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外传 与面具恶魔进行商谈! 第二章 今天开始当侍从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与面具恶魔进行商谈! 第二章 今天开始当侍从

    1

    「没事的维斯,这是我的自我救赎。在那之后我被和真狠狠骂了一顿,他让我用工作偿还给这个店造成的损失……所以,你毫不客气地上吧!」

    「阿库娅大人……!我做不到,因为那是阿库娅大人为这家店着想而采取的行动,而我却……!」

    这是在阿克塞尔城某个小巷子里的魔道具店。

    在店门口打扫卫生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悲情的对话。

    停下手中的工作厌烦地往那边看了看,与吾辈对上视线的两人马上把脸撇开了。

    「呐,维斯,这是我对自己的惩罚,这次我真的有在反省了。就算为这家店着想,我也不能不赔偿造成的损失,这是理所当然的。来吧,不要犹豫!」

    「不不不,阿库娅大人,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您如此真诚的反省定能换来巴尼尔先生的原谅。因为,比起我平时弄出来的赤字,这些小钱不算什么!」

    她们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窥视这边的情况。

    吾辈受不了了。

    「……好了,要动手就快点动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演悲情戏企图博得同情的智障女神哟,既然你是水之女神,被泼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吾辈对双手抱膝坐在大桶中的女神和手拿水桶的店主说。

    ——不久之前。

    不知是不是闲得发慌,每天都跑来玩耍的女神,嗾使我家的愚蠢店主干了蠢事。

    说要利用不死的特征,买下肯定会随着时间经过而不断升值的土地,炒土地赚钱。

    因为这两人完全没有考虑资本,利息,税金等因素,小店又赤字了。

    为了填补这家店的损失,身为女神监护人的那个小鬼想出了这样的方案……

    「巴尼尔先生太过分了!阿库娅大人已经深刻反省了!你还要对她干那么过分的事……!和真先生也是,就算泼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阿库娅大人总归是女孩子啊!这种事实在是……!」

    「维斯,多谢你为我说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记住要随时随刻都怀有这份善良的心,就算我因为泡在水里而不小心感冒短时间内不能来这家店玩,你也不要忘记我……」

    「阿库娅大人!」

    我走近还在演着这种愚蠢戏码的两人身旁,提起维斯脚边的水桶给女神来了一发。

    「……喂,你干嘛啊鬼畜恶魔!你难道就没有良心吗!惹人怜爱的女神都酝酿出如此悲壮的氛围了,你难道不是应该说『这次的赤字就一笔勾销了,是我错了阿库娅大人』,然后哭着向我求饶吗?」

    「阿库娅大人说的没错,巴尼尔先生。巴尼尔先生就不能对我们再温柔一点吗?看,店也被弄湿了」

    我对被淋了水以后依旧若无其事地坐在桶里的女神说。

    「……好了,你赶快做完今天的量然后滚回去……不知是不是最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我家欠债店主的赤字能力又提升了一个等级。要不是你家的小鬼想出贩卖女神榨汁的生意,这个月就毫无疑问要亏钱了」

    「喂,别给我制作的圣水起这种听上去很美味的名字啊!记得拿去买时要起名叫『阿库娅大人的神仙水』之类的名字哦」

    「啊,阿库娅大人,水温如何啊?觉得冷的话就赶紧说,我马上加热水」

    这个女神拥有净化的体质。不仅碰一碰就能净化水,长时间触碰的话还可以把水变成圣水。

    所以,这个女神的监护人提出了让女神制作对不死族怪物效果拔群的圣水,填补赤字。

    因为不需要成本,所以就这个接受了方案,但是……

    「今天天气也很热,拜托水再凉一点吧。维斯,快加水,最好是刚刚从井里打出来的井水,冰凉而舒服。往头上往下浇!」

    「知道了,我马上去打新鲜的水来」

    不想再在店里待下去的吾辈,没再理兴高采烈得让人想吐槽『刚刚的悲情去了哪里』的在水桶中嬉闹的女神——

    「你来看店吧,吾辈去老地方」

    对去打水了的维斯说完,走出了店。

    ——目的地是冒险者公会。

    最近借冒险者公会的一角开展了新业务——咨询处。

    事业进展顺利,客人络绎不绝。

    今天公会的一角也挤满了人,都是等着吾辈到来的客人们。

    「有事想找您商量,我家名叫斯蒂斯奇的尼罗伊德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

    「被夹在邻居家的屋檐底下动不了了。请马上去搭救」

    「求救。我是净水厂的管理员,总有人喊着『我来帮你净化水吧!』并企图跳进池子里……」

    「那是非常邪恶的存在,建议往水池里撒一大堆超级辣椒」

    「在下有一事相求,家里的大小姐和某个男人组队冒险后,变得越来越奇怪。所有家臣都很担心……」

    「她原本就是这样的,劝早点放弃治疗」

    「我好困扰……冒险者们每天都引发各种各样的问题,天天问我要轻松而又赚钱的任务……」

    「…………接待也挺辛苦呢」

    今天的客人真的挺多。

    虽然途中冒出了几个奇怪的问题,但商谈的总量够了。只要加上维斯她们制作的圣水的钱,这个月就不会亏损了。

    就在吾辈兴高采烈地数着钱时,公会突然安静下来。

    环顾四周,发现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公会入口。

    这个城市的冒险者公会很难一惊一乍的。

    因为这个城市住着很多奇葩,所以大家对大多数怪事都已经免疫了……

    「这里就是冒险者公会吗……!」

    一个平民打扮,用大大的兜帽遮住自己的少女一进门就这么说。她大概有十二三岁吧。

    少女虽然这身打扮,但却毫不隐藏自己能证明贵族身份的金发碧眼,一脸稀奇地张望着公会里的情况。

    「爱丽……不,伊丽丝大人,请别老是丢下我们这两个护卫到处乱闯。虽然是选了治安最好的城市,但依旧不能掉以轻心。伊丽丝大人又那么可爱,可能稍不注意就会被别人拐走,请一定要小心」

