

    看到这预料之外的发展,贴在建筑物墙壁上窥探着情况的男人慌忙冲了出来说。

    「喂你们胆子不小啊!别特么忘了自己的分工,想死么!」

    他那么说着跑到了少女和青年们身边。

    ——两个青年慌忙逃走后,只剩下红魔族的少女和金发的男人。

    眼神凶恶的金发男人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说道。

    「……真是好险。还好我路过这里,要不然你就要任凭那两个禽兽宰割了」

    「咦……?呃……那个……」

    面对不知所措的少女,金发男人不歇气地说道。

    「也就是说,我是你的恩人是救了你的英雄,对吧?明白了的话就一起去吃顿饭呗,你请客。走吧,这前面有家不错的店。来吧跟我来。有什么不好啦!快跟我走啦!」

    「住……!请,请你别这样,请住手!我要喊人了!不如说,会让你吃点苦头……!」

    吾辈靠近到做着愉快行径的男人背后,给了他一脚。

    「呜啊!?你,你丫的干嘛,到底是谁,敢挑衅本大爷……你,你谁?到底什么人啊!?」

    背后被踹了一脚慌忙转过身来的那个男人看见吾辈向后退了一步。

    这时,红魔族的少女抽出魔杖摆好了架势。

    「恶魔……!周身飘荡着的邪恶气息和那可疑的面具,这个人绝对是恶魔!而且从身上散发的魔力来看,恐怕还是最高阶级的大恶魔……!」

    吾辈不禁有些佩服一眼便看透了吾辈是恶魔的红眼少女。

    「啊!?最高阶级的大恶魔?那又怎样,我可是在这附近都名声远扬的厉害冒险者,可别以为我会害怕什么恶魔!!叫我达斯特就好了,恶魔老哥!顺带一提我没钱,你要我舔鞋子我舔就是了,当然你会放我一条生路的吧!?」

    一听说吾辈是恶魔就立刻一百八十度改变态度的男人,也让吾辈不由得感到佩服。

    「看来吾辈是恶魔这件事是没法骗过红魔族啊。别担心,吾辈无意加害于你们。吾辈名叫巴尼尔,是地狱的公爵,看透一切的大恶魔巴尼尔」

    3

    让红魔族的少女放松了警惕的吾辈和他们两人一起来到了无人的空地。

    「——因为上述原因,吾辈在这个城里的某家店以打工为生。当『魔王军干部』也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吾辈常和附近的女士拉家常,教训不遵守垃圾分类规则的品行不良之人,因为驱赶乱翻垃圾场的乌鸦而被称为乌鸦杀手巴尼尔先生,是公认的善良阿克赛尔城居民。因此你没有必要敌视吾辈。懂了么,红魔族的小姑娘」

    吾辈说完了至今为止在阿克赛尔城的生活后,看向金发男人示意轮到他了。

    自称达斯特的金发小混混双手交叉在胸前叹了口气道。

    「……原来如此。哎呀,突然被个打扮奇怪的家伙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我就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达斯特。如你所见是个冒险者。我在这个城里也算是小有名气,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

    ……达斯特?

    吾辈能看穿一切的眼中映出的这个男人的真名不是这个来着。

    「平时我一般都在冒险者公会一边喝酒一边教育看起来很弱鸡的新人冒险者。顺带一提我没有女朋友。虽然我英姿飒爽地救了被恶劣的流氓A和流氓B缠上的你,但当着后来乱入进来的巴尼尔老哥的面,我也不强求你回报什么。要是你无论如何都想回报一下的话,用身体支付也可以哦。然后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女朋友」

    达斯特并没有注意到吾辈的疑问,他一边对红魔族少女宣称『我救了你』一边进行着谜样的自我表现。

    「那,那个,我是被救了吗?其实,那些男人们一开始就有点举止可疑,从达斯特先生你出现的时机来看,这难道不是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之类的……」

    红魔族的少女畏畏缩缩地说道。

    「先不管那边那个流氓C是不是在自导自演,从结果来说救了被流氓C缠上的你的是吾辈。吾辈也不会强求回报,但你硬是说像回报的话给钱就行。顺带一提,要是不回报的话汝便会受到一辈子交不到朋友的诅咒……」

    「不要!明明我和你是头一次见面,为什么你能那么准确地下最让我讨厌的诅咒啊!?」

    红魔族少女两眼含泪地大叫了出来。

    那个少女闹了一阵子后,像是整理好了情绪一样干咳了一声后退后了一步。

    然后她『哗』地一掀斗篷一脸认真地架起魔杖摆好pose。

    「吾名悠悠!乃操控上级魔法的大魔法师,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使用者,终将成为红魔族族长之人!」