    又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走进来。

    她穿着白色的男装,搭配插在腰间的短剑和头上的短发,构成一幅男装丽人的姿态。

    最后还有一个轻轻叹了口气的魔法师系的少女。她穿着很朴实,显得最有常识。

    「二位请别太显眼了,这里是那位居住的城市,万一他发现了伊丽丝大人,肯定会闹着别扭让我们把他也带回去的」

    ……这三人已经显眼得不能再显眼了。她们全身散发出一种『与她们扯上关系就很麻烦』的气场。

    在场的冒险者们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都撇开了视线。

    吾辈不看向那边,仅用耳朵听她们的对话。

    「话说雷茵,我听说冒险者公会就是举止粗鲁的冒险者们大闹的地方,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安静啊……据说一进到公会就会被无理取闹的冒险者找茬,然后将这种冒险者打倒才能完成『装逼』。但是,好像没有发生这种事件的迹象啊……」

    少女困扰地环顾公会,冒险者们更加不想和她对上视线了。

    少女思忖了片刻,拉了拉穿着白色套装的女性的衣袖。

    「虽然不知道『装逼』是什么意思,但听经常见到的那些名字很奇怪的冒险者们说这是重要的仪式,库雷娅,赶快准备执行名为『装逼』的仪式吧」

    「遵命,伊丽丝大人。现在就用本家的权利威胁在场的冒险者来找伊丽丝大人的茬,然后击退他们」

    「你们两个等一下,明明刚刚才说过不要太显眼,怎么马上就这样了!?请不要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公会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看来是终于下定决心不想和她们扯上关系了。

    被称作伊丽丝的少女突然大叫起来。

    「库雷娅,雷茵!看那个人!」

    她的视线不知为何朝向吾辈……

    ……我知道她在说谁……

    虽然知道,但求放过啊……

    「请冷静啊伊丽丝大人!?不是说要『装逼』的吗……唔,那是,戴面具的男人!?不过,和那时候的侵入者相比体格似乎好太多……」

    「伊丽丝大人,请不要用手指别人,这样太没礼貌了……!不过,那个面具确实是一模一样呢……」

    她们三人在远处议论着我。

    最后,疑似首领的那个小姑娘径直走了过来。

    「伊,伊丽丝大人!?使不得啊,请别接近那个可疑的面具男……!」

    两人慌忙地追赶着她。

    被称为伊丽丝的少女站在吾辈面前。

    「你好,面具之人,我是王都绉绸店的孙女,名叫伊丽丝」

    2

    在取回喧闹的公会内。

    「万万不可!伊丽丝大人!怎么能拜托这种可疑的男人带路!」

    「说,说得对啊,伊丽丝大人!这位先生实在是太可疑了,选人时麻烦用心一点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称伊丽丝的少女自我介绍完以后,这三个陌生的少女对吾辈提出了过分的要求。

    「……喂,两位也太失礼了吧,居然对初次见面的人说这种话。先打个招呼吧,连这个小孩子都做得到的事,两位可别说做不到哦。吾辈名叫巴尼尔,请多关照」

    「请,请多关照……不是!我名叫库雷娅,她叫雷茵。您是巴尼尔阁下对吧?非常抱歉伊丽丝大人突然缠上您,她只是非常在意您戴的面具……好了,伊丽丝大人,快走吧!」

    「啊,伊丽丝大人!那边有看起来很面善的人哦!拜托他算了!」

    两人准备带伊丽丝离开。

    「不,我就要他了!你是巴尼尔先生对吧!其实我有一件事想拜托戴着这个帅气的面具的你!」

    「嚯嚯,居然能看懂这个面具的格调,小姑娘眼光不错啊。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吧」

    吾辈开始对伊丽丝刮目相看。

    「大胆狂徒,竟敢用这种口气对伊丽丝大人说话!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库雷娅,这句话现在不能说啊!我不是说过很多次这句话总给人一种反派贵族在威胁人的感觉么!」

    吾辈有些在意库雷娅的话,下意识地看透了三人的背景……

    ……瞬间后悔了。

    如果招惹有这种身份的人,吾辈和店主本身的安危或许没事,但魔道具店恐怕就要从物理和社会两个层面上消失了。

    显得最成熟的女性,雷茵说。

    「那个……其实我们来到冒险者公会是想给伊丽丝大人找一个侍从,聘用期就是一天。必须要找名叫『八兵卫』的职阶,还得是炒热气氛的活跃者……」

    吾辈是没听说过『八兵卫』这个职阶,但被街坊邻居的各位大妈评价为高冷绅士的吾辈,根本不可能胜任『炒热气氛的活跃者』。

    「哼,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合场面,但吾辈其实并不是冒险者。既然是有委托,就请拜托别人吧」