    「你在挑衅我么?」

    「不不不不,不是的!」

    面对板着脸发问的达斯特,红魔族少女悠悠慌忙两眼含泪地回收否定。

    「胡哈啊啊啊啊啊啊!不,不愧是天生的奇葩种族!」

    「别,别这样说,才不是奇葩种族!这是红魔族正式的自我介绍方式所以才不得已——!」

    悠悠哭喊着纠缠着吾辈时,达斯特说道。

    「……于是,为什么你在天气这么好的大白天一副没事干的样子在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乱晃啊?就是因为你在那种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我才会利用认识的人来搭讪啊。虽然这个城市比起其他城市来治安似乎要好得多,但就算这样还是会有来者不善的家伙哦?」

    吾辈是不是该说一句『轮不到你来说』。

    「总算是承认自导自演了啊。不如说,居然能坚称那是搭讪,这一点也莫名厉害……那,那个……我认识的人,全都有点奇怪……所以,我感觉……在普通人不大会去的地方会比较容易偶遇到……」

    …………

    「什么意思,意思是你是想和谁偶遇才毫无意义地在这种地方散步么?无论是朋友还是熟人,想见直接去见不就好了」

    听了吾辈的话,悠悠慌忙摇起了头。

    「怎,怎么能那样……!约都没约好就突然登门拜访……要是正好人家在忙……而,而且突然去的话,不知会不会被说『没事别来找我』……有,有可能会被讨厌……」

    那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去见那个朋友。

    在吾辈思考着这种事的时候,看起来跟朋友这个词最为无缘的男人突然说出了令人意外的话。

    「……真是的,什么嘛。你连朋友都没有么?真是没法……那反正我也闲,我来帮你找朋友吧」

    这家伙外表像是个小混混,莫非意外地是个好男人?

    正在吾辈怀疑自己连人的价值都能够看透的引以为豪的双眼的时候,悠悠忽然一脸疑惑地抬头看向达斯特说。

    「那个……你为什么要为初次见面的我做到这种地步呢?」

    达斯特对那样发问的悠悠说。

    「要是你交到女性朋友……麻烦你把可爱的女性朋友介绍给我……」

    「请把我那一点感动还给我」

    我的慧眼今天似乎也是状态良好。

    「好了。那么就来想想要怎样让这个没人运的小姑娘交到朋友吧。这也算是缘分,吾辈也来帮忙好了。没什么,你交到了朋友给我点辛苦费就好」

    「我的谢礼也不要忘了啊,要可爱的女性朋友哦?」

    「…………那,那个……我可以走了么……?」

    4

    吾辈和一脸不安的悠悠一起来到某家露天咖啡店的一角坐了下来。

    在放在店外的精致桌子上开始作战会议。

    ……这时,女服务员来到桌边问点单了。

    「二位欢迎光临。请问要来点什么……?」

    「端杯白水来。老子没钱」

    达斯特开口第一句就是这话。女服务员太阳穴微微抽动了一下。

    「那那……!那个,达斯特先生和巴尼尔先生,毕竟你们二位好歹也是在帮我的忙,钱就我来出吧,你们点些什么……」

    悠悠不知是不是顾及女服务员和达斯特,她把菜单递给了达斯特。

    达斯特接过后说了句『哦,那可真是不好意思』就看起了菜单。

    这个男人似乎对让初次见面还比自己小的少女请客一点抵触都没有。

    吾辈也打开菜单,粗略扫了一眼后……

    「唔。小姑娘,有什么推荐的料理么?」

    听到吾辈的话,女服务员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说道。

    「推荐么?这个野生菇类意面是本店的招牌菜!」

    女服务生说着指向了菜单上画着的意面。

    「嚯,这个看起来味道不错啊!现在不正是野生菇类的时令吗!」

    「是的!越难抓住就越好吃,这可是这个时节的首推菜品!」

    「那吾辈要杯白水就好了」

    「…………」

    女服务员的负面感情真是美味。

    「不,不好意思!请给我来一份你推荐的意面!」

    悠悠慌忙点了一份野生菇类意面,像是在忍住不发飙的女服务员说了句『好的』,记下了点单。

    「喂喂你们这店怎么回事啊,连酒都没有么,真是寒碜……没啥好喝的,我也来杯白水吧」

    「不好意思!和我一起的这两位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吾辈和达斯特面前摆上了白水,悠悠则是一脸尴尬地等着上菜。

    目前会议进展并不顺利。

    那是因为,悠悠悉数否决了吾等提出的妙案。

    达斯特皱起眉头双手抱胸说。

    「……那这样如何。首先我去找个看起来单子比较小的家伙找茬。把他拖进暗巷里。威胁一番后你飒爽登场……」

    「不行!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全都是这种演戏的方案啊!」

    虽然吾辈也觉得达斯特的方案不错,但似乎这也不行。

    ……那么。

    「首先由吾辈幻化成和你年纪相仿的少女。然后就保持那个样子脱个皮。然后你就给变成少女模样的吾辈的皮起个名字,像宝贝似的带在身边如何」

    「才不要!那样什么都没有解决,而且那样的话我在旁人看来岂不成了取向有点危险的女孩子了!」

    这也不行么。

    这时,达斯特突然躁动了起来。

    「……巴尼尔老兄。老兄你什么样子都可以变么?那个……比如说,变成全裸美女脱皮之类的……我,我开玩笑的。我开玩笑的你别那样看着我啊……!」

    然后他被悠悠直勾勾地盯着脸上浮现出一丝惧色。

    不过这到底要怎么办。

    「说到底你是想要什么样的朋友?有绝对最低限度的条件么?」

    这方面必须得先问好。

    比如说,就算年龄性别都一样,也会有『不喜欢这样的性格』,『想和有这种兴趣的人作朋友』之类的要求……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同性。不,不是……!那个,我不会提那么无理的要求的,只要是能和我一起说话一起散步的人,无论是小孩子还是老爷爷都可以……那,那个,……。如果是非人类的话,最低限度应该还是要语言相通的吧……」

    悠悠一脸严肃地在腿上握起拳头……

    「「……你……」」

    「怎,怎么了?为什么两位都用那种看可怜人的眼神看着我啊!?」

    悠悠两眼含泪地抗议了起来,这时刚才那位女服务员把意面端了上来。

    达斯特对那个女服务员说。

    「我说大姐。虽然有点唐突,不过麻烦你和这家伙成为朋友吧……她不是什么坏人,只是稍微有点笨拙并且想得太多……」

    「别,别说了,别这样!我,我没事的!我就算朋友很少也能过得下去的!只要有奥赛罗,棋盘游戏之类的,我一个人就能随便打发掉好几个小时,所以没问题的!以前我还在冒险者工会的告示板上贴过招募同伴的告示。但就算那样也没有正经人来,我已经近乎放弃了。所以一个人也没问题的!」

    由于羞耻心而颤抖起来的悠悠含着泪制止达斯特。

    ……冒险者工会的告示板?

    ……告示板?

    「想到了!吾辈脑中闪过了一个绝佳的方案!!这是一个能同时帮助只有植物类朋友的红魔族小姑娘和在苦想新的赚钱方法的吾辈的妙案!」

    「才不只植物啊,我姑且也还是有人类朋友的!」

    「你不否定把植物当成朋友这一点么!话说老兄,我呢!?你说你们双方都能帮到,我就被排出在外了啊!?」

    吾辈没有理会达斯特的胡话,猛地站起来,仿佛已经迫不及待要行动了。

    「红魔族的小姑娘,跟过来!」

    「喂,喂巴尼尔老兄,我也能交到女性朋友的吧!?」

    达斯特跟在了我后面,悠悠也慌忙站了起来。

    「咦,等,等一下!我点了意面都还没吃……!」

    她这么说着,打算跟过来……

    「客人,请结账……!」

    「啊啊!抱,抱歉!对不起,对不起!」

    5

    吾等来到了冒险者工会。

    推开入口的门,吾辈便叫住了最先看到的工会职员。

    「那边的小姑娘!吾辈是在维斯魔道具店辛勤工作的打工仔巴尼尔。稍微有点事想要麻烦你!」

    「巴,巴尼尔先生!?那个,今天您是有何贵干……?这里是日夜与魔王军作战的冒险者们集会的场所。所以您最好不要太常来……」

    职员一边慌张地环视着周围一边凑到吾辈耳边,对只是一名善良阿克塞尔市民的吾辈说出了这种奇怪的话。

    「虽然吾辈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这里是冒险者工会对吧?是遇到困难不知所措的居民们解决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的地方。那么,深处窘境又手无缚鸡之力的吾辈当然也会来到这里的吧」

    「我才是不懂巴尼尔先生您在说什么。不过先别管了。简而言之就是您想要出委托对吧?这个城市的冒险者可都全是新手啊?恕我明言我们不是很想受理连您都会感到棘手的事件。讨伐魔龙和击倒亚神之类的委托最好还是去王都的冒险者工会……」