    但是,一直在和库雷娅争辩的伊丽丝听到我这句话马上回过头来。

    「我从你身上能感受到强烈的八兵卫气场!没问题的,八兵卫的工作只是夸奖主人炒热气氛而已,没有危险!求你了,就今天一天,请当我的八兵卫……!」

    伊丽丝仰望着吾辈,双手合十摆出祈祷的姿势。

    这个姿态恐怕能轻易攻陷拥有萝莉控潜质的男人。然而吾辈和某个莫名有吸引麻烦事体质的小鬼不同。

    实在是不能奉陪这帮人的委托了,万一被卷入麻烦事……

    「报酬好商量!虽然不知道行情,但我有从家里的宝物库拿来的金银财宝……」

    「请叫在下八兵卫吧!」

    没等她说完,吾辈就收下了她掏出的沉重布袋。

    3

    在阿克塞尔城的大道上。

    「真是的!那个乖巧的伊丽丝大人竟然会擅自从宝物库里拿钱出来……!」

    走在大道上的伊丽丝背后,跟着不停的在抱怨着的库雷娅。

    「我偶尔也会想自己用用钱啊。而且,我也不是擅自拿出来的。给父亲大人捶肩的时候跟他说『我想要零花钱』,他就说宝物库里的钱随便我用……」

    从刚才开始,库雷娅就一直在对随手大量撒币的伊丽丝进行说教。

    但是说的话都……

    「唉,那位大人真是太宠伊丽丝大人了……!这么想要零花钱的话跟我说不就好了!我会比伊丽丝大人的父亲更宠伊丽丝大人的!如果还想要其他的什么东西,尽管跟我说!」

    「每次拜托库雷娅做什么,都会太过拼命。在一起去洗澡的那一天后,库雷娅就变得很奇怪了」

    总,总觉得有股犯罪的味道。

    雷茵惶恐地更吾辈说。

    「那个,巴尼尔阁下……伊丽丝大人交给您的报酬……那个……伊丽丝大人和库雷娅大人都没怎么见过世面,当然也不知道行情……如果可以的话,请按照行情来收报酬吧……」

    「哼,超拒绝」

    「啊啊……主管财务的人又要抱怨我了……」

    在吾辈随便应付着泪流满面的雷茵时,走到吾辈前方的伊丽丝开始重新说明工作。

    「听好了八兵卫,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打抱不平』。听说这个城市苦于蛮横的领主的统治,我们现在要去惩罚那个蛮横的领主,帮助困扰的百姓!八兵卫负责见证并夸奖我们的活跃,让观众们都燃起来!」

    伊丽丝自信满满的话让吾辈无言以对。

    那个蛮横的领主该不会是……

    「那个,伊丽丝大人……难道您是在说那个阿尔达普吗?那家伙已经失踪了。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扒出很多无可辩解的罪行而畏罪潜逃……现在这里由达斯提尼斯家负责管辖,政策也很惠民……」

    「咦咦!?」

    雷茵的话让伊丽丝发出惨叫。

    嗯,果然她说的蛮横领主就是之前被传送到地狱的那个男人。

    伊丽丝动摇起来。

    「怎,怎么会……那我到底该在这个城市做什么……?本来是打算照着哥哥教的,像光国那样华丽地揭穿领主的恶行……最后堂堂正正地公开自己的身份……然后住在这里的哥哥就会听到传闻赶过来见我……!」

    「原来还有这种计划么伊丽丝大人!不行的,绝对不允许您与那个男人见面!我都说过多少次了!」

    「怪不得说想要『打抱不平』的时候,没有选择王都附近的城市而是坚持要选这里啊!」

    就算被库雷娅与雷茵教训,伊丽丝依旧毫不退让。

    「我,我只是想让哥哥夸我!只是想让他夸我一句『你很能干』!我并不是怀疑说要打倒魔王的哥哥,只是从哥哥的性格来看,过一段时间不见他就会把我完全忘了,其他女孩只要再主动一点,他就会被牵着鼻子走……!」

    「那种男人被牵走就再好不过了!您太受那个男人影响了,缺点和那个男人越来越相似了伊丽丝大人!」

    「请不要在街上大喊啊,伊丽丝大人!真的会被那位发现的!」

    看来背后有很复杂的情况。

    「呃,刚刚说的那个『光国』还有『八兵卫』到底都是什么意思?吾辈一直很在意啊」

    「光国,就是哥哥熟悉的一个伟大的执政者!他微服私访,迅游列国,带着优秀的部下打抱不平!光国并不亲自战斗,而是让名叫『助三郎』和『格之进』的近卫战斗,胜利以后公开自己的身份,耀武扬威。『八兵卫』这个角色则负责调节战斗之后杀伐的气氛,经常演一些滑稽的猴戏——据说是这样」

    「这个光国,不就只事个将苦差事全都交给部下,战斗之后抢走功劳的男人么!真是过分的抢功暴君啊!」

    「不,不对!哥哥口中的光国是非常伟大的人!」

    伊丽丝奋起反驳,看来她真的对光国抱有很大的憧憬。

    「说起来,您自称绉绸店的孙女,那绉绸店到底是什么店啊?」

    「……绉绸店就是绉绸店……呐,库雷娅,雷茵。绉绸店是什么啊……?」

    「既然是『粥』绸店,那应该是饭店吧?」

    「那这到底是什么粥啊,我好像没喝过……」

    听到吾辈的问题,三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最后伊丽丝猛地抬起头,打算换个话题。

    「总之,暴君不在了也没办法。为了公开自己的身份,先要找到打算在这个城市作恶的暴徒。最想要的是那种妄图动用权势欺负百姓的人,但现在就不提那么多要求了!惩罚完一个路边的小流氓后,我就堂堂正正地报上名字,走吧,八兵卫」

    「伊,伊丽丝大人……手段和目的已经颠倒了不是吗……」

    「啊……那个懂事的伊丽丝大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任性……这肯定也是那个男人的影响……但是!任性的伊丽丝大人也不错……!」