    「身为一介平凡市民的吾辈怎么会提出那么夸张的委托。吾辈不是来提委托的,不如说正好相反。吾辈希望能够借用这个公会的一角」

    听到吾辈的提案,职员目瞪口呆。

    「……哈?」

    「再说一次。吾辈希望借用冒险者工会酒馆的一角……事出突然不好意思,这是因为吾辈打工的魔道具店经营欠佳,说来真是害羞」

    「那我当然知道」

    不愧是工会职员,情报来得真快。

    「其实,在基本没了热卖商品的现在,不管吾辈是否在店里营业额都不会有什么变化。这样下去连这个月的房租都要付不起了。所以在找到新的热卖商品之前,吾辈想在这里单独接受委托」

    「咦……」

    听到吾辈的话,工会职员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那也是自然,吾辈说的话意思就是,要不通过冒险者工会接受委托。

    但是公会是肯定不会允许这种荒唐的主意的。

    但是……

    「你想说『想接委托的话成为冒险者就好』对吧?但是,虽然理由不能说,但这其中有不少难处。吾辈有着不能成为冒险者的致命问题」

    「您有不能成为冒险者的致命问题这一点我们自然很清楚。不过,巴尼尔先生您想接受委托的话……要是这附近的怪物被一网打尽,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的话,阿克塞尔就会失去作为养成新手冒险者的城市的机能,所以希望您不要……」

    「为什么吾辈非得去破坏怪物的生态系统不可。无论多少次吾辈都会这么说,吾辈只是一介善良的市民。不会做那么影响巨大的事」

    面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些奇怪的话的职员,吾辈端正好姿势开口说出了正题。

    「——这件事冒险者工会的高层人员都已经知道,到了现在还来封你口恐怕会让你感到奇怪……不过你可不要吓到哦?其实吾辈有着能够看透目视对象的过去和未来的特殊力量……!」

    「这我当然也知道」

    6

    「——饶了我吧巴尼尔老兄,这也太快了吧……!」

    「哈……哈……不,不要丢下我不管啊……」

    从职员那里得到了营业许可的吾辈开心地对迟来的两人道出了来龙去脉。

    听完我的话后,悠悠不解地反问道。

    「『咨询处』……?到底是什么的咨询处呢?」

    「——哈哼。不愧是老兄,脑子真是灵光」

    与满脸疑惑的悠悠相对,达斯特似乎意外聪明地察觉到了我的想法。

    「是,是怎么回事?居然达斯特先生能注意到我却没有注意到,稍微有点受打击啊……」

    「看你这一脸老实巴交的,说出来的话可真够扎人啊。听好,你想要邂逅对吧。于是,巴尼尔老兄就开了咨询处……你看,有没有想到什么?——没错,就是只要支付会费就会为你介绍相称的对象的婚姻介绍所或是交友咨询处了」

    看来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不,不是那种不正经的东西。吾辈想到的是……」

    「原来在红魔之乡外有那么美好的地方么!我付!无论会费还是什么我都付,务必给我介绍优秀的朋友!」

    ……感觉交友咨询处似乎也可以。

    不不不,不是那样。

    「吾辈想做的是更加正经的生意」

    是为这个城市的居民们解决烦恼的咨询处。

    就是用吾辈的看透能力来解决冒险者们无法解决的问题。

    用看透未来的力量轻松赚钱的话,会遭遇不测或是根本无法预料的报应。

    这是恣意使用或是恶用强大的力量的后果。

    但要是将这股力量用来帮助陷入困境的人们,并收取正当的报酬作为代价的话,吾辈使用力量受到的反作用应该也能降到最小。

    「冒险者协会也会接到除危险的讨伐工作之外的委托。就算是满脑子肌肉的冒险者解决不了的工作,以吾辈的力量也能轻易解决」

    其实以前,冒险者工会的职员曾经以很高的报酬作为条件委托吾辈占卜关于某高额悬赏犯的情况。

    那个时候吾辈接到的委托是占卜据说潜伏在这个城市里的,戴面具的盗贼团的藏身之处。

    但不知为何,就算以吾辈的力量也没能发现悬赏犯的藏身之处。

    因为『太过刺眼』,最终还是放弃了搜索。

    在那个时候,吾辈就知道了想要用这股力量轻易赚钱是行不通的。

    吾辈从某个小鬼那里搜刮来的那一大笔钱被维斯挥霍一空,说不定也是使用力量的反作用。

    ……不过,先不管这些。

    「首先,要在这里解决人民的烦恼并成为远近闻名的占卜师。然后呢?这个城市的居民们就会变得很容易相信吾辈说的话对吧。然后吾辈在得到了居民们的信赖后,就在不使用力量的情况下告诉居民们——『本月的幸运道具是维斯魔道具店的积压货品。想必这会为人带来意想不到的邂逅……』」

    「原来如此,老兄你真是聪明」

    「一点也不聪明啊!到头来还不是在自导自演么!那个和我找朋友的事又有什么…………那,那个为什么你一脸笑嘻嘻的?」

    面对一脸不安地向后退去的悠悠,吾辈嘴角挂着笑说道。

    「汝,迷茫的客人啊。就让吾辈来为身为光荣的第一号客户的汝免费算一卦吧!」

    7

    在冒险者工会一角,暴露在好奇的视线中的悠悠一脸紧张。

    「欢迎来到咨询处,迷茫的小姑娘!汝乃开业以来第一位顾客。无论汝有怎样的烦恼,但说无妨。吾辈会全力占卜的!」

    在工会一角临场做出来的咨询处的桌子上,放着从店里拿来营造气氛的水晶球。

    其实是不需要那种东西的,但吾辈还是将手放在水晶球上,重新询问了暴露在冒险者们的视线中的悠悠的烦恼。

    「我,我,我是想要……朋友……」

    「什么?说大声点为好,这样周围的人不都听不见么!」

    我再次对满脸通红泫然欲泣地小声嘟哝着的悠悠催促道。

    没错,也就是说让她来当托。

    吾辈特意让这个小姑娘来当最初的客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解决她的问题。

    只要从最开始就展示出优异的解决能力,之后就算放着不管也会有委托送上门来。

    「想要……朋友……!」

    「什么,想要朋友!?是么是么,一个人不好受么。好吧,就用吾辈的能力来为你解决烦恼吧!」

    「好厉害啊老兄,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把这样的烦恼抖出来。悠悠的双眼都失神了!就算是我也做不出这么狠的公开处刑啊!」

    周围的冒险者们闻言对悠悠投去了同情的视线,吾辈看着眼神黯淡无光一动不动的悠悠纠结着——不应该是这样啊。

    不过因为品尝到了最高级的羞耻负面感情,就不多追究了。

    「来,用吾辈的力量来为你寻找出光辉的未来……!未来…………?」

    「不要在这种时候陷入沉默啊,我的光辉未来怎么了啊!?我很不安的好么!」

    本来两眼黯淡无光的悠悠揪住吾辈前后摇晃了起来。

    「好了,冷静,拥有让吾辈都不想正视的未来的小姑娘。你似乎是个不可貌相的高等级冒险者啊。虽然还无法和现在在店里闲着的惹祸店主相提并论,但这么小年纪就拥有让吾辈难以看透的力量可真是了不得」

    「虽然从一见面开始就净对我说些过分的话的你少见地在夸奖我,但『拥有不想正视的未来的小姑娘』这一点让我非常难以释然啊!」

    吾辈一边被悠悠摇晃着一边思考着该怎么办。

    没想到竟然无法看透。

    不,确切地说,至少看准她近期能够交到朋友了。

    「……我说,我稍微有点在意来着,刚才巴尼尔老哥说『这么小年纪』,那你现在几岁啊?顺带一提我十八岁。要是年纪相仿的话我当你的朋友也……」

    『交到的朋友是谁』,还有『以怎样的手段交到的朋友』这些我没能看透。

    「啊,我今年刚满十四岁!」

    「这不是我好球圈外的臭小鬼么!枉我看着身体发育不错来搭了话,给我把我的辛苦和时间还来!」

    「臭小鬼!!被今天第一次见面的二流子冒险者称作臭小鬼了!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有实力的!在这之前的九龙海德拉的讨伐战中也很活跃的!」

    「要说那个的我不也是很活跃么!在其他冒险者都吓破了胆的时候我可是独自冲上去了哦!?虽然在那之后变成了在这种吃饭的地方没法细说的状态,一直在休息!」

    ……灵感来了!