    雷茵和库雷娅叹着气。

    吾辈的一日小主开心地走在前方。

    ——新手冒险者的城市,阿克塞尔。

    这个城市以治安良好闻名。

    理所当然的,这个城市也有警察,并没有什么蠢货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闹事。

    「八兵卫,有没有哪个地方经常出现恃强凌弱的事件啊?」

    在城里转了大概两小时,但没发现什么事件。伊丽丝困扰地问道。

    「这个城市唯独治安是很好的,虽然有很多奇葩,但真正的恶人却很少……」

    吾辈和伊丽丝走着,听到背后两人的说话声。

    「呐,雷茵,为啥巴尼尔阁下打扮成那样,人们却不怎么在意呢。难道说面具打扮在这种小城是很常见的吗?」

    「应该不会吧……感觉是这个城里的人已经习惯了……?」

    伊丽丝没去管正在说被街坊邻居评价为谜团众多的绅士的吾辈坏话的两人,而是兴趣满满地看着道旁的店。

    「八兵卫,那是什么商店?小孩子们好像拿着什么东西进店里去了……」

    「那是阿克塞尔的特产,尼罗伊德屋。抓到尼罗伊德的孩子们会把尼罗伊德拿到这里卖,赚取零花钱」

    尼罗伊德……伊丽丝说着,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尼罗伊德是什么?」

    「喝的时候会变成汽水的谜之生物。据说喜欢阴暗的地方,有各种各样的衍生品种」

    听完吾辈的说明,跟在后面的两人叽叽咕咕地讨论起来。

    「雷茵,刚才他说的是真的?我总觉得这位戴面具的和那个男人身上散发着同一种可疑的气息……」

    「尼罗伊德就是这样没错。顺带一提,抓到尼罗伊德的时候它还会『喵』地叫一声」

    居然连尼罗伊德都不懂,看来不光是伊丽丝,这个名叫库雷娅的小姑娘也是够不谙世事的。

    这种缺乏平民知识的举止透着贵族大小姐的气息。

    而另一方面,那个名叫雷茵的土妹子是她们之中最有平民知识的。

    感觉她也为此辛苦了很多。

    伊丽丝又对各种各样的店来了兴趣。

    「八兵卫,那个是什么!?那家店是卖什么的!」

    「那是魔道具店,不过想买魔道具店的话,推荐去这个城里最有名的维斯魔道具店。那个店里有很多强力的魔道具」

    在背后的库雷娅也对我们的对话来了兴趣,走过来发问。

    「巴尼尔阁下,那那个店又是干什么的?明明写着水果店,为什么摆着那么多笼子啊」

    「那是在卖夏天的蜜柑啊。哪怕是稍微大意一点,夏天的蜜柑就会往人眼里喷汁水。在这个季节,眼睛被蜜柑汁命中而倒地翻滚的人数不胜数」

    吾辈以一种『连这种事情都不懂吗?』的态度告诉她们后,伊丽丝便兴趣颇深地说。

    「蜜柑真的有那么凶暴吗?看来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啊……下次和哥哥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向他道歉。其实哥哥说他见过会喷火会飞的猫时,我还说他是骗子……」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您一定是被那个男人骗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伊丽丝发出不甘心的呻吟,用双手捂住羞红了的脸。吾辈看着她,继续带她在城里乱逛。

    4

    就算再四处逛了一会儿,也没见到什么特殊的事件。

    顶多是看到一个小流氓在撩妹后,库雷娅把他绑起来送到了警察局,并再次认识到阿克塞尔这座城市的治安之好。

    「——怎么办啊,这样下去就无法达成当初的目的了……现在只是解决了一个喊着『这不过是在撩妹而已!老兄快跟这帮人解释一下啊』这种莫名其妙的话,眼神凶恶的金发小混混。就没有什么值得我解决事件公开身份的大恶党吗……」

    伊丽丝刚才的精神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似乎是被限制了呆在这个城市的时间。

    为了这一天能外出,她在平时的学习生活付出了加倍的努力。

    就这么想和住在这个城里的哥哥见面吗。

    吾辈虽然很惊讶在这城里居然还住着如此身份高贵的人……

    「……那个,伊丽丝大人?今天就暂且放弃那位所说的『打抱不平』,直接去找他玩吧?就算您不『打抱不平』,那位也一定很高兴您去见他的」

    「什——!?雷茵,你在说什么蠢话!我反对,怎么能让伊丽丝大人见那种家伙……!在这种时候去玩,那个无比溺爱伊丽丝大人的男人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伊丽丝大人留在自己家里!」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身为护卫的我们也必须住进去了,毕竟是住在那位的大本营,伊丽丝大人的贴身保护恐怕是少不得了……这确实非常麻烦……」

    「……贴身保护伊丽丝大人……也就是说,洗澡也一起,睡觉也一起……呃,伊丽丝大人,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去的话,这次就破例……」

    然而。

    「……不去。哥哥一定又有了很多新的勇武传。那我也必须在与哥哥再会时拿出值得夸耀的,努力的证据。我想成为像哥哥口中的光国一样伟大的执政者,所以……」

    伊丽丝双肩无力地垂下。吾辈则对她说了一件自己能想到的事件。

    「那吾辈有个好消息。其实传说在王都引起了大事件的赏金通缉犯,银发盗贼团就居住在这里。要不把他给抓出来……」

    「不,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呃,我被允许外出的时间仅限今天!短短一天的时间是抓不到那么厉害的罪犯的!」

    伊丽丝不知为何开始慌了。

    「不,等等伊丽丝大人。我想仔细听听那个赏金通缉犯的情报。那么厉害的盗贼都潜伏在这个城市,怎么能不让人在意!」

    「我,我也有些好奇……」

    哼,虽然伊丽丝莫名不来劲,但另外两人很有干劲。

    之前也因为冒险者公会的请求而占卜了一下盗贼的去向,但不知为何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光,根本找不到人。

    在那之后也过去挺久了,要不再占卜一次那个盗贼的去向吧。

    「毕竟从结果来说我是被那个盗贼团救助了!所以我觉得不应该去打扰他们……!」

    就在伊丽丝如此为他们辩解的时候。

    地面轻轻摇晃,爆炸声从远处传来。

    「发,发生什么事了!?该不会魔王军会袭击这种边境的城市!?」

    「刚才的爆炸声是!?伊丽丝大人,这是紧急事件!非常抱歉扫了您的兴,但在查明原因之前请先不要乱动……!」

    「有一瞬间感觉到远处传来一股强大的魔力气息,似乎是有谁咏唱了魔法……」

    与开始慌张的三人相反,听到爆炸声的其他行人若无其事地走着。

    伊丽丝对周围的反应感到不解。

    「八兵卫,就算听到刚才的爆炸声,这城市的人也完全没有慌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什么内幕吗?」

    「嗯,刚才的那个算是阿克塞尔的一道风景线,每天都会来一次的。您想想,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土特产吧?这就和土特产是类似的」