    「你说你活跃,但我可没在与海德拉的战斗中看到你这样的人啊!」

    「我也没看到你活跃的场面啊!」

    「喂你们俩!吾辈想到科学的方案了!这次这件事,其实不用大费周章!没错,解决方案就在身边!」

    吾辈对在吾辈思考的时候产生了一些口角的两人说道。

    「是什么方法!?请务必告诉我巴尼尔先生!」

    「你们两个成为朋友就好了!」

    「才不要。就算我要求再怎么低,也应该有选择的权利」

    「你……!我还以为你是个战战兢兢胆子小的人,这话说得倒是直接!有种啊臭小鬼!!」

    面对太阳穴爆出青筋的达斯特,悠悠架起魔杖进行威吓。

    「好啦,吾辈也知道这话说得有些过分。这男人确实不太行。但是,一直挑三拣四也不是个办法。首先要做个习惯与人相处的练习……」

    「练习……就算是练习,这个人也有点……」

    「好,尽管来吧臭小鬼。我来让你知道大人认真起来是个什么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随时可能扑上去的达斯特突然大声喊了出来。

    「哎哟,我居然没想到!有啊,这不是有么,我也姑且是有女性朋友的!」

    突然这么说的达斯特一脚踢开了椅子。

    「你们跟我来!我有个好想法!」

    「「……?」」

    吾辈和悠悠面面相觑,追向了冲出去的达斯特。

    8

    达斯特带吾等来到了一间干净漂亮的旅馆。

    带我们来到这里的达斯特冲了进去喊道。

    「凛!凛在么!?」

    他一边大喊着一边从旅馆的入口看向里面,丝毫不为打扰到其他客人感到抱歉。

    那个旅馆的一楼似乎是食堂,达斯特好像在食堂里发现了在找的人。

    他看着的是一个看着像魔法师的少女。

    大概比悠悠要大个一两岁吧。

    被叫作凛的那个少女一看到慌忙冲过来的达斯特。

    「达斯特?你干嘛突然来这?我可不会再借给你钱也不会再给你当保证人了。等你把之前借的还了再说」

    「不是!那件事我们之后再商量,现在我有其他事要麻烦你!」

    达斯特说着把和吾辈一同跟来的悠悠推到了前面。

    「喂凛!这家伙叫悠悠,是我熟人。悠悠,这家伙是我冒险的同伴,叫凛」

    听到达斯特的话,被叫做凛的少女咔嚓咔嚓地咀完蔬菜棒说——

    「……咦?我见过她啊?我记得,是一直一个人单刷野怪的那个女孩子吧?」

    她那么说着,盯着悠悠看了起来。

    被她看着的悠悠害羞地低着头,但还是无言地点头回应了。

    然后,断断续续地小声说。

    「……你……你好……」

    达克尼斯看着他们两人说道。

    「……那个,你们俩年纪差不多对吧?凛,你不嫌弃的话能和这个自大的家伙交个朋友么?」

    ……原来如此,就这个男人来说真是难得的正经方法。

    悠悠则是一脸害羞地,同时又以带着一点点期待的眼神瞟着她。

    凛咯吱咯吱地嚼着蔬菜棒说。

    「啊?才不要,你说啥啊?」

    悠悠嚎泣着跑掉了。

    ——在悠悠冲出旅馆后。

    「你,你……!干嘛这样说!对稍微报有一点期待的孤独的人也太狠了吧!就连我都有点看不起你了啊喂!」

    迷茫了一段时间的达斯特口唾横飞地声讨道。

    「呼哇哈哈哈!呼哇哈哈哈哈!」

    「老兄!这不好笑吧!」

    虽然达斯特慌忙指责吾辈,但作为恶魔看到这么好笑的发展怎能不笑!

    凛则是一边自顾自地啃着蔬菜棒一边像说『自己躺着也中枪』似的鼓起脸颊抗议道。

    「喂,怎么说得好像我是坏人一样啊。要不是你介绍来的,我也不会拒绝。毕竟达斯特你介绍人来,背后一定有什么猫腻吧?你这人不是只要对自己没有益处,就算面前有个小女孩溺水了也会视而不见的男人么」

    「好。你跟我出去,我给你长点教训」

    达斯特用大拇指指着外面示意凛出去。

    「而且,那个女孩子不是在公会里大家都敬慕的强大的大魔法师么。像我这样的新手魔法师,配不上做她的朋友的吧」

    凛自言自语着,拿起立在旁边的魔杖站起身来,打算跟在达斯特后头。

    ……受工会众人敬慕?

    「爱吃蔬菜的小姑娘,这是怎么回事?那个红魔族小姑娘很受其他冒险者尊敬么?」

    听了吾辈的话,凛侧目瞥过来。

    「……你就是城里传闻中的戴面具的男人?我们家的达斯特本来就够傻了,你可不要教他太多奇怪的东西啊?……那个叫悠悠的女孩子,在这个城市可是很有名的哦?都说她是从不组队,单独讨伐怪物的强大大魔法师」

    ……嚯。

    「这个新手之城里有各种冒险者队伍曾好几次被她从危机中拯救,但每当向她道谢的时候,她就会一脸羞涩地说『很抱歉做了多余的事!』然后逃走,毕竟她那么厉害,所以无论哪个队伍都想要她,但传闻说她一直都是单刷所以肯定是不想与人交往。所以大家就决定放着她一个人不去打扰她以表感谢之情」