    肯定是某个红魔族在城郊放爆裂魔法了。

    「风景线……原来小城市是会偶尔传出爆炸声的啊……」

    「虽然我不是很懂平民的生活,但从城里居民的反应来看,这似乎不是什么新鲜事。离开王都以后真是学到了不少啊……」

    「你们两个别这么轻易地认同啊!很明显是这个城市太奇葩了!」

    唯有雷茵一个人表示不信。

    「雷茵阁下,在这个城里慌张的只有您一个了。麻烦您冷静一下,这样下去就太显眼了。请您有点常识好不好」

    「我!?难道是我有问题!?是我太显眼!?比戴着面具的你更显眼!?我是这之中最没常识的!?」

    一边在路上走着,一边应付着似乎因受到打击而慌乱的雷茵。这时——

    「大胆狂徒,竟敢有眼不识泰山!这位是隐退前一直管理着城市财政的贵族奥利浦男爵!」

    正巧听到了这个声音。

    一个仆从亮明了一个肥胖男人的身份。

    那个男人大摇大摆地坐在轿子上,周围还围着几个疑似护卫的骑士,释放着压迫感。

    似乎是在大路上和某个女性闹起了矛盾。

    「没办法啊,谁让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呢……」

    那个似乎在公会里见过的女性皱了皱眉。

    「……你是认真的吗?被奥利浦男爵相中可是非常荣幸的事。你不过是个冒险者对吧?」

    侍从似乎无法相信她会拒绝,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对啊,我是冒险者……话说,你刚才一直说什么荣幸,说什么被相中,那我到底有什么好处啊?」

    在侍从的热心解释下,女冒险者好像打算姑且问一问。

    然后侍从骄傲地挺起胸。

    「能得到像你这种新手冒险者一辈子都享受不了的荣华富贵。新手冒险者的收入,大概也就每个月十多二十万吧?如果成为奥利浦大人的情人,就能得到至少多一倍的收入!」

    「呸」

    女冒险者吐了口唾沫,大摇大摆地继续走起来。

    她瞟了一眼表情僵住不动的侍从说——

    「本来因为是贵族,我还稍微期待了一下,没想到就是个穷逼!」

    然后她再吐了一口唾沫,不高兴地离开了。

    虽然这个城市里都是些新手冒险者,但不知为何有很多做重金悬赏任务的机会,所以稍微有点实力的人积累了不俗的家底。

    被冻结在原地的仆从终于回过神来行动了,像是不允许她小看自己的主人。

    「你,你说什么!穷鬼冒险者竟然摆出那么张狂的态度!喂,你!就是说你!刚才那个冒险者叫什么名字!既然同是冒险者,至少知道那家伙叫什么吧!」

    侍从叫住在路上走着的另一个冒险者,气势汹汹地逼问。

    「哈?我懂个鬼啊,你知道这个城市的冒险者多到什么地步了么?」

    「!?连,连你也——太狂妄了,你不知道那位大人是……」

    「不就是个贵族么?好好好,贵族老爷好厉害,那啥,反正那个贵族老爷肯定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性癖吧?毕竟是在这个开设有服务超级热情,店员都是完美大姐姐的店的这个城市还要专程勾引凶暴女冒险者的怪人。这个城市的冒险者早就习惯奇怪的贵族了」

    「哈!?」

    跟仆从随便扯了几句后,被叫住的那个冒险者也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就算对这个城市的居民说什么贵族,他们也不会当回事。

    因为某个大贵族的千金已经让贵族的权威跌到了谷底,冒险者们都已经彻底瞧不起贵族了。

    「——这城市到底怎么了」

    吾辈后面也传来了这样困惑的声音。

    那是正在静观事态变化的库雷娅的声音。

    雷茵也因为这意外的展开呆若木鸡——

    「总,总之,我们去阻止那个贵族吧,呃,正好有似乎也说不上不是恃强凌弱的事件……」

    ——并这么说道。

    「不,这种程度的找茬对这个城市来说是常见的。反正过不久,某个身为对贵族专用兵器的领主代理就会赶过来了。吾辈觉得放着他们不管就行了……」

    吾辈的发言让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时,那个名叫奥利浦的肥胖贵族从轿子上下来,一角踹开了僵在原地的侍从。

    「你这混蛋!怎么让那种无礼的平民轻易逃跑了!赶快将附近的所有冒险者都抓起来,审问那两个人的身份!抓来带到我面前以后,就让他们悲惨的死去!」

    说着,他瞪了瞪周围的冒险者。

    「这可不行」

    听到奥利浦这句话,雷茵架起了魔杖低声说。

    「果然应该由我们制服那个男人。这个奥利浦,应该是这个城市的前任领主阿尔达普的亲戚。现在那个人被怀疑参与了很多不法勾当。肯定因为这些事被叫去达斯提尼斯家问话了吧。他现在的表现正像是觉得终究会因为事情败露被捕,所以自暴自弃了」

    「没错,确实那种人是贵族的耻辱。虽说意料之外,但终究是迎来了伊丽丝大人期望的剧情。我是很不情愿让伊丽丝大人和那个男人见面,但没办法……」

    库雷娅也从腰间拔出了剑,看着正在对仆从撒气的贵族——

    「奥利浦大人,原来您在这里!大事不好了。那边说光派使者去无法充分说明问题,并且有一些问题想要亲自问您,所以请您赶快过去!看来他们非要要奥利浦大人亲自出面说明不可……」

    突然跑来了几个骑士。

    他们似乎直到刚才都在达斯提尼斯家接受问询。

    因为人数突然增加,雷茵和库雷娅又决定静观其变。

    看来即便是贵为伊丽丝近卫的她们都认为这个人数很危险。

    听到这个消息,奥利浦脸色苍白,慌忙坐到轿子里。

    「你们这帮人就说我身体不舒服!说『待身体养好后再前往府上进行申辩』!」

    下完命令后,打算灰溜溜地离开……

    「……?你,你们怎么回事,赶快让开!区区平民想干什么!」

    在一旁听到他们对话的路过的冒险者们若无其事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虽然在十几二十个骑士面前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临战态势,但他们很明显妨碍了奥利浦的离去。

    然后他们开始做作地和同伴谈天说地。

    面对这些冒险者——

    「这帮人似乎是想堵路,他们手无寸铁,该怎么办?」

    「不管,直接碾过去!往没人的地方放一个魔法,吓唬吓唬他们!」

    「您,您是认真的吗奥利浦大人!这可是闹市区,并且还是达斯提尼斯家的领地内……!」

    「别管那么多!再不跑会被抓住的!」

    骑士们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在奥利浦的强烈要求下释放了魔法。

    伊丽丝脸都吓得煞白。

    「库雷娅,雷茵!这样下去这个城市的居民就——!上吧,由我们来阻止他!」

    库雷娅按住了打算冲出去的伊丽丝。

    「请等一下伊丽丝大人,那人是动真格了。我们还是等救兵闻讯赶来的时候再冲上去制服他吧。毕竟不能让伊丽丝大人遭遇危险」

    「库雷娅大人说的没错!在闹市区放魔法会引发大骚动的。警察会很重视这个情况马上赶过来的。现在我们人数劣势明显,还是先观察情况……」

    伊丽丝有些失落。

    「我,我……知道了」

    她很乖巧地听从了两个侍从的忠告。

    伊丽丝恐怕平常不会说什么任性的话吧。

    她伤心地看着骑士咏唱完魔法,把魔法打上天空。

    她见证着骑士们的暴行,表情中似乎透着因为习惯了忍耐而感受到的痛苦。

    ——虽然一种悲壮的氛围笼罩着她们三人,但实际上剧情不是这样。

    「啊,这个混蛋,竟敢在市区放魔法。从刚刚的对话来看,他是正在被拉拉蒂~~娜追捕吧?我们尽量多拖延点时间吧!」

    「你看,那家伙真萎,那么小个火球都要往天上放!」

    「好怕怕,好怕怕哦~」

    「喂,你们别说太过火了,那个大叔快要气炸了。那家伙不是贵族么,快叫对贵族兵器拉拉蒂~娜来吧,拉拉蒂娜!」

    就算骑士放了魔法,冒险者们依旧不慌不忙,反倒更热闹了。

    面对火球魔法,旁边的普通居民头也不回,若无其事地走着。

    嗯,这也是理所当然。

    毕竟在这个城市……

    「嗯,区区火球怎么可能吓得到这个城市的居民呢」

    「巴尼尔阁下,果然是这个城市太奇怪了吧!那可是魔法啊!那可是在闹市区放魔法啊!在王都放个火球的话,民众就要大声惨叫四处逃窜了!」

    没有这个城市的常识的雷茵追问道。

    毕竟有敢在城市里放爆裂魔法的小丫头,事到如今谁还会被区区火球术吓到呢。

    「这个城市经常会有路过的魔法师放爆裂魔法。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您应该多学学世间常识。看,现在事态变得更加有趣了……」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别企图蒙混过关啊!话说这个城市的冒险者面对贵族怎么能那么大摇大摆的!如果对贵族兵刃相接是要被砍头的!」

    「所以大家都没拿武器啊」

    「这个城市果然太奇葩了!」

    没常识的雷茵一个人闹起来。

    这时,骑士们拔出剑打算展示真正的实力。

    看来是终于忍不住冒险者们的嘲讽了。

    「库雷娅,雷茵……!」

    「非常抱歉伊丽丝大人,请再多等一会儿!」

    「维护治安的警察马上就会来了!」

    伊丽丝用力握紧了小小的拳头——

    「……我好歹也,从哥哥的同伴那里学到了吵架方法的……」

    ——低着头这么说。

    「哎哟,吾主何故如此悲伤。您所向往的光国,是不会亲自动手的吧?不是会让自己得力的部下战斗吗?」

    吾辈的话让伊丽丝猛地抬头。

    她用带着些许期待的视线看向库雷娅和雷茵。

    「伊,伊丽丝大人该不会……想让我们只身冲去与那么多敌人对抗吗……吧?这也太任性了……!不,伊丽丝大人的任性也让我很爽……但是……啊,伊丽丝大人这种目光让我……」

    「库雷娅,我们工作是保护伊丽丝大人,这样下去……」

    「那种程度的对手,无需劳烦二位出手——这里就交给吾辈吧」

    身为恶魔的吾辈并不是在做善事。

    身为恶魔的吾辈并不是在同情自己的小主人。

    只是——对,只是觉得家境优渥的主人一定会给活跃的吾辈更多报酬。

    在这个小主人手下,总觉得情绪高涨。

    这毫无疑问是王者的气度。

    听说王族大多生来就有强力的技能和超高的天赋,这个小姑娘一定也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吧。

    她今后一定能成为一个明君。

    「那个『八兵卫』不是炒热气氛的活跃者吗?哈哈哈哈哈,现在的吾辈状态绝佳!状态绝佳!在阿克塞尔城找不到比吾辈更活跃的了!来吧,一日小主,道出汝之愿望!」

    「巴尼尔阁下,您这是怎么了!?对方人数众多,这实在是太鲁莽……」

    「『活跃者』的意思并不是说身体状态好啊!?话说,巴尼尔阁下身上涌出一股强大的魔力……!伊丽丝大人,巴尼尔阁下似乎比那帮人危险得多,请不要命令他干奇怪的事……」

    两位侍从一个劲儿地劝阻。

    似乎本能地感受到吾辈的力量的伊丽丝双眼放光,她做出了命令。

    「八兵卫!快让那些人吃点苦头!」

    5

    在远离大道的小巷子里。

    面红耳赤汗流浃背的库雷娅瘫坐在地上。脸色铁青的雷茵趴在地上大喘粗气。

    不过,只有一人没出多少汗,稍稍喘着气——她露出了由衷开心的笑容。

    这下,任务圆满完成了。

    成功扮演了炒热气氛的活跃者。

    因为要逃跑,所以省去了挑明身份的过程。不过这样做应该没错。

    吾辈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对伊丽丝说。

    「好,看来已经摆脱追兵了。伊丽丝大人,请说出那句惯例台词吧,我记得应该是这样说的来着?——『由此,事件告一段落』……」

    「告你个头啊啊啊啊啊!」

    库雷娅突然大吼起来,脸憋得更红了。

    「怎么能告一段落!刚才那是什么!巴尼尔阁下,您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一挥手就能把奥利浦的护卫们像垃圾一样吹飞……!」