    ……………………

    「话说她是怎么了?她看起来那么可爱又有常识而且还有实力,为什么会想要和我这种人做朋友?」

    「……唔,别在意。话说,现在那家伙大概在外面等你吧。你不去么?性格的问题先放下不提,那个男人姑且还算有点实力。小姑娘,你这么贸然出去真的好么?」

    倒不是出于担心,吾辈只是对完全不觉得自己会输的凛的态度抱有疑问。

    「没问题的,毕竟那家伙说到底就是个蠢货。他肯定会完全把我看瘪,先妄自尊大的说教一番。我在走出旅馆前就先咏唱好魔法,等他开始说教就施放魔法打他个措手不及」

    「……这个城市的居民真的都令人大开眼界啊。那么,吾辈就先告辞」

    「那就再见了,戴面具的人。虽然那货姑且还算是我的同伴,不过我觉得交友须谨慎哦?」

    吾辈听着说完便就地咏唱起魔法的凛的声音,走出了旅店。

    「哦,跟个傻瓜一样大摇大摆地出来了啊凛。好吧,本来是应该不容分说地给你一耳光然后把你扒光的,但毕竟我还欠着你钱。你跟那边正坐好。现在开始就由我……」

    吾辈一边听着背后达斯特的惨叫声和魔法的炸裂声一边思考起了某件事。

    好不容易遇到了那个有趣的红魔族小姑娘,不可能就这么放着她不管。

    吾辈为了实现哭着跑走的委托人的愿望,走近了在旅馆外夸耀着胜利的凛——

    9

    这里远离干道的,几乎没有人来的小公园。

    「——啊,找到了找到了!原来在这种地方啊」

    「!凛,凛……小姐……」

    在公园的一角,有一个红色的双眸中含着泪水,一个人玩着倒杆的少女。

    「刚才真是抱歉,毕竟事出突然我也吓了一跳。那个,我解释一下,我说出那种话,是有理由的……」

    「咦!?不,没事,没什么的!毕竟我就算是在红魔族之乡也被当成怪人,这种事我已经习惯了!凛小姐你不用在意……!」

    悠悠这么说着慌忙站起身来。

    「那么……那个……你能和我做朋友么?」

    「我我我我,我很乐意!要是不嫌弃的话,请和我做朋友吧!」

    她听到『吾辈的话』,喜极而泣。

    「是么是么。这么想和吾辈成为友人么!好吧,看透一切的恶魔巴尼尔同意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自称是吾辈的友人了!你以为是那个吃蔬菜的小姑娘?真遗憾,是吾辈!」

    「!!!???」

    看到摇身从凛的外表变回原本样子的吾辈,悠悠愕然愣住了。

    「哎呦,朋友的负面感情可真是美味!呼哈哈哈哈哈!」

    「哇啊啊啊啊啊啊!你这————!」

    吾辈笑着对哭嚎着挥舞起短剑的悠悠继续说道。

    「哈哈哈哈哈!平时看起来很老实其实却意外好战的小姑娘啊!那个小女孩有话要吾辈捎给你」

    「……带话?」

    眼角还带着泪的悠悠喘着气,拿着短剑停下了动作。

    「嗯。带话。『虽然不知她为什么想要和我做朋友,但如果要和她一起玩的话,也就是说她也会和我的队伍成员们越走越近。我们队伍还有个跟达斯特一个级别的小混混,把那么正经的女孩子卷进来可能还是不太好』」

    悠悠听罢,露出一副有些不舍的表情舒了口气。

    「是么……真是太好了,似乎没被讨厌。而且,一听到还有一位和那个金发的人同一级别的我就稍微有点怕了」

    然后,她又愤愤地盯向了吾辈。

    「不过,可不带刚才那样的啊。虽然很感谢你把话捎给我,但你知不知道有人对我说『能和我做朋友么?』时我有多开心?人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是不能做的哦?」

    她收起短剑不满地撅起了嘴。

    「你对身为恶魔的吾辈说那些也没用啊。而且,吾辈问你交朋友的底线时,说『如果是非人类的话,最低限度应该还是要语言相通的吧』的不是你么。身为受部下爱戴的大恶魔,在邻里之间风评也不错的吾辈做你的朋友你还有什么不满?」