    「库雷娅大人,请不要让我回想起来……!受过系统训练的贵族骑士,竟然发出惨叫四处逃窜,真是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好奇会不会有特别报酬的吾辈难得的大闹了一番,结果似乎那两位有了心理阴影。

    「说什么呢?为了不让人死,吾辈还特意封印了必杀的光线系列招式,放水得不能再放水了。只是稍微教训一下那帮人而已。轻伤可能会有,但绝不会有人死掉」

    「我不是这个意思!您这样大闹一通,整个城市肯定会陷入恐慌了!这样下去别说是解决问题,我们自己都要制造问题了!话说,那个还算放水么……」

    说完不禁打了个寒颤的库雷娅说完——

    「对啊,巴尼尔阁下……伊丽丝大人想要的,是在惩罚了恶党之后在民众面前堂堂亮出身份。那为什么我们现在要被卫兵追着跑啊……这样下去就没办法亮身份了……」

    连雷茵也叹着气这样说。

    确实是有些过火了。吾辈开始反省。

    不过,其实『挑明身份』这一点毫无意义了。

    那个贵族男人看到伊丽丝和库雷娅的脸之后吓得面色铁青直哆嗦。他并不是害怕大闹天宫的吾辈。

    他肯定察觉到了伊丽丝的真实身份。

    如果与王族作对的事情败露,他毫无疑问就是死罪。

    所以想必他不会到处张扬伊丽丝的身份……

    而且,某个冲动的贵族大小姐偶尔也会弄出这种程度的闹剧,所以城市不会陷入恐慌……

    「啊哈哈」

    再者,那个男人正打算逃过审问,吾等只是帮忙逮捕嫌犯。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件事得到赏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像这样跑来跑去来回逃窜,第一次感觉那么爽快!库雷娅,雷茵,你们看到了吗!?那个蛮横的领主竟然自己跑到警察局请求保护哦?上一次感到这么开心还是在和哥哥一起去偷吃东西,四处躲避厨师长那时呢!」

    「伊丽丝大人,您的笑容虽然很美丽,但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可不是笑的时候啊!」

    库雷娅的脸红得不得了了。

    「没错,要是被城里的卫兵抓住的话……啊啊,我已经想象到达斯提尼斯卿呆若木鸡的表情了……!」

    雷茵说完,脸也变得更白了。

    「我,我们还是回去吧,伊丽丝大人!如果千里迢迢来到这城市引发骚动的事情被达斯提尼斯卿知道的话,我们就没脸见她了!」

    「伊丽丝大人,库雷娅大人说得对。您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很理解您想见那位的心情,但这次还请多多忍耐……」

    伊丽丝依旧笑个不停。

    「嗯,这次先不去见哥哥了。这就留到下次好了……八兵卫,你能稍微再陪我一会儿吗?」

    6

    若无其事地回到商业区,光明正大地走在大路上。

    库雷娅和雷茵还在慌张地四处张望,担心会被警察抓住。

    而与那两人相反——

    「八兵卫,那是什么!?那个到底是什么!?居然能从口中吐出火来!那个人是龙和人的混血儿吗!」

    「那只是个街头卖艺的。对艺人来说那点小事不算什么。经常来到吾辈打工的商店玩的艺人,还能玩出从小小的包里召唤出新人杀手之类的把戏呢」

    「原来如此,这个职业的人能同时使用吹息系的魔法和召唤魔法啊……好像能在前卫和后方支援等各种场面活跃啊……!」

    伊丽丝无比兴奋,展现出比刚才更强烈的好奇心。

    「原来如此,这就是街头卖艺者……看来要在讨伐魔王军的部队中编入大量街头卖艺者了……」

    「库雷娅大人,街头卖艺的人是没有战斗力的。真要上战场他们会哭的,请您别这样」

    伊丽丝没理会她们的对话,兴冲冲地拉着吾辈的手到处乱逛。看来她是很享受逛街。

    这也是理所因当。

    因为今天是某个夏日祭典的举办日。

    近期将要举办名为厄里斯感谢祭的可恨祭典,而今天的小祭典似乎就是它的预演。

    不知是不是第一次看到小摊贩,伊丽丝两眼放光,问这问那的。

    「八兵卫,每年的祭典都会聚集这么多人吗?而且,还有人和八兵卫一样戴奇怪面具的人呢。马上就要开始的厄里斯祭也会像这样如此热闹吗?」

    「那个不是面具,而是鬼脸壳。吾辈对厄里斯祭没什么兴趣,所以知道的并不多——不过据说祭典当天女神厄里斯也会偷偷下凡来玩耍。为了不让她被人认出来,会有很多民众办成女神厄里斯的样子,方便她混入人群中。也就是说……」

    吾辈说着,看向露出与年龄相符的期待神情的伊丽丝。

    「祭典期间,就连女神都会降临凡间,那么应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某个隐瞒身份来玩的大小姐」

    伊丽丝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嘴角划出笑容的吾辈。

    「……那么,在祭典期间,像我这样的平凡孩子一点都不显眼对吧……虽然不能来到这里,但我想偷偷参加一下王都的厄里斯祭」

    说着,她也嘻嘻笑了起来。

    「——巴尼尔阁下,今天承蒙您照顾了。还以为会捅出什么大娄子,没想到在城里乱逛了那么久,连个警察都没遇到。看来我们引起的骚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才没那回事!果然这个城市太异常,都闹成那样了居然还不算大事!」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伊丽丝她们是时候回去了。

    没有常识的雷茵还在依旧在唱独角戏。

    「雷茵阁下,您也是淑女,请注意遇事不要慌乱,要多学学常识。路人都在看您哦?请别太引人注目了」

    「是我吗!?在这个城市我才是奇葩吗!?明明在王都时我还在为我太不起眼而烦恼,我现在心情好复杂啊!」

    「雷茵,别嚷嚷了。巴尼尔阁下所言极是,你应该冷静一点」

    「居然轮到库雷娅大人来说我了!?」

    伊丽丝无视了吵闹的雷茵,仰望着吾辈说。

    「八兵卫,今天承蒙你照顾了。非常感谢你能将『炒热气氛的活跃者』这一角色演到最后,我真的非常开心」

    她愉快地笑着。

    她身旁的两位侍从也小声地道谢了。

    「吾辈才要说谢谢,今天过得很开心。小主人哟,欢迎下次再来到这座城市游玩」

    并且,欢迎光临维斯魔道具店。

    「好的!……那个,八兵卫?八兵卫现在是在干什么工作啊?咨询处啊,占卜啊这种都是不安定的职业吧?要不就跟着我们来,一直当个八兵卫……」

    吾辈把手轻轻放到小主人的头上,打断了她的话。

    「虽然吾辈很想抛下琐事和您一起走,但吾辈还有一个没法放任不管的老友。当然,欢迎再来找吾辈当一日八兵卫」

    伊丽丝再次笑起来。

    「唉……说实话,以巴尼尔阁下的实力,赚更多钱根本不是问题……跟我们一起来的话,能帮您介绍更好的工作哦?」

    「库雷娅大人,巴尼尔阁下要是来的话,我们这两个护卫就要丢饭碗了。话说,就没人认为巴尼尔阁下的力量强得异常么……?刚才巴尼尔阁下还说什么女神在厄里斯祭时会下凡玩耍,但我觉得闹事的巴尼尔阁下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啊」

    两人这么说完,对吾辈行了一礼。

    是漂亮的贵族礼仪。

    对此——

    「真是找到了一个在走投无路时可以投靠的好去处。假如有一天吾辈对现在的生活忍无可忍了,就去投奔汝等吧」

    吾辈也回以一个只有贵族才知道的礼仪。

    两人目瞪口呆。

    「呃,那个……在刚见面的时候就有些好奇了……从巴尼尔阁下的言行举止来看……该不会是在别国相当有地位的人吧?」

    吾辈就该如何回答库雷娅这个问题思考了片刻。

    「一直戴着面具该不会是为了隐藏高贵的身份……?」

    雷茵小声地问道。

    到底该如何回答。

    吾辈好歹是地狱的公爵。

    随口说自己是别国的公爵也行……

    「伊丽丝大人只是绉绸店的孙女,同理,吾辈也只是个在新手之城搞人生商谈的魔道具店打工仔,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吾辈露出了坏笑。

    库雷娅和雷茵都不禁吞了口唾沫。

    看她们这躁动的样子,一定对吾辈的身份好奇得不得了吧。

    「都在一起玩了那么久了,至少该告诉八兵卫我是什么人吧?」

    听到刚才对话的伊丽丝有些不安地问道。

    但是吾辈轻轻摇了摇头。

    「不管您是谁,您今天就是吾辈的主人,而吾辈是八兵卫。小主人,快笑起来,不然就白费了可爱的脸蛋了」

    自称伊丽丝的公主殿下——

    向说着漂亮话的吾辈展现了花季少女特有的笑容。

    ——在星空之下,快步回到魔道具店。

    今天赚了一大笔。

    不仅有一开始的那笔钱,还因为出色扮演了『八兵卫』这个角色而获得了追加报酬。

    只要有这些钱,就算那个出包店主再弄出一些赤字来也不会马上没钱用了。

    嗯,那个小姑娘果然有前途。

    不仅觉得吾辈的面具帅气,还给了吾辈打开了另一扇窗。万一哪天真的过不下去了,去她那里玩玩也不坏。

    ……话虽如此,吾辈的愿望还是帮助靠不住的朋友,并让她给吾辈建一个大地城。

    吾辈打开魔道具店的门,打算跟一定在看店的店主说说今天的勇武传。

    「维斯,吾辈回来了!听好了,今天虽然辛苦但大赚了一笔!开张以来最壕的顾客出现……」

    正要说下去的时候。

    吾辈看着店内的景象,停下了话茬。

    维斯抱着瓦砾堆从店内走出来,打算把碎片搬到店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她发现了站在入口呆若木鸡的吾辈。

    「巴,巴尼尔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样——!」

    维斯抱着垃圾,一步一步往后退。

    「不是很懂你什么意思,你这次又干了啥。虽然不是很想听,但姑且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

    冷静,不是刚刚才发誓过要帮助靠不住的朋友吗。

    心中突然窜出一股想马上冲出去追伊丽丝她们的冲动,但等听完维斯解释后再追也不迟。

    不能冲动。可能店主这次什么错事都没做。

    「其实那个……阿库娅大人制作的圣水大受好评,难得的全部卖完了」

    露出焦虑表情的维斯说出了意外的话。

    「买完了?那个圣水?还以为是什么噩耗,没想到是个稀罕的好消息」

    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不过转念一想,圣水的方案是那个小鬼提出的。

    既然是那个擅长赚钱的小鬼出的主意,能成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然,然后啊,非常高兴能售罄的阿库娅大人就打算不止于每日常规的量,进行超额生产赚更多的钱。那个,阿库娅大人和我,想给为我们的蠢事接了不少锅的和真先生还有巴尼尔先生看看我们能干的一面……」

    「也就是想让给吾等颜色瞧瞧吗。然后呢?」

    吾辈的话让维斯颤了颤。她惶恐地指向店深处。

    「那个……最后决定仓库里用不了了的药水都弄成圣水。如果把瓶里面的东西直接变成圣水的话,还能省去装瓶的步骤!」

    嗯嗯嗯。

    「然,然后……那些残次品中,有一打开就会爆炸的魔药……啊啊!?巴尼尔先生,你要去哪里!?请等一下巴尼尔先生,听我把话说完啊!」

    吾辈听到这里,赶紧冲出店去投靠伊丽丝。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