    「…………咦?」

    ——一脸不安地想着『这样真的好么』,却又不时露出微笑的悠悠,坐在再度回到冒险者工会的吾辈面前。

    「那么,这样委托就完成了。和约好的一样,第一位客人不收报酬。不过作为交换,你可要向你在冒险者中的熟人们宣传吾辈,说不管怎样的烦恼都能解决」

    「好,好的…………熟人。冒险者中的熟人么…………我姑且帮你宣传一下吧」

    搞不好是选错了第一个客人的人选。

    「算,算了。哦对,今后你有空的时候,就来给吾辈的工作帮帮忙。毕竟你是吾辈的朋友啊。就像这次吾辈帮了你一样,在友人有困难的时候无偿地互相帮助是理所当然的吧」

    「!」

    悠悠对友人这个词表现出的明显的反应,她再次露出了傻傻的笑容。

    雇佣金都不需要的劳动力Get。

    「啊,不对!这样不就跟以前她说的一样了么!——似乎很容易被说『我们是朋友』的坏男人轻易攻陷!」

    吾辈没有管双手抱头大声自言自语起来的悠悠,在告示板上贴了一张纸。

    『咨询处开张』

    在远处看着那张纸感到满足的吾辈,对还在摇着头的悠悠喊道。

    「虽然你似乎还在纠结什么,不过也差不多了吧?有个地方想要你陪吾辈去一趟」

    ——带着因为不知要去哪而一脸疑惑的悠悠,吾辈打开店门走入了店内。

    杵在店门口的悠悠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跟着我进店里。

    「虽然这里不是吾辈的店,但吾辈在这里居住工作,所以将这里定义为吾辈的家也不会有问题……快进来,哪有人会犹豫要不要进朋友家的」

    吾辈带着很开心又有些害羞地低着头的悠悠,对在店内笑嘻嘻地看着这边的旧友介绍——

    「吾辈回来了,看家店主。让吾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被恶魔认定为朋友还微妙地有些开心的奇葩小姑娘吧!」

    10

    太阳已经完全下山。

    不知悠悠是不是感觉度过了一段快乐至极的时光,她到最后都显得有些依依不舍。

    在送走她后。

    「——没想到你居然认识那个小姑娘,世界真小」

    「悠悠小姐在巴尼尔先生来这里之前,就曾经光顾过这家店。我记得她当时还买了我首推的麻痹魔法威力强化药水」

    在之前,悠悠似乎是为了准备与这个城市附近某个恶魔决战,来这家店寻求过强力的魔道具。

    她对维斯道了无数次谢。

    「不过悠悠小姐可真是可爱。我也交到新朋友了!」

    维斯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或许是想起了听她说『欢迎随时再来』时,开开心心地离开的悠悠。

    「话说,心情不错的店主,吾辈还有个会让你更加开心的好消息要报告。其实吾辈开始做新的生意了。从看了今天事情经过的其他客人的反应来看,评价似乎还不坏。这么一来本月的房租有着落了——吾辈已经看透这一点」

    「是是,是这样么!那可真是太好了!」

    明明这是该高兴的时候,维斯却不知为何移开的视线。

    「……喂,你又惹什么祸了」

    听到这句话维斯猛地一颤,对吾辈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我说了你不会生气么?」

    「看你说啥。你说了吾辈可能生气,也可能不会。但要是你不说,你就会挨一发巴尼尔式杀人光线」

    「…………我是打算去实行阿库娅大人告诉我的划时代的大生意,但是那个……」

    她是真打算去搞今天早上说的那个脑子有问题的企划了么。

    就是数百年后土地会升值,所以趁现在先买下来那个。

    反正大概就是因为没钱买土地而断了念头吧。

    倒不如说,有那么多钱的话,用来做短期的生意还更能赚。

    吾辈想起了刚才那个叫凛的小姑娘说的话。

    ——交友须谨慎。

    吾辈面对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瑟瑟发抖的维斯,不禁露出了苦笑。

    「要是平时,吾辈大概会对你说教一番让你不要堕落到跟那个女神一样的级别,但今天吾辈心情比较好。虽然没有赞同那个女神的胡话的意思,但恶魔和巫妖是没有寿命的。钱慢慢赚起来也是没有问题的吧」

    和这个满身缺点的旧友一起,历尽艰辛将店做大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维斯文言开心地拍了拍手。

    「谢谢你巴尼尔先生,我吓得心砰砰直跳,还以为又会惹你生气呢!在来接阿库娅大人的和真先生苦口婆心地对我说明了地税和资本金的问题后我就注意到了……!虽然当时就赶紧就和阿库娅大人一起去把从各处借来的钱还掉了,但因为已经借了不小的数额,所以光是今天一天的利息就已经不容小觑——」

    『巴尼尔式杀人光线!』